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 信息大爆炸

放學後,榮陶陶卻沒有急着回寢室,同學們一一打招呼離去,榮陶陶也點開了手機聊天記錄,看着那一串電話號碼,想了又想,便撥打了過去。

夏方然給的電話號碼,會是打給誰的呢?

榮陶陶拿起了保溫杯,將剩下的紅糖水一飲而盡,“咕嘟~咕嘟......

這一刻,電話突然被接通,然而對方卻是沒有任何聲音,連個“喂”都沒有。

榮陶陶猶豫了一下,道:“你好?”

電話那頭,終於傳來了一道冰冷的女性嗓音:“哪位。”

榮陶陶:“夏教讓我給你打電話?”

電話那頭停頓了兩三秒鐘,女性聲音再次傳來:“榮陶陶?”

“啊。”

“梅紫。”

榮陶陶愣了一下,隨即心中一喜:“呀,師孃大人吶~”

梅紫:“......”

榮陶陶那小嘴叭叭的,不可能出現冷場的情況:“你終於跟我師父和好了?”

“哼。”梅紫哼了一聲,鼻音中帶着一絲絲不屑,聽得出來,兩人關係的走向並沒有榮陶陶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榮陶陶卻是妥妥的好徒弟,一口一個師孃叫着,一次又一次的側面支援夏方然:“師孃找我有什麼事呀?”

梅紫倒也不糾正,而是開口道:“聽說你遇到何天問了?”

榮陶陶:“啊...十二小隊遇到了。”

梅紫的聲音陰沉了下來,儘管嗓音沒有梅鴻玉那般沙啞,但簡直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我說的是你,榮陶陶。”

榮陶陶:“嗯...嗯。”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鐘,梅紫似乎也在調整着說話語氣,那陰惻惻的聲音收斂了不少,勸誡道:“聽聞他也贈送你硬幣了,也就是說,他也向你發出了邀請。”

榮陶陶抿了抿嘴脣:“算是吧。”

梅紫:“不要輕易被他的話語蠱惑,也不要被他的身份所迷惑。他只是一個違反了紀律、並且還未受到懲罰的雪燃軍士兵。”

“嗯嗯。”榮陶陶點了點頭,一手探前,抓住了桌前跑過去的云云犬。

原本還在跟雪絨貓追逐玩耍的云云犬,頓時被榮陶陶拖拽到了眼前,強行被按着小爪爪上的肉墊。

云云犬委屈巴巴的扭頭看着榮陶陶:“嚶~”

榮陶陶開口詢問道:“您能告訴我,何天問到底是怎麼違反紀律的麼?”

梅紫下意識的想要拒絕,但是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道:“何天問曾是一名飛鴻軍,你知道的,他們接觸了更多的信息,想法自然也就更多。”

飛鴻軍可是雪燃軍中頂級的兵種存在,簡單來說,飛鴻軍可以對標戰鬥序列中的偵察連。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你就能知道這支部隊的實力到底有多麼恐怖,能進入這團隊中的人,那都是魂武士兵中佼佼者。

梅紫:“在龍河畔區域的一次偵查任務中,他們一支三人小隊遭遇了神秘的生物,導致小隊三人,一死一傷一失蹤。

傷員最終被搶救了回來,卻也落下了終身殘疾,至於他們小隊到底遭遇了什麼生物,那信息不是我能知曉的。

我知道的是,雪燃軍曾有一段時間,想要將死亡的飛鴻軍士兵以及失蹤的何天問,共同追封爲烈士。

然而在幾年後,何天問卻再次出現在了衆人的視野裡,這也徹底打破了他死亡的傳聞。

何天問找到了雪燃軍的高層領導,沒人知道他到底彙報了什麼信息。

但問題是,那次彙報過後不久,重返飛鴻軍的何天問,在沒有任務的情況下,擅自離隊,藉着夜色與風雪的掩護偷越了萬安關。

我很希望他是有什麼特殊任務在身,但飛鴻軍自查過後,給出的結果卻是‘逃離部隊罪’。”

榮陶陶的面色古怪,遲疑片刻,道:“你信麼?”

梅紫:“怎麼,你讓我去相信一個不辭而別的士兵,然後去否決飛鴻軍出具的自查結果?”

榮陶陶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梅紫說的倒也在理。

之前在墓園中,寅虎·陳炳勳見到何天問的時候,也說過類似的話語。

陳炳勳說,他心中願意相信何天問是有秘密任務在身,但無論如何,按照雪燃軍·飛鴻軍公佈出來的結果,何天問就是一名逃兵,陳炳勳不可能放任其離開。

關鍵是,何司領一直在職!

飛鴻軍卻依舊判定何天問是逃兵,這結果,必然是經過何司領過目,而後才公佈的。

“這件事雖然被壓在了雪燃軍內部,但也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梅紫頓了頓,道,“不管他有什麼理由,此時的他就是有罪之人。

榮陶陶,你還年輕,還有着光明的未來,要愛惜自己的羽毛。

你也是將門之後,我希望你做任何選擇都要慎重一些,不要與這樣的逃兵爲伍。”

“呵呵。”一聲輕笑,突然在榮陶陶前方傳來。

榮陶陶眼睛猛地瞪大!

已經下午放學了,教室裡早已經沒了人,而前桌焦騰達那空空蕩蕩的座椅上,竟然傳來了一聲輕笑!?

榮陶陶急忙一手按在云云犬身上,直接將它收入體內,順勢將雪絨貓也抱在了懷裡。

電話那頭,梅紫遲遲沒有得到迴應,便開口道:“看來你有自己的想法。我言盡於此,再見吧。”

“師孃!”榮陶陶急忙開口。

“嗯?”

榮陶陶開口道:“我剛纔是想問題,所以沒有及時迴應,我對你的關懷沒有任何牴觸,恰恰相反,我很感謝你的提點和關心。

我能有這樣的師孃還真是福分,我一定讓夏教好好努力,儘快把你追回來......”

追不追回來暫且放在一旁,這一口一個“師孃”,叫的可是真瓷實......

電話那頭,梅紫的表情也是頗爲精彩,她很欣慰榮陶陶能聽進去自己的勸告,但與此同時,她心裡也對這個臭不要臉的孩子有了新的認識。

“呵,小鬼。”梅紫哼了一聲,道,“等你再來萬安關,覺得駐守城牆沒意思的話,就來找我。我給你安排龍驤鐵騎,帶你出去玩玩。”

榮陶陶看着前方焦騰達那空空蕩蕩的座位:“好嘞~”

他心裡也清楚,龍驤鐵騎可不是白去的,自己必然得帶着雪絨貓一起去!

梅鴻玉叫梅老鬼,那這梅紫就是梅小鬼!

鬼精鬼精的,討要不到蕭自如,這是把主意打到榮陶陶身上來了......

“嘟...嘟...嘟......”

隨着電話掛斷,榮陶陶放下了手機,輕聲開口:“你這蓮花的確是有點邪性,真要想暗殺誰,對方能反應過來麼?”

榮陶陶懷裡抱着布偶貓,對着空空蕩蕩的椅子輕聲細語,像極了一個精神病患者。

視線中,焦騰達的椅子突然緩緩旋轉,從背對變成了面向榮陶陶。

畫面很是詭異,就像是恐怖片一樣。

只不過...房間中雖然氣氛詭異,但卻沒有什麼氣勢與威壓。

亦或者...這一片蓮花瓣,不僅能藏得住肉身、衣物、氣味,也能藏得住氣勢?

“的確有點架勢。”空空蕩蕩的椅子上,終於傳來了一道聲音,“發現我來了,不確定是敵是友,你還能安安穩穩的把電話打完。”

榮陶陶隨手一揮,一片冰霜灑下。

霎時間,桌前正對着自己的椅子上,被濃郁的霜雪勾勒出了一個人形輪廓。

那人形輪廓大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上身前探,雙肘拄着膝蓋,十指交叉,正擡頭看着榮陶陶:“我以爲你會直接在電話裡求助。”

榮陶陶雙腳撐着地面,椅子向後滑去,後兩個凳子腿支撐着地面,榮陶陶也的身體也稍稍搖晃着:“你來的挺快啊?”

面前,那穿着雪地迷彩的人影終於出現:“你已經確定我爲友軍了麼?你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危機意識。”

榮陶陶砸了咂嘴:“是福不是禍,是禍我也躲不過。”

何天問要是真想偷襲,根本就不會有這一番對話。他能無聲無息的潛入學校,甚至能坐在焦騰達的位置上,聽榮陶陶打了這麼長時間的電話......

對方真想幹什麼,早就幹了,何必現身?

話說回來,這蓮花瓣也太強了吧?

儘管每一瓣蓮花都有自己的功效,但是你這隱匿型的蓮花,效果竟然強成這個樣子,榮陶陶真的很想罵街了!

萬幸,這蓮花瓣在何天問的手裡,這要是落在哪個歹人手裡,榮陶陶怕是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當然了,榮陶陶想死也不是很容易,畢竟輝蓮也是有脾氣的。

講道理,要是把何天問這瓣蓮花搞到手的話......

天大地大,老子哪裡去不得?

“你倒是灑脫。”何天問伸出手指,頂了頂作訓帽檐,也露出了一張俊朗的面容。

他大概28、9歲的年紀,雪境旋渦的經歷似乎並沒有給他的臉上留下多少風霜,那一雙漆黑的眼眸靜靜的看着榮陶陶,似乎還帶着一絲感慨。

“怎麼樣?”

榮陶陶:“什麼?”

何天問:“想明白那枚硬幣的寓意了麼?”

一個極度危險的逃兵,一個現役雪燃士兵,竟然就這麼聊了起來,就像是老朋友一般。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

榮陶陶:“無事牌?”

“哦?”何天問眼前一亮,“你果真找到了一層寓意。”

榮陶陶抿了抿嘴脣,一手揉捏着雪絨貓的耳朵:“還有什麼其他寓意?”

何天問低下頭,他本就是手肘拄着膝蓋、雙手交叉的動作,而隨着他低下頭,也就將後腦暴露在了榮陶陶的面前。

這樣的動作...顯然不是一名戰士應有的姿勢。

而且...他此時這種姿態,就像是再跟榮陶陶懺悔似的,畫面很是古怪。

何天問:“我的出身賦予了我一些,也剝奪了我一些。

雪燃軍士兵的身份,賦予了我一些,同樣剝奪了我一些。

想要讓雪境安穩下來,我們總要放棄一些東西,不是麼?”

榮陶陶心中微微顫抖着,對方說什麼?

想要讓雪境安穩下來?

我可以相信他麼?我是否可以相信何天問!?

僅從這次會面來講,對方沒有暗殺榮陶陶,似乎就已經算是一種“誠意”了?

榮陶陶:“所以...放棄了雪燃軍士兵的身份後,你又獲得了什麼?”

何天問依舊低着頭,那交叉的十指拆開,也露出了手心裡的硬幣,隨着他手指活動,那硬幣也在他的指縫中翻滾、跳躍着。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時間上的自由,思路上的開闊。”何天問輕聲說着,“有很多事情,不是一名士兵能做的,對麼?”

榮陶陶端坐了下來,凳子的兩個前腿也終於落地,沉聲道:“所以你磨平硬幣,是要磨平自己的身份。

那你爲什麼要把它送給我?你也想讓我跟你走同樣的路麼?”

“呵呵。”何天問搖頭笑了笑,道,“不,不至於。

你可以單純的把它理解爲無事牌,我只是在改造自己的處境與身心,對別人沒有這樣的要求。”

榮陶陶:“磨平了身份後,你都幹了什麼之前不能做的事?”

何天問卻是反問道:“你覺得雪境旋渦裡,皆是一盤散沙麼?”

榮陶陶:???

何天問低頭玩着硬幣:“偌大的雪境旋渦中,擁有着不計其數的人型魂獸,它們也在學習,也在進化。

你覺得,雪境旋渦裡是否會有村落,城鎮?甚至是......國度?”

榮陶陶心中驚愕,在他的淺薄認知中,只有魂獸族羣部落,與魂獸大軍之分。

何天問剛纔說了什麼?

國度!?

何天問:“你認爲在不斷進化與學習的人型魂獸領導之下,那些國度統統都是好戰的麼?”

榮陶陶:“那裡有國度?”

何天問聳了聳肩膀:“當然不是你想象中的,像地球這樣的國家。

你知道,趨利避害是生物的天性。

而當生物具備了一定程度的智慧之後,社會上一切的活動,漸漸都會演變成純粹利益的交換活動。”

榮陶陶心中一動:“你的意思是,旋渦裡有可以合作的國度?可以心平氣和的坐下來,商討、簽訂條約的那種?”

何天問終於擡起頭:“有些前輩亮起拳頭,奪回江山。有些前輩紮下腳跟,守住江山。

在雙方不斷的碰撞廝殺、成長之下,時間來到了現在。

也許,這一代的人應該站在前輩的肩膀上,看得更遠一些,尋找到另一種方式,讓雪境真正的安穩下來。”

榮陶陶的內心劇烈的顫抖着。

何天問的一席話語,直接顛覆了榮陶陶的世界觀!

腦海中,那些只知道廝殺、掠奪的魂獸大軍,突然變成了雪境魂獸勢力的冰山一角,其中竟然有可以嘗試合作的魂獸國度?

不,不對!

榮陶陶眉頭緊皺:“如果真的可以合作,何至於你單獨行動?應當讓雪燃軍方出面!這樣更有效,更有說服力!而且所謂的條約也不是你一個個體能簽訂的。”

讓榮陶陶萬萬沒想到的是,當自己說完這番話之後,何天問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513 從來如此,便對嗎?548 靈感大爆炸278 躺637 鬱金香女孩068 那萬一呢?046 夢想的模樣104 兇險雪境442情敵465 花人!花人!291 不屈服!074 雪境之主!131 採花少年671 誅蓮之瞳307 好氣!353 大師,殿堂還遠麼?590 殺!456 禮!尚!往!來!233 千山345 除夕夜的...(求訂,求月票!)240 痛快!痛快!095 可惡381 松柏·紅妝②093 重點547 白雲之神?416 雷騰至寶·八方雷電?(求訂閱!)375 等031 驚變234 遇見了千萬要剁開......646 魂將之威611 蓮花落104 兇險雪境456 禮!尚!往!來!024 桃養人516 少魂薇017 開眼說點心裡話214 偶像658 待我歸來!656 危!257 會親家?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631 擺平555 雲巔核心!307 好氣!597 龍北之役!(求訂閱!)666 雪中神獸?346 夢221 提前慶祝?074 雪境之主!508 一將功成!585 榮氏Ban選162 魂將之後432 人話?102 通透533 無知少女?636 不死?191 古老的傳言587 親親吶?(求訂閱!)536 傳火吧,少女!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565 種族桎梏?156 能打?067 偏科095 可惡說點心裡話187 是我應得的!583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076 蒼天·烈酒444關於把自己逼上絕路這件小事020 鬆魂四禮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382 桂冠221 提前慶祝?499 就這點出息?475 《火焰,疾苦,故鄉》174 有我674 我們回家!149 你自由了629 我教你568 夭蓮陶!331 家人284 配?182 不同·不同125 風雪260 《狂妄》065 上將軍143 簡直完美249 功成007 少年班?279 爆炸輸出312 整活兒558 花滿帝都城307 好氣!650 美哉!130 突破!魂士!374 一人即世界016 陸芒024 桃養人592 淡375 等
513 從來如此,便對嗎?548 靈感大爆炸278 躺637 鬱金香女孩068 那萬一呢?046 夢想的模樣104 兇險雪境442情敵465 花人!花人!291 不屈服!074 雪境之主!131 採花少年671 誅蓮之瞳307 好氣!353 大師,殿堂還遠麼?590 殺!456 禮!尚!往!來!233 千山345 除夕夜的...(求訂,求月票!)240 痛快!痛快!095 可惡381 松柏·紅妝②093 重點547 白雲之神?416 雷騰至寶·八方雷電?(求訂閱!)375 等031 驚變234 遇見了千萬要剁開......646 魂將之威611 蓮花落104 兇險雪境456 禮!尚!往!來!024 桃養人516 少魂薇017 開眼說點心裡話214 偶像658 待我歸來!656 危!257 會親家?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631 擺平555 雲巔核心!307 好氣!597 龍北之役!(求訂閱!)666 雪中神獸?346 夢221 提前慶祝?074 雪境之主!508 一將功成!585 榮氏Ban選162 魂將之後432 人話?102 通透533 無知少女?636 不死?191 古老的傳言587 親親吶?(求訂閱!)536 傳火吧,少女!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565 種族桎梏?156 能打?067 偏科095 可惡說點心裡話187 是我應得的!583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076 蒼天·烈酒444關於把自己逼上絕路這件小事020 鬆魂四禮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382 桂冠221 提前慶祝?499 就這點出息?475 《火焰,疾苦,故鄉》174 有我674 我們回家!149 你自由了629 我教你568 夭蓮陶!331 家人284 配?182 不同·不同125 風雪260 《狂妄》065 上將軍143 簡直完美249 功成007 少年班?279 爆炸輸出312 整活兒558 花滿帝都城307 好氣!650 美哉!130 突破!魂士!374 一人即世界016 陸芒024 桃養人592 淡375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