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 就這點出息?

“呼......”榮陶陶口中吐出了一絲絲涼霧,他拾着高凌薇那冰涼的手掌,時不時捏一下她的手指肚,兩人一路向西南方行進。

“冷不冷。”高凌薇輕聲詢問着。

由於出來的太匆忙,榮陶陶裡面穿着睡衣、外面套上雪花狼皮大衣,直接就跑出來了。

而且...他此時的裝扮,簡直就是身上過冬天,腳下過夏天。

無論裡面的睡衣厚度如何,起碼雪花狼皮大衣很保暖,但是榮陶陶腳下卻是穿着拖鞋,嗯...這風格,就很割裂。

“還行......”榮陶陶口中哼哼唧唧着,四星巔峰·雪境魂法也不是鬧着玩的。

榮陶陶早已經不是當年被凍得瑟瑟發抖的小菜鳥了。

高凌薇任由榮陶陶捏着自己的手指肚,這樣的小動作,的確很讓她感到安心。

在瑩燈紙籠的照耀下,她扭頭看向了他的側臉,卻是剛好看到榮陶陶背後的兜帽裡,雪絨貓正露出個小腦袋,小心翼翼的觀察着她。

“看來你心情不錯呀,瑩燈紙籠呢!”榮陶陶嘿嘿一笑,兩人走着小路,穿過一片小小雪林,來到了教學樓樓側。

瑩燈紙籠是白燈紙籠的進階版,施展起來的話,一定要讓周圍的霜雪感到特別幸福,而且這樣的情緒是由施法者帶動起來的。

榮陶陶也會瑩燈紙籠,但是他只用過一次,就是第一次學會那次。

那樣的幸福程度,對於榮陶陶而言過於自欺欺人了,他也就沒再使用過了。

聽到榮陶陶的話語聲,高凌薇輕聲道:“現在心情不好了。”

榮陶陶扭頭看向了高凌薇:“怎麼?”

口中說着,他也看到她的視線落在了自己的背後。

高凌薇抿了抿薄脣,輕聲道:“我聽說了前些日子發生的事情。”

榮陶陶:“嗯......”

一時間,榮陶陶竟然不知道該如何迴應,關於臥雪眠、高凌式,的確是讓整個高家頭疼。

父親高慶臣一生戎馬、將一切都奉獻給了雪燃軍,最終傷殘退伍,絕對忠烈。

小女兒追隨着父親的腳步,加入了青山軍,甚至還在學生時代爲國爭光,然而那大女兒......

高凌薇轉眼看向了榮陶陶,輕聲道:“給你添麻煩了。”

“嘖......”榮陶陶嘖嘖輕嘆着,“在歐洲待了三個月,客氣了不少吶?是在歐洲學會的禮儀麼?不對呀,那邊的人不都是《傲慢與偏見》麼?”

高凌薇笑了笑:“打服了,他們就有禮貌了。”

榮陶陶頗以爲然的點了點頭,藉着引子轉移話題:“對了,你家都搬來松江魂武大學居住了,你知道吧?”

“嗯。”

榮陶陶急忙道:“那你回家看父母了麼?”

“還沒。”高凌薇輕輕搖頭,“我直接去了斯教的寢室,沒去嫂子那裡報到,也沒有回家見父母。”

好傢伙!

這妞是不是在跟我表白?是了,一定是了!

榮陶陶心裡美滋滋,口中卻冒出來一句:“那你還真是華夏好女兒呢~”

高凌薇好氣又好笑的瞪了榮陶陶一眼,當即甩了甩手。

榮陶陶急忙握緊手掌,不輕不重的捏了一下她的手指肚,以示懲罰。

想跑?

吃進我嘴裡的小酥魚,就沒有吐出去的道理!

呵,女人!

你不會認爲你跟小酥魚有什麼區別吧?

說話間,兩人穿過教學樓側,也終於來到了冰湖林景的邊緣,從冰湖上直接穿過去,就是行政樓區域了,而教師公寓位於行政樓西側。

榮陶陶開口道:“那我們回家看看?才十點多,也許二老沒睡覺呢?”

高凌薇也只是輕輕的掙了下手掌,隨後便放任他牽着了,聽到榮陶陶的提議,她點了點頭:“嗯。”

榮陶陶:“一會兒要好好安撫你的母親,發生了這檔子事,身爲普通人的她纔是最無助的。”

“呵呵。”

榮陶陶一臉的不滿,看向了高凌薇:“怎麼?”

高凌薇直視着榮陶陶的雙眼,輕聲道:“三個月了,都快忘記被管教的滋味了。”

榮陶陶:“呃...你的意思是,在歐洲,你當了三個月的老大?”

高凌薇:“你知道的,那些維京人都有求於我。他們都不是傻子,日常生活起居、任務訓練,他們都很小心,不願在任何事上引起我的不滿。”

“你活的倒是很明白,知道人家有所圖。”榮陶陶咧嘴笑道,“那如果你現在體內的雷騰至寶消失了呢?你和維京人的友誼還在麼?”

“一定還在,首先我們是勝利者,是他們崇拜的勇士。”高凌薇輕聲說着,“其次,貝拉設置了難度較高的訓練計劃。

我和維京人們在一起合作、面對各種級別的魂獸,經歷了各種各樣的戰鬥。隊友情、戰友情已經培養出來了,戰鬥中孕育出來的情誼,還是很堅固的。”

所以...你見識了各式各樣的雷騰魂獸,並與之戰鬥麼?

果然,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啊......

榮陶陶輕聲道:“那樣的生活一定很多姿多彩吧......”

聽到這句話,高凌薇手中突然幾絲電流劃過,榮陶陶的手掌一陣輕微酥麻,短暫失去了對手的控制權。

而後,高凌薇掙脫開來的手掌,卻是挽住了榮陶陶的手臂:“你想,我帶你去看。”

榮陶陶撓了撓頭:“不是,你誤會了。我沒有傷心,我就是感慨一下。

偷偷的告訴你,我也帶着好多大神教師,一起去了東西伯利亞山地區哦~”

“嗯。”高凌薇輕聲應着,環着榮陶陶的手臂卻是稍稍緊了緊。

“喵~”終於,雪絨貓開口呼喚了。

一路上兩人的輕聲細語、肢體語言,讓雪絨貓徹底摸清了眼前的女孩身份。

此時,它再也忍不住,從榮陶陶背後的兜帽裡竄了出來,躍上了高凌薇的肩膀。

高凌薇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從始至終,她都不曾安慰過雪絨貓,甚至與它沒有任何交流,因爲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就如同她返回學校的第一時間,沒有去導師辦公室、也沒有回家,而是直奔斯華年的寢室。

同時,高凌薇也清楚,當雪絨貓搞明白一切之後,會重返她的懷抱的。

事實上,高凌薇也很委屈,她沒有做錯任何事。

但迴歸之後,得到的卻是斯華年的警惕、是雪絨貓的疏遠與恐懼,是榮陶陶第一時間伸手探向她脖間的項鍊。

無妄之災,用這四個字來形容再合適不過了。

對於那個女人,高凌薇同樣深惡痛絕,而她卻要爲那個女人的行爲買單?剛纔,高凌薇能對榮陶陶說一句“給你添麻煩了”,已經是最大程度的自我讓步了。

高凌薇夾了夾肩膀,磨蹭着湊到臉前的毛茸茸小腦袋,似乎反應過來了什麼,詢問道:“你去了東西伯利亞?”

“對唄,世界盃那陣,咱們對花人的分析是正確的,那瓣蓮花果然能夠一分爲二。”

高凌薇的眼眸微微瞪大,開口道:“你去拿蓮花瓣了?”

榮陶陶:“嫂嫂沒跟你說?”

看到高凌薇沒有反應,榮陶陶悄聲道:“我們現在有兩隻嫂嫂了。

一個依舊給小魂們當班主任,另外一個在十二小隊,追求人生幸福去了,她戴的還是你的狼犬面具哦。”

高凌薇:“這......”

榮陶陶:“等我以後把嫂嫂大人的那瓣蓮花要回來,我也能一分爲二了!到時候,你就有兩個男朋友了!”

高凌薇:“......”

“嘿嘿~”榮陶陶看着高凌薇那無語的模樣,忍不住笑道,“驚不驚喜?開不開心?刺不刺激?”

哪成想,高凌薇卻是嘆了口氣:“一個就足夠我頭疼的了,別來第二個了。”

榮陶陶面色有些尷尬:“呃......”

高凌薇突然擡起眼簾,面帶調侃之色:“兩個也可以,我也可以對比一下,宰了其中一個,留下一個更乖的。”

榮陶陶:???

你說的這是人話?

“兩個都是我,一個意識,兩具軀體。”榮陶陶急忙開口說着,“我跟你講啊,那夭蓮詭異的很......”

兩人在冰湖上一路前行,榮陶陶也講了一下關於夭蓮的作用,以及八月末的那次任務。

高凌薇靜靜的聽着,直至榮陶陶眉飛色舞的講解完畢,她才輕聲道:“下次再有這樣的任務,叫上我。”

榮陶陶也意識到了什麼,解釋道:“一定一定!主要是我們不知道天什麼時候亮,所以行動比較急,畢竟要在人家俄聯邦的地盤作業,趁着極夜暴風雪,很好趕路。”

高凌薇淡淡的開口,重複了一遍:“下次,叫上我。”

“知道了......”榮陶陶隨口說着,兩人也來到了教師公寓門前,他急忙轉移話題,“對了,夏教呢?”

突然間,身後傳來了一句話:“在這呢。”

臥槽!?

榮陶陶嚇了一跳,轉頭望去,卻是看到不遠處的路燈下,夏方然正面色古怪的走來。

再次看到夏方然,榮陶陶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你這老師,怎麼鬼頭鬼臉的,跟蹤我倆幹什麼?抓學生早戀?”

“滾蛋!”夏方然沒好氣的說道,“誰跟蹤你倆了?老子是剛從梅老鬼的辦公室出來,回家都不讓?”

說着,夏方然看着榮陶陶這身古怪的打扮,也是笑出聲來:“你怎麼穿着拖鞋就出來了?怕不是被華年給趕出來的吧?”

榮陶陶看着夏方然,笑呵呵的說道:“話多。”

夏方然:???

好小子,你升級了呀!現在學會微笑着懟人了?

話說回來......

夏方然走到教師公寓門口,上下打量着榮陶陶:“你這衣服誰給你做的啊,手藝也太差了,這也不合身啊?

難道這是斯華年的大衣?也不對啊,她身高跟你差不多......”

“誒~”榮陶陶大手一揮,“別懷疑,就是你那件!

你說得對,正常的獸皮大衣,怎麼不得覆蓋到腳踝呀。”

夏方然愣了一下,表情極爲精彩!

小丑竟是我自己?

夏方然眉毛一豎:“你偷穿我衣...不對,你進我屋了?入室偷竊?”

榮陶陶嘴裡嘟嘟囔囔着:“師徒之間的事兒,那能叫偷麼?”

“偷衣服事小,關鍵你還嫌棄不合身!”夏方然一把揪住了榮陶陶的後衣領,“今天我必須給你送魂警橘去!”

榮陶陶徹底傻了,那是我嫌棄不合身嘛?那不是您老先說的嗎?

“誒?誒?”榮陶陶被夏方然向後拖了半米,高凌薇也適時的鬆開那一直挽着榮陶陶的手臂,笑看着重逢的師徒倆。

夏方然嘴裡嘟嘟囔囔着:“走走走,正好你斯教她爹是局長,明天就給你保出來了,今晚你先在裡面待一宿。”

榮陶陶被拖着往後走,腳下的拖鞋都掉了一隻:“你分明就是棒打鴛鴦,就是嫉妒我跟女友回家......”

夏方然:!!!

“行!”夏方然嘿嘿一笑,“有你這句話,你明天也別想出來了!”

榮陶陶:“我給我師孃打電話了昂!”

夏方然腳步一停,面色錯愕:“什麼?”

榮陶陶扭頭看向了夏方然:“我跟你講,師孃可喜歡我了,你敢把我送進魂警橘,你這輩子就別想進民政局了......”

“呦呵?”夏方然鬆開了揪着榮陶陶衣領的手,一腳踹在了榮陶陶的屁股上,“還會找靠山了?”

他慫了,他慫了!

榮陶陶被一腳踹的踉蹌前行,可算是站穩了腳,前方,高凌薇也將他掉落的拖鞋踢了過來。

嗯...事實上,在這冰天雪地裡,穿不穿拖鞋都一個鳥樣,凍腳就完事兒了。

“嘿嘿,你怎麼跟她搭上線了?”夏方然突然面色一變,笑呵呵的湊了上來,一副親暱的模樣,用肩膀撞了撞榮陶陶的肩膀,“我不在的這幾個月,發生了不少事兒啊?”

榮陶陶一臉幽怨的看着夏方然:“夏方然你慫了,提起師孃,你顧慮重重了。”

夏方然:“......”

榮陶陶小聲補了一句:“咱又其樂融融了。”

夏方然忍不住眨了眨眼睛:“我去...你這學期上的都是什麼課?”

榮陶陶小聲嘀咕着:“你甚至開始賣萌了。”

夏方然實在是忍不了,伸手扒下來榮陶陶的大衣,一腳又踹在了他的屁股上......

榮陶陶左手一擡,巨大的雪鬼手破雪而出,一把握住了榮陶陶的身體,直接帶着他來到了教師公寓門前。

榮陶陶急忙打開門:“大薇,快來,我們回家。”

夏方然套上了自己的大衣,一直穿着格襯衫的他,套上大衣倒也算般配:“你跟我說清楚啊!”

“啊,十一放假那陣,師孃原本打算找我去給龍驤鐵騎開路來着。”榮陶陶隨口說着,“結果出了點小意外,我沒能去了,下次她再找我,我帶你去。”

隨着高凌薇走進公寓大樓,榮陶陶掉頭就走。

門外,夏方然一手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之中,好像...的確有操作的可能性?

由於高父的腿腳不便,在學校的照顧下,高家夫婦入駐了教師公寓一樓。

107室門前,榮陶陶輕輕敲響了房門。

十點多鐘,也不知道二老睡沒睡。

“咔嚓。”不一會兒,公寓門還真就開了。

高母程媛傻傻的站在門口,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女兒。

高凌薇笑着開口道:“媽。”

榮陶陶是真的不知道,程媛是如何分清兩個女兒的,這也許就是親生母親的獨特技能吧。

程媛根本沒有任何顧慮,她第一時間便認清了門口處佇立的到底是誰,一時間,程媛激動的雙手不知該放到哪裡纔好,口中不斷的重複着一句話:“回來了,小薇回來了。”

高凌薇邁步進門,伸手將程媛擁入懷中。

“嚶~”高凌薇肩膀上的雪絨貓一聲嗚咽,迅速抽出了被擠到的尾巴,而後躍上了高凌薇的頭頂。

臥室裡,一個拄着柺杖的身影也走進了明亮的公寓客廳中,看到了門口相擁的人,高慶臣對着高凌薇輕輕點頭,心中感慨,臉上盡是滿意:“回來了。”

他當然知道自己的女兒去歐洲求學了,也知道此時的小女兒,身傍雷騰至寶,實力更上了一層樓。

高凌薇下顎搭在程媛的肩膀上,也看到了顫顫巍巍、走出來的父親,她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爸。”

同樣,在相擁的姿勢下,高母程媛的下顎也抵在高凌薇的肩膀上,情緒激動的她,這才發現門口處還站着一個人?

程媛急忙開口道:“呀,這孩子,怎麼穿着睡衣拖鞋就來了,多冷啊,快進來快進來,凍壞了吧!”

“放心,媽,我不冷。”榮陶陶邁步走了進來,反手關上了門。

然而,這句話裡的一個稱呼,卻是讓高凌薇面色錯愕。

榮陶陶歪過腦袋,目光掠過高家母女的身側,看向了客廳裡迎出來的高慶臣,咧嘴笑道:“爸。”

高慶臣也難得在這種小事兒上關心了一句,對榮陶陶說道:“以後多穿點。”

這一次,高凌薇是徹底傻眼了。

自己...沒聽錯!

程媛掙開了高凌薇的懷抱,她急忙拿出鞋架上的棉拖鞋,扔到榮陶陶腳下,隨後又進臥室去找毛衣。

而高凌薇站在門口,扭頭看向了榮陶陶。

榮陶陶當然感受到了那灼灼的目光,但他卻是向着臥室門口探頭探腦,喊道:“媽,我餓了。”

“好好好,我去給你下碗麪。”程媛一邊說着,一邊拿着毛衣走了出來......

難得的,那一向肆無忌憚、高冷的可怕的高凌薇,白嫩的臉蛋上泛起了一絲紅暈......

榮陶陶腳上穿着棉拖鞋,套上了岳母大人遞來的寬大毛衣,扭頭看了高凌薇一眼。

卻是見高凌薇低着頭,面色微紅,默默的換着拖鞋。

呦呵?

害羞呢?你不是挺能的嘛?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這一刻,他把當年高凌薇在病房裡嘲諷他的話,原封不動的還了回去!

他湊到面色微紅的高凌薇耳邊,悄聲道:“呵,就這點出息。”

下一刻,高凌薇一雙美眸中掠過了一絲絲電流......

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040 事故279 爆炸輸出294 大豐收?008 嫂嫂?356 殺!015 松江魂武大學307 好氣!332 洪流637 鬱金香女孩523 刀戟之門026 傷人桃259 餃子554 待我歸去...420 公平!公平!還是......169 做個人?508 一將功成!504 屍鬼領袖!016 陸芒220 記得叫醒我221 提前慶祝?142 酣暢515 新魂寵!?166 尊重!尊重!522 榮神將364 聽說593 太平與盛世439 天雷地火477 神秘花瓣332 洪流649 人間悲喜061 意義040 事故512 殺無赦!381 松柏·紅妝②461 衆生皆故人487 定親大師439 天雷地火427 恐怖雲巔623 拜佛118 亡命019 輝煌154 不講武德!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205 你的故事534 那萬一呢?361 故友重逢657 甜頭394 月桂花環450 衣錦還鄉437 玩壞509 血賺!419 單刀赴會558 花滿帝都城127 不夜天?330 兇惡疣豬137 雪境三魂技562 都是我的兵214 偶像165 試試!?009 本命魂獸560 榮教就位668 無主之蓮?073 歸屬感330 兇惡疣豬275 越吃越有572 十八610 蓮花盛開的地方511 再見蘋果540 大戰將至!196 狠人薇069 拉仇恨108 她的故事370 大旗072 那一章499 就這點出息?459 外興嶺牌購物商廈527 尊貴優雅的葉卡捷琳娜大人......230 夜話282 自我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176 小人084 幸福生活?310 有些人...584 精銳青山015 松江魂武大學330 兇惡疣豬634 雪境推土機111 鬆魂四季·秋098 曾許人間第一流292 夢想升起的地方562 都是我的兵532 平事桃?430 月下沙灘572 十八292 夢想升起的地方348 風雪將至!668 無主之蓮?290 死戰(求訂閱!)273 碎嘴要出山?
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040 事故279 爆炸輸出294 大豐收?008 嫂嫂?356 殺!015 松江魂武大學307 好氣!332 洪流637 鬱金香女孩523 刀戟之門026 傷人桃259 餃子554 待我歸去...420 公平!公平!還是......169 做個人?508 一將功成!504 屍鬼領袖!016 陸芒220 記得叫醒我221 提前慶祝?142 酣暢515 新魂寵!?166 尊重!尊重!522 榮神將364 聽說593 太平與盛世439 天雷地火477 神秘花瓣332 洪流649 人間悲喜061 意義040 事故512 殺無赦!381 松柏·紅妝②461 衆生皆故人487 定親大師439 天雷地火427 恐怖雲巔623 拜佛118 亡命019 輝煌154 不講武德!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205 你的故事534 那萬一呢?361 故友重逢657 甜頭394 月桂花環450 衣錦還鄉437 玩壞509 血賺!419 單刀赴會558 花滿帝都城127 不夜天?330 兇惡疣豬137 雪境三魂技562 都是我的兵214 偶像165 試試!?009 本命魂獸560 榮教就位668 無主之蓮?073 歸屬感330 兇惡疣豬275 越吃越有572 十八610 蓮花盛開的地方511 再見蘋果540 大戰將至!196 狠人薇069 拉仇恨108 她的故事370 大旗072 那一章499 就這點出息?459 外興嶺牌購物商廈527 尊貴優雅的葉卡捷琳娜大人......230 夜話282 自我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176 小人084 幸福生活?310 有些人...584 精銳青山015 松江魂武大學330 兇惡疣豬634 雪境推土機111 鬆魂四季·秋098 曾許人間第一流292 夢想升起的地方562 都是我的兵532 平事桃?430 月下沙灘572 十八292 夢想升起的地方348 風雪將至!668 無主之蓮?290 死戰(求訂閱!)273 碎嘴要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