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劍飛頭

軍隊都撤走了。

圍觀的強者也都離去了。

昔日繁花似錦,烈油火烹的極樂莊園,變成了一片小荒漠隔壁。

因爲昔日的可怕傳說,一時之間,也沒有人敢靠近。

高勝寒留下來一隊士兵,在小荒漠周圍駐守佈防,看看動靜,其他衆人都一起離開了。

寂寥如鬼蜮。

空氣安靜了下來。

突然,一個一個的小腳印,憑空連續不斷地出現在了沙丘上。

這畫面很詭異。

明明沒有人,地面上卻出現了腳印。

好像是白日見了鬼一樣。

片刻後。

兩個手牽着手的身影,像是鬼現身一樣,出現在了一片沙丘之後。

一個身形挺拔英姿偉岸的美少年。

一個鬼鬼祟祟的大型銀色土撥鼠。

“是這裡嗎?”

“吱吱吱。”

“確定沒錯?”

“吱吱吱。”

啪。

美少年直接一巴掌拍在銀色土撥鼠的腦袋上。

“你他孃的說什麼啊,吱吱吱我怎麼聽得懂……寫字。”

他氣急敗壞地罵道。

刷刷刷!

胖乎乎的健身土撥銀鼠,立刻寫字板上出現兩個字:“沒錯。”

美少年道:“那愣着幹什麼呀,土遁,下去找啊。”

土撥鼠當下施展土遁之術,鑽進了沙粒之中。

美少年鬼鬼祟祟地趴在沙土中,像是一頭鴕鳥一樣,舉起屁股將自己埋在沙粒之中,避免讓周圍的士兵發現,然後四周觀望,臉上浮現出期待之紫色。

“妹的,當時太激動了,竟然忘了填報,沒有搜刮寶藏就走了,幸虧武紅及時甦醒過來提醒我……”

美少年喜不自勝地搓手。

這樣賤的風格,自然是林大少。

過了片刻,沙土裡鑽出來一個銀色的毛茸茸腦袋:“吱吱吱……”

美少年的臉上,纔剛浮現出一絲怒意,銀色土撥鼠立刻拿出一個寫字板,上面刷刷刷地寫道:“發現了。”

“走。”

光醬單手抓住林北辰,朝下土遁。

片刻後。

朝着地面下百米距離之後,來到了一個地下秘宮。

這是一個佔地面積遠超想象的地下宮闕。

黑暗。

瀰漫着濃郁的死氣。

刺鼻而來令人作嘔的血腥味道,隨處可見。

黑色的甬道通往宮闕深處,好像是一個地下墳墓。

黑色的石壁紋理粗糙,以某種類似於鮮血的塗料古老玄紋符號——絕對是遠古類型的玄紋,因爲以林某人淺薄的玄紋知識,從來都沒有見到過這樣的玄紋,黑暗的空間裡,鮮血色的符文閃爍着暗暗的磷光,猶如淡淡的鬼火一樣。

藉此光亮,隱約可以看到底下墓宮中,有若隱若現的紅光浮現。

林北辰想了想,踢了一腳光醬,道:“我嗅到了鮮血的氣息,前面很有可能會有危險,你在前面帶路,我在後面掩護你。”

光醬: ?

它看着林北辰。

林北辰飽含深情地點了點頭,給了一個肯定的眼神。

光醬只好帶路往裡面走。

這個帝宮,武紅曾經只來過一次。

她廢了很大的功夫,得到了青牙毒士的信任,被帶進來處理過一次屍體。

可惜當時是蒙着眼睛進來的。

所以內部情況並不清楚,只知道有這樣一個地宮而已。

結果一路走來,並未遇到什麼危險。

順道甬道,進入地下宮闕的中心。

昏暗的環境之中,一個宛如九層磨盤一樣的祭壇,隱約可見。

祭壇的每一層,還在輕微地轉動着,發出低沉的轟隆聲。

磨盤的邊緣,每隔十米距離,就有一個小孔。

小孔中不斷有紅色的液體流淌了出來,順着小小的凹紋,在大殿的地面上流淌開來。

整個祭壇,都散發出可怕的死亡和殺戮氣息。

“吱吱吱。”

光醬跳到磨盤祭壇上,看了幾眼,突然發出急促的尖叫聲,渾身的毛髮像是觸電一般豎了起來,叫聲更加急促,指着祭壇最中央一塊圓形的岩石後面,跳了起來。

林北辰心知有異狀,立刻跳躍過去。

一看之下……

“嘔……”

林北辰幾乎就要趴在旁邊的岩石上吐出來。

一陣猶如暈車般的翻江倒海的噁心感,令他幾乎把今天的早點吐出來。

只見在圓形岩石後面,有一個直徑在五米左右的深井。

井中血水翻滾。

令林北辰噁心的原因,是這血水之中,有無數密密麻麻的殘肢斷臂、頭顱碎骨沉浮其中。

林北辰不是沒有見過血,不是沒有上過戰場,不是沒有殺過人——他曾經也屠過北荒山石城,殺過無數人,但像是這口井之中,如此血水翻滾,殘肢斷臂、碎裂頭顱宛如水中樹葉一樣上下翻滾的畫面,卻還是第一次見。

這絕對不是人間畫面。

就算是傳聞之中的煉獄,也不會如此血腥殘忍。

而且,也是在這一瞬間,林北辰明白了這祭壇的作用——

它,真的是個磨盤。

它不斷地轉動,將中央血井之中的殘肢斷臂,送入磨盤之中,一點一點地像是磨面一樣,將人類的肢體磨成爲血泥。

之前在磨盤邊緣孔洞中流淌出來的紅色液體,便是無數人類的屍骨血水磨壓出來‘成品’。這個所謂的祭壇,實際上是生靈磨盤。

林北辰嘔啊嘔啊,終於強行抑制住噁心的狀態。

他舉目罩着周圍看去。

祭壇磨盤的周圍,血水沿着凹槽流淌流淌,就如同墨水在筆跡之中流淌一般,在地下宮闕的地面上,描繪出一個直徑千米的巨大血異邪惡陣法,粘稠的血水流淌之時,相互銜接之間,可以清晰地感覺到,一股淡淡的邪異氣息,生成在地下宮闕空間裡。

林北辰感知着這股力量流淌的動向,逐漸擡頭,看向地下宮闕的頂部。

瞳孔驟然緊縮。

上方又是一個小型聚能陣法。

那些淡淡的邪異能量氣息,朝着這個陣法聚集,然後不知道傳送到了什麼地方去。

“這個祭壇磨盤,是極樂莊園從城中各處抓來的無辜之人,殺死之後,投進這血井之中,磨爲肉泥血泥,利用邪魔陣法, 轉化生靈血肉爲能量,聚集起來,傳送出去……”

“這是傳說之中,邪魔提升能力的方式。”

“難道,這就是白嶔雲實力增長如此迅速的原因嗎?”

“利用這種慘絕人寰的邪惡秘術,已經不僅僅是吞噬血食了。”

林北辰越看,越是心驚。

這是他第一次,見識到天外邪魔的手段。

心驚肉跳之餘,也逐漸明白,爲何凡間的各大勢力、王朝,乃至於平民,都如此憎惡天外邪魔了。

這種手段,當真是天理難容。

絕對是人人見而誅之。

這已經不是拿人類爲獵物。

而是根本不拿人類當生靈。

滅絕人性。

一邊的光醬,也是嚇得瑟瑟發抖,豎起的銀色鼠毛一直都沒有倒回去。

林北辰再仔細看。

以祭壇磨盤爲中心,整個地下宮闕的東、南、西、北,各有四條甬道,其中除了正西方那條甬道,是他和光醬來時的路之外,其他三條甬道,都通往幽深未知之處。

“你,留在這裡,把這祭壇給我砸了。”

林北辰對光醬道。

光醬: ?

爲什麼是我一個人留在這裡?

鼠鼠害怕啊。

但一看林北辰的臉色,立刻就刷刷刷地在寫字板上,寫了一行字——

“好滴,主人,永遠滴神。”

它滿臉堆笑地道。

林北辰轉身就離開了。

光醬看着林北辰的身影,消失在了南向的甬道之中,頓時渾身原本就炸飛的毛,一下子就炸的更洶涌澎湃了。

周圍黑暗幽幽的暗紅色光暈,越看越怕。

空氣裡彷彿是響起了幽魂的嗚嗚嗚的響聲,好像有什麼狗狗祟祟的東西在靠近。

“吱吱吱……”

光醬越看越害怕,當下閉起眼睛,鼓起拳頭,轟隆隆就一陣亂砸。

有着邪異陣法加持祭壇磨盤竟是劈爲堅固,被光醬砸的轟隆隆亂想,左右搖晃,血水飛濺,一時之間,竟是並不倒下。

過了一會兒,就看林北辰面無表情地從南面的甬道之中走出來,掉轉一個方向,走向了北面的甬道之中。

光醬呆呆地看着,也不敢問。

它繼續砸祭壇磨盤。

轟隆隆。

終於砸掉了半邊。

一會兒,林北辰面無表情地從北面的甬道中走出來,進入了東面的甬道之中。

光醬呆呆地看着,也不敢問。

它只好賣力地砸祭壇磨盤。

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林北辰從東面的甬道之中走了出來。

而這時,光醬也終於將祭壇磨盤給砸掉了。

“吱吱吱。”

光醬仰頭,看着林北辰,面帶關切。

林北辰坐在坍塌的祭壇磨盤的岩石上,眼神呆滯。

“主人,沒有找到金幣,玄石和財富?”

光醬看林北辰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於是小心翼翼地在一邊問。

林北辰不說話。

光醬扭扭捏捏地看了一會兒,又問道:“主人,別傷心……”

它自覺掌握了主人的心態,知道是因爲白嶔雲的事情而憂愁,於是刷刷刷地在題字版上寫到——

“知人知面不知心,畫龍畫虎難畫骨。”

它安慰道:“吱吱吱。”

林北辰看都沒有看他。

光醬想了想,又道:“自古紅顏禍水,不如全部殺光。”

這他媽的就已經開始不押韻了。

林北辰看了它一眼,拍了一巴掌,道:“文盲……不會說話就別說。”

光醬嘿嘿笑了笑。

“她已經逃了,主人,不用在意。”

它刷刷刷地寫道。

林北辰搖了搖頭:“不,我有一種預感,她還在城中。”

“主人……您要去找她?”

光醬寫字道。

林北辰點點頭:“一定要找到她。”

他看了看坍塌的祭壇磨盤,看着汩汩流淌着的鮮血和碎骨,以及無辜者的屍體,嘆了一口氣。

光醬低下了頭。

它和白嶔雲有過接觸,對於這個胸部很胖的雌性人類,印象很不錯。

也知道主人的心中,對於這個胸部很胖的雌性人類,有很重要的地位和感情。

如果主人真的就這樣去殺了她的話,以後一定會後悔。

可是,它並不敢左右主人的意志。

因爲主人在它的心目之中,具有神一般的地位。

林北辰擺了擺手,道:“你走吧。”

“主人……”光醬還想要寫什麼。

它最想要知道的,是主人到底在其他三個側殿之中,發現了什麼。

因爲自從三個側殿之中回來之後,表情就變得更加陰鬱,而且身上的殺意也越來越濃烈。

很顯然,那是一些對白嶔雲並不太有利。

它想要再說點什麼。

但看到地下宮闕之中的屍山血海,也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麼長時間以來,它其實是有點兒理解人類的情緒了。

尤其是主人,看起來一切都滿不在乎,但實際上,內心深處,還有非常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

一旦有人真的觸碰到了主人的底線,那就會遭到毫不留情的毀滅。

它只是無法理解,爲什麼兩個本來站在一個陣營,曾經生死相依過,也曾相互成就過的人類,會走到今天這一幕——這樣的事情,在鬼鼠山谷之中,數千只無尾鬼鼠,就不會出現。

“你走吧。”

林北辰雙手撐着下巴,道:“走吧,我要好好靜一靜。”

光醬低頭耷腦,耳朵垂下來,一身銀毛軟塌塌地披在身上,轉身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

林北辰的表情,前所未有的憔悴。

他坐在坍塌的祭壇磨盤最高處,一盤屍山血海之中,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沉思之中。

……

……

隱蔽之地。

鮮血流淌。

白嶔雲捂住左肩的傷口,止不住鮮血流淌出來。

劍之主君的【坐忘一劍斬】殺傷力特殊,一旦中招,短時間之內,很難恢復。

她的面色蒼白。

“爲什麼這麼做?”

白嶔雲眉宇之間,難以掩飾自己的怒意,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極樂仙王】。

【極樂仙王】的屍體,已經在地面上僵硬了,漂浮在白嶔雲身前的,是一個虛幻的魂影。

“小云兒……”

【極樂仙王】的臉上,帶着少見的慈祥和柔和。

“閉嘴。”

白嶔雲怒吼道:“你不配叫這個名字。”

【極樂仙王】魂影的臉上,閃過一抹寵溺的笑,耐心地解釋道:“我知道,你現在特別生氣,我和你姐姐,在極樂莊園之中,做的一切事情,都沒有告訴你,林北辰,也是我們故意利用雲夢人引來的,呵呵,否則,以武紅幾個人的實力,能夠從極樂莊園中跑出去嗎?”

白嶔雲猛地站起來,怒意爆發,肩頭的傷口鮮血涌動,死死地盯着【極樂仙王】的魂影,道:“爲什麼這麼做?”

“因爲……”

【極樂仙王】的魂影笑道:“因爲你喜歡林北辰啊。”

“胡扯。”

白嶔雲怒目而視。

劇烈的情緒,讓她胸膛劇烈地起伏。

“不然的話,你上次,爲何沒有殺他?”

【極樂仙王】的魂影慈祥地笑着,反問道。

“那是因爲,因爲……”

白嶔雲憤怒回擊,但說到後面,卻又說不出來個所以然,幾個‘因爲’之後,她怒道:“就算我喜歡他,又如何?”

【極樂仙王】的魂影,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你不能喜歡這個神眷者,你沒有資格,你忘記了,你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嗎?你忘記了,還有你的族人,在無盡的煎熬之中受苦受難嗎?你有什麼資格去喜歡人?而且還爲了這個人,一次次地犧牲你的族人的利益?”

“你……”

白嶔雲氣的面色煞白,渾身瑟瑟發抖。

【極樂仙王】道:“我和你姐姐,都不能允許你犯這樣的錯誤。”

他嚴肅至極地盯着白嶔雲,道:“小云兒啊,我墟界的公主,最後的希望啊,你不要忘記,墟界一族的血海深仇,不要忘記你的使命啊,一切給你造成羈絆的,一切讓你意志不堅定的,一切讓你猶豫的,都必須被除掉。”

“我本來是想要親手除掉林北辰,誰知道,這個小畜生,實力如此恐怖……”

“不過現在也無所謂,你和林北辰,已經徹底決裂了,無法在挽回……”

【極樂仙王】的魂影臉上浮現出最後的囑託,道:“小云兒啊,重新變得堅定起來吧,不要讓我們白白犧牲,你不能被人類軟弱的感情所迷惑,不能沉浸在這種無用的東西之中……殺了林北辰,除掉你的心靈上的破綻,你要重新變得堅定起來。”

“你……”

白嶔雲一掌拍下去。

但揮到一半,又停止。

眼前這個人,可是曾經教導她,愛戴她,將她當成是親妹妹一樣的族人啊。

而且,他已經死了。

這只是一縷殘魂而已。

自己……又怎麼下得了手。

她手懸在空中,半晌,軟綿綿地垂下去,嚎啕大哭。

哭的撕心裂肺。

她從來沒有這麼哭泣過。

哭的好像是以行走在黑暗之中,根本看不到前路,恐懼至極,悲傷至極,又找不到任何依靠的兒童一樣。

【極樂仙王】的魂影,就這樣靜靜地看着。

然後逐漸暗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白嶔雲緩緩地止住了哭聲。

她在擡頭的那一瞬間,表情和眼神,一下子變了。

那種陰狠,怨毒,以及冰冷,從未在這張臉上出現過。

這一瞬間的白嶔雲,像是完全換做了另外一個人。

一個摒棄了七情六慾,喪失了任何情慾的人。

冰冷的,像是一尊雕像。

-----------------

狀態真的是很不好,一直都在努力調整,想要多寫點,一直憋到現在了。

讓我調整下,這幾天更新量不會太大。

第三百零七章 狩獵的夜梟第二百九十章 五局三勝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生命中的宿敵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一章 我想要回去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我的名字叫王忠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威逼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影響我拔劍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災劫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我一心爲宗門第八百二十四章 帝國震動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八百二十八章,腿擡高點,左右分開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在刮痧嗎第二百七十七章 水中英姿第七百三十一章 孫行者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四百五十五章 白雲千古獨幽幽第六百八十九章 定情信物第一百九十八章 牛刀初試第九百三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一百五十五章 林北辰綠了第六百二十六章 小王爺死了第八百二十章 雙份腦花第四百四十八章 全國直播第五百四十章 我說……跪下!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一千章 放縱不羈愛自由第九百五十七章 第二狀態地六百零五章 王忠又撒幣第八百七十三章 最親密的戰友第四十六章 以德服人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不和你廢話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你爸媽貴姓?第四百九十章 發了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至情之人最無情第三百零四章 變故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搶手的【罪途】第七百七十四章 萬目呆滯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林北辰殺瘋了第九百四十九章 火之熱情第八百三十章 獨行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交易第二百零一章 家庭作業第六百八十九章 定情信物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戰前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六百七十章 小師妹第三百五十一章 感覺人生已經達到了高潮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六百零五章 也包括我臉上的這個嗎?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改造流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是啊,我承認了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沒羞沒臊第九百四十二章 你想透了嗎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神秘人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九百零四章 下手輕點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衆神之母?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客居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五體投地第二百零八章 你能拿我怎麼樣?第八百九十五章 爲什麼拍大腿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七百六十章 你很弱哎第五百三十三章 離開宣言第三十五章 我變聰明瞭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他成功了?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配嗎?第二十二章 破紀錄的成績第三百三十六章 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第一百一十章 以德服人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我悟了第三百一十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比硬度?第六百二十一章 欺軟怕硬?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天刀無敵第五百四十章 我說……跪下!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五百六十七章 你知道的太多了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秦主祭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和我搶寶座嗎?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天狼王刀吾名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敵寇盡低頭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逆天外掛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姦情第一百五十三章 水環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第八百零六章 我不愛玄石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有可能存在的危機第八百三十五章 別說話,張嘴
第三百零七章 狩獵的夜梟第二百九十章 五局三勝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生命中的宿敵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一章 我想要回去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我的名字叫王忠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威逼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影響我拔劍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災劫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我一心爲宗門第八百二十四章 帝國震動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八百二十八章,腿擡高點,左右分開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在刮痧嗎第二百七十七章 水中英姿第七百三十一章 孫行者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四百五十五章 白雲千古獨幽幽第六百八十九章 定情信物第一百九十八章 牛刀初試第九百三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一百五十五章 林北辰綠了第六百二十六章 小王爺死了第八百二十章 雙份腦花第四百四十八章 全國直播第五百四十章 我說……跪下!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一千章 放縱不羈愛自由第九百五十七章 第二狀態地六百零五章 王忠又撒幣第八百七十三章 最親密的戰友第四十六章 以德服人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不和你廢話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你爸媽貴姓?第四百九十章 發了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至情之人最無情第三百零四章 變故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搶手的【罪途】第七百七十四章 萬目呆滯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林北辰殺瘋了第九百四十九章 火之熱情第八百三十章 獨行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交易第二百零一章 家庭作業第六百八十九章 定情信物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戰前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六百七十章 小師妹第三百五十一章 感覺人生已經達到了高潮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六百零五章 也包括我臉上的這個嗎?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改造流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是啊,我承認了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沒羞沒臊第九百四十二章 你想透了嗎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神秘人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九百零四章 下手輕點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衆神之母?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客居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五體投地第二百零八章 你能拿我怎麼樣?第八百九十五章 爲什麼拍大腿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七百六十章 你很弱哎第五百三十三章 離開宣言第三十五章 我變聰明瞭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他成功了?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配嗎?第二十二章 破紀錄的成績第三百三十六章 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第一百一十章 以德服人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我悟了第三百一十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比硬度?第六百二十一章 欺軟怕硬?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天刀無敵第五百四十章 我說……跪下!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九百一十七章 鑄劍第五百六十七章 你知道的太多了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秦主祭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和我搶寶座嗎?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天狼王刀吾名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敵寇盡低頭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逆天外掛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姦情第一百五十三章 水環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第八百零六章 我不愛玄石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有可能存在的危機第八百三十五章 別說話,張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