587 親親吶?(求訂閱!)

魂獸緩衝區中北部,一座松柏林中。

此時,正有一名身穿雪制大氅年輕女子,佇立在一棵巨木旁。

她一手搭在那老樹皮上,看起來像是在自言自語,但又好像是在與什麼人交談?

女子的聲音清麗悅耳,即便是在說一場斬首行動,但她的語氣依舊純粹,似是不摻雜任何私人情感:“如果裟佳難下決心,也許我們該幫他下這個決心。”

女子面前空蕩蕩的雪地中,非常突兀的傳來了一道男性嗓音:“帶不走他的全部將士,又深陷這戰區泥潭,是裟佳遲遲不返回雪境旋渦的原因。

清晨,你常年混跡在魂獸緩衝區,知道這座埋骨之所的運轉方式。

不要着急。任何人、任何魂獸,做出任何舉動,都只需要輕輕一推。”

“何...嗯,天問。”滿清晨望着眼前空無一人的雪景,但卻彷彿真能看到人影似的,“也許我們摻雜了太多的私人情感了。”

隱身的何天問卻並未開口迴應。

滿清晨頓了頓,輕聲道:“你見到了裟佳一天天從噩夢中驚醒、從哭泣中醒來,動了惻隱之心。

而我也聽聞了裟佳的故事,面對遲遲下不定決心的他,我也遲遲下不了手。

也許我們早就該扶徐太平上位。”

何天問卻是笑了,並不在意女子的誤解:“遲遲下不了手?你敢往這中軍大帳裡去,也就別想活着出來了。”

“我爲什麼要考慮活着出來?”滿清晨低頭笑了笑。

話未說完,何天問便打斷了女子的話語:“清晨。”

“嗯?”

何天問:“不值得。”

滿清晨:“......”

何天問:“讓大軍返回雪境旋渦,不過只是任務中的一環。未來,我們還要修正魂獸大軍前行的道路。

我知道你對死亡的態度,但在你真正打算以性命爲代價,換取一些東西之前,起碼要爲你的目標考慮考慮,想想那樣的犧牲是否等價。

非要刺殺裟佳的話,我就可以做,何必讓你白白犧牲?”

聞言,滿清晨深深的嘆了口氣,仰起頭,清澈如水的眼神望着漆黑的夜空。

不知爲何,這樣一番話語,卻是讓滿清晨眼眶泛紅,也不知道她的心裡都想着什麼。

何天問:“我說了,這座地獄裡的任何生靈,做任何事,只需要輕輕一推。”

滿清晨:“雪燃軍就要來了,很快就會和裟佳軍團遭遇。”

何天問也是輕輕的嘆了口氣:“是啊,這一次,不知會有多少將士埋骨於此。”

滿清晨:“裟佳的仇恨會漸漸轉移到人類軍團上,他已經足夠深陷泥潭了,再遭遇雪燃軍的話,他就又多了一個不返回旋渦的理由。

更何況......”

何天問:“什麼?”

“呵呵。”滿清晨無奈的笑了笑,“雪燃軍可不會與裟佳軍團談判、協商、合作。

我已經預見到了,那一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關於領土這一方面,你知道華夏的態度有多麼強硬。”

說話間,滿清晨稍稍扭頭,看向了身後。

一隻身披雪制大氅的冰魂引,邁步走了過來。

何天問看向了徐太平:“如何?”

“呵。”徐太平一聲冷哼,望着空空蕩蕩的眼前,“被風雪吹出來的魂獸,矇蔽了裟佳的雙眼。時刻都有野生魂獸加入軍團,它怎麼捨得走?”

這一支魂獸大軍已經在緩衝區站穩了腳跟。

不僅如此,軍團拉出了一條長線,所有從雪境旋渦裡吹出來的野生魂獸,但凡向北、向西北方行進,統統都會遭到裟佳軍團的攔截。

裟佳軍團拉出來的道道兵線,就像是幾道過濾網,一層層的招納收攬野生魂獸。

這種時時刻刻都在壯大軍隊的誘惑,誰能抵擋得了?

何天問:“又或者,是你的話語權還不夠重,影響不了首領的決策。”

聞言,徐太平面色僵硬:“這是多方面因素導致的結果,而你卻只盯着我。”

何天問:“是的,我只盯着你。我幫你清理了智囊團,讓你當上了第一軍師。

如果在與其他軍團對壘過程中,你的計策能讓裟佳軍團的勝率更高一些,也許裟佳就更願意聽你的建議了。”

徐太平面色陰冷,尋着聲音,望着何天問的方向:“爲什麼一定要是裟佳?”

何天問微微挑眉,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你認爲現在的你,有領導裟佳軍團的資格能力、人格魅力?”

徐太平卻是不爲所動,淡淡的開口道:“或者你只是在可憐裟佳,婦人之仁。”

霎時間,一片寂靜。

滿清晨默默的看着徐太平,常年在混亂的緩衝區裡廝混、摸爬滾打站起來的徐太平,的確成長了太多太多了。

他的心更冷了,也更加決絕了。

對身爲軍師的徐太平而言,當一場場戰鬥變成了紙面上的利益得失,當一條條鮮活的生命統統化作對比得失的數字時......

人,總是會變得。

徐太平望着何天問那隱身的方位:“當我第一次見你時,就是有榮陶陶在場的那次,我還以爲你是個幹大事的人。

何先生,惻隱、善良這些特質,你可以回到你的人類社會去盡情發揮。

在這裡,那些品質是行不通的。”

氣氛壓抑的彷彿能將空氣凝結出水來,而徐太平...也不知道他是裝模作樣,還是真的已經在戰火中歷練出來,不懼生死了。

總之,徐太平那猩紅色的眼眸,靜靜的望着空蕩蕩的前方,等待着何天問的答覆。

良久,何天問終於開口,卻是沒再這件事上爭辯,而是轉移了話題:“發揮你的作用,讓大軍向龍河畔方位更近一些。待雪燃軍到來,裟佳會回去的。”

徐太平一聲冷笑:“呵呵,你是指當裟佳走投無路的時候?”

何天問:“你爲什麼要讓他走投無路?當軍團被圍困之時,你就可以促使裟佳率領大軍歸去。”

“哼。”徐太平一甩衣袖,轉身離去。

望着徐太平憤恨離去的背影,隱身的何天問,臉上的笑容卻是越來越大。

何天問並不在意任何人對他的誤解,當徐太平直白的表示“爲什麼一定是裟佳”的時候,潛臺詞,便是徐太平認爲自己也可以。

此時的徐太平,與何天問初遇時的徐太平完全不同了。

野心,都是隨着能力的成長而不斷擴大的。

有人被膨脹的野心矇蔽了雙眼,有人卻在野心膨脹之時,不斷被打壓、不斷被修正,不斷隱忍着前行。

何天問突然有一種感覺,他對徐太平這麼長時間的培養,馬上就要收穫果實了。

一切如他所說,在這由殘酷叢林法則支配的雪境地獄中,任何人做出任何事,都只需要輕輕的一推。

而何天問試圖輕輕一推的人,真的是裟佳麼?

亦或者說...他想要輕輕一推的目標,真的只是裟佳麼?

“很難。”

何天問:“什麼?”

滿清晨:“裟佳被徐女士打疼了,打痛了。讓裟佳率軍團向旋渦處靠近,簡直比登天還難。

除了返回雪境旋渦,我想不到徐太平會有其他理由,去勸說裟佳如此行動。

裟佳哪怕是衝破俄聯邦封鎖,跨越興嶺山脈向北走,也不會願意靠近旋渦吧。”

何天問頗以爲然的點了點頭,輕聲道:“看徐太平怎樣做吧。”

這一句極度不負責任的話,一句懷揣着滿滿期待的話語,讓滿清晨眼眸一凝!

何天問,絕對不是這樣的人!

不經意間,那期待似的語氣,讓何天問露出了馬腳。

僅一瞬間,冰雪聰明的滿清晨就意識到了什麼,她眉頭微蹙:“我是不是誤會你了?”

何天問轉眼看向了滿清晨,與這樣的女子合作,壓力的確是有一點。

“呵呵。”滿清晨突然笑了,笑聲中帶着一絲自嘲,“所以裟佳,包括這兵強馬壯、實力強大的魂獸大軍,統統都不重要。”

何天問抿了抿嘴脣,隱形狀態的他,並不需要太多的表情管理。

滿清晨:“你只要徐太平。這麼長時間,你深陷於此,爲的就是徐太平。

在連綿不斷的戰火中,他成長的的確很快,也展現出了一方霸主的潛質。”

“不。”何天問輕輕拍了拍滿清晨的肩膀,“一切對我們目標有利的因素,裟佳、魂獸大軍、徐太平,我都想要。”

滿清晨稍稍擡頭,望着眼前虛無的人:“你還在騙我。我以爲我們是合作伙伴,是朋友。”

“合作伙伴,朋友......”何天問放下了手,隨口道,“想想以後見淘淘該怎麼說吧,他是我們能達成目標的最大仰仗。而你的手下,可是讓他吃盡了苦頭。”

“我可沒有那樣的手下。”滿清晨笑了笑,道,“另外,我已經見過淘淘了。”

何天問心中一愣:“什麼?”

滿清晨那清澈如水的眼眸,露出了絲絲調皮的意味:“他想留住我,但是我溜得很快。”

何天問面色凝重,良久,沉聲道:“你不該單獨去見他的。”

滿清晨眼中的調皮消失無蹤,她稍稍低垂着腦袋,白皙手指撥了撥額前被風吹亂的頭髮。

沉默半晌,滿清晨輕聲道:“那是在他去見徐女士的路上。

我的生命也是有意義的,何天問。”

何天問張了張嘴,似是想說什麼,但直至最後,也沒能說出任何話語來。

與此同時,萬安關外五十公里,龍河畔。

血色大旗迎風招展,一隊人馬緩緩抵達龍河岸邊。

要知道,青山軍足足有7、8面雪魂幡開啓着,而所有人,依舊沐浴在狂風暴雪之中!

昔日裡,功效恐怖的雪魂幡,足以將風雪統統定格住的雪魂幡,此刻卻只能“抱團取暖”。

不被狂風暴雪衝碎大旗,已經是能力範圍內的極致了。

毫無疑問的是,只要雪魂幡開着,那就對風雪有一定的壓制。

說實話,如果隊伍裡只有1、2面雪魂幡的話,此刻早就已經被衝碎了。

這一夜對於小魂們來說,是大開眼界的一夜。

他們與榮陶陶不同。

對於少年魂而言,從萬安關到龍河畔的距離,他們僅僅走了7天。

是的,第一次進入萬安關,第一次來到龍河畔,中間相隔不過一週的時間。

而對於榮陶陶而言,從萬安關到龍河畔,他足足走了近兩年的時間。

“停止前進!”龍河岸邊,李盟大聲命令着。隨後翻身下馬,步伐輕盈,被風吹送着來到了大軍中央:“高隊!”

“已經抵達龍河畔,請指示。”

這句話說的很有趣,關於行軍事宜,高凌薇已經放權給了李盟。而李盟此時卻來請示,其含義,大概率是在問高凌薇,你們要自己上前,還是全軍前行。

高凌薇扭頭看向了榮陶陶,而那蹲伏在踐踏雪犀上、腳下冰花炸裂的榮陶陶卻是笑道:“怎麼?關外第一魂將近在眼前,不一起去看看?”

看着榮陶陶這般激昂狀態,高凌薇那藏在面罩後的臉,也露出了絲絲笑容。

第一次來這裡時,榮陶陶的內心情緒極度複雜,也反應在了他的方方面面,沉重、不安、期待。

而此時的榮陶陶是如此的氣概昂揚、意氣風發。

她開口命令道:“全軍前進!”

“是!”李盟開口說着,甚至腳下連冰花都沒有踩,披着重鎧的強壯身軀,大步流星,走了回去。

這其中,當然有多面雪魂幡幫助的因素,但所有人都知道,哪怕是沒有雪魂幡,李盟也能這麼頂風冒雪、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畢竟實力擺在這裡呢。

小魂們是真的享福了,他們身下的雪夜驚不過精英級,正常情況下,他們還真得收起本命魂獸,施展寒冰徑前行。

要知道,榮陶陶第一次來的時候,隊內唯有楊春熙一人擁有雪魂幡,而且衆人也非常有自知之明,早早就讓楊春熙把旗幟收起來了,提前適應風雪。

短短不過百米的距離,隨着龍驤十八騎開路前行,走的異常順暢。

50米,40米,30米......

來到馭雪之界的最大感知範圍,龍驤十八騎緩緩停下。

“再往前20米!”榮陶陶大聲說着,小心翼翼的翻身下了雪犀。

“咔嚓!”

“咔嚓!”腳下一朵朵冰花炸裂,榮陶陶頂着風雪,步步向前。

在雪絨貓提供的畫面中,母親的身影與之前他離去時一模一樣,甚至雙腳都沒有絲毫移動。

好處就是,有了上一次的轉身,這一次,母親是面對着他的。

“媽媽。”

隨着步步接近,榮陶陶向前探出了手,努力伸向前。

漆黑的暴雪夜裡,一隻寒冷刺骨的手掌,穩穩的抓住了榮陶陶的手掌。

而榮陶陶的步伐也終於不再艱難,輕易的被她拽至眼前。

由於雪絨貓的小腦袋在榮陶陶衣領口,所以此時榮陶陶眼中的畫面,是仰視着母親的。

但這並不妨礙他看到母親臉上那淺淺的笑容。

“我要出征了!身爲青山軍,去清理魂獸緩衝區!”榮陶陶開口說着。

徐風華只是一手牢牢的抓着榮陶陶的手臂,幫他穩固着身形,另一隻手,緩緩落在了榮陶陶那一腦袋天然卷兒上。

“這片土地都是我們的了,我們不僅要清理魂獸緩衝區,我們還要再建立三道圓形圍牆,就在這雪境旋渦之下......”

徐風華卻是不言不語,緩緩閉上了眼簾。

她靜靜的聽着孩子那驕傲的話語,一手落下,用手指輕輕描繪着孩子的面部輪廓,感受着他眉宇間的喜悅。

“祝福我們呀,魂將大人?”

聞言,徐風華睜開了一雙鳳眸,這一刻,她臉上的笑容終於濃了一些,一手環住了榮陶陶的脖頸,將他攬入懷中。

溫柔的話語聲,彷彿能將這無盡的霜雪融化:“祝福你,淘淘。”

“唔。”榮陶陶臉蛋埋在她的肩膀上,悶聲道,“所以...親親吶?”

徐風華面色一怔,這孩子......

“呵呵。”徐風華笑着搖了搖頭,即便是有這麼多人看着,她依舊一手按在榮陶陶的腦袋上,按低在臉前。

隨後,她稍稍低頭,在那被霜雪浸染的天然卷兒上輕輕一印。

“你知道的,總有一天,我會接你回家的。”榮陶陶低垂着腦袋,開口說着。

“是的,我知道。”徐風華溫柔的打理着孩子的頭髮,輕聲道,“我就在這裡,在這裡等你,我哪兒都不去。”

“呵......”榮陶陶深深吸了口氣,向後退開一步,咔嚓咔嚓的冰花炸裂聲音接連響起。

已經足夠了。

再這樣下去,又要忍不住留在這裡陪她了。

“青山軍!”榮陶陶真的是豪情萬丈,亢奮如他,行爲的確與往日不同。

在徐風華的感知中,兒子身後的大隊人馬,紛紛身體一緊,隱隱的,她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敬禮!”榮陶陶的話語鏗鏘有力,帶着從未有過的底氣。

下一刻,除三員靜靜感受的鬆魂教師之外,其他所有人,紛紛擡起了手掌。

徐風華笑看着榮陶陶,感知着他身後的華夏軍,這一顆被霜雪浸染了十數年的心,被榮陶陶融化了一次又一次。

緩緩的,她也擡起了手掌,腳下雖然不能立正,但那手部的動作卻是無比標準。

“媽,我走了。”

“去吧。”

“等我回來。”

“我等你回來。”

...

五千字,抱歉晚了,改了好幾稿。希望大家喜歡。求月票!

061 意義480 字與花115 雪原驚變367 雪境敲門人251 脫胎換骨658 待我歸來!124 天亮092 斬妹陶?012 徐太平568 夭蓮陶!158 帝都行041 第一469 蓮花熙605 榮陶陶之死097 憑什麼?500 上一課369 年少的夢394 月桂花環007 少年班?662 頓悟456 禮!尚!往!來!434 蓮花!蓮花!(求訂閱!)126 一張弓304 漫天花雨285 全完了...634 雪境推土機020 鬆魂四禮454 美石榴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348 風雪將至!071 戟與人559 萬安關273 碎嘴要出山?030 焦騰達206 體面230 夜話522 榮神將438 總決的延續?096 解藥041 第一544 來!正面殺我!650 美哉!566 你想要蓮花瓣麼?132 所謂幸福284 配?301 進階魂尉!?278 躺632 聽你的560 榮教就位006 金童玉女617 未知魂獸?409 想345 除夕夜的...(求訂,求月票!)631 擺平538 髒306 美好世界509 血賺!035 魂班少年625 城中人與進城人066 霜冷荊棘423 山河無恙424 淘淘的快樂303 大渣男550 聽她親口說159 星野之心605 榮陶陶之死311 快意恩仇611 蓮花落395 海洋魂法!401 兩隻維京人608 夕陽下的山丘232 私人訂製·頂級考覈!284 配?329 黑夜將至?591 晉級!殿堂!115 雪原驚變528 家族之血335 淘淘!淘淘!578 龍驤十八騎369 年少的夢169 做個人?567 歡樂是如何消失的呢...284 配?295 幸636 不死?489 來了,就別走了!051 白燈紙籠430 月下沙灘275 越吃越有333 鬆魂十小魂044 初學魂技082 悶聲643 龍窟?星龍?634 雪境推土機518 追逐413 擋路者死!301 進階魂尉!?589 衝鋒!!!(求訂閱)527 尊貴優雅的葉卡捷琳娜大人......539 查房?
061 意義480 字與花115 雪原驚變367 雪境敲門人251 脫胎換骨658 待我歸來!124 天亮092 斬妹陶?012 徐太平568 夭蓮陶!158 帝都行041 第一469 蓮花熙605 榮陶陶之死097 憑什麼?500 上一課369 年少的夢394 月桂花環007 少年班?662 頓悟456 禮!尚!往!來!434 蓮花!蓮花!(求訂閱!)126 一張弓304 漫天花雨285 全完了...634 雪境推土機020 鬆魂四禮454 美石榴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348 風雪將至!071 戟與人559 萬安關273 碎嘴要出山?030 焦騰達206 體面230 夜話522 榮神將438 總決的延續?096 解藥041 第一544 來!正面殺我!650 美哉!566 你想要蓮花瓣麼?132 所謂幸福284 配?301 進階魂尉!?278 躺632 聽你的560 榮教就位006 金童玉女617 未知魂獸?409 想345 除夕夜的...(求訂,求月票!)631 擺平538 髒306 美好世界509 血賺!035 魂班少年625 城中人與進城人066 霜冷荊棘423 山河無恙424 淘淘的快樂303 大渣男550 聽她親口說159 星野之心605 榮陶陶之死311 快意恩仇611 蓮花落395 海洋魂法!401 兩隻維京人608 夕陽下的山丘232 私人訂製·頂級考覈!284 配?329 黑夜將至?591 晉級!殿堂!115 雪原驚變528 家族之血335 淘淘!淘淘!578 龍驤十八騎369 年少的夢169 做個人?567 歡樂是如何消失的呢...284 配?295 幸636 不死?489 來了,就別走了!051 白燈紙籠430 月下沙灘275 越吃越有333 鬆魂十小魂044 初學魂技082 悶聲643 龍窟?星龍?634 雪境推土機518 追逐413 擋路者死!301 進階魂尉!?589 衝鋒!!!(求訂閱)527 尊貴優雅的葉卡捷琳娜大人......539 查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