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白豬騎士

沈小言深呼吸,調整精氣神。

足足十息之後,他感覺自己進入到了最好的狀態之中,才緩緩地擡手,運轉玄氣,伸出手指,輕輕地點在棋盤上最中間的位置。

起手天元。

天地大同。

棋盤上風雲凝聚,在沈小言的指尖凝聚爲一顆黑子。

叮。

落子。

‘棋老’見狀,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來。

起手天元,這和之前沈小言的棋路,截然相反。

“看來你的確有所悟。”

棋老說着,亦擡手伸出食指,在棋盤上凝聚風雲,化作一顆白子。

叮。

落子十六行十六列,星。

第一步下星,是最穩重的起手法。

兩人坐在棋盤石桌的東西兩側,不再說話,而是不斷地落子,開始思考對弈。

對弈臺上,玄紋陣法光波流轉。

棋盤桌面被投影到了一樓大廳的空中。

對弈過程進行小範圍直播。

圍觀的武道強者之中,亦有對圍棋有所造詣者,皆屏息凝神地看着投影畫面上不斷的落子,落子,偶爾有人低聲地議論,但聲音控制的極好,不敢打擾對弈臺上兩人的思考和搏殺。

隨着時間的流逝,沈小言落子的速度,越來越慢。

他的額頭,沁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他的表情開始變化,時而猙獰,時而扭曲,彷彿是陷入了心魔中。

坐在他多面的‘棋老’卻是始終面色如一,每每落子,幾乎不假思索,擡手伸手,便是風雲凝聚,從容至極。

“沈大師要輸了。”

“差距好像有點大。”

下方觀棋者,有棋力高明之人已經看出了端倪。

果然過了片刻之後——

叮!

隨着‘棋老’最後 一顆白子落下,一聲驚雷從石桌棋盤上響起,肉眼可見的黑白二色雲氣流轉散去,棋盤上的黑子白子皆消失不見。

滴答。

一顆汗珠落在棋盤邊地面上。

沈小言的表情瞬息萬變,最終化作一口長長的嘆氣。

“我輸了。”

從開始對弈到分出勝負,也才一盞茶時間而已。

這是一場速敗。

彰顯了雙方巨大的實力差距。

他神色有些暗淡。

整個人好像是三魂七魄被抽走了一半一樣。

“三局兩勝。”

‘棋老’淡淡地道:“你還有機會,給你休息的時間。”

沈小言點點頭,閉目養神。

又約一盞茶的時間,他睜開了眼睛。

精神狀態好了很多。

“再來。”

他再度擡手伸指,在棋盤上凝聚風雲,開始落子。

黑子先行。

第一子依舊是落在天元。

‘棋老’看了一眼沈小言,微微搖頭,沒有說話,有就是落子星。

彷彿是第一盤的翻版。

但輪到沈小言第二次落子的時候,他伸出手指,懸在棋盤上空,風雲凝聚化作一顆黑子顯現在指尖,但卻遲遲沒有落下去……

這一遲疑,便是二十息。

就在衆人都等待的有些煩躁的時候——

噠噠噠。

遠處某種動物的蹄聲傳來。

提着銀劍的林北辰去而復返。

白衣之上,有星星點點的血跡,彷彿是盛開的梅花。

手中的劍,纖毫不染,沒有沾染絲毫的血跡。

如果不是因爲他胯下騎着一頭豬的話,他看起來和離開的時候,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那是一頭粉白色的豬。

看起來還未成年的樣子,非但沒有一般豬的邋遢和醜陋,反而乾乾淨淨肥肥胖胖。

甚至有一些萌萌噠。

而且必須要指出的是,這粉白肥豬有着與它體型和種族絕對不相稱的速度。

它跑起來比一般的天人還要快。

林北辰不但風塵僕僕地騎着豬,背後還揹着一個巨大的包裹。

包裹鼓鼓囊囊,也不知道裝着什麼東西。

因爲包裹太大,所以襯托的林北辰騎着豬狂奔的身影,乍一看就好像是一隻正在努力卷着巨大屎球飛奔的屎殼郎。

林北辰的手中,還牽着三根繩索。

繩索的另一頭,拴着三頭體型更小的粉白肥豬,哼哼唧唧地跟着林北辰身後。

這形象,這畫面……

好像是一個剛搶了農莊連農戶的豬都不放過的三流土匪。

氣質全無。

循聲看去的衆人,眼珠子差點兒掉了一地。

發生了什麼?

這個【模式狂魔】不是去找白髮披甲族的麻煩了嗎?

怎麼搶了四頭豬回來?

嘎——!

豬蹄剎車聲響起。

白胖肥豬四個蹄子急剎車,在地面上劃出四道凹痕,旋即在七星聚劍樓外面。

嗖!

林北辰的翻身下豬。

他將手裡的繮繩拴在酒樓門口的拴馬樁上。

“倩倩,出來收快遞了。”

林北辰喝道。

小侍女立刻興沖沖地出來,接過了巨型包裹。

林北辰大踏步地走進酒樓,直接跳在了對弈臺上。

“咦?已經開始了嗎?”

林北辰站在沈小言的身後,掃了一眼棋盤,笑呵呵地道:“是誰先連出一行五個子,誰就贏了嗎?”

沈小言嘴角抽搐了一下,沒有說話。

‘棋老’則連眼皮都沒有擡。

但也沒有出言驅趕。

林北辰笑呵呵地道:“沈大師,你這把劍我太喜歡了,太適合我了,殺敵如割草,劍出不聞聲……哈哈哈,你是它的創造者,要不要來起個名字?”

沈小言麪皮瘋狂.抽搐。

他收回手指。

指尖凝聚的黑子化作雲氣消散。

“它是你的,叫什麼名字,由你來定吧。”

沈小言起身道。

“大師,這局棋,對你很重要嗎?”

林北辰看沈小言的表情中隱藏着一絲緊張和頹喪,和之前鑄劍時候的精氣神完全不同,道:“你不會已經輸了一局吧?”

噗。

後面一句話,像是刀子,狠狠地插進了沈大師的心臟。

他默默地點點頭。

前後兩個問題都回答了:很重要,輸了一局。

林北辰想了想,道:“那你繼續下啊,你停下來看着我幹啥?”

沈小言:“……”

那你能先滾下對弈臺嗎?

你是先打擾到我的。

“沒事,你繼續下,繼續下,我就看看,不說話。”

林北辰混不把自己當外人。

沈小言看了一眼‘棋老’,見後者並沒有反對的意思,於是也就沒有驅趕林北辰,轉身坐下來,繼續下棋。

林北辰將銀劍提在手中,在旁邊觀看。

當然實際上並不只是觀看。

而是拿出手機,打開了【元遊圍棋】APP,直接開啓一場‘大師級’難度的單人對弈。

他按照‘棋老’的節奏,開始在手機APP裡面落子。

然後【元遊圍棋】APP就會做出反應。

前幾步,APP的應對落子,與沈小言的落子幾乎一致。

這也從側面說明了,沈大師的棋力真是不錯。

開了掛的林大少,喜滋滋地看着。

而周圍的武道強者們,則是面面相覷。

好快。

林大少這麼快就完事了?

他不會是提着劍,到了白髮披甲族駐地外圍溜達了一圈,然後隨便找了個地方,搶了四頭豬就溜回來了吧?

可是身上的血跡……

衆人驚疑不定的時候,遠處之前跟着去看熱鬧的武道強者們,也都返回了。

“太慘了。”

“白髮披甲族太慘了。”

“被殺光了啊。”

“你們是沒看到啊,【摸屍狂魔】衝進白髮披甲族的駐地,就像是砍韭菜一樣,一頓亂砍啊,那些巔峰大宗師、一二三級的天人劍士,在這個狂魔的劍下,簡直就像是野草一樣被瞬間砍掉。”

“白髮披甲族駐地不是有一位六級天人坐鎮嗎?”

“也死了,死的老慘了,出場很強勢,結果被摸屍狂魔幾劍就砍死了。”

“他……林北辰竟然這麼強?”

“和修爲無關,主要是他那把劍,太鋒利了,那白髮披甲族的六級天人,自持手中有一套道器級別的劍盾,上來就和摸屍狂魔硬剛,結果被一劍就破盾斷臂,那血飆起來三丈高,關鍵他過了幾息才反應過來……嘖嘖嘖,恥辱程度,簡直令人淚目啊。”

“六級天人斷個手臂不斷什麼吧?鼓盪氣血就可以恢復呀。”

“這就是那柄銀劍的邪門之處了,被它斬傷,似乎無法恢復……”

“這也太邪門了吧?”

“不愧是沈大師此生鑄就的最後一柄劍。”

“白髮披甲族駐地的所有劍士,全部死在了這柄劍下……簡直是……太……太爽了啊,哈哈,我當時直接就笑出聲了。”

“不錯,這個異族,近年越發囂張,到處燒殺搶掠,尤其針對我人族,傳聞他們以我們人族爲血食,在族地之內豢養幼.童當做是食物……這一次【摸屍狂魔】殺的好啊。”

“說起來,突然有點同情這羣異族是怎麼回事?啊哈哈,就因爲臨時起意想要奪一把劍,結果被堵住門殺了個乾乾淨淨……”

“我有點兒喜歡【摸屍狂魔】了。”

“對了,這一次,他摸屍了嗎?”

“這還用問?你們沒看到他之前背上背的那個大包裹嗎?那是白髮披甲族那個六級天人的儲物披風,【摸屍狂魔】沒有放過任何一點值錢的東西,現在就算是耗子鑽進白髮披甲族駐地,也都得空手而歸!”

“那斬首戮心?”

“還用問?傳統藝能他什麼時候丟過?”

“可怕。”

對弈臺周圍的武道強者們議論紛紛,看着林北辰的眼神,就像是看着鬼一樣。

這傢伙真的是一個不能招惹的狠人啊。

前去看熱鬧的武道強者們陸陸續續地返回,不斷地帶來驚悚人心的消息。

所有的描述,都證明了一件事情——

白髮披甲族團滅了。

“那四頭豬是怎麼回事?”

也有人好奇地問道。

“咦?你沒有看出來嗎?那是四頭飛豬啊。”

“飛豬?”

“對呀,大陸異獸榜上排名前十的奇物,專用於旅遊飛行,速度極快,可以牽引飛船,是飛豬旅遊商會的招牌,聽聞是白髮披甲族這一次爲了趕路,從飛豬旅遊商會租來的,結果也落在林北辰的手中了。”

武者們紛紛議論之中,‘聞香劍府’的師徒三人,也已經重新回到了酒樓坐下。

對弈臺上。

棋局還在繼續。

沈小言的落子越來越慢。

到了第十一次落子的時候,他伸出手指所點的位置,卻與【元遊圍棋】APP給出的應對不一樣了。

林北辰心中一震。

這是要出錯了?

【元遊圍棋】APP應該不會犯錯。

所以沈大師的思路要走偏了嗎?

眼看着沈大師就要落子,林北辰突然輕咳了一聲,然後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沈小言的動作,頓時一窒。

他下意識地擡頭看了一眼林北辰。

林北辰一邊嘆氣,一邊搖頭。

沈小言的眉毛就皺了起來。

‘棋老’的眼中閃過一絲訝然之色,道:“怎麼?林教皇也擅長圍棋?”

林北辰嘿嘿一笑,道:“不懂,不懂,嘿嘿。”

沈小言沒有說話,擡手繼續朝着之前的那個棋盤位置落子。

“咳咳咳……”

林北辰直接咳嗽起來,彷彿是被開水燙了喉嚨一樣。

沈小言收手,又擡頭看向他,道:“我這一步棋,有問題嗎?”

林北辰猶豫了一下,看向‘棋老’,道:“請問……我可以插嘴嗎?”

“可以。”

‘棋老’非但沒有反對,反而一副很期待的樣子。

“棋老,這……可以嗎?”

沈小言臉上浮現出驚訝之色。

www ▪тTk án ▪C〇 ‘棋老’喝了一口葫蘆裡的酒,含含糊糊地道:“你爲他鑄了劍,劍中還沾染着你的臂血,算是沾了因果,他幫你下棋,在規則之內。”

沈小言若有所思。

“那以冕下之見,這一步棋,應該落在何處?”他看着林北辰問道。

“也許……”

林北辰伸手點了【元遊圍棋】APP的棋局裡黑方落子的位置,道:“也許可以試試這裡?”

沈小言眸光一凝。

那個位置的話……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不對,不只是可以,是更佳。

一個更佳的優選。

後續思路,瞬間豁然開朗。

沈小言吃驚地看了林北辰一眼,然後按照他的指示落子。

“有意思,呵呵,有意思。”

‘棋老’的臉上,也浮現出了驚喜之色。

就好像是獨孤無敵的強者終於找到了有可能勢均力敵的對手一樣。

他不假思索,立刻落子,做出迴應。

沈小言略微思索,亦開始落子。

落子之前,他看了一眼林北辰。

後者面無表情,沒有反應。

於是放心地落子。

如此繼續,連續四步,林北辰都沒有再出聲提醒。

因爲沈小言的落子,與【元遊圍棋】APP中一模一樣。

-------

二合一,今天爭取再更2章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豐收第六百五十六章 林大少急眼了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主神隕落(4)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決賽日4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叫爸爸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林北辰掀桌子了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還在演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條有味道的狀態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這就是神格?第一百七十九章 藝多不壓身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破身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不是你能想象的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能聯繫到紅面裸男嗎?第五百五十一章 林北辰的臉綠了第五百零四章 給他一個創造奇蹟的機會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死亡之谷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聯盟第八百九十八章 今非昔模樣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只怪他沒這個福氣第八百五十一章 劍雪無名這個崽種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六百五十七章 忍不住要自爆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五百七十三章 有味道的一章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四句話,兩個動作第八百零九章 給你一個機會第五百三十一章 小瘋狗林北辰第八百一十章 真的是渣男第八十二章 試劍之約第二百八十章 軍方的邀請第四百八十四章 所有人的希望第八百六十九章 弒神第二百五十五章 以這樣的方式離開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這就是大家的經歷嗎第八百六十一章 百萬聯軍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貪財的英雄?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七十七章 入魔·天外邪魔第五百零二章 南無加特林菩薩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大豐收第四百七十四章 神威蕩魔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廢街刺殺第五百二十七章 人才王忠第八百三十章 獨行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神秘大盜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九百一十八章 奪劍和反殺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撲面而來的軟飯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戰前第九百三十八章 也不大啊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他好像又行了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劍定勝負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劍一個首席天驕第二百七十五章 歡迎加入第七百九十七章 季無雙跪了第八十章 讓其他男人怎麼活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五百一十七章 同性相斥第三百二十二章 神之手第一百零三章 十二少年劍客第四百五十二章 五神衛第七百四十七章 消失的存在感第五百二十三章 暗夜中的幽鬼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碾壓級實力第八百零三章 陛下你再好好想一想第六百八十二章 心理建設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是你在求我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言出法隨?第五百二十三章 暗夜中的幽鬼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對話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疑團第七百九十三章 詭異的氣氛第三百五十五章 戰神之姿第五百五十六章 難道他真的是個大人物?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你再猜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我是一個廢物?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聖典日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九翼金蟬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我想要問一問第二百九十二章 第一學院女劍首第五百七十六章 一個赤裸的身影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五感剝奪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如果還有機會第八百六十九章 弒神第九百九十三章 我變強了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猛將兄太猛了第四百五十一章 無形裝逼,最爲致命第七百五十二章 你是一個北海人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這腿,又白又長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的名字是雷鋒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背鍋俠白小小第二百三十一章 比我還無恥?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一拳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豐收第六百五十六章 林大少急眼了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主神隕落(4)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決賽日4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叫爸爸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林北辰掀桌子了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還在演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條有味道的狀態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這就是神格?第一百七十九章 藝多不壓身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破身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不是你能想象的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能聯繫到紅面裸男嗎?第五百五十一章 林北辰的臉綠了第五百零四章 給他一個創造奇蹟的機會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死亡之谷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聯盟第八百九十八章 今非昔模樣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只怪他沒這個福氣第八百五十一章 劍雪無名這個崽種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六百五十七章 忍不住要自爆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五百七十三章 有味道的一章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四句話,兩個動作第八百零九章 給你一個機會第五百三十一章 小瘋狗林北辰第八百一十章 真的是渣男第八十二章 試劍之約第二百八十章 軍方的邀請第四百八十四章 所有人的希望第八百六十九章 弒神第二百五十五章 以這樣的方式離開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這就是大家的經歷嗎第八百六十一章 百萬聯軍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貪財的英雄?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七十七章 入魔·天外邪魔第五百零二章 南無加特林菩薩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大豐收第四百七十四章 神威蕩魔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廢街刺殺第五百二十七章 人才王忠第八百三十章 獨行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神秘大盜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九百一十八章 奪劍和反殺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撲面而來的軟飯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戰前第九百三十八章 也不大啊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他好像又行了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劍定勝負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劍一個首席天驕第二百七十五章 歡迎加入第七百九十七章 季無雙跪了第八十章 讓其他男人怎麼活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五百一十七章 同性相斥第三百二十二章 神之手第一百零三章 十二少年劍客第四百五十二章 五神衛第七百四十七章 消失的存在感第五百二十三章 暗夜中的幽鬼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碾壓級實力第八百零三章 陛下你再好好想一想第六百八十二章 心理建設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是你在求我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言出法隨?第五百二十三章 暗夜中的幽鬼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對話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疑團第七百九十三章 詭異的氣氛第三百五十五章 戰神之姿第五百五十六章 難道他真的是個大人物?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你再猜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我是一個廢物?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聖典日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九翼金蟬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我想要問一問第二百九十二章 第一學院女劍首第五百七十六章 一個赤裸的身影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五感剝奪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如果還有機會第八百六十九章 弒神第九百九十三章 我變強了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猛將兄太猛了第四百五十一章 無形裝逼,最爲致命第七百五十二章 你是一個北海人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這腿,又白又長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的名字是雷鋒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背鍋俠白小小第二百三十一章 比我還無恥?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