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太虛仙人的助攻

海族大營。

五光十色的珊瑚宮帥殿。

輪椅少女炎影靜靜坐在燈下,手中泛着貝頁書冊。

天色未明。

愁容滿面的容主教站在一邊,苦口婆心地道:“大人,如今王庭和神殿中,對您的反對意見很大,龜丞相、玄主教等人,都希望您能對之前的挫敗,做出一個解釋,畢竟連人魚族的術士,都死了三個,各族高手更是死傷慘重……您難道真的就不理會嗎?”

炎影少女頭也不擡,道:“解釋什麼?我不是都說過了嗎?出手的人是天人級強者林北辰,不論是王庭,還是海神殿,給我的情報中,都不包括林北辰是天人級強者的信息,這樣重大的失誤,自然是需要他們來負責,與我何干?我能夠在最後時刻,重傷林北辰,守住海族大營,已經是難能可貴了,竟然還譴責我?真是笑話。”

容主教一臉無語。

你這是把大家都當傻子啊。

話是這麼說,但問題是海族大營中,可是有兩位天人。

竟然還讓林北辰得手。

而且,過了這麼長的時間,您還未採取進一步動作,對朝暉大城圍而不攻。

陸地軍團的攻勢處於停滯狀態。

這說不過去啊。

“大人,王庭和海神殿同時傳訊,都希望我們可以在半月之內,拿下朝暉大城……”

容主教嘗試說服炎影。

她覺得將自己就好像是風箱中的老鼠——兩頭受氣。

不管是哪邊,她都不敢得罪。

作爲監軍,能夠活到今天,她有些戰戰兢兢。

“半個月不太可能,讓他們不要做夢了……”

炎影一邊看貝頁書冊,一邊淡淡地道。

容主教:“……”

她咬咬牙,道:“大人,實不相瞞,我已經收到海神殿內部的消息,玄主教和藍主教,已經達成了協議,聯手支持啓王子,要在海神議會上發起提案,剝奪您陸地大軍統帥的職位,推薦啓王子上位,如果您不有所表示的話,那情況對您非常不利,很有可能……”

“胡鬧。”

炎影揉了揉太陽穴,道:“一羣鼠目寸光的傢伙,想要奪權,也得看看老四是不是那塊料……”

頓了頓,她擡頭,目光犀利,盯着身邊的女人,直接問道:“容主教,海神殿六大主教,蔚主教和成主教兩人無心權柄隱沒多年,剩下玄主教、藍主教選擇了老四,寧主教一直都支持我,那你呢?你站哪邊?”

容主教:“……”

她略微沉默,道:“我的心中,唯有吾神,神之指引,便是吾道。”

“呵……”

炎影淡淡一笑,道:“牆頭草。”

容主教沒有回答。

她因爲之前在雲夢城中被林北辰擺了一道,導致在海神殿中,威望大跌,實力損失極大,如今並不想加入到這種王庭內部的爭權奪利之中。

藍主教和玄主教兩派勢力最盛,而寧主教境況不佳,就算是她下場,與寧主教聯手,也難以與藍、玄兩派相抗。

更何況炎影對於風語行省的進攻,顯得虎頭蛇尾。

最短時間之內佔領風語行省,乃是西海庭和神殿共同制定的國策。

炎影既然做不到,失勢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她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燒冷竈。

“滾出去吧。”

炎影眼眸之中,殺機涌動,但最後還是沒有真的出手。

容主教轉身離開。

帥殿之中,夜明珠將整個空間照耀的纖毫畢現。

炎影將貝頁書冊擺在膝頭,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時間,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間,只要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定可以將陸地軍團完全掌握,可惜……”

她揉了揉太陽穴,開始思索起來。

如果當初沒有答應林北辰,搞一票大的,也許現在計劃進行的很順利。

不過,如果不是林北辰的話,她也沒有辦法這麼快除掉陸地軍團中的異己份子。

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她苦苦思索。

突然,一抹淡淡的奇異幽香,在空氣裡浮現。

輪椅少女猛地警惕,封閉了嗅覺,功體催動,在周身形成力場,左手已經按在了右手中指上的戒指殺上。

這時,她瞳孔微縮,驚訝地看到,一朵晶瑩剔透的白色蓮花,從眼前的地面之下緩緩地破土而出,微微舞蹈般跳躍,像是一個純潔無瑕的花之精靈一樣,美輪美奐,然後輕飄飄地朝着她飛來……

那幽香,便是這朵美麗如神玉雕琢般的水蓮花,散發出來。

輪椅上炎影瞳孔皺縮,旋即擡手一指。

一抹無形的力量激射而出。

嗤。

花瓣飄散。

花蕊炸開。

“我……靠……”

剛剛從地面下浮現出一顆腦袋的林北辰,不由得呆住,長大了嘴巴。

!!!∑(Дノ)ノ?

尼瑪?

這不按規矩出牌啊。

我特麼的還沒有背詩呢。

你咋就直接把這麼美麗的花兒給射碎了?

這畫面,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啊。

“你來幹什麼?”

看到林北辰的浮出地面,輪椅少女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但卻緩緩地放鬆了警惕。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我來看看師姐你呀……”

林北辰從土裡面鑽出來,一臉心疼地看着地面上破碎的花瓣,痛心疾首地道:“師姐呀,你也太不解風情了吧,我好心好意送你一朵蓮花,你竟然將它射爆了,你……”

“哼,收起你那渣男哄騙無知少女的一套鬼把戲。”

炎影少女冷哼了一聲,道:“不要在我面前,用這種低劣幼稚的紈絝手段……說吧,你來幹什麼?”

林北辰一臉肉疼。

這可是結晶神花啊。

竟然被爆了。

真的是不懂憐香惜玉。

暴殄天物呀。

他有些無語,想了想,決定還是按照原計劃行事,道:“當然是有大好事,來向師姐你彙報呀。自從當日分別,我可是沒有一點懈怠,日思夜想,該如何幫助師姐你,在這風語行省立穩腳跟……”

“你會有這麼好心?”

輪椅少女嗤笑。

林北辰道:“那當然,畢竟你是我親親師姐嘛……”

話音落下,看到少女臉上一副冷笑的表情,林北辰輕咳一聲,立刻轉變思路,進入叛逆少年的角色,冷笑一聲,道:“當然,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爲我聽說,師姐你在海族這邊,遇到了麻煩,眼看着就要在內鬥之中失敗,唉,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我的貝頁書冊中,沒有失敗兩個字。”

輪椅少女冷聲這反擊道。

林北辰淡淡一笑。

剛纔這丫頭與容主教的對話,他可是聽到了。

“師姐,聰明人不從不自欺欺人,真實情況如何,你比我清楚。”

林北辰緩緩地浮起,目光下視,俯瞰輪椅少女。

他冷笑一聲,道:“你我是合作者,最好相互坦誠一點,否則,耽誤大事……我林北辰是何等人物,理想遠大,抱負驚天,我要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我要這地,再也埋不住我的心,我要這漫天神明都煙消雲散,我要這終生,都明白我得心意……呵呵,師姐,你身爲合作者,你的行動太慢,效率太差,跟不上我的節奏,還好,我早就有所準備,已經找到了解決辦法,可以幫你在十日之內,不費一兵一卒,就順利拿下整個風語行省全境。”

輪椅少女炎影怔怔地看着林北辰。

那番話,是他真正的志向嗎?

倒也慷慨激昂。

配得上成爲我的合作者。

至於後面?

“呵……”少女冷笑,輪椅浮起,超越林北辰的高度,道:“是嗎?什麼辦法?”

林北辰不甘示弱地繼續上浮,道:“明日中午,我會以北海帝國風語行省軍政兩道大總管的身份,來到海族大營,代表北海帝國,與你商議和談之事,可以將整個風語行省,都割讓給你,所有抵抗軍,都退出風語行省,除了朝暉大城之外的其他城市,都可以由你們海族來接管。”

“什麼?”

輪椅少女精緻桀驁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了驚色。

甚至都忘記了操控輪椅向上漂浮。

林北辰沒有再說什麼,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輪椅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你能代表北海帝國?”

林北辰得意洋洋地點點頭。

輪椅少女問道:“怎麼做到的?”

林北辰昂起下吧,四十五度角斜擡頭,歪嘴一笑,道:“這就不是你要關心的問題了,做好你自己的,不要再拖我後退就可以。”

輪椅少女皺了皺眉。

不得不承認,這是一份沉甸甸的厚禮。

得到風語行省,這是海族的國策。

西海庭上下已經做好了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心理準備。

但現在,卻有機會不戰而得?

只要北海帝國以官方名義求和,並且主動割讓風語行省的話,那就意味着,她將立下真正的偉業大功,讓王庭和神殿中那些蠢蠢欲動的政敵們,再也沒有理由與自己爲敵,四王子啓也不可能再奪回陸地軍團的控制權。

自己目前的地位,就會穩如泰山。

可以得到充足的擴展時間。

“你確定?”

輪椅少女繼續上浮輪椅,俯視盯着林北辰,生怕這個小腦殘和自己開玩笑。

林北辰同時漂浮,腦袋頂住了珊瑚帥殿的穹頂,道:“我可以用你.媽.的名義發誓……”

“閉嘴。”

輪椅少女鼓鼓的胸脯起伏,氣的不輕,咬牙切齒地道:“我相信了。”

林北辰笑了。

你媽是我師孃,我以敬愛的師孃的名義發誓,這合情合理且非常誠懇呀。

“說吧,你要什麼條件?”

輪椅少女覺悟很高,知道作爲合作者,不可能大方面地索取。

林北辰道:“很簡單,風語行省歸你,但朝暉大城歸我,我要向海族租借整個朝暉大城。”

“租借?”

輪椅少女皺了皺眉,道:“多久?”

“就先租借一千……呃,一百年吧。”

林北辰覺得一千年有點兒離譜,笑了笑,道:“我要說明的是,租借期間,朝暉大城是獨立王國,由我雲夢人來管理,海族不得干涉,我們會暗示繳納賦稅和租借費,具體數額讓下面的人商議……”

輪椅少女點點頭,道:“可以,但是朝暉大城必須向海族開放,允許海族進入。”

林北辰道:“可以,但城內的法律,由我來定,海族人進去,需得遵守朝暉大城的法律,海族人違法,由我們來處置,人族與海族地位平等,要是你們的人亂來,可別怪我到時候心狠手辣。”

“也可以。”

輪椅少女略作思索,就答應了這個條件。

兩人商議一陣,很快就將關於和談的所有條件,都溝通完畢。

談話進行到後面部分的時候,輪椅少女炎影的神態,顯然是輕鬆了許多。

她的臉上,偶爾甚至開始有了一絲絲的笑意。

大體的框架構築之後,詳細的細節,自然會有人來覈對確定。

很快,一切都談妥。

“師姐,好好準備,不要再讓我失望,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與我合作,好好珍惜這一份幸運吧。”

林北辰起身,準備離開。

輪椅少女嗯了一聲,猶豫數次,最終還是道:“這一次,是你贏了,不過,我會讓你看到我的價值,選擇與我合作,是你最明智的選擇。”

“希望是如此。”

林北辰身形朝着地面下沉去。

沉到一半,他看到地面上那被射碎的花瓣,心中一動,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道:“哎,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這朵水蓮花,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說到這裡,林大少一臉惋惜地道:“當時看到這朵花的第一眼,就覺得它和師姐你好像,師姐幼年時在深海之中飽受折磨卻依舊頑強生長,獨自美麗,綻放出了令整個海族都顫慄的美麗,在我心中,它和師姐你太配了,所以才冒着很大的風險,從神殿山上將這朵花摘下來,沒想到……唉。”

說完,也不給輪椅少女反駁的機會,直接沉入到地下,土遁離開。

輪椅少女炎影怔住。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可遠觀不可褻玩……”

詩詞總是具有擊中人心的力量。

尤其是在經歷了剛剛那樣一番對話之後。

少女坐在輪椅上,神思遊離,最終目光盯住碎在滿地的花瓣。

她發現自己竟然不可思議地產生了一絲愧疚後悔的心情。

略微猶豫之後,她一伸手。

柔和的力量涌動,將破碎的花瓣凌空攝起,一瓣一瓣地重新粘合了起來。

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我不信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我是來征服的第三百二十三章 是誰連累了誰?第七百一十二章 再見七皇子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九百五十四章 你渴望力量嗎?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身在敵營第八百零一章 這個師父不靠譜第一百一十章 以德服人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們以前吃的是豬食吧第九百零二章 擋我者死第七百五十一章 你還是人嗎?第七百零一章 破碎的花瓣第一百七十章 激變(1)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合作的可能第八百八十章 掉了牙的老狼和老虎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身寶血第七百章 好事成雙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好意思,打偏了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命運之槍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吃餅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災禍和希望第四十八章 你別忘了我可是一個渣男第六百三十九章 幹一票大的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依稚皇朝第九百零一章 你們知道他是誰嗎第一千零壹拾貳章 他和別的男人不一樣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壓箱底的絕招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綠了第九百五十章 巨劍野人第六百五十八章 蛋碎的聲音第二十六章 你做的很好第八百六十九章 舊神已死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莊周夢蝶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抽風第九章 我只好攤牌了第三百三十章 在嗎?江湖救急第五百七十二章 水花壓得很好第八百一十八章不是一個球第二百九十八章 爲什麼非要作死呢?第九百一十九章 女人只會影響拔劍的速度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五百五十七章 農民也招收?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吞噬血與骨第一千五百十二章 讓林北辰交出來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瘋婆子?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戰成名(求訂閱)第四百八十四章 所有人的希望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你到底是誰第九百四十三章 陸觀海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機關算盡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這也行?第七百三十二章、又來一個?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故人的線索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一定喜歡第八百三十四章 韓不負第三百五十五章 戰神之姿第三百零二章 碾壓的開端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五百二十四章 我加錢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八百九十四章 長的很好聽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好意思,打偏了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大戰之後的收穫第七百二十章 抓狂的劍雪無名第二百四十章 殺招-終極時刻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和棋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教教我唄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五百五十八章 社會主義新農村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探索生命的起源?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動手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林北辰殺瘋了第七百零九章 中術第六百二十七章 復仇的怒焰第五百九十三章 血染神殿山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有種等他蹲完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狗一狼一虎第六百八十九章 定情信物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淨街禽獸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開局就奇遇?第八百二十章 雙份腦花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劍出諸神驚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六百七十八章 刺激一夜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拉攏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歸元混沌氣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三百章 這也許就是人生第六百二十六章 小王爺死了
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我不信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我是來征服的第三百二十三章 是誰連累了誰?第七百一十二章 再見七皇子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九百五十四章 你渴望力量嗎?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身在敵營第八百零一章 這個師父不靠譜第一百一十章 以德服人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們以前吃的是豬食吧第九百零二章 擋我者死第七百五十一章 你還是人嗎?第七百零一章 破碎的花瓣第一百七十章 激變(1)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合作的可能第八百八十章 掉了牙的老狼和老虎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身寶血第七百章 好事成雙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好意思,打偏了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命運之槍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吃餅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災禍和希望第四十八章 你別忘了我可是一個渣男第六百三十九章 幹一票大的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依稚皇朝第九百零一章 你們知道他是誰嗎第一千零壹拾貳章 他和別的男人不一樣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壓箱底的絕招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綠了第九百五十章 巨劍野人第六百五十八章 蛋碎的聲音第二十六章 你做的很好第八百六十九章 舊神已死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莊周夢蝶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抽風第九章 我只好攤牌了第三百三十章 在嗎?江湖救急第五百七十二章 水花壓得很好第八百一十八章不是一個球第二百九十八章 爲什麼非要作死呢?第九百一十九章 女人只會影響拔劍的速度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五百五十七章 農民也招收?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吞噬血與骨第一千五百十二章 讓林北辰交出來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瘋婆子?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戰成名(求訂閱)第四百八十四章 所有人的希望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你到底是誰第九百四十三章 陸觀海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機關算盡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這也行?第七百三十二章、又來一個?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故人的線索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一定喜歡第八百三十四章 韓不負第三百五十五章 戰神之姿第三百零二章 碾壓的開端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五百二十四章 我加錢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八百九十四章 長的很好聽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好意思,打偏了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大戰之後的收穫第七百二十章 抓狂的劍雪無名第二百四十章 殺招-終極時刻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和棋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教教我唄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五百五十八章 社會主義新農村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探索生命的起源?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動手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林北辰殺瘋了第七百零九章 中術第六百二十七章 復仇的怒焰第五百九十三章 血染神殿山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有種等他蹲完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狗一狼一虎第六百八十九章 定情信物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淨街禽獸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開局就奇遇?第八百二十章 雙份腦花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劍出諸神驚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六百七十八章 刺激一夜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拉攏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歸元混沌氣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三百章 這也許就是人生第六百二十六章 小王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