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 黑甲紅纓

三天後,晌午時分。

榮陶陶和高凌薇在煙紅糖的陪伴下,以青山軍執行任務的名義,一路走出了萬安關。

隊伍中,除了高榮二人之外,沒有任何士兵。

榮陶陶也知道,自己做的這件事比較出格,對於旁人來說甚至難以理解,所以他並沒有向任何青山軍透露此次的計劃。

對外,他號稱青山軍執行任務。對內,他跟程疆界說,在教師的守護下去一趟柏靈樹女村落,看看能不能再討要一些稀有魂珠回來。

由於榮陶陶與高凌薇的身份極其特殊,再加上此時天光大亮、沒有極夜與暴風雪,又有鬆魂名師守護,程疆界也就沒多說什麼。

此時,隨着萬安關北門緩緩開啓,榮陶陶等人魚貫而出。

榮陶陶快走了兩步,努力仰起頭,看向了上方的城門樓位置,果然,青山軍-韓洋小隊正在立崗執勤,謝秩謝茹兄妹倆當然也看到了下方那熟悉的身影,只是在立崗狀態下,兩人不敢有什麼動作。

榮陶陶笑着向兩人揮了揮手,也換來了兩人的微笑致意。

“呃?”榮陶陶收回目光,卻是看到自己的小隊中,有人脫離了團隊。

斯華年?

她這是......

只見斯華年操控着雪夜驚、來到了厚重的城門一側,她面無表情,低頭看着那一方雪地。

那裡空空如也,除了雪,再沒有其他了的。

“斯教?”高凌薇開口呼喚着,卻是沒有得到任何迴應。

“斯......嗯?”高凌薇再次開口,名字還未說全,榮陶陶便扯了扯她的衣袖,高凌薇心中疑惑,“怎麼了?”

“我想起來了。”榮陶陶仰頭看着騎在馬上的高凌薇,悄聲道,“那應該是她父親死去的地方。”

高凌薇的眼眸微微瞪大,一旁的陳紅裳也是面色錯愕,蕭自如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目光似有似無的看向了斯華年的背影。

一時間,沒有人再說話了。

衆人就這麼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斯華年祭奠死去的父親,沒有人去打擾她,只不過......

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斯華年翻身下馬,對着那一方空空如也的雪地,斯華年竟然一腳踩了下去!

這一腳,也讓衆人看到了發泄的跡象。

要知道,在這北方雪境中,人們已經習慣了使用雪踏,永遠站在積雪上。

而斯華年的這一腳,卻是深深的踩進了積雪之中,甚至那積雪都淹沒了她的腳踝。

斯華年面無表情,心中喃喃着:“你死的很舒服吧,沒有煩惱了是吧......”

“咚!”斯華年又是一腳踩了下去,心中也愈發的怨恨,“我媽還真是慣着你,你死後不久她就鬱鬱而終,下去繼續伺候你去了。”

“咚!”又是一腳。

“那天早上我一直在叫她,還以爲她太累了,怎麼叫都叫不起來......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是想你了,找你去了,呵。”斯華年又是一腳踩下去。

這一次,她的靴底包裹着濃郁的魂力,頓時,雪花四濺。

榮陶陶看着那怒火中燒的斯華年,他想了又想,還是邁步走了過去。

講道理,這是人家的家事,榮陶陶不好過多參與。

但眼看着斯華年過不去心中的那道坎兒,而斯華年那不曾對任何人訴說過的故事,又只給榮陶陶一人說過,所以......

榮陶陶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

頭頂上方,高高的城齒之間,已經有很多雪燃軍士兵探身、低頭觀望了。

儘管士兵們不認爲鬆魂名師會摧毀城牆,但是再任由斯華年這麼發泄下去,士兵的職責在這裡,真的很容易出亂子。

榮陶陶的腳步故意放的很重,沒有施展雪踏,爲的就是讓斯華年知曉身後來人了。

他踩着深深的雪坑,來到雪夜驚身側,看着斯華年慍怒的側顏,小心翼翼的開口道:“斯教?”

“嗯。”斯華年深深的吸了口氣,踩踏的動作可算是停下來了。

榮陶陶趁機抓住了她的衣袖,輕聲道:“好多士兵都看着呢,我們先走吧。”

“呵......”斯華年深深的舒了口氣,只是目光依舊死死的盯着腳下被踩得一片混亂的積雪。

榮陶陶蛇隨棍上,抓着她衣袖的手,改成了抓住她的手臂。

他稍稍用力,卻也不敢太過用力,無論兩人情感再怎麼深厚,這畢竟是斯華年的私事,其次,勸說也是要注意方式方法的。

斯華年可是個上魂校,更是見過大風大浪的魂武者,真正能觸動她內心的、讓她行爲失控的事情,一定是埋藏在她內心深處的傷心事。

在這種狀態下,榮陶陶絕對不能硬上,一定得順着毛捋。

“斯教,踩了好幾腳了,他也聽到了......”榮陶陶小心翼翼的開口說着,抓着斯華年的手臂微微用力。而斯華年的身體竟然真的被他拽着稍稍一歪。

到了這個等級的魂武者,哪個不是腳下生根?

顯然,斯華年這是聽勸了!

榮陶陶不敢遲疑,生怕她突然又改變主意,他急忙環住了斯華年的腰,一個起落,帶着斯華年落在了身側佇立的雪夜驚上。

“走吧,走。”榮陶陶雙腿輕夾馬腹,揮手向煙紅薇示意前行,催促着身下的雪夜驚追上去。

“呵......”斯華年口中吐出了一口惡氣,看來是舒服了不少,她回手抓住了榮陶陶的衣領,扔到了自己的前面。

“喔~”榮陶陶一聲輕叫,一陣騰雲駕霧之後,穩穩的坐在了雪夜驚上。

斯華年轉身側坐,她背倚着榮陶陶的背脊,看着越來越遠的城牆根,緩緩的調整着自己的呼吸節奏。

此時,榮陶陶只是感到幸運。

他曾帶斯華年出過三牆,只是那一次,他和教師們是從夜空中偷偷越過去的,如果是走城門的話,以斯華年這樣心中無法控制的怒火怨氣,東西伯利亞之旅必然會被發現。

五人四騎在皚皚的積雪中疾馳着,跑出去好久好久,直至看不到城牆,榮陶陶才感覺到背脊上依靠的力道加深了一些。

斯華年雙腿弓起踩在了馬背上,腦袋也終於枕在了他的肩膀上。

說實話,榮陶陶還是太年輕了,他的確經歷了不少事情,但此時卻有些不知所措,他是真的不知該怎麼安慰斯華年。

思來想去,解鈴人已經離世了,這樣的心結也只能斯華年自己解開了,榮陶陶作爲外人...愛莫能助。

雖然榮陶陶無法解決根本矛盾,但是他卻能轉移話題,他輕聲詢問道:“你對徐太平的印象怎麼樣?”

關於此次柏靈樹女村落一行,榮陶陶三天前就跟教師們開過會了,並詳細講述了何天問、徐太平等等故事。

對於三名教師煙紅糖,以及自家大薇,那都是榮陶陶的自己人,他的心中只有信賴,甚至是可以託付性命的。

榮陶陶策馬融入了大部隊,與胡不歸齊頭前行,輕輕提了提肩膀,“喚醒”着身後的斯華年。

斯華年終於一聲冷哼,道:“內心扭曲的可憐蟲。”

高凌薇突然開口詢問道:“斯教覺得他能擔任起橋樑的作用麼?”

一時間,榮陶陶恨不得給高凌薇豎起一個大拇指!

不愧是我家大薇,真懂我,也是真幫忙啊!這話題不就延續下來了麼?

斯華年:“內心扭曲,總比冷血好。起碼他是在人類社會長大的,一直被灌輸着這樣的理念。而他的族人們,包括魂獸大軍,可都是對人類恨之入骨。”

“領袖。”前方,蕭自如突然開口,說出了兩個字。

榮陶陶:“什麼?”

蕭自如沉默片刻,道:“領袖,傳播仇恨、聚集軍隊。下屬,遵從領袖。”

陳紅裳開口解釋着:“你蕭教的意思是...仇恨人類這樣的信條,不過是野心家將軍隊聚集起來的手段。

這可以讓一支隊伍更有凝聚力,讓軍隊有一個目標,有一方勢力去仇恨,從而使領袖達到長期掌權的效果。

對於人類的仇恨,底層的魂獸們只是聽從領袖的言論,也許它們這輩子都沒見過一個人類。”

榮陶陶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陳紅裳應該是站在宏觀的角度上說的,僅針對於徐太平隸屬的精英魂獸大軍而言,那些傢伙可是見過人類的。

畢竟,榮陶陶等人上次就在柏靈樹女村落,與那支精英部隊交過手。

當時,榮陶陶那花瓣可是開的斬釘截鐵,小隊的目標很明確,護送柏靈樹女一族進入三牆,但凡敢對柏靈樹女一族圖謀不軌的傢伙......

榮陶陶做到了三個字:殺無赦!

有了那次慘敗,恐怕那支精英魂獸大軍所有魂獸,都對榮陶陶恨之入骨。

“喵~”高凌薇的頭頂,突然傳來了雪絨貓的聲音。

蕭自如也適時的開口道:“龍驤。”

“龍驤鐵騎?”榮陶陶急忙擡眼望去,也看到了飛馳的雪夜驚大軍漸漸映入眼簾!

一時間,榮陶陶的心臟重重一顫。

龍驤鐵騎!又見面了!

當初榮陶陶在三牆立崗的時候,就曾見過龍驤鐵騎歸城,但是這樣的特殊部隊,再見多少次,榮陶陶都覺得心神盪漾!

衆人的雪夜驚是“肉身示人”,召喚出來就騎上去了。

而這支從雪林裡疾馳而來的龍驤鐵騎,有一個算一個,他們胯下的雪夜驚可是身披重甲的!

這是一羣重騎兵!

一個個高頭大馬身披着純黑色的馬鎧,看起來很是沉重。

不僅如此,士兵們身上穿的也不是雪地迷彩,他們同樣套着重鎧,且馬鎧色澤一致、材質相同。

龍驤鐵騎可謂是一片漆黑,唯有那古代頭盔上,插着一束亮眼的紅纓!

這簡直是畫龍點睛的效果!

遠遠望去,一片黑雲壓城,一片紅纓飄揚。

端的是威風凜凜、英武無雙!

“讓路,勒馬。”榮陶陶開口說着,按照龍驤鐵騎前行的方向,他帶着教師們向右側移開,爲了不引起誤會,榮陶陶乖乖帶着團隊停在了一旁。

視線中,一支近400人的軍團駛來,沉重鎧甲之下,大地彷彿都在顫抖。

那黑盔黑甲也在冬陽的照耀下,閃爍着奇異的光澤,極其炫酷!

讓榮陶陶沒想到的是,這“鋼鐵洪流”並未從衆人身旁掠過,而是緩緩降速......

龍驤鐵騎的將領與將士很好分辨。頭盔全封閉的,大都是士兵,而頭盔半封閉、露着臉的,一般都是將領。

隨着大軍緩緩行至眼前,榮陶陶的視線也與一名女子的視線交織在了一起。

“小鬼,巧啊?”女人那陰惻惻的聲音就像是反派一樣。

俗話說“將熊熊一窩”,連帶着,整個威武雄壯的龍驤鐵騎軍團,也變成了可怕的反派軍團。

榮陶陶也是感到巧合,當即擺手打招呼:“師孃好~”

由於榮陶陶與梅鴻玉老校長接觸次數足夠多,所以對於梅紫的個人氣質,榮陶陶是完全能夠接受的。

說實話,這女人的陰冷氣息,可是比她老爹差遠了......

嗯,等三五十年過後,待梅紫皮膚乾枯、雙目渾濁,估計就跟梅老鬼差不多了......

可惜了,現在的梅紫皮膚白嫩,有血有肉的,還算是個“人”。

“呵。”梅紫一聲冷笑,陰冷的目光在高凌薇頭頂的雪絨貓、與蕭自如身上來回穿梭,“十一那陣,我以爲你故意不接我電話,後來才知道,你小子去把松柏鎮掀翻了?

不錯啊?那可是鼎鼎有名的臥雪眠。”

“嘿嘿。”榮陶陶不好意思的說道,“都是教師們幫助,都是大家幫忙......”

“嗯。”梅紫輕聲應和着,三言兩語之間,她那陰冷的眼神也漸漸收斂,“你的確有正事,我也就放過你一次,下次我再邀請你,你心裡好好掂量掂量。”

說話間,她的眼神中也露出了一絲渴望,無論是對雪絨貓、還是對蕭自如,都是她渴望而不可得的東西。

“妥妥的,沒問題~”榮陶陶開口說着,“師孃這是要回城?”

梅紫:“休整一番,你們這是去哪?”

“我就說一路走來怎麼風平浪靜的,原來有龍驤鐵騎在清理。”榮陶陶笑着說道。

梅紫:“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呃。”榮陶陶眨了眨眼睛,道,“我是青山軍,有必要向龍驤鐵騎彙報工作?”

“呵?”梅紫微微挑眉,“剛纔還一口一個師孃叫着,現在又是青山軍了?”

榮陶陶:“......”

“不過你說的也對,既然是任務,我就不問了。”梅紫說着,轉眼看向了蕭自如,開口道,“蕭教,我早已經向松江魂武提出申請,希望您入隊支援,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批准下來,您做好準備。”

蕭自如輕輕點頭,沒說什麼。

梅紫的目光掠過陳紅裳,她倆之間有些矛盾,不怎麼對付,所以誰都沒什麼表示。

梅紫的目光,最終落在了高凌薇的身上,開口道:“我等青山軍在你的手中崛起。”

高凌薇愣了一下,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迴應。

梅紫開口道:“當年,青山和龍驤可是兄弟軍團,相互照應、齊頭並進,你可要快點成長......”

在魂武世界中,一個人的影響力,的確是可以做到翻天之能的,這是毋庸置疑的。

說話間,四百重騎兵陣營內各處,傳來了一陣陣濃郁的魂力波動!

連帶着,身披重鎧的雪夜驚也“嚕嚕”出聲,甚至有一部分士兵打破了沉寂,促使着雪夜驚的放聲嘶鳴!

“唏律律......”

“唏律律~!!!”

高凌薇眉頭微皺,目光搜尋着駿馬躁動的位置,也找到了一個又一個頭戴全封閉鎧甲、看不到面容的士兵。

高凌薇心中清楚,自從青山軍名存實亡後,這一塊“肥肉”被三牆內各個軍團瓜分了。

而與青山軍齊名的龍驤鐵騎,是絕大多數驕傲的青山軍們,勉強願意接受的隊伍。

也就是說,就在高凌薇的眼前,在這一支威武雄壯的重騎兵陣營之中,散落着無數的青山軍舊部!

而這羣青山軍舊部,也在用獨特的方式向高凌薇傳遞着信號。

他們都認識高凌薇,堂堂世界盃冠軍,又是強勢入駐青山軍、在萬安關重設大本營的人,他們怎能不認識?

他們更知道,高凌薇是老首長-高慶臣的女兒。

這些信息,包括青山軍執行的數次任務,早已經傳遍了整個三牆。

所以,本該寂靜的鋼鐵洪流中,一聲聲駿馬嘶鳴不絕於耳。

這是什麼意思?

鼓勵?惋惜?嚮往?道歉?

沒人知道那一聲聲馬鳴是什麼意思,也許...青山軍舊部自己也不知道,在複雜的情緒之下,自己到底要表達什麼。

人不能開口,只能任雪夜驚嘶鳴。

如此特殊的一幕,也讓高凌薇的內心輕輕顫抖着。

“師孃。”高凌薇順着榮陶陶的稱呼叫着,表達了足夠的尊敬,隨後的話語卻是強硬的很,“待青山崛起,我可是要接兄弟們回家的。”

梅紫面色一怔,背後那一聲聲昂揚的馬鳴聲愈發的激昂,而眼前女孩那冷峻的容顏上,也充滿了自信與決絕。

“呵呵。”梅紫一聲輕笑,眼中充滿了讚賞,難得對夏方然做出了正面評價,“夏方然這兩個徒弟,帶的的確不錯。”

說着,梅紫調轉馬頭,雙腿一夾馬腹,扭頭看了榮陶陶一眼:“平安歸來,駕!”

說着,她頭盔頂部飄揚着紅纓,帶着鋼鐵洪流在衆人身旁滾滾流過。

高凌薇靜靜的看着霜雪飛揚下、漸漸遠去的龍驤鐵騎。

同時,她也看到了軍團中,那一個又一個頭戴全封閉式頭盔的士兵,默默回首望來的身影。

“總有一天。”一旁,突然傳來了榮陶陶的話語。

而這四個字,對高凌薇而言是如此的熟悉。

她手中用力,調轉馬頭,與龍驤鐵騎背道而馳。

“駕!”噠噠的馬蹄聲下,漆黑的長馬尾隨風飛揚......

稍等,兄弟們。

等我和陶陶,接你們回家。

...

五千兩百字,求月票!

184 不信擡頭看!244 錢!487 定親大師506 馭心控魂?564 並不遙遠663 她的掌心030 焦騰達622 晉級!少魂校!165 試試!?360 亡魂輓歌214 偶像414 勝!勝!068 那萬一呢?299 成長322 眷顧?352 吸收!新魂寵!382 桂冠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071 戟與人672 溫暖的事333 鬆魂十小魂669 雙刀桃!510 黑甲紅纓399 我的!600 戰爭女神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635 詭異至寶!276 你的犬子486 雪將燭桃607 榮榮犬024 桃養人290 死戰(求訂閱!)387 雲巔·未來044 初學魂技581 魂聚!067 偏科053 爆珠213 天亮了!351 夢魘雪梟!597 龍北之役!(求訂閱!)270 攻心!(求訂閱!)542 追着極光跑414 勝!勝!272 火爆蘿莉?156 能打?051 白燈紙籠548 靈感大爆炸186 呦~674 我們回家!030 焦騰達156 能打?327 魂團初成076 蒼天·烈酒188 雪地裡的字191 古老的傳言193 故事繼續282 自我292 夢想升起的地方496 靈魂暴擊516 少魂薇250 別說話565 種族桎梏?121 就這?113 三牆?470 凱旋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118 亡命335 淘淘!淘淘!406 摧枯拉朽!(求月票,求訂閱!)142 酣暢073 歸屬感023 試試?012 徐太平158 帝都行665 不負222 一步之遙551 就是這個味兒!012 徐太平569 夭蓮的正確使用方式!036 晉4星!280 最高規格025 果農與蛇356 殺!417 單人雙排?601 那一條血路541 優雅,永不過時!(求訂閱!)627 幾家歡喜158 帝都行350 稀有魂獸·雪食吞!?262 就在今天!310 有些人...042 爆炸天賦649 人間悲喜570 執念022 故事610 蓮花盛開的地方350 稀有魂獸·雪食吞!?459 外興嶺牌購物商廈493 一碗肉絲麪067 偏科
184 不信擡頭看!244 錢!487 定親大師506 馭心控魂?564 並不遙遠663 她的掌心030 焦騰達622 晉級!少魂校!165 試試!?360 亡魂輓歌214 偶像414 勝!勝!068 那萬一呢?299 成長322 眷顧?352 吸收!新魂寵!382 桂冠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071 戟與人672 溫暖的事333 鬆魂十小魂669 雙刀桃!510 黑甲紅纓399 我的!600 戰爭女神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635 詭異至寶!276 你的犬子486 雪將燭桃607 榮榮犬024 桃養人290 死戰(求訂閱!)387 雲巔·未來044 初學魂技581 魂聚!067 偏科053 爆珠213 天亮了!351 夢魘雪梟!597 龍北之役!(求訂閱!)270 攻心!(求訂閱!)542 追着極光跑414 勝!勝!272 火爆蘿莉?156 能打?051 白燈紙籠548 靈感大爆炸186 呦~674 我們回家!030 焦騰達156 能打?327 魂團初成076 蒼天·烈酒188 雪地裡的字191 古老的傳言193 故事繼續282 自我292 夢想升起的地方496 靈魂暴擊516 少魂薇250 別說話565 種族桎梏?121 就這?113 三牆?470 凱旋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118 亡命335 淘淘!淘淘!406 摧枯拉朽!(求月票,求訂閱!)142 酣暢073 歸屬感023 試試?012 徐太平158 帝都行665 不負222 一步之遙551 就是這個味兒!012 徐太平569 夭蓮的正確使用方式!036 晉4星!280 最高規格025 果農與蛇356 殺!417 單人雙排?601 那一條血路541 優雅,永不過時!(求訂閱!)627 幾家歡喜158 帝都行350 稀有魂獸·雪食吞!?262 就在今天!310 有些人...042 爆炸天賦649 人間悲喜570 執念022 故事610 蓮花盛開的地方350 稀有魂獸·雪食吞!?459 外興嶺牌購物商廈493 一碗肉絲麪067 偏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