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原來你們是看不起我

“白長老是爲你好,小子,你不要不知好歹。”

又有人開口。

是一個女人。

一張長相非常妖媚的女人。

渾身上下每一寸肌膚,每一個部位,都流露出煙視媚行般的魅惑。

關鍵是她的背後,還有一對色彩斑斕的五彩翅膀。

蝴蝶樣的翅膀。

讓她看起來像是酥媚的蝴蝶仙子,又像是魅惑的致命小惡魔。

“你他媽的又是誰?”

接二連三地被阻攔,蕭丙甘已經很煩躁了,說話也很不客氣。

“小女子毒蝶山,賀青花。”

酥媚女子站起來,水蛇腰扭動,一片乳.波臀.浪翻滾中,靠近蕭丙甘,纖白的手指貼着他的肩膀一摸,道:“蕭公子,你好凶哦,人家有點害怕。”

蕭丙甘一臉嫌棄地後退,道:“你是不是划船不用槳?”

賀青花一怔。

蕭丙甘道:“全靠浪啊。”

酒樓裡頓時一片鬨堂大笑,然後在賀青花的冷哼之中,又迅速戛然而止。

【毒手羅莎】賀青花,毒蝶山四大峰首座之一,豔名、兇名、威名在外,一般人還真的不想被這個毒蝴蝶纏上。

“蕭公子,你還真的是讓奴家很意外呢,以前那些男人,看到奴家就恨不得撲上來,把奴家狠狠地壓住,偏偏你年紀輕輕,卻不假辭色……”

賀青花如同無骨的蛇 一般,又朝着蕭丙甘靠過來。

“噗……”

林北辰直接笑出聲來。

他想到了霸道總裁文……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賀青花看向他,拋了一個媚眼,嬌滴滴地道:“林公子,你笑什麼,莫非是在調侃奴家?”

林北辰道:“我這兄弟啊,還是處男,不喜歡你這種妖豔賤貨型的,你呀,就不要再費心了。”

大廳中很多人,立刻向林北辰投來敬佩的目光。

敢當着賀青花的面,說這種話……

兄弟你想好死了埋在哪裡嗎?

誰知道賀青花並不惱怒,反而是笑盈盈地道:“那林公子你呢,喜歡我這種調調的嗎?”

林北辰道:“叫我教皇。”

“林教皇,你喜歡我之中調調的嗎?”

賀青花看着林北辰那張俊逸無雙的臉,心中也不由得一片炙熱。

“不喜歡。”

林北辰一本正經地道:“你太醜了,何況我們還不是一個物種,有生殖隔離噠。”

賀青花臉上泛過一絲黑氣。

這時,大樓外又傳來了迎賓的唱喏聲:“風雷大劍宗【風雷雙劍】梅林天人到。”

無數目光頓時齊刷刷地朝着大門口看去。

揹負紫青雙劍,一身黑衣的年輕人,臉色冷漠地緩緩走進來。

隨行的還有不滅劍宗的新生代三大劍客之一【天風一劍】諸葛靈犀等人。

梅林走進來,目光一掃,對着蕭丙甘微微點頭,直接忽略了林北辰。

而諸葛靈犀敏銳地察覺到了大廳裡奇怪的氣氛,問清楚緣由之後,對着蕭丙甘一拱手,道:“蕭兄弟義薄雲天,令人佩服。”

蕭丙甘此時已經非常不耐煩。

諸葛靈犀又對着林北辰拱手致歉,很是誠懇地道:“是在下疏忽了,林天人單劍滅白髮披甲族,已經證明了自己,有資格坐這中間位置,來人啊,速速取椅子來,爲林天人加座……”

“哎,別別別。”

林北辰正在嗑瓜子,聞言he-tui’一聲,將兩片瓜子皮吐到旁邊一個人的頭上。

他連忙道:“沒事,千萬別換,我剛把座椅暖熱,換一個涼椅子,我可不習慣……說真的,我一點兒都不在意的,哈哈哈,就這裡吧。”

諸葛靈犀看了一眼蕭丙甘,面色遲疑地道:“這……”

林北辰直接道:“好了,親弟,消停地,讓你坐那就坐那吧……記住,你是一個有槍的男人,怕什麼。”

“哦,那好吧。”

蕭丙甘只好點點頭,重新坐了回去。

看這一幕,很多人若有所思。

這蕭丙甘和林北辰之間,只怕不是普通的同學關係。

前者對後者簡直是言聽計從好嗎?

至少不滅劍宗的離間試探,算是失敗了。

須臾。

收到請帖的人,都已經到齊。

總共四十六人,除了參加論劍大會的劍道強者之外,還有一些前來觀摩的強者,因爲名聲和個體實力足夠,也得到了邀請——無一例外,都是頂級的劍道天人強者。

令林北辰感到意外的是,竟然沒有‘聞香劍府’的顏如玉。

按理來說,她的地位和實力,都足夠出現在這裡纔是。

此外,白雲城的人,也是一個都沒有。

“諸位,久等了。”

身高三米的不滅劍宗太上長老呂忘塵終於現身了。

表面上四十歲左右的年齡,方面大耳,肌膚猶如玉石一般,五官周正,龐大的身軀,宛如小巨人一般,不經意間就散發出了駭人的壓迫力,現身的瞬間,所有人都覺得呼吸一滯。

“呂長老客氣了。”

“見過呂長老。”

周圍衆人紛紛起身行禮,給足了面子。

唯有兩個人,無動於衷。

第一個是林北辰,坐在邊緣地帶摸魚,一邊‘tui-tui-tui’地吐着瓜子,一邊‘ci-liu-ci-liu’地喝茶,只是興致勃勃地看着,不管周圍人是什麼目光,卻絲毫沒有起身的打算。

另一個是蕭丙甘。

因爲他已經甩開腮幫子乾飯了。

異世界的乾飯人從不知道什麼是客氣。

“諸位請坐。”

呂忘塵拱手致謝,開門見山地道:“老夫長話短說,城外發生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現在請極上三光族的謬長老,再詳細介紹一下眼前的情況。”

謬長春是極上三光族此行目前唯一的一位帶隊長老。

他傷勢不輕,面色慘白,精神略顯萎靡,但還是強打精神,將外面的遭遇都說了一遍。

與之前的傳言,完全一致。

甚至情況更糟。

“賊人的數量不多,但實力極強,單體戰力都在六級天人以上……”

謬長春說着,還展示了一些混亂中抓取的零碎畫面。

聽完看完,衆人的表情多有些凝重。

呂忘塵輕咳一聲,朗聲道:“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對於我輩劍修來說,更是無不可殺之低,今日老夫召集大家來,就是想要同各位商議出一個應付的辦法,各位請暢所欲言。”

“那賊人兇殘,明顯是衝着我們來的。”

“屠戮了所有參加論劍大會的宗門,簡直滅絕人性。”

“我們必須聯合起來,給這些賊子以迎頭痛擊,將他們滅殺。”

“一切都聽呂長老安排。”

“不錯,呂長老德高望重,我們都聽您的。”

大廳裡各種各樣的發言此起彼伏。

到最後,漸漸都趨向於聯合起來,對外面的敵人進行反殺,而行動的總指揮則不出意外地落在了德高望重的呂忘塵身上。

林北辰一直都是靜靜地看着,瓜子皮丟了一地,也不吭聲。

“諸位,本座來之前,已經與‘棋老’商議過,他老人家的意思,是論劍大會繼續進行,不得耽誤,他可以保白雲城無事,至於外面的敵人,我們需聯手對付。”

呂忘塵言語頗爲客氣,並未有絲毫的倨傲,道:“三日之後,便是論劍大會第二輪的日子,在此之前,我們必須弄清楚敵人的身份和來歷,我提議組建三支偵查小隊,假裝離開,引出暗中的敵人,最好能夠拿下幾個活口,搞清楚他們的身份來歷,後面再做計議。”

他的話,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贊同。

諸葛靈犀站起來,道:“敵在暗我在明,弟子建議挑選一些年輕的生面孔,負責出去偵查,一者可以降低對方的戒心,二者一旦局勢不對,可以提前逃遁,諸位前輩在後方負責接應即可。”

“不錯,此計可行。”

“正當如此。”

一些人隨機拍手叫好。

呂忘塵也點點頭,道:“那就這麼辦,今日來參加聚會的各位,都是當下白雲城中的頂級人物,因此人選也當從諸位中挑選,這樣吧,既然大家都認可老夫主持此事,那就由老夫來點名吧,呵呵……”

說着,他的目光,在人羣中掃視一圈。

“【追風三劍】張勤,【一劍獨尊】陳青鸞……”

呂忘塵先後點出了幾個生面孔的名字。

林北辰微微皺眉。

這幾個人,都不是各大劍道勢力中人。

而是劍道散修。

有意思。

林北辰‘tuituitui’吐着瓜子皮,心裡琢磨。

呂忘塵又點出了四五個名字之後,目光最終緩緩地落在了林北辰的身上。

他張嘴欲言……

就在這時——

啪。

一聲震響。

就見林北辰直接一巴掌拍在身前的桌子上。

他滿臉憤怒地站起來,道:“我才弄明白,原來你們給我安排邊緣的位置,是看不起我啊……”

衆人:???

不是早就和你說了嗎?

你都被鄙視這麼長時間了,現在才知道?

難道……腦疾傳說是真的?

“林兄弟,你……”

諸葛靈犀面色微變,想要解釋什麼。

“閉嘴。”

林北辰憤怒地道:“你們看不起我,我還看不起你們恩……哼,多說無益,就此告辭,論劍峰上見吧。”

說着,大踏步地朝着酒樓外走去。

走到門口,腳步一停。

“親弟,別吃了,氣都氣飽了,我們走。”

他頭也不回地道。

“哦。”

蕭丙甘站起來,無比嫺熟地拿出一個餐盒,將桌子上的美食佳餚和酒水,全部都裝進餐盒裡。

兩人一前一後,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一樓大廳中的衆人,頓時麪皮狂.抽,嘴角趔趄。

他……他是故意的。

隨便找了個蹩腳的藉口,就溜了。

那裡是生氣,根本是不想出去偵查冒險。

這也太不要臉吧。

之前還說自己不在乎坐在那裡,現在就發飆了。

這就是北海帝國的教皇嗎?

再聯想到之前林北辰的師父丁三石,在論劍大會上,直接開口人數逃遁,不給對方追擊的機會……還真真兒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就連不滅劍宗太上長老呂忘塵也都怔了許久。

這種實力強還不要臉的年輕人,很那對付啊。

“哼。”

【風雷雙劍】梅林冷哼一聲,看着林北辰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鄙夷之色,冷冷地道:“懦夫。”

他起身道:“在下願出一份力,加入偵查組。”

……

……

“還想讓老子免費打工,做夢。”

回到劍仙院,林北辰越想越覺得搞笑。

大勢力們想要散修和小雜魚們去當炮灰,竟然把主意也達到了自己的頭上。

這隻怕是極大劍道勢力在會議之前就已經策劃好的方案。

真他娘不是人。

看來日後得防備着點這羣人。

吐槽一番,又將蕭丙甘、倩倩和芊芊丟進【失落城堡】中打怪修煉,提升實戰實力。

【失落城堡】中的時間流速和現實世界不一樣,外面一個小時,對於試煉者們來說,已經是過去了十日,因此修煉效果顯著。

林北辰自己則又跑去撩騷顏如玉師徒。

一直到當天午夜,丁三石才狗狗祟祟地回到劍仙院。

已是夜深人靜。

丁三石悄悄地溜進來,無聲無息地準備回自己的房間。

這時——

“站住。”

一個聲音從竹林裡傳出:“這都什麼時辰了,怎麼纔回來?”

丁三石支棱一下,驚的頭髮都垂直樹立了起來。

“是你?孽徒,竟敢嚇爲師。”

他聽出來是林北辰的聲音,拍着胸口鬆了一口氣。

“師父,你今天的行蹤很詭異啊。”

林北辰的眼睛在夜色中閃爍着貓頭鷹一樣的微光。

剛纔竟然把老丁嚇得頭髮豎起來……這都有多心虛啊。

“要你管。”

丁三石懶得和這孽徒計較,直接轉身就進屋了。

“唉,老丁啊老丁,你可千萬要管住你的褲腰帶啊。”

林北辰心中感慨。

自己在來白雲城之前,可是向師孃領了軍令狀的。

這萬一老丁一時忍不住鬆開褲腰帶搞出人命來,回去怎麼和師孃還有師姐交代。

林北辰憂心忡忡。

實在不行的話,就把陸觀海乾掉吧。

這娘們一看就不像是好人啊。

自己有老公了還勾引老丁,一枝紅杏出牆來。

而且她身爲白雲城主,這些年肯定積攢了很多財富……

林北辰越想越覺得自己應該擔起做徒弟的責任來,好好爲師父保駕護航,斷絕他一切出軌的可能性。

……

兩天時間,很快過去。

這一日,倩倩和芊芊兩個外出尋找直播素材,不到片刻後風風火火地回來,道:“少爺,少爺,又出大事了。”

“比吳鳳谷的西瓜王還大嗎?”

林北辰正睡在躺椅上,懶洋洋地道。

他在監視老丁。

還好老丁這幾天都沒有出門。

“比那大多了,少爺,剛纔傳回城裡的消息,那個風雷大劍宗的絕世天才梅林,受傷被人擡回來回來了,據說是參加了偵查小組,遇到了神秘敵人的狙擊,爲了掩護同行之人,拼死斷後,信號雖然發了出去,但是後續援軍去的不及時,導致被斷了一臂,恢復不過來……一身修爲算是廢了啊。”

倩倩滿臉八卦地道。

---------

這個死4000多字二合一的一章。算是完成了四更。

今天也是連軸轉的一天,昨天老爺子複查結果不理想住院,結果今天新出來的一些複查結果更不理想,手術併發症和肌肉萎縮,下午一直都在聯繫醫生,商討病情和治療康復方案,寫到12點兩千多字,想着實在不行請假,但後來一想四更說出來,不更對不起馬克思,於是咬牙寫到現在……很晚了,最近熬夜太厲害,不知道能堅持到那一天……大家晚安。

第九百八十三章 荒神令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劍定勝負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秒殺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你再猜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紅色面具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九百一十章 異相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秦老師小課堂開課了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淨世妖蟬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是你太蠢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腰疼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逼我出絕招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第一晚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霍寒山之死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五百七十九章 重生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劍出諸神驚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逼我出絕招第四十九章 好緊,抽不出來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替你去第八百五十七章 少爺最帥了第一百四十七章 劍雪無名第八百八十四章 五戰皆由我第八百六十八章 你就是那個跟班?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大財主第六百五十八章 蛋碎的聲音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動手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沒邊了第三百七十二章 萬物,皆有靈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盟友的背刺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二百七十章 又一次入魔第五百七十四章 竟然還要加餐?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純金請帖第三百二十章 難以置信的突變第五百二十七章 人才王忠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有可能存在的危機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感謝你祖宗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終相見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六百二十九章、SB飛刃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八百九十六章 誰拱了誰?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生,或者死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不是逼我犯罪嗎?第八十章 讓其他男人怎麼活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託付第一千三百章 主神的隕落第八百七十章 把她還給你好不好第六章 不可思議的功能第六十九章 你很行第七百六十五章 一箭第六百八十三章 劈山救母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荒神之位第一百零三章 十二少年劍客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二百零三章 全靠演技·是她第七百一十六章 羽族神射,不過如此第六十九章 你很行第八十章 讓其他男人怎麼活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你們這是在逼我啊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能量戰衣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陰差陽錯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一百二十四章 誰的大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奪天第一戰第九百一十章 異相第七百九十八章 負荊請罪?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九百八十章 誰可勝天半子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第四百八十五章 連戰海族神將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埋下一罈酒,留住一個人第九百八十二章 神仙打架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災劫第二百三十一章 比我還無恥?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假手第七百五十章 給你加雞腿第六百八十五章 天人技-封號第一百一十三章 礦脈第三百八十九章 光醬,關下門第五百八十九章 終於來了?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要爲我報仇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趕時間乾飯第二十五章 無效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們爲你驕傲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你再猜
第九百八十三章 荒神令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劍定勝負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秒殺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你再猜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紅色面具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九百一十章 異相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秦老師小課堂開課了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淨世妖蟬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是你太蠢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腰疼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逼我出絕招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第一晚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霍寒山之死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五百七十九章 重生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劍出諸神驚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逼我出絕招第四十九章 好緊,抽不出來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替你去第八百五十七章 少爺最帥了第一百四十七章 劍雪無名第八百八十四章 五戰皆由我第八百六十八章 你就是那個跟班?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大財主第六百五十八章 蛋碎的聲音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動手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沒邊了第三百七十二章 萬物,皆有靈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盟友的背刺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二百七十章 又一次入魔第五百七十四章 竟然還要加餐?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純金請帖第三百二十章 難以置信的突變第五百二十七章 人才王忠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有可能存在的危機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感謝你祖宗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終相見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六百二十九章、SB飛刃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八百九十六章 誰拱了誰?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生,或者死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不是逼我犯罪嗎?第八十章 讓其他男人怎麼活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託付第一千三百章 主神的隕落第八百七十章 把她還給你好不好第六章 不可思議的功能第六十九章 你很行第七百六十五章 一箭第六百八十三章 劈山救母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荒神之位第一百零三章 十二少年劍客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二百零三章 全靠演技·是她第七百一十六章 羽族神射,不過如此第六十九章 你很行第八十章 讓其他男人怎麼活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你們這是在逼我啊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能量戰衣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陰差陽錯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一百二十四章 誰的大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奪天第一戰第九百一十章 異相第七百九十八章 負荊請罪?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九百八十章 誰可勝天半子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第四百八十五章 連戰海族神將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埋下一罈酒,留住一個人第九百八十二章 神仙打架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災劫第二百三十一章 比我還無恥?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假手第七百五十章 給你加雞腿第六百八十五章 天人技-封號第一百一十三章 礦脈第三百八十九章 光醬,關下門第五百八十九章 終於來了?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要爲我報仇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趕時間乾飯第二十五章 無效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們爲你驕傲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你再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