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戰前激變

“你在此負責監督。”

林北辰將一根小皮鞭丟給光醬,道:“誰要是偷懶,不要客氣,直接用這個小鞭子,送給他愛之鞭撻。”

光醬:(๑◕ܫ←๑)b。

吱吱吱。

保證完成任務。

光醬一臉驚喜地接過小皮鞭。

啪。

⊕ттkan⊕C〇

在空氣裡打了一個響。

一道銀色電光在鞭頭閃爍。

感覺很不錯。

光醬覺得自己受到了重用。

自己在主人心目中的地位提高了。

它開開心心地提着皮鞭,在熱火朝天的前院修煉場中,走來走去,狗腿子氣息十足。

林北辰分配好工作,就轉身前往後院。

他本來是要拉老丁也來一起修煉。

結果到了後院才知道,老丁又不在。

據說是被城主夫人招進府中去了。

“嘖嘖,贅婿不知亡城恨,天天鑽進城主府啊。”

林北辰忍不住吐槽。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忘記了對師孃打的包票。

他轉身又來到了劍仙院後勤大廚房。

大師傅們正在準備劍仙院弟子的午餐,忙的熱火朝天。

最近劍仙院喜訊頻傳,強者連出,讓劍仙院的炊事班也都挺直了腰桿,揮舞起鍋鏟來虎虎生風,就像是練劍一樣虎虎生風。

美貌小師叔尹姍也混在其中。

穿着女劍士裙袍的小師叔,黑色的長髮用白石玉簪簡簡單單地挽住,露出白皙如玉的天鵝頸,腰間繫着一個小一號的圍裙,將凹凸有致的腰線勾勒的淋漓盡致,哼着歡快的歌謠,心情極好的樣子。

她正在挑選最優質的食材,爲林北辰準備單獨份的愛心午餐。

“小師叔,咱們白雲城中除了劍仙院之外,其他院中還有大宗師級的強者嗎?”

林北辰靠近了問道。

“啊。”

小師叔嚇了一跳,回頭看到林北辰,露出少女般明豔的笑容,道:“有的。”

“詳細說說?”

林北辰眼睛一亮。

“好呀。”

小師叔隨手挽起白皙耳邊垂下的幾根髮絲,動作優雅而又溫柔。

“如今的白雲城之中,風紀院是如今七大院之中綜合實力最強的一個,在蕭然院首之下,還有三位長老,都是大宗師級的強者……”

“其次是白雲院,素來都是城主一脈麾下的親信院系,其中弟子都是城主血脈以及皇室血脈,本該是七院之首,但因爲老城主消失和新城主之爭,這一院損失最終,死傷人數最多,跌落到了第二。”

“再就是劍魔院,院內有一位八級大宗師,還有兩位五級武道宗師……不過劍魔院的人,都是劍瘋子,除了練劍,對什麼都不感興趣。”

“還有劍陣研究院,有一位年齡很大的老學究,曾經也修出過大宗師的戰力,但後來據說是爲了研究劍陣,選擇了散功,平日裡把自己埋在紙堆裡,很多年輕一代的弟子,都不知道有這樣一個人存在。”

“至於剩下的藏劍閣和劍聖院,因爲各種原因,都已經沒落了,沒有大宗師級的戰力……”

尹姍對於這些方面,倒是很瞭如指掌。

林北辰默默記在心中。

“小師叔,你覺得, 這些人有可能轉院,加入咱們劍仙院嗎?”

他問道。

“讓他們加入劍仙院?”

尹姍很奇怪地道:“這卻是爲何?”

“當然是壯大我劍仙院的影響力呀。”

林北辰隨口敷衍道。

尹姍搖搖頭,道:“基本上……這個……很難。”

“爲何?”

林北辰不死心地問道。

人才靈活流通,才能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嘛。

否則,一潭死水如何鍛煉出強者?

“昔日白雲城鼎盛時期,七大院就彼此爭鋒奪豔,一度競爭的非常激烈,偶有死傷,一些偏激之輩,還是用了而一些盤外招,當年你師父他,就是被捲入到了過於狂熱的鬥爭中,纔會被驅逐……類似的事情,這些年發生了不少,導致各大院之間的關係就已經很僵硬,隨便轉院不但會被恥笑,還會被各院視作是判師,後果嚴重。”

尹姍解釋道。

頓了頓,她繼續道:“如今白雲城衰落,新城主楚雲孫只顧白雲院和風紀元,忽視其他五院,資源嚴重傾斜,導致人心離散,且不說城內衆人都已經不復昔日的團結,離去無數,就算是一些人還心念白雲城昔日光榮,但到今天還堅守各各自出身之院的他們,基本上都是劍骨錚錚之輩,信念堅定,最好了老死的準備,想要讓這些人轉院,就更不可能了。”

林北辰聞言,若有所思。

他原本的計劃,是卡任務的BUG,強迫各大院的頂級強者加入劍仙院,然後給老子在光醬的小皮鞭之下乖乖KEEP。

但現在看來,要做到這一點,似乎並不簡單。

“如果……”

林北辰嘗試着問道:“我是說如果,我將大銀劍架在他們的脖子上,儒雅隨和地勸說他們轉院,小師叔覺得有多大可能呢?”

尹姍頗爲奇怪地看了林北辰一眼,道:“或許可能成功,但強扭的瓜不甜。”

甜不甜無所謂啊。

林北辰心說,我只是想要得到他們的身,又不是想要得到他們的心。

不過,美貌小師叔這麼說,也不是沒有道理。

萬一讓這些傢伙加入劍仙院,卻不好好修煉,到時候豈不是反而拉後腿?

林北辰想了想,決定先放棄卡BUG的打算,先看看前院的這些傢伙,按照KEEP的鍛鍊方案進行下來,最終修煉的效果怎麼樣。

如果提升效果足夠好的話,就不用執行卡BUG計劃了。

畢竟多一個人,就要多消耗‘腎上腺素’和翠果都珍貴資源。

如今,林北辰身上只剩下12800枚玄石,9000多顆翠果了。

不能再隨意敗家了。

不過,眼前的尹姍,畢竟也是宗師級的強者,本身又是劍仙院之人,卻是不能放過了。

身爲院中的長老,豈能整日廝混在廚房?

“小師叔,前院中修煉正酣,您也一起參加吧。”

林北辰道:“我將自己修煉的秘法貢獻了出來,修煉速度超快,您跟着練一段時間,也許就直接晉入天人境呢。”

“怎麼可能?”

尹姍笑着白了他一眼,並不相信,道:“我的資質和天賦,我自己心中清楚,當初師父也說過,我這一生修煉到六級大宗師境界,就算是到頂了……唉,就算是到了六級大宗師境界,對於如今的白雲城局勢,也沒有絲毫增益,不如踏踏實實做一些後勤工作,爲你們解決後顧之憂,自己也能輕鬆一點……”

“師叔此言差矣。”

林北辰道:“所謂好好修煉,天天向上,這是武道至理名言。”

尹姍彎彎的秀氣眉毛挑了挑。

這至理名言我怎麼沒聽過。

就聽林北辰繼續道:“白雲城興旺,匹夫有責,要靠我們每一個人一起奮鬥,若是人人都如你師叔這般心思,那劍仙院豈不是散了?所以,師叔啊,師侄這裡要批評你了,不能將希望寄託在別人的身上……”

尹姍頓時被自己的師侄說了個大紅臉。

“來來來,不要推辭,我帶你去參加前院的‘多人運動’。”

林北辰也完全不理會美貌小師叔受得了受不了,拉着尹姍的柔嫩白皙的小手,就往前院走去。

誒?

尹姍呆了呆,俏臉頓時一片火燒雲。

還未反應過來,人就像是個牽線木偶一樣,已經被林北辰帶到前院。

走你。

林北辰一使勁,將尹姍直接丟到了芊芊和倩倩的身邊。

啪。

光醬配合着甩了甩小皮鞭。

不要停。

繼續動。

安瑞包嘚,動起來。

林北辰又悄咪咪地回去,在劍仙院弟子們的午餐之中下藥。

等會兒看效果。

如果‘腎上腺素’的效果足夠的話,就暫時不用翠果了。

畢竟這種來自於天外的神果,是用一顆少一顆,對於目前的林北辰來說,是不可再生資源。

……

……

時間流逝。

第三日。

到了論劍大會第三輪開啓的日子。

之前已經抽籤完畢。

顏姐姐的手氣,簡直好到逆天。

‘聞香劍府’戰隊這一輪直接輪空,保送決賽。

林大少幾人,可以坐山觀虎鬥,靜待風雷大劍族戰隊和白雲城戰隊來一場生死鬥毆,決出一個進入決賽名額。

但就在這日一早,論劍大會開始的前一刻鐘,一則震驚了所有人的消息,直接在白雲城中傳了開來。

風雷大劍族宣佈退出論劍大會。

“不會吧,距離決賽,就差臨門一腳。”

“竟然退賽?”

“風雷大劍族這是自認爲不如白雲城嗎?”

“不至於吧,白雲城的陸觀海雖然強,但也不至於就穩吃風雷大劍族啊。”

“聽聞是族中天驕【風雷雙劍】梅林,在上一輪強行出戰之後,斷臂之傷加重,喪失了戰力,不得不退賽。”

“竟有這種事情?”

各處議論紛紛。

城中的劍道強者們,消息也算是靈通,很快就挖掘出了風雷大劍族退賽的原因。

那位驚才絕豔的【風雷雙劍】,之所以能夠強勢橫掃不滅劍宗的強者,乃是因爲他修煉了養劍之術,在雷劍之中蘊藏着養了二十年的劍意,之前從未拔劍,一朝拔劍,就震驚天下。

但那一戰,也將雷劍之中蘊養的劍意,全部都消耗一空。

所以其實在於不滅劍宗大戰之後,就已經失去了再戰的力量。

“原來這纔是真相。”

林北辰聽了消息,也不由得愣神。

坐山觀虎鬥的美好願望落空了。

三日之後論劍峰上,聞香劍府和白雲城兩大戰隊,將要抉出最後的第一,爭奪‘劍仙傳承’。

總感覺哪裡不太對。

這一次的論劍大會,高開低走,有些虎頭蛇尾呀。

如果我是觀衆的話,一定會大聲地後一句:RNM,退錢。

誰能想到,到最後竟然是最不被看好的白雲城,和勉強算是中流的聞香劍府,成爲了兩匹黑馬,一路走到了最後,會師決賽。

這種感覺,很荒誕。

就好像是中國隊和越南隊會師世界盃決賽。

不過林北辰也並沒有太過在意。

因爲他現在的全部心思,都集中到了KEEP偶觸加速任務上。

只要順利完成這次的KEEP偶觸加速任務,得到五系四級的天人境修爲,到時候基本可以橫掃六級天人,手持大銀劍還可以砍死七級天人。

hiahiahiahia!

管他決賽對手是誰,都可以輕鬆橫掃。

只是,任務的完成進度並不理想。

已經是任務期限的倒數第三天。

任務進度如下——

半步天人(0/5)。

巔峰大宗師(4/10)。

武道宗師(15/30)。

劍仙院弟子最弱者修爲達到巔峰大武師境界(巔峰大武師境界之下還有13人)。

這他孃的……

總體完成度連三分之一都不到啊。

雖然劍仙院中的衆人,包括時中聖和尹姍兩位長老,都已經被那不可思議的鍛鍊效果,震驚的腿都合不攏,已經徹底成爲可每日KEEP的狂熱粉絲,各種高難度的瑜伽動作,低難度的有氧鍛鍊已經熟稔無比,整個劍仙院的綜合實力也已經得到了跨越式的提升……

但是,對於林北辰來說,還差得遠。

“看來得下猛藥了。”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他決定將當初在白月部落之中的一套下藥方案,略作修改之後,搬到白雲城來。

щшш• ttκan• ¢ o

花費了半天的時間,付出了一千八百枚玄石的代價之後,林北辰從【淘寶】APP上加急購買到了‘普拉薩拉能量粉’、‘紐崔萊松果菊建蛋白.粉’、‘破壁靈芝孢子粉’、‘DHA魚肝油片’等等保健品……

“嗚嗚,這一次真的是大出血。”

林北辰一邊哭着,一邊將這些價值昂貴的魔改保健品,按照之前的比例,混合調配,做成一種顏色奇怪的粘稠液體……

糟糕。

竟然粘稠了?

這下不能說是涼茶了。

那說什麼呢?

就說是……呃,果凍吧。

就不信了。

連白月部落的強者們都可以提前‘催熟’的配方,還不能搞定這些廢柴白衣劍士們。

一番鼓搗之後。

“來來來,加餐啦,我親手調製的果凍。”

林北辰提着大桶,來到前院,道:“一人一碗,不許多吃啊。”

衆人還是很給林大少面子的。

排隊領餐。

“ 粘粘的,軟乎乎的,還帶一點點的腥味……少爺,這是什麼果凍啊?”

芊芊吃了一口,好奇地問道。

“別問。”

林北辰一本正經地道:“問就是我費了巨大的精力,親自制作的神物。”

說到這裡,他大聲地對着衆人喊道:“不許浪費,這都是我辛辛苦苦準備的精華,一滴都不許剩下。”

衆人大聲答應着。

倩倩難得貼心一次,端着自己的一碗果凍,獻寶一樣遞過來,道:“少爺,這麼好的東西,你也補一補吧。”

林北辰立刻跳起來一巴掌拍在倩倩光潔白皙的腦門上。

滾吶。

你這個黑心棉做的假棉襖。

倩倩一臉委屈巴巴,只好訕訕地退下。

衆人很快就用餐完畢,然後繼續進行鍛鍊。

林北辰趴在石桌上,左右手相疊,支撐着自己的下巴,盯着這羣人,等待着他們突破。

片刻後。

“突破了。”

“我又突破了。”

“我也突破了。”

“我……我晉入宗師境界了。”

“啊啊啊,我突破了,有突破了,我連破三級……”

“我要上天。”

“我昇仙了……”

一陣陣鬼哭狼嚎般的聲音,在劍仙院中響起。

還好在三天之前,謹慎的時中聖就在劍仙院周圍佈置下了一些斂息陣法,也樹立起了警示牌,不許外人靠近,所以院子裡面發生的事情,並沒有傳出去。

“我……我也……”

時中聖身軀顫抖了起來。

他扭頭看向遠處的林北辰,道:“我好想也……”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你進入九級武道宗師了嘛。”

林北辰不耐煩地擺擺手,道:“有什麼可炫耀的啊,師叔,你還差得遠呢,我養的老鼠都比你強啊,你抓點緊,繼續修煉,千萬不要自得自滿,天人境纔是你的目標啊。”

說着,他又看了一眼同樣激動的渾身顫抖的尹姍,道:“小師叔,你也別激動,六級武道宗師真的不是你的極限,不要停,繼續動,搞快點。”

原本還想要說什麼的尹姍,只好閉嘴。

林北辰長身而起,道:“大家再加把勁,果凍的效力還未完全發揮,繼續動起來,抓住這次機會,實現生命的突破……搞快點。”

啪啪啪!

光醬在一邊很配合地揮動閃電鞭。

衆人被林北辰這麼一說,頓時都冷靜下來,繼續瘋狂鍛鍊。

“哥,我好像也突破了。”

蕭丙甘湊過來,小聲地道:“我進入【鑽石劍骨】境界了。”

沃特法克?

林北辰呆了呆。

又超過我了?

他自己現在纔不過是【鉑金劍骨】境界。

就這,還是死神手機裡面的【無相劍骨】APP日夜運轉修煉的結果。

蕭丙甘只是天天吃雞腿,竟然進展這麼快?

難道他是天生劍骨不成?

林北辰本來想要問一問,進入【鑽石劍骨】之後,有什麼妙處。

但轉念一想,這麼一問的話,豈不是暴露了自己的劍骨境界?

不行。

這個逼我得裝下去。

否則,還怎麼帶小弟?

“嗯,不錯,有我十分之一的天賦了,親弟啊,你不要驕傲,繼續帶着大家修煉吧。”林北辰不動聲色地道。

“哦,好的,親哥,我會努力向你看齊的。”

工具人並沒有多想。

因爲他覺得自己不如親哥,那是確定一定以及肯定的事情。

“做個好漢子,每天要自強,熱血男兒漢,比太陽更光……”

神音灌耳之中,多人運動在繼續。

在光醬閃電小皮鞭的監督下,衆人不曾有片刻停歇。

哪怕是到了晚上也不休息。

除了吃喝拉撒,就是不斷地運動。

就連林北辰,也都堅持到了晚上大約七點多的時候,才叮囑一番,回到自己的房間去睡覺。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林北辰從夢鄉中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刷手機。

打開手機一看,他臉上終於露出了微笑。

有大進展了。

半步天人(3/5)。

巔峰大宗師(8/10)。

武道宗師(27/30)。

劍仙院弟子最弱者修爲達到巔峰大武師境界(巔峰大武師境界之下還有5人)。

“太好了,終於看到了光明。”

林北辰直接一個鹹魚打挺坐起來。

忍不住對着手機傻笑了起來。

雖然之前又是買藥,又是消耗翠果,耗費玄石數量巨大,但說實話,只要能夠提升實力,一切都是值得的——玄石雖然是硬通貨,但如果不是KEEP軟件任務獎勵的話,花費數倍相同數量的玄石都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提升到五系四級天人競技。

“少爺,今天醒的這麼早。”

芊芊敲門進來,已經爲他準備好了洗漱用品和早餐。

雖然也在參加外面的鍛鍊,但她和倩倩不一樣,更多的心思,還是放在林北辰的身上,以服務林北辰爲第一選項。

在貼心小侍女的伺候下,林北辰才穿衣洗漱,問道:“昨夜是誰突破了?”

“時長老,尹長老,還有一位叫做高天亮的白衣劍士,都突破了巔峰大宗師,半隻腳踏入了半步天人境界,另有兩位長老,還有幾名白衣劍士,達到了巔峰大宗師……”

芊芊一邊爲林北辰梳頭,一邊用崇拜的語氣道:“大家都說這是一個奇蹟,這麼短的時間裡,讓大家實力提升如此之快,就算是神明,也未必可以做到,大家對少爺您,可都是敬佩到五體投地呢。”

“那你呢?”

林北辰反問道:“你和倩倩兩個,可有什麼突破?”

芊芊有點兒羞愧地低下頭,道:“奴家有小小突破,沒有少爺您的實力賜予情況下,達到了二級武道宗師境界,倩倩進步比奴家大,已經是七級武道宗師境界了。”

“那也很厲害了。”

林北辰在小侍女的臉蛋上摸了一把,道:“倩倩喜歡打打殺殺,平日裡也經常去【失落城堡】試煉,實力提升比你快那是理所當然,但你也不必覺得自己不如他,所謂人各有志,你不喜歡武道爭鬥,本少爺不會逼着你去打生打死,天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跟在少爺我的身邊做個花瓶,少爺我也是很開心的。”

“嗯,少爺,奴家知道了。”

芊芊低頭柔柔地道。

林北辰握住她捏着梳子的嬌柔白嫩小手,輕輕地捏了捏,道:“放心吧,一切都有少爺我,只要少爺我在一日,定會護你一世周全。”

“嗯。”

芊芊白皙嬌豔的小臉上寫滿了幸福的神色。

洗漱完畢。

林北辰伸着懶腰來到前院。

多人運動依舊在熱火朝天地進行着。

這種KEEP運動的集體開掛方式,對於武者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尤其是當他們感受到自己實力在這種簡單的動作之中實實在在地瘋狂提升着,就好像是嗜賭如命的賭徒得到了把把爆贏的手氣之後,就根本停不下來那種狀態……

而光醬也始終都提着閃電鞭,在一邊盡職盡責地監督着。

如此這般,時間流逝。

轉眼又是兩天過去。

距離完成【劍仙院之崛起】偶觸加速任務的最後期限,還剩下一天。

缺一個半步天人。

多了一個四級武師。

不過按照衆人修煉進步的效率,最後一天完成任務,應該不成問題。

爲此,林北辰專門挑出了五名最有資格晉入半步天人的巔峰大武師,專門特訓,特供翠果和各種藥劑。

至於那個叫做趙志明的落後退四級武師,也得到了開小竈的特殊待遇。

距離論劍大會的決賽,還有不到一天的時間。

城中的氣氛,也逐漸炙熱緊張了起來。

每個人都期盼着最後的決賽到來,期待着謎底揭曉,想知道‘劍仙傳承’最後花落誰家。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些不速之客的到來,打破了白雲城原本的微妙平衡。

夕陽下。

城中道路上,人影稀疏。

“在下逆練白尾族弟子袁鋒,請問我族前來參加論劍大會諸位族人,落腳城中何處?”

一位來自於東道真洲劍道大族【逆練白尾族】的年輕劍客,反在城中逢人就打聽自己族人的下落。

“你們族人不是已經在五天之前,離開白雲城,返回白尾山了嗎?”

“淘汰的當日,就離開了呀。”

一些好心人給了他答案。

袁鋒聞言,大爲驚愕:“不可能啊,若是五日之前就離開,應該是早就回到白尾山了,爲何我族沒有人見過他們?”

“也許是錯過了吧。”

有人道。

袁鋒沉思許久,在城中繼續尋找。

不久,又有數位背後長着彩色翅膀的毒蝶山劍道強者,來到了城中。

她們,也在尋找自己的族人。

之後,不滅劍宗的一位長老,也帶着四位弟子,風塵僕僕地來到才城中。

“我宗太上長老何在?”

不滅劍宗的強者,亦在打聽消息。

這個時候,很多一直都在城中的劍道強者們,也意識到事情不對勁了。

原來不論是毒蝶山,還是不滅劍宗,都和逆練白尾族一樣,前來參加論劍大會的選派團隊,除了戰死在論劍峰上的強者之外,竟然在離開白雲城中之後,徹底失蹤了。

聲不見人,死不見屍。

夜幕下的白雲城,被震動了。

難道又是之前那些截殺了赤羽魔山族等勢力的神秘敵人作祟?

可不是說,之前因爲有來自於中央帝國聯盟議會的那位神秘女大人出手,將攔截離開之人的神秘敵人,殲滅嚇退了嗎?

爲何又出現了?

驚覺不對的各方勢力,頓時開始調查。

這一調查,所有人都驚出一身冷汗。

原來之前被認爲是安全離開白雲城的各方劍修,包括那些來看熱鬧之後又因爲時局不對而提前離開的散修們,竟然是全部都人間蒸發了。

到了太陽落山的時候,又有大量的外來劍修,進入白雲城。

“在下柳岸,收到了師兄的求救信,特趕來白雲城支援。”

“老夫三劍破天流劍宗周正陽,也是收到了兩位弟子的求援信,說是他們在白雲城遇到了麻煩,特來調解……有哪位朋友,知道我那兩個劣徒的下落?”

“大乾帝國斬日學院教導主任郭雲閣,也是收到了學員的求救信,匆匆趕來……他們是來觀摩論劍大會的。”

七星聚劍樓中,聚集了很多外來者。

他們幾乎是同時到達白雲城。

共同的特點,是都有親朋好友之前來到白雲城觀摩論劍大會,都收到了他們的求救信,所以才匆匆忙忙地趕來。

越是交流,這些人的心中,就越是驚駭。

太詭異了。

首先,根據城中傳遞的消息,他們要找的人,早就離開白雲城不知所蹤了。

其次,他們來自於東道真洲不同的地方和區域,路上耗費的時間都不相同,可是卻同時到達了白雲城,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那一封封的求救信,是計算好了他們趕來白雲城路上所需要耗費的時間,先後發出的。

可以基本上確定,信是假的。

那問題又來了。

發出假信的人,爲何要算好時間,讓他們在今日傍晚,同時到達白雲城呢?

各種各樣的消息和情緒,在不斷地發酵着。

而在這個時候,在劍仙院中騎小渣虎玩的林北辰,收到了來自於海族贅婿老丁頭的一封信,信中只有一句話——

“隱匿行跡,不要被人發現,速來劍冢,與我匯合。”

嗯?

難道老丁神神秘秘地謀劃了這麼多天,終於要做點什麼了?

林北辰心中一動。

難道是要聯手幹掉城主楚雲孫謀權篡位?

老丁終於要按耐不住他那蠢蠢欲動的狼子野心了嗎?

林北辰興奮了起來。

他來到前院,吩咐光醬和蕭丙甘帶着衆人繼續運動,抓緊時間修煉提升實力,然後返回臥室,開開心心地換上了一身烏漆嘛黑的夜行衣,離開劍仙院,朝着劍冢的方向狗狗祟祟摸去。

夜色中的白雲城街道,顯得空曠而又孤寂。

因爲老丁要他隱匿行跡,所以爲了不被人發現,林北辰沒有御劍飛行,而是利用肉身之力,在地面街道中飛迸。

儘量避開一些主幹道。

林北辰一邊飛奔,一邊在心裡琢磨丁三石的真正目的。

突然,毫無徵兆地一抹極度危險的警兆,在他的心頭浮現。

前方昏暗的街巷中,一個渾身都隱藏在寬大黑色斗篷披風中的高大魁梧身影,好像是隱藏在黑暗中的夜魔一般,擋住了林北辰的去路。

“午時已到。”

刻意改變之後彷彿是兩塊鏽跡斑斑的鐵片相互摩擦的詭異聲音傳來:“請上路。”

神秘身影身形一動。

他就像是夜色中的一道閃電,帶着無匹的殺機,拔劍、近身、揮次動作一氣呵成,瞬間就到了林北辰身前,破開了他的防禦,一縷死亡劍氣直取林北辰的眉心。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林北辰左右和後方的陰影之中,亦有快如幽鬼一般的身影流出,黑色的劍在夜色就如藏匿的毒蛇一樣,朝着林北辰左右雙跨、後心等要害位置刺出。

暗夜下,蓄謀已久的殺局,一瞬間完成。

Wωω ▲ttkan ▲¢ ○

出手的強者,都是天人級的專業刺客。

-------

換一下長度,希望大家可以適應。

另外上一章關於程序員的不恰當描述,表示道歉,已經修改。

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奸第七百七十四章 再度萬目呆滯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戰隊的名稱?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還珠公主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我叫宇文秀賢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讓它姓林第九百八十七章 殺大天人如殺豬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不後悔的選擇第八百六十六章 寄生傀儡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叛亂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九百九十一章 刑天狀態第六十二章 我五行屬水第八百四十三章 偏差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巖狼之王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劍聖的尊嚴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驚豔一槍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黃金之舟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大豐收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秀兒有毒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來頭有點大第六百一十一章 力氣用大了?第六百三十三章 思考和轉變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這是逼我的……第八百八十三章 先殺爲敬第四百九十七章 您不大戰三百回合了?第四章、教習,我想修煉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巖狼之王第十四章 原來是這麼充電的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七百七十三章 真正的主角永遠最後出場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讓你活着走不出大殿第三百八十五章 新的APP功能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日日都想第八百零五章 意外驚變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二百零五章 面對鏡頭淡定點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五百八十七章 什麼纔是真理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要爲我報仇第五百八十四章 人生何處不相逢第四百九十章 發了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二十九章 臥槽,無情第五百八十九章 終於來了?第六百四十八章 我要你的命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終成領主第七百六十六章 萬劍歸宗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動.亂的根源第一百六十八章 萬毒洞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神界的變故第一百五十六章 冒險者蛀蟲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粉也是粉嘛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驚豔一拳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黃金之舟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被家暴了第五百零二章 南無加特林菩薩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這個人我不太熟第二百九十章 五局三勝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文明的城市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開箱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回馬槍(1)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人之門第五十七章 我請你吃雞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聽我狡辯啊第五百四十三章 最鋒利和最堅固第三百五十二章 喜訊頻傳第三百一十八章 老母豬戴胸罩第三百九十三 多人運動第八百零七章 開戰第七百九十章 水療術第一千零肆拾叄章 第七朵花瓣第八百七十三章 最親密的戰友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神界大變局第二百七十章 又一次入魔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吞噬血與骨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腰力終結者第一百六十九章 心狠手辣林北辰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機會來了第四百九十六章 你們不會是奸細吧?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阿拉丁狗女神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第十五章 我叫吳笑方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薔薇之花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蠻橫的少女第二百三十四章 生怕情多累美人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有種等他蹲完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無法自拔第七百二十五章 狗狗狗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人技
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奸第七百七十四章 再度萬目呆滯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戰隊的名稱?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還珠公主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我叫宇文秀賢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讓它姓林第九百八十七章 殺大天人如殺豬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不後悔的選擇第八百六十六章 寄生傀儡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叛亂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九百九十一章 刑天狀態第六十二章 我五行屬水第八百四十三章 偏差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巖狼之王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劍聖的尊嚴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驚豔一槍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黃金之舟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大豐收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秀兒有毒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來頭有點大第六百一十一章 力氣用大了?第六百三十三章 思考和轉變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這是逼我的……第八百八十三章 先殺爲敬第四百九十七章 您不大戰三百回合了?第四章、教習,我想修煉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巖狼之王第十四章 原來是這麼充電的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七百七十三章 真正的主角永遠最後出場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讓你活着走不出大殿第三百八十五章 新的APP功能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日日都想第八百零五章 意外驚變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二百零五章 面對鏡頭淡定點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五百八十七章 什麼纔是真理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要爲我報仇第五百八十四章 人生何處不相逢第四百九十章 發了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二十九章 臥槽,無情第五百八十九章 終於來了?第六百四十八章 我要你的命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終成領主第七百六十六章 萬劍歸宗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動.亂的根源第一百六十八章 萬毒洞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神界的變故第一百五十六章 冒險者蛀蟲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粉也是粉嘛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驚豔一拳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黃金之舟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被家暴了第五百零二章 南無加特林菩薩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這個人我不太熟第二百九十章 五局三勝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文明的城市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開箱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回馬槍(1)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人之門第五十七章 我請你吃雞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聽我狡辯啊第五百四十三章 最鋒利和最堅固第三百五十二章 喜訊頻傳第三百一十八章 老母豬戴胸罩第三百九十三 多人運動第八百零七章 開戰第七百九十章 水療術第一千零肆拾叄章 第七朵花瓣第八百七十三章 最親密的戰友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神界大變局第二百七十章 又一次入魔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吞噬血與骨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腰力終結者第一百六十九章 心狠手辣林北辰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機會來了第四百九十六章 你們不會是奸細吧?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阿拉丁狗女神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第十五章 我叫吳笑方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薔薇之花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蠻橫的少女第二百三十四章 生怕情多累美人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有種等他蹲完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無法自拔第七百二十五章 狗狗狗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人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