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 第四瓣·夭蓮

“秋。”隨着一切塵埃落定,榮陶陶開口叫了一句,“霜冷荊棘。”

鄭謙秋倒也明白榮陶陶是什麼意思,只見他雙手向兩側劃開,緊接着,榮陶陶前方不遠處,那細密編織的藤蔓大網迅速解開,向兩側涌動開來。

隨後,一具殘破的軀體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大漢的頭顱早已沒有了血肉,露出了森森白骨,心臟也被插了一刀又一刀,死得不能再死了。事實上,通過魂技的外在表現形式,也能看出來魂武者已經死去。

因爲那霜雪骨骼是被動技,不需要自主開啓,花人一身的骨骼就都是由霜雪包裹着的,堅硬無比,幫助主人抵禦萬物。

但此時,大漢的顱骨已經變回了正常人類的骨骼,其上不再覆蓋霜雪。

在魂武世界中,唯有在魂武者死後,體內的魂槽徹底湮滅,不再有魂力自行流轉,那被動魂技纔會徹底失去效果,所以,此時這強有力的信號,也代表了花人已經授首,但是......

榮陶陶眉頭微皺,花呢?

自己千里迢迢來這裡報仇,一具屍體顯然是不夠的......

當初,花人攜兄弟直接懟進了醫院,踩到榮陶陶的臉上去刺殺他。

而此時,榮陶陶也帶着幫手,懟到花人家門口來報仇。

禮尚往來!快意恩仇!

這就是榮陶陶的魂武世界觀,他可沒有什麼“以德報怨”的度量。

問題是,我攜親友登門拜訪、還送了你心臟那麼多刀,你倒是還禮呀?怎麼這麼不懂禮貌呢?

榮陶陶通過體內的獄蓮,仔仔細細的感受了一下蓮花瓣的氣息......

沒問題呀!蓮花瓣的氣息還在這裡!

他急忙邁步上前,半跪在花人大漢的身側,掀開了他那早已破碎不堪、焦糊一片的衣衫。

所以,你還藏在丹田部位?

榮陶陶自己的花瓣都是位於丹田部位的,想到這裡,榮陶陶再次抽出了大夏龍雀,二話不說,直接下刺。

“呲......”

鋒利的大夏龍雀當即撕開了花人的小腹,榮陶陶也終於看到了閃爍着青綠色瑩芒的蓮花瓣。

榮陶陶的心中終於鬆了口氣,這一路以來的勞累疲倦蕩然一空,也不枉自己請了這麼多大神陪同自己走這一遭。

他伸出手,雙指夾住了那染血的蓮花瓣一角,霎時間,內視魂圖中傳來了一則信息:

“發現雪境·九瓣蓮花·第四瓣·夭蓮。是否吸收?”

夭蓮?

這個名字有點美哦?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是夭折的夭麼?

應該不是,也許是桃之夭夭的夭?畢竟那蓮花分身綻放的時候,的確紛繁似錦、美不勝收。

“各位。”榮陶陶鬆開了手指,並未第一時間將青綠色的蓮花瓣取出來,而是開口說道,“吸收蓮花瓣有增加魂法的福利,你們誰先吸收了?”

對於這樣的操作,隊內的大部分人都不陌生。

李烈、斯華年、楊春熙等人,更是親眼見證過榮陶陶的“倒手”行爲,當初在松柏鎮郊吸收輝蓮的時候,榮陶陶也是先讓高凌薇去吸收的。

那操作,妥妥就是蹭蓮花瓣的福利。

而沒有經歷過這些的鄭謙秋,並不能理解榮陶陶的意思,他直接開口說道:“你的任務、你的目標、你集結的隊伍,你吸收吧。我們都是陪你來的。”

在小隊之中,鄭謙秋的地位超然,首先他是名義上的隊長,其次他是這裡的大前輩,他說出來這一番話,顯然就是在定基調。

聞言,榮陶陶忍不住嘆了口氣,心中感動不已。

事實上,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松江魂武大學培養榮陶陶的意思,否則的話,梅鴻玉根本不可能放任這次任務執行。

一直以來,榮陶陶所表現出來的一切,衆人也都看在眼裡。

榮陶陶的潛力、實力,包括他的個人品質,對敵人的殘酷、對親友的溫暖,榮陶陶的一切過往表現與生涯履歷,也幫助他走上了一個特殊的位置。

不僅是松江魂武,甚至整個雪境,都知道自己應該去培養這樣一個接班人。

鮮活的例子就擺在眼前,上一次追捕紅衣大商的時候,梅鴻玉直接強令榮陶陶擔任隊伍的指揮,也是在告訴衆位教師,早在任務開始之前,老校長的心中就已經確定了蓮花瓣的歸屬。

當然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具體事態的發展、還是得看人。

當初的李烈、夏方然、斯華年、楊春熙等人,都願意推榮陶陶一手,也願意助他一臂之力,自然而然的,教師們紛紛力推榮陶陶去吸收蓮花瓣。

而此時......

李烈、斯華年、楊春熙沒什麼說的,蕭自如和陳紅裳恨不得把命都給榮陶陶,唯一可能存在異議的就是鄭謙秋教授,而他卻是第一個開口,讓榮陶陶吸收蓮花瓣。

一時間,榮陶陶的心中滿是感慨,何德何能啊!自己受到衆多教師的青睞。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 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 衆 號【書友大本營】 免費領!

四個大字:老師愛我!

榮陶陶想了又想,開口道:“我就不信你們沒有卡魂法等級的,我是指揮,現在都聽我的,挨個報你們的魂法等級。”

一時間,衆人面面相覷。

“這時候高什麼風、亮什麼節,都是自家人,也不用謙讓,到時候我會把蓮花瓣要回來的。”榮陶陶率先看向了蕭自如,“煙,你先說你的魂法等級。”

蕭自如遲疑片刻,道:“七星·初階。”

榮陶陶:???

我滴媽耶~

魂法七星!?對標的是第七等級·大魂校!?

不,不對...在魂武世界裡,魂武者的魂法等級普遍低於魂力等級,如此一來......

蕭自如,你竟然是個魂將!?開玩笑吧?

榮陶陶目瞪口呆的看着蕭自如,磕磕巴巴的說着:“你,你是魂,魂將???”

蕭自如默默的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並不是魂將。

榮陶陶剛想說什麼,屁股上卻是被不輕不重的踹了一腳。

“咋?”榮陶陶扭頭看向了斯華年。

斯華年的眼神稍顯嚴厲,一雙美眸微微眯了一下,警告意味十足。

有了斯華年的提醒,榮陶陶突然想起來,曾經的蕭自如一直跟着霜美人在外面廝混!

那些年,霜美人身上可是一直懷揣着一瓣獄蓮,自然有加速修行的功效。

也就是說,蕭自如跟榮陶陶、斯華年是一樣的,不能跟正常的魂武者比較。

“你的蕭教是真信任你,也是真慣着你,你問他,他就如實告訴你。”鄭謙秋突然開口,笑着提議道,“如果你有這樣的能力,可以倒一手、儘可能將收益最大化,那你也別問了,我提議,將蓮花瓣給春熙吸收吧。”

鄭謙秋也是真的牛批,他不知道具體情況,但他僅從榮陶陶的隻言片語中,就精準的提煉出了一個詞彙“收益最大化”。

“嗯?”楊春熙愣了一下,不知道爲什麼突然被點名了。

鄭謙秋捋了捋半白的頭髮,道:“春熙是除淘淘之外,年紀最輕的,魂法等級自然最低,早點成長,也多一份安全保障。”

楊春熙很想說點什麼,但是“師爺大人”說她實力最弱,她也的確是無法反駁。

在場的衆人中,鄭謙秋顯然是爺爺輩的,李烈、蕭自如、陳紅裳是爸媽輩的,而楊春熙和斯華年是孫子輩的......

至於榮陶陶嘛...嗯,算了算了。

鄭謙秋笑了笑,不知爲何,那笑容中難得帶了一些嘲諷意味,似乎摻雜了一些個人因素在其中:“我們魂武者不應該像其他工作那樣,我們這邊應該少一些論資排輩。

魂武者不該有什麼‘你還年輕,熬着總會有機會’。

如果你實力不濟,只會早早夭折。早點提高實力,就更早有一份生命的保障。”

師爺說話,一時間,竟然沒有敢說話。

榮陶陶似乎也聽出了另外一個意思,也就是說...這一羣大神默認了,除了自己之外,楊春熙是最菜的那個?

也不一定吧?

畢竟楊春熙可是少年天才、幻術大師。

也許她的魂力、魂法等級差一些,但是真正打起來,幻術大師還是特別強勢的。

榮陶陶看着衆人不說話,也感受到了一絲凝重的氣氛,便笑着打了個哈哈:“對,秋說得對,咱在隊伍裡挑個最菜的,我覺得糖也可以入選。”

斯華年:???

榮陶陶不留痕跡的退開幾步,儘量距離斯華年遠一些,開口道:“春和糖,你倆剪刀石頭布吧,誰輸了誰就是更菜的那一個!

更菜的吸收蓮花瓣。”

斯華年晶瑩的脣角微微揚起,臉上帶着古怪的笑容,但是那一雙美眸中卻是充滿了怒火,如此割裂似的表情,極爲詭異、甚是驚悚!

她櫻脣輕啓,淡淡的開口道:“你想死。”

而此時,榮陶陶已經退到了李烈的身旁,躲到了李烈的身後。

頓時,鋪天蓋地的威壓被李烈遮擋的嚴嚴實實。

哎,還是李教好,這大體格不僅能擋風,還能擋住某人的殺氣。

楊春熙輕聲道:“華年......”

斯華年直接開口道:“你吸收!”

楊春熙:“......”

榮陶陶這麼一番插科打諢下來,凝重的氣氛倒是緩和了不少。

當然了,某人針對於榮陶陶殺意也濃了不少。

對此,榮陶陶只想雙手合十,口道阿彌陀佛。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

既然小隊已經做出了決定,楊春熙也是卻之不恭,她邁步上前,一手將雪魂幡插在了雪地裡,而後她半跪在地,一手握住了蓮花瓣。

榮陶陶從李烈的身側探出腦袋,道:“春,吸收蓮花瓣有些秘訣,主要就是情緒,你別把蓮花瓣當成物品,而是要把它當做一個生靈。

一個有情感、有情緒、有性格的生靈。而最好的吸收方法,就是調整你自身的情緒,與蓮花瓣的性格無限契合,它就會願意跟你在一起了。”

榮陶陶說的這些,當然是高凌薇留下來的寶貴經驗,要知道,上次高凌薇吸收輝蓮的時候,可是在雪夜裡跪了整整一夜。

直至高凌薇調整了心態,極力與輝蓮去契合,這纔將輝蓮收入囊中。

倒是高凌薇吸收雷騰至寶的時候,那叫一個迅速!幾乎是瞬間吸收,現在想來,必然是跟那一方雷電無比急躁的性格有關。

對於榮陶陶而言,他省略了吸收這一環節,但卻避免不了蓮花瓣的弊端。那就是在吸收了花瓣之後,至寶會反過來影響魂武者的情緒,甚至是魂武者的性格。

“知道了。”楊春熙半跪在雪地裡,一手拾着蓮花瓣,閉上了雙眸,隨口迴應着。

榮陶陶看了一會兒,便邁步上前,小心翼翼的將花人的身體拖拽了出來,將其從楊春熙的眼前挪走。

“咕~咕~”夢夢梟再次登場,好奇的歪了歪腦袋,看着將自己召喚出來的主人。

“去,給雪花狼送去。”榮陶陶示意了一下雪地裡的屍體。

夢夢梟眨了眨眼睛,突然覺得榮陶陶很不對勁!

爲什麼他對那些野生的魂獸,比對自家的魂寵都好呢?

哄睡不說,竟然還有投食的服務?

陳紅裳站在蕭自如的身旁,關切道:“剛纔在屋內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沒有按照計劃行事?”

蕭自如開口道:“人,平民。”

“啊?”陳紅裳面色錯愕,一時間,其他人也看向了蕭自如。

榮陶陶皺眉道:“平民?”

“對。”蕭自如點了點頭,嘴裡又蹦出了兩個字,“奴隸。”

“他在哪?還在屋裡麼?”榮陶陶急忙詢問道。

“們。”

榮陶陶:“什麼?”

蕭自如伸出兩根手指:“她們,女性,屋內。”

“這......”一時間,榮陶陶也是犯了難,這廢棄的城鎮,前不着村、後不着店,又距離雪境旋渦這麼近......

雪境魂獸遊蕩在鎮中,如果小隊衆人就這麼離開,將兩個平民被扔在這裡,那無異於宣判她們的死刑。

鄭謙秋開口道:“你確定是平民?”

蕭自如點了點頭:“確定,沒有魂力波動。”

以蕭自如的敏感程度,近身都感覺不到對方的魂力波動,那對方必然是平民。

唯有一種可能,就是鑲嵌了隱匿魂力波動的魂珠魂技,但這樣一來,那兩個女人不可能沒有半點抵抗能力。

蕭自如通過屋內戰鬥時,女人們的反應來看,她們絕對是平民,不具備任何戰士的素養,也就不可能是什麼隱士高人,想來,她們就是被花人抓來行骯髒之事的。

榮陶陶也不難想象到對方的生存狀況,他思忖片刻,道:“紅糖,你倆遮住臉,進去把她們的眼睛蒙上,如果她們需要食物、衣物或是療傷之類的,你們幫忙救助一下。”

斯華年擁有雪祈之芒魂技,如果被囚禁的平民真有什麼皮肉傷,斯華年倒也能幫得上忙。

榮陶陶將雪絨貓遞給了斯華年,道:“另外,順便問問她們有關於花人的情況,看看能不能得出什麼信息。”

“嗯。”斯華年冷冷的看了榮陶陶一眼,接過了雪絨貓。

說着,榮陶陶扭頭看向了鄭謙秋,道:“秋,看看地圖,距離這裡最近的城鎮,最好不要是軍事重地。”

看着榮陶陶的反應,鄭謙秋滿意的點了點頭,道:“我們返程的路途遙遠,可以途經很多城鎮,放心。”

“淘淘,過來。”

榮陶陶看向了楊春熙,這個閉着眼睛、專心吸收蓮花瓣的人,竟然開口說話了?

他急忙走了過去,蹲在楊春熙身側,也聽到楊春熙輕聲詢問:“每一瓣蓮花的性格都不同,對吧。”

榮陶陶:“對呀。我的罪蓮狂妄至極,輝蓮大慈大悲,獄蓮更是貪婪的可怕,終日想着該怎麼囚禁世間的一切生靈。”

對於自家嫂嫂,榮陶陶當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嗯......”楊春熙沉吟片刻,道,“如此一來,它給我傳遞的觀念倒也不算特別了。”

榮陶陶心中頗爲好奇,關切道:“它的特性是什麼?”

楊春熙的面色頗爲古怪,道:“懶散、怠惰。”

榮陶陶:“誒?”

這是什麼狗屁特性?

懶惰?

魂武者最大的法寶就是刻苦努力,用時間和汗水去打造身體、打磨技藝!

這蓮花瓣卻想要讓魂武者變懶?

楊春熙:“我甚至覺得這不是一瓣蓮花,而是兩片。”

榮陶陶心中錯愕:“怎麼說?”

楊春熙:“我感覺到了相互推諉的意思,半片蓮花都想要自己享福,讓另外半片去做事,汲取營養、吸收魂力等等,進而爲整體提供服務。

我覺得它們已經答應我成爲宿主了,主要矛盾在於,我吸收成功之後,到底讓哪半片做事、哪半片享福。”

榮陶陶:“......”

好傢伙,這是什麼詭異的要求?

它們已經開始劃分責任了?這要是以後創造出來一個分身,那不得自己跟自己幹起來啊?

兩個和尚還擡水吃呢,起碼仨和尚纔出問題,這蓮花才分成兩片,就已經開始踢皮球了......

榮陶陶心中一動,悄聲道:“都享福,你先對這兩片蓮花都許下承諾,咱都歇着,先把它們哄騙過來,吸收進入身體之後再說。

具體問題,將來交給我解決,你只是要吸收蓮花瓣之後的福利而已,暫時不用考慮那麼多。”

楊春熙沉默半晌,默默的搖了搖頭:“不行的,都享福的話,它們也不樂意。

畢竟它們進入宿主體內之後,它們也要吸收營養、用魂力淬鍊自身。它們傳遞給我的觀念非常清晰,必須要有一個去幹活的。”

榮陶陶:“......”

...

五千字,求些票票~

133 爆掉魂寵!?418 頂級螢森來襲!007 少年班?492 人生大事199 武器、戰馬與烈酒310 有些人...249 功成658 待我歸來!279 爆炸輸出474 繁花似錦609 那個男人109 猛獸現身?544 來!正面殺我!183 初懟這世界104 兇險雪境372 大醋罈子477 神秘花瓣634 雪境推土機287 劣594 血花513 從來如此,便對嗎?316 慈悲?186 呦~195 雪獄角鬥場!260 《狂妄》623 拜佛150 青山375 等135 除夕083 桃養人285 全完了...650 美哉!284 配?126 一張弓124 天亮388 風雪離別夜359 史詩級戰役!286 大戰前夕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605 榮陶陶之死452 龍驤鐵騎069 拉仇恨330 兇惡疣豬625 城中人與進城人349 旗644 碎片!星辰碎片!455 索命桃571 雪滿清晨626 太苦530 你也想退學麼?054 驚變452 龍驤鐵騎121 就這?519 煙火下的我們567 歡樂是如何消失的呢...458 眼界!532 平事桃?479 硬幣的寓意556 開疆!(求訂閱)407 囚026 傷人桃494 大變樣073 歸屬感209 蔑視528 家族之血030 焦騰達322 眷顧?147 唯一的神221 提前慶祝?393 絕了!492 人生大事529 曼烈女帝449 回頭望故鄉262 就在今天!441 殺人誅心!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063 鬆魂一品356 殺!289 顏479 硬幣的寓意031 驚變654 《破 防》367 雪境敲門人194 神技!455 索命桃513 從來如此,便對嗎?164 沒有缺點·榮陶陶319 雪林邊的篝火242 新魂珠!新魂技!133 爆掉魂寵!?669 雙刀桃!152 千變神犬151 前程546 雲巔至寶·五彩祥雲364 聽說664 悲傷重逢067 偏科407 囚348 風雪將至!443 小別
133 爆掉魂寵!?418 頂級螢森來襲!007 少年班?492 人生大事199 武器、戰馬與烈酒310 有些人...249 功成658 待我歸來!279 爆炸輸出474 繁花似錦609 那個男人109 猛獸現身?544 來!正面殺我!183 初懟這世界104 兇險雪境372 大醋罈子477 神秘花瓣634 雪境推土機287 劣594 血花513 從來如此,便對嗎?316 慈悲?186 呦~195 雪獄角鬥場!260 《狂妄》623 拜佛150 青山375 等135 除夕083 桃養人285 全完了...650 美哉!284 配?126 一張弓124 天亮388 風雪離別夜359 史詩級戰役!286 大戰前夕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605 榮陶陶之死452 龍驤鐵騎069 拉仇恨330 兇惡疣豬625 城中人與進城人349 旗644 碎片!星辰碎片!455 索命桃571 雪滿清晨626 太苦530 你也想退學麼?054 驚變452 龍驤鐵騎121 就這?519 煙火下的我們567 歡樂是如何消失的呢...458 眼界!532 平事桃?479 硬幣的寓意556 開疆!(求訂閱)407 囚026 傷人桃494 大變樣073 歸屬感209 蔑視528 家族之血030 焦騰達322 眷顧?147 唯一的神221 提前慶祝?393 絕了!492 人生大事529 曼烈女帝449 回頭望故鄉262 就在今天!441 殺人誅心!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063 鬆魂一品356 殺!289 顏479 硬幣的寓意031 驚變654 《破 防》367 雪境敲門人194 神技!455 索命桃513 從來如此,便對嗎?164 沒有缺點·榮陶陶319 雪林邊的篝火242 新魂珠!新魂技!133 爆掉魂寵!?669 雙刀桃!152 千變神犬151 前程546 雲巔至寶·五彩祥雲364 聽說664 悲傷重逢067 偏科407 囚348 風雪將至!443 小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