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

林北辰大吃一驚。

危。

如果蛋碎了,那自己這個神騎士就要夢碎了。

好在仔細感應,不是自己的那兩個蛋。

這蛋碎的聲音,竟是從自己的丹田中傳來的。

哦豁?

林北辰微微一怔,就意識到了什麼。

立刻精神力內視丹田。

丹田世界之中,四個宛如巨大小太陽一樣的水、火、木和土系的玄氣結繭,熒光璀璨的表層,果然是出現了裂紋——宛如頭髮絲般的裂痕,在內外某種力量的引動之下,像是雞蛋破殼一樣,不斷地開始分裂。

五玄合一?

這一刻終於要到來了嗎?

哇哈哈哈哈……

林北辰忍不住狂喜。

努力這麼久,出人頭地的這一天,終於要到了。

劍雪無名這個狗女神,果然是沒有騙我。

她說的沒錯,修基礎五系玄氣之後,五玄合一,終於到了我晉升天人的時候了嗎?

咔嚓咔嚓。

蛋碎的聲音不斷地傳出。

四顆力量結繭的表層不斷地裂開一道道的縫隙,分裂,蔓延……猶如蜘蛛網一般蔓延出去。

四系的玄氣力量,猶如氤氳般,一點一點地從裂縫之中溢出,散發出藍色、銀色、青色和橘黃色的光絲……

“嗯?”

林北辰發現,繭殼之中流溢出來的力量,竟是不受自己控制。

這不合情理啊。

蛋碎了,力量應該屬於我了啊。

但他只是稍微動了那麼一點點的腦筋,就明白了過來。

我是個練武廢渣啊。

五玄合一這種高大上的功法,我根本就不會。

一個廢渣還想要同時控制這四種力量,真的是在想桃子吃。

做人貴有自知之明。

所以修煉的事情,還是交給死神手機裡面的APP吧。

這時,手機之中的【五氣朝元訣】APP,已經開始運轉,屏幕上不出意外地出現了一個水墨道場,與林北辰身形面容一模一樣的水墨身影,正在道場之中盤膝修煉。

小人兒的身體半透明。

可以看到其腹部丹田之內,有四個光團,分別呈藍、銀、黃、綠四色,正在微微旋轉,不斷地抽離出一道道細如髮絲一般的光絲。

同時,水墨身體之中,原有的金色玄氣,散亂之餘,亦在一點點抽絲剝繭一般,從身體的四肢百骸之中,不斷地朝着丹田凝聚。

仔細看,就彷彿是有一雙無形的靈巧小手,引導着這五種顏色不同的玄氣力量,按照不同的路線軌跡,在身體經脈之中穿行……

林北辰滋滋有味地內視。

彷彿是在看別人修煉。

銀色‘精神小火’玄氣,在體內開闢出一道前所未有的玄氣通道,運行一週天,進入到了心臟之中……

“呃?爲什麼……有點疼?”

林北辰一下子捂住了心臟。

這種感覺,好像是有人把他的胸膛剖開來,然後很調皮地在他噗通噗通歡快地跳着的心臟上,撒了一把魔鬼辣椒麪。

那種瞬間火辣辣的感覺,直接窒息。

還未等林北辰反應過來,綠色的木系玄氣光絲,鬼鬼祟祟地也已經在體內開闢出了一條新的玄氣通道,一個周天運轉完畢,呼嘯着涌入到了肝臟之中……

瞬間,肝臟好像是被容嬤嬤狠狠地紮了幾百針一樣,抽着疼。

“不對啊,以前死神手機修煉功法,從未感覺到身體不適,爲何這次……”

林北辰額頭冷汗就流淌了下來。

莫非是因爲這【五氣朝元訣】品秩太高,以至於死神手機無法完全摒棄修煉的副作用?

還是說……

劍雪無名這個狗女神,給了一步坑逼功法?

滴答滴答。

林北辰手中的瓜皮掉落,額頭沁出一層細細密密的汗珠,英俊的面龐都有點兒扭曲。

但死神手機內【五氣朝元訣】依舊在有條不紊地運轉着。

橘黃色的土系玄氣光絲,同樣在林北辰的身體裡,開闢出了一條前所未有的玄氣通道,運行一週天,彷彿是決堤的洪水一樣,衝進了林北辰的脾臟之中,好像是終於找到了合適自己的寨子的山大王!

“啊,我的脾,我的脾……”

林北辰又捂住脾臟的位置,大聲地嗷嚎了起來。

早知道練功這麼疼,就不練了啊。

在他嗷嚎的時候,蔚藍色的水系玄氣同樣在林北辰的體內,開闢出一條前所未有的玄氣通道,運行一個周天,一頭扎進了腎臟。

“啊,我的腎,我的腎……”

林大少繼續嗷嚎。

無數道目光都聚焦在了林大少的身上。

尤其是一些老色坯大貴族,眼中頓時流露出了同情的神色。

唉,年紀輕輕啊……

以後可就難了哦。

及至最後,林北辰體內遊散的金系玄氣,和其他的四位小夥伴一樣,凝聚在丹田之後,重新出發,不走尋常路,直接開闢出一條全新的玄氣通道,最終一頭扎進了林北辰的肺部……

一瞬間,心肝脾肺腎五臟,全部都劇痛了起來。

林北辰當時就忍不住了。

“啊,我的心肝……”

他嗷嚎這,誰知道後面的‘脾肺腎’三個字,還沒有嗷嚎出來,噗通一聲,一個柔軟香甜的少女,就撲到了他的懷裡,雙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欸?

林北辰一驚。

仔細看時,倒在自己懷裡的少女,眉目如畫,精緻無暇,瓷白雪玉,不是‘大老婆’凌晨是誰?

少女看起來有點兒脫力。

她的眼睛裡本來帶着一絲鋒銳的質問,但聽到了‘我的心肝’四個字,頓時眸光軟化柔和,似是埋怨一般說了一句“爲什麼不來找我”,然後就失去了意識,軟綿綿地貼在了林北辰的懷裡……

林北辰強忍着劇痛,伸手抱住凌晨,擡眼看去。

只見遠處的受害魔‘樑遠道’,龐大的身軀躺血泊之中,一顆巨大的牛頭腦袋彷彿是被鐵錘砸爛的西瓜一樣,幾乎平攤在地上了,龐大魔性的身軀也佈滿了拳頭大小的凹陷,身上的骨刺,就像是長歪了的樹枝一樣被削了個噶乾淨淨,鮮血汩汩地從龐大的身軀之中流淌出來……

又死了。

死的很不安詳。

這是第幾次了?

林北辰這才反應過來,在自己剛剛‘修煉’的時候,凌晨已經用拳頭和長劍,擊殺了樑遠道。

嘶~

他倒吸冷氣。

不是涼皮。

剛纔那種狀態的‘樑遠道’,可是貨真價實的天人級強者,加上‘解讀’和‘超級自愈’的技能,說一句同階無敵也毫不爲過。

結果竟然在短短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裡,就被大老婆給錘爆了?

啊,大老婆,你好強。

林北辰感嘆了一句,連忙道:“快,來人,扶住大……大小姐……”

他現在五臟裡面像是萬針穿行一樣,別說是抱着一個人,就算是被風吹一吹,就疼的厲害。

芊芊連忙將脫力暫時暈厥的凌晨抱走。

林北辰強忍着劇痛,向前看去。

一看之下,面色大變。

血池,又變大了。

之前是直徑兩百米,現在直徑已經有四百米了。

好像是一個小型的血色湖泊。

因爲灰鷹衛自爆而導致的屍橫累累的大片戰場,也被這血池給吞噬了部分,這時的池面上,有殘肢斷臂和殘破的頭顱靜靜地漂浮着,但也沒有蕩起絲毫的漣漪,大部分的池面,依舊是光滑如鏡。

乍一看,就像是一個做廢了的鏡面,摻雜着雜質一樣。

一陣冷風吹過。

林北辰腦海裡,突然一道靈光閃過。

‘樑遠道’的每次復活,與血池有關。

那血池的奧義,到底在哪裡呢?

它僅僅只是‘樑遠道’那宛如肉山一般的肥胖身軀摔下來,摔碎砸出來的嗎?

不對。

一定是與今日戰場上,戰死的這麼多人有關。

亡者流淌的鮮血,殘破的血肉,在不斷地補充着血池的能量,這也是‘樑遠道’之前爲何不惜代價死進攻,令最後的灰鷹衛們也自爆的原因。

他今天來,就是要殺人。

不管是敵人,還是自己人。

死的越多越好。

死者的鮮血,破碎的屍體,乃至於臨死前的憤怒、恐懼、怨氣等種種負面情緒,都有可能成爲他一次次重生的基本元素支撐——這林北辰實在是太熟悉了,前世那麼多的狗血玄幻小說,不都是這麼寫嗎?

現在命人去收斂打掃這屍體,好像是已經來不及了。

林北辰因爲劇痛而出汗,渾身猶如水洗,面色蒼白,護身顫抖,一副身體被掏空的樣子。

倩倩等人看着着急,但在林北辰擺手隔離之下,不敢靠近,兩個小侍女眼淚汪汪地看着他,周圍衆人都無比關切地看着他……

這時——

咕嘟咕嘟。

鏡面血池——不,應該是鏡面血湖裡面,再度傳出了熟悉的沸騰之聲。

大湖像是一口大鍋,裡面的血水沸騰,氣溫升高,血紅色的霧氣氤氳不斷地蒸騰出來,朝着天空之中瀰漫,漸漸地將天空的陰沉鉛雲薰染成爲了紅色。

氣氛越來越詭異。

就好像是修羅殺場世界的次元之門被打開。

鉛雲化作血雲,猶如倒懸的血海一樣,覆蓋了天穹。

末日的驚悸感激盪着每一個人的心臟。

鏡面血湖之中,血水翻滾沸騰,不斷地噴射起一道道的血狼,好像是裡面有無數的惡魔,要衝破血面的束縛,來到這個世界。

所有人都在後退。

大貴族、鉅富和幫派大佬們,此時也被恐懼遏住了心臟,面色蒼白地不斷後退。

所有人都意識到,‘樑遠道’的再次復活,已經無法阻擋。

再一次復活之後的他,實力將會達到什麼樣的恐怖程度?

還有誰能攔住他?

就算是再忠心的人,也都意識到,‘樑遠道’已經不再是那個統治風語行省的省主,而是變成了天外邪魔。

轟!

一道血柱,從血湖之中爆射,沖天而起。

散發出的血色氤氳霧氣,瀰漫湖面,遮擋了視線。

四方驚呼聲一片。

“嗯?”

林北辰的耳朵動了動。

被血霧覆蓋的湖面,沸騰咕嘟之聲好像在這一瞬間消失了。

林北辰雙眼死死地盯着血霧。

此時,體內的劇痛已經達到了巔峰。

他感覺自己的五臟已經痛得麻木了,撕裂般的痛苦順着感知神經開始朝着四肢蔓延,除了腦袋,其他位置,都好像是有千百萬跟鋼針,在四肢的血肉之中不斷地瘋狂地、反覆地穿行……

我上輩子是不是得渣了容嬤嬤了啊。

林北辰疼的幾乎咬碎了一口雪白的牙齒。

講道理,眼下這種情況,轉身就逃纔是最符合林大少人設以及內心的選擇。

但他也很清楚地知道,逃不掉。

一旦‘樑遠道’再一次復活,天人境的實力,以林大少此時的狀態,還沒有逃出城,就會被抓回來捏死。

況且只要一逃,以前的心血白費了。

好不容易培養的韭菜,估計要被別人割走了。

林北辰咬牙硬撐着。

就在這時,前方血湖之中的血霧,逐漸散去。

一個二十米身高的巨大怪物,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野之中。

這是一個有着人類身軀和頭顱的魔物,但四肢的粗壯程度遠超正常人的比例,肌肉發達到了誇張的程度,比林大少前世見到的那些吃激素的健身大賽冠軍們還山島竦峙。

一頭白色的毛髮亂糟糟,有一半被染成了猩紅色。

血水順着髮絲滴答滴答地墜落。

它的面部五官,除了鼻子尖長似是鳥嘴一樣之外,其他部分都與人類現實,但透露着一股清晰的暴虐和殺戮氣質。

值得一提的是,這魔物的背後,有一對略顯肥胖的羽翼——實質的血肉羽毛,並非是能量幻化,看起來滑稽中帶着殘忍詭異。

“嗷嗷嗷!”

魔物‘樑遠道’仰天長吼。

音波擴散開來,漫天血雲翻滾。

大地上的生靈皆盡心驚肉跳,感受到了一種來自於食物鏈頂端的掠食者的死亡威脅。

“又變化了魔物形狀……”

林北辰心驚之餘,忍痛思考。

這個‘樑遠道’,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天外邪魔?

爲何會有如此之多的形態?

正常來講,天外邪魔的真身,不是應該只有一種形態嗎?

看來是因爲自己的‘文化水平’太低了。

林北辰反思着。

但當‘樑遠道’宛如血日一般的瞳孔,看向他的時候,林北辰意識到想那麼多根本沒有什麼卵用,現在最應該思考的,是怎麼樣才能活下來。

劍之主君發病了……

免費海鮮提供商一劍掏空了身子……

大老婆也脫力昏厥……

還有誰能救自己?

還有誰?

“冷靜,一定還有機會……”

“有個幾把機會,根本冷靜不下來啊。”

林北辰冷汗直流。

轟隆!

第六形態的‘樑遠道’,邁步從血池中走出來。

每踏出一步,地面震盪,血水翻滾。

隔着數百米,雲夢營地的玄紋陣法,已經無法承受這種威壓,嘭地一聲,徹底破碎,宛如玻璃般的光罩碎片,在空中迸射且消散……

便是守在營地門口的挖礦軍,也都無法維持軍姿,不斷地後退。

崔顥已經提前阻止營地中的市民向後方撤離。

“林北辰,你還有底牌嗎?”

‘樑遠道’低頭俯視下來,口吐人言,眼泛兇芒。

“呃……你猜。”

林北辰眼珠子滴溜溜亂轉,拖延時間。

“我猜……沒有了。”

‘樑遠道’的聲音中帶着戲謔。

林北辰乾笑着:“你再猜?”

“死。”

‘樑遠道’高高擡起巨腳,踩螞蟻一樣,朝着林北辰踩下來。

林北辰沒有躲避。

他做了一個動作。

將手中的紫電神劍,朝着半空中丟去。

被拋至半空的紫電神劍,微微一頓,突然神芒大作,其上的紫色紋絡,瘋狂閃爍,一枚枚古老的紫色符文,直接透射到了虛空之中,大如星斗,釋放出神秘的力量和萬道光輝。

咻!

一道百米之巨的紫色光劍,從紫電神劍上脫胎而出,直斬‘樑遠道’。

後者面色一變,背後羽翼一震,速度極快地朝後閃避。

紫色劍光切過。

半截巨翼墜落,暗黑色的鮮血染紅天空。

這時,一道人影突然從雲夢營地之中,閃電一般衝射而起,至半空中,握住了【紫電神劍】,頓時漫天紫氣流轉,猶如狂潮。

這人一身白衣,面容普通,容貌平平無奇。

但當他一劍在手,威勢暴漲,宛如屹立在半空之中的劍神一般,擡手一劈,催動了周天打入星斗的紫色劍紋,又是一道巨型紫色光劍,分開天地,朝着後退中的‘樑遠道’斬下。

“是你……高勝寒啊啊啊。”

樑遠道失去了半截羽翼,身形歪歪斜斜地墜入血湖之中,神色震驚,難以接受地陰厲怒吼:“你竟然沒有死……這不可能,你……”

在看到了高勝寒的頭顱之,他的心中,還有一絲懷疑。

噹噹他令寇中正等三大戰部的軍隊,進攻雲夢營地,與雲夢人激戰,這種觸及高勝寒底線的‘自相殘殺’事情發生時,高勝寒都沒有現身阻止,是‘樑遠道’心中最後一絲疑慮煙消雲散的原因。

但現在……

高勝寒這一次竟然如此能忍,突破了底線。

‘樑遠道’驚怒交加。

他以雙臂交叉疊加於頭頂,試圖擋住第二光劍。

但斷臂橫飛。

當【紫電神劍】這種級別的武器,落入到一位真正的天人境強者,被完全催發的時候,其威力之強大可怕,顯然是遠超‘樑遠道’的想象,幾乎是無堅不摧。

這一劍,不但劈飛了第六形態的‘樑遠道’的雙臂,更是將他的脖頸幾乎都劈斷。

不只是‘樑遠道’沒有想到,就連林北辰,也被嚇了一跳。

原來這纔是【紫電神劍】的真正威力嗎?

如此神器,落在自己這個只知道長着肉身之力亂砍人的傢伙手裡,真的是明珠蒙塵了。

林大少罕見地有些慚愧。

“很意外嗎?”

白衣人當然正是坐鎮朝暉大城的帝國天人高勝寒。

他持劍在手,宛如仙神,眸光灼灼,渾身劍意澎湃,聲音平淡而又蘊含威嚴,道:“原本林大少說你是邪魔附體,我還不信,現在看來,當真是本座昔日疏忽了……送你上路,蕩魔!”

高勝寒施展的,是大陸流轉最廣的對付天外邪魔的劍術。

乃是諸多先賢,專門積累創造而出的,對天外邪魔具有極大的殺傷力,然而說到底,人人都會的功法,可以稱之爲是大路貨了。

但就是這樣的大路貨功法,由高勝寒這樣的天人級強者施展出來,其威力簡直是衝破天際重塑想象。

‘樑遠道’眼中浮現出暴怒之色。

他意識到,自己被欺騙了。

不,準確的說,是被愚弄了。

很顯然,林北辰和高勝寒從一開始,就已經佈下了局。

林北辰根本就沒有想過要殺高勝寒。

他從一開始,就是要對付自己。

再加上戴子純的離奇逃離……

‘樑遠道’想起了關於林北辰一些情報中的細節,比如他洗刷談古今的那段往事,這讓他意識到,林北辰的手中,掌握着一種極爲高明的易容術或者是變形術……

自己完全被算計了。

再聯想在第五城區牢房中突然消失的七皇子……

‘樑遠道’心中的憤怒,更加炙烈瘋狂了。

他在無能狂怒。

因爲他此時終於徹底明白,從大龍樓見面的那一日起,林北辰就已經開始在算計自己,而這樣的算計,至此時爲止,全部都成功地實現了。

枉自己一直都以爲,林北辰這個小角色,其實一直都在自己的控制中。

打臉。

羞辱

赤裸裸的打臉。

赤裸裸的羞辱。

這讓‘樑遠道’一個自命不凡,總覺自己可以掌控和戲弄一切凡間人的鏡族血魔,陷入到了狂暴憤怒之中。

“我要你們統統給我死……”

他狀若瘋狂地咆哮。

第六形態的力量毫無保留地瘋狂爆發。

‘樑遠道’迫不及待地想要撕碎高勝寒和林北辰兩人。

但高勝寒的強大,卻給了他當頭一棒。

和各自都處於低潮、力量未回覆狀態的女神們不同,眼下的高勝寒,神劍在手,積蓄已久,正處於自己戰力的最巔峰狀態,用‘劍神’兩個字來形容,也絲毫不爲過。

天地之間,紫色劍勢連綿不絕。

‘樑遠道’一次次被斬碎。

這樣的戰鬥,在所有人的心目之中,已經超越了‘人’的範疇。

算是神的戰鬥了。

之前凌晨爆錘‘樑遠道’第五形態的時候,已經很震撼人心了,但和眼前的戰鬥相比,畫面感還是差了一些。

戰鬥在持續。

高勝寒‘死而復生’的影響,才堪堪纔開始爆發。

躲的老遠的大貴族、鉅富和幫派大佬們,看到高勝寒的出現,差點兒驚的把眼珠子掉地上把心臟從鼻孔中噴出來。

這位執掌朝暉大城的軍部大佬,還活着。

突然之間的反轉,一下子讓局勢鮮明瞭起來。

原來所謂的死訊,以及之前的高勝寒的頭顱,都是假的。

如此說來,今日之局,其實是高天人與林大少設局聯手,對付樑遠道。

局勢突然樂觀了起來。

只要將這天外邪魔擊殺,那朝暉大城將重回正軌。

想到這裡,所有人都站到了高、林兩人的立場上。

林北辰鬆了一口氣。

這真的是計劃不如變化。

他原本的打算,是自己先和樑遠道幹一架,起碼可以打一個勢均力敵,然後趁樑遠道不注意,讓躲在暗中的高勝寒直接偷塔推水晶,將這個肥豬省主直接乾死。

誰知道事情發展到了這種程度。

之前想象謀劃的一切,都不用不到了。

還好高勝寒是真的猛。

一把紫電神劍在手,竟然是真的壓制了第六形態的樑遠道。

眼看局勢穩住,林北辰這才抽出心思來,繼續感受己身。

不知道何時,體內的劇痛,已經開始消退——當然也許是他已經適應了這種痛苦。

林北辰這才發現,丹田之中的力量結繭,已經消失了。

繭殼都不再見。

心肝脾肺腎之中,各有五行玄氣之中一種。

五種色澤不同的玄氣,分別在自己開闢出來的心的玄氣通道之中周天運轉,從之前的細如髮絲,道此時已經凝聚堅韌起來,似是潺潺溪流,在體內運轉。

而詭異的是,昔日單修一種玄氣時,體內固有的玄氣通道,竟然是徹底消失了。

“傳聞天人境是一個全新境界,用兩個字來形容,就是‘脫胎’,亦即與後天之胎相脫離,從後天轉向先天,因此天人境又稱之爲先天。”

“這一境界,雖然不算是神,但已經超脫了凡人的範疇,可以稱之爲‘半神’……”

“所以我體內玄氣通道的變化,應該與‘脫胎’有關,後天之體朝着先天邁進。”

林北辰腦海之中,浮現出他與高勝寒交流時,得到的信息,並由此做出了判斷。

後天狀態是,人體內的經脈都是自生的。

修煉玄氣,是讓這種天地之力,在後天已經生成的玄氣通道之中流轉,滋潤肉身,激發重重威能,暴發出強橫的戰鬥力。

但進入先天,‘脫胎’一步,便讓身體得到改造,抹去一些後天的痕跡,首當其衝就是消除後天經脈,打通先天通道。

所以說,我現在已經是先天了嗎?

林北辰嘗試着操控五條玄氣通道之中的力量。

但毫無感應。

“還不行?”

他皺眉苦思。

是了。

劍雪無名這個狗女神說過,需要‘五行合一’,纔可以踏入先天之境,而如今我體內的五行玄氣的確是不再結繭,開始運轉,但卻並沒有‘合一’。

怎麼做,才能合一呢?

-----

本來想搞一下超大章,至少讓樑遠道領了盒飯,否則不敢發,因爲這段情節的確有點兒長了。

但涉及到林北辰進天人,所以後續這點兒突破的情節,是真的卡,總覺得在腦海邊,又寫不出來,很急。

我想要熬到後半夜,但這兩天坐的久了,有些氣滯血瘀,肋間神經痛,肋骨和後背都抽着疼,老毛病了……今天樑死不了了。

明天一定寫完這段情節,大家晚安。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天外世界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柳掌門又悟了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第九百八十章 誰可勝天半子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吞噬血與骨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覆盤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人技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粉也是粉嘛第七百五十六章 安排第一千零九章 聽雪酒館第二百六十四章 新功能·WIFI熱點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機會來了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五百七十五章 我其實不是慫啊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晉升第六百九十三章 馬來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強勢碾壓第一百五十章 路線又要走偏了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我是個孝順的人第三十八章 戰木心月(2)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應該是那個人啊第四十九章 好緊,抽不出來第五百九十三章 血染神殿山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嶽紅香的蛻變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不後悔的選擇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焚天域主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魔淵第八百二十五章 品性高尚林北辰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五百二十一章 撩騷的下場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一百六十九章 心狠手辣林北辰第九百五十八章 發育能力賊強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一槍奪魄林倩倩第七百九十四章 典禮變故第八百一十五章 語言障礙的解決辦法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二十六章 你做的很好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一病不起劍逍遙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又見面了第一百四十五章 逆天的新功能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第六百二十章 五氣朝元訣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主神隕落(2)第四百九十一章 特別的屬性力量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七百零七章 爆炸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闖殿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一百五十一章 屎裡有毒第九百六十二章 我是來拜師的第六百八十章 林大少是吾再生父母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逆天成果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盛典日(2)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宿命之戰(2)第三百四十二章 終於回來了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次實錘第九十九章 快來拜見曹師兄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拒絕的代價第七百五十四章 古同學,又出大事了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吞噬血脈初顯威第七百五十章 挑戰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瘋婆子?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招第四百八十一章 憐花府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第一百八十章 衆人的震驚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吞噬血脈初顯威第七百二十四章 葛無憂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三百三十八章 嶄新的神殿第二百零五章 面對鏡頭淡定點第五百七十章 禁神鐲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猛將兄太猛了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偷襲第二百一十章 我也想要低調第六十七章 隱藏了實力?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送他們回家了第一千零五章 免費乘車劵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四百八十四章 所有人的希望第八百六十八章 你就是那個跟班?第二百七十七章 水中英姿第一百零六章 一日爲師,終生爲父第九百一十三章 人設崩了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災禍和希望第三百一十四章 神明隕落?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劍仙之名動四方第四百八十三章 不愧是師父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斬鯨劍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天外世界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柳掌門又悟了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第九百八十章 誰可勝天半子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吞噬血與骨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覆盤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人技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粉也是粉嘛第七百五十六章 安排第一千零九章 聽雪酒館第二百六十四章 新功能·WIFI熱點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機會來了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五百七十五章 我其實不是慫啊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晉升第六百九十三章 馬來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強勢碾壓第一百五十章 路線又要走偏了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我是個孝順的人第三十八章 戰木心月(2)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應該是那個人啊第四十九章 好緊,抽不出來第五百九十三章 血染神殿山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嶽紅香的蛻變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不後悔的選擇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焚天域主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魔淵第八百二十五章 品性高尚林北辰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五百二十一章 撩騷的下場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一百六十九章 心狠手辣林北辰第九百五十八章 發育能力賊強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一槍奪魄林倩倩第七百九十四章 典禮變故第八百一十五章 語言障礙的解決辦法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二十六章 你做的很好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一病不起劍逍遙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又見面了第一百四十五章 逆天的新功能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第六百二十章 五氣朝元訣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主神隕落(2)第四百九十一章 特別的屬性力量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七百零七章 爆炸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闖殿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一百五十一章 屎裡有毒第九百六十二章 我是來拜師的第六百八十章 林大少是吾再生父母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逆天成果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盛典日(2)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宿命之戰(2)第三百四十二章 終於回來了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次實錘第九十九章 快來拜見曹師兄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拒絕的代價第七百五十四章 古同學,又出大事了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吞噬血脈初顯威第七百五十章 挑戰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瘋婆子?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招第四百八十一章 憐花府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第一百八十章 衆人的震驚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吞噬血脈初顯威第七百二十四章 葛無憂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三百三十八章 嶄新的神殿第二百零五章 面對鏡頭淡定點第五百七十章 禁神鐲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猛將兄太猛了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偷襲第二百一十章 我也想要低調第六十七章 隱藏了實力?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送他們回家了第一千零五章 免費乘車劵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四百八十四章 所有人的希望第八百六十八章 你就是那個跟班?第二百七十七章 水中英姿第一百零六章 一日爲師,終生爲父第九百一十三章 人設崩了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災禍和希望第三百一十四章 神明隕落?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劍仙之名動四方第四百八十三章 不愧是師父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斬鯨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