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終於死了

林北辰思忖之間,只覺得體內的劇痛,終於開始清晰可感地消退,一種前所未有的舒適感,涌遍全身。

他嘗試着揮了揮拳。

力量逐漸在恢復着。

好現象。

雖然五種玄氣就像是五個割據軍閥一樣,不聽林大少的調遣,盤踞在新港脾肺腎五臟之中,各自爲戰,但起碼半步天人之境的肉身力量,正在快速地恢復着。

而且,林北辰還發現,之前血戰時造成的肉身傷勢,也開始以一種超越正常範疇的速度恢復。

尤其是胸口的炸裂傷,肉眼可見血管,筋肉和皮膚在快速生長之中。

“久違的感覺。”

林北辰緩緩地舒張身體。

好像是當初修煉水系玄氣的時候,施展的【水環術】套在了身上一樣,渾身每一個毛孔都舒服的快要呻吟起來。

轟!

戰場之中,爆裂撞擊聲連連。

林北辰擡頭看時。

卻見高勝寒已經不像是之前那樣穩操勝券。

‘樑遠道’最恐怖之處,不是他本身力量的強大,而是‘解讀’和‘超級自愈’,就像是一個你永遠都殺不死,且可以不斷地學習和複製你的戰法……

這才戰鬥了不到一盞茶的時間,高勝寒的戰法,已經被‘樑遠道’摸透了,而且藉助着強大不可思議的自愈能力,後者故意以傷換傷,讓高勝寒逐漸被動。

林北辰看着,也是一陣頭疼。

感覺這樣殺下去,只能子子孫孫無窮盡也。

殺一輩子都殺不死他。

那就只能換一個辦法——

不殺,封印。

可林大少仔細一琢磨,雖然自己是美貌和智慧並重,天才和腦殘齊舉的少年,但開掛是開掛,一直以來,根本就沒有點‘封印’這個技能樹啊。

這不是完犢子嗎?

轟隆隆。

大地震顫。

四周的環境被瘋狂破壞。

遠處圍觀的大貴族等人,一再後退,有些人甚至雙股戰戰,不敢再繼續看下去,準備直接逃離這片區域了。

這可是真正的天人之戰。

隨便溢出一道餘波,就足以將武道宗師擊爲飛灰。

糟糕。

這麼說來,雲夢營地豈不是……

林北辰意識到了什麼,轉身看去。

“咦?”

營地竟然完好無損。

只見不知道何時,雲夢營地的玄氣護罩陣法,竟是已經重新聚合恢復。

原本橘黃色的大地系陣紋之中,有一絲絲的暗紅色奇異紋絡流轉——正是這種營地陣法先前不具備的紋絡之力,使得護罩承受能力大增,竟是堪堪抵擋住了兩大強者戰鬥餘波的衝擊。

有人重新修葺了陣法?

林北辰微微一怔。

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重新修葺守護陣法,並且使之威力倍增,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

雲夢營地之中應該沒有人,擁有這樣的手段。

雲夢首席陣師劉啓海,也做不到。

之前佈置的那個守護陣法,已經是劉主任的極限了。

那麼會是誰呢?

林北辰念頭一轉,鎖定了一個有可能的目標——

白嶔雲。

可是小白上次被夜未央一劍斬傷,實力大跌,除了一對超級刺眼的36D車頭燈依舊閃亮兇悍,足以秒殺同輩中人之外,眼下打起架來估計還不夠武道大宗師級的戰力。

而且,以前也從未聽說過,大胸蘿莉會玄紋陣法啊。

除此之外,還有誰能做到這一點?

林北辰腦筋腦汁,發現自己認識的高手,還有可能做到這一點的,就只剩下秦主祭了。

但這個自從來到了朝暉大城就出鏡率驟降,疑似被作者封殺的大胸冷豔御姐,已經很長很長時間沒有領取到這本書的通告了。

沒答案。

但不管怎麼樣,營地得到保護,林北辰終於沒有了後顧之憂。

他感受着自己力量的恢復,心中一動,直接從【百度網盤】之中下載一柄大銀劍,腳下微蹲發力,轟地一聲,沖天而起,一劍斬向‘樑遠道’。

嗤!

劍光一閃。

猝不及防之下,‘樑遠道’一截翅膀,再度被斬掉。

鮮血飛濺。

“死。”

‘樑遠道’怒吼,一拳轟出。

“小心。”

高勝寒揮劍,擋下這一擊:“你怎麼樣,沒事吧?”

林北辰身形遊走,像是螞蚱一樣,不斷地跳躍閃爍,變換着位置,道:“小小邪魔,如何傷得了我。”

頓了頓,林大少補了一句影視劇裡經典僞君子的臺詞,大聲地道:“對付這種天外邪神,不用單打獨鬥,我們一起聯手,幹他孃的。”

“好。”

高勝寒沉聲道:“你自己小心,這隻天外邪魔非同一般,很有可能……”

話音未落。

砰!

‘樑遠道’暴怒,一翅膀扇飛了林北辰,怒吼道:“只?”

林北辰炮彈般地射在千米外的凍土之中,片刻又彈射起步,灰頭土臉,怒吼道:“姓高的說你是一隻,你他孃的扇我幹什麼?”

‘樑遠道’目中閃爍兇光,再度朝着林北辰攻來。

高勝寒哈哈大笑,揮動紫電神劍,又纏住‘樑遠道’。

林北辰在落在地上搖頭晃腦,只覺得被這一翅膀扇的頭暈目眩,就連臟腑都快要移位了——半步天人境的力量,欺負那些武道大宗師級的鶸,不要太爽,但對上天人級的強者時,他自己就成爲了鶸。

五臟移位,體內的玄氣差點兒又被打亂。

好在先天肉身,凝練如鐵,體內緣由的奇經八脈已經全部都煉化消失,只有五條新的玄氣通道,簡單的很,纔沒有真的行岔了氣。

“不對,我不能這麼剛了。”

“我得猥瑣一點。”

“不能再近身肉搏了,不然要被‘樑遠道’幾翅膀扇死,還是在遠處加油吶喊吧。”

林大少頭腦逐漸清醒。

不愧是深得‘苟’字訣精髓的男人,他很快就有了計較。

當下掏出自己的大寶貝,對着遠處的‘樑遠道’就噠噠噠了起來。

加特林機關炮還剩下一半子彈,但只要不是瘋狂連續射擊,可以維持一段時間。

滋滋滋過電一般的槍管轉動之聲,和槍口噴吐子彈的聲音,以及淡淡若有若無的藍光,一瞬間形成了美妙的交響樂一樣,繚繞着林北辰。

噠噠噠噠噠!

林北辰握着自己的大寶貝,不斷地朝着‘樑遠道’噴射。

加特林機關炮的威力不俗,雖然破不開‘樑遠道’皮糙肉厚之處的防禦,但比如射眼睛、喉嚨、耳朵、中肢等要害部位,卻還是能夠造成可觀的傷害……

噗噗噗!

鮮血濺射。

‘樑遠道’怒吼連連。

分神之下,就被高勝寒宛如神靈一般的劍技,直接斬掉了雙臂和羽翼。

兩人配合,竟是再度壓制了這個鏡族血魔。

“桀桀桀桀,我就不信,你連加特林機關炮這種外掛,都能‘解讀’……”

林北辰不斷地變換位置噴射,發出反派標準鬼笑聲。

他甚至還抽空戴上了墨鏡,並弄了一個大背頭的髮型。

……

……

“沒想到……”

樑子木神色複雜,站在營地中的陣法中樞旁邊,仰頭看着遠處戰場之中的畫面,喃喃自語。

到現在他才明白,原來自己的父親,早就變成了一個怪物。

怪不得!

怪不得童年記憶之中那個溫文爾雅,慈祥嚴正的父親,那個是所有子女心目之中驕傲的父親,會變成一個嗜血冷血,喜好吞食人肉的肥胖怪物,連母親都吃掉……

原來他已經被怪物控制了。

戰鬥進行到這種程度,真正的父親,怕是已經徹底煙消雲散了吧?

不。

準確的說,應該是已經在很久很久之前,父親就被這怪物殺死了。

父親,我誤會你了。

樑子木流淌眼淚,劍眸之中爆射出仇恨的光芒。

“林校長會殺掉這個怪物的。”

旁邊傳來嶽紅香的聲音:“也算是爲你報仇了。”

臉上有一道蜈蚣般觸目驚心疤痕的少女,面色蒼白,纖纖玉指中,夾着一根【芙蓉王】,輕輕地吐出一口煙氣。

剛纔正是她在關鍵時刻,突然展現出了不可思議的手段,一瞬百筆,宛如傳說之中的巔峰大陣師一樣,硬生生地重新刻畫了雲夢營地的玄紋防護陣圖,才重啓陣法,護住了營地。

消耗不輕的嶽紅香,夾着香菸的纖纖玉指,甚至微微有點兒顫抖。

樑子木看了一眼這個心中的女神,道:“嶽同學,你剛纔……”

比父親被怪物附身殺死更讓他難以置信的是,嶽紅香在玄紋陣法一道,竟然有着如此不可思議的修爲,剛纔一瞬百筆的手速,便是朝暉大城之中,許多玄紋陣法的耆宿,以及玄紋協會的幾位會長,都絕對做不到。

嶽紅香紅脣輕啓,微微吐出一口菸圈,道:“不要多想,是有高人,藉助我的身體,佈置了陣法,我自己的話,做不到那種程度……”

“高人?”

樑子木大驚,旋即無比好奇。

他眼睛裡的淚水瞬間就消失了。

迫不及待地道:“是誰?在這營地中嗎?男的女的?我見過沒有?這雲夢營地中,竟然還隱藏着這種強者?那爲什麼一開始佈置陣法的時候,沒有出手幫助?”

嶽紅香吸了幾口眼,感覺之前被人附身時的消耗逐漸得以彌補,輕鬆了很多,才嫺熟地彈了彈菸灰,淡淡地道:“不能告訴你。”

樑子木:“……”

嶽紅香又道:“去看看,丙區第二十一陣圖串聯線路,將第十一豎線增粗一倍。”

“哦。好。”

已經化身爲百分之百舔狗的英俊小哥樑子木,立刻就起身去辦事。

……

……

“會贏嗎?”

身爲俘虜的【小戰神】公孫白,死死地盯着天空中的戰鬥。

是的。

他第二次成爲了雲夢營地的俘虜。

和第一次的難以置信憤怒不同,這一次,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幸運了。

幸虧被俘虜的早。

他不想離開雲夢營地了。

這裡的人長的好看,說好有好聽,一個個都是人才,特別想要和他們交朋友,永遠都留在這裡,好好努力,依靠當俘虜,過上體面生活這樣子……

看了看身邊其他戰戰兢兢的同僚們,公孫白想了想,道:“根本不用擔心。”

其他俘虜都訝然地看着他。

公孫白道:“這裡已經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你的意思……雲夢營地的護罩,是堅不可摧的嗎?”

“不是。”

“那何談安全?”

“相對朝暉大城中其他地方,雲夢營地已經是最安全的了,如果林北辰和高天人戰敗,那我們不管躲到哪裡,都必死無疑,那邪魔會吞噬掉全城的人,將這裡變成屍山血海……”

“那林大少和高天人,能贏嗎?”

“一定會贏的。”

公孫白表現的信心十足。

“可是他們快輸了啊……不信你看。”

一名俘虜道。

公孫白擡頭朝着天空一看。

臥槽。

————————————(表情)

……

……

轟!

高勝寒被轟飛。

握着紫電神劍的手掌,一道道血痕綻放,手腕和手臂青筋暴露,皮肉綻開,倒飛的時候,鮮血從口鼻耳朵之中溢出。

天人之血,灑落長空。

‘樑遠道’一擊得手,並不去追擊高勝寒。

他龐大的身軀,一步踏出,如瞬移一般,瞬間來到了林北辰的身後,一巴掌將正在握着寶貝噴射的林北辰直接拍飛!

“啊啊啊啊啊……”

林北辰直接摔出千米,重重地砸進了凍土中。

‘樑遠道’身上光華一閃,龐大的身軀再度瞬移,直接來到了擡腳就朝着還未鑽出來的林北辰踩下去。

轟隆!

大地震顫。

地面直接被踏出一個巨大的腳印。

林北辰砸出的凹陷,直接被踏平。

腳印周圍的凍土,亦是瞬間在這巨大的壓力之下,直接化作金鐵一般凝實堅固,方圓百米泥土之中,所有的生物,不是被直接踩死,就是瞬間震殺。

“哈哈哈……”

‘樑遠道’仰天大笑:“一切,都該結束了。”

咻!

高勝寒撒血御劍,衝殺而來。

劍氣貫長空。

“都說了,一切要結束了。”

‘樑遠道’一拳轟出,直接再度轟飛了高勝寒。

紫電神劍脫手飛出,在半空中劃出一道紫色拋物線,倒插在了亂石之中!

高勝寒的身形,重重地跌落在地面,直接撞開一道數百米長的大地裂縫,一塊塊地殼半塊龜裂!

“死。”

‘樑遠道’龐大的身軀瞬移即至,又是一腳踩下。

高勝寒瘋狂燃燒玄氣,千鈞一髮之際,從死亡巨腳之下閃避出來,卻被大地巨震的勁氣,再度轟飛,狠狠地撞在遠處翹起的地塊上,撞穿了一層層泥土……

“哈哈哈,所謂天人,猶如斷脊之犬……”

‘樑遠道’獰笑着,繼續追殺。

就在這時——

噠噠噠噠噠!

熟悉的噴射聲響起。

‘樑遠道’的身上,濺起一簇簇的血花。

林北辰竟是未死,從地下鑽出,雙臂施展奇怪的雙手劍印,那令所有人都無法理解的淡藍微光劍氣,破空而出,轟擊在‘樑遠道’的身上。

這一次,淡藍微光劍氣的威力,竟是提升了。

‘樑遠道’一時不查,半邊身體直接被打爆。

“該死的小蟲子……”

‘樑遠道’發出痛苦的咆哮,以殘軀施展瞬移,直接來到了林北辰的身邊,翅膀一震,身下的獨臂揮出,再度一巴掌將林北辰轟飛!

PIA-JI!

林北辰身形直接拍扁,像是蒼蠅一樣被拍飛出去數千米。

他身形微蹲,右邊被打爛的身軀快速恢復,左拳凝聚拳印,龐大的力量彙集其上,再度一拳轟出!

林北辰在半空中,背後神力凝聚雙劍翼,拼命震動,才躲開這蓄力一擊,卻也被震得鳥毛亂飛。

“啊哈哈哈哈哈……”

‘樑遠道’仰天大笑:“你辛辛苦苦算計的這一切,真的是個笑話啊,高勝寒假死又怎麼樣,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點兒小伎倆,蒼白可笑。”

他單拳不斷地轟擊。

林北辰被震得滿天亂撞。

噠噠噠噠噠。

加特林機關炮依舊在轟鳴。

子彈只要是射在‘樑遠道’的身上,都會濺起血花。

這樣的殺傷威力,顯然是比比之前強了數倍。

雖然‘樑遠道’並不知道這樣的變化來自於何,哪怕是最後迴光返照式的瘋狂,卻也令他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威脅。

“小蟲子,捏死你。”

‘樑遠道’決定速戰速殺。

再次施展瞬移之術,龐大的身軀以不可思議的靈活程度,不斷地閃爍,將林北辰當成是皮球一樣,拍來打去,當空蹂躪。

林北辰的處境,瞬間無比悲慘。

真-被吊打。

就像是一個同時被十幾個世界冠軍抽來抽去根本不會落地的乒乓球一樣,一絲一毫的喘息之機,都無法得到。

但他非但沒有被拍死,反而是依舊不可思議地可以利用加特林機關炮射出子彈,準確地命中‘樑遠道’。

這令後者越發狂暴和暴怒。

遠處。

高勝寒一襲白衣染血,破碎掛在身上,頭髮披散,臉上血跡斑駁,一條腿已斷,扭曲城一個觸目驚心的角度……

曾經高高在上的天人,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想過,有找一日,自己會如此境地。

看着遠處竭力苦撐,搖搖欲墜的林北辰,高勝寒並沒有急於出手相助。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體內消耗巨大的玄氣,開始按照平日裡最熟悉的一條運轉通道,緩慢而又堅定地運轉了起來。

進入天人境,後天之體被凝練,所有的經脈消失,身體經‘脫胎’而進入先天狀態,稱之爲‘半神’,從體質,以及一些身體構造來說,與普通人已經大有不同。

先天玄氣沖刷出來的新的玄氣通道,纔是新的力量所在。

高勝寒是一級天人境。

他已經利用先天玄氣,在體內沖刷出一條完整的玄氣通道。

正是因爲這條通道的存在,是他凌駕於其他所有先天之下的武者的根本原因。

玄氣在通道之中呼嘯鼓盪。

天地之間的力量,隨着他的呼吸,不斷地涌入體內。

燃燒。

燃燒。

再燃燒。

當他不計代價地燃燒體內的先天玄氣,那種掌控一切的力量感,正在重新凝聚,在他的天人之體內磅礴沸騰,不斷地高炙。

“劍來。”

他一聲低喝。

插在遠處的紫電神劍,猛地一震,旋即咻地化作一道流光,破開虛空,留下長長的紫色光弧曳尾,落在了高勝寒的手中。

右手持劍。

左手駢指,捏出劍印,按在劍身之上。

嗡嗡嗡。

劍刃激盪。

一顆顆大如牛斗的古老紫色符文,再度被激發出來。

這是紫電神劍本身的奧義。

與此同時,高勝寒單腿支撐的身軀,朝着天空之中懸浮。

他的渾身,散發出凌厲無匹的劍意。

哪怕是一根飛舞的髮絲,也煥發出劍氣,宛如無堅不摧的神劍一般可怕。

氣勢不斷地攀升。

高勝寒整個人都散發出耀目的光華。

他將自己的先天玄氣,將自己的天人意志,將自己的劍道造詣,將自己的一切,都凝聚在了劍中。

紫電神劍煥發出前所未有的光華。

真的彷彿是一尊緩緩甦醒的神祇一樣。

恐怖的力量波動,造成了肉眼可見的空氣浪潮,以高勝寒爲中心,不斷地朝着四面八方輻射。

無數人遠遠地看着,瞠目結舌地睜大了眼睛。

每個人都感覺到了自己手中的長劍,似是被某種玄之又玄的力量吸引,在掙脫控制,從劍鞘之中飛射出去。

而高勝寒身影下方死亡戰場上,亡者手中殘破不堪的劍,亦如重生,開始嗡嗡震動,似是失去了重力的束縛,漂浮了起來,朝着高勝寒凝聚。

這一刻的高勝寒,給人的感覺,已經不是一個擁有血肉之軀的人。

而是一柄一寸一寸正在從劍鞘之中拔出來的絕世神劍。

天地之間,瀰漫着驚人的劍氣。

在爆錘林北辰的‘樑遠道’,也終於感受到了來自於身後的威脅。

他愕然回頭。

視野中,畫面彷彿定格。

白衣單腿的中年人,手握紫劍,周身萬劍凝聚,懸浮如無邊蝗蟲,密密麻麻,猶如正在接受萬劍膜拜的神明一樣,不可逼視。

“那是……”

‘樑遠道’大駭,只覺得無盡鋒銳鋒利劍氣,刺目而來。

他下意識地擡手遮住了眼睛。

也就是在這時,高勝寒出劍了。

“一劍……驚仙!”

大喝聲中,漫天劍影,驟然加速,猶如羣星隕落的流光,魚空氣摩擦而劃出一道道的炙熱火光流影,分裂天地,刺向敵人。

這畫面,瑰麗的足以驚動天上的神仙。

一劍驚仙。

‘樑遠道’大驚失色。

這種極道之招的威力,令他感受到了再度死亡的威脅。

然則一切抵擋和閃避都已經來不及。

他以強橫的鳥人之軀,硬接死抗。

轟轟轟!

一道道殘劍火光流影轟擊在‘樑遠道’的身上,直接在體表爆炸碎裂,炸出一片片鮮血流溢的血痕,但卻難以真的深入其體內造成致命傷。

“哈哈,徒有其表的招式,我……”

‘樑遠道’後退中的大笑,突然戛然而止。

人劍合一的高勝寒,長劍掠空,與地面平行,而他雙手握劍,與劍平行,紫色的劍光一閃即至,瞬間刺在了‘樑遠道’龐大的鳥人身軀上。

恐怖的破煞之力,令樑遠道陣陣心驚。

“給我擋。”

‘樑遠道’面目猙獰,運轉邪魔神力,想要硬擋住這一劍。

“給我破。”

高勝寒也發出了怒吼咆哮之聲。

先天玄氣在燃燒。

紫電神劍的怒吼。

正與邪在瘋狂地碰撞。

終於——

轟!

光影流轉。

一道劍光,破空而過。

‘樑遠道’龐大的鳥人身形,僵硬在了原地。

身後千米外,高勝寒緩緩地飄在虛空。

他身上那璀璨奪目的劍之光華逐漸暗淡,顫抖的手已經再也握不住紫電神劍,手一鬆,神劍墜落的瞬間,他的身形,也如熄滅的蠟燭,瞬間朝着下方墜落……

“老高?”

遠處,鼻青臉腫的林北辰看到這一幕,嚇得大叫,衝過去,跳起來,將高勝寒下墜的身形接住:“你……怎麼樣?”

高勝寒氣息羸弱,睜眼看了看抱着自己的人,看着那張腫的像是年豬一樣腫大的頭顱,道:“你是誰……”

“是我,朝暉城第一美男子林北辰。”

林大少連忙道:“樑遠道那狗東西,羨慕我比他帥,專打老子的臉……別問這些衆所周知的事情,你……老高你是不是要死了?”

高勝寒愕然,旋即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

“你這張臉,真他孃的醜啊。”

他說着,頭顱緩緩地歪向了一邊。

眼神也僵直了。

林北辰大駭。

“老高,老高你別死啊,老高。”

林大少使勁地搖晃其屍體,大聲地喊道:“老高啊,你這大招,也忒嚇人了,放一次就要死人,你別死啊,你死了,樑遠道再復活,我一個人扛不住啊……”

話音未落。

轟隆!

遠處,‘樑遠道’的龐大的身軀,緩緩地仰天倒下。

他的心臟位置,一個巨大的融燒孔洞,幾乎讓身軀斷裂,灼燒的可怕力量,淡紫色的劍氣,在那一瞬間,帶走了他所有的生機。

林北辰看了看。

咦?

死了。

這一次,看起來死的非常透。

他低頭看了看抱在懷中的高勝寒,突然鬆了一口氣,心說大佬你早點兒開大啊,非要等到我被打成了豬頭,非要等到你自己也殘血殘藍了,才後知後覺地開大嗎?

滿血拉二胡,殘血浪全圖?

這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啊。

可不就一下子把自己浪死了。

“老高啊,你放心的走吧……”林北辰懷着悲慟,伸手緩緩地抹了一把高勝寒的眼皮。

高勝寒的眼睛終於閉合。

但下一瞬間,又噌地一下睜開。

咦?

死不瞑目?

“樑遠道又死了一次,你瞑目吧,老高。”

林北辰連忙道:“如果我這一戰不死,我一定給你年年多燒紙錢,給你燒神兵利器金幣玄石和美女過去……”

他又擡手朝着高勝寒眼皮子抹去。

“咳咳……我……還……沒死呢。”

高勝寒掙扎了起來。

林北辰“???”

“老高你別這樣,你放心地去吧,有什麼遺願,託夢和我說,我會承擔起所有的。”

林北辰再度伸手。

“休息會不行嗎?”

高勝寒氣喘吁吁地打開林北辰的手,無語地道:“驚仙一劍啊,你看到了嗎?多麼驚豔和輝煌,我一身玄氣都耗光了啊,喘氣都覺得疼,至少要養一年才行。”

“還真沒死啊?”

林北辰一鬆手,將老高丟在地上。

他轉身朝着血池看去。

不出意外。

血池又變大了。

這一次,直接直徑千米。

偌大的戰場,都已經被吞噬和容納了進去。

意味着什麼?

下一次的‘樑遠道’復活,不可避免。

而且將會更加可怕。

周圍無數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了絕望之色。

很多人云夢人都從樓房建築之中走了出來,站在營地中央,雙手合十在胸前,閉着眼睛許願。

信仰的力量,在瘋狂地朝着林北辰彙集。

但這一次,信仰神力的增加,並無法挽回局面。

依舊看不到希望。

“你快走吧。”

高勝寒一條腿蹦躂着過來。

他看着再度擴大的血色湖面,眼中亦是絕望之色。

看着林北辰,這位縱橫呼嘯風雲的天人,緩緩地勸說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今日你我敗局已定,朝暉城化作人間地獄,也無可逆轉,所有的一切努力,你已經付出過了,沒有必要留下來陪這個城市一起滅亡,你天賦驚人,跨入天人之境是必然,等有朝一日,你的實力足夠,再來爲這座城市的冤魂們復仇吧。”

林北辰笑了笑。

“其實,我發現了一件事情。”

他突然道。

高勝寒道:“何事?”

還未等林北辰回答——

咻!

一道刀光,從血池之中毫無徵兆地斬過。

林北辰的身體一僵。

一道橫向血線,緩緩地從他胸膛中央崩現。

殷紅色的鮮血沁出。

這一道來自於血湖之下的刀光,幾乎將林北辰的身體,剖爲兩截。

“林大少……”

高勝寒大驚失色。

死了死了死了。

這樣重的傷勢,必死無疑。

“啊哈哈哈哈……”

歡快的大笑聲,從血池之中傳出。

這一次,未等血池沸騰出氤氳,一個彷彿是身着外骨骼護甲的怪物,從血水之中緩緩地浮現了出來。

他全身骨骼甲冑,似是天人生成,與血肉契合。

慘白的骨色,以及說比關節後一根宛如彎刀般的修長骨刃,還有背後、腦後猶如利劍一般刺出的劍骨,將他裝扮猶如從亡靈之地走出來的死靈戰士一般。

唯有一顆頭顱,竟是又恢復到了之前英俊狀態的樑遠道。

他臉上帶着瘋狂的笑意。

“穢血轉生第七次……好快活啊,哈哈哈,我的力量,又變強了,遊戲早就該結束了,林北辰也早該死了。”

他大笑着,從血水中浮出。

高勝寒驚怒難言。

他想要伸手去抱住林北辰。

卻又怕稍微觸碰,讓林北辰已經被斬斷的身軀,直接分離開來。

誰能想到,堅持到此刻的林大少,竟是死於這樣的暗算呢?

就在這時——

“老高,你的樣子好像很傷心。”

死了的林北辰,突然開口說話了。

高勝寒:“????”

“老高,你這幅見了鬼的表情,分明在說你剛纔覺得我已經死了……好了,剛纔我以爲你死了,咱倆一人一次,算是扯平了。”

林北辰打了個響指。

頭上浮現出一道蔚藍色的水環。

啪啪啪。

連續幾個響指。

藍色的水環不斷地疊加,變成了綠色。

“你……”

高勝寒驚喜莫名。

他終於確定,林北辰沒事。

ωwш◆тt kΛn◆C ○

林北辰卻是舒服地呻吟了起來:“啊,久違了的……奶的感覺。”

“你沒死?”

狂笑中的樑遠道,亦是笑容一僵。

剛纔那一刀,分明已經……

爲何?

“哦嚯嚯,是不是很意外呢?”

林北辰擡手抹去自己胸部的血痕,下方根本就沒有傷口,連一點點的疤痕都沒有,咧嘴一笑:“不要以爲只有你會恢復,我奶我自己的時候,你還在東北玩泥巴呢。”

什麼意思?

樑遠道迷惑而又驚怒。

眼中兇芒爆射。

“沒死,那就再殺一次。”

他身形在原地微微一晃。

林北辰笑了一聲,突然反手朝着身體右側空無一物處抓去。

微光漣漪閃爍。

樑遠道的身形從虛空裡幻現出來,手臂的骨刃揮動,正斬向林北辰原先位置的脖頸,但此時看起來,卻像是故意將手臂,送到了林北辰的掌中。

撞擊的瞬間,樑遠道只覺得像是撞在了一座不可撼動的太古神山上。

再也難以有絲毫的寸進。

他眼中露出驚駭震撼之色。

而對於林北辰來說,抓着樑遠道的手臂,猶如握着一根輕盈不堪一擊的甘草。

他手腕輕輕一扭。

咔嚓。

樑遠道那覆蓋着慘白骨甲、連神劍都斬不斷的骨質手臂,就直接如泥片一樣碎裂了。

他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着這一幕。

一直到林北辰真的將他的右臂直接撕扯下來,纔在巨大的痛苦之中,咆哮着左拳握緊,握起骨刺叢生的左拳,骨骼表面更是閃爍起一層層細細密密的魔紋,一拳朝着林北辰轟殺而至。

空氣瞬間被轟爆。

足以令虛空凹陷的一拳。

而林北辰不慌不忙地也是左手一拳。

拳頭與拳頭的撞擊。

下一瞬間——

咔嚓。

那蘊含着鏡族血魔九大幻身之一的【修羅白骨身】最強力量的骨拳,直接像是玻璃渣子一樣,一觸即碎,化作千萬白骨碎片,迸射開來!

這種破碎的趨勢,一直延伸到了樑遠道左臂。

對拳的結果,就是【修羅白骨身】的左臂直接粉碎性骨折——徹徹底底的粉碎,化作骨屑飄飛了。

“這不可能。”

樑遠道驚駭欲絕。

自己的實力提升了。

已經到了第七層。

按理來說,這一次絕對不可能再給林北辰和高勝寒任何的機會。

爲何林北辰的實力,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提升如此之多?

直接第八層了?

“沒有什麼不可能……”

林北辰說着,伸手抓住樑遠道背上頸間的骨刺,一根一跟給拔了出來,隨手就撅斷,好像是在撅朽木一樣。

一邊的高勝寒,揉了揉眼睛。

咔嚓咔嚓咔嚓。

林北辰手速極快,轉眼之間,就把樑遠道的【修羅白骨身】,直接拆的剩下了一顆頭顱,像是顛球一樣,在腳背上顛來顛去。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樑遠道像是神智失常了一樣,竭斯底裡地狂吼着。

“李寧,無限可能。”

Wωω●ттκan●C O

林北辰擡起一腳,狠狠抽出。

嘭!

樑遠道的頭顱,直接破碎霧化了。

又死一次。

林北辰拍了拍手。

“原來,這就是天人境的感覺嗎?哇哈哈哈。”

他仰天大笑。

高勝寒聞言,心中一動,道:“你……晉入天人境界了?”

林北辰笑嘻嘻地點頭:“對哦,不過不要太崇拜我,畢竟我就是我,顏色不一樣的煙火,別人模仿不來的。”

“這怎麼可能?”

高勝寒彷彿聽到了鬼故事。

臨陣突破不是不可能。

但臨陣突破到天人,那是絕不可能。

歷史上從未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過。

“老高啊,你有點少見多怪哦。”

林北辰做了幾個‘擴胸運動’和‘伸展運動’來適應身體裡的力量,忍不住一個勁兒地得瑟:“對於一個掛……一個用奇蹟書寫自己生命的美少年,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有的話,那就買一個掛。

林北辰在心裡默默地補充。

沒做什麼事情是掛解決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買個付費掛。

關於突然晉級這件事情……

其實也不是很突然。

要知道在殘血的老高拼死放大招之前,林北辰可是被第六狀態‘鳥人天狗身’的樑遠道,直接吊打了差不多有一炷香的時間。

那種程度的暴擊,換做是任何一個人,也早就被打的連肉分子都找不到了。

但林北辰卻活了下來。

不但活了下來,還因禍得福。

因爲強橫外力的擊打作用,是的心肝脾肺腎五臟之中的玄氣,終於震盪融合,在丹田之中,形成了第一個小氣旋,可以將金木水火土這五種玄氣,凝練爲先天玄氣。

林北辰粗略地想了想,被超級存在吊打,大概就是KEEP軟件偶觸加速任務中那個所謂的‘晉級天人的契機’吧。

反正在被揍得成爲豬頭之後,林北辰終於就觸摸到了天人境的力量,終於實現了武道境界的跨越式提升。

“不對啊,就算是晉入天人,也不可能瞬間碾壓第七次復活的樑遠道……”

高勝寒用看怪物一樣的眼光,打量林北辰,問道:“你開闢了幾條先天玄氣通道?”

林北辰想了想,臉上露出非常靦腆而且慚愧的表情,搓了搓手,道:“這個……有點兒丟人,我才衝出五條新的玄氣通道而已……”

後面林北辰再說了什麼,高勝寒是一個字都沒有聽到了。

他的腦海裡,嗡嗡嗡亂想,只有‘五條’這兩個字來回碰撞,發出創世滾雷一般的轟鳴,震得這位老牌天人完全喪失了思考能力。

五條。

五條啊。

一晉級天人境,就直接開闢出來五條先天玄氣通道。

這已經不是半神。

是真神了吧?

世界上爲何會有這種怪物存在?

高勝寒有足夠的理由,深切地懷疑,林北辰這種腦殘禽獸的存在,就是爲了證明其他一切所謂天才巨擘,都不過是一羣沒見過真正高山風景的垃圾。

包括他自己。

-----------

樑遠道不死,是真的不敢發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爲你流的第一滴血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王忠出手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秒殺第五百二十八章 你的龜殼不錯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得加錢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四百六十章第二百八十三章 摧枯拉朽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人心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銀靈神力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九百八十五章 還不來幫忙?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回家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三百零九章 你怕是失了智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銀靈神力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拔劍殺人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五百二十章 緣來緣散緣如水第七百六十六章 萬劍歸宗第一百一十四章 妹夫是誰?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騎臉輸出第五百四十章 我說……跪下!第六百五十一章 動搖的大貴族們第八百七十九章 進入了高潮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打的時候把問題問遍第一百五十章 路線又要走偏了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霍寒山之死第二十六章 你做的很好第四百一十五章 你這個吸血鬼第九百三十六章 槓精第八百一十八章不是一個球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們爲你驕傲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連番奇遇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九百九十四章 斬殺第五百九十一章 林賢侄,我是來表示誠意的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覺醒,獵殺時刻第一千零六章 走後門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新的天才?第五百三十九章 你們害怕嗎?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戰成名(求訂閱)第三百四十三章 林震南傻眼了第四百九十章 發了第七百九十一章 請朱公子先結尾款第二百二十章 爲了你妹?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五百七十一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劍之主君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戰神郭君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六百五十三章 假裝能看懂第三百七十八章 一個不留第一千三百六十一張 天刀的囑託第九百九十一章 刑天狀態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拉攏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林北辰無敵了第四百零五章 這場面真的沒見過第八百三十章 獨行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霍家當大興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是啊,我承認了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們都得死第一百七十四章 容顏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義無反顧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五百三十九章 你們害怕嗎?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千年之前的星王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神聖帝皇血脈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黑市第三十八章 戰木心月(2)第九百五十九章 流血之始第八十章 讓其他男人怎麼活第八百八十六章 等等,你不配第一百零二章 東方戰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謎團和發現第七百六十吧章 重點保護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天刀無敵第一百七十章 激變(1)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逆天成果第五百二十章 緣來緣散緣如水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爲你流的第一滴血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覆盤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們以前吃的是豬食吧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劍出諸神驚第八百六十八章 現在到我的輪次了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豐收第八百六十六章 寄生傀儡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五百四十六章 半步天人拓跋吹雪第八百八十五章 沒有什麼分別第七百三十章 這事兒你真的幫不了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爲你流的第一滴血第四十三章 預選賽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王忠出手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秒殺第五百二十八章 你的龜殼不錯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得加錢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四百六十章第二百八十三章 摧枯拉朽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人心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銀靈神力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九百八十五章 還不來幫忙?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回家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三百零九章 你怕是失了智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銀靈神力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拔劍殺人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五百二十章 緣來緣散緣如水第七百六十六章 萬劍歸宗第一百一十四章 妹夫是誰?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騎臉輸出第五百四十章 我說……跪下!第六百五十一章 動搖的大貴族們第八百七十九章 進入了高潮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打的時候把問題問遍第一百五十章 路線又要走偏了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霍寒山之死第二十六章 你做的很好第四百一十五章 你這個吸血鬼第九百三十六章 槓精第八百一十八章不是一個球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們爲你驕傲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連番奇遇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九百九十四章 斬殺第五百九十一章 林賢侄,我是來表示誠意的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覺醒,獵殺時刻第一千零六章 走後門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新的天才?第五百三十九章 你們害怕嗎?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戰成名(求訂閱)第三百四十三章 林震南傻眼了第四百九十章 發了第七百九十一章 請朱公子先結尾款第二百二十章 爲了你妹?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五百七十一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劍之主君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戰神郭君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六百五十三章 假裝能看懂第三百七十八章 一個不留第一千三百六十一張 天刀的囑託第九百九十一章 刑天狀態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拉攏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林北辰無敵了第四百零五章 這場面真的沒見過第八百三十章 獨行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霍家當大興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是啊,我承認了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們都得死第一百七十四章 容顏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義無反顧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五百三十九章 你們害怕嗎?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千年之前的星王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神聖帝皇血脈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黑市第三十八章 戰木心月(2)第九百五十九章 流血之始第八十章 讓其他男人怎麼活第八百八十六章 等等,你不配第一百零二章 東方戰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謎團和發現第七百六十吧章 重點保護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天刀無敵第一百七十章 激變(1)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逆天成果第五百二十章 緣來緣散緣如水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爲你流的第一滴血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覆盤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們以前吃的是豬食吧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劍出諸神驚第八百六十八章 現在到我的輪次了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豐收第八百六十六章 寄生傀儡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五百四十六章 半步天人拓跋吹雪第八百八十五章 沒有什麼分別第七百三十章 這事兒你真的幫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