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第二狀態

城主府距離劍冢並不是很遠。

以林北辰的跑速,大約十分鐘不到,就可以看到城主府了。

“我是偷偷摸摸鑽進去,還是直接衝進去……”

林北辰站在百米外的一座高塔上,看着緊緊關閉着的城主府大門,下意識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偷偷摸摸進去,不符合我林教皇的逼格。

我林北辰明人不裝暗逼好嗎?

但如果是直接衝進去,萬一老丁被人家控制中,被人家撕票了怎麼辦?

再說一旦打草驚蛇之後怕是也調查不出來什麼……

emmmm……

林北辰正在陷入深度選擇糾結症中時,就看城主府大門突然無聲無息地打開了。

兩道身影一前一後走了出來。

走在前面的人一襲青衫,身材削瘦,體態一般,頜下一片三角形的鬍鬚,眯着眼睛眉開眼笑的樣子有些猥瑣。

正是海族贅婿老丁。

後面的人影身形高挑,扎着高聳的馬尾辮,腰線優美,雙腿修長,氣質高冷,一襲簡單質樸的白色劍士袍在她的身上散發出月宮仙子般清冷柔光,彷彿是女神仙衣一樣。

“臥槽,綠了綠了。”

林北辰眼珠子差點兒從眼眶裡彈射出來。

楚雲孫綠了。

送老丁出來的竟然是城主夫人。

這三更半夜,四處無人,街道靜悄悄,孤男寡女從大門裡走出來……

林北辰的想象力開始自由的飛翔。

老丁啊老丁,你這樣做,對得起師孃和小影兒嗎?

只見老丁和城主夫人陸觀海,在大門口又說了幾句,老丁連連點頭,似乎是在答應着什麼,確定無誤之後,才轉身離開。

陸觀海目送丁三石遠去,轉身回到了府中。

府門無聲無息地關上。

林北辰緩緩地放下了手機,結束了這一次的錄像。

又一個新的把柄GET。

老丁啊老丁,以後這兩段錄像會不會被師孃看到,就要看你的表現啦。

林北辰就要跟下去,突然心中一動,浮現出了另外一個念頭。

等等。

如果說,之前暗中要刺殺我的人,就是城主府中人,那楚雲孫和陸觀海的嫌疑最大——畢竟我長得這麼帥武功這麼高形象又這麼好,他們肯定會嫉妒我。

這對狗男女想要提前殺掉我,掃清爭奪劍仙傳承的絆腳石……

呃,不對,我應該是絆腳泰山。

那有沒有一種可能,老丁其實已經被他們給控制住了?

而剛纔看到的丁三石,會不會是個冒牌貨?

剛纔兩個人鬼鬼祟祟地商量着什麼,莫非是要讓這個冒牌貨,去劍仙院刺殺我?

林北辰的表情,凝重了起來。

被刺殺了一次的他,心有餘悸,有點兒被迫害妄想症了。

不管怎麼樣,謹慎無大錯。

待我去詐一下。

林北辰心中有了計較,暗中跟了下去。

越跟就越覺得自己的判斷正確。

因爲‘丁三石’一副思考琢磨的樣子,偶爾還低聲地自言自語幾句什麼,一看就不像是正常人,跟個腦殘一樣——這不是以前的老丁。

到了一處偏僻無人的街道中,林北辰決定出手了。

咻!

控制金屬的異能發動。

一柄殘劍,化作流光,破空襲出。

“什麼人?”

丁三石瞬間察覺,黑色的德行之劍,已經拔出。

叮!

劍光相擊。

殘劍被磕飛。

“呔,孫賊,看劍。”

林北辰大刺刺地現身,手持一柄劍冢沙地裡得到的無名之劍,一劍刺出。

用大銀劍的話,他怕直接一劍送終。

丁三石反應極快,架住長劍,看到是林北辰,微微一愣:“孽徒,你做什麼?”

“孽你個大頭鬼啊。”

林北辰獰笑:“你們的詭計已經被我看穿了……冒牌貨,受死。”

他繼續出招。

丁三石又驚又怒地道:“你發什麼神經?”

難道這孽徒,關鍵時刻,竟然是腦疾發作了嗎?

而且這一次發作很嚴重啊。

叮叮叮。

長劍相擊。

“咦,這孫賊果然是下了功夫僞裝的,連師父的劍法,都掌握的一模一樣。”

林北辰越打越是驚訝。

僞裝的真的是太像了。

“孫賊,吃我基礎劍術近身三連。”

林北辰大笑。

叮叮叮。

丁三石也是一套基礎劍術近身三連。

他一邊招架,一邊怒道:“孽徒,你發什麼瘋?快停手。”

漸漸地,林北辰的表情,就有些尷尬了。

老丁會的,這傢伙都會啊。

難道英明睿智的我,竟然猜錯了?

眼前這老丁,是真的?

“你說,我父親第三房小妾是誰?今年多少歲了。”

林北辰大聲地問道。

丁三石怒氣咻咻地道:“你老爹林近南自從你母難纏罹難之後,就再未續絃,何來的小妾?”

“那我林府後院的桂樹地下埋着的金幣,一共有幾枚?”

林北辰又問。

“我他媽怎麼知道?”

丁三石暴跳如雷:“你家後院都是櫸樹,哪裡有什麼桂樹?”

哦豁?

兩個都是正確答案。

林北辰迅速拉開距離。

“你別動。”

他暗中召喚出手機,對着丁三石點擊掃一掃。

這個功能,應該可以辨別真假。

“叮。”

“掃描成功。”

“丁三石,人族,43歲,雲系先天玄氣,五級天人境修爲,未有封號……”

“?”

“第二狀態不明。”

一連串的信息,浮現在了手機屏幕上。

一顆巨大的汗珠,從林北辰的左鬢角垂下來。

他伸手將汗珠託上去。

這回翻車了。

我失算了,竟然真的是老丁。

這下如何解釋?

等等。

老丁竟然已經是五級天人了?

雖然沒有封號,但這很扯啊。

和他之前的人設,完全不符。

他之前只是一個小菜雞級別的學院教系呀。

爲什麼實力提升的這麼多。

他一直都在隱藏着實力?

還是說他這段時間修煉出來的?

應該是前者吧。

否則老丁修煉進境的速度,豈不是比我這個掛逼還快?

而且,那個所謂的‘第二狀態’,又是什麼東西?

林北辰越想越覺得心驚。

海族贅婿身上隱藏着大咪.咪啊。

對面。

丁三石提着劍,冷笑着。

看樣子是氣的夠嗆。

雙眸如刀劍,盯着林北辰,一副‘今天你若是解釋不清楚我就要重振師綱’的樣子。

“你……”

丁三石張嘴就要呵斥……

然而林北辰已經不給他機會。

先下手爲強,後下手遭殃。

狹路相逢勇者勝。

他決定先發制人。

“閉嘴,你什麼你?”

林北辰踏前一步,厲聲質問道:“我還以爲是看錯了,沒想到真的是你。你這樣做,對得起我師孃嗎?”

“哈?”

丁三石皺眉道:“你在說什麼?”

“呵呵,還不承認?”

林北辰冷笑道:“我剛纔親眼看到,你在城主府的大門口,和那個叫做陸觀海的女人拉拉扯扯……”

丁三石面色一變:“孽徒,你血口噴人……沒有證據,不要亂說。”

林北辰道:“呵呵,師父,我已經用留影石取證了,真的是沒有想到啊,你竟然會犯下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師父,你這樣做,讓正值單純的我很心痛啊。”

留影石?

這孽徒竟然喪心病狂到了這種程度?

丁三石瞬間人如石化。

Σ(☉▽☉"a?

“你……不要亂說。”

他的氣焰剎那間就垮塌了下去。

林北辰一看,心中大定。

他也不過多糾纏,立刻就來了一招乾坤大挪移,在老丁還未回過神來之前,話鋒一轉,道:“師父,還有怪事,我之前收到了你的信,在趕往劍冢的路上,被人伏擊了……”

他將事情詳細說了一遍。

“我可以保證,不可能是城主府在背後謀劃。”

丁三石立刻給出答案,道:“城中發生了很多大事,局勢非常不妙……走吧,先回劍仙院,正好有還很重要的事情,要與你商議。”

兩人快速返回劍仙院。

“重要的事情?”

林北辰邊走變問:“有多重?”

“重傷垂死的那種重。”

丁三石道。

林北辰心中一驚:“這也太重了。”

說話之間,已經到了劍仙院。

正在瘋狂多人運動的時中聖和尹姍兩人,被召集到了議事大殿之中。

“城中出事了。”

丁三石將各方人馬收到假信匯集而來的消息,說了一遍,道:“如今各大勢力的劍修們,都找上了城主府,要求白雲城給他們一個交代。”

“找我們要什麼交代?”

尹姍道:“他們的親友,是在城外消失的,與我們何干?”

時中聖道:“這些人,不敢去找中央帝國聯盟議會的那位大人質問,柿子挑軟的捏,來爲難我們……呵呵,還真的是欺軟怕硬,當時可是那位大人對外宣稱,麻煩已經解決了,檢修門才放心離去的。”

“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

丁三石道:“人是在北海帝國消失的,白雲城就得負責……而最大的問題,已經不是那些劍修們到底死在了哪裡,而是要調查清楚,這背後到底是怎麼回事?陰謀的氣息,已經非常明顯了。”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道:“這麼說的話,今晚刺殺我的那些人,也有可能是之前那些神秘的敵人?他們現在竟然敢進城殺人了。”

之前那些神秘敵人,截殺各方強者,都是在城外。

也許是懾於‘棋老’的實力,也許是懾於中央帝國聯盟議會的威嚴……

但是現在,他們竟敢入城了。

這豈不是說明,局勢已經在悄無聲息之間,惡化到了敵人已經覺得勝券在握,並且無需在忌憚任何人的程度了?

媽的。

這羣孫子到底是什麼人?

怎麼好像有點兒針對我。

林北辰很氣。

丁三石道:“楚城主提議暫時停止論劍大會,等到將劍修失蹤之事調查清楚,再進行決賽也不遲……”

“也不是不可以啊。”

林北辰眼睛一亮。

拖延幾天好啊。

等到我的KEEP偶觸加速任務完成,實力暴增,到時候在決賽之中可以吊打各方,‘劍仙傳承’還不是手到擒來。

“但是,帝國聯盟議會的那位大人,拒絕了這樣的提議。”

丁三石繼續道:“而且不只是那位大人,‘棋老’也持反對意見,所以後天,論劍大會的決賽將如期進行。”

林北辰:“……”

老丁頭你有事能不能一口氣說完啊。

不過,這件事情,聽起來也的確是透露過詭異。

不論是中央帝國聯盟的那位大人,還是‘棋老’,明明在楚雲孫提議極有佔理的情況下,卻要急於結束論劍大會,到底是爲什麼呢?

“那城中的各方劍修怎麼辦?”

時中聖皺了皺眉,道:“他們不會這樣善罷甘休的吧?”

丁三石談了一口氣,道:“這就是目前最麻煩的事情了,楚城主已經派人調查城中的情況了,但不樂觀,據說各地來的劍修們,在七星聚劍樓之中集會,正在商議明日一早,前往城主府示威之事,如果白雲城不給他們一個交代的話,就要聯手滅了白雲城的傳承。”

尹姍也有些擔憂了,道:“這可如何是好?”

林北辰道:“我有一個辦法,可以一勞永逸。”

“快說。”

丁三石、時中聖、尹姍三人眼睛齊齊一亮。

林北辰發出‘hiahiahia’的反派鬼笑,將長髮朝着腦門後捋起來,道:“我們主動出擊,將他們殺光,這樣就可以阻止他們去城主府鬧事,要是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可以順道送這些不講理的傢伙,去陰間見到他們失蹤的親人,想必他們地下有知,也會感謝我們的好意。”

對面三人頓時滿額頭的黑線。

“你想讓白雲城成爲劍修公敵嗎?”

丁三石沒好氣地道。

林北辰道:“未必啊,只要我們做的乾淨利落,屍體埋得好,就不會有人發現。”

“滾吶。”

丁三石直接否決,道:“這是什麼狗屁餿主意。”

林北辰打了一個哈欠,起身道:“那就沒辦法了,你們都是成熟的院首和師叔了,要學會自己解決問題了,我先去洗澡了。”

說完,直接離開。

後來丁三石和師弟師妹到底商議了什麼,他就不知道了。

不過第二日一早,酣睡中的林大少,就被外面傳來了的喧譁聲給吵醒了。

“林北辰,滾出來,快給我們交代。”

“劍仙院的人都死了嗎?出來,給我們一個答覆。”

“再不出來,我們就殺進去了啊。”

一道道厲聲大喝,從劍仙院傳了進來。

林北辰迷迷糊糊地爬起來。

好熟悉的畫風啊。

好像是我剛穿越來被堵在第三初級學院時候的樣子?

他一臉不爽地伸個懶腰,全身上下都是起牀氣,道:“外面怎麼回事?”

芊芊第一時間推門進來,端着熱毛巾和洗漱的溫水,道:“少爺,您醒了,外面是來自各地的劍修,正要您出去搭話,給他們一個交代呢。”

“交什麼代?”

林北辰一臉無語地道:“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小弟子,他們不是要去找城主嗎?找我幹什麼?”

芊芊道:“城主和丁院首一早就發佈了公告,說衆劍修失蹤之事,由您全權負責,讓他們都來找你了。”

沃特法克?

林北辰震驚的漱口水都噴了出來。

我負責?

甩鍋給我?

我他奶奶的一大早起來壓都沒刷呢,就扣下來一口大鍋?

楚雲孫,丁三石,你們兩個龜孫,這他媽的是人幹事?

------

大家晚安呀,我去睡了。

今天週六呢。

第三十六章 錢不錢的無所謂第五百四十五章 邪神真面目第七百四十六章 有銀賊第一章 我想要回去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希望那時你還活着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七十一章 十枚徽章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我最恨兩種人第一百五十六章 冒險者蛀蟲第八十四章 同道中人?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青蕾的異變第三百九十三 多人運動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廢街刺殺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沒用也喜歡第六百六十二章 拿我當個人地六百一十九章 雲夢人民的親兒子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新的發現第六百五十五章 驟然逆轉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美麗的小少婦第三百八十六章 時間管理很重要第五百零五章 花裡胡哨的有什麼用?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忘情冢第一百七十四章 不夠.騷第六百六十一章 終於死了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紅色面具第五十六章 冰箭雞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那銀白色的秀美長髮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吉之人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死給你看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三十四章 不硬的已經被你玩死了第八百九十九章 白雲城之變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人命如泥第五十七章 我請你吃雞第一千零壹拾叄章 家人-小偷第三百三十四章 空空如也第五百一十六章 少爺,這不是鳥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第三百四十五章 實力暴增的林北辰第八百九十一章 海族贅婿出關了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瞎姬八打的初戰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們明日必勝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視頻通話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教教我唄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願意後退半分第一千一百二十把章 我,林北辰,打錢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奸第九百八十章 誰可勝天半子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九章 我只好攤牌了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原來你在這裡第五百四十七章 留給林北辰的時間不多了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強勢的一塌糊塗第六百一十二章 皇子殿下脖子怎麼歪了第九百五十章 巨劍野人第二百三十七章 幸運戰袍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腰疼第二百八十章 軍方的邀請第一百七十四章 容顏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決賽日3第五百五十四章 醉春樓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此煙方燃(求訂閱)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死一傷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狠狠打你屁股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意外的邀約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三十八章 戰木心月(2)第一百五十一章 屎裡有毒第三百六十七章 千萬不要招惹林北辰第一百零二章 東方戰第一百八十章 衆人的震驚第七百四十九章 拉出去賣第一百一十九章 隱藏殺招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入狂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刀訣的威力第九百一十八章 奪劍和反殺第六百三十六章 我新學了一套棍法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次實錘第三百九十三 多人運動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二十五章 無效第九百二十七章 我來給他道歉第七百八十九章 四方雲動第八百二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APP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進墳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大財主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帶走了兩個男人的心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送他們回家了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笑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
第三十六章 錢不錢的無所謂第五百四十五章 邪神真面目第七百四十六章 有銀賊第一章 我想要回去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希望那時你還活着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七十一章 十枚徽章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我最恨兩種人第一百五十六章 冒險者蛀蟲第八十四章 同道中人?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青蕾的異變第三百九十三 多人運動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廢街刺殺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沒用也喜歡第六百六十二章 拿我當個人地六百一十九章 雲夢人民的親兒子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新的發現第六百五十五章 驟然逆轉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美麗的小少婦第三百八十六章 時間管理很重要第五百零五章 花裡胡哨的有什麼用?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忘情冢第一百七十四章 不夠.騷第六百六十一章 終於死了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紅色面具第五十六章 冰箭雞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那銀白色的秀美長髮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吉之人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死給你看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三十四章 不硬的已經被你玩死了第八百九十九章 白雲城之變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人命如泥第五十七章 我請你吃雞第一千零壹拾叄章 家人-小偷第三百三十四章 空空如也第五百一十六章 少爺,這不是鳥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第三百四十五章 實力暴增的林北辰第八百九十一章 海族贅婿出關了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瞎姬八打的初戰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們明日必勝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視頻通話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教教我唄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願意後退半分第一千一百二十把章 我,林北辰,打錢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奸第九百八十章 誰可勝天半子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九章 我只好攤牌了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原來你在這裡第五百四十七章 留給林北辰的時間不多了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強勢的一塌糊塗第六百一十二章 皇子殿下脖子怎麼歪了第九百五十章 巨劍野人第二百三十七章 幸運戰袍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腰疼第二百八十章 軍方的邀請第一百七十四章 容顏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決賽日3第五百五十四章 醉春樓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此煙方燃(求訂閱)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死一傷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狠狠打你屁股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意外的邀約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三十八章 戰木心月(2)第一百五十一章 屎裡有毒第三百六十七章 千萬不要招惹林北辰第一百零二章 東方戰第一百八十章 衆人的震驚第七百四十九章 拉出去賣第一百一十九章 隱藏殺招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入狂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刀訣的威力第九百一十八章 奪劍和反殺第六百三十六章 我新學了一套棍法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次實錘第三百九十三 多人運動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二十五章 無效第九百二十七章 我來給他道歉第七百八十九章 四方雲動第八百二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APP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進墳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大財主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帶走了兩個男人的心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送他們回家了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笑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