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 凱旋

9月2日,松江魂城。

小隊人馬行走在茫茫風雪之中,他們的臉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疲憊之色。

就連可以與雪夜驚分享特性的教師們都稍顯疲憊,那就更別提榮陶陶了......

半個月左右的路程,壓縮到10天,你能想象到這樣的行軍強度幾何!

鄭謙秋開口道:“都把雪夜驚召喚出來吧,最後一段路了,回去了就可以休息了。”

“是!”

“是!”兩人一騎的隊伍,隨後變成了一人一騎。

落於馬背後方的教師們,紛紛召喚出屬於自己的雪夜驚,而後翻身上馬。

當然了,榮陶陶依舊穩如泰山的坐在鄭謙秋的背後,他可沒有馬......

如此行軍方式,也是團隊爲了能儘快趕回松江魂武而改變的。

兩人一騎,甚至三人一騎,雪夜驚倒班,馬歇人不歇。

這樣的決策的確讓衆人趕路的速度奇快,卻也要了榮陶陶的小命了,他甚至覺得自己的屁股已經磨破皮了......

好像破了,但也沒破。

畢竟輝蓮並沒有主動包裹在榮陶陶的屁股上......

“啊!”十幾分鍾後,榮陶陶突然一聲感嘆,他一手扶着鄭謙秋的肩膀,看着近在咫尺的校園鐵柵欄圍牆,都快哭出來了,“終於到家了!”

“堅持住,最後幾步路。”鄭謙秋笑着說道,這次旅程無疑讓他與榮陶陶的關係更親密了,他也更瞭解榮陶陶的脾氣秉性了。

說話間,鄭謙秋反手撈住了榮陶陶的腰,稍稍用力,將榮陶陶扔向了那高高的鐵柵欄。

“哇喔~!”榮陶陶一聲怪叫,只感覺一陣騰雲駕霧。

他急忙運用起雪之舞,身體頓時變成了輕飄飄的羽毛,緩緩的向下墜去。

一衆教師的動作也是整齊劃一,紛紛從馬上站了起來,縱身一躍的同時,將雪夜驚收好,身體也躍向了高高的鐵柵欄。

榮陶陶最喜歡看到這樣的一幕了。

對於這個魂武世界而言,高手之間總有略同之處。

就比如一衆教師的翻牆動作,沒有人規定該怎麼辦,但是他們的選擇卻是出奇的一致。這種於無聲無息之間的共同選擇,讓榮陶陶羨慕不已。

默契?不,這絕對不是默契。

他們只是選擇了最省力、最省時、也最便捷的方式罷了。

恰好,某一名個體得出來的結論,與羣體得出來的結論一致,這無疑代表着,你已經進入了“大神圈子”。

榮陶陶也想像教師們這般瀟灑,但是...嗯,他沒馬。

直至榮陶陶穩穩落地,一衆越過高高柵欄的教師,也再次召喚出來雪夜驚,紛紛坐了上去,自始至終,他們的雙腳都沒有沾過地面......

“傻愣着幹什麼呢?”斯華年開口說着,行進之間,她的身體掛在了雪夜驚的側面,一手拽住了榮陶陶的胳膊,直接將他拎了起來。

“我也要搞一個交通工具。”榮陶陶任由斯華年將自己扔到雪夜驚上,橫趴在她的身前,似乎也放棄了抵抗,沒有坐起來的打算了。

“呵。”斯華年一聲冷笑,道,“小拖油瓶,不打算給老師們添麻煩了?”

榮陶陶:“......”

斯華年一手支着榮陶陶的背脊,緩緩俯下身,那永遠慵懶美妙的嗓音突然變得有些冰冷,警告意味十足:“夢魘雪梟也就算了,你要是敢吸收一個雪夜驚當魂寵,我連它帶你一起宰了。”

榮陶陶尷尬的打了個哈哈:“不能,嘿嘿,不能。”

雪夜驚是好東西,但那是作爲本命魂獸而言。

你要是把潛力值只有3顆星的雪夜驚,吸收爲魂寵的話,那你一定是瘋了。

當然了,榮陶陶倒是可以頭鐵,無非就是花費一些潛力值罷了。

但是那樣的話,榮陶陶一旦培養出來個殿堂級、傳說級的雪夜驚,那也太過驚世駭俗了一些。

斯華年似乎是真的擔心榮陶陶的選擇,害怕他再次浪費天賦與魂槽,開口提議道:“踐踏雪犀也是非常不錯的交通工具。”

“嗯?”榮陶陶眼前一亮!

雪蕩四方、霜碎八方,這兩個神技都是踐踏雪犀的魂珠魂技!

培養好的話,踐踏雪犀也是傳說級的生物,非常值得馴養作爲魂寵。

榮陶陶開口道:“我們此行俄聯邦,打了個來回,硬是沒見到踐踏雪犀的身影,它們也太稀有了吧?”

“當然。”斯華年頗以爲然的點了點頭,道,“你想想它們那沉重的體型,與雪巨匠一樣,這些傢伙噸位十足,一般不會輕易被風雪吹送出來。”

“嗯......”榮陶陶隨口迴應着,話說回來,這次能碰到一隻雪巨匠和雪小巫,真的是非常幸運,起碼在來回一個月的行軍途中,衆人再也沒見到雪巨匠一族。

說實話,榮陶陶反倒覺得這樣的結果很好。

因爲榮陶陶看出來了李烈對於雪小巫的情感,榮陶陶當然希望雪小巫特別稀有,甚至希望李逢是唯一的雪小巫,專屬於李烈。

思索間,衆人來到了行政樓,直奔校長室而去。

直至進入了無風無雪的大樓之中,進入了電梯裡,一衆人這才感覺到了情況不對。

他們身上的氣味特別難聞,甚至連自己都受不了。

但是大家都是高手,高手都是不說話的......

所以榮陶陶也閉嘴屏息,硬裝高手,直至電梯升到四樓,電梯門打開......

“叮~!”

電梯門前,榮陽一臉錯愕的看着電梯裡的衆人。

一個個或高或矮、衣衫凌亂、面色疲憊、甚至是灰頭土臉的教師們,在電梯中擠作一團,此時猶如定格的畫面一般,定格在了榮陽的面前。

這是大名鼎鼎的鬆魂天團?

這怎麼越看越像是一羣難民呢?

全員惡人?

榮陽強忍着捂住鼻子後退的衝動,心中默唸了三遍:我是士兵,我是士兵,我是士兵!

老子是士兵,什麼苦沒吃過,味道難聞點算什麼?

而榮陶陶也是有點發懵,他眨了眨眼睛,開口道:“呦呵?這不是那誰嘛?”

榮陽卻是對着衆人點頭示意,道:“各位教師,你們好。”

“嗯,好。”斯華年一把將榮陶陶推了出去,而後捂着口鼻,迅速走出了電梯門。

楊春熙:“你怎麼來了?”

榮陽:“你去哪裡了?”

楊春熙遲疑了一下,道:“等會兒說。”

榮陽猶豫了一下,在衆人面前也不好說什麼,只能點了點頭。

事實上,榮陽有一萬個理由發火,畢竟楊春熙只給他發了一條信息,說是出行任務,而後足足一個月沒有迴應。

在如此極夜暴風雪的環境下,榮陽每天都過着擔驚受怕的生活,真的擔心楊春熙遭遇什麼意外。

更可惡的是,自家弟弟跟楊春熙一起走了,甚至比楊春熙做的還絕,走的時候連個信息都沒發.....

在過去的一個月時間裡,榮陽與松江魂武聯繫了多次,每次都是官方的回答。

直至即將開學的這天,榮陽終於忍不住,親自從三牆區域趕回了松江魂武,當面拜訪了梅鴻玉校長。

結果卻是被昔日裡的老校長劈頭蓋臉一頓訓斥,讓他立刻歸隊,安心工作、等消息......

榮陽的確要瘋了,他是萬萬沒想到,就在他搭乘電梯、想要歸隊的時候,卻是看到了一羣難民。

嗯,一支氣勢恐怖、凶神惡煞的難民團隊......

榮陽目送着一衆教師進入了校長室,心思複雜的很。

無論如何,女友和弟弟平安歸來,他也不奢求太多了。

不過,從這一羣教師的狀態來看,他們似乎是去執行了什麼不得了的任務?

什麼樣的團隊,需要聚集菸酒糖、紅春秋?

連“秋”都請出山了,這任務級別到底是有多麼恐怖?

榮陽對校內的教師還是很瞭解的,在他的心目中,秋跟“三友”可是一個級別的存在,這些人是去......

一時間,榮陽的心中有了一絲猜測!

大神團隊裡,那隻小菜鳥特別突兀,所以...弟弟是怎麼混進去的?

榮陶陶沒理由進入這等級別的團隊,除非這支隊伍需要他!

那麼問題來了,在什麼情況下,教師們才需要榮陶陶?

答案絕對有,而且唯一!

想着想着,榮陽的嘴巴微微張大,不是吧?

這羣人去摘蓮花了?

榮陽作爲鬆魂畢業的優秀學子,又是雪燃軍特種小隊的成員,自身素養是絕對過硬的,很快便分析出來了很多事情,一時間,他的內心隱隱激動了起來......

與此同時,校長辦公室中。

梅鴻玉的面部表情管理非常好,那一張猶如干枯樹皮的老臉上,沒有展現出任何嫌棄的表情,那孤零零的眼中也是充滿了讚賞。

他的聲音嘶啞,開口道:“從你們的眼神裡,我看出來了一則訊息。”

一衆高手不說話,榮陶陶卻是咧嘴笑了笑,對着梅校長豎起了大拇指。

“呵呵。”梅鴻玉啞然失笑,看着疲憊的衆人,便開口決定道,“你們都回去休息吧,淘淘,你留下來彙報。”

榮陶陶:“......”

我纔是最菜的,最累的,最需要休息的那一個好嘛!!!

一衆教師當即聽令,紛紛跟梅校長道別,算是完成了返校報到環節,回去洗澡、吃飯、睡覺去了......

榮陶陶則是留了下來,他指了指梅鴻玉對面的會客沙發,小心翼翼的詢問道:“我可以?”

“坐。”

榮陶陶也不客氣,但卻不是坐在沙發上,而是趴在了沙發上。

看着榮陶陶如此舉動,梅鴻玉似乎也能想象出來,這一個月的往返行軍路途中,這小子搭乘雪夜驚、怕是已經“坐”出陰影來了,屁股應該還被磨得生疼呢。

梅鴻玉也不在意,啞聲道:“跟我說說吧。”

“好的。”榮陶陶組織了一下語言,將此次任務過程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聽到幾位教師得到了魂寵、獲取了一些魂珠、拿到了蓮花瓣,解救了兩個平民,梅鴻玉也是暗暗點頭。

對於教師們平安歸來,任務完成如此順利,梅鴻玉的心中滿是讚許,只是聽完了榮陶陶的彙報,他提出了自己的疑問:“你說,蓮花現在春熙那裡。”

榮陶陶趴在沙發上,歪頭看着梅鴻玉:“是的,目前在她那裡。

我怕我吸收了之後,體內的能量被抽空,又得睡一路。所以準備返校之後再吸收。”

梅鴻玉:“你的身體受得了麼。”

榮陶陶:“誒?”

梅鴻玉:“你還是魂尉,而且體內已經有三瓣蓮花,再多一瓣,身體能吃得消麼?”

梅鴻玉的話語,讓榮陶陶聽出了另外一層意思。

榮陶陶遲疑了一下,道:“那...先讓嫂嫂拿着?”

梅鴻玉:“你很想拿。”

“嗯。”榮陶陶點頭承認着,“其實我一直有個計劃,可以製作分身了之後,就留一個在演武館內,達到幫助學生加速修行的效果。

這樣一來,就可以將斯教解放出去。

您不太清楚她的日常生活狀況,她挺苦...呃,挺苦悶的,說句不好聽的,跟坐牢差不多。

我想着,正好借今年小魂出去參加比賽的機會,我來代替斯教駐守演武館,讓她帶着得意弟子石樓石蘭,去奉天、去帝都,甚至是去海外征戰。”

交流好書 關注vx公衆號 【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 可領現金紅包!

榮陶陶抿了抿嘴,道:“我還記得夏教離開雪境的模樣,他對花花世界的一切都感到新奇,也很享受外面世界的大太陽。

我想,我的夏教可以擁有那樣的人生旅途,我的斯教同樣可以擁有。”

聞言,梅鴻玉忍不住微微挑眉,從榮陶陶嘴裡說出這樣一番話來,他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

梅鴻玉沉默片刻,道:“楊春熙,同樣可以用蓮花分身駐守演武館,爲什麼要換做你。”

“嘿嘿~”榮陶陶撓了撓頭,大大方方的承認道,“我就是想要集齊蓮花瓣,我一直夢想着,將所謂九瓣蓮花都集齊之後,會有怎麼樣的效果。

所以,在集齊蓮花瓣的基礎上,如果能幫助身旁的親友完成一些心願,讓他們的人生更多彩一些,我當然願意去做。”

“嗯。”梅鴻玉接受了榮陶陶的坦誠,他同樣坦誠說道,“春熙暫時拿着吧,對學校有益,也算是一種風險分擔。”

榮陶陶想了又想,還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對學校有益那是必然的,榮陶陶有雪燃軍的身份,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離開校園了,但是楊春熙可是鬆魂教師,會一直在這裡生活、工作。

至於風險分擔嘛......

他不好駁了梅鴻玉的面子,事實上,榮陶陶能有今天,包括能擁有這瓣蓮花,也是因爲有梅鴻玉的支持。

無論是楊春熙還是斯華年,在榮陶陶的心目中,這都是自己人,蓮花暫存也就暫存了,沒什麼大不了。

反過來說,榮陶陶還真的希望自家人的實力更強一些,多一份生存的資本。

只是要苦了嫂嫂了,榮陶陶本打算用另外三瓣蓮花教育教育夭蓮,逼迫夭蓮天天干活呢。

現在看來,楊春熙就得去面對“懶散、怠惰”了,希望她還能正常的訓練、提高吧。

梅鴻玉突然開口:“參賽的事,只要石家女娃娃爭氣,作爲她們的實訓課教師,華年當然可以陪同出征。”

“真的?”榮陶陶面色一喜,雙手支着沙發,撐起了上身。

梅鴻玉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笑容很多,就是那笑容太難看了點:“記着剛纔你說的話,華年帶隊出征,你就得坐守演武館。”

“沒問題!”榮陶陶當即點頭。

人心都是相互的,教師們對他那麼好,有此等讓斯華年生命多彩多姿的機會,榮陶陶當然義不容辭。

“回去吧。既然開學了,就好好上課,珍惜你還在校園的日子,多從書本上汲取些營養。”梅鴻玉說着,手裡拄着的柺杖稍稍擡起,示意了一下門口方向。

榮陶陶:“......”

你就直接說我沒文化就得了唄!

榮陶陶站起身來,道:“那我...那我走了,校長再見,我要是再想去松柏鎮探望岳父岳母,我就再來找您。”

梅鴻玉的面色有些古怪,卻也輕輕地點了點頭。

榮陶陶打開辦公室大門,剛邁步走出來、順手關門的時候,卻是發現門旁的走廊上,正站着一個人?

榮陶陶嚇了一跳!

斯華年!?

她怎麼還在這裡,不回去洗漱進食嗎?

斯華年雙臂交叉、環在身前,背倚着走廊牆壁,歪頭看向了榮陶陶:“你嫂子跟你哥走了,她拜託我,護送你回去。”

榮陶陶:“......”

斯華年一雙美眸默默的看着榮陶陶,輕輕嘆了口氣:“卻是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

榮陶陶:“你都聽到了?”

斯華年輕輕頷首:“小腦袋瓜裡,想的東西倒是不少。”

說着,斯華年伸出手,重重的按在了榮陶陶的腦袋上,使勁兒揉了揉,心中滿滿的都是感動,聲音難得的溫柔:“餓不餓?”

榮陶陶被揉的搖頭晃腦,嘴裡冒出來一句:“你這不廢話嘛!”

斯華年:???

就不能讓我多感動一會兒嘛?

你就非得逼我踹你啊?

事實上,斯華年也是這樣做的,擡起一腳踹在了榮陶陶的屁股上:“餓也忍着!別吃了!”

榮陶陶:“......”

我跟校長彙報的時候都是趴着的,你這女人......

不行,我得找機會踹回來!

就今晚吧,趁她熟睡!

誒呀...惱火呦~我要是有夭蓮分身就好了,反正踹完了也不怕死......

..

五千字,求兄弟們月票支援!

264 別吵210 奉先?180 有請下一組受害者...072 那一章638 靦腆少年?195 雪獄角鬥場!653 魂寵陶?134 殺!321 鬆雪無言181 酥肉?雪餅?新魂技?507 衝!衝!152 千變神犬253 斯惡霸的關愛276 你的犬子538 髒108 她的故事080 鬆魂四禮·茶!523 刀戟之門222 一步之遙592 淡676 猛115 雪原驚變525 殿堂桃395 海洋魂法!499 就這點出息?208 承諾622 晉級!少魂校!405 贅婿529 曼烈女帝603 淘淘呢?509 血賺!091 真好530 你也想退學麼?308 再登門563 關外之巔154 不講武德!445心碎的聲音153 滿載而歸147 唯一的神538 髒641 星河大裂谷066 霜冷荊棘236 初遇雪屍088 英雄?083 桃養人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283 來!025 果農與蛇523 刀戟之門317 進擊的小胖子558 花滿帝都城250 別說話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538 髒013 總是詩415 搶與被搶...290 死戰(求訂閱!)320 四星!四星!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407 囚471 迷茫陽393 絕了!573 吻(求訂閱!)633 魔王的氣息?449 回頭望故鄉102 通透414 勝!勝!191 古老的傳言035 魂班少年209 蔑視264 別吵537 女帝登基計劃012 徐太平429 身份初現240 痛快!痛快!308 再登門305 上蒼的恩賜049 花活兒122 乖巧惡魔451 一枚硬幣322 眷顧?376 衝鋒!!!591 晉級!殿堂!067 偏科201 惡犬大將017 開眼525 殿堂桃261 大賽伊始322 眷顧?633 魔王的氣息?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388 風雪離別夜604 更加完美472 他的故事592 淡531 驚悚獄蓮239 心468 《優雅》272 火爆蘿莉?
264 別吵210 奉先?180 有請下一組受害者...072 那一章638 靦腆少年?195 雪獄角鬥場!653 魂寵陶?134 殺!321 鬆雪無言181 酥肉?雪餅?新魂技?507 衝!衝!152 千變神犬253 斯惡霸的關愛276 你的犬子538 髒108 她的故事080 鬆魂四禮·茶!523 刀戟之門222 一步之遙592 淡676 猛115 雪原驚變525 殿堂桃395 海洋魂法!499 就這點出息?208 承諾622 晉級!少魂校!405 贅婿529 曼烈女帝603 淘淘呢?509 血賺!091 真好530 你也想退學麼?308 再登門563 關外之巔154 不講武德!445心碎的聲音153 滿載而歸147 唯一的神538 髒641 星河大裂谷066 霜冷荊棘236 初遇雪屍088 英雄?083 桃養人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283 來!025 果農與蛇523 刀戟之門317 進擊的小胖子558 花滿帝都城250 別說話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538 髒013 總是詩415 搶與被搶...290 死戰(求訂閱!)320 四星!四星!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407 囚471 迷茫陽393 絕了!573 吻(求訂閱!)633 魔王的氣息?449 回頭望故鄉102 通透414 勝!勝!191 古老的傳言035 魂班少年209 蔑視264 別吵537 女帝登基計劃012 徐太平429 身份初現240 痛快!痛快!308 再登門305 上蒼的恩賜049 花活兒122 乖巧惡魔451 一枚硬幣322 眷顧?376 衝鋒!!!591 晉級!殿堂!067 偏科201 惡犬大將017 開眼525 殿堂桃261 大賽伊始322 眷顧?633 魔王的氣息?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388 風雪離別夜604 更加完美472 他的故事592 淡531 驚悚獄蓮239 心468 《優雅》272 火爆蘿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