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

這一瞬間,戴有德還以爲自己看錯了。

他甚至忍着劇痛,擡起骨折的手掌擦了擦眼睛上的血跡。

沒錯。

那個鼻青臉腫,看起來像是被打爆了桃子,秋噠噠地像是一條狗一樣半蹲在地上的傢伙,真的是來自於中央帝國聯盟的朱公子。

真的是!

這他媽的就離譜。

而在朱公子的身邊,來自於天人之塔的‘守塔人’嫡傳弟子葛無憂大人,竟也屏息凝神、俯首帖耳,像是被罰站的初級學員一樣,乖乖地站着。

這是怎麼回事?

這可是兩位天人級強者啊。

尤其是朱公子,還是一位封號天人。

爲何會這樣?

戴有德覺得自己的腦漿子都快不夠用了。

那些巔峰大宗師級的銀白劍士,絕對不可能是兩大天人的對手,絕對無法給他們造成任何的威脅。

難道另有其人?

他目光一轉。

看到了神奇一幕。

一隻約有一米六左右的銀白色光亮毛髮巨型無尾鬼鼠,手中拿着一隻小皮鞭,面色兇萌兇萌地盯着朱公子和葛無憂大人,彷彿是一個隨時要把所有怒火都發泄到考生身上的監考教習。

啪!

啪啪啪。

這無尾鬼鼠揮動小鞭子抽打在朱公子的身上。

後者不敢反抗。

戴有德差點兒把眼珠子瞪爆。

竟然……

真的是……

被這老鼠……

抽打?

這是它的鼠生巔峰了吧?

等等,不對啊。

朱公子臉上還有拳印。

這是從哪裡來的?

朱公子的眼窩有一個拳印,左臉還有一個巴掌印——那拳印和巴掌印看起來纖巧可愛,似乎是出自於女孩子之手?

“少爺,你來了,嘻嘻,順利完成任務……”

悅耳猶如空谷白靈一般的清脆聲音傳來。

戴有德移動目光看去。

只見一個清麗無匹的少女,絕豔的鵝蛋臉猶如羊脂白玉般嬌嫩,蹦蹦跳跳地朝着林北辰衝來,一副邀功討好的嬌俏模樣。

這個少女真好看。

好像是……林北辰身邊那個叫做倩倩的暴力女婢?

她也是高手?

戴有德懵了。

林北辰將倩倩的小嘴巴,捏成了O型,像是個吐泡泡的小金魚,又在小臉蛋上摸了一把,嗅了嗅覺得挺像的,這才心滿意足地扭頭看了一眼半蹲在地上的朱駿嵐。

“你這丫頭,沒輕沒重,怎麼下這麼重的手,把朱天人打成這個樣子了,讓他怎麼見人!朱天人可是來自於中央帝國的大人物,他不要面子的嗎?”

“這傢伙不太老實,捱打時還想反抗。”

倩倩將挽起的袖子放下來,吐了吐粉嫩的小舌頭,一臉的嬌俏模樣,撒嬌着解釋道:“所以我下手重了點。”

戴有德聽到這話,頓時一陣窒息。

多新鮮哪。

被打了還不能反抗?

這也太霸道了吧。

“少爺,這一次真的不怪倩倩,這傢伙不但反抗了,嘴裡還罵罵咧咧的不乾淨,說了少爺您的壞話呢。”氣質恬靜的芊芊也難得地爲好姐妹辯解了一句。

芊芊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別人罵林北辰。

“是這樣啊?”

林北辰立刻就提出表揚:“那打的好。”

“親哥親哥,我也出手了。”

蕭丙甘美滋滋地啃着雞腿,聽到表揚來了,頓時不甘落後,道:“這傢伙的門牙就是被我一拳打掉的,嘿嘿,當然也不能怪我,我怎麼知道天人強者的門牙,竟然是一點兒都不堅固呢。”

聽到這樣的對話,戴有德放肆思考了。

太恐怖。

簡直不當人。

他選擇直接躺在地上裝死。

戴有德已經不去想爲什麼林北辰的身邊,會有這麼多的可怕存在,連朱駿嵐這樣的天人級強者,也直接被吊打。

他現在只想時光倒流。

這樣自己或許有機會在警務部衙門大門口的時候,就第一時間就朝着林北辰跪下來叫一聲‘爸爸’。

早點兒認錯,也許事情還不至於怎麼糟糕。

而緊跟進來的李修遠和柳文慧兩人,不出意外再一次被狠狠地震撼,內心裡掀起了驚濤駭浪。

他們原本以爲銀白劍士會出現傷亡。

也擔心獨孤毓英、袁問君等人已經罹難。

現在看來,除了袁問君老師重傷之外,獨孤毓英和袁農已經被救下來,並無大礙。

他們也已經認出來,那兩個姿色絕豔的美少女,還有那個吃雞腿的白胖少年。

就是當日去極光帝國大使館門口遊行抗議時,與林北辰一起的林青霞、林紫霞和……【不服砍我】渣渣輝?

好像是這個名字吧。

原來他們都是天人級強者啊。

否則的話,又怎麼可以從天人級的敵人手中,救下袁老師三人呢?

自己等人,到底是交到了一羣什麼樣的神仙朋友啊。

想一想那日的示威遊行,簡直就是緣分的安排,夢幻的旅程。

說話之間,林北辰擡手丟出數道蔚藍色的水環,套在袁問君三人的頭上,治療他們的傷勢,溫潤他們的精神。

只是袁問君斷掉一臂,卻難恢復。

林北辰的【水環術】,還不能令斷肢再生。

大局已定。

林北辰安撫了袁問君等人之後,想了想,又丟了一個【水環術】給戴有德,瞬間就將對方身上的傷勢治療了九成九。

“別裝死了,起來跪下回話。”

林北辰踢了一腳。

戴有德的面色好像是死了親爹一樣,也沒有辦法裝死了,戰戰兢兢地起來,乾脆利落地跪在地上。

現在別說什麼一品大員之類的尊嚴。

尊嚴算個屁。

只要能活下來,現在就算是讓他吃屎都可以。

林北辰滿意地點點頭。

終於老實了。

他扭頭看向朱駿嵐,嘿嘿一笑,摸着下巴,道:“朱天人,真是沒有想到啊,在這種場合下,我們又見面了。”

“呃……”

朱駿嵐面色難看,支支吾吾。

啪!

光醬擡抓就是一小皮鞭。

“回答問題。”

它在自己的寫字板上,刷刷刷寫字,給出了這樣簡單的一條要求。

形勢比人強,便是來自於大天人世家的朱駿嵐,也不得不低頭,立刻連連賠笑,含羞帶臊地:“是是是,林天人,又見面了……我們真的是有緣啊。”

緣分讓我們相遇是一場意外。

林北辰摸着下巴,故作意外地道:“你怎麼會在這裡?難道是你在背後指使戴有德這個小螻蟻,故意爲難我?”

被稱作小螻蟻的戴有德瑟瑟發抖不敢表示反對。

朱駿嵐斷然否決,斬釘截鐵地道:“沒有,不是,怎麼可能。”

否認三連。

等於承認。

也許是覺得自己表態不夠過硬,連忙又補充道:“林兄弟,我上當了,是戴有德這個狗東西,說有大事要向我彙報,我才抽空來的,結果被他利用了,如果讓我知道,他對付的是林天人你的話,那我當場就把他斬成肉醬。”

“真的?”

林北辰表示懷疑。

朱駿嵐連忙道:“不信你可以問戴有德。”

林北辰於是目光一轉看向戴有德。

戴有德嘴角瘋狂地抽搐。

問你麻痹啊。

之前是誰說天塌下來他頂着,不用怕林北辰的?

又是誰說,放林北辰給他對付,讓本官放心大膽去幹的?

天人說過的話,就可以不要臉地全部都吞回去嗎?

這還是人嗎?

讓我怎麼回答?

我要是說半個‘不’字,日後朱家的報復,足以讓自己瞬間死無葬身之地,也足以讓他身後的整個家族頃刻之間煙消雲散。

最後,戴有德一言不發。

眼角流下一滴清淚。

“看,他默認了,還慚愧地流淚了。”

朱駿嵐連忙道。

林北辰嘿嘿一笑,心說這狗東西比我還不要臉,又問道:“那你爲何對我的人出手?”

朱駿嵐一副後悔不跌的樣子,捶胸頓足地道:“我不知道這些猶如天神一般的銀白劍士,是林兄弟你的人,如果我知道的話,肯定第一時間就獻上一個熱情的擁抱……唉,我現在真的很後悔,非常之後悔,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打斷,我竟然對林兄弟你的人出手了……”

戴有德瞪大了眼睛看着朱駿嵐。

甘梨娘。

俏麗嗎。

世上竟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林北辰也呆了呆。

是我輸了。

論不要臉,我願稱你爲最強。

一邊垂首肅立的葛無憂,也是忍不住嘴角抽搐。

這就是來自於中央帝國聯盟天人世家的天才嗎?

服了服了。

“我不聽我不聽,既然你也承認對我的人動手了,那就得給我一個交代。”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惡狠狠地道:“別說我不給你機會,一條胳膊一條腿,或者是玄石贖罪,你自己選吧。”

朱駿嵐差點兒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一幕,他熟悉。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我……”

他強忍着心中的悲慟,道:“我選擇玄石贖罪。”

“明智的選擇。”

林北辰點了一個贊,又很謹慎地問了一句,道:“對了,你不會以爲我這是在敲詐你吧?”

“怎麼會?”

朱駿嵐拍着胸脯,大聲地道:“我對林兄弟你的手下出手,本來就是我不對,我已經很後悔了,不知道該怎麼補償,是林兄弟你給了我一個補償的機會,誰要說這是敲詐,我第一個就站出來弄死他。”

“不愧是義薄雲天朱天人啊。”

林北辰發自內心地佩服這個逼,豎起大拇指,道:“好,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下面我們來談另外一件事情。”

“啊?”

朱駿嵐一怔。

還有其他事情?

但他也不敢反駁,連連點頭,道:“林兄弟你說,任何事情,我這個做兄弟的,都替你解決了。”

“好。”

林北辰再度豎起大拇指,道:“我前兩天還被人刺殺了,一個號稱是孫行者的傢伙,出手刺殺我,差點兒就得手,交手過程中,他說是朱天人你對我發了出刺殺懸賞,這是怎麼回事?”

朱駿嵐心中一震。

什麼?

孫行者竟然已經出手了?

差一點就得手了?

可惜可惜真可惜。

要是他當時真的把林北辰給解決了,那該多好。

“一定是有人嫁禍與我。”

朱駿嵐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當下大聲地辯解道:“冤枉,我根本不認識什麼孫行者,我朱駿嵐光明磊落堂堂正正,要是對林兄弟你不滿,當場就說出來了,怎麼會背後懸賞刺殺你,這不是我的風格。”

“真的?”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千真萬確。”

朱駿嵐口風很緊。

林北辰臉上露出一絲懷疑之色,道:“可是爲什麼,後來又有一個叫做豬無能的傢伙,還有一個叫做沙悟淨的傢伙,都是天人級強者,都來刺殺我,也說是朱天人你發佈的懸賞,這又怎麼解釋呢?”

我淦。

朱駿嵐差點兒破口大罵出來。

這三個蠢貨,竟然都暗中出手了?

既然都出手了,爲何沒有把林北辰弄死?

哦,也對。

林北辰身邊竟然有這麼多的頂級強者,尤其是這個吃雞腿的胖子,兩個嬌滴滴的絕色侍女,還有那個神出鬼沒的巨型無尾鬼鼠,都是天人級的存在。

孫行者、豬無能和沙悟淨沒有聯合,而是一個一個出手,沒能殺掉林北辰,倒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這三個傢伙,也太沒有職業道德了吧。

你刺殺不成功,爲什麼還要說是我讓你們去刺殺的?

這就讓我很被動啊。

朱駿嵐欲哭無淚。

“污衊,這絕對是赤裸裸的污衊。”

他只能繼續大聲狡辯,詛咒發誓道:“林兄弟,你是知道我的,那天在天人之塔中,我與你完成賭約之後,身上就沒有什麼玄石了,窮的發抖,怎麼可能會懸賞你,一定是有人妒忌你我兄弟的友誼,故意在暗中挑撥離間,我一定會找出幕後黑手,將他抽筋扒皮,挫骨揚灰!”

林北辰不耐煩地道:“你在說個屁啊,那天你分明對我懷恨在心,當我是傻子嗎?我不管,有人借你的名號刺殺我,你得負責,說說準備配多少玄石吧。”

“啊?”

朱駿嵐懵逼了。

等等。

我以爲我已經很不要臉地推脫了。

但沒想到你還能用這個角度開到我?

“怎麼?”

林北辰眼中兇芒畢露:“你反對?”

“反對……是不可能反對的。”

朱駿嵐慌中帶皮,皮中帶怕,連忙道:“林哥,只要是你說話,小弟我完全聽從安排,怎麼樣都行。”

事已至此,躺平任操吧。

“我聽着你很勉強啊。”

林北辰神色陰沉地道。

“不勉強。”

朱駿嵐道:“我是自願的……一定要賠,不賠玄石不是中央帝國的天人。”

“好吧,那你說,賠多少。”

林北辰表情略顯猙獰地盯着他,道:“讓我看看你的誠意。”

朱駿嵐:“……”

“小弟我如今囊中羞澀……”

他猶豫一下,面色尷尬地道。

林北辰頓時面色大變,道:“算了,誠意不夠,不如喂狗……來人,拉下去,埋了埋了。”

“不不不,林哥饒命。”

朱駿嵐驚慌失措地道:“我願意寫下欠條……”

“概不賒賬。”

林北辰怒道:“我只認玄石,欠條這種玩意不靠譜,給你十息時間,想辦法借來,否則的話……哼哼。”

借?

我找誰借啊。

朱駿嵐瘋了。

咦?

對了。

這現場中,還有一個‘自己人’啊。

他猛地反應過來,目光落在了葛無憂身上。

葛無憂本來在一邊表面沉默內心狂野地悄悄吃瓜,簡直被這兩個不要臉的奇葩秀的頭皮發麻。

突然之間看到朱駿嵐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葛無憂當場心中就咯噔一下,意識到一絲絲的不妙。

幾個意思?

想找我借玄石?

你不知道我是出了名的鐵公雞嗎?

“老葛,情況就是這樣,你也知道的,如果我今天要是在這裡出了事,你和你師父,都脫不了干係……”

朱駿嵐攤手道。

葛無憂:“……”

我俏麗嗎啊。

但這說的是實話。

朱駿嵐真死在這裡,不管林北辰最終的下場怎麼樣,自己和不靠譜的師父,怕是要沾上大麻煩。

葛無憂看向林北辰。

他擠出一絲笑容,準備攀扯一點當時天人認證的香火情,爲朱駿嵐說句話。

林北辰根本就不鳥他。

他瞬間就明白了。

林家這個狗東西,也沒安好心,是故意讓朱駿嵐找自己借玄石啊,這是在給自己敲警鐘啊。

畢竟自己今天也出現在了警務部衙門。

算是半個‘幫兇’。

怕是在這個狗東西看來,剛纔沒對自己動手,也許就是最大的容忍了吧。

一念及此,葛無憂頓時就念頭通達了。

“你說吧,借多少。”

鐵公雞準備拔毛了。

因爲葛無憂想明白了。

這玄石借給朱駿嵐,還有收回來的可能。

要是不借,被林北辰找機會敲詐一筆,那就徹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了。

朱駿嵐猶猶豫豫地道:“借300……”

“埋埋埋……”

林北辰當即大怒。

“不不不,借400……”

“埋了……拉出去,快。”

“600,我借600枚玄石……”

“嗯?”

“一千枚,一千枚可以吧?老葛,救我就等於是在救自己啊。”

葛無憂勉強答應了。

但他的臉鐵青着,比有人搶他的未過門的媳婦還難看。

還好朱駿嵐寫下了印有天人封號令牌印章的借條,日後可以慢慢追回來。

“好了,你們滾吧。”

林北辰收到玄石,心情大好,殺氣小劍,擺擺手網開一面。

朱駿嵐長出一口氣,始終懸在嗓子眼上的心臟,終於重新落回到了肚子裡。

還好林北辰是一個可以用金錢收買的人。

不然今天怕是要遭重。

兩人只恨爹孃少生兩條腿,立刻毫不遲疑地開溜,葛無憂心慌意亂之下,甚至差點兒忘記拿走自己那個秘色瓷三足金蟾茶杯。

這兩人走了,剩下戴有德可就是如喪考妣了。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通報。

京城之中,終於又有大佬反應了過來。

七皇子、大太監張千千,還有左相,蕭老太爺、蕭野,以及其他數十名各方巨擘,都已經來到了警務部衙門外。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你們被我包圍了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還在演第一百五十章 路線又要走偏了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七百一十九章,重新投入使用的手機第1069章 主神腿骨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意外之人第五百九十二章 誠意不能打折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混亂的神城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要爲我報仇第二十二章 破紀錄的成績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好意思,打偏了第三百六十二章 被迫恰飯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打的時候把問題問遍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七百二十四章 葛無憂第九百六十四章 不滅劍主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林北辰趕至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八百九十五章 爲什麼拍大腿第一千三百章 主神的隕落第四百五十七章 讓戰鬥來揭曉一切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服務絕對到家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十章 林同學,有話好好說第三百一十三章 口吐芬芳林北辰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神秘人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九翼金蟬第九百三十章 無定飛劍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小浮山驚變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戰成名(求訂閱)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開箱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一千零五十章 面具之下第十二章 被震驚的丁三石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死給你看第六百三十九章 幹一票大的第十七章 考出來個100分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們忘記了這是什麼地方一百七十二章 你敦煌來的吧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三百二十二章 神之手第九百二十五章 我可要好好幹第九百九十章 力量投影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主動上門了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電光毒龍鑽第三百零九章 火焰燃燒一切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魔帝第九百五十三章 先忽悠瘸了第三十四章 不硬的已經被你玩死了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做我的狗第八百四十七章 幻覺竟也可以說話?第三百零五章 懷孕的母狼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你知道我過的什麼日子第六百二十六章 小王爺死了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這個人我不太熟第六百九十一章 我喜歡你第二百三十四章 生怕情多累美人第二百九十一章 琉璃劍心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文明的城市第七百四十八章 還有誰能敗我?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一千零壹拾叄章 家人-小偷第七百章 好事成雙第四百七十三章 神像復活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破限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三百八十章 奇怪的暗器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叫爸爸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四百八十四章 所有人的希望地四百八十九章 我也是處男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林北辰無敵了第四百四十三章 用劍砍才爽第八百五十八章 末日般的氣息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這就是神格?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還在演第七章 我的名字裡帶着一個忠字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們想你死了第六百九十六章 帝國大事件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千年之前的星王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抽風第六百九十二章 帝都來人第五百零六章 最強之敵!第二百六十章 撼山易,撼我難第四百九十五章 多人運動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生,或者死第七百六十八章 頂流級武道偶像的牌面第三百一十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一千零二十章 我的妻子是神明第一百一十七章 墨綠指環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你們被我包圍了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還在演第一百五十章 路線又要走偏了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七百一十九章,重新投入使用的手機第1069章 主神腿骨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意外之人第五百九十二章 誠意不能打折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混亂的神城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要爲我報仇第二十二章 破紀錄的成績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好意思,打偏了第三百六十二章 被迫恰飯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打的時候把問題問遍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七百二十四章 葛無憂第九百六十四章 不滅劍主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林北辰趕至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八百九十五章 爲什麼拍大腿第一千三百章 主神的隕落第四百五十七章 讓戰鬥來揭曉一切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服務絕對到家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十章 林同學,有話好好說第三百一十三章 口吐芬芳林北辰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神秘人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九翼金蟬第九百三十章 無定飛劍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小浮山驚變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戰成名(求訂閱)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開箱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一千零五十章 面具之下第十二章 被震驚的丁三石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死給你看第六百三十九章 幹一票大的第十七章 考出來個100分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們忘記了這是什麼地方一百七十二章 你敦煌來的吧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三百二十二章 神之手第九百二十五章 我可要好好幹第九百九十章 力量投影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主動上門了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電光毒龍鑽第三百零九章 火焰燃燒一切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魔帝第九百五十三章 先忽悠瘸了第三十四章 不硬的已經被你玩死了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做我的狗第八百四十七章 幻覺竟也可以說話?第三百零五章 懷孕的母狼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你知道我過的什麼日子第六百二十六章 小王爺死了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這個人我不太熟第六百九十一章 我喜歡你第二百三十四章 生怕情多累美人第二百九十一章 琉璃劍心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文明的城市第七百四十八章 還有誰能敗我?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一千零壹拾叄章 家人-小偷第七百章 好事成雙第四百七十三章 神像復活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破限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三百八十章 奇怪的暗器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叫爸爸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四百八十四章 所有人的希望地四百八十九章 我也是處男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林北辰無敵了第四百四十三章 用劍砍才爽第八百五十八章 末日般的氣息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這就是神格?第七百二十八章 他還在演第七章 我的名字裡帶着一個忠字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們想你死了第六百九十六章 帝國大事件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千年之前的星王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抽風第六百九十二章 帝都來人第五百零六章 最強之敵!第二百六十章 撼山易,撼我難第四百九十五章 多人運動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生,或者死第七百六十八章 頂流級武道偶像的牌面第三百一十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一千零二十章 我的妻子是神明第一百一十七章 墨綠指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