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 追逐

榮陶陶從未想過,自己會跟父親打了將近20分鐘的電話!畢竟父子倆平日裡可是很少溝通。

今天的榮遠山,問題格外的多,問得也格外的細緻。

對於父親的提問,榮陶陶可謂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他詳細的說了一下去年7月份的世界盃結束後,一直到此時2月份經歷的種種,各種故事,也聽得榮遠山心中暗暗點頭。

當然,關於何天問的事情,榮陶陶暫時沒打算告訴父親。

聽了許久,榮遠山開口詢問道:“你說,你的魂法快要晉級五星了?”

“對唄。估計也就過年這一陣的事兒。”榮陶陶隨口說着,頗有一種孩子向父母炫耀成績的感覺。

當然了,榮陶陶也的確有炫耀的資本。

五星魂法...對於世人而言,的確是一項非常難得的成就!

榮陶陶晉級雪境魂法·四星巔峰,還要追溯到十一放假,斯華年天台授課的時候。

現在,足足四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榮陶陶每天都未曾懈怠,體內的蓮花瓣也不是擺設,他鉚着勁兒要學大雪暴、兵之魂、冰威如嶽呢。

毫無疑問,這三項特別實用的魂技,會讓榮陶陶的實力有質的提高!

“嗯......”榮遠山沉吟片刻,似乎在想些什麼。

“咚~咚~咚~”榮陶陶這邊,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他隨口喊了一句:“進。”

榮遠山回過神來:“來人了?”

“啊......”榮陶陶看着走進來的女孩,愣了片刻,迴應道,“是大薇。”

此時的高凌薇穿着黑色的呢絨大衣,那一頭漆黑的長髮並未束成乾淨利落的馬尾,而是隨意的散落肩頭。

刻意丟棄了凌厲與肅殺氣息、準備回家見父母的她,甚至連面部線條都很柔軟,好像變成了一個普通的青春女孩,真是別有一番風味。

顯然,她是來找榮陶陶一起回父母家的,只是沒想到,榮陶陶根本沒換衣服,而是坐在沙發上打電話。

由於剛剛沐浴完畢的關係,高凌薇的臉蛋紅撲撲的,像極了一隻誘人的水蜜桃。

“咕嘟。”榮陶陶的喉結一陣蠕動,這要是一口咬下去,應該會很美味吧......

高凌薇一手託着云云犬,邁步走了進來,心中卻也好奇榮陶陶在跟誰打電話。

電話中,傳來了榮遠山的話語聲:“聽說,凌薇已經晉級少魂校了。”

“對唄,她已經晉級魂校了,一個月前就晉級了。”榮陶陶一邊說着,一邊站起身來,手掌探向了女孩那敞開的呢絨大衣領口。

本想幫她繫上釦子的榮陶陶,卻是看到了高凌薇脖子上戴着的細銀項鍊,他的手指當即改變了目標。

高凌薇微微挑眉,卻也沒有閃躲,只是順手把云云犬放到了榮陶陶的腦袋上。

榮遠山:“你也晉級魂尉巔峰很久了吧?”

“嗯。”榮陶陶手指捻着細銀項鍊,緩緩捻出了項鍊墜飾,那是一枚精美的雪境魂獸魂珠,“說真的,世人都說魂法難以修行,我卻一直覺得魂力纔是更難修行的。”

“呵呵。”榮遠山笑了笑,道,“那是因爲你擁有蓮花瓣,對魂法提高加成很大。”

“倒也不是。我當年沒有獲得蓮花瓣那陣,魂法等級就一直高於魂力等級。”榮陶陶隨口說着,也拾住了那冰涼的魂珠,頓時,一道信息從內視魂圖中傳來:

“發現魂珠:雪境·雪行僧(史詩級,潛力值:-),魂珠魂技:天葬雪隕......”

是的,此時高凌薇的項鍊墜飾,已經換成了史詩級·雪行僧魂珠,而之前的那一枚大師級·雪月蛇妖魂珠,此時已經被鑲嵌在了高凌薇新開的眼部魂槽裡。

此次出行,榮陶陶甚至已經把高凌薇魂法五星後所需的魂珠都搞到手了。

比如說殿堂級·霜死士的魂珠,殿堂級·踐踏雪犀魂珠,包括榮陶陶厚顏無恥,向柏穆青族長討要而來的殿堂級·柏靈樹女魂珠等等......

只是有些可惜,高凌薇的雪境魂法目前只是四星·高階,想要晉級五星的話,且得訓練一陣兒呢。

榮遠山:“淘淘,你知道,想要晉級魂校段位,其中有一個硬性指標,是要和自己的本命魂獸契合度極高。”

“我知道,我跟云云犬挺好的。”榮陶陶當即迴應道。

榮遠山:“關係好只是一方面。契合度,不只是代表魂武者與本命魂獸的親密程度。能否勠力同心、與本命魂獸施展合體技,這可是契合度範疇內的重要指標。”

“啊這......”聞言,榮陶陶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此時,云云犬已經是精英級,衆所周知,魂獸是沒有魂力與魂法之分的。

隨着魂獸的品質等級提高,它們的魂技品質也會隨之提高,在沒有魂法這一概念的情況下,我們可以粗暴的把魂獸列表中那個最高品質的魂技,看成是魂法等級。

畢竟云云犬的魂技·千變萬化,目前是精英級,而它又完全能夠施展,你當然可以認爲云云犬的魂法等級已經三星了。

問題也出現在這裡,榮陶陶想要與本命魂獸合二爲一,想要施展本命魂獸的魂技,那麼代表着他的雲巔魂法,必須達到精英級......

榮遠山適時的開口道:“我早就說了,待你魂尉巔峰之後,就該去雲巔區域修行了。

你現在的雪境魂法等級很高,也許看不上其他屬性的魂技,覺得貪多嚼不爛。

但你選擇了云云犬,你就必須面對這種情況。你甚至可以不用任何雲巔魂技,但你必須能與白雲蒼狗施展合體技,獲得它的生物特性。

只有契合度上來了,魂校的大門纔會對你敞開。

否則的話,哪怕是你再怎麼努力修行,把其他指標都達成了,只要契合度不夠,你突破魂校門檻的時候,必然也會失敗。

未雨綢繆吧,淘淘,是時候去雲巔區域了。可別等到突破臨頭,再去雲巔修行,那樣會浪費你的時間。”

“我聽明白了,的確是這個道理。”榮陶陶先說了重點,同意了父親的提議,而後繼續道,“另外,我可不認爲貪多嚼不爛,雲巔魂技好強的,世界盃的時候,可是讓我大開眼界,心裡癢癢得很。”

一旁,高凌薇本是安靜佇立,任由榮陶陶把玩着自己的項鍊,聽到這句話,她的表情漸漸僵硬了下來。

榮遠山:“好,確定了思路就好。

我已經與梅校長溝通過了,學校會出面,讓你以‘學生交流計劃’的名義,去沙俄北方帝國大學做交換生。我也就不用出面了。”

榮陶陶心中疑惑,道:“你不用出面?你原本想怎麼安排我呀?”

榮遠山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道:“當年,當我決定給你提供一隻雲巔本命魂獸的時候,就已經提前給你安排好了訓練營。”

榮陶陶愣了一下,拽着高凌薇坐在了沙發上,也打開了免提,放在了茶几上,這才詢問道:“交換生我明白,你說的那個訓練營什麼意思?”

榮遠山笑道:“華夏魂武者何其多?像你這樣、擁有云巔本命魂獸的魂武者,散落在華夏各個區域。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當交換生的,畢竟想要晉升魂校的魂武者,年紀一般都不會很小。

學習星野魂法、海洋魂法、熔岩魂法的都有。當他們到了你這個階段,就都要去雲巔地盤與本命魂獸培養感情。

訓練營有兩種,一種給社會歷練者,一種給士兵。社會歷練者訓練營也在俄聯邦國土內,而我給你安排的,當然是部隊訓練營,它開在北極。”

“北極?”榮陶陶心中一動,道,“我就是兵啊,我很符合標準,爲什麼不能去?身處北極的話,雲巔魂力更濃郁吧?”

“雲巔魂力濃郁與否,不在於靠北極多近,而是在於距離雲巔旋渦的遠近。這點你不用擔心,沙俄北方帝國距離雲巔旋渦很近。”

榮遠山繼續解釋道:“如果你按照正常的成長軌跡,我真的打算把你扔進士兵訓練營,摸爬滾打一番。”

榮陶陶撇了撇嘴:“我怎麼不正常了?”

榮遠山也是無奈的笑了,道:“你身上有幾瓣蓮花,你心裡沒數麼?你知道自己遭到多少人的覬覦麼?

北極那個地方混亂程度不是你能想象的,如果你不懷揣至寶,去了也就去了,沒人會閒着沒事招惹華夏士兵,畢竟付出與收益很難成正比,但你要是去了的話......”

榮陶陶:“......”

的確,以榮陶陶目前的存世情況,去華夏北極訓練營,可就不是去培訓的了,而是去給那裡的士兵們帶來災厄的。

榮陶陶雖然明白了其中道理,但是嘴上可不服輸,小聲嘀咕道:“那才叫真正的訓練營呢!

沒日沒夜的偷襲、刺殺,定點爆破、狂轟濫炸,訓練起來多有效果啊?”

榮遠山:“......”

榮陶陶剛想開口,免提電話裡,卻是傳來了一陣忙音。

“嘟~嘟~嘟......”

榮陶陶癟着嘴,扭頭看向了高凌薇:“他掛我電話!”

而高凌薇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大薇?”榮陶陶伸出手,在她的臉前晃了晃。

“嗯。”高凌薇回過神來,拾住了榮陶陶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低下頭,輕輕的捏了捏他的手指肚。

榮陶陶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小心翼翼的詢問道:“怎麼了?”

高凌薇:“我就不陪你去修行雲巔魂法了吧。”

榮陶陶微微張嘴,反應了好一會兒。之前,兩人可是說好的一起去雲巔地盤修行。

高凌薇面色有些愧疚,道:“我太弱了,我最缺少的就是時間。”

榮陶陶:???

你太弱了?

你一個魂校,說這話...真的不怕遭雷劈嘛?

哦,也對,高凌薇還真就不怕遭雷劈......

那你也不能胡說八道啊?

高凌薇低垂着腦袋,擺弄着榮陶陶的手指,輕聲道:“你的雪境魂法已經摸到五星的門檻了,而我還只是四星高階,甚至連巔峰都不是。”

“呃,畢竟你在歐洲修行了很長時間的雷騰魂法。”榮陶陶開口安慰着,“我們這邊又有蓮花瓣的修行福利。”

“嗯。”高凌薇輕輕點頭,卻是開口道,“我不想被你落下太遠。”

榮陶陶突然有種要吐血的感覺,魂校大人,我的魂!校!大!人!

咱還能不能好好交流了?

不過說實話,一個魂校對榮陶陶說這樣的話,他的心裡竟然有點美滋滋的......

嗯,好奇妙的感覺。

高凌薇:“很多人都在等我們的成長,青山軍的兄弟們,也都在等我們崛起。你親眼看到了,一個月前我在青山軍大本營內晉級魂校,青山軍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

聞言,榮陶陶的表情也漸漸嚴肅了下來。

確實如此,兩人最缺少的就是時間,最迫切需要的就是實力。很多人都在等他倆,甚至把希望都寄託在了他倆的身上。

高凌薇輕聲道:“對你來說,雲巔魂法是必需品,是晉級魂校、以及未來更高段位的必需品。畢竟你的本命魂獸是云云犬。而我......”

“你說得對。”榮陶陶突然開口,懂事的可怕,“演武館有蓮花,你自己有雷電。雪境魂法與雷騰魂法,纔是你的優勢。

時間也是一種成本,我們想要儘可能快的增強實力,你就應該認準這兩個方向。”

聞言,高凌薇扭頭望來,她本以爲榮陶陶會耍些脾氣,畢竟這是兩人之前的約定,卻是沒想到,本應該耍潑打滾的榮陶陶,竟然站在她的角度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所以,他沒有責怪我。

高凌薇認認真真的觀察着榮陶陶的表情,似乎是想要看透他內心的真正活動。

榮陶陶咧嘴笑道:“你不用這樣,都是爲了我們的未來,都是爲了我們的終極目標。”

有人陪伴,那都是上了少年班之後的事兒了,在這之前,榮陶陶一直是一個人。

三個字:習慣了。

隨即,榮陶陶一把拽起了高凌薇,道:“走走走,回家吃飯,餓死了。”

“啊。”高凌薇身體被拽的一歪,也多虧了是魂武者,反應快,她直接跨過了沙發前的茶几,踉蹌的跟上了榮陶陶的步伐。

亦如她剛剛口中所說的那樣,努力追逐着他的腳步。

136 真好343 她233 千山521 凌晨三點656 危!163 結伴?040 事故085 人·狗·花兒031 驚變478 墓碑334 幻術裡的神502 超一流!432 人話?014 戀愛要趁早525 殿堂桃232 私人訂製·頂級考覈!210 奉先?528 家族之血287 劣403 外戰,內行!387 雲巔·未來081 那夜162 魂將之後320 四星!四星!318 幻術!092 斬妹陶?641 星河大裂谷110 災厄雪絨225 拼命的意義456 禮!尚!往!來!283 來!248 關於成長537 女帝登基計劃002 美202 征程!489 來了,就別走了!663 她的掌心403 外戰,內行!131 採花少年124 天亮519 煙火下的我們409 想593 太平與盛世016 陸芒243 恐懼buff?016 陸芒637 鬱金香女孩488 活膩了?186 呦~113 三牆?520 大抱枕478 墓碑315 輝蓮!034 神仙分數451 一枚硬幣348 風雪將至!168 該死的木馬233 千山022 故事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020 鬆魂四禮209 蔑視311 快意恩仇211 有我628 雲巔三魂技144 好凶的魂技!492 人生大事178 這是你們自找的!533 無知少女?045 旁聽模特608 夕陽下的山丘075 大幕拉開142 酣暢217 命577 崛起之始423 山河無恙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045 旁聽模特039 云云犬?562 都是我的兵225 拼命的意義016 陸芒630 那個男人466 殺!(求訂閱!)366 會哭的孩子有...492 人生大事101 私人訂製541 優雅,永不過時!(求訂閱!)353 大師,殿堂還遠麼?469 蓮花熙350 稀有魂獸·雪食吞!?161 片雪摘星154 不講武德!397 炸場?357 將軍,時辰到了!495 鬆魂三友·鬆265 遇225 拼命的意義289 顏074 雪境之主!
136 真好343 她233 千山521 凌晨三點656 危!163 結伴?040 事故085 人·狗·花兒031 驚變478 墓碑334 幻術裡的神502 超一流!432 人話?014 戀愛要趁早525 殿堂桃232 私人訂製·頂級考覈!210 奉先?528 家族之血287 劣403 外戰,內行!387 雲巔·未來081 那夜162 魂將之後320 四星!四星!318 幻術!092 斬妹陶?641 星河大裂谷110 災厄雪絨225 拼命的意義456 禮!尚!往!來!283 來!248 關於成長537 女帝登基計劃002 美202 征程!489 來了,就別走了!663 她的掌心403 外戰,內行!131 採花少年124 天亮519 煙火下的我們409 想593 太平與盛世016 陸芒243 恐懼buff?016 陸芒637 鬱金香女孩488 活膩了?186 呦~113 三牆?520 大抱枕478 墓碑315 輝蓮!034 神仙分數451 一枚硬幣348 風雪將至!168 該死的木馬233 千山022 故事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020 鬆魂四禮209 蔑視311 快意恩仇211 有我628 雲巔三魂技144 好凶的魂技!492 人生大事178 這是你們自找的!533 無知少女?045 旁聽模特608 夕陽下的山丘075 大幕拉開142 酣暢217 命577 崛起之始423 山河無恙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045 旁聽模特039 云云犬?562 都是我的兵225 拼命的意義016 陸芒630 那個男人466 殺!(求訂閱!)366 會哭的孩子有...492 人生大事101 私人訂製541 優雅,永不過時!(求訂閱!)353 大師,殿堂還遠麼?469 蓮花熙350 稀有魂獸·雪食吞!?161 片雪摘星154 不講武德!397 炸場?357 將軍,時辰到了!495 鬆魂三友·鬆265 遇225 拼命的意義289 顏074 雪境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