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蛋碎的聲音

英俊程度讓林北辰都感覺到壓力的樑遠道,緩緩地從血水之中浮現出來,渾身肌肉宛如玉石雕琢,線條分明,每一處都符合黃金比例。

給人的感覺好似不是爹生娘養的。

而是匠人大師雕刻出來的完美藝術品。

“又見面了。”

樑遠道渾身赤裸,覆蓋着淺淺一層殷紅的血水,看着林北辰,眸光如同看着老鼠的貓一樣,戲謔殘忍完美融合。

林北辰吐出一口菸圈。

和【芙蓉王】不同,從淘寶APP上買來的硬中華略微帶點兒肉身麻醉和精神刺激的作用,可以使人短暫忽略肉身的痛苦,思維異常清晰。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吃定了我?”

林北辰彈了彈菸灰,動作嫺熟而又瀟灑,將一個成熟宅男優雅恬淡的從心之姿,展示的淋漓盡致。

“不然呢?”

樑遠道嘴角勾勒出一絲弧度,道:“你所有的底牌,都對我無用了,不信你再試試,上一次那種詭異的連發劍印,還能不能再轟殺我。”

林北辰道:“看來我死定了?”

樑遠道點頭:“死定了。”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林北辰好奇地問道:“就算是天人,也不可能一次次死而復生。”

樑遠道很輕蔑地一語點破林北辰的目的,道:“想要拖延時間?就算是你能拖一天一夜,也不會有絲毫的機會。”

“被你看出來了。”

林北辰將菸頭掐掉,丟在遠處一個‘禁止亂丟雜物菸頭’的破損標牌下面,一臉誠懇地建議道:“但你的判斷,恕我不能苟同,萬一能拖出來什麼變化呢,如果你不信的話,試試?”

“夜長夢多。”

樑遠道斷然拒絕。

他的心裡,其實也是忌憚林北辰的。

這個少年手中的古怪底牌,實在是太多了。

也是身上隱藏着大。咪。咪的人。

“唉……”

林北辰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道:“這是你逼我的……”他嘆完氣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突然無比悲憤地大聲喊道:“你管不管,再不管可就要失去我這個每次上百千億交易額的生意夥伴了……”

樑遠道一怔。

什麼意思?

下一瞬間——

答案揭曉。

咻!

一道劍光從遙遠的內城方向破空浮現。

乍看時極遠。

但下一瞬間,已經極致近前。

劍光猶如圓月清輝,蘊含無匹威力,只是一瞬間,就將漫天厚沉陰鬱的鉛雲直接斬破出一道數十里長的裂痕……

宛如天地初開,混沌分明。

“什麼……”

樑遠道一怔,震驚之餘,驟縮的瞳孔中倒映出那破空而來的劍光,還未來得及做出任何的反應,劍光已經略身而過。

畫面,瞬間定格。

四籟俱寂。

這時,冬日的陽光,從上一瞬被劍光斬開的雲層罅隙之中照射下來,在地面上投射出一道數千米長的金色光區,彷彿是哪一方的大地鋪滿了燦爛的黃金一樣,絢爛奪目。

天降奇景。

“好一招……坐忘一……一劍斬……”

樑遠道話音滯澀,俊美陽剛的身形,微微一顫。

嗤-嗤-嗤!

漏水一般的奇異聲音響起。

就看他的眉心之間,出現一道血線,旋即迅速蔓延,以眉心鼻樑爲紅心,沿着下頜,脖頸,中胸一直到了胯間,將他整個人一分爲二。

噗!

體內壓爆發。

他整個人直接分成兩片,仰天就倒。

林北辰這一次有了防備。

一拳轟出。

砰砰。

悶響聲中,樑遠道的左右兩片身形,直接被擊飛出去三百多米,爆炸開來,直接落入到了死去的三大戰部士兵屍體之中,並未墜入血池鏡面之中。

蕪湖起飛!

搞定。

林北辰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因爲剛纔出拳,還牽動了身上的傷口,疼的他渾身打顫,差點兒尿出來……

但這都是值得的。

他看向城內神殿山的方向。

出手的是夜未央。

林北辰這麼慫的人,當然不會打無把握之戰,除了緊急加購加特林機關炮之位,當然之要儘可能地動員與自己有關的一切可以動員的力量。

其中自然就包括與自己有管鮑交情的夜未央了。

所謂一夜夫妻百夜恩,夜夜炮友夜夜恩。

林北辰與夜未央,可以說是彼此知道長短深淺、知根知底的親人戰友了,林北辰費盡精力,好說歹說,付出了巨大代價之後,夜未央鬆了口,才答應出手幫忙。

夜未央畢竟是神明真身降臨在這個世界。

坐享神殿山上無數年的信仰積累,以及城中數千萬的子民的信仰,還有林北辰無數個夜晚幾百億的付出,實力恢復驚人。

剛纔那一記【坐忘一劍斬】,直接秒殺了第四形態的樑遠道。

這一劍的風華,令林北辰也是暗自心驚。

“沒想到小夜夜的實力,竟然不知不覺強大到了這種程度,剛纔第四形態的樑遠道,實力應該有一級天人境界了,結果被一劍秒殺……”

“看來,作爲帝國唯一的神騎士,我以後和一定要更加賣力一點……”

林北辰是一個善於反思的人,立刻就分清楚了主次。

不管如何,神騎士的稱號,絕對不能有名無實。

一定要真抓實幹,繼續發揚光大。

這時,周圍觀戰的衆人,逐漸也回過味來,看向林北辰的眼神,不由得充滿了敬畏。

果然,關鍵時刻,神明還是站在了神眷者林大少一邊。

那一劍分明是來自於神殿山。

定是劍之主君冕下降下神諭之力。

一切都結束了。

一顆顆懸在嗓子眼的心,落回到了肚子裡。

但就在這時——

咕嘟咕嘟。

原本平滑如鏡,不見絲毫漣漪的血池鏡面,竟是又冒出一個氣泡,旋即輕微翻滾沸騰了起來。

一下子,無數顆心臟,幾乎都停止了跳動。

林北辰手指一顫,剛拿出來的一顆華子,直接落在地上。

還沒死?

不會吧?

他的心中直接有一萬頭羊駝呼嘯而過。“叮咚。”

“文件‘五氣朝元訣’傳送完畢,是否打開?”

手機中有新的消息跳出來。

……

……

“冕下。”

望月大主教衝過來,扶住了搖搖欲墜的曼妙嬌軀。

“我無事。”

夜未央輕輕擺手,扶住了旁邊的神像。

黑色的長髮垂及腳跟,以一種輕微失重感的畫面散開,猶如的流瀑,而一襲黑底紅邊,裁剪得體的神袍,更是將女神曼妙的身線勾勒的清晰迷人。

她的面色有點兒蒼白。

眉眼還是曾經那個夜未央,精緻而又清純,肌膚吹彈可怕,挺俊的鼻樑和混潤的脣瓣,看起來冷峻冰豔到了極致,但卻也褪去了些許的稚氣,似乎是有點兒脫力,微微嬌。喘的氣息之中,又流露出若有若無的成熟女子魅惑。

剛纔那一記【坐忘一劍斬】,幾乎是她目前所恢復實力境界的巔峰之作,一劍,就掏空了她所有的精氣神,消耗了她所有的力量,以至於此時,她連擡擡手指,都覺得吃力。

“沒想到,這朝暉大城中,竟然還隱藏着一頭鏡族血魔,這樣的天外邪魔可以藏匿在塵世間,還成爲了北海帝國的九大省主之一,數十年來,這方天地竟然已經糜爛至此嗎?”

夜未央眼中流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按理來說,正統信仰神體系圓滿無暇,完美無缺,符合這一方天地的意志和道理,乃是上神界大神通者制定,除了自己當年因爲經歷實在是詭譎,才喪失了神位,被那‘逆魔’鳩佔鵲巢之外,其他已經佔了茅坑的正統神,哪怕是爲了自己的切身利益,也應該拼了命地獵殺邪魔,捍衛正統神信仰體系纔對。

體系之下,邪魔無所遁形纔對。

爲何一尊鏡中血魔,竟然可以做大到如此程度?

體系出問題了。

那麼麻煩就大了。

“取【神晶】來。”

夜未央調勻氣息,道:“那鏡中血魔還未死。”

“冕下,【神晶】可是爲了您飛昇時所備,此時消耗……”望月大主教大驚,猶豫這道:“剛纔一劍,已經償還了林北辰的情義,何必……”

夜未央道:“速去。”

望月大主教連忙轉身進了神殿。

夜未央居高俯瞰向第二城區的方向。

鏡中血魔睚眥必報,剛纔一劍,已經結下了死仇,若被他今日成功的穢土九轉託生成功,那自己絕對也會成爲報復的目標。

體系出了問題,也就只能顧眼前了。

夜未央嬌嫩紅豔的脣瓣開啓。

傳音出去。

……

……

某界。

莊園,陽光不錯。

很長時間光禿禿的莊園地面,終於‘草色遠看近卻無’,隱約透露出了一絲絲的綠意。

經過了垚神系眷族修整的神殿和莊園,外觀整齊而又漂亮。

神殿內。

鮮血瀰漫。

劍雪無名赤裸着身軀,‘BO-BO-BO’地將插在身上的箭矢拔了出來。

每拔出一根箭,都飆出一管血。

整個大殿裡,血腥味道瀰漫。

劍雪無名身下的猩紅地毯,已經被鮮血染紅,幾縷鮮血順着地毯流淌出去,在地板上匯成不大不小的血窪。

青雲短腿犬、橘貓站在血窪邊,深處舌頭啪嗒啪嗒地舔舐神血。

劍雪無名的頭髮溼漉漉貼在臉頰上,面色蒼白,嘴脣蠟黃,將右胸出一根斷劍拔出來,又飆出一管血,左手按住傷口,以神力療傷。

“運氣真背啊。”

“大荒神教也真的是吝嗇啊,不就是一部他們自己都沒有人練成的鎮教神功嗎,我悄悄地借出來觀摩一下又怎麼了?用得着這麼不要命地追殺我嗎?”

“我這樣如花似玉、風華絕代的神女,他們竟然也捨得射,真的是不知道憐香惜玉啊,怪不得人人都說,大荒神教的人,腦袋裡都是肌肉,一點兒腦漿都沒有……”

劍雪無名一邊感慨着,一邊運轉神術,將身上的洞穿傷,一點點全部都治癒。

雪白曼妙的肉身,終於恢復了完整。

顫巍巍的雙峰,馬甲線的腰肢,還有飽滿圓潤的臀.瓣,連一絲絲的疤痕都沒有留下,肌膚嬌嫩雪白,吹彈磕破,充滿了彈性……

“還好,終於將【五氣朝元訣】送給了那個臭弟弟,也算是完成了承諾……”

“只是不知道他遇到了什麼麻煩,能不能撐過去……臭弟弟的氣運有點兒逆天,應該可以吧……”

劍雪無名想着,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之色。

可惜她傷勢太重,只是因爲體質特殊,秘術精妙,第一時間治療之後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傷勢,但神力渙散,強撐着將【五氣朝元訣】送過去之後,短時間之內,根本無法在跨界出手。

“臭弟弟不要死啊。”

劍雪無名撐着沙發站起來。

她開始消除大殿裡的各種痕跡。

鮮血,箭矢,斷劍……

很快就以秘術全部都消除完畢。

連三種寵物身上的血腥味,也都祛除。

做完這一切,還未來得及喘口氣,就聽遠處破空氣嘯之聲傳來。

嘭!

莊園大門和神殿大門幾乎同時被踹開。

“查房。”

一隊大荒族的戰士衝進來。

爲首一個是身形強壯,肌肉隆起,胸肌發達,身高兩米,國字臉的中年女子,簡單的甲冑護住前胸後背和胯間等要害位置,其他部分裸露,肌肉如岩石一般,一步一步踏在地板上,整個大殿都在震顫,大吼道:“蹲下,雙手抱頭……”

劍雪無名呆了呆,尖叫一聲,捂住前胸蹲了下去。

“咦,是個女神?”

中年女子頗爲意外,一股神力轟然爆發,將正準備跟在她身後往神殿裡衝的其他男性同伴都震的七葷八素,倒飛了出去。

“沒有老孃的同意,不要進來。”

她回頭如發出了獅子吼,音波肉眼可見一圈一圈地震盪出去。

後面的大荒族同伴就老實了。

“你,穿上衣服。”

大荒族中年女武士聲音如雷,道:“查房,有沒有見過一個身穿黑衣的女賊,全身插滿了箭矢和斷劍,看起來鬼鬼祟祟不像好人,有沒有從這裡經過?”

劍雪無名楚楚可憐,連忙披上披風,護住雪白魔鬼嬌軀的關鍵位置,連連搖頭,道:“沒有,沒看見過……”

中年女戰士目光一掃劍雪無名的身軀,見並無任何傷勢,整個大殿中也沒有可疑線索,也沒有再起什麼疑心。

畢竟那女賊中了大荒流痕箭,又捱了荒灼劍,就算是此界頂級神戰士,都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恢復。

她收回目光,聲音彷彿是打雷,道:“你是此地之主?看起來也算是個小神吧,告訴你,那個女賊,偷了我大荒神教的至寶,如今在全界懸賞通緝,你要是知道線索,立刻向我們報告……”

“懸賞?”

劍雪無名眼睛一亮:“什麼懸賞?”

中年女戰士傲然道:“提供女賊線索,賞三品神器【霜華神劍】一柄,協助緝拿女賊,賞四品神丹【神王脫胎丸】一顆,擒拿女賊並獻上,賞神晶五千斤,之前說神劍和神刀皆有,還可以向我大荒神教許一個願望,我們會盡量幫助實現!”

劍雪無名一下子就動心了。

差點兒口水都流淌出來。

至寶。

都是至寶啊。

她有一種衝動,直接跳出來自爆,將這些獎勵都領取。

但最後一絲理智,還是讓她沒有采取行動。

“如果有消息,小神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大人,其實獎勵不獎勵的無所謂,我不是爲了懸賞,主要是對大荒神教仰慕已久,希望可以結實大人這樣胸肌發達的神道強者。”

劍雪無名一臉羨慕地道。

大荒族中年女戰士眼神柔和了一些,道:“嗯,不錯,你這個小神,也算是識趣,這樣吧,我留下一個麒麟系統的聯繫頻道號,你有什麼發現,都可以和我聯繫……”

劍雪無名頓時大喜。

加了這個叫做【雷荒】的大荒族女戰士聯繫方式,將其親切地送出莊園。

“嘖嘖嘖,還有意外收穫。”

劍雪無名倚着大門,看着遠處的大荒神教衆人,突然覺得有點兒後悔,面對一個腦子裡都是肌肉的種族,真的是應該智取【五氣朝元訣】,而不是選擇了偷盜和正面剛。

……

……

林北辰從地上撿起了掉落的華子。

緩緩點燃,手指顫抖着一口氣抽完一根菸,依舊將菸頭準確在彈在‘禁止亂扔再無和菸頭’的標識牌子下,然後拿出一把安慕希出品的療傷藥,像是嚼豆子一樣,倒在嘴裡嚼了起來。

他真的是急眼了。

狗日的樑遠道,到底有幾條命啊。

咋還不死?

這個世界還能不能好了?我這樣的美男子到底怎麼活着你們才滿意,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處處都充斥着對我這樣穿越者的壓迫,美男子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站起來……

氣抖冷的林北辰,再度拿出了還剩下一半子彈的加特林機關炮。

這時,他聽到了夜未央的傳音。

“什麼?不能再次出手了?”

林北辰驚得褲子差點兒掉下來。

大姐,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提起褲子不認人嗎?

你我好歹是負距離接觸的有緣人,說好的互幫互助,取長補短,管鮑和諧呢?

怎麼隨便砍一劍就應付了事了?

轟!

一道血色巨尾,從血池鏡面中閃電般抽出。

嘭。

林北辰就被抽飛出去百米,狠狠地砸在地面上,砸出一個‘木’字形的凹陷。

周圍一片恐懼驚呼聲。

下一瞬間,就看一頭宛如牛魔般的血色魔物,從血池鏡面之中鑽了出來,渾身猶如鋼釺一般的毛髮流淌着鮮血,一條二十多米長的鱗甲巨尾,末端是直徑兩米的骨刺圓球,看起來如流星錘樣,四肢的關節處的骨質倒刺,人立而起,十五米高的巨大身軀,散出的魔威壓,簡直猶如末日來臨一般……

“咳咳……”

林北辰張嘴噴出一口血沫,腳步虛浮,從‘木’字形凹陷中爬出來,搖搖晃晃地戰起。

渾身如筋骨折斷般劇痛。

只有他自己能夠看到加特林機關炮,已經被拍飛在了五十米外,看起來還算是完好。

剛纔若不是因爲加特林機關炮擋在身前,替他擋住了那連枷般的魔物巨尾一擊,此時林北辰只怕是已經胸骨盡碎臟腑受傷了。

這魔物巨尾的驟然一擊,委實可怕。

就連林北辰一身劍骨,都抵擋不住。

此時的林大少,只覺得渾身滾燙,猶如發高燒一般,骨骼生疼,似是被人強行抽取骨髓,劇痛難忍,尤其是一身金幣玄氣,直接被排散,彷彿是受了驚縮回去的小弟弟一樣,直接從8=====D,變成了8=D,千呼萬喚都不肯雄起……

玄氣暫失。

就連丹田,也都有一種破碎感。

但天之內,力量亂竄。

“神殿山上的賤人,本神不殺你,已經是大恩,你不好好苟延殘喘,竟敢偷襲本神,真真找死,待我殺了林北辰,必吞噬你神體,將你挫骨揚灰……”

巨型牛魔狀的魔物,仰天發出怒吼咆哮。

聲波如浪,驚亂一天陰雲。

離得最近的大貴族、鉅富和幫派大佬一羣人,頓時在這聲波音浪之中化作了滾地葫蘆,被勁風吹的咕嚕嚕亂滾了出去……

而云夢營地的玄紋陣法護罩,亦是難以承受之中威壓,咔嚓咔嚓發出了碎裂之聲。

“林北辰,死來。”

彷彿是因爲上一次裝逼過程之中被【坐忘一劍斬】偷襲打斷,所以這一次復活,顯露出了魔物真身狀態的樑遠道,無比憤怒。

它直接仰天張口,喉嚨之中,有硫磺氣味凝聚,旋即赤紅色的魔火,彷彿是火山爆發一樣,轟隆隆地朝着林北辰噴射下來。

直徑四五米的火柱,彷彿連虛空都燒出一片片黑色的疤痕塌陷。

林北辰只覺得體內力量錯亂,連站着的力氣都沒有了,何談閃避和抵抗?

“啊,要死要死要死……”

“我堂堂帝國神騎士,跨界養魚人,魚塘裡養了好幾位神女,還有那胸膛偉岸的秦主祭,都沒有來得及騎,就要英年早逝,我不服啊……”

“那位神靈姐姐,快來救救我啊,我願意以身相許,爲你精盡人亡……”

林北辰黑髮亂舞,眼睛圓睜。

感受着撲面而來的炙熱,他啊啊啊啊狂呼。

這時,冥冥之中,似乎是有什麼人,感受到了林大少的祈禱許願。

突然——

轟!

一道身影,破開天光,猶如隕石天將一般,落在了他的身前,轟然一拳擊出,拳頭與空氣摩擦,直接打出一層氣弧光罩,猶如一個巨型氣碗一樣,擊在了那滅世魔火火柱上!

火柱爆炸開來。

刺目的光華,瞬間吞噬了一切。

--------

這是個大章。

今天還有更。

第七十一章 十枚徽章第八百八十七章 教皇沒了第三百二十二章 神之手第九百六十一章 劍陣之威第四百三十二章 從零……萬開始第九百六十章 血戰第八百零五章 意外驚變第四百零二章 陰陽臉第二百七十一章 清白?第四百七十一章 北辰哥哥想要什麼樣的姿勢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在刮痧嗎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替你去第二十七章 被針對了第八百六十八章 現在到我的輪次了第一百七十七章 猶豫就會敗北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願意後退半分第七百零二章 太虛仙人的助攻第二百四十五章 巨大的失誤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召喚血脈?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他成功了?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新的天才?第八百五十四章 殺穿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讓你活着走不出大殿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突圍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不要挑戰我第一千三百六十一張 天刀的囑託第三百六十四章 我能去你家玩嗎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六百九十一章 我喜歡你第八百七十八章 他還好嗎?第二百一十一章 表哥?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酒館少女的第一次勝利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赤甲神將第四百八十四章 所有人的希望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秦主祭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原來武者都是建築工人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一槍奪魄林倩倩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信仰斷絕第五百三十九章 你們害怕嗎?第五百零九章 你們爲什麼會相信林北辰的話第二百四十章 殺招-終極時刻第一千五百章 啊,好疼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奶了第八百八十一章 戰書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義無反顧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杳主神第二百九十章 五局三勝第一百零五章 擴招?第五百七十八章 變化了的夜未央第六百九十二章 帝都來人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交,京城再無天雲幫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有一個好辦法第三百章 這也許就是人生第四百八十章 我也是有骨頭的第五百零一章 剛纔發生了什麼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此煙方燃(求訂閱)第一百一十九章 隱藏殺招第七百七十二章 喧賓奪主第四百七十四章 神威蕩魔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叫爸爸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拒絕的代價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雙神隕落第四百五十九章 差一步成爲教皇第五百四十五章 邪神真面目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只怪他沒這個福氣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買手機?第三百六十二章 被迫恰飯第九百八十二章 神仙打架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三百九十五章 回答我兩個問題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紅色面具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秦老師小課堂開課了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酒館少女的第一次勝利第六百六十一章 終於死了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黑暗終會散去第四百七十八章 拔X無情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第六百章 武道修爲是第一生產力第八百九十章 你最好不要騙我第八百七十八章 他還好嗎?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魔帝第六百九十章 我林北辰行事何須解釋?第八百七十八章 他還好嗎?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我的地盤第三百七十八章 一個不留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偷襲第八百七十六章 今天你就見到了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九翼金蟬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七百五十五章 另有人對付他第四百九十九章 黃金劍骨第八百五十五章 又有新的APP啦
第七十一章 十枚徽章第八百八十七章 教皇沒了第三百二十二章 神之手第九百六十一章 劍陣之威第四百三十二章 從零……萬開始第九百六十章 血戰第八百零五章 意外驚變第四百零二章 陰陽臉第二百七十一章 清白?第四百七十一章 北辰哥哥想要什麼樣的姿勢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在刮痧嗎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替你去第二十七章 被針對了第八百六十八章 現在到我的輪次了第一百七十七章 猶豫就會敗北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願意後退半分第七百零二章 太虛仙人的助攻第二百四十五章 巨大的失誤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召喚血脈?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他成功了?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新的天才?第八百五十四章 殺穿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讓你活着走不出大殿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突圍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不要挑戰我第一千三百六十一張 天刀的囑託第三百六十四章 我能去你家玩嗎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六百九十一章 我喜歡你第八百七十八章 他還好嗎?第二百一十一章 表哥?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酒館少女的第一次勝利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赤甲神將第四百八十四章 所有人的希望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秦主祭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原來武者都是建築工人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一槍奪魄林倩倩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信仰斷絕第五百三十九章 你們害怕嗎?第五百零九章 你們爲什麼會相信林北辰的話第二百四十章 殺招-終極時刻第一千五百章 啊,好疼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奶了第八百八十一章 戰書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義無反顧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杳主神第二百九十章 五局三勝第一百零五章 擴招?第五百七十八章 變化了的夜未央第六百九十二章 帝都來人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交,京城再無天雲幫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有一個好辦法第三百章 這也許就是人生第四百八十章 我也是有骨頭的第五百零一章 剛纔發生了什麼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此煙方燃(求訂閱)第一百一十九章 隱藏殺招第七百七十二章 喧賓奪主第四百七十四章 神威蕩魔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叫爸爸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拒絕的代價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雙神隕落第四百五十九章 差一步成爲教皇第五百四十五章 邪神真面目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只怪他沒這個福氣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買手機?第三百六十二章 被迫恰飯第九百八十二章 神仙打架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三百九十五章 回答我兩個問題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紅色面具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秦老師小課堂開課了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酒館少女的第一次勝利第六百六十一章 終於死了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黑暗終會散去第四百七十八章 拔X無情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第六百章 武道修爲是第一生產力第八百九十章 你最好不要騙我第八百七十八章 他還好嗎?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魔帝第六百九十章 我林北辰行事何須解釋?第八百七十八章 他還好嗎?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我的地盤第三百七十八章 一個不留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偷襲第八百七十六章 今天你就見到了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九翼金蟬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七百五十五章 另有人對付他第四百九十九章 黃金劍骨第八百五十五章 又有新的APP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