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殺無赦!

隨着榮陶陶那吐槽式的話語落下,衆人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輕笑聲:“呵呵~”

“誒?”榮陶陶扭頭望去,卻是看到柏穆青族長那巨大的樹皮面龐,那表情彷彿做錯事了一般,匆匆忙忙的隱入了樹木之中。

這樣的一幕,榮陶陶看得嘖嘖稱奇,一向沉穩的柏穆青竟然也有這樣的一面......

何天問也是被榮陶陶的連珠炮給逗笑了,他從未想過,肩負着如此沉重且嚴肅的使命,而在碰到榮陶陶之後,任務執行的過程竟會是這樣的喜感。

“那邊說。”何天問側身歪頭,示意了一下身後。顯然,他不打算讓柏靈樹女聽到衆人交流的事情。

“嗯。”榮陶陶邁步上前,一手推着徐太平的肩膀前行,手肘也順勢拄在了徐太平的肩膀上。

頓時,徐太平身體一緊。

也在這一瞬間,徐太平彷彿回到了從前,回到了百團關石頭房中,榮陶陶拄着他肩膀前行的時候。

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刻,榮陶陶如此動作,讓氣氛變得無比詭異。

“徐太平,你變了。”

榮陶陶看着對方低頭沉默的側臉,道:“你剛纔還表現的很憤怒,你的人生也一直都很憤怒,我以爲你會一肩膀頂開我。”

“哼。”迴應榮陶陶的,卻是徐太平的一聲冷哼。

後方,高凌薇看着兩人前行,聽着兩人之間的對話,總感覺氣氛有些古怪。

“你過得挺好的唄?”

“哼。”

“那可是你夢寐以求的族羣啊,認同感、價值感、歸屬感亂七八糟一大堆......怎麼樣?生活跟你想象中的一樣麼?”

“哼。”

榮陶陶一臉難受,道:“你是哼哈二將嗎?就知道哼?哈呢?”

徐太平扭頭掃了榮陶陶一眼,看着榮陶陶一臉難受的模樣,他反倒是開心了,嘴裡突然冒出了一個字:“哈。”

榮陶陶:???

何天問:“......”

高凌薇也是一手扶住了額頭,她當然知道何天問有着宏大的目標、遠大的志向,但是...何天問挑來選去,竟然挑出來這麼兩個貨,真的合適麼?

這個世界已經沒人了嗎?

“他跟錯人了。”何天問站在一個小山包上,眼中一片霜雪瀰漫,似有似無的看向四周。

榮陶陶:“什麼?”

“呵呵。”何天問一聲嗤笑,道,“雪境旋渦中足有三大國度,無一例外,冰魂引一族都在各方勢力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甚至在某些國度中權傾朝野。

而徐太平,卻是跟隨了一羣散兵遊勇。”

話語落下,徐太平的面色也陰沉了下來,但不知爲何,他卻沒有反駁。

榮陶陶心中錯愕,道:“你把那精英魂獸大軍稱作散兵遊勇?”

何天問站穩腳跟,負手而立:“無法登入殿堂的,纔會去三大國度管轄範圍外的地方徵兵,遊走於各個村落之間,東拼西湊些人。

不過,雪境星球倒也是能人輩出,那些野路子,有些時候比正規軍的戰鬥力還強。”

徐太平沉聲道:“裟佳曾是一國普通平民,也本該有幸福安寧的生活,他是被殺了全家,僥倖逃出來,所以才組建自己的軍團的!”

榮陶陶心中錯愕:“殺家?”

何天問:“徐太平的領袖,那個霜佳人與雪行僧跨越種族壁壘而誕下的生物。”

榮陶陶當即回想起了那個披着袈裟的俊美佳人,的確,在當時的核心領導團隊中,那“僧佳人”位於最核心位置。

事實上,高凌薇心中掀起的波瀾遠比榮陶陶要大,因爲榮陶陶當時施展蓮花瓣後就昏過去了,而高凌薇卻是經歷了戰爭全程。

在下屬傷亡慘重過後,那僧佳人極度憤怒,直接丟下了一枚天葬雪隕。

那顆天葬雪隕,可絕對不是普通雪行僧能施展出來的魂技。

雪行僧的天葬雪隕,最高能達到史詩級!

而那“僧佳人”的天葬雪隕,規格遠比史詩級的雪隕石更大,衝擊力更強,足足百米之高的粗大冰柱,甚至都無法攔截、引爆那雪色隕石。

當時,一衆高手看着那顆隕石,用盡了各種魂技、各種辦法去阻擋,卻根本無濟於事,只能絕望的等待天災降臨。

如果不是夜空中突然探下了一隻巨大的手掌......後果真的難以想象。

高凌薇心中念頭急轉之間,榮陶陶看向了徐太平,詢問道:“你的領袖爲什麼被屠了全家?”

“異類。”徐太平哼了一聲,看向了榮陶陶,“他跟我一樣,是個異類,不被所有人接受。

只不過,相比於我在人類社會中,成長時所遭受的白眼、厭惡、譏諷、唾棄......裟佳並沒有經受這漫長的折磨,起碼他在外觀上,可以僞裝成一個種族。

他的家人很聰明,讓他每天穿着霜佳人應該穿着的大氅,混在霜佳人族羣之中,從不與父親相見,最多遠遠觀瞧。

只是突然有一天,在一次比試戰鬥中,身受重傷的他在力竭之下,沒控制住身上的衣物形態,身上的大氅本能的幻化成了雪制袈裟。

他的故事很長,我只告訴你,在他身份暴露的第一時間,那座城徹底爆炸了,他的父母很快就被揪了出來,實施絞刑,而且是全城圍觀。”

榮陶陶:!!!

他是無法想象,一個孩子親眼見證父母被行刑,內心會遭受怎樣程度的打擊。

榮陶陶更無法想象,這樣的刑罰又是在全城人民的圍觀下執行的,那孩子......

榮陶陶:“殺家是怎麼活下來的?”

“一場暴風雪拯救了他。”徐太平沉聲說着,“裟佳是罪惡的孽種,是全民享用的最後一道菜,當他的父母被絞死在他眼前之後,就該輪到他了,也就在那個時候,狂風暴雪來了。”

榮陶陶抿了抿嘴脣,真的無法想象,在他不知道的另外一個世界中,還發生着這樣的故事......

所以,跨越種族的結合是不能被接受的?

會被當做異類,會被當做孽種,甚至是會被實行極端殘忍的刑罰?

到底有多麼荒唐野蠻,纔會幹出如此醜惡之事?

榮陶陶突然問道:“爲什麼?”

這一刻,徐太平卻是沉默了。

何天問遙望着遠處的雪林,開口道:“爲了繁衍。”

榮陶陶:“嗯?”

何天問:“雪境魂獸種族之間的壁壘是很難跨越的,兩個物種結合,誕下百子,最多也只能存活一個,甚至可能一個都活不下來。

這顯然不利於種族的延續。”

榮陶陶沉吟片刻,詢問道:“殺家的仇恨應該在那個國度,那座城池,他爲什麼來到地球?”

何天問:“裟佳在雪境星球很難有生存空間,他能集結起來這麼多戰力,也是多年苦心經營的結果。

常態是...他那霜佳人與雪行僧的結晶身份,讓他在雪境星球寸步難行。

孽種的理念是雪境星球公認的,智商在一定水準之上的人形魂獸族羣,會三令五申,不允許跨越種族的禁忌。智商低下的獸類魂獸,會因爲自身的天性使然,絕不會與其他獸族結合。

裟佳在雪境星球是活不下去的,只能流竄於荒郊野外,生存下來都已經竭盡全力了。也就在那個時候,他遇到了幾個冰魂引。”

說着,何天問轉頭看向了徐太平:“幾個因奪權失敗,從一國逃亡出來的冰魂引。至此,一個奇妙的組合誕生了。”

身後,高凌薇突然開口詢問道:“魂獸大軍的大本營設立在哪?”

何天問看着突然發問的女孩,開口迴應道:“龍河以北,俄聯邦境內平原緩衝區。”

高凌薇隨即詢問道:“所以,他們是要在這裡休養生息,最終殺迴旋渦復仇......

還是要紮根於地球,圖這裡的食物資源與生存環境,圖一生安穩?”

何天問的眼眸微微一亮,道:“高凌薇。”

高凌薇輕輕點頭:“是我。”

何天問靜靜的看着高凌薇,突然詢問道:“人們都說,魂獸大軍經過十幾年的成長,終於按捺下了兇殘暴虐的本性。

所以它們才能無聲無息的潛入鬆魂、松柏,與三牆形成三點開花之勢,開啓三城之役,最終偷取了人類的圖書,習得了人類創造出來的全部自修型魂技。

你認爲真的是這樣麼?真的是因爲它們智商更高、經驗更足了?”

高凌薇眉頭微皺,沒有迴應。

何天問:“你認爲,十幾年前的龍河之役,與兩年前的三城之役...這兩撥入侵人類三牆的魂獸大軍,真的是同一撥勢力麼?”

高凌薇的眼眸微微瞪大,它們不是同一個勢力?

這一刻,何天問才輕輕點頭:“是的,裟佳需要人類自創的魂技,那會讓他的軍團實力有質的提高。無論是完成復仇、還是實現野心,他必須要這些魂技。

雪之舞、一雪汪洋、大雪暴、兵之魂、冰威如嶽......

是的,裟佳的確在招兵買馬,在新世界紮根,他在儘可能的攔截從旋渦中吹出來的、路過北方的魂獸,憑藉天時地利,擴充軍隊。

是的,裟佳有朝一日會殺迴雪境旋渦裡的,無數個夜晚,他是在喊着父母的名字中驚醒的。

是的,裟佳也要入侵地球,待他羽翼豐滿,無論是往南走還是往北走,他必然會尋一處漩渦邊緣更適宜生存的安身之所,建立新的國度。”

何天問一番話語落下,在場的衆人,甚至包括徐太平的內心中,都掀起了軒然大波。

徐太平舔了舔嘴脣,帶着一絲嗜血的味道:“你知道的很多。”

“呵。”何天問笑了笑,道,“我參加的魂獸大軍機密會議,比你參加的都多。”

徐太平面色一僵:???

榮陶陶想到何天問那詭異的蓮花瓣功效,一時間,表情也極爲精彩!

好傢伙,旁聽生!?

而且還是強行旁聽!

誰都發現不了的那種......

是啊,要不然,何天問憑什麼知道裟佳在一個個夜晚驚醒?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

榮陶陶突然開口道:“也就是說,你已經無數次悄無聲息的接近魂獸大軍的領袖,甚至它還是在睡夢中,但你並沒有動手。”

何天問聳了聳肩膀:“不是所有魂獸都想殺迴雪境旋渦的,不是所有人都跟一個國度有仇的。更多的人想要留在地球,主心骨一死,整個軍團可就全亂了。

你要知道,那是一羣配置了全部人類自修魂技的恐怖軍團,無論向南還是向北,都是巨大的禍患......

話說回來,這軍團可以是患,也可以是福。”

何天問轉眼看向了徐太平,一字一句道:“我準備給你開一個條件,一個你無法拒絕的條件。”

徐太平心中警惕:“什麼?”

何天問:“冰魂引一族是很容易上位的,裟佳這麼多年苦心經營,他也早就習慣了向軍師求教,如果你成爲了首席,會對你的領袖決策、對全軍的行動造成巨大的影響。

有些時候,冰魂引的提議,甚至是決定性的。”

徐太平面色一僵:“軍中還剩下一個主事的冰魂引,你要殺了我的族人???”

何天問:“那冰魂引心意已決,相比於返回旋渦,它更喜歡地球,更想要在這裡發展。而它的諫言,對裟佳的決策影響太大了。”

徐太平面色慍怒:“因爲那樣的決策對軍隊發展有利!”

何天問:“所以它需要閉嘴。”

徐太平:“你!”

“得了吧,別裝了。”何天問一聲嗤笑,“你心裡已經恨死它了。

別什麼族人不族人的了,鞭打、辱罵、罰跪,肉體上的摧殘、人格上的侮辱,我知道你每天都在經歷什麼,也知道你在想什麼。

說到底,它不就是強行灌輸它的理論,把你變成和它一樣的人麼?

有好幾次,我都看到你忍不住動手了,就差那麼輕輕一推......”

說話間,何天問伸出手指,點在了徐太平的額頭上,輕輕一推。

“蹬...蹬......”本該腳下生根的徐太平,就這樣面色呆滯,向後退開了兩步。

“你和它不一樣,徐太平,無論你怎麼反駁,你的思維和行爲是不會作假的,我觀察你足夠多的時間了,參與了你足夠多次的會議了。”

看着面色一陣陣變幻的徐太平,何天問繼續說着:“你的身上還留有烙印,人如其名,你是個天真的傢伙,和我一樣,夢想着一個太平的世界。”

“共情,我給你。”何天問沉聲道,“我知道你對裟佳的經歷有着常人無法想象的感同身受,我扶你上位,輔助着你的君王,殺迴雪境旋渦,去報你們的仇。”

“夢想,我也給你。”何天問一手指向了榮陶陶,“你想要一個太平世界,我們是可以做到的,甚至不僅限於這龍河畔南北。

雖然我不願意這樣說,但是...徐太平,你是聰明人。

你知道霜雪的化身意味着什麼。那是刻在你骨子裡的東西,是刻在所有雪境魂獸骨子裡的東西。”

說話間,何天問的掌心中浮現出了一瓣蓮花。

也就在這一刻,徐太平的身體微微一顫。

何天問輕輕頷首:“是的,就是這樣。” ⊕ttκǎ n ⊕c o

下一刻,徐太平垂下了頭顱、握緊了拳頭,身體劇烈的顫抖了起來,這次倒不是因爲蓮花瓣了,而是......

這個在獨特生長環境中,在極特殊的成長經歷下所孕育出來的矛盾的、複雜的徐太平,內心劇烈的掙扎了起來。

“喵~”突然間,高凌薇頭頂的雪絨貓一聲呼喚。

何天問眼中霜霧瀰漫,猛地扭頭望去,卻是微微挑眉:“你通知人來了?什麼時候?”

徐太平低垂着腦袋,一聲不吭。

何天問思索片刻,便輕聲道:“是在我綁了你,把你擄走的時候麼?”

畢竟徐太平已經沒有了家人,不存在千里傳音這種情況,所以,也只能是徐太平剛剛被擄的時候,通過心靈溝通,傳遞出去的信息。

何天問突然嘴角揚起:“徐太平,你知道的,他們之中,有幾個傾向於留在地球撒野的,這次是回不去了。”

視線中,一隊人馬駛來,雖然沒有魂獸大軍那樣的規模,但是這樣的戰鬥力也已經不俗了,其中,甚至還有幾個騎着踐踏雪犀的人形魂獸。

“雪行僧、霜佳人、霜美人......”何天問輕聲喃喃着,突然叫道,“榮陶陶。”

榮陶陶:“嗯?”

何天問:“我想,你之前的問題,我也能回答了。”

“什麼?”

何天問輕聲嘆道:“如果我是雪燃軍,我還能做這樣的事情麼?”

何天問做的種種,在今夜體現的淋漓盡致。

綁架、滲透、策反、暗殺,包括即將可能出現的殺戮,他真的是爲了心中的目標,不擇手段......

榮陶陶抿了抿嘴脣,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而何天問的身影也悄然消失,茫茫夜色中,傳來了一句話:“人不能簡單的以善惡而論,但可以確定的是,我不是什麼好人。

淘淘,有些時候,你不得不去做一些事情。”

何天問這樣的話不似辯解,更像是在傳授理念,甚至是在勸說,但卻不知道是在勸說榮陶陶,還是在勸說他自己。

呼......

下一刻,三道身影從後方落了下來。

蕭自如、陳紅裳穩穩落地,擋在了榮陶陶的身前。

而斯華年則是一手按在了徐太平的腦袋上,強行讓他仰起了臉,直面她的面龐。

斯華年眼眸微微眯起,使勁兒揉了揉徐太平的腦袋,將他按坐在了雪地裡:“倒是沒變。”

這個小傢伙,依舊是懷揣着一顆複雜的內心,帶着那充滿了憤恨的眼神。

陳紅裳眉頭微皺:“如何行動?打還是撤?”

榮陶陶還沒開口,蕭自如便開口道:“軍團,禍患。”

簡短的四個字,已經告訴了所有人,蕭自如的決定。

何天問、徐太平之間的種種,那些都是他們之間的事兒。

每個人站的角度是不同的,立場也是不同的。

對於蕭自如一衆鬆魂團體而言,這羣侵略擾攘的魂獸軍團,這羣開啓三城之役、入侵人類世界、造成死傷無數的魂獸部隊。

但凡逮着了......殺無赦!!!

...

抱歉晚了,五千三百字。

咱們儘量刻畫一個宏大而有趣的世界,讓每個生靈都有存在的意義與信仰,諸君慢用。

求月票!!!

627 幾家歡喜144 好凶的魂技!100 意料之外628 雲巔三魂技566 你想要蓮花瓣麼?318 幻術!311 快意恩仇082 悶聲225 拼命的意義465 花人!花人!108 她的故事366 會哭的孩子有...561 十小魂!472 他的故事125 風雪440至於?096 解藥571 雪滿清晨649 人間悲喜313 滿載而歸062 機會?515 新魂寵!?343 她368 兄弟606 死亡·新生622 晉級!少魂校!236 初遇雪屍385 紅024 桃養人090 作大死246 深仇大恨545 花開雲巔(求訂閱!)364 聽說261 大賽伊始288 舞臺中央315 輝蓮!027 雪中少年583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276 你的犬子053 爆珠630 那個男人157 星野614 女將軍與斷臂佛547 白雲之神?584 精銳青山610 蓮花盛開的地方220 記得叫醒我208 承諾169 做個人?356 殺!522 榮神將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338 十二·大家庭072 那一章583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483 夕陽下的演武館573 吻(求訂閱!)432 人話?064 雪魂既兵魂!592 淡523 刀戟之門443 小別368 兄弟348 風雪將至!243 恐懼buff?545 花開雲巔(求訂閱!)504 屍鬼領袖!265 遇489 來了,就別走了!315 輝蓮!127 不夜天?255 新魂槽!魂士巔峰!030 焦騰達658 待我歸來!170 肉身成聖200 魂寵!174 有我283 來!415 搶與被搶...171 漩渦深處211 有我364 聽說630 那個男人262 就在今天!315 輝蓮!100 意料之外168 該死的木馬229 衣錦還鄉017 開眼381 松柏·紅妝②308 再登門339 報應·劫難350 稀有魂獸·雪食吞!?506 馭心控魂?083 桃養人068 那萬一呢?395 海洋魂法!059 大夏龍雀394 月桂花環
627 幾家歡喜144 好凶的魂技!100 意料之外628 雲巔三魂技566 你想要蓮花瓣麼?318 幻術!311 快意恩仇082 悶聲225 拼命的意義465 花人!花人!108 她的故事366 會哭的孩子有...561 十小魂!472 他的故事125 風雪440至於?096 解藥571 雪滿清晨649 人間悲喜313 滿載而歸062 機會?515 新魂寵!?343 她368 兄弟606 死亡·新生622 晉級!少魂校!236 初遇雪屍385 紅024 桃養人090 作大死246 深仇大恨545 花開雲巔(求訂閱!)364 聽說261 大賽伊始288 舞臺中央315 輝蓮!027 雪中少年583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276 你的犬子053 爆珠630 那個男人157 星野614 女將軍與斷臂佛547 白雲之神?584 精銳青山610 蓮花盛開的地方220 記得叫醒我208 承諾169 做個人?356 殺!522 榮神將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338 十二·大家庭072 那一章583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483 夕陽下的演武館573 吻(求訂閱!)432 人話?064 雪魂既兵魂!592 淡523 刀戟之門443 小別368 兄弟348 風雪將至!243 恐懼buff?545 花開雲巔(求訂閱!)504 屍鬼領袖!265 遇489 來了,就別走了!315 輝蓮!127 不夜天?255 新魂槽!魂士巔峰!030 焦騰達658 待我歸來!170 肉身成聖200 魂寵!174 有我283 來!415 搶與被搶...171 漩渦深處211 有我364 聽說630 那個男人262 就在今天!315 輝蓮!100 意料之外168 該死的木馬229 衣錦還鄉017 開眼381 松柏·紅妝②308 再登門339 報應·劫難350 稀有魂獸·雪食吞!?506 馭心控魂?083 桃養人068 那萬一呢?395 海洋魂法!059 大夏龍雀394 月桂花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