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

這還怎麼打?

林北辰提着紫電神劍,沉默半晌。

以前遇到的敵人,基本上都是先讓手底下的人幹即可,比如龔工啊,小餅乾啊,或者楚痕他們,實在不行,開門放倩倩即可。

若是身邊的人都拿不下,那他只好挽起袖子,提着劍親自出手。

如果提着劍還砍不死人,那就只好用拳頭了。

身爲劍仙丁三石的傳人,林北辰最強的戰法,其實是拳頭。

當然,他那套無敵棍法另算。

畢竟只能對付異性。

但今天,他自己親自出手了,提着劍也砍了,揮着拳頭也啪啪啪了,但還是幹不倒樑遠道——之後其他底牌盡出的話,怕也難以弄死這大大的一坨肥肉。

太淦了。

想來想去,林北辰決定嗑藥。

他從懷中取出一枚首席大藥師安慕希煉製的【大力丸】,直接吞服下去。

然後正準備開啓【逆血行氣狂戰術】——說起來,這部低階狂化術,對於如今的林北辰,效果已經是大打折扣,簡單點說就是功法的上限已經跟不上林大少成長的速度,以前在武士境、武師境的時候,施展這門狂化術,惡意增加十倍左右的力量,後果只是身體被掏空一段時間而已,但現在也只是勉強增加零點五到一倍左右的力量,後續的腎虛表現也不甚明顯。

當然,以林北辰如今半步天人的肉身力量,增加0.5倍的力量,也可以多打死幾百個小餅乾了,不能小覷。

然而,下一瞬間,樑遠道卻是沒有了繼續出手的打算。

他坐在雲車駕攆上,表情得意中帶着一絲絲的嘲諷。

“現在,你總該明白了吧?”

肥肉幾乎淹沒的眼球,有幽深的微光閃爍,他緩緩地道:“你最引以爲我的底牌,強大無匹的肉身之力,對於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而你所擁有的勢力,辛辛苦苦經營起來的這點兒家業,和我比起來,更是不值一提……你,在我的面前,毫無勝算,差距就如同一隻肥一點的蟲子,在面對斑斕猛虎一樣。”

“原來省主大人也知道,自己肥的像是一隻蟲子。”

林北辰反脣相譏道。

心中更是腹誹,你知道個錘子,老子最引以爲傲的東西?那是實力和勢力嗎?那是爲了割韭菜才鼓搗出來的營地和學校嗎?

都不是啊。

是老子驚天地泣鬼神的顏值啊。

是身爲帝國日神者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榮耀啊。

你們這些俗人,懂個錘子。

而被譏諷爲‘蟲子’的樑遠道,肥肉中的眼眸閃過一絲厲色,旋即又露出一絲陰冷的笑,道:“牙尖嘴利,毫無意義。我先不殺你,我要讓你看着,你苦心經營的這一切,就在你的面前,猶如夢幻泡影一樣飄散,你珍視的親友和門人,就如野狗肥豬一樣,在你的面前被宰殺。”

話音落下。

肥胖的手指,輕輕地敲了敲雲車駕攆的扶手。

三道不算是刺耳但卻傳遍方圓數裡的輕響,迴盪在冬日寒冷的空氣中。

以寇中正爲首的三大部主,臉上頓時浮現出凝重之色。

“傳令,進軍。”

寇中正舌綻春雷喝道。

身邊的傳令官,頓時揮動一面三彩的三角令旗。

富有節奏和韻律的鼓聲響起。

巍山戰部大軍,頓時瞬間從靜止如山,化作徐進入濤,踏着整齊的腳步,步伐之聲暗合軍鼓節奏,踏踏踏踏,齊齊地朝着雲夢營地逼近。

與此同時,幻風、流雲兩大戰部的戰鼓、軍號聲也響徹天地。

一道道令旗不斷地傳出旗語。

兩隻戰部的大軍,以從靜變爲動,徐徐逼近雲夢營地。

數萬名武道甲士齊齊邁步,大地似乎都在這樣的步伐之下,顫抖了起來。

空氣中的氣息,瞬間爲之變化。

頂級強者交手的帶來的震撼和餘波,逐漸開始被軍陣催拔的鐵血煞氣所取代。

這三大戰部,都是朝暉軍中的精銳戰部,上過城頭與海族搏殺,平日裡的供給、軍備也都是最新,戰力在朝暉軍數十戰部之中,可以排入中上層次了。

林北辰的面色變了變。

他剋制住自己以一己之力,對抗眼前軍隊的想法。

倒不是說,這軍隊能夠對他形成致命威脅。

而是一旦被軍隊拖住,消耗了諸多的精力,那接下來對付樑遠道這一坨肥肉,就會更無把握——畢竟是帝國精良裝備的戰部,深諳合計之術,又有軍中高手、玄紋陣師的配合,對付頂級強者,也是有一定經驗的。

就算是三萬頭豬,全部殺死也是費時費事。

他想了想,御劍飛行,沖天而起,落回到了營地中央的古松樹巔亭臺上。

“倩倩。”

林北辰決定開門放倩倩了。

或者頓時雙眼冒光,連呼吸都急促了幾分,就如以一條看到了美味的二哈一樣,就差吐出舌頭哈哧哈哧地討好林北辰了。

“莊不周。”

林北辰又道。

古鬆之下,一身甲冑的挖礦軍大首領莊不周應聲出現。

他腳踏虛空,凝滯在了林北辰下首方位,抱拳行禮。

這位曾經在小西山礦洞之中因爲拍馬屁而被林北辰雙倍快樂的新津軍將領,經過林大少日積月累的調教,已經是實力暴漲,踏入武道宗師的行列,也曾踏上城頭廝殺海族,更曾進入【失落堡壘】之中與怪物戰鬥,儼然是一名精通軍陣且個體實力極高的高級將領了。

“戴大哥……”

“邱齡。”

“劉主任……”

“潘主任……”

林北辰一個個點出營地中強者的名字。

一名名雲夢柱樑強者,紛紛現身。

這幾月的時間,讓他們的實力和氣質,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提升。

嗑藥,上網,實戰……

寶劍鋒自磨礪出。

梅花香從苦寒來。

飽經摧殘的他們,早就有了質的提升,如舊就差一個證明自己,一鳴驚人的機會了。

而現在,機會來了。

總共十四名武道宗師級的強者,猶如一柄柄鋒芒逼人、銳利沖天、錚錚而鳴的神劍一般,屹立在古鬆之巔前方虛空,釋放出澎湃驚人的氣息。

這一幕,讓營地外的各方大貴族、宗門、鉅富們,忍不住倒吸好幾口涼皮,眼皮子不由自主地狂跳。

早就知道雲夢營地中,高手衆多。

但沒有想到,竟然有如此之多的武道宗師。

如果他們知道,數日前林北辰還分出了楚痕等十名武道宗師,護送歪脖七皇子前往帝都北海大城的話,只怕是會驚得眼珠子都掉一地。

“點兵。”

林北辰又道。

“吱吱吱。”

奢華搭帳篷旁邊,一身塊壘分明的肌肉的巨型土撥鼠光醬,答應一聲,然後敲響了身邊的戰鼓。

隆隆!

雲夢營地的戰鼓聲,也轟隆隆地響起。

難以形容的肅穆神聖氣息,頓時瀰漫整個營地。

一名名挖礦軍士兵,以及雲夢新軍的士兵,身披甲冑,腰懸利劍,從營地中的不同大樓建築之中走出來。

他們目光決絕而又堅定,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朝着林大少的方向集結。

林北辰看着一張張或者成熟,或者稚嫩,但卻絕對狂熱堅定的面龐,臉上浮現出一絲期冀之色。

林北辰原本的想法,是以個人實力,解決了樑遠道。

這樣可以避免己方士兵和強者,出現傷亡。

所以在今日一早,就下令,讓大多數的雲夢士兵、挖礦軍全部都化整爲零,隱藏在營地中的公寓、樓房等區域,保護平民,防止營地被波及破壞。

但現在……

只好讓他們出戰了。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

林北辰心中非常清楚,自己不可能永遠都像是老母雞伸出翅膀護雞崽子一樣,將所有人都保護的不見風雨,平靜的海面鍛鍊不出優秀的水手,也是時候,向這座城,展示一下雲夢營地的肌肉。

是時候讓所有人都明白,除了自己這個英俊無匹、智慧卓絕、肉身無敵、劍術驚仙的頂級戰力之外,雲夢城的軍隊,也是一支無堅不摧的鐵軍。

一棟棟的板樓之中,沉默着的雲夢人,目送自己的丈夫、兒子、哥哥、弟弟拿着武器,與自己揮手道別,然後在那株象徵着雲夢人桀驁不馴精神支柱的古鬆之下快速地集結。

很快,一支三千人規模的軍隊,也集結而成。

甲冑鮮亮。

武器森寒。

林北辰在裝備方面,沒有虧待自己人。

林北辰面色神聖肅穆。

他的戰前動員,簡短卻又鏗鏘有力。

“擊潰他們。”

他指着外面已經逼近到了雲夢營地外兩百米距離的大軍。

集結的三千人大軍,立刻猶如洪流一般,衝着雲夢營地大門衝去。

人在那裡,好友三百挖礦軍,猶如江中磐石一般,屹立不動,與對面排山倒海一般威逼而來的敵軍陣勢對抗。

林北辰一揮手。

戴子純、丘陵等武道強者,亦是化作流光,轟轟轟地落在了己方大軍之前。

倩倩起身跳上了寒冰狼小三的背上。

一人一獸,化作一道青色流光,一閃便出現在了陣前。

小二小三這兩頭身世離奇的小寒冰狼,先天血統遠沒有哥哥小老虎出色卓絕,但架不住林北辰一直都用從海神那裡白嫖來的小魚乾、八爪魚乾等神物來餵養,這才數月的時間,卻像是吃了激素一樣瘋狂地膨脹,體型就已經很誇張,站起來接近一個成人高人,皮毛順滑,力大無窮……

至於倩倩爲什麼騎它?

當然不是因爲這個暴力小侍女久久騎不到林大少的怨念。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

十幾日之前,倩倩突發奇想,第一次騎着小三,登上城頭與海族一戰。

這麼做的理由,原本只是想要提升一下自己的逼格。

畢竟那些傳說之中的神將們,都是有自己專屬的坐騎,作爲一個一心想要成爲震驚東道真洲的絕世神將,功成名就之後娶林大少的中二少女,倩倩決定用青狼小三來充充門面。

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

實戰之中,平日裡萌萌噠只知道賣萌的青狼小三,戰鬥力竟是無比驚人,不但爪撕海鮮,更可以口噴寒冰,瞬間冰凍……

這捕捉、宰殺、冷凍一條龍的海鮮補貨速度,着實是震驚了衆人。

第二城區海鮮市場因此而貨源大增,財源滾滾。

倩倩自己也賺了一筆。

連續幾日,倩倩騎着小青狼小三,加入戰場。

小青狼快如閃電。

倩倩騎着它,在海族大軍之中縱橫來回,所向無敵,殺的前所未有的酣暢淋漓……

又能賺錢又能爽。

這樣的好事哪裡去找?

倩倩厚着臉皮就去向林北辰提出了長期佔有小青狼肉體的要求。

林北辰琢磨琢磨,直接答應了。

這倆小青狼雖然依舊黏人,但長的也太大了,不好抱在懷裡擼,而且外形也沒有小時候萌萌噠了,不免有點兒喜新厭舊,加上平日裡太忙逗弄的也少了,況且一直都是倩倩和芊芊兩個貌美活好的侍女餵食梳毛打理,乾脆大手一揮,將兩隻小青狼,免費送給了兩個小侍女。

一人一隻。

倩倩得到小三。

小二歸了芊芊。

兩隻小青狼,直接就變成了兩人的坐騎。

這樣一來,美女野獸的組合,在林北辰的揚中,就養眼許多。

倩倩騎着青狼小三,落在挖礦軍的陣前。

雙手一伸,微光閃爍之中,直接在百寶囊中取出兩柄大劍。

這是她專門找了朝暉大城之中的能工巧匠,鑄就鍛造的兵器,每一柄劍都足有半米寬,兩米長,表面呈現出銀色光澤,篆刻有玄紋,造型簡單質樸,但因爲體型巨大,自有一股罕見的壓迫感流轉而出。

倩倩身形纖瘦,兩柄大劍握在手中,讓人有點兒擔心,她那白皙纖瘦的胳膊,是否會被巨型大劍直接壓斷。

青狼小三喉嚨裡發出低吼,看着不斷逼近的敵人,裂開嘴巴,露出了雪白而又鋒銳的巖刺,肉眼可見的微小冰晶寒氣,在它的口中旋轉着生成……

轟!

又一道身影,重重地落在倩倩的身邊。

身高已經接近一米六的光醬,原本掛在胸前的寫字板,換成了一面特製的玄紋獸皮鼓,左右爪子中,各握着亮銀色的金屬鼓槌,正在不斷地敲擊着。

小小的玄紋獸皮鼓,敲擊之間,鼓面高頻震顫模糊不定,似是高低起伏的水面一樣,發出的聲音,響徹地方,幾乎要將對面三大戰部的軍鼓之聲都遮蓋擾亂一樣。

“殺!”

對面的巍山戰部,萬名甲士同時拔劍。

整齊劃一的動作,彷彿是陽光之下突然閃爍起一片金屬之浪,瞬間長劍鋒芒的寒氣,令人肌膚生疼一般。

踏着整齊步伐的巍山戰部士兵,向前推進的速度開始加快。

金屬甲冑反射冬日陽光,讓這些神情彪悍的士兵,彷彿是一尊尊的戰爭殺戮怪獸一樣,地面上的碎雪被踐踏捲起,與飛揚的塵土混合,那種萬馬奔騰所向無敵的氣勢,一下子就綻放的淋漓盡致。

“殺。”

“殺殺殺。”

巍山戰部士兵的衝鋒速度越來越快。

他們是三大戰部的中軍,陣型也在逐漸散開,每五名甲士爲一組,形成了一個作戰單位,每個作戰單位之間彼此快速拉開距離。

同時——

咻咻咻!

尖銳刺耳的破空響起。

巍山戰部的後陣區域,隨着弓弦的震顫,宛如漫天飛蝗一樣的黑點,騰空而起,發出尖銳的破空氣嘯之聲,在地面上投下大片斑駁的陰影,呈拋物線形狀,朝着雲夢營地大門拋射而至。

其間,還夾雜着鍊金玄能火炮的攻擊。

這,纔是真正的精銳軍隊的戰鬥模式。

破甲箭矢後發先至,從衝鋒狀態的巍山戰部甲士頭頂掠過,然後向下墜落,帶着死神獰笑般的破空氣嘯,無差別覆蓋下去。

這是軍戰的開端。

很多時候,往往雙方還未短兵相接,箭矢和玄能火炮的轟擊對射,就會導致彼此損失慘重。

巍山戰部的衝鋒陣營散入五五一組散開,便是爲了在這種無差別的拋射覆蓋之下,盡最大可能減少傷亡的辦法之一。

箭矢下墜時,拋射的速度會增加。

對於沒有盾牌的士兵來說,這種攻擊是噩夢。

但挖礦軍卻沒有第一時間豎起盾牌。

一些軍中將領,已經忍不住嗤笑出聲,臉上浮現出嘲諷的笑意。

儘管看起來個人戰鬥力不俗,但云夢人的表現,就如同一羣烏合之衆般。

“這一戰,贏定了。”

寇中正揚鞭大笑。

質量和數量,這一次他們都佔據了。

他就不行,林北辰還能翻盤。

然則他的笑聲還未傳開,突然眸子中瞳孔一凝,彷彿是看到了什麼極爲不可思議的事情。

只見雲夢營地的上方,突然黃色浮光閃爍。

下一瞬間,一個倒扣巨碗形狀的淡黃色玄能護罩浮現。

這護罩將雲夢營地連同外圍五十米範圍,統統籠罩覆蓋。

巍山戰部拋射而出的尖破甲箭射,最終射在了這個護罩上,撞出一個個細微的凹陷,旋即漣漪閃爍,便失了力,軟綿綿地跌向地面。

“玄能護罩。”

“玄紋陣法,雲夢營地竟然不知不覺中,佈置下了這樣的守護禁制?”

“催動這樣的玄紋陣法,得需要多少的陣師,以及玄氣能量?”

觀戰衆人一片驚呼。

須知玄紋陣法可不是那麼容易佈置的。

尤其是覆蓋雲夢營地這麼巨大範圍的陣法,需要至少一百名玄紋師、陣師纔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完成,其中涉及到諸多的步驟和程序,單單是在地面上篆刻玄紋一項,就是一件極爲耗時耗力的工作。

況且陣法完成會後,也需要時時刻刻灌入大量的能量,纔可以讓它運轉。

寇中正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

他身後,身騎白馬的小戰神公孫白,以及其他巍山戰部的心腹將領們,此時也一個個瞠目結舌,使勁兒擦着自己的眼睛。

雲夢營地何時連守護陣法都佈置好了?

在無數驚愕錯亂表情之中,第一輪的拋射,最終全部都被淡黃色護罩所阻,根本沒有哪怕是一根破甲箭能穿透護罩威脅到營地內外的人。

而在這個時候,雲夢人的反擊也到來了。

敲鼓狀態之中的光醬,眼中閃爍出橘色光芒。

天生的土系魔獸,善於操控泥土和大地。

當初林北辰在北荒山擊殺無尾鬼鼠時,還被這種土系魔獸操控飛石、塵土和地刺,弄得狼狽無比,之後後來光醬進化之後,很少使用這種對於高階武者沒有什麼作用和意義的本命秘術了。

但今日,在這種軍戰之中,對付那些衝鋒陷陣的甲士,產生大範圍的AOE濺射傷害,光醬重拾了自己的種族本命異能。

效果顯著。

地面似是海面般震盪了起來。

衝在最前面的巍山戰部甲士,突然覺得腳下一軟,纔剛剛反應過來原本堅硬的凍土直接裂開一道道縫隙,猝不及防之下,至少有數百名甲士,摔進了裂縫之中。

與此同時,還有一道道的凍土地刺,像是吃了藍色小藥丸一樣嗖嗖嗖地從地下冒出來,一柱擎天。

慘叫聲一片。

很多巍山戰部士兵腳掌和大腿,直接就被這地刺洞穿,霎時間鮮血淋漓,慘叫着倒了下去。

“土系術法。”

“快,軍中術士出手,定住大地。”

軍中有人大喝。

數十個穿着與普通士兵截然不同的錦袍軟甲身影,身形半騰空而起,一個個長袖甩動之間,沒人都有數十枚橘黃色的三角杏焰旗幟射出,化作一道道橘色電光一樣,流射在地面上……

地面塵土飛揚之中,一道道隱晦的玄紋閃過。

地面重新變得堅硬起來。

不斷突刺凸起的地刺,終於是消失了。

精通術法的軍中術士出手,終於是剋制了光醬的土系魔法。

所有這些過程,看似冗長,實則都是在短短數十息的瞬間完成。

而這時,一直都嚴陣以待的倩倩,左手伸進她的嘴巴里,打了一個響亮的口哨,然後雙手倒拖着兩米長的巨劍,催動小青狼小三,一狼當先地衝了上去。

身後的挖礦軍和雲夢新軍,亦是爆發出一陣排山倒海一樣的怒吼聲,拔劍前衝。

十息之後,兩軍終於短兵相接,狠狠地撞擊在了一起。

從天空之中俯瞰,就好像是無邊無際的惡浪,狠狠地拍擊在了堤壩礁石上一樣,瞬間濺起一層層的血紅浪花。

第一聲慘叫到戛然而止,整個過程不到一息的時間。

但就在這短短的一息時間裡,已經有不知道多少年輕的靈魂離開了自己的破碎飆血的軀體。

兩軍撞擊的那一瞬間,最前面戰士的死傷率最高。

但這一次,所有死的甲士,都屬於巍山戰部一方。

衝在最前面的倩倩,舞動雙手大劍,一人一狼直接化作了一團銀色光影,就如同開到了五檔的巨型超級電風扇,所過之處,巍山戰部的甲士,如快刀掠過的牧草一般,紛紛倒地……

【北辰之錘】一人一騎,直接將巍山戰部軍陣鑿開八米寬的血色通道,瞬間鑿穿了軍陣,所過之處,根本就沒有一合之敵。

而在她的身後,巍山戰部的士兵也在不斷地倒下。

挖礦軍和雲夢新軍展現出了不可思議的驚人戰力,在正面交手的瞬間,就讓巍山戰部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完全就是一邊倒地碾壓了對手。

看到這一幕,寇中正臉上的笑容何止是凝固。

他直接懵了。

不對。

本不應該這樣的啊。

他對自己的戰部戰力有多自信,對於挖礦軍和雲夢新軍有多不屑,此時就有多震駭。

今天爲了討好省主樑遠道,他帶來的可都是巍山戰部的頂級精銳。

結果遇到挖礦軍和雲夢新軍,卻一邊倒地被碾壓。

那畫面說是爸爸打兒子,都絲毫不爲過。

“大人,小心。”

身後傳來了【小戰神】公孫白的大聲提醒。

寇中正微微一愣,擡頭看時,不由得魂飛天外。

【北辰之錘】倩倩已經生生地鑿穿了自己的中軍,宛如一道帶着死亡和不詳氣息的軍中小巷,宛如殺神一般,已經衝到了他的二十米之內距離,那些甲士和親衛,哪怕是用命填,也無法拖延她絲毫……

“護我……”

寇中正張口大呼。

過度的緊張讓寇中正幾乎忘記了,自己其實也是一個武道強者。

但下一瞬間,他眼中的世界,就飛舞旋轉了起來。

他看到一個騎着雷光虎,身着精緻鎧甲的將軍,背影寬闊雄壯,但卻沒有了頭顱,鮮血如同噴泉一般,從胸腔之中噴射出來……

“那是……我?”

寇中正覺得那身影眼熟,最終猛然間反應過來。

我爲什麼可以看到我自己的後背?

這個念頭一閃而逝,旋即化作了大恐怖。

恍惚之間,他最後的意識,想起了當初送給林北辰的數百萬金幣,以及本來已經逐漸緩和下來的與林大少之間的關係……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經典八字的後悔念頭浮現心頭的那一瞬間,無邊的黑暗,席捲而來,吞沒了他的意識。

“不好了,部主死了……”

“寇大人被這個女人給殺了……”

“寇部主死了,死了啊!”

四周驚呼尖叫聲響起。

下一瞬間,一道青色流光掠過。

咔嚓。

巍山戰部的部主戰旗直接被攔腰斬斷。

直徑至少三十里面的鐵木旗杆,連帶着旗幟,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也砸在了巍山戰部軍士們的心中。

帥旗倒了。

部主死了。

這是他們從未遭遇過的局面。

“寇中正已死,投降不殺。”

營地中央的古鬆之巔,響起了林北辰的大喝聲。

其音如雷,響徹四方。

林大少震驚青狼小三在實戰中表現出來的速度。

剛纔的那一幕,讓林北辰的腦海之中,產生了聯想,情不自禁地想起《三國演義》中,關羽仗着馬快刀鋒,直接讓赤兔開了疾跑,不給對方反應的時間,一合擊殺河北名將顏良文丑的事蹟。

倩倩剛纔的表現,與這段典故,有異曲同工之妙。

青狼小三飛奔與軍陣之間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給人一種錯覺,它甚至不會因爲任何物理撞擊和阻礙而降速,可以無視一切的阻攔,疾馳而過,速度之快,簡直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比閃電更快。

配合倩倩的實力,手中的巨劍,才讓寇中正這個一部之主級的強者,表現的如同一隻弱雞一樣,被一擊斬殺。

死的太快,以至於軍中諸多保護手段,都未來得及施展。

現在,一切都遲了。

林北辰數聲大喝。

巍山戰部的士氣,在這喝聲之中,彷彿是烈日麾下的冰雪意一樣,快速地融化。

也不知道誰帶頭,有人就丟掉兵器,跪在了地上。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

別說是普通士兵,就連【小戰神】公孫白這樣的巍山戰部高手,也都沒有來得及做任何事情,寇中正死的實在是太快了,快到沒有給巍山戰部的任何人一絲一毫的心理準備。

兵敗如山倒。

作爲三大進攻戰部中軍的巍山戰部,在開戰之後不到一盞茶的時間裡,就直接崩潰了。

而另外兩隻戰部,幻風和流雲也是如此。

幻風戰部的部主,被藏在古鬆之巔的小餅乾,暗戳戳直接一記98K就給爆頭,第二記98K直接打斷了帥旗,亦步了寇中正的後塵。

莊不周見機,立刻帶這心腹挖礦軍一陣猛衝,幻風戰部旋即瓦解。

而流雲戰部之主,則是被光醬直接隱身摸到身後,直接開啓背刺模式,一記鼓槌就給打爆了腦袋,摔落馬下而死,帥旗被光醬直接拔掉,當做武器,舞動虎虎生風,一陣揮舞之後,流雲戰部主帥的近臣親衛也死了個七七八八……

“繳械不殺。”

“投降不殺。”

“人族不殺人族。”

“北海人不殺北海人。”

各種各樣的呼喝聲,從雲夢高級將領的口中何處,以玄氣激盪,響徹天地之間。

失去了主將的三大戰部,很快就全軍覆沒。

這一幕看的那些大貴族們瞠目結舌膽戰心驚。

那可是朝暉大城之中真正的精銳軍隊啊,足足三萬多人,結果卻被雲夢人以區區三千人左右的兵力,在正面直接擊潰,且俘虜了那麼多……

這簡直不可思議。

荒謬的不像是現實世界的故事。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命運之槍第十章 林同學,有話好好說第六百五十四章 大威天龍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九百零三章 來,叫叔叔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一定喜歡第三百六十八章 爲了世界和平請你去死第五百一十八章 威望太高了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九百九十五章 死起來像是鬧着玩第五百五十三章 偉大的林北辰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雙神隕落第三十一章 林北辰的大勝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年輕人不講武德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九十章 你一定是他們的老大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迫營業第三百四十九章 誰這麼不開眼第八百一十七章 破碎的世界第八百二十四章 帝國震動第三百五十一章 感覺人生已經達到了高潮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失了智?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吞噬血脈初顯威第五百二十七章 人才王忠第八百九十五章 爲什麼拍大腿第六百八十章 林大少是吾再生父母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四百一十章 劍一初現威第九百八十一章 極品貴公子第六百三十五章 永世沉淪吧第八百一十章 真的是渣男第七百五十三章 計劃進行中第二百二十六章 戰神降世第五百七十二章 水花壓得很好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百五十章 路線又要走偏了第四百五十二章 五神衛第二百五十二章 少爺,我想要個人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自立門戶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打的時候把問題問遍第六十一章 綁票是吧第七百五十八章 只求混亂第三百一十三章 口吐芬芳林北辰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百口莫辯第五十八章 精神力第四十五章 第十二名第四百七十五章 南林北衛之局已成第五百五十二章 直接折現吧第九十三章 惡龍咆哮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此煙方燃(求訂閱)第六百九十三章 馬來第十四章 原來是這麼充電的第五十九章 這一屆的學員不太行啊第二百七十九章 永遠屬於韓不負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次親密交手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門派邀請第七百九十章 水療術第六百七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四百一十八章 我也一樣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招第三百五十八章 下次見面,一定要報復回來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三百零二章 碾壓的開端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你到底是誰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定智水境第二百八十九章 真正的奇葩第六百三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瞎姬八打的初戰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三百三十一章 幹他一票大的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盟友的背刺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雙槍會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焚天域主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三百五十五章 戰神之姿第二百五十八章 劍士精神第1065章 小別勝新婚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機會來了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你們太心急了第七百四十八章 還有誰能敗我?第一百九十章 我相信你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攝政王第六百零三章 又又又來?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斬鯨劍第一百九十八章 牛刀初試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大陸有史最強之力第一百六十九章 心狠手辣林北辰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真傻,真的第九十七章 來自於報告的科普第五百七十三章 有味道的一章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他就是劍逍遙?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命運之槍第十章 林同學,有話好好說第六百五十四章 大威天龍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九百零三章 來,叫叔叔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一定喜歡第三百六十八章 爲了世界和平請你去死第五百一十八章 威望太高了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九百九十五章 死起來像是鬧着玩第五百五十三章 偉大的林北辰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雙神隕落第三十一章 林北辰的大勝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年輕人不講武德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九十章 你一定是他們的老大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迫營業第三百四十九章 誰這麼不開眼第八百一十七章 破碎的世界第八百二十四章 帝國震動第三百五十一章 感覺人生已經達到了高潮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失了智?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吞噬血脈初顯威第五百二十七章 人才王忠第八百九十五章 爲什麼拍大腿第六百八十章 林大少是吾再生父母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四百一十章 劍一初現威第九百八十一章 極品貴公子第六百三十五章 永世沉淪吧第八百一十章 真的是渣男第七百五十三章 計劃進行中第二百二十六章 戰神降世第五百七十二章 水花壓得很好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百五十章 路線又要走偏了第四百五十二章 五神衛第二百五十二章 少爺,我想要個人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自立門戶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打的時候把問題問遍第六十一章 綁票是吧第七百五十八章 只求混亂第三百一十三章 口吐芬芳林北辰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百口莫辯第五十八章 精神力第四十五章 第十二名第四百七十五章 南林北衛之局已成第五百五十二章 直接折現吧第九十三章 惡龍咆哮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此煙方燃(求訂閱)第六百九十三章 馬來第十四章 原來是這麼充電的第五十九章 這一屆的學員不太行啊第二百七十九章 永遠屬於韓不負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次親密交手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門派邀請第七百九十章 水療術第六百七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四百一十八章 我也一樣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招第三百五十八章 下次見面,一定要報復回來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三百零二章 碾壓的開端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你到底是誰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定智水境第二百八十九章 真正的奇葩第六百三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瞎姬八打的初戰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三百三十一章 幹他一票大的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盟友的背刺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雙槍會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焚天域主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三百五十五章 戰神之姿第二百五十八章 劍士精神第1065章 小別勝新婚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機會來了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你們太心急了第七百四十八章 還有誰能敗我?第一百九十章 我相信你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攝政王第六百零三章 又又又來?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斬鯨劍第一百九十八章 牛刀初試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大陸有史最強之力第一百六十九章 心狠手辣林北辰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真傻,真的第九十七章 來自於報告的科普第五百七十三章 有味道的一章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他就是劍逍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