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赴京

朝暉大城迎來了鉅變。

羣情激奮。

因爲關於割讓風語行省的和談內容,被曝光了——

帝國割讓了風語行省給海族,十天之內,所有的人族,都必須撤出風語行省。

否則,十天之後,海族進駐,將會燒殺搶掠,將人族當做是血食,奴隸。

闔城震動。

人們的心情就像是燃燒着的小火苗,突然被澆上了一盆火油。

“那個狗東西鄭相龍,真是不當人子。”

“是啊,跑去和談,竟然直接向海族跪了,把整個風語行省都割讓了,賣國賊,敗類……”

“我們與風語行省共存亡,寧死不離開這裡……”

“我家十八代的祖墳,都埋在城內的墓地!怎可拋棄祖宗逃生?”

“死也不走。”

“大傢伙同去,將鄭相龍這個狗賊,直接亂刀砍死。”

“同去。”

“等等,林北辰好像也是和談使者之一啊,會不會……”

“你他媽的找死啊,林大少怎麼會做出這種背棄祖宗的事情?你良心壞了。”

“就是,林大少只不過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小天人,又不是帝國官員,他是冒險去保護使者的,那個欽差團的鄭相龍,纔是罪魁禍首,你難道眼瞎了嗎?”

“就是,林大少爲了守城,拋頭顱灑熱血,你難道沒有聽大學者唐天的文學彙報講座嗎?上一次,要不是林大少捨生忘死地殺進海族營地,破壞了海族的兵源傳送大陣,又斬殺了人魚族的術士,我們朝暉城早就被攻破了。”

“是啊,還有【北辰藥丸】、【北辰暖氣】、【北辰麪粉】、【北辰金瘡藥】,這些都是林大少發明的,尤其是【北辰藥丸】,不知道拯救了多少的人……”

“對對對,還有北辰海鮮批發市場,你敢說你沒有吃夠平價海鮮?林大少可是吃掉了那麼多的海鮮,與海族勢不兩立,怎麼會買國?

“這狗東西,竟敢貶低林大少,大家揍他。”

“打死他,定是鄭相龍那狗東西的走狗,故意往林大少身上潑髒水。”

羣情激奮之下,這個可憐蟲因爲只是開口懷疑了一句,就被打的鼻青臉腫,抱頭鼠竄。

欽差使團的官邸被包圍了。

無數狂怒的市民們,高呼着口號,要讓罪魁禍首鄭相龍滾出來以死謝罪。

就連欽差使團的其他人,都被波及。

欽差大人飛雪一剎還想要試圖安撫憤怒的人羣,結果剛眯着眼睛一露面,就被罵了個狗血淋頭。

無數的磚頭、爛菜葉子、臭雞蛋鋪天蓋地地砸了過去,甚至還有用寬樹葉、紙張抱着的新鮮粑粑,都丟在了欽差使團官邸的大門口。

那場面……嘖嘖嘖。

飛雪一剎、樓山關等人抱頭鼠竄。

“爲什麼會這樣?”

樓山關難以置信地道:“明明是林北辰去和談的,這些人爲什麼只針對鄭相龍?這些市民也太瘋狂了吧,竟然如此崇拜林北辰?”

飛雪一剎道:“情況不太對,派人出去調查一下。”

“好。”

一個時辰之後。

調查有了結果。

房間裡。

看完留影石上,關於鄭相龍被歡迎的人羣拋起來時大聲地宣揚自己功勞的畫面,欽差使團的兩位大佬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他們不是頭腦簡單的普通市民。很顯然。

鄭相龍被陰了。

這幾份留影石的錄像,已經在整個朝暉大城之中傳了開來。

現實背後是有人在推動的。

至於是誰?

這答案還不簡單嗎?

“這個林北辰,真的是不要臉。”

樓山關感慨了一聲,哭笑不得地道:“我還是小看了他了,沒想到他竟然還有這樣的安排。”

“是啊,安排的如此周密,他的身邊,有人才啊,鄭相龍實力不弱,竟然被整的開不了口,那幾個模仿他的聲音,幾乎一模一樣,如果不是我們瞭解鄭相龍絕對不會做這種蠢事,也會相信吧?”

飛雪一剎摸着下巴道。

“誰說林北辰是一個被美色衝昏頭的腦殘?這個人,我有點怕了,身爲神眷者,天人級存在,卻如此不要臉,無底限,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樓山關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之色。

一個做事沒有底限的天人,破壞力可就太強了。

飛雪一剎認同地點點頭。

越是接觸,知道越多信息,他就越是看不懂這個少年人了。

一次次都不按規矩出牌。

“我們現在怎麼辦?”

樓山關道:“鄭相龍現在還在昏迷呢,也沒有辦法開口辯解,這口黑鍋,短時間之內,他肯定要背上了。”

飛雪一剎道:“怎麼辦?呵呵,涼拌,又不是咱們背鍋,何必要辯解?除非……你想要和鄭相龍一樣,半死不活地躺在牀上昏死。”

得罪了林北辰這種又陰又狠的傢伙,還想不想活着離開朝暉大城了?

這傢伙動一動手指,就敢把整個欽差使團都埋葬了。

更何況,鄭相龍本就不是什麼好鳥,一敗塗地也是活該。

林北辰完成了他們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有一點,我其實沒有想太明白。”

樓山關思索着,道:“林北辰如此煞費苦心,有用嗎?就算是朝暉大城的市民們相信他了,其他行省的人,還有京城的各位大人們,會相信他嗎?到最後,他還是得背鍋,還是會被訂在恥辱柱上。”

“那就不知道了。”

飛雪一剎眯着眼睛,若有所思。

這時,有使團的侍衛快步跑進來,道:“兩位大人,外面的情況有變,林北辰來了一趟,把示威的人羣,勸回去了。”

“嗯?勸回去了?”

飛雪一剎一怔,道:“他竟然願意現身?怎麼勸回去的?”

侍衛道:“林北辰說,這一次和談,誤信了帝都來的使者,沒有仔細看和談內容,是他的責任,讓大家不要再攻擊欽差使團……”

飛雪一剎和樓山關對視一眼。

這個不要臉的傢伙,竟然如此深明大義?

這是正話反說,想要進一步洗脫責任吧?

“林北辰還說……”

侍衛接着道:“他願意再去海族大營,過問此事,不管如何,一定不會讓大家流離失所,絕對不會割讓朝暉大城,哪怕是粉身碎骨,戰死在海族營地中,也會給大家一個交代。”

“什麼?”

飛雪一剎和樓山關異口同聲地驚呼。

他們注意到,侍衛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都帶着崇拜之色,顯然也被林北辰的言行打動了。

“下去吧。”

飛雪一剎擺擺手。

侍衛退下。

“你怎麼看?”

飛雪一剎看向樓山關。

後者道:“難道他真的要再去海族大營?把朝暉大城要回來?這不可能吧。”

飛雪一剎道:“看不懂,看不懂,真的看不懂。”

這時,又有侍衛來通報,城中的一些官員、大富們,前來求見。

這些都是聽說了割地協議之後,第一時間前來尋求庇護和幫助的,這些人很實際,咒罵抱怨賣國之餘,很快就接受了離開的命運,希望在北撤的路上,得到欽差使團的照顧,爲此願意付出鉅額金錢……

飛雪一剎笑呵呵地接待了這些人。

欽差也是人,也需要吃喝拉撒,花銷比一般人更大。

有撈錢的機會,何樂而不爲呢?

半天時間過去。

飛雪一剎的眯眯眼都快笑成一條縫了。

下午。

“大人,林少爺從海族營地中回來了。”

那名侍衛又來彙報,激動萬分地道:“成了,真的成了,林大少他成功了,哈哈,朝暉大城真的被保留住了,他說服了海族……您聽一聽,外面的聲音……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飛雪一剎怔住。

他和樓山關衝出房間。

只聽得這一瞬間,整個朝暉大城都被歡呼之聲籠罩。

無數道不同的聲音,來自於不同方位的音浪,在這一瞬間,化作了同樣的一個音符——

“林北辰!林北辰!林北辰!”

數百萬人同時異口同聲地高呼一個人的名字,那種場面,你見面過?

反正飛雪一剎和樓山關,在這一瞬間,只覺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沖天音浪之中,蘊含着的那種令天地失色,人心震盪的力量,便是資深老陰逼飛雪一剎和上過戰場殺敵無數的樓山關,這一瞬間也爲之失神。

……

城中。

某處。

王忠帶着城管大隊的心腹人員,正在撒幣。

“你扔了臭雞蛋?好,銀幣一枚,那好……”

“你扔的菜葉子?五十枚銅幣?什麼?扔了兩筐子?那好吧,銀幣一枚。”

“磚頭?銀幣一枚。”

“什麼?你扔的是熱乎乎的大便?我靠,你是個狠人,金幣十枚。”

王忠笑眯眯地灑出一枚枚金幣銀幣。

他很喜歡這種躲在後面幹壞事的感覺。

大總管林魂站在一邊,眼神幽幽地盯着街巷周圍,感知着附近一切能量波動的變化,避免有人留影,或者是用其他手段,在這裡搞事。

片刻後,錢都發完了。

人羣散去。

“我有個問題。”

林魂緩緩地開口,道:“都是丟東西,丟石頭的破壞力還更大一些,爲什麼丟大便和丟石頭菜葉的價格,差距那麼大?”

“你傻啊。”

王忠瞥了這個和自己爭寵的狗太監一眼,道:“手裡抓着石頭和抓着大便的感覺,能一樣嗎?”

林魂:“……”

還真 不一樣。

這些城管大隊的傢伙,個個都是人才。

-------

今天衝擊四更。

第七百五十八章 只求混亂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機關算盡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都給我哭第四百二十八章 神性之海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逼我出絕招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拉攏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六十九章 你很行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一百四十七章 劍雪無名第一百七十三章 激變(3)第七百七十章 輪迴絕境第三百二十八章 心狠手辣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要爲我報仇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殺意無法遏止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我會報答你的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替你去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驚變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你們這是在逼我啊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拉攏第七百九十九章 不但可以看,還可以摸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是同伴嗎?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星河級第七百七十五章 跪或者死第五百四十八章 三劍(修改版)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們都得死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一眼入魔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願意後退半分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莊周夢蝶第三百七十五章 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第八十一章 曹破天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接着奏樂接着舞第一百五十二章 果然有毒第六百五十四章 大威天龍第六百四十八章 我要你的命第七百七十三章 給京中的各位打個招呼吧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仇已報第六百零三章 回來了第三十八章 戰木心月(2)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第一晚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們爲你驕傲第八百一十二章 我不是那種人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改造流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開局就奇遇?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三百六十七章 被上了第三百九十六章 劍人第六百一十三章 喝酒壓壓驚第四百二十八章 神性之海第六百四十一章 吐得乾乾淨淨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秘強者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影響我拔劍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三百二十章 難以置信的突變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第九百五十章 巨劍野人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又一個大膽的想法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交,京城再無天雲幫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讓你插嘴了嗎第一百三十三章 新的思路第八百九十六章 誰拱了誰?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未死第五百八十三章 劫法場第七百八十九章 四方雲動第一千零壹拾伍章 平A流強者第八百章 這實在是太不要臉了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八百二十一章 異姓長老林北辰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爲你流的第一滴血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三百二十四章 新APP魔法相機第六百九十章 我林北辰行事何須解釋?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真是福星啊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八十一章 曹破天第一百三十四章 林北辰被人堵了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趕時間乾飯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劍神殿的回禮第四百五十二章 五神衛第六十四章 林北辰出手第七百六十一章 時間太短了第五百五十一章 林北辰的臉綠了第九百零五章 劍仙院,集結第七百三十八章 忌會客第一百三十四章 林北辰被人堵了第四十二章 少爺變強了第1068章 如何與我做大事?第四百六十二章 屠過神的女人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你到底是誰第二十七章 被針對了
第七百五十八章 只求混亂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機關算盡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都給我哭第四百二十八章 神性之海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逼我出絕招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拉攏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六十九章 你很行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一百四十七章 劍雪無名第一百七十三章 激變(3)第七百七十章 輪迴絕境第三百二十八章 心狠手辣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要爲我報仇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殺意無法遏止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我會報答你的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替你去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驚變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你們這是在逼我啊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拉攏第七百九十九章 不但可以看,還可以摸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是同伴嗎?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星河級第七百七十五章 跪或者死第五百四十八章 三劍(修改版)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們都得死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一眼入魔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願意後退半分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莊周夢蝶第三百七十五章 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第八十一章 曹破天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接着奏樂接着舞第一百五十二章 果然有毒第六百五十四章 大威天龍第六百四十八章 我要你的命第七百七十三章 給京中的各位打個招呼吧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仇已報第六百零三章 回來了第三十八章 戰木心月(2)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第一晚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們爲你驕傲第八百一十二章 我不是那種人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改造流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開局就奇遇?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三百六十七章 被上了第三百九十六章 劍人第六百一十三章 喝酒壓壓驚第四百二十八章 神性之海第六百四十一章 吐得乾乾淨淨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秘強者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影響我拔劍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三百二十章 難以置信的突變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第九百五十章 巨劍野人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又一個大膽的想法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交,京城再無天雲幫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讓你插嘴了嗎第一百三十三章 新的思路第八百九十六章 誰拱了誰?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未死第五百八十三章 劫法場第七百八十九章 四方雲動第一千零壹拾伍章 平A流強者第八百章 這實在是太不要臉了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八百二十一章 異姓長老林北辰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爲你流的第一滴血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三百二十四章 新APP魔法相機第六百九十章 我林北辰行事何須解釋?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真是福星啊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八十一章 曹破天第一百三十四章 林北辰被人堵了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趕時間乾飯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劍神殿的回禮第四百五十二章 五神衛第六十四章 林北辰出手第七百六十一章 時間太短了第五百五十一章 林北辰的臉綠了第九百零五章 劍仙院,集結第七百三十八章 忌會客第一百三十四章 林北辰被人堵了第四十二章 少爺變強了第1068章 如何與我做大事?第四百六十二章 屠過神的女人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你到底是誰第二十七章 被針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