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章 老鐵,這劍你丟的?

【荒神令】投射出來的,全部都是白雲城衆人被拷問的畫面。

石橋上的劍修們,也都是從屍山血海之中殺出來的強者,手中握劍,行走殺人,試問他們之中誰的身上沒有沾染鮮血,誰的劍下沒有亡魂?

尋常生死,殺戮如血的畫面,他們早就見慣了。

但【荒神令】之中投射出來的畫面,卻令他們也感覺到一陣陣的心驚肉跳毛骨悚然。

禍及家人。

連那幾個懵懂無知的兒童,都不放過。

肉體疼痛的折磨,和心理摧毀的壓迫……

這樣的行刑手段,任何人只要稍微處心積慮地想一想,都會情不自禁地產生大恐懼。

雖然一直以來,因爲天外邪魔的鼓惑能力可怕,污染能力更是防不勝防,導致幾乎每一個邪魔信徒一旦發現,都是要連累全家,但像是這樣反覆折磨的手段,卻還是極爲罕見。

影像片段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施刑者身穿淡黃色的山川日月神紋祭司長袍。

那是大荒神殿祭司的身份象徵。

這個羣體,在東道真洲大陸上,也是人人聞之變色的存在。

只要招惹上他們,哪怕你是大天人境的武道強者,還是執掌一方神殿的主教,還是呼風喚雨的凡人帝王,最後的結果都是自己灰飛煙滅,家人重則人間蒸發,輕則成爲罪民,累世贖罪……

此時,劍無極執掌【荒神令】,有一種生殺大權盡在掌握的快感。

他很滿意這種效果。

之所以釋放出這樣的片段,除了證明白雲城的確是與天外邪魔勾結之外,還有一點,就是爲了震懾三大頂級劍道實力的宗主。

與大荒神殿作對,後果必死還恐怖。

看看畫面中那些白雲城的人,就知道了。

落入這些披着神皮的黃衣惡魔的手中,簡直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絕對會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東道真洲大陸上,幾乎沒有人可以逃脫被大荒神殿支配的恐懼。

哪怕是其他一些勢力較大的正統信仰神和其信徒們,也不行。

如果將東道真洲大陸的正統神信仰體系,比喻成爲一顆參天大樹的話,那大荒神殿是這棵樹毫無爭議的主幹,而其他大大小小無數的正統信仰神們,只不過是這棵大樹的分枝,哪怕是其中有幾根枝葉繁茂一點,卻也絕對無法和主幹抗衡。

【荒神令】的投影上,依舊在不斷地閃現出一一段段的影像片段。

到了後來,除了一些白雲城的人,還有一些野生劍修也出現。

都和白雲城或多或少有一些關係。

拷問的內容,也都是關於白雲城內的天外邪魔【黯月聖子】的信息,甚至其中還有幾個已經入魔的‘魔人’,出自於白雲城……

重重跡象和證據都表明,白雲城與天外邪魔‘黯月聖子’有絕對的勾結。

絕非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嫁禍。

“諸位,能說的不能說的,我都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劍無極緩緩地收起【荒神令】,目光環視,語氣重新變得強硬了起來,道:“今日我奉大荒神殿衛主教之令,前來圍剿白雲城邪魔餘孽,與三位都無關係,梅族長,甄族長,花府主,你們被域外邪魔矇蔽,我不怪你們,此時帶着你們的族人退出,還可以說是不知者不爲罪,可以得到原諒,否則的話,就想好好想想,和大荒神殿對抗的下場了。”

原本就因爲沸騰的岩漿而顯得有些炙熱的空氣,頓時更加令人窒息了。

大荒神殿四個字,好像是四座太古神山,牢牢地壓在了所有人的心臟。

尤其是三大勢力之中一些普通的天人級強者,已經開始邊上的惴惴不安了起來。

這時——

錚錚!

金鐵之音,慷慨激昂。

風雷大劍族族長梅畫朔輕輕地彈了彈手中劍,面無表情地道:“說完了?”

劍無極一怔。

什麼意思?

“劍客還是用劍來說話比較好。”

梅畫朔淡淡地道:“劍宗主,如果你說完了,那就出手吧。”

竟是依舊沒有任何的動搖。

這樣的語氣,這樣的姿態,這樣的表情,讓本以爲手段高明的劍無極,終於意識到自己之前的心計,根本沒有絲毫的作用。

那剛纔一番言論和示威,豈不是如跳樑小醜般在表演?

小丑竟是我自己?

劍無極頓時覺得受到了巨大的侮辱。

“你……”

劍無極眼角跳動,憤怒到了極點,卻又有一些無法理解:“爲何如此執迷不悟?”

梅畫朔面色平靜地道:“天下苦大荒神殿久矣。”

“好,很好,我已經很剋制了,只是不想徒增殺戮而已,希望你風雷大劍族,你們背後的風雷神,可以承受這樣的後果。”

劍無極冷笑起來。

對面。

“呸,你喜歡當狗,老子卻想要做一個挺直腰桿的人,各有各的路,走到底級好了,拿一個破牌子在這裡狗仗人勢,有什麼意思?”極上三光族族長甄如龍性烈如火,忍不住再度爆粗口,道:“我等三人,會不知道與大荒神殿爲敵的下場?還用得着你這條狗提醒?給老夫死來。”

說着,直接出手。

三道銀白猶如匹練一般的劍光,呈品字形,斬開炙熱虛空,猶如死亡之光,直取劍無極。

極上三光族,最是精通的便是三劍流。

“找死。”

雲日大荒族族長雄霸提着巨劍迎上。

轟!

兩位大天人級強者,在這一瞬間,毫無花哨地硬拼對撞在一起。

破碎的劍氣,恐怖的玄氣能量,瘋狂地逸散,不斷地輻射衝擊周圍的山壁岩石……

地下熔岩空間震盪了起來。

一塊塊碎石從頂部墜落,跌入岩漿之中,化作黑色煙氣。

細碎的粉塵在這片容顏空間之中瀰漫。

這處地下空間,好像隨手都要塌陷一樣。

“一起出手,速戰速決。”

而幾乎是在同時,無定飛劍宗宗主譚流火也大喝着出手了。

蓄勢已久的十六柄半步道器級別的無定飛劍,化作鋪天蓋地的劍光,猶如劍海汪洋一般,毫無憐憫地朝着極上三光族族長甄如龍席捲而去。

他早就恨死了這個嘴臭的傢伙,終於找到機會,立刻就出手,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

但劍勢還未襲至甄如龍的身邊,一陣沁人心脾的淡淡幽暗香氣飄過,竟是如有形之物一樣,將那恐怖劍氣阻隔住了。

聞香劍府的府主花非花出手了。

表面上看起來如十八明媚少女一般的劍道強者,容貌清秀,不算是絕美,但氣質超羣,宮裝長裙,廣袖如流雲,輕輕揮動之間,暗香浮動。

恐怖的殺伐之力隱匿在香氣之中,將無定飛劍宗宗主譚流火的攻勢全部都擋住……

東道真洲大陸上,有一個傳說。

面對聞香劍府的劍修,一旦你聞到了她劍的暗香味道,那意味着死神的腳步已經在無聲無息之中,緩緩地朝着你逼近了……

“桀桀桀桀,死吧,都死吧。”

白骨劍宗噬滅像是一個瘋子一樣出手。

“嘻嘻嘻……死亡,未嘗不是一個解脫呢。”

毒蝶山況鬚子的嬌笑之聲流回蕩在炙熱的空間裡。

她的身形幻滅,幾個閃爍,就來到了石橋對面,雙臂一揮,背後漆黑如墨的羽翼揮灑大片的毒霧,無差別地覆蓋,痛下殺手。

“真是可惜啊,迷途之人又做出了錯誤的道路。”

紫陽劍宗的宗主也隨之出手。

大天人級的強者,全力催動玄功,能量波動何其恐怖。

整個地下岩漿空間,立刻就有一種快要被撐爆了的氣球那種勁風鼓盪頻臨爆炸燬滅的窒息感。

四級境界之下的天人級強者們,頓時感覺身軀都要失去控制,更別說是參與戰鬥了。

“老子今天,一定要將你們這羣僞君子狗雜種們,全部都撕碎啊啊啊啊,吃你們的心,喝你們的血。”

楚雲孫咆哮着。

他終於再也無法剋制自己心中的暴怒,暴起出手。

渾身暗紅色的強大異種玄氣光焰迴應着下方的岩漿瘋狂流轉,臉上一道道赤紅色的血紋似是詭譎圖案的刺青一樣浮現,凸起而出。

楚雲孫彷彿是已經失去了理智的野獸一樣,迎上了白骨劍宗的宗主噬滅。

轟轟轟!

交手瞬間就進入到了白熱化狀態。

而陸觀海也出手。

她手中一柄銀劍,劍勢變化精巧卓絕。

與她戰在一起的,是背後生出一對漆黑如墨膜翼的毒蝶山山主況鬚子,也是一個女性強者,觸鬚,舌頭,雙臂皆可發出毒蝶劍氣,且雙翼揮動之間,有淡淡的暗色光焰彌留在虛空之中,蘊含劇毒,經久不散……

陸觀海劍光纏纏綿綿,猶如一面倒卷的巨幕一樣,將這些黑色毒霧直接裹住……

而神秘女官員林大人選擇的對手,則是紫陽劍宗的魏東城。

一瞬之間,戰況瞬間進入到了非生即死的慘局。

劍無極手持【荒神令】,屹立站在石橋東側,淡灰色的不滅劍氣流轉,將周遭狂涌澎湃而來的戰鬥波動,盡數化解遮擋,使得身後的天人們可以承受……

“原來是在這裡佈局嗎?”

他緩緩地擡頭,發現了異常。

四周震盪不已的岩石,在極爲大天人級強者的交手波動之中,雖然搖搖欲墜,但卻始終沒有塌陷,原來並非是這巖壁天生堅韌不可思議,而是藉助了某種奇妙的力量。

一道道淡銀色的玄紋光束,勾勒深嵌在岩石的深處,縱橫交錯,彷彿是一片黯淡幾乎不可見的月華,將整個地下岩漿空間的山壁和頂部都托住,維持着整個空間的完整……

“這種銀色的力量……”

劍無極隱約覺得,似曾相識,但卻又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裡見到過,彷彿是塵封在記憶之中太久已經無法重新喚醒。

藉助着【荒神令】的氣息,他亦感覺到,那銀色的淡淡光網,不但維持了這個岩漿空間的完整,還隔絕了一切的氣息和能量波動,使得任何的玄氣、精神力都無法透過這一層光網直達外界。

怪不得這些傢伙,敢在這裡發難。

如果今日在主人徹底解決了棋老之前,自己一行人都敗亡在此的話,容梅畫朔等人從容撤離的話,那所有的真相都會埋葬於此……

大荒神殿不能知道真相,他們就可以逃脫懲罰。

真的是好算計。

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些算計只能顯得可憐可悲可笑而已。

他的目光,鎖定了石橋對面的蕭然等人。

白雲城一方拿得出手的高手強者,已經盡數出手,陷入苦戰,自身難保……

殺了眼前這些無用的廢物,他們身後的那條通道,應該就是情報中,隱藏着黯月邪魔的地方吧。

“殺。”

劍無極一揮手。

大天人境的不滅玄氣爆發,劍氣呼嘯而出,在石橋上撐開一條安全區域,抵擋上方諸大強者交手時爆發出來的殺機餘波。

身後的各大劍道宗門強者和劍道散修們,頓時都衝殺了上去。

“殺。”

“報仇。”

“宰了這羣披着神皮的狗雜種。”

震天響的怒吼聲之中,白雲城的弟子搶先悍不畏死地衝了上去,旋即很快就倒在了血泊之中,或者是被從石橋上擊飛,掉進了下方的滾滾岩漿之中,哧地一聲化作一抹青煙,在這個世界上形神俱滅。

他們的死,是有價值的。

風雷大劍族、聞香劍府、極上三光族的強者們,也都被激發了戰鬥的勇氣,衝了上去……

劍無極閒庭信步地行走在石橋上。

周圍戰鬥着的劍修們,只要靠近到他身一米範圍,就會無聲無息地被震開,旋即化作破碎的血霧骨茬,無聲無息地死去。

哪怕是三大頂級劍道宗門的二三級天人,也無例外。

“擋住他。”

三位風雷達劍宗的長老,看到這一幕,不由地大呼着,不顧一切地催動先天玄氣,施展風雷大劍族有名的‘三才起風雷’戰陣,聯手攻來。

劍無極擡手輕輕一揮。

劍氣生滅。

三位風雷大劍族長老的身形,突然一僵,然後瞬息之間就四分五裂,好像碎去的積木一樣這迅速垮塌……

不是一合之敵。

彼此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殺。”

極上三光族的戒律院長老甄如蛟衝殺而至。

他是六級天人境修爲,三柄以性命溫養的大劍,堪比半步道器,呼嘯而出,劍氣排空聲勢駭人。

劍無極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

手中的古劍隨手一斬。

甄如蛟倒飛出去,口中狂噴鮮血,狠狠地砸在了後方的人羣中,三柄性命之器已經破碎炸裂,不知道炸傷撞死了多少人。

沒有同等級強者壓制的劍無極,就像是一個戰神,面前根本就沒有一合之敵。

他一步踏出。

身形幻滅閃爍。

下一瞬間就來到了還未起身的甄如蛟面前,再度一劍刺下,要趕盡殺絕。

周遭幾個極上三光族的強者,想要救援時,已經來不及。

眼看着甄如蛟就要死在這一劍之下,突然之間,異變驟生。

一柄長劍橫空出世,以劍尖對劍尖,叮地一聲細微交鳴,刺在了劍無極的不滅古劍之上,擋住了這一劍。

劍無極心中微微一驚。

竟然有人可以擋住自己一劍?

他擡頭看時,眸光一凝,驚訝之色更是明顯。

竟然是傳聞之中,已經徹底廢掉了的風雷達劍宗絕世天驕【風雷雙劍】梅林。

已經斷臂的梅林。

單手握着青色風劍的年輕人,準確而又優雅地以這種極端的方式,擋住了劍無極的斬殺一擊。

更讓劍無極感到驚訝的是,從青色風劍之中傳來的力量,可絕對不像是一個斷了臂的頹廢天才所能發出。

按照昔日的傳聞和情報來看,就算是巔峰狀態的【風雷雙劍】,也不應該能夠擋住他這一劍纔是。

後輩畢竟是後輩。

再有名氣的後輩,在真正的前輩面前,還是得跪。

但眼前這斷臂年輕人……

在劍無極微怔的瞬間,有風聲在耳邊響起。

且聽風吟。

那是風劍的殺招。

單手握劍的梅林,爆發出強大無匹的戰鬥力,這一瞬間竟是直追七級大天人,見光流轉如風,已得風之法則味道,無孔不入,不可阻擋一般攻向劍無極。

劍無極錯愕之間不斷地揮劍。

不滅劍氣層層疊疊,在身前佈下了絕對防禦。

一瞬之間,玄氣碰撞,劍氣交鋒,劍峰交鳴。

一簇簇璀璨奪目的火星,在虛空之中不斷地濺起又落下,稍縱即逝,快的不可思議。

“太慢了太慢了,劍無極,你的劍太慢了。”

梅林單手出劍,但一劍一劍快似是流光過隙,幾乎超越了大天人境強者的動態視線捕捉極限。

風之劍,以快見長。

一瞬間之間,兩人不知道交手多少次。

猶如兩塊燧石撞擊的瞬間,不知道迸發出了多少稍縱即逝的火星。

叮!

最後一次撞擊。

兩道人影交錯而過。

梅林身形一轉,收回長劍,朝後看去。

劍無極此時也轉過身來,看着這個風雷大劍族的年輕天驕,他的眼中滿是驚駭之色,因爲在他的胸前,有三點殷紅,是梅花般緩緩地滲開,越來越明顯……

他受傷了。

在一個後輩的劍下,竟然受傷了?

此子,絕不可留。

劍無極眼中閃過殺意,不管今日結果如何,這種妖孽級的苗子,如果任由其發展成長,以後還了得?

他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催動了【荒神令】。

是的。

【荒神令】不但是令牌,更是一件武器。

其中蘊含着大荒神殿的神力。

巴掌大小的令牌,迎風一變,化作一面淡黃色巨牌,直接迎着梅林當頭砸下。

梅林神色凝重,體內玄氣瘋狂震盪。

他昂首以口銜住分劍,白色牙齒死死地咬住劍柄,然後反手在背後一探,蓄養數日的雷劍,直接脫鞘拔出。

岩漿空間之中,瞬間雷聲滾滾。

紫色的雷光隨着梅林揚手揮劍的瞬間,狠狠地斬在了【荒神令】巨牌之上。

短暫的畫面停滯。

然後——

轟!

可怕的能量爆發翻滾輻射。

梅林面色一變,身形直接被震飛,口比五官之中,溢出鮮血,化作顆顆血珠揮灑在虛空之中,被沸騰的岩漿炎氣瞬間蒸發……

“神之力。”

梅林落地,腳步踉蹌後退,一身強橫的修爲幾乎被震散,整個人進入了短暫的失控狀態……

咻!

不滅古劍帶着無匹的殺意,化作虹光,瞬間襲殺至近前。

這是必殺一劍。

因爲梅林的身邊,根本就沒有人可以擋住這一劍。

這本是必死的危局。

因爲劍無極不惜動用【荒神令】,爲的就是要肅殺梅林。

除非有奇蹟發生。

但這個世界上,奇蹟多嗎?

不多。

會有嗎?

會有。

也不知道是劍無極運氣太差,還是梅林運氣太好,總之在那麼一瞬間,在不滅古劍和梅林的眉心之間不足三指寬的位置中,突然黑白二色陰陽圖浮現,一道傳送之門毫無徵兆地出現。

劍無極的這一劍,就刺入了黑白傳送門中。

他當場蒙圈。

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一聲怪叫從黑白二色陰陽圖傳送門中傳出。

接着便是一個罵罵咧咧的聲音。

“哪個王八蛋,竟然在院子上空開一個黑洞來暗算我?”

這聲音有些氣急敗壞。

“棋老?”

看到黑白二色陰陽圖的瞬間,劍無極反應過來,毛骨悚然的恐懼襲來,他第一時間抽身後撤。

但腦海中下意識地反應告訴他,不對,不是棋老。

那個聲音不是棋老。

他施展劍印秘術,想要將射入傳送門的古劍召回。

但傳來的訊息,卻是古劍被某種恐怖的力量直接固定住,一時之間,竟是無法通過操控術將其收回。

怎麼回事?

劍無極心中浮現出不安之感。

這時,黑白二色傳送門之中,一個披頭散髮的俊美白衣少年衝了出來,手裡死死地攥着不滅古劍,大聲地咒罵道:“是哪個王八蛋,亂丟破劍,把老子價值一萬玄石的髮帶給斬斷了,快他媽的賠錢啊……咦?”

少年罵了一半,突然也自怔住。

眼前這地方,好熟悉啊。

好像我曾經來過?

就連空氣裡的溫度,都如此宜人,勾勒起了一些美好的回憶。

而且,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人,在這裡打架?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北辰下意識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他看了看手中如怪蟒一般拼死掙扎的不滅古劍,再看看對面的劍無極,道:“老鐵,這劍是丟的?”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打包帶走第八百章 這實在是太不要臉了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有顏色的會面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我是來征服的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我想要問一問第四百四十五章 這一次不要錢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終成領主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二百零一章 家庭作業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巨手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這個傳人太弱了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服務絕對到家第六百八十四章 更好的辦法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真氣魔氣雙領主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神界盡怪咖第七百五十四章 古同學,又出大事了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和棋第九百五十七章 專業人士第七百六十章 你很弱哎第五百二十章 緣來緣散緣如水第二百二十七章 力量之戰的落幕第七百一十四章 我叫古天樂第七百三十章 這事兒你真的幫不了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紫色手掌第五百一十八章 威望太高了第二百七十二章 證明清白?我好像可以第七百五十六章 安排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大財主第五百零一章 剛纔發生了什麼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青蕾的異變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奸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要誤會第七百九十九章 不但可以看,還可以摸第九百三十四章 他是在挑戰我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封政令函第六章 不可思議的功能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星河級第七百三十三章 深井天人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誰在狩獵誰?第八百七十五章 能給他什麼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1072章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她和他什麼關係?第四百零九章 真正的天才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鐵劍骨第四章、教習,我想修煉第三百五十七章 秦姐姐快來救我啊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你們被我包圍了第七百九十五章 禍起蕭牆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劍仙之名動四方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言出法隨?第一百七十三章 激變(3)第三十二章 自我攻略,最爲致命第三百四十五章 實力暴增的林北辰第六百八十八章 交替上升第四百零四章 老子就是英雄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送他們回家了第二百三十七章 幸運戰袍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的名字是雷鋒第七百九十章 水療術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一百六十八章 萬毒洞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此煙方燃(求訂閱)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復仇者的沉默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境界狂飆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末日神王像第八百三十二章 他來了他來了第六百一十三章 喝酒壓壓驚第七百七十章 輪迴絕境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你說什麼?第一千零六十章 這是一個博學的人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招定勝負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九百五十八章 發育能力賊強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背鍋俠白小小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劍定勝負第四百四十五章 這一次不要錢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我不信第九百四十八章 一根毛都沒有了第七百七十二章 事情不簡單啊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其實你是個傻……第七百九十二章 那是我的家奴第八百一十八章不是一個球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名號太嚇人了第六百七十八章 刺激一夜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義無反顧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滿載而歸第八百零九章 給你一個機會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五感剝奪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所謂真相?第六百二十四章 青牙毒士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打包帶走第八百章 這實在是太不要臉了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有顏色的會面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我是來征服的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我想要問一問第四百四十五章 這一次不要錢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終成領主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二百零一章 家庭作業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巨手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這個傳人太弱了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服務絕對到家第六百八十四章 更好的辦法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真氣魔氣雙領主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神界盡怪咖第七百五十四章 古同學,又出大事了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和棋第九百五十七章 專業人士第七百六十章 你很弱哎第五百二十章 緣來緣散緣如水第二百二十七章 力量之戰的落幕第七百一十四章 我叫古天樂第七百三十章 這事兒你真的幫不了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紫色手掌第五百一十八章 威望太高了第二百七十二章 證明清白?我好像可以第七百五十六章 安排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大財主第五百零一章 剛纔發生了什麼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青蕾的異變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奸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要誤會第七百九十九章 不但可以看,還可以摸第九百三十四章 他是在挑戰我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封政令函第六章 不可思議的功能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星河級第七百三十三章 深井天人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誰在狩獵誰?第八百七十五章 能給他什麼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1072章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她和他什麼關係?第四百零九章 真正的天才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鐵劍骨第四章、教習,我想修煉第三百五十七章 秦姐姐快來救我啊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你們被我包圍了第七百九十五章 禍起蕭牆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劍仙之名動四方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言出法隨?第一百七十三章 激變(3)第三十二章 自我攻略,最爲致命第三百四十五章 實力暴增的林北辰第六百八十八章 交替上升第四百零四章 老子就是英雄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送他們回家了第二百三十七章 幸運戰袍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的名字是雷鋒第七百九十章 水療術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一百六十八章 萬毒洞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此煙方燃(求訂閱)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復仇者的沉默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境界狂飆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末日神王像第八百三十二章 他來了他來了第六百一十三章 喝酒壓壓驚第七百七十章 輪迴絕境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你說什麼?第一千零六十章 這是一個博學的人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招定勝負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九百五十八章 發育能力賊強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背鍋俠白小小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劍定勝負第四百四十五章 這一次不要錢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我不信第九百四十八章 一根毛都沒有了第七百七十二章 事情不簡單啊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其實你是個傻……第七百九十二章 那是我的家奴第八百一十八章不是一個球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名號太嚇人了第六百七十八章 刺激一夜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義無反顧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滿載而歸第八百零九章 給你一個機會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五感剝奪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所謂真相?第六百二十四章 青牙毒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