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 馭心控魂?

千山關外,冰屋營寨。

隨着榮陶陶走進冰屋帳篷裡打坐,小魂們的視線也都收了回來。

“你們還好麼?”楊春熙手裡拿着狼犬面具,一身雪地迷彩的她,少了一絲溫婉,多了一絲英氣。

“楊教。”

“楊教好......”

教導了孩子們兩年多的時間,楊春熙早已經將他們當成了自家孩子,看着他們破衣爛衫、灰頭土臉的小模樣,楊春熙的心裡也不是滋味:“這樣的訓練很痛苦吧。”

說話間,幾個小魂默默的垂下了頭。

楊春熙輕聲笑道:“聽說你們屢敗屢戰,而且進步神速哦。

你們還只是魂尉,也才只有八個人。你們要面對數百名同級別的精英屍鬼,而且已經衝殺過半了。”

“咔嚓!”

李子毅低着頭,臉上也沒什麼表情,但卻用爲手掌用力過度,折斷了穿着烤肉的樹枝。

楊春熙很瞭解李子毅,這小子是個醋王,雖然他什麼人的醋都吃,但是醋勁最濃的時候,一定是與榮陶陶對比的時候。

是的,就是那個與他初中同窗三年、和他來自同一座城市的榮陶陶。

即便榮陶陶已經站在了世界之巔,俯視着下方芸芸衆生,但李子毅從未調整過自己追趕的目標。

也正因爲楊春熙瞭解李子毅,所以她才知道李子毅此時爲什麼有這樣的反應。

楊春熙聲音溫柔,輕聲寬慰着:“雖然榮陶陶和高凌薇更早接受這樣的訓練,但是你們別忘了,他們只有兩個人,而你們卻有八個人。”

楊春熙的話語直指問題本質:“任務目標又不是讓你們消滅敵人,而是讓你們在敵軍中衝殺過去。

所以,兩個人的機動性,當然要比八個人更好。換言之,榮陶陶和高凌薇比你們更具有優勢。

話說回來,我真的很開心看到你們團結協作,我一直在關注你們的訓練,打聽你們的消息。

從始至終,我都不曾聽說你們拋棄過任何一個同伴,你們是一個真正的集體,老師很欣賞你們,真的很喜歡你們。”

楊春熙輕柔的聲線滋潤着小魂們的心田,她的目光一一掃過衆小魂,最終也定格在了焦騰達的身上。

團隊能取得現在的成果,包括從未丟棄過任何一個同伴,焦騰達的指揮是功不可沒的。

在隊長與指揮兩個職位重合的團隊裡,焦騰達就是這支部隊的大腦。他的決策,就是所有人行動的依據。

正當楊春熙用讚賞的眼神看着焦騰達時,他突然開口道:“楊教。”

楊春熙:“怎麼?”

焦騰達:“我一直有一個想法。”

楊春熙卻是沒有迴應,而是走到焦騰達身側,蹲了下來,開口詢問着:“你眼睛裡的光呢?”

焦騰達微微皺眉:“什麼?”

楊春熙食指與中指疊在一起,輕輕的彈了一下焦騰達的腦門:“你這小機靈鬼,眼睛裡的光呢?”

焦騰達:“呃......”

楊春熙也知道過猶不及的道理。

你不能讓一個嚐盡失敗滋味的孩子,依舊保持着正常的心態。

同樣,你也不能要求一名在戰場上廝殺了一個月的戰士,還像個陽光少年般笑容爽朗。

楊春熙:“說吧,什麼想法。”

焦騰達根本沒在意楊春熙的互動,彷彿已經鑽進了牛角尖:“我想改一字長蛇陣,在屍潮大軍中穿梭遊走。”

楊春熙好奇道:“你是指揮,只要你覺得有助於完成任務,當然可以實施。”

焦騰達:“薇姐不允許。”

“哦?”楊春熙愣了一下,她思索片刻,卻是沒給出什麼迴應,而是站起身來,邁步走向了懸崖。

這邊的楊春熙去觀看訓練場地,那邊的幾人也打着招呼。

“李教、夏教。”陳炳勳和榮陽笑呵呵的走來,對着兩位教師打着招呼。

“呦,訓練一個月了,淘淘家長終於來了呢~”夏方然笑呵呵的說道。

榮陽:“......”

李烈也是對着陳炳勳舉起了手中的酒壺:“虎隊,早啊。”

陳炳勳看着李烈身後藏着的小女孩,道:“雪小巫?”

“哈哈。”李烈那寬厚的大手,拍了拍身後小女孩的腦袋,“快,叫陳叔叔。”

雪小巫雖然有點膽怯,但是對開口叫人似乎很有經驗,想來,她應該經常被李烈介紹給一些長輩。

只見雪小巫探出了腦袋,聲音軟軟糯糯的:“陳叔叔好,我叫李逢。”

有名字?

而且還姓李?

陳炳勳心中一動,雖然他佩戴的是虎首,但是人卻是老狐狸,從簡單的細節上能推測出很多東西,李烈臉上的寵溺之色也絕非作假,陳炳勳隱隱推測出了什麼。

相比於陳炳勳來說,榮陽更溫和一些,知道的也更多,他摘下了背後的巨大包裹,裡面裝的可都是零食。

他這次來,也是給榮陶陶補貨來的。

榮陽拿出一塊巧克力遞向了李逢,笑容和藹,詢問道:“你手裡的是什麼?”

在李烈的點頭示意下,李逢開心的接過了巧克力,也亮出了手中的小小霜雪雕塑,炫耀道:“這個是榮凌哦,我製作的。”

只見那白嫩嫩的小手中,拾着一個小小的雪制鬼將軍,大概能有10cm大小,就像是手辦似的,而且還是做工極其精良的手辦。

榮陽的“巧克力外交政策”顯然非常奏效,李逢很開心,也滿是驕傲的繼續炫耀着:“喏~給你看看!我家裡還有好多玩偶,都是我製作的呢。”

“誒!”夏方然突然開口,看着榮陽伸手要去接玩偶,他急忙道,“你手心裡裹着點霜雪再接,別把我侄女的玩具給捂融化了。”

榮陽:“......”

榮陽突然有一種感覺,是不是夏方然心裡對榮陶陶的氣,全撒到自己頭上來了?

李烈:“哈哈!走走走,我們進屋喝酒,吃肉!”

身後,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斯華年,突然開口道:“零食留下。”

榮陽也是無奈了,不愧是鬆魂名師,一個個的都太有特點了,有見面就懟人的,還有背後搶劫的......

這邊的幾人進屋喝酒吃肉,遠在懸崖邊上,楊春熙怔怔的看着腳下的谷底,忍不住微微心悸。

下方,密密麻麻的充滿了雪屍、雪鬼,它們漫無目的的遊走着、偶爾有些摩擦,戰鬥也隨時開啓。

一旦某個傢伙丟了胳膊斷了腿,其他雪屍雪鬼立刻一擁而上,將那慘白的血肉吃的乾乾淨淨。

丟了四肢還是小事,萬一重傷的話,也會淪爲同族的食物。

楊春熙倒不是因爲屍鬼一族的兇殘暴虐而心慌,關鍵是這數量......粗略估算下來,怕是足有六、七百?

這已經是一支屍鬼大軍的規模了。

不難想象,小魂八人組在其中穿梭,要從東邊殺到西邊,到底都需要經歷什麼。

這一刻,楊春熙似乎也明白了,高凌薇爲什麼不允許焦騰達使用一字長蛇陣了。

一條線極易被衝散,太危險了!

“哎......”楊春熙輕輕的嘆了口氣,轉身走回了冰屋營寨。

路過篝火時,她開口道:“淘淘晉級的動靜雖然小,但魂力也很濃郁,你們別閒着,現在立刻修煉魂力。”

“是!”

“是。”

聽着小魂們的迴應,楊春熙也尋着劇烈的魂力波動,來到了一個冰屋小門前,她低頭走了進去,一手拉開了帳篷拉鎖。

帳篷中,榮陶陶正盤腿坐在地鋪上,而高凌薇正仰躺在另外一側的地鋪上,隨着帳篷門拉開,她那一雙眼眸也緩緩睜開。

高凌薇坐起身來,輕聲道:“嫂子。”

楊春熙:“小魂們的訓練還算順利?”

“挺順利的。”高凌薇輕輕點頭,“他們可是在生死戰場上廝殺了足足一個月了,每天的進步是肉眼可見的。”

楊春熙面露不忍之色,道:“雪屍雪鬼的數量是不是太多了?”

“加上來的。”高凌薇小聲說着,“屍鬼的數量是一點點加上來的,每當小魂們能夠衝殺過半之時,我就得多給他們一些壓力,調整一下屍鬼陣型,給小魂們增加一些難度,確保訓練的效果。”

聞言,楊春熙忍不住嗔怪道:“你這孩子,太嚴格了。”

“還是嚴厲些好。”高凌薇看來榮陶陶一眼,卻是發現榮陶陶的右眼部竟然開啓了一個魂力旋渦?

右眼魂槽?

魂武者能開啓的,最好的三處魂槽之一!

榮陶陶已經有了左眼魂槽了,現在竟然又要開右眼?

高凌薇心中大喜過望,心情也好了不少,反應了好一會兒,這才繼續回答楊春熙的問題:“我和陶陶經歷過這些,切身體驗過各個階段的狀態。

小魂們現在都繃着一根弦,一旦讓他們嚐到甜頭、達成目標,這些孩子就會大鬆一口氣,心裡繃着的弦也會斷掉。

無論是身體狀態、還是精神狀態,他們都很難在短時間內恢復到現在的水準。

這樣歷練的機會可不多,0號峽谷項目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開啓的。”

說着,高凌薇轉頭看向了楊春熙,面色真誠:“他們會成功的,但一定是在此次訓練的末期。

至於他們調整身體與精神狀態,可以留到返校之後。現在,在0號峽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不希望他們浪費。”

看着高凌薇那認真嚴肅的模樣,楊春熙心中微動。明明是同齡人,高凌薇卻稱呼同學們爲“孩子”。

楊春熙屈起手指,伸出手,輕輕颳了一下高凌薇的鼻尖:“多虧你不是我的老師,多虧我是你的嫂子。”

突如其來的親暱動作,讓高凌薇面色一怔,隨後,她笑着低下了頭,冰冷的面部線條也柔和了不少。

楊春熙開口勸道:“我知道你是爲了同學們好,但好歹讓他們看到些希望,弦不要繃得太緊了。每個人的承受能力都是有限度的。”

高凌薇:“嗯......”

楊春熙柔聲道:“累不累?”

一直以來,所有人都該關心八小魂,卻沒人關心高凌薇與榮陶陶的狀態。

聽到楊春熙的關心,高凌薇心中一暖,她雙臂環着膝蓋,扭頭看向了榮陶陶:“不,不累。”

說話間,她也看到了榮陶陶右眼處的魂力旋渦越來越大,旋轉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直至某一個節點,那旋渦不再增大,而是漸漸縮小,緩緩的融入榮陶陶緊閉的眼睛之中。

在楊春熙與高凌薇的注視下,榮陶陶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欣喜之色。

這一刻,兩人心中大定。

榮陶陶一定是開啓了眼部魂槽,只是他目前還在突破魂尉後期的桎梏,一次次的用魂力沖刷身體,企圖邁入魂尉巔峰段位,所以還不能移動。

楊春熙悄聲說道:“可惜了,不是胸膛魂槽。”

“沒關係,他有輝蓮,腦袋掉了都能接。”高凌薇輕聲說着,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開口詢問着,“如果雙眼都鑲嵌了魂技·風花雪月,會有什麼威力加成麼?”

楊春熙搖了搖頭:“幻術魂珠也只會給你帶來更多的精神力支撐,對幻術世界本身是沒有威力加成的。”

“眼部魂珠的話...難在找到適合他的了。”高凌薇想了想道,“霜美人那馭心控魂的眼部魂技倒是不錯。”

楊春熙笑道:“不用着急,淘淘開的魂槽現在也用不了,得等他晉級少魂校,第七、第八順位開啓的魂槽才能使用。

好了,別浪費了這濃郁的魂力環境,你修煉吧。”

說着,楊春熙轉身拉開了帳篷拉鎖,走了出去,卻是轉頭再次看向了高凌薇:“對同學們好點。”

“好的。”高凌薇點了點頭,隨着帳篷門被拉上,她再次躺了下去,枕着雙臂,一邊吸收着魂力,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或許...自己真的對同學們太嚴格了一些?

閉眼打坐的榮陶陶,突然開口說道:“高教,你終於變成了自己討厭的樣子。”

高凌薇微微挑眉,她在枕邊拿起了一塊小淘氣,手指捻開糖紙:“張嘴。”

榮陶陶急忙張嘴。

高凌薇拾着糖果遞到榮陶陶嘴邊,冰涼白皙的手指抵着他的嘴脣,將美味擋在了他的嘴外:“可是我很討厭。”

榮陶陶遲疑片刻,道:“你說巧不巧,我這人就喜歡討人厭的女孩!”

“呵。”高凌薇嘴角微揚,收回了手,將方糖扔進了她自己的嘴裡。

榮陶陶:???

我嘴都張開了,你這女人......

215 門票!586 值得!083 桃養人241 欠練392 初聞虛空036 晉4星!107 寒冰徑236 初遇雪屍519 煙火下的我們432 人話?108 她的故事605 榮陶陶之死056 名下無虛士442情敵366 會哭的孩子有...028 代價340 一刀斬斷是非根267 關外之巔?390 @華夏022 故事637 鬱金香女孩450 衣錦還鄉657 甜頭543 我應該在車底593 太平與盛世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124 天亮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662 頓悟093 重點631 擺平560 榮教就位011 魂法·雪境之心662 頓悟298 神將425 八分之一192 校長愛我!167 乾飯王091 真好605 榮陶陶之死085 人·狗·花兒010 雪夜驚406 摧枯拉朽!(求月票,求訂閱!)192 校長愛我!587 親親吶?(求訂閱!)087 再見231 惡霸314 倒計時160 關於渴望309 真正的刺殺!488 活膩了?438 總決的延續?639 營地裡的白霧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166 尊重!尊重!090 作大死296 魚死網破155 饞111 鬆魂四季·秋109 猛獸現身?008 嫂嫂?081 那夜146 總會來404 墓園006 金童玉女642 夭身、暗淵與宇航員430 月下沙灘619 五彩祥雲·黑雲!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548 靈感大爆炸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568 夭蓮陶!066 霜冷荊棘112 神寵!610 蓮花盛開的地方639 營地裡的白霧221 提前慶祝?229 衣錦還鄉349 旗572 十八645 殘星·佑星!363 關外第一魂將!595 寂靜的夜230 夜話315 輝蓮!117 獄·蓮!053 爆珠074 雪境之主!330 兇惡疣豬049 花活兒658 待我歸來!400 家,甜蜜的家538 髒215 門票!660 你搞我啊?452 龍驤鐵騎556 開疆!(求訂閱)399 我的!216 撞碎南牆!272 火爆蘿莉?
215 門票!586 值得!083 桃養人241 欠練392 初聞虛空036 晉4星!107 寒冰徑236 初遇雪屍519 煙火下的我們432 人話?108 她的故事605 榮陶陶之死056 名下無虛士442情敵366 會哭的孩子有...028 代價340 一刀斬斷是非根267 關外之巔?390 @華夏022 故事637 鬱金香女孩450 衣錦還鄉657 甜頭543 我應該在車底593 太平與盛世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124 天亮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662 頓悟093 重點631 擺平560 榮教就位011 魂法·雪境之心662 頓悟298 神將425 八分之一192 校長愛我!167 乾飯王091 真好605 榮陶陶之死085 人·狗·花兒010 雪夜驚406 摧枯拉朽!(求月票,求訂閱!)192 校長愛我!587 親親吶?(求訂閱!)087 再見231 惡霸314 倒計時160 關於渴望309 真正的刺殺!488 活膩了?438 總決的延續?639 營地裡的白霧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166 尊重!尊重!090 作大死296 魚死網破155 饞111 鬆魂四季·秋109 猛獸現身?008 嫂嫂?081 那夜146 總會來404 墓園006 金童玉女642 夭身、暗淵與宇航員430 月下沙灘619 五彩祥雲·黑雲!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548 靈感大爆炸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568 夭蓮陶!066 霜冷荊棘112 神寵!610 蓮花盛開的地方639 營地裡的白霧221 提前慶祝?229 衣錦還鄉349 旗572 十八645 殘星·佑星!363 關外第一魂將!595 寂靜的夜230 夜話315 輝蓮!117 獄·蓮!053 爆珠074 雪境之主!330 兇惡疣豬049 花活兒658 待我歸來!400 家,甜蜜的家538 髒215 門票!660 你搞我啊?452 龍驤鐵騎556 開疆!(求訂閱)399 我的!216 撞碎南牆!272 火爆蘿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