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6 你想要蓮花瓣麼?

“淘淘~淘淘~淘淘!”

“大薇~大薇~大薇!”

自從競技館裡走出來,榮陶陶就感覺腦瓜子嗡嗡的......

本該是威風凜凜、逼格奇高的鬼將軍,此刻卻化身爲啦啦隊員,興奮的大呼小叫着。

踐踏雪犀也是“哞哞”的叫着,與榮凌配合極好,似乎在爲自己的主人壯聲勢。

就在剛剛,榮陶陶和高凌薇的及時出現,制止了一場慘案。

競技場上的榮凌一看到自己的男女主人回來了,頓時撒歡兒了起來,也不打架了,當即騎着踐踏雪犀就衝向了桃薇二人!

要知道,踐踏雪犀可不是小傢伙。

它肩高將近3米,體長近6米,體重達5噸開外......

這麼一個龐然大物對着桃薇二人衝殺過來,榮陶陶差點原地開啓冰威如嶽,將這個大傢伙給掀翻出去。

好在一旁的鬆教授穩如泰山,這給了榮陶陶很大底氣。

而榮凌也不負衆望,展現出了非常高超的“開車技巧”,竟然秀了一把漂移!

它操控着沉重的“白犀牛坦克”,在最後時刻一個旋轉漂移,側着身子,穩穩的停在了榮陶陶面前。

那畫面是真的炫酷!

而鬆教授心疼極了自己的草坪,連着人帶着鬼,將他們統統趕出了競技場。

多虧此時是暑假期間,留校的學生不多,否則的話,榮凌和踐踏雪犀兩種稀有魂獸,大搖大擺出現在校園裡,怕是又會被衆人圍觀。

“別叫啦!”榮陶陶頭痛欲裂,稍稍落後一步,一手撫在了那巨大白犀牛角上。

踐踏雪犀對人類依舊沒有好感,巨大的犀牛角甩了一下,將榮陶陶的手掌彈開了。

“放肆!”騎在犀牛上的榮凌大聲喝道,霜雪手掌凝縮緊實,重重的拍了拍踐踏雪犀的背脊。

不過,以踐踏雪犀這種皮糙肉厚的程度,榮凌這一巴掌,與撓癢癢無疑。

但踐踏雪犀依舊有些不滿,委屈的叫着:“哞~”

榮陶陶一邊倒退着行進,一邊仰頭看向了高高在上的榮凌,道:“越來越威風了,看來,你將坐騎馴養的很好嘛。”

“鬆爺爺教我,恩威並施!”榮凌高高揚起了頭顱,一副頗爲驕傲的小模樣。

“鬆爺爺?花茂松教授?”榮陶陶面色古怪,道,“這不差輩分了嘛,那是我爺爺輩的...對了,你爲啥又叫大薇,不叫媽媽了?”

一旁,高凌薇反手拽住了榮陶陶的手掌,將倒退行走的他調轉了方向,手心裡一絲電流劃過。

“嘶......”榮陶陶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身體一哆嗦,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

高凌薇一雙眼眸中帶着絲絲警告的意味,道:“我好不容易纔將榮凌對我的稱呼改過來,你......”

高凌薇話音未落,便停了下來,因爲,後方傳來了榮凌那宛若加油打氣的聲音:

“媽媽~媽媽~媽媽!”

高凌薇:“......”

學好不容易,學壞一出溜~

“嘿嘿~”榮陶陶也是笑了,“榮凌挺好的呀!

這麼威風、實力又這麼強,對你我更是忠心不二,你怎麼還嫌棄它呢?”

“嗡!”聞言,榮凌一身的霜雪震動開來,宛若遭受晴天霹靂一般,不可置信的說道,“媽媽,嫌棄,我?”

高凌薇當即瞪了榮陶陶一眼,轉身看向了榮凌:“不,我喜歡你。只是我才20歲,不適應這樣的稱呼。”

“呼~媽媽喜歡,我!”榮凌頓時歡呼了起來,一雙燭眸燃燒的更加兇猛了。

“呵呵~”看到這一幕,高凌薇也忍不住露出一絲笑容。

無論這威風凜凜的鬼將軍外形多麼的霸氣英武,說到底,這還只是個幾歲的孩子。

它在幼崽期就跟隨榮陶陶長大,的確有些天真,也有些頑皮。

事實上,與榮凌同歲的野生雪將燭,此時早已經能獨當一面了。

畢竟,野生的雪將燭可是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它們終日殺戮、茹毛飲血,不可能還保留着這一份純粹。早已經被催熟了。

兩人一鬼進入了演武場範圍,空空蕩蕩的校園,終於見到了些許人影。

那些暑假未離校的孩子們,大都是奔着演武場修行福利來的,自然會終日泡在這裡。

榮陶陶:“榮凌聽令!”

“是!”

榮陶陶滿意的點了點頭,道:“給你一項任務。現在去演武場北面的小樹林裡休整,就是我和大薇平日裡練字的地方。

給你一下午的時間,讓你的坐騎認識我和大薇。

它可以對其他人類保持敵意,但是對我和大薇,要友好一些。哪怕是你被我收進身體裡了,它也願意讓我和大薇騎着它。”

“是!”榮凌答應的乾脆利落,用手中那長長的方天畫戟抵着犀牛角,調轉了踐踏雪犀行進的方向,自顧自的奔着演武館北面跑去了。

榮陶陶和高凌薇也是悶頭行進,貼着牆根,迅速跑進了演武館中。

“很困難。”

榮陶陶好奇道:“什麼?”

高凌薇:“你在摩曼港城這半年,我常去競技場看榮凌。這麼長時間了,它也只是勉強接受我站在它身旁,想要拿來當坐騎,很困難。”

“哦......”榮陶陶心中稍稍有些失落,跟着高凌薇匆忙上二樓,“看看情況吧,實在不行,我就先跟榮凌一起騎乘踐踏雪犀,說不定它慢慢也就接受了。”

說話間,兩人已經到了二樓寢室門口。

榮陶陶開口道:“我去洗漱一下,換身衣服,拜訪一下嫂嫂,晚上的時候,咱帶着嫂嫂一起回家吃飯?”

“好,我先上樓等你。”高凌薇輕輕點了點頭。

“一會兒見。”榮陶陶轉身推開了寢室門,門對面,剛好看到霜美人正坐在沙發上,手捧着一本書,靜靜的閱讀着。

如此畫面,可是讓榮陶陶開了眼界了!

一方面,是這孤傲的雪境女王竟在看書?

你別說,穿着唯美雪制大氅的她,那靜靜看書的模樣,還真是別有一番韻味。

另一方面,她手中的書籍卻很幼稚,書皮上畫着可愛的圖案,像是給小孩子看的書。

少兒啓蒙讀物麼?

下一刻,榮陶陶與霜美人的視線交織在了一起,對於榮陶陶推門而入,她顯然有些驚訝,扭頭看向了寢室內側,牀上小憩的斯華年。

榮陶陶轉眼看去,只見那早一步回來的斯華年,此時正四仰八叉的躺在牀上休息,毫無半點女神風範。

“回來了。”斯華年一手搭在臉上,遮着眼眶,連看都沒看榮陶陶,只是擡起了一條長腿,在半空中晃了晃腳尖。

榮陶陶:???

你這...呃......

沙發上,霜美人放下了手中的書籍,目光幽幽的看了榮陶陶一眼,起身走向了寢室內側牀鋪。

只見霜美人伸出手掌,輕輕搭在了斯惡霸的膝蓋上,那曼妙的身影瞬間破碎成了點點霜雪,迅速涌入了斯華年的膝蓋魂槽中。

斯華年這才放下了長腿,側身面朝牆壁,順勢騎着被子,迷迷糊糊的說着:“小點聲。”

“哦。”榮陶陶關上門,輕手輕腳的走向了大衣櫃,道,“我一會兒要上樓拜訪一下楊教。”

“那就晚點再回來。”

看着之前被霜美人拎回來的皮箱,榮陶陶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打開整理物品,他迅速在衣櫃裡找了件短袖長褲,邁步走進了浴室。

事實上,對於斯華年收回霜美人的舉動,榮陶陶認爲是沒有必要的。

人家雪境女王正學漢字呢,學得好好的,打擾她幹什麼?

難道她還能推開浴室門,偷襲我不成?

不一會兒,榮陶陶腦袋上搭着毛巾,躡手躡腳的從浴室裡走了出來,溜出了寢室。

“呵......”在寢室門關上的那一刻,榮陶陶長長的鬆了口氣。

在摩曼港城住了半年多了,他已經忘記了“躡手躡腳”的滋味了。

今天一回寢室,昔日裡被惡霸支配的恐懼,統統都回想起來了!

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呀!完了!

手機忘拿出來了,而且還是鈴聲模式,沒有靜音!

榮陶陶的面色一陣變幻,猶豫良久,他轉過身,一手搭在了門把手上,小心翼翼的擰開了門把手......

當榮陶陶出現在三樓寢室門口的時候,他是一手拿着手機,一手捂着呯呯亂跳的心臟的。

好傢伙,這也太兇險了。

榮陶陶始終認爲,斯華年不當教師的話,可以去開個鬼屋,她什麼都不用做,就在屋子裡睡覺就行。

那些買票進場的遊客,繞着她屋外走廊轉一圈,哪個不是提心吊膽、膽戰心驚的?

保證刺激!

不開玩笑,是真的玩命啊!

“怎麼,被踹了?”楊春熙的寢室門是開着的,格局一樣的房間裡,她正坐在門對面的沙發上,悠閒的喝着茶,笑盈盈的看着門口處的身影。

“嫂嫂好呀,好久不見!”榮陶陶走了進來,“晚上跟我一起回大薇家吃飯?”

“好。”楊春熙臉上的笑容如春日般明媚,剛從鬼屋裡出來的榮陶陶,身心頓時被治癒了!

進入寢室後,榮陶陶這才發現,內部本該只有一個牀鋪,此時卻多了一張牀。

這樣一來,楊春熙和斯華年的房間真的就一模一樣了。

楊春熙冰雪聰明,讀懂了榮陶陶的眼神,解釋道:“上學期,凌薇搬過來跟我一起居住了。”

“爲什麼?”榮陶陶坐在了沙發上,好奇的詢問道。

楊春熙卻是嘆了口氣,道:“可能是想距離蓮花瓣更近一些吧。其實在一定範圍內,修行速度幾乎是沒有差別的,但是......”

楊春熙壓低了聲音,示意了一下衛浴間的方向:“她很刻苦,確切的說,她太刻苦了,你勸勸她吧。”

聽着浴室裡花灑的聲音,榮陶陶面色嚴肅,點了點頭。

這已經是第二位教師這樣建議了,上一個是夏方然,他也看出了高凌薇過於拼命,擔心有一天她的身體會累垮。

楊春熙放下了小茶杯,伸手接過了毛巾,幫他擦拭着溼漉漉的天然卷兒:“你做出了不得了的成就,前幾天,陽陽開心的都無法閤眼,十二小隊的戰友們都爲你感到高興。

尤其是付隊,高興得像個孩子似的。”

“嘿嘿。”榮陶陶臉上露出了傻笑。

看到這一幕,楊春熙眼中滿是寵溺,手中不由得微微用力,拾着毛巾、將他擦得搖頭晃腦。

“對了,嫂嫂。兩具身體一個意識,這樣的生活你已經習慣了?”

“嗯?”楊春熙手中稍稍一停,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

她拿着毛巾換了個面,再次按在了他的腦袋上:“相互推諉的情況還時有發生,不過我也找到了些竅門,在美食的攻略下,蓮花瓣還算配合。

雖然共享一個意識,那邊吃飯,這邊也能感受到滋味,但畢竟是兩具身體,食物進的肚子不同。”

榮陶陶詢問道:“夭蓮分身修行的話,本體的修爲也會成長麼?”

“會的。”楊春熙點了點頭,“但情況有些特殊。幾個月前,我的兩具身體曾合二爲一過,夭蓮分身給本體帶來了大幅度魂力、魂法的提高。

融入本體的夭蓮花瓣,承載了分身那一階段的所有修爲,一次性的反饋了回來。那種修爲暴漲的滋味很美妙。”

哦呦?

這代入感也太強了,我已經品嚐到那美妙的滋味了......

楊春熙繼續道:“這麼長時間了,我也摸索清楚了夭蓮的一些特點。

夭蓮分身,是容不下其他魂法的。”

榮陶陶:“哦?”

楊春熙:“蓮花分身只能修行雪境魂法,也只能使用雪境魂技。

我的本體可以轉化、擁有海洋魂力,可以施展海洋魂技。但是我的夭蓮分身,卻無法轉化出任何海洋魂力。

它很純粹,就是雪境的蓮花,容不下絲毫雜質。”

榮陶陶心中一動,道:“夭蓮分身也不允許擁有本命魂獸哈?”

“不允許,它就是純粹的蓮花身軀,不能擁有本命魂獸。但是分身的魂槽與本體是一樣的。”說到這裡,楊春熙面露爲難之色,開口道,“我不太確定夭蓮分身是否可以吸收魂寵。

畢竟夭蓮分身的存在方式,註定我會時常將兩具身體合二爲一,增加修爲。

事實證明,合二爲一之後,夭蓮分身魂槽中的魂珠都會破碎,化作純粹的魂力,與夭蓮花瓣融爲一體,進入本體。

魂珠魂技我可以不要,但魂寵畢竟是生靈。能成爲我的魂寵,我也一定是付出了感情的,所以...我一直沒敢實驗。

我想,鑲嵌的魂寵大概率也會被碾碎、化作純粹的魂力吧。”

“嗯......”榮陶陶點了點頭,這樣的推測是有依據的。

那麼問題也就出現了!

如果將夭蓮分身的魂寵至於體外,在這樣的情況下將夭蓮分身召回,與本體合二爲一。

那魂寵還會破碎麼?

如果不會,那麼這個魂寵會變成無主之寵麼?

最關鍵的問題是,夭蓮分身體內的魂寵,是否可以增加潛力值上限?

榮陶陶的內視魂圖,其管轄範圍能否覆蓋到夭蓮分身裡的寵物?

如果可以,那榮陶陶就能用潛力點,創造出來一堆神寵!

這些神寵,榮陶陶當然不會販賣、更不會贈給其他任何人。他只會給自己最親近的人。

高凌薇可以給,親哥榮陽可以給,眼前如母的楊春熙也可以給。

多一份實力,對於這些魂武者而言,就多一份活下去的資本!

楊春熙擦乾了榮陶陶的天然卷兒,將毛巾放了下來。

那一雙美眸靜靜的看着榮陶陶,柔聲道:“你想把夭蓮拿回去麼?”

榮陶陶:“我......”

“你不用這樣,它本來就是你的。”楊春熙臉上帶着溫柔的笑意,輕聲道,“如果你想,我隨時都可以把花瓣還給你。

你是想多一具身體,去雲巔之地修行,爲晉級魂校打基礎麼?”

榮陶陶抿了抿嘴脣,輕輕地點了點頭。

雖然,借東西歸還這種事是天經地義的。

但這可是雪境至寶,尤其是對一名雪境魂武者而言,其價值簡直不可估量。

爲了蠅頭小利,朋友之間反目成仇的還少麼?

更何況夭蓮花瓣可不是“蠅頭小利”,而是價值連城的稀世之寶。

說還就還......

這份價值觀念、這份情誼與氣度,確定了,真的是自家嫂嫂了。

有句話說得好,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當年,教師們都讓榮陶陶吸收蓮花瓣,而榮陶陶卻沒有被矇蔽雙眼,而是強烈建議楊春熙去吸收夭蓮,多倒一手,多一分福利。

榮陶陶對楊春熙也不薄,而這夭蓮分身,也是讓嫂嫂如願以償,陪伴在了哥哥榮陽身邊......

想到這裡,榮陶陶心中一動,道:“沒了分身,那我哥那邊......”

“下學期,你們的主要任務是實習,我也勉強算是完成任務了。我會跟學校申請,以外派教師的名義去雪燃軍辦公。”

楊春熙伸手理着榮陶陶的頭髮,柔聲道:“梅紫女士能率領龍驤鐵騎,我作爲派駐辦事處人員,同樣也可以將工作重點側重於十二小隊。你不用擔心。”

說着,楊春熙笑盈盈的看着榮陶陶,詢問道:“所以...你想要夭蓮花瓣麼?”

...

推薦好友的一本書《異世界征服手冊》,有興趣的朋友們可以去看看。

五千字!月末啦,求兄弟萌月票支援~!

190 戰!005 內視魂圖262 就在今天!208 承諾441 殺人誅心!628 雲巔三魂技256 上門桃兒180 有請下一組受害者...010 雪夜驚069 拉仇恨325 臥雪眠212 不順從303 大渣男661 清理門戶!(求訂閱)240 痛快!痛快!113 三牆?616 背刺天堂!209 蔑視651 殘星陶456 禮!尚!往!來!545 花開雲巔(求訂閱!)530 你也想退學麼?640 暗淵·旋渦之秘!225 拼命的意義298 神將119 甜蜜的負擔440至於?151 前程333 鬆魂十小魂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016 陸芒485 頂級補習班446 總決!203 關外第一225 拼命的意義099 智勇雙全210 奉先?488 活膩了?314 倒計時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386 無根浮萍247 殺!462 大豐收!284 配?230 夜話616 背刺天堂!380 餿主意546 雲巔至寶·五彩祥雲492 人生大事197 私人恩怨(求月票!)401 兩隻維京人400 家,甜蜜的家314 倒計時104 兇險雪境468 《優雅》496 靈魂暴擊005 內視魂圖429 身份初現318 幻術!612 逆天改命?說點心裡話336 第三面牆072 那一章214 偶像352 吸收!新魂寵!534 那萬一呢?305 上蒼的恩賜429 身份初現631 擺平619 五彩祥雲·黑雲!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475 《火焰,疾苦,故鄉》302 畫地爲牢308 再登門406 摧枯拉朽!(求月票,求訂閱!)455 索命桃521 凌晨三點644 碎片!星辰碎片!382 桂冠440至於?444關於把自己逼上絕路這件小事458 眼界!389 父愛如山崩地裂227 我從雪境來172 沸騰的心053 爆珠666 雪中神獸?368 兄弟117 獄·蓮!147 唯一的神137 雪境三魂技575 走着!(求訂閱!)551 就是這個味兒!533 無知少女?541 優雅,永不過時!(求訂閱!)223 你從哪裡來?461 衆生皆故人237 屍潮·慘敗067 偏科035 魂班少年
190 戰!005 內視魂圖262 就在今天!208 承諾441 殺人誅心!628 雲巔三魂技256 上門桃兒180 有請下一組受害者...010 雪夜驚069 拉仇恨325 臥雪眠212 不順從303 大渣男661 清理門戶!(求訂閱)240 痛快!痛快!113 三牆?616 背刺天堂!209 蔑視651 殘星陶456 禮!尚!往!來!545 花開雲巔(求訂閱!)530 你也想退學麼?640 暗淵·旋渦之秘!225 拼命的意義298 神將119 甜蜜的負擔440至於?151 前程333 鬆魂十小魂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016 陸芒485 頂級補習班446 總決!203 關外第一225 拼命的意義099 智勇雙全210 奉先?488 活膩了?314 倒計時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386 無根浮萍247 殺!462 大豐收!284 配?230 夜話616 背刺天堂!380 餿主意546 雲巔至寶·五彩祥雲492 人生大事197 私人恩怨(求月票!)401 兩隻維京人400 家,甜蜜的家314 倒計時104 兇險雪境468 《優雅》496 靈魂暴擊005 內視魂圖429 身份初現318 幻術!612 逆天改命?說點心裡話336 第三面牆072 那一章214 偶像352 吸收!新魂寵!534 那萬一呢?305 上蒼的恩賜429 身份初現631 擺平619 五彩祥雲·黑雲!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475 《火焰,疾苦,故鄉》302 畫地爲牢308 再登門406 摧枯拉朽!(求月票,求訂閱!)455 索命桃521 凌晨三點644 碎片!星辰碎片!382 桂冠440至於?444關於把自己逼上絕路這件小事458 眼界!389 父愛如山崩地裂227 我從雪境來172 沸騰的心053 爆珠666 雪中神獸?368 兄弟117 獄·蓮!147 唯一的神137 雪境三魂技575 走着!(求訂閱!)551 就是這個味兒!533 無知少女?541 優雅,永不過時!(求訂閱!)223 你從哪裡來?461 衆生皆故人237 屍潮·慘敗067 偏科035 魂班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