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水療術

消息宛如瘟疫一般,在京城中傳開。

林英雄贏了。

林英雄重傷了。

林英雄不行了……

林英雄要死了。

各種各樣的消息,有模有樣,有鼻子有眼,宛如插了翅膀一樣,在京城內外,瘋狂地傳播開來。

畢竟這一戰,乃是直播。

林北辰的傷勢、生死,牽動了無數人的心。

市民們自發地前往中央神殿山,爲捍衛了帝國榮耀的英雄祈禱,劍之主君神像廣場上,黑壓壓地跪倒了無數的虔誠信徒。

這樣的聲勢,也驚動了教皇。

劍之主君神殿的當代教皇,親自現身,安撫民衆,並且向廣大信徒們承諾,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溝通劍之主君冕下,請求她老人家,賜下神諭,拯救英雄林北辰……

同時,神殿還公佈了新任教皇接班人。

乃是一位以前從未露過面的美麗聖女。

聚集在廣場上的信徒們,有幸目睹了新任教皇接班人的神顏,當真是如神界的神女一般,美麗驚人,神聖聖潔,不可逼視。

傳聞這位冕下,乃是神殿秘密培養的天才,得到過劍之主君冕下的認可。

這是好消息。

京城民衆一片歡欣鼓舞。

……

“這小子,不會真的掛了吧。”

帝都凌家。

回到了京城之後,一直貪杯戀盞,整日廝混於酒色之中的凌太虛老爺子,懷中摟着從雲夢城一路帶來的絕色美姬紅娘,發出了這樣的疑問。

他從雲夢城帶來的美姬,可不止一個。

如今都安置在了自己的別院中,整日舞樂飲酒,好不逍遙自在,一副哪怕外面洪水滔天,我自園中放浪形骸的架勢,讓凌家很多對他多有提防的人物,都逐漸放心了很多。

不過,事關林北辰這個自己選定的孫女婿,林太虛終於表現出了一絲擔憂。

凌家在京城中的處境,頗有些尷尬。

因爲凌晨與衛名臣聯姻之事,已經不是秘密,而千草衛氏在帝國風雨飄搖之際,表現出來的二心,使之被許多勢力所鄙夷和厭棄。

連帶着,凌家如風箱裡的老鼠一般,兩頭受氣。

凌家家主和各脈各房的長老們,如今都在忙着消解輿論,並且還心存僥倖,依舊與千草行省衛氏有所勾連。

本來前幾日,隨着林北辰屠殺黃府威震京城之後,凌家一些人,倒也有心改旗易幟,想過撮合林北辰和凌晨,將林北辰捆綁到凌家的利益集團之中。

畢竟相比較根深葉茂的千草衛氏,橫空出世但卻並無根基的林北辰,看起來更好控制,如果能夠招爲贅婿,那就更好。

但現在?

林北辰生死不知,就算是活過來,實力能夠保留幾分,也無法確定。

畢竟被【極地神泣弓】所傷的人,恢復的概率微乎其微。

【醉劍天人】高勝寒就是前車之鑑。

更關鍵的是,林北辰等人,還惡了來自於中央帝國聯盟的三大使者,被上國使者針對了。

這就更糟糕。

一旦被中央帝國的人記恨針對,就連北海皇室想要保他,也怕是無能爲力。

甚至因爲七皇子當時呵斥了【飛沙天人】沙三通,只怕是如今皇室的壓力也不小。

這一串的連鎖反應,讓林北辰幾乎成爲了最大的禍源。

但凡衡量利益者,都不敢接近他。

現在,別看民間輿論如此高漲熱烈,貴族中能夠堅定不移地站在林北辰陣營中的人,又有幾個呢?

凌太虛喝一口酒,嘆一口氣。

這個小混蛋,每次都玩大的。

結果這一次,好像翻車了?

最後,他輕輕地拍了拍懷中角色美姬的翹臀,道:“你替我去看看那個小混蛋吧,帶着我的寶藥去。”

美姬怔了怔,遲疑地道:“爺,那藥可沒有剩幾顆了。”

凌太虛道:“我還有其他辦法。”

美姬只好答應。

因爲她太清楚凌太虛的脾氣了。

要麼不說,要麼說出來的話就絕對不會收回去。

凌太虛又道:“對啦,你讓小晨兒來我這裡,臭丫頭回到京城之後,是不是忘記了還有我這個爺爺啦?一直都沒有見到她。”

“知道啦,爺。”

美姬披上衣服,轉身朝着殿外走去。

……

“爹親,你怎麼了?”

小公主仰頭看着自己的父親,無法理解白日裡發生的一切。

明明今天白天的時候,父親看起來還很高興的樣子,又是親自己,又將自己舉高高丟起來。

可爲什麼現在看起來,又不開心了。

還不到十歲的小丫頭,已經可以明顯感知到父親的情緒變化。

她最怕的就是父親歪着脖子愁眉不展的樣子。

這種氣氛很嚇人。

她怯生生地伸出白嫩如玉的小手,想要將父親皺在一起的眉毛揉開。

七皇子心頭煩躁,終於忍住沒有呵斥女兒。

他苦笑一聲,將女兒抱在懷裡,輕輕地吻了臉蛋,然後低聲道:“來人。”

“王爺。”

外面的侍衛走進來。

“將我的親王綬印,還有親王袍服,全部都整齊封裝起來,我要進宮,去見父皇。”

七皇子淡淡地道。

“是,王爺。”

侍衛出去立刻辦理。

小公主好奇地問道:“爹親,你去見皇爺爺做什麼呀?”

七皇子溫柔地親吻女兒的臉頰,道:“爹去辭官,不做王爺了,以後就每天開開心心地在家裡,陪着小若素和你娘,好不好?”

“好呀好呀。”

小公主李若素很開心。

然後她又好奇地問道:“爹親,你爲什麼不做王爺了呀?”

七皇子不語。

……

……

北境,前線戰場。

寒冬時節,風雪萬里,呵氣成霧。

這片廣袤而又蠻荒的區域,是北海帝國最冷的地方,好不容易燒開的沸水,往空中一撒,立刻就變成了冰碴子。

數百年以來,這片土地不知道埋了多少軍中亡魂。

便是很多史學家,都已經記不清楚兩國之間的戰鬥,是從什麼時候因爲什麼事件而開啓,這已經不重要。

重要的是,戰爭從未停止。

除了今日。

因爲一場事關國運的‘天人生死戰’,雙方都很默契地暫停攻伐。

只是,現在結果出來了,交戰的雙方,都有一些懵。

極光帝國固然因爲【射鵰天人】虞世北的戰死而陷入悲慟,受此打擊,士氣也出現了巨大的衰落。

但北海帝國前線的將士們,卻更關心那個創造了奇蹟的白衣少年的生死。

北海帝國七十六號哨所,是一座冰城。

這裡距離兩軍交戰的前線最近。

韓不負站在北城門的女牆邊,目光順着垛口,看向遠處,千米外就是極光帝國的哨站,天氣好的時候,幾乎可以與極光帝國的軍士對視。

兩個親衛站在韓不負的身後,看向自家指揮使的目光中,帶着濃濃的擔憂。

因爲每一次,只有在遇到了極大難題的時候,這位被稱之爲【北海之盾】、已經譽滿北境的年輕軍官,纔會一個人站在城門口,遠眺前方的戰場。

而這一次,韓不負已經站了足足兩個時辰。

是遇到了什麼解決不了的大事嗎?

親衛從未見過自家指揮使如此艱難過。

“真的想清楚了嗎。”

一個聲音傳來。

韓不負和兩名親衛同時回頭。

“將軍。”

三人齊齊行禮。

尤其是韓不負的兩名親衛,看到來人,頓時大氣也不敢出,眼中帶着敬畏和崇拜之色。

因爲這個人的名字,叫做凌遲。

帝國北境戰場上的五大神將之一。

從五年之前加入北境戰場,到今天,凌遲不知道立下了多少的功勳,斬殺了多少的敵人,一次次力挽狂瀾,是無數駐紮北境的帝國將士心目之中的戰神。

“你現在改變主意,還來得及。”

凌遲看着韓不負,道:“我命人以雲霄飛舟,載你回去。”

雲霄飛舟,帝國北境軍隊中最快的交通工具。

韓不負輕輕地搖了搖頭。

“我相信他。”

這位素來以堅毅沉穩著稱的帝國新生代軍中新星,面色雖然有着掩飾不住的濃濃擔憂,但眸光卻無比的堅定。

“我是個軍人,就算是天塌下來,也不能擅離職守。”他粗糙的手掌輕輕地摩挲着覆蓋冰雪的城牆垛口,道:“而且我堅信,他不會出事的,沒有人可以殺的了他,自從我認識他以來,他就是奇蹟的代名詞,他深得劍之主君冕下的青睞,吾神會保佑他。”

“何況……”

說到這裡,韓不負看向凌遲,道:“我回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留在這裡,才能發揮出自己最大的價值,我要守住這裡,等他醒來。”

凌遲輕輕地拍了拍韓不負的肩膀。

這個年輕人……不,應該說是少年人吧,成熟的速度遠超他的想象。

當初自己從雲夢城中帶來的苗子,在最快的速度之中已經成長了起來,善於防守的他,就像是一面永不可破的神盾一樣,矗立在北境戰場最危險地方,從未被擊退過。

【北海之盾】的名號在整個北境戰場中,已經有了不小的影響力。

今日遠在京城的那一戰,最終落幕的方式,讓所有人愕然。

凌遲知道,韓不負必定是心如火燒,擔憂林北辰的安危。

他也知道,林北辰與韓不負之間的故事。

少年人之間的友誼,純粹的宛如秋日裡山澗的清水,幾乎沒有絲毫的雜質。

所以,他纔會特批韓不負趕回京城。

但韓不負拒絕了。

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裡,這個少年已經成長成爲了一名合格——不,應該說是優秀的軍人。

凌遲沒有再勸。

他又輕輕地拍了拍韓不負的肩膀,轉身離開了。

他知道,不只是韓不負,也不只是他凌遲,今天,整個北境戰場上,千千萬萬的北海帝國軍人,都在深深地擔憂林北辰的安危。

兩個親衛好奇地目送凌遲離開,又看向自家指揮使。

以前並未聽說過,五大神將之一、冷如冰寒如雪的凌遲大將,和自家指揮使相熟。

但兩人剛纔對話的語氣……

就像是私交甚篤的老朋友!

……

……

尚拙園。

一名名京城的名醫,進進出出。

最後的診療結果,都非常之不理想。

數大頂級名醫會診的結果,是林北辰的傷勢和高勝寒一樣——不,甚至要比高勝寒嚴重很多。

因爲插在他體內的那根寒冰之箭,就無法拔出來。

各大名醫們的最終結論,用一個簡單的詞來總結,就是——

藥石罔效。

再簡單一點,就是——

沒治了。

翻譯過來就是——

準備後事,埋了吧。

不論是皇室還是官員們,都竭力封鎖消息。

但不知道爲什麼,整個京城還是很快都知道了。

整個京城,開始瀰漫着一種悲傷的氣氛。

而也就在這時,沒有人注意到,神殿山上,那位美麗聖潔的教皇 接班人,獨自悄悄下山了。

……

深夜。

臥房,幽香瀰漫。

房間外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

而房間裡,身形窈窕的‘夜未央’,絕美清純的面頰上,蒼白流轉。

好看的睫毛和眉毛,以及垂落的髮絲上,覆蓋了一層淡淡的冰晶。

她的嬌軀,以‘抱蝦式’體位,緊緊地貼在林北辰的身上。

奇異的神力流轉。

不同的能量,在兩人的體內,循環交換。

那支射在林北辰右胸的奪命寒冰之箭,在她小手的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

取而代之的是,‘夜未央’晶瑩如玉的肌膚表層,逐漸覆蓋一層淡淡的冰霜,讓她看起來,彷彿是一個冰美人一樣。

夜未央緩緩地呼出一口濁氣。

她安靜地運轉神術。

時間流逝。

一個時辰之後。

‘夜未央’終於將瀰漫在自己體表的寒雪冰霜,逐漸吸收,以神力強行壓制爲一團異種玄氣,封印在了體內。

做完這一切,她才緩緩地起身,從牀上下來。

腳步,微微趔趄。

“蠢貨,竟把自己置於這種險地。”

“本神辛辛苦苦在京城神殿山謀劃所得,爲了你,一夕之間,化作飛灰,還要埋下隱患……我真是瘋了。”

她看着依舊昏迷中的林北辰。

少年眉目俊逸, 五官精緻,燈光勾勒出面部輪廓,線條優美的讓人沉醉,在她的視角之中,就算是神界那些以俊美聞名的天神,和他比起來,似乎都有差距。

真是做了一件瘋狂的事情。

大概是希望以後還可以利用他來提升修爲吧。

畢竟這麼好的爐鼎,不容易找到。

“接下來恢復幾成,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夜未央’神色複雜地看着林北辰的臉,最終披上外衣,觀察片刻,轉身離開。

過了沒有多久。

昏迷了一天一夜的林北辰,終於迷迷糊糊地醒來。

幾乎是在一瞬間,諸多信息,都涌入腦海中。

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一下子就涌入腦海。

他下意識地想要撐坐起來。

但身體的乏力感讓他幾乎難動一根手指。

很虛弱。

倒是身上插着的寒冰之箭,已經不見了。

是誰拔掉的?

他正要出聲詢問,突然之間,一個聲音在腦海之中響起——

“叮咚。”

“檢測到手機內APP有新的更新補丁,請問是否立刻下載?”

“本次補丁更新需要10MB流量。”

“請確保手機具有充足電量和流量。”

死神手機系統提示音在腦海之中出現了。

---------

一個小大章。

大家放心,林北辰立刻就要開始裝逼了。

第一百四十五章 逆天的新功能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秀兒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們都得死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六百零九 這世人,佈置的拯救第五百七十章 禁神鐲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脆弱的星河級第二百八十九章 真正的奇葩第二百七十一章 清白?第八百七十二章 新任教皇第一百零六章 一日爲師,終生爲父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清沒了?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憑我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少年的掌心滾燙第一百二十四章 誰的大第一百四十六章 再遇木心月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藍極鉅變第二百八十一章 拒絕的原因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們想你死了第六百六十四章 硬件升級第九百三十六章 槓精第六百六十一章 終於死了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貪財的英雄?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們想你死了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一次碰撞平分秋色第二百二十章 爲了你妹?第九百八十九章 天尊之下無抗手第九百九十五章 但也很討厭第七百二十七章 說雞不說吧第四十五章 第十二名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一拳第三百零八章 擺脫那個惡魔第七百六十二章 風雲第一臺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碾壓級實力第六百八十一章 翻車?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一病不起劍逍遙第七百四十一章 滾出來見我第七百零一章 破碎的花瓣第九百零七章 離地18CM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戳破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噬極吞星鼠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人技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此煙方燃(求訂閱)第二百四十九章 硬是要得第七章 我的名字裡帶着一個忠字第一百九十章 頭鐵第一百五十五章 林北辰綠了第三百三十四章 空空如也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這個傳人太弱了第八百七十五章 能給他什麼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下次找個有創意的理由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章 唯手熟爾第七百二十九章 銀劍天人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混亂的神城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道歉? 不存在的第七百九十八章 負荊請罪?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教教我唄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第一百七十三章 團滅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機關算盡第八百五十五章 又有新的APP啦第四十八章 你別忘了我可是一個渣男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五百三十三章 離開宣言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七百零七章 拉攏第一百三十八章 錯哪了?第八百八十一章 戰書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大賽重啓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翻臉了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是同伴嗎?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第六感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八百四十三章 偏差第1069章 主神腿骨第二百九十一章 琉璃劍心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攝政王第三百一十三章 口吐芬芳林北辰第二百八十一章 拒絕的原因第三百三十二章 和我一起說,茄子!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第一百八十一章 凌遲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一條噴子多少錢?第六百二十八章 極樂雙仙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大火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就這?第四百三十五章 決戰到來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青蕾的異變第一千零壹拾叄章 家人-小偷地四百八十九章 我也是處男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
第一百四十五章 逆天的新功能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秀兒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們都得死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六百零九 這世人,佈置的拯救第五百七十章 禁神鐲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脆弱的星河級第二百八十九章 真正的奇葩第二百七十一章 清白?第八百七十二章 新任教皇第一百零六章 一日爲師,終生爲父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清沒了?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憑我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少年的掌心滾燙第一百二十四章 誰的大第一百四十六章 再遇木心月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藍極鉅變第二百八十一章 拒絕的原因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們想你死了第六百六十四章 硬件升級第九百三十六章 槓精第六百六十一章 終於死了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貪財的英雄?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們想你死了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一次碰撞平分秋色第二百二十章 爲了你妹?第九百八十九章 天尊之下無抗手第九百九十五章 但也很討厭第七百二十七章 說雞不說吧第四十五章 第十二名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一拳第三百零八章 擺脫那個惡魔第七百六十二章 風雲第一臺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碾壓級實力第六百八十一章 翻車?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一病不起劍逍遙第七百四十一章 滾出來見我第七百零一章 破碎的花瓣第九百零七章 離地18CM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戳破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噬極吞星鼠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人技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此煙方燃(求訂閱)第二百四十九章 硬是要得第七章 我的名字裡帶着一個忠字第一百九十章 頭鐵第一百五十五章 林北辰綠了第三百三十四章 空空如也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這個傳人太弱了第八百七十五章 能給他什麼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下次找個有創意的理由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章 唯手熟爾第七百二十九章 銀劍天人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混亂的神城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道歉? 不存在的第七百九十八章 負荊請罪?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教教我唄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第一百七十三章 團滅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機關算盡第八百五十五章 又有新的APP啦第四十八章 你別忘了我可是一個渣男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五百三十三章 離開宣言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七百零七章 拉攏第一百三十八章 錯哪了?第八百八十一章 戰書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大賽重啓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翻臉了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是同伴嗎?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第六感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八百四十三章 偏差第1069章 主神腿骨第二百九十一章 琉璃劍心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攝政王第三百一十三章 口吐芬芳林北辰第二百八十一章 拒絕的原因第三百三十二章 和我一起說,茄子!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第一百八十一章 凌遲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一條噴子多少錢?第六百二十八章 極樂雙仙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大火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就這?第四百三十五章 決戰到來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青蕾的異變第一千零壹拾叄章 家人-小偷地四百八十九章 我也是處男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