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 萬安關

在帝都城的這段日子,榮陶陶過的有點夢幻,尤其是那幾場接待會,榮陶陶看到了一些平日裡只會在電視新聞中見到的人物。

對於以“年輕學者”身份參加會議的榮陶陶,領導們可謂是勉勵滿滿。不難看出他們的殷切期許,榮陶陶自然是以學生的姿態、謙虛低調,一一回應。

一週後的夜晚,結束行程的榮陶陶、查洱,來到了指定的地點,也終於見到了自己的親爹。

親爹的灰色商務車很是低調,奈何個人形象比較出彩,穿着白襯衫、休閒西裝的他,身材魁梧,濃眉大眼的......

嗯,一看就是榮陽的親爹。

榮陶陶覺得自己虧了,隨爸爸的話,那必然跟哥哥榮陽一樣,生的相貌堂堂。

隨母親的話那就更沒得說了,那妥妥一俊美小哥,然而......

僅從外貌形象而言,榮陶陶的顏值拉低了榮家的平均水平。

榮陶陶倒是不難看,甚至可以稱爲“頗具姿色”,但你得分跟誰比,你跟繼承了爹媽雙方優點的哥哥榮陽一比......

哎~可能爹媽生陽陽哥的時候,比較用心吧。

不過有一失必有一得,爹媽雖然沒怎麼理會二胎的顏值,但卻把榮陶陶的天賦值給拉滿了?

“茶先生,久仰久仰。”榮遠山面帶笑容,伸出了手掌。

“榮先生,你好。”查洱笑呵呵的伸出了手,與那寬厚的大手緊緊相握,“在淘淘所有親近的教師中,我應該是最後一個與家長見面的吧?”

榮遠山愣了一下,顯然,查洱作爲享譽世界的學者大能,在榮遠山心中已經有了固定的形象,卻是沒想到,查洱嘴裡竟然冒出來這麼一句話......

“呃。”榮遠山沉吟了一下,道,“之前有幸見過夏教和楊教。”

在外人面前,兒媳婦也變成“楊教”了。

“哦...又是夏方然麼?”說着,查洱低頭看了榮陶陶一眼。

榮陶陶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查洱活脫脫就一個戲精,關鍵這個戲精是真的有實力、有身份、有地位,想怎麼演就怎麼演。

而在父親面前,榮陶陶也不好對茶先生不敬。

奶腿的,勉強裝一裝吧!忍一忍就過去了......

榮陶陶直接對着榮遠山說道:“餓了,餓了餓了!孩子餓了!”

“走走走,吃飯。”榮遠山笑着說道,說實話,他很喜歡榮陶陶這樣的交流方式,畢竟父子倆見面很少,有些生疏也是在所難免的。

而榮陶陶作爲孩子,以這樣的方式說話,能迅速拉近父子倆的距離。

“我帶茶先生回田老的住處用餐吧?”榮遠山一邊拉開商務車的車門,一邊開口說道。

“田老。”查洱似乎知曉榮遠山在守護什麼人,開口道,“田老方便麼?會不會打擾老人家休息?”

“田老也想見見兩位,茶先生是否方便?”

“方便,這是我的榮幸。”查洱面色嚴肅,連連點頭。

榮陶陶倒是頗爲好奇,之前來帝都城的時候,他問過父親到底在守護什麼人。

而榮遠山的迴應也是讓榮陶陶大開眼界,父親守護的人是一個已經退休的、但依舊工作奮戰的老人。

據說,整個華夏天空旋渦的總體佈局,就是這位老人和他的團隊經過實地考察,最終確定下來的。

哪個旋渦要開發,哪個旋渦要封鎖...這些還僅僅只是地球層面。

要知道,星野旋渦與雪境旋渦不同,其內部藍天白雲、鳥語花香,魂武者們探索起來有先天優勢。旋渦內部,也就是星野星球的管理規劃,其中也有田老的巨大功勞。

僅從結果來看,華夏內陸一片寧靜祥和,星野旋渦內部的人類魂武事業欣欣向榮,這是怎樣級別的功勞?

將田老稱爲華夏旋渦的“設計師”也不爲過!

如榮遠山之前對榮陶陶所說,這種人是真正的“國之重器”。是真正功德無量、澤被蒼生的傳奇人物。

所以,哪怕是像查洱這樣的人物,能見到田老,也是自稱“榮幸”。

榮陶陶耐心等待着父親和查洱閒聊,終於找到了間隙,急忙插話道:“我師父吶?她在不在帝都?”

聞言,榮遠山卻是沉默了下來。

榮陶陶身子探前,一手扒着副駕駛的座椅,好奇的看着父親:“咋啦?”

榮遠山開口道:“她有特殊任務,不在這邊。”

榮陶陶的小臉垮了下來,道:“什麼特殊任務啊,我來帝都城好幾次了,一次都見不到......”

榮遠山:“你現在也是一名雪燃軍士兵了,你知道特殊任務代表了什麼,不可能向任何人透露的,我也沒有資格知曉。”

“哦......”榮陶陶稍稍有些泄氣,身子後仰,靠在了椅背上,“對了,爸,我這個徒弟當得太不稱職了,直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師父的姓名呢?”

榮遠山看了一眼後視鏡,道:“怎麼突然想起來問這個?”

“啊。”榮陶陶一邊回憶着,一邊開口說道,“半年前我在學校的時候,跟鬆教授切磋了一番,老教授對我的戟法很感興趣,問我師從何人。

結果我就被問住了,簡直是太丟人了。

然後我跟鬆教授形容了一番師父的形象,他也沒聽說過有這樣一位人物......”

“鬆教?”榮遠山的語調明顯高了一些,“花茂松教師?”

“對,花茂松教授。”榮陶陶一臉狐疑的看着父親,“怎麼?你跟老教授有些淵源?”

“嗯,有。”榮遠山的心思有些複雜,眼中滿是回憶,“他現在身子骨還硬朗?”

“挺好的,打我反正是沒啥壓力。”榮陶陶撇了撇嘴,心中也是來了興致,“你和鬆教授有什麼淵源吶?跟我講講?”

一旁,查洱卻是開口說話了:“你的父親母親也曾是松江魂武的學生,是高我好幾屆的學長學姐。

我入學那陣,你父母已經畢業了,我們學生之間不認識,但教師怎麼可能不認識?

說不定鬆教授當時就是榮先生的教師?”

榮遠山卻是笑了,話語中滿是感慨:“算是實踐課教師吧,但大學四年,我也只跟鬆教出行過一次任務,記憶猶新吶。”

“哦?”查洱推了推茶色墨鏡,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開口道,“不會是那個考覈吧?”

“茶先生果然聰慧,憑隻言片語便推測出來了。”榮遠山笑着搖了搖頭。

儘管雙方是學長-學弟的關係,但榮遠山一直尊稱查洱爲茶先生,就像他對學弟夏方然稱呼爲夏教,都尊重的很。

榮陶陶心中好奇,詢問道:“什麼考覈?”

查洱面色古怪,扭頭看着榮陶陶,道:“其實...你已經參加過了。”

榮陶陶心中一怔,父親說的是“與鬆教出行任務”,而這樣的任務又是所謂的“考覈”,那絕對不可能是小打小鬧!

在榮陶陶少年班的幾年時光中,唯一能拿的出手的考覈,也就只有......

榮陶陶心中一動:“千山關-0號峽谷考覈?”

“呵呵,淘淘也很聰明呢,一點就透。”查洱笑着揚了揚頭,用下巴點了點前方駕駛位置的榮遠山,道,“你父親可是第一批接受0號峽谷考覈的學員。

鬆教授,也是0號峽谷考覈項目的創始人。”

榮陶陶嘴巴張成了“O”型,自己和大薇在峽谷之底受盡苦痛折磨,硬生生被磨鍊成了沒有人類情感的殺戮機器,從血海屍山中僥倖爬出來......

這一切的一切,走的竟然是父母的老路?

父親和母親早就已經經歷過了,甚至他們還是松江魂武大學第一批接受考覈的學員?

查洱似乎想到了什麼,開口道:“榮先生。”

“叫我遠山就行。”

“還是叫你榮哥吧。”查洱看着之前未曾謀面的學長,笑着說道,“淘淘也經歷了那樣的考覈。”

“嗯,我聽說了。”榮遠山笑着點了點頭,心中也有些驕傲。

查洱推了推茶色墨鏡:“不僅如此,後來淘淘還成爲了助教,成爲了鬆教授的角色,守護其他小魂們數月的時間,幫助同伴們通過了考覈。”

聞言,榮遠山眼前一亮,透過後視鏡看向了自己的兒子。

切身經歷考覈的學員,也許時時刻刻面臨危險。但是守護學員們的教師,卻需要在另一個層面付出更多。

足夠的個人實力,對考場的佈置,出手解救的時機,漫長考覈時間中保持的專注度,以及安撫學員情緒的方式方法。

在那段漫長陰暗的歲月裡,你不僅僅是一名考官,你還是保鏢、是保姆,是引領學員走出極端情緒的人生導師。

榮陶陶突然開口詢問道:“考覈結束後,我媽狀態怎麼樣?”

榮遠山看着後視鏡裡的孩子:“你怎麼不問我?”

榮陶陶:“你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麼?紅光滿面、活蹦亂跳的。”

榮遠山:“......”

提及母親,榮陶陶的心態似乎有了些變化,一路上跟父親好言好語的他,風格驟變。

查洱靜靜的看着這一幕,並未搭茬。

榮遠山開口道:“她很好,考覈結束的第一時間,她還安慰了一下隊友。”

榮陶陶:“一下?”

榮遠山輕輕點頭:“她說一句話,對於隊友而言就已經足夠了。”

榮陶陶有點刨根問底的意思:“你的隊友是誰?叫什麼?我咋從來沒見過,也沒聽說過?”

Wшw✿ тTkan✿ ¢ ○

“他......”榮遠山張了張嘴,話語似乎卡在了喉嚨裡,好一會兒,他心中沉重,輕聲道,“他已經犧牲了,在龍河之役。”

“嗯......”榮陶陶轉頭看向了窗外,車內陷入了一片沉寂。

商務車在繁華的都市中行駛,美麗的街邊夜景在榮陶陶的眼中不斷倒退,璀璨的燈光也映襯出了榮陶陶陷入沉思的面龐。

不知道過了多久,榮陶陶嘴裡突然冒出來一個名字:“萬安河。”

榮遠山的眼睛微微瞪大,透過後視鏡,看向了兒子:“鬆教告訴你的?”

“不,我猜的。”

“你猜的?”榮遠山面色錯愕,道,“爲什麼是他?”

榮陶陶:“北方雪境史,無論正史還是野史,凡是能找到的相關資料,我統統閱讀過。”

人們總說,史書上的一句話,也許就是一個人的一生。

對此,榮陶陶有着清晰的感受。

不誇張的說,榮陶陶也是被錄入《北方雪境史》的人,三城之役中,他成爲了戰爭的重要轉折點。

然而在正史之中,對榮陶陶的形容也不過短短几句話罷了,鮮少有人知道榮陶陶是怎麼成爲“轉折點”的。

那一夜,榮陶陶在松江魂武大學裡經歷的一切,統統都被藏進了簡單的幾句話之中。

至於野史,榮陶陶可以在網上找出五花八門的故事,各種版本,鮮少有靠譜的。

鮮少有,但起碼還有。畢竟三城之役中,榮陶陶是在校園裡戰鬥的,有部分學生目睹了榮陶陶戰鬥的部分過程。

但是二十年前的“龍河之役”,也就是母親開始駐守在龍河畔上的那場戰役,參戰的人可都是士兵。

他們和學生不一樣,軍隊紀律嚴明,絕不會向媒體大肆宣揚任何事情。

以至於龍河之役的相關野史,榮陶陶幾乎都是不認可的。

而《北方雪境史》中的寥寥數語,也就成爲了榮陶陶的唯一推斷依據。

榮遠山開口追問道:“龍河之役,戰士們傷亡無數,你爲什麼單單說這個名字。”

榮陶陶:“萬安河?”

榮遠山:“對。”

榮陶陶輕聲道:“因爲他是你們的戰友。

我的母親被後世人稱爲關外第一魂將,屹立於龍河之上,受人敬仰。我自然認爲她的隊友實力超羣,起碼能跟上她的腳步,才能與她結爲同伴。

所以,這種實力的人物犧牲,大概率是驚天動地的。

當然了,我也只知道驚天動地的人,那些默默無聞犧牲的戰士,在書中,他們只有統一的名號-雪燃軍。”

榮遠山面色複雜,默默的點了點頭。

榮陶陶:“所以,真的是他。”

榮遠山輕輕地點了點頭:“是他,萬安河。”

得到了確定的答覆,榮陶陶的心中劇烈地顫抖了起來。

萬安河,一個神秘的、沒有任何個人信息,唯有史書中提一筆姓名的男人。

是的,他只留下了一個名字,但卻是北方雪境中如雷貫耳的名字。

甚至當你提起他的名諱時,也許都不知道,自己在無意中呼喚着他的姓名。

因爲...在那場毀天滅地的龍河之役開啓之前,北方雪境三道牆的名稱,分別是:

百團關,千山關,萬寧關。

萬安河,一個改變了第三道城牆名號的男人。

龍河之役後,

世上再無萬寧關,唯有萬安關。

...

求月票!

說點心裡話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029 昨日重現077 求生之路006 金童玉女085 人·狗·花兒222 一步之遙601 那一條血路568 夭蓮陶!027 雪中少年656 危!665 不負161 片雪摘星208 承諾591 晉級!殿堂!397 炸場?235 陶陶!陶陶!104 兇險雪境141 自選商店?513 從來如此,便對嗎?164 沒有缺點·榮陶陶104 兇險雪境177 我的榮幸050 旁聽大師298 神將113 三牆?529 曼烈女帝510 黑甲紅纓088 英雄?624 研發!新魂技!674 我們回家!169 做個人?359 史詩級戰役!036 晉4星!053 爆珠509 血賺!660 你搞我啊?200 魂寵!141 自選商店?283 來!074 雪境之主!494 大變樣501 五星·大夏龍雀!438 總決的延續?105 刺激182 不同·不同441 殺人誅心!177 我的榮幸172 沸騰的心214 偶像593 太平與盛世334 幻術裡的神538 髒409 想401 兩隻維京人563 關外之巔590 殺!424 淘淘的快樂519 煙火下的我們563 關外之巔179 你們找對人了!285 全完了...435 炬火444關於把自己逼上絕路這件小事644 碎片!星辰碎片!573 吻(求訂閱!)524 小孩小孩你別饞467 第四瓣·夭蓮425 八分之一247 殺!034 神仙分數573 吻(求訂閱!)458 眼界!668 無主之蓮?581 魂聚!509 血賺!359 史詩級戰役!250 別說話416 雷騰至寶·八方雷電?(求訂閱!)032 站起來了!346 夢463 李逢299 成長173 風雪夜歸人238 不服!554 待我歸去...083 桃養人432 人話?150 青山234 遇見了千萬要剁開......583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430 月下沙灘469 蓮花熙492 人生大事348 風雪將至!154 不講武德!668 無主之蓮?003 稀有魂槽027 雪中少年152 千變神犬
說點心裡話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029 昨日重現077 求生之路006 金童玉女085 人·狗·花兒222 一步之遙601 那一條血路568 夭蓮陶!027 雪中少年656 危!665 不負161 片雪摘星208 承諾591 晉級!殿堂!397 炸場?235 陶陶!陶陶!104 兇險雪境141 自選商店?513 從來如此,便對嗎?164 沒有缺點·榮陶陶104 兇險雪境177 我的榮幸050 旁聽大師298 神將113 三牆?529 曼烈女帝510 黑甲紅纓088 英雄?624 研發!新魂技!674 我們回家!169 做個人?359 史詩級戰役!036 晉4星!053 爆珠509 血賺!660 你搞我啊?200 魂寵!141 自選商店?283 來!074 雪境之主!494 大變樣501 五星·大夏龍雀!438 總決的延續?105 刺激182 不同·不同441 殺人誅心!177 我的榮幸172 沸騰的心214 偶像593 太平與盛世334 幻術裡的神538 髒409 想401 兩隻維京人563 關外之巔590 殺!424 淘淘的快樂519 煙火下的我們563 關外之巔179 你們找對人了!285 全完了...435 炬火444關於把自己逼上絕路這件小事644 碎片!星辰碎片!573 吻(求訂閱!)524 小孩小孩你別饞467 第四瓣·夭蓮425 八分之一247 殺!034 神仙分數573 吻(求訂閱!)458 眼界!668 無主之蓮?581 魂聚!509 血賺!359 史詩級戰役!250 別說話416 雷騰至寶·八方雷電?(求訂閱!)032 站起來了!346 夢463 李逢299 成長173 風雪夜歸人238 不服!554 待我歸去...083 桃養人432 人話?150 青山234 遇見了千萬要剁開......583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430 月下沙灘469 蓮花熙492 人生大事348 風雪將至!154 不講武德!668 無主之蓮?003 稀有魂槽027 雪中少年152 千變神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