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 來了,就別走了!

高凌式半截屁股坐倚着窗臺,一腳蹬在高凌薇單人小牀的牀沿上,懷中輕撫着雪絨貓那雪白的毛髮,看向了堵住門口的高挑身影:“學姐,別來無恙。”

“我沒有你這樣的校友。”斯華年寒聲說着,微微揚頭,用下巴示意了一下高凌式懷中的雪絨貓,“給你一次機會,交出來,立刻。”

高凌式似乎並不在意斯華年那鋪天蓋地涌來的氣勢,倒是她懷中的雪絨貓,那嬌小的身軀瑟瑟發抖了起來。

高凌式捏了捏雪絨貓的耳朵,輕聲道:“你嚇到它了。”

斯華年眼眸冰寒,雙腿微微弓起,而高凌式一腳踏在單人牀牀沿上,長腿也是緊繃了起來......

“哥,快給我聯繫蕭教、陳教!”門口處,榮陶陶立刻向榮陽求助。

被吵醒的榮陽,身體化作虛幻的線條狀,當即出現在了榮陶陶的身側,而後心中一驚!

高凌式!?

對於這個女人,榮陽再瞭解不過了,事實上,如果不是上次榮陶陶接管了哥哥的身體,榮陽很可能會死在高凌式的手裡......

與此同時,遠在萬安關。

榮陽急忙讓楊春熙拿手機:“高凌薇的家,六樓,快,讓教師們快去支......”

榮陽的話語突然停了下來,因爲,透過榮陶陶的視野,他看到了......

“嘩啦啦!”

斯華年前衝的一瞬間,高凌式腳下一蹬牀沿,背脊硬生生撞碎了身後的窗戶,整個人倒飛出了六樓。

斯華年一身的霜雪瀰漫,早已開啓了雪之舞,那速度對於榮陶陶來說,簡直像是“瞬息移動”一般,快的令人髮指!

榮陶陶只感覺眼前一花,那原本堵住門口的斯華年,就已經蹲伏在窗臺上了。

“我讓你走了嗎?”斯華年一聲厲喝,探前的手掌攤開,纖長二指輕挑。

呼......

一道狂風乍起!

雪境魂技·雪龍捲!

一出手就是禁術!

當然了,所謂的“禁術”,不過就是官方規定的,不允許宰殺的中立生物的魂珠魂技。

斯華年這一手雪龍捲,就是來自官方規定的,絕對不允許殺戮的霜佳人。

只不過...斯華年面對的那隻霜佳人,她是可以拿起屠刀宰殺的,因爲那個霜佳人是進攻松江魂武大學的入侵者。

在反抗入侵的三城之役中,沒有任何所謂的中立生物,它們都是侵略者的一員。

隨着斯華年一道雪龍捲甩出來,那呈拋物線墜樓的高凌式,身影迅速被卷飛了起來。

唰......

卻是見到高凌式突然旋轉了起來!?

她的身體彷彿化身爲“鑽頭”一般,本該受困於雪龍捲中、天旋地轉的高凌式,頃刻間便破解了困局,直接從狂猛的風暴中竄了出去!

後方,榮陶陶心中一動,這魂技...他似乎見過?

對!見過!而且只見過一次。

榮陶陶在北方雪境待了足足兩年多的時間,也曾去過百團關、千山關、萬安關,甚至走出交界線,去往了俄聯邦-東西伯利亞山地。

踏過萬水千山、本該見多識廣的榮陶陶,卻是隻見過一次這樣的魂技。

那是鬆魂四禮·茶·查洱先生,他也曾用過這樣的方式,突破霜佳人的恐怖風暴。

雪境魂技·雪疾鑽!

此魂技來自於一種名爲雪疾木的魂獸,這種魂獸已經不在“中立生物”探討的範疇內了,它幾乎不會出現在地球中。

魂獸·雪疾木是植物類型的魂獸,天生喜歡往地底鑽,自然而然的,就鮮少被狂風暴雪吹出雪境旋渦。

此刻,看到高凌式用這樣的方式破局,榮陶陶的腦海中唯有一句話:臥雪眠,是真TM有貨啊!

這種魂技的功效極爲恐怖,它是逃亡神技,更是破壞神技!

從極速旋轉的雪龍捲中逃出來,根本不算什麼,只要高凌式想,她甚至可以貫穿整棟大樓,從一側釘進、從另外一側竄出去......

雪疾鑽魂技如果落在好人手裡,那必然會加倍小心使用,但要是放在歹人手裡的話...那破壞力將是驚人的!

高凌式竄出雪龍捲的第一時間,立於高空中的她,一手探向了斯華年,而她嘴角也泛起了一絲冷笑:“還你。”

呼......

隨着她纖長的二指輕挑,一道巨大的雪龍捲,瞬間出現在了居民樓前!

一出手,同樣也是禁術!

高凌式這道雪龍捲是貼着居民樓建築施展的,幾乎在一瞬間,從一樓至六樓,整面牆壁的所有窗戶,悉數被狂風攪動的破碎開來!

“嘩啦啦!”

“嘩啦啦......”

窗戶破碎的聲音接連響起,不絕於耳。

輕飄飄的高凌式還在倒飛,卻是突然一手抓着雪絨貓,擋在了頭頂!

而在高凌式的頭頂上方,一柄三十餘米長的巨大雪刃急速成型!

六樓窗戶右側的牆壁上,斯華年腳下冰花炸裂,身體固定在牆壁上,一手舉起、似乎在憑空託着什麼。

雪境魂技·兵之魂!

而那巨大的雪制大夏龍雀,本是攜千鈞之勢而來,卻硬生生的止住了劈砍的勢頭!

“呃啊啊啊!!!”斯華年一聲怒喝,暴跳如雷的她,真想連着高凌式帶着雪絨貓統統劈碎!

但在最後時刻,斯華年到底還是收手了,極力揮散了兵之魂。

高凌式拿雪絨貓當盾牌,強行逼迫斯華年住手,同時,她猛地一歪頭。

“嗖~”

一瓣旋轉的蓮花擦着她的腦側急速掠過,高凌式眼眸一掃,卻是看到了六樓窗戶左側牆壁上,榮陶陶正躺在牆上。

他的雙腿弓起、腳下冰花炸裂、踏在牆壁上,他的背脊緊貼着牆壁,一手呈釋放蓮花的動作。

下一刻,高凌式眼眸中閃過一絲異彩。

頓時,榮陶陶進入了風花雪月的世界裡。

此時,額頭魂技替換成鬆雪無言的榮陶陶,失去了柏靈障的守護,根本沒法阻止自己被吸入風花雪月的世界中。

然而,對於高凌式的風花雪月,榮陶陶並不害怕。

因爲榮陶陶同樣有風花雪月,他也有鬆雪無言,在高凌式的世界裡,榮陶陶不會單方面的捱打,他足以與高凌式形成精神對衝之勢!

必須要承認的是,高凌式的幻術比榮陶陶的魂珠魂技等級更高。

所以硬拼的話,獲勝的一方一定是高凌式,而精神崩潰的一定是榮陶陶。

但別忘了,這裡可是松柏鎮!

紅與煙馬上就到,大批的魂警、駐守於此的雪燃軍士兵也會很快抵達!

所以,榮陶陶可謂是底氣十足。他可以輸,他甚至可以爆珠!

只要他能給高凌式的精神帶來創傷,這就不是賠本的買賣,一切等其他人來收拾殘局即可。

然而,讓榮陶陶萬萬沒想到的是,在這風花雪月的世界裡,高凌式並未展開進攻。

這裡是...萬安關?城門樓!?

在榮陶陶的眼前,高凌式佇立在城齒之上,幻化出熟悉形象的她,穿着一襲雪制大氅,周圍是兢兢業業駐守城牆的雪燃軍,士兵們頭頂瀰漫着白燈紙籠,對她的存在毫無反應。

她爲什麼要創造出這樣的幻術世界?

這畫面...的確有點詭異。

夜風吹送着高凌式的漆黑長髮,大氅尾擺輕輕飄揚,她遙望着北方,輕聲道:“看來,我那雪龍捲釋放的位置不不夠近”

聞言,榮陶陶眉頭緊皺,腦中急轉。

高凌式爲什麼施展雪龍捲?將同樣的魂技還給斯華年麼?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 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看熱門神作 抽888現金紅包!

也許有這樣的原因,但更多的,她是要阻斷追兵的追逐的路線,阻斷追兵的視野。

高凌式完全可以把雪龍捲釋放的更近一些,那樣一來,可就不是玻璃被狂風攪碎了,居民樓的牆壁都會被攪碎,甚至這幢居民樓都可能會傾斜、坍塌。

而在逃亡的路途中,她卻留手了,爲什麼?

是因爲一樓住着她的父母麼?

嗯...大概率會是這樣。

畢竟,當高凌式聽聞父母被八大錢之一·九方暗殺之後,她可是找上門去,親手將九方釘死在梅花鎮的電線杆上。

高凌式再次開口:“雪絨貓,借我用幾天,它可以帶我去我無法抵達的地方。”

“呵。”榮陶陶一聲冷笑,“現在這年頭,真是什麼樣的人都配有夢想了。”

聞言,高凌式轉過頭來,目光幽幽的看着榮陶陶:“看着我這張臉,你是怎麼說出如此無情的話的?”

榮陶陶:???

你以爲你跟我家大薇長得一樣,我就捨不得動手了?

就算是高凌薇本人在這,我也照樣捅她腰子啊?

我跟這個世界上的其他男人不一樣,我的女朋友不是追來的,是宰出來的!

高凌式撩了撩額前被風吹亂的長髮,變臉像翻書一樣快,本是幽怨面龐,突然充滿了調侃:“你不是接受了何天問的硬幣麼?按理來說,你是一個懂得變通的人?”

這句話,倒是讓榮陶陶心中錯愕,這妞兒知道的不少啊?

而且,看她這架勢,這是要跟我徹夜長談?

榮陶陶當然願意跟她聊下去。

畢竟在風花雪月的世界裡,外部的時間是相對靜止的,無論在這裡過多久,外面只是短短一瞬。

而這個幻術空間又是高凌式開啓的,也就是說,風花雪月世界持續的時間越長,對高凌式的精神消耗越大,對於榮陶陶而言,這就是無本的買賣。

對於臥雪眠這一神秘的組織,榮陶陶當然是非常有興趣瞭解的。

榮陶陶遲疑片刻,開口道:“你們臥雪眠是一羣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爲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做任何事。”

城池之上,高凌式低頭看着榮陶陶:“誰告訴你的。”

榮陶陶眉頭微皺:“世人。”

聞言,高凌式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榮陶陶突然開口道:“你殺了子鼠,就在我眼前。”

高凌式嘴角微微揚起,道:“我殺了子鼠?”

榮陶陶沉聲道:“你們的人殺了子鼠。”

高凌式臉上的笑容愈發的古怪了起來:“跟緊我,別讓我跑了。”

呼......

隨着風花雪月的世界破碎,榮陶陶再次回到了松柏鎮-居民樓的牆壁之上。

也就是在這一刻,一道低沉的吼聲傳了出來:“高凌式!”

唰!

天地萬物,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

斯華年的雪龍捲,高凌式的雪龍捲......狂風、碎雪、一片狼藉的居民小區,在這一瞬間統統都靜止了!

風沒有了,雪也定格了......

高凌式的瞳孔微微一縮,低頭看向了一樓。

而在那居民樓一樓的陽臺上,正佇立着一個高大的身影。

高凌式的父親,高慶臣!

本該拄着柺杖的他,此刻,卻是一手拄着一面血紅色的大旗,將旗杆當成了柺杖。

不大不小的陽臺之中,雪魂幡無風自動,獵獵作響。

這一刻,高凌式臉上的肆意笑容消失不見,輕飄飄下墜的她,目光與父親交織在了一起,歉意的點頭示意:“抱歉,爸爸,打擾您休息了。”

“你,呵......”高慶臣面色陰沉的可怕,怒極而笑,他手掌緊握雪魂幡的長杆,恨不得要捏碎一般。

你是怎麼有臉面對我的?

你是怎麼有臉跟我說話的!?

高凌式依舊直視着高慶臣的眼睛,開口道:“年紀大了,就不要管太......”

高凌式話音未落,面色卻是一僵,她一雙眼眸猛地瞪大,隨即整個人破碎開來!

“噗~”

伴隨着一道詭異的聲響,高凌式的血肉之軀突兀的破碎成了點點霜雪。

幾乎在同一時間,一道沉重的身影從天而降、呼嘯而過!

鬆魂四禮·煙!

“轟隆隆”一聲巨響!

蕭自如高大的身軀瞬間穿透了那破碎開來的人形霜雪輪廓,隨後他的身影重重砸落在地!

霎時間,雪花與凍土四濺、地面竟被蕭自如的雙腳踏出來一個深坑!

然而在高慶臣手持雪魂幡的作用之下,那氣浪剛剛掀起便停了下來,霜雪與凍土也詭異的漂浮、定格在半空中。

蕭自如嘴脣蠕動,抿出了藏在口中、還在燃燒的半截煙,那高大的身影,搖搖晃晃的從深坑中站了起來。

而他那寬厚的大手中,還握着一隻緊閉雙眼、瑟瑟發抖的雪絨貓。

“嘶...呼......”蕭自如深深吸了口煙、吐出了一口煙霧,仰起頭,看向了高空中那已然拼湊成人形的高凌式,他難得開口說了一句話:

“既然來了,就別走了。”

129 花店少年614 女將軍與斷臂佛278 躺013 總是詩281 可期631 擺平121 就這?213 天亮了!411 山雨欲來!532 平事桃?448 山巔拾月桂520 大抱枕340 一刀斬斷是非根016 陸芒431 海盜船長與維京渣女047 團 結 友 愛263 如你所願425 八分之一142 酣暢174 有我117 獄·蓮!388 風雪離別夜022 故事183 初懟這世界466 殺!(求訂閱!)198 雪將燭518 追逐462 大豐收!297 活路!?115 雪原驚變069 拉仇恨591 晉級!殿堂!038 敢417 單人雙排?469 蓮花熙146 總會來587 親親吶?(求訂閱!)343 她498 遊子歸510 黑甲紅纓134 殺!479 硬幣的寓意213 天亮了!027 雪中少年176 小人441 殺人誅心!584 精銳青山410 真正的強敵!438 總決的延續?605 榮陶陶之死305 上蒼的恩賜336 第三面牆069 拉仇恨074 雪境之主!584 精銳青山507 衝!衝!049 花活兒575 走着!(求訂閱!)195 雪獄角鬥場!578 龍驤十八騎188 雪地裡的字402 情敵555 雲巔核心!419 單刀赴會494 大變樣676 猛601 那一條血路123 斯小竈021 資格442情敵029 昨日重現117 獄·蓮!181 酥肉?雪餅?新魂技?454 美石榴568 夭蓮陶!214 偶像439 天雷地火644 碎片!星辰碎片!546 雲巔至寶·五彩祥雲034 神仙分數129 花店少年603 淘淘呢?323 最後一名359 史詩級戰役!561 十小魂!183 初懟這世界352 吸收!新魂寵!042 爆炸天賦026 傷人桃064 雪魂既兵魂!577 崛起之始259 餃子544 來!正面殺我!479 硬幣的寓意532 平事桃?450 衣錦還鄉442情敵354 恭喜發財
129 花店少年614 女將軍與斷臂佛278 躺013 總是詩281 可期631 擺平121 就這?213 天亮了!411 山雨欲來!532 平事桃?448 山巔拾月桂520 大抱枕340 一刀斬斷是非根016 陸芒431 海盜船長與維京渣女047 團 結 友 愛263 如你所願425 八分之一142 酣暢174 有我117 獄·蓮!388 風雪離別夜022 故事183 初懟這世界466 殺!(求訂閱!)198 雪將燭518 追逐462 大豐收!297 活路!?115 雪原驚變069 拉仇恨591 晉級!殿堂!038 敢417 單人雙排?469 蓮花熙146 總會來587 親親吶?(求訂閱!)343 她498 遊子歸510 黑甲紅纓134 殺!479 硬幣的寓意213 天亮了!027 雪中少年176 小人441 殺人誅心!584 精銳青山410 真正的強敵!438 總決的延續?605 榮陶陶之死305 上蒼的恩賜336 第三面牆069 拉仇恨074 雪境之主!584 精銳青山507 衝!衝!049 花活兒575 走着!(求訂閱!)195 雪獄角鬥場!578 龍驤十八騎188 雪地裡的字402 情敵555 雲巔核心!419 單刀赴會494 大變樣676 猛601 那一條血路123 斯小竈021 資格442情敵029 昨日重現117 獄·蓮!181 酥肉?雪餅?新魂技?454 美石榴568 夭蓮陶!214 偶像439 天雷地火644 碎片!星辰碎片!546 雲巔至寶·五彩祥雲034 神仙分數129 花店少年603 淘淘呢?323 最後一名359 史詩級戰役!561 十小魂!183 初懟這世界352 吸收!新魂寵!042 爆炸天賦026 傷人桃064 雪魂既兵魂!577 崛起之始259 餃子544 來!正面殺我!479 硬幣的寓意532 平事桃?450 衣錦還鄉442情敵354 恭喜發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