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喝酒壓壓驚

急促刺耳的警報聲,一下子令整個朝暉城中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難以形容的緊張。

已經有十五年,第五城區的警報未曾響起過了。

十五年之前第五城區響起警報的那次,還是因爲有天外邪魔席捲獸潮,從地下鑽出,繞過重重城牆,直接進攻省主府,朝暉城震動,雖然最後邪魔被擊殺,獸潮被擊退,但中央第五城區也被大面積毀壞,省主親衛死傷不少,省主大怒,處罰了一大批防衛不利的人員,然後親自組建了之後人人聞風喪當的灰鷹衛。

十五年之後,警報再度響起。

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道又是邪魔進攻?

一下子,無數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但奇怪的是,這一次,第五城區的警報聲才響了六次,卻突然就停止。

接着有消息傳出,乃是因爲有喝醉了的灰鷹衛誤觸警報,才導致了一場虛驚。

而犯錯的灰鷹衛,已經被打入監牢了。

各個城區的人們,才鬆了一口氣。

“那個該死的灰鷹衛,真的是該千刀萬剮,竟然犯下這種錯誤。”

“是啊,老子的魂都快嚇飛了,還以爲是海族攻入了。”

“多事之秋啊。”

城中各處,議論紛紛。

同一時間。

監牢中。

“我沒有誤觸,我沒有誤觸啊,我是冤枉的……啊。”

替罪羊灰鷹衛被打的渾身皮開肉綻,淒厲地吼叫,道:“啊啊,我真的是倒黴啊,我就說,爲什麼今天隱約感覺到了兩道風從頭頂上飛過,原來註定我今天倒黴啊,我真的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啊……”

旁邊另外一個灰鷹衛,也被掛在刑架上,有氣無力地道:“你是腦殘嗎?這個時候,誰還在乎你是不是冤枉啊,老子真的是被你這個腦殘害慘了,竟然和你一起值班,被你拖下水……來人啊,我舉報,我要舉報,是這個混蛋把重犯放走了,他是個腦殘……”

中央高塔中。

“廢物,一羣廢物。”

肉球肥豬一樣的樑遠道亦發出了憤怒的咆哮聲:“一個活生生的人,怎麼會突然之間消失了?”

十幾個宦官,瑟瑟發抖地跪在地上,如喪考妣,不敢言語。

“笑笑,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樑遠道的聲音,逐漸平靜了下來。

宦官笑笑連忙往前爬了幾步,臉上擠出諂媚的笑,道:“主人,奴才已經拷問了所有的監牢守衛,也調閱了留影陣中的圖像,這件事情,的確非常詭異,從留影陣所截取的影像來看,七皇子原本在牢房石壁上作畫,剛畫完,牢門就無聲無息地開啓了,接着七皇子整個人突然一軟,接着就像是一縷風一樣,消失在了牢房裡……主人,這是留影石。”

“打開。”

樑遠道眼睛眯成了一條肉.縫。

宦官笑笑連忙催動留影石。

當時牢房之中的畫面,被投影出來。

樑遠道看完畫面,心中也浮現起一層驚異。

這件事情,太詭異了。

就算是高勝寒,也不可能這樣悄無聲息地進入自己的堡壘,用這種方式,將人救出去。

二級天人做不到這種事情。

需得是一位精通玄紋陣法的三級天人,經過周密的計劃,纔有可能做到。

而如今的北海帝國皇室之中,就有這樣一位三級天人供奉‘白夜行’。

難道是此人,進入堡壘,救走了七皇子?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接下來,帝國皇室只怕是要發動凌厲的懲罰了。

畢竟囚禁皇子,相當於謀反。

如今七皇子不在自己的手中,對方不再投鼠忌器,正面強攻之下,自己縱然是……只怕是也難以抵擋兩位天人境強者的圍攻。

大意了啊。

“主人,此事……會不會與那林北辰有關?”

宦官笑笑猶豫着提醒,道:“這個小雜碎,囂張的很,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不但是他,就連他那個馬車伕,都囂張到了極點,殺了陸拾柒號和他的隊員,還埋屍在大龍樓外……這個小雜碎,有些特殊的手段,也許就是他在報復。”

樑遠道目光幽深,仔細思忖之後,斷然搖頭,道:“絕無可能,林北辰是有點兒小聰明,但我觀其真正的修爲,也不過才大武師巔峰而已,距離武道宗師級的修爲,有有一段距離,何況是天人……外面的傳聞,有言過其實之處,還有,姓戴的那頭肉豬,還在監牢中,如果是林北辰,何以不救他,反而是就走了七皇子?”

宦官笑笑一想,這倒也是。

“姓林的肉豬,是個腦殘。”

樑遠道聲音帶着肥肉亂顫的輕響,道:“誰要是相信這個腦殘能把七皇子救走,那可以說是比腦殘還腦殘。”

“主人英明。”

宦官笑笑連忙奉承道。

其他宦官也連忙瑟瑟發抖地跟着一起奉承。

樑遠道頓了頓,道:“傳令,立刻開啓所有的陣法,令堡壘之外的灰鷹衛全部都中止正在執行的任務,立刻撤回來,發放武器和甲冑,進入戰鬥狀態,頒佈口令,嚴查有可能混入的奸細,一經發現,不問緣由,格殺勿論。”

“是,主人。”

宦官們紛紛大聲應命。

宦官笑笑想起了什麼,遲疑地道:“那子木少爺那邊……”

樑遠道不假思索地道:“暫時不用盯了,讓那個小傢伙,自由折騰吧,我倒是想要看看,他能給我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話音落下,樑遠道又想起了什麼,道:“對了,將定罪的那兩個灰鷹衛,也釋放了吧,令他們戴罪立功。”

宦官笑笑一怔。

主人竟然突發善心?

這可是千載難逢破天荒的事情。

“是,主人英明。”

他不敢有絲毫的質疑,立刻轉身去辦。

高塔房間中,只剩下了樑遠道一個人。

他靜靜的坐在小牀一樣的椅子上,表情顯得有些急躁。

七皇子被救走是意外之變,一下子打亂了他的步驟。

消息到底是怎麼泄露的呢?

自己算計七皇子的過程,絕對是天衣無縫,否則也不可能成功。

但爲何皇室竟然最終還是得到了消息,成功地將七皇子救了出去。

想着想着,他的表情,逐漸變得猙獰了起來。

“來吧,呵呵,北海皇室,夕陽餘暉而已,已經是日薄西山,我就不信,你李氏捨得在這朝暉城中,拼掉兩個天人……”

……

……

雲夢營地。

“啊哈,七皇子殿下,您終於醒了,感覺怎麼樣?”

林北辰湊在牀邊,笑的那叫一個溫暖純真。

七皇子恢復神智,嗖地一下子,從牀上跳起來,一眼看到林北辰,頓時愣住,歪着腦袋道:“你怎麼會在牢……不對,這是哪裡?我……”

林北辰立刻道:“哈哈哈,殿下勿要害怕,你安全了,你得救了。”

七皇子歪着腦袋,道:“林北辰,你……是你救了我?”

林北辰連連點頭:“可不是嘛,哈哈,殿下,你也不用太感激我,隨便賜我一個親王啊,再賞個幾千萬的金幣什麼的,就可以了,我這個人,要求很低……咦?殿下,你這脖子是怎麼了?爲什麼說話老是歪着頭啊?”

七皇子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發出咔嚓一聲,道:“哎呀,好像是裡面有骨頭碎了,壞了,脖子回不過來了……我怎麼記得在牢房中的時候,好像是有人打了我一悶棍呢……”

蛤?

脖子歪了?

這……

我當時手刀是不是用太大勁了?

林北辰心裡一個寒顫,連忙道:“哎呀,都怪那隻小老虎,我都說了,輕一點輕一點,結果那個小畜生一爪子就拍在了你的脖子上……回頭我宰了他吃雲夢烤老虎……”

營地裡,因爲立下功勞而得到了一個海神八爪魚乾,正在大快朵頤的小老虎,突然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

帳篷裡,七皇子聞言,連忙道:“不不不,能救本王出來,已經是救命之恩了,我豈可恩將仇報……唉,是你們救我出來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北辰於是將事情的經過,大概說了一遍。

當然,其中增添了很多演義和文學藝術加工成分。

七皇子緊緊地握着林北辰的手,道:“原來是北辰小兄弟你,得到了劍之主君冕下的託夢,才知道我被囚禁在監牢,冒死帶人在第五城區殺了個七進七出,砍捲了十把青鳥劍,殺的屍橫遍野,打的樑遠道抱頭鼠竄,才救我出來……林兄弟,你的傷勢怎麼樣了?”

林北辰謙虛地一笑,道:“殿下放心,我恢復能力比較強。”

頓了頓,又道:“殿下,您是怎麼被關押在那個地方的?”

“唉,說來話長,戰爭初期,我奉父皇之名,前來朝暉城督戰,本來一切順利,誰知道樑遠道這個亂臣賊子,竟然假傳聖旨,將我調離朝暉城,在返京的路上,暗算本王,將我擒到監牢之中……”

說起這件事情,歪脖七皇子不由得怒目圓睜,將以前的事情,簡述了一遍。

林北辰也沒有細問。

他道:“這個樑遠道,竟敢對皇子殿下你出手,不知道您是我林北辰最佩服和親近的人嗎?簡直是罪無可恕,該千刀萬剮,殺一萬次……呵呵,殿下,我有一個不成熟的建議,不如我們這就去見老高,將樑遠道的罪行,昭之於衆,然後聯合老高出手,將樑遠道直接斬殺,爲殿下您報仇雪恨。”

七皇子歪着脖子搖頭,道:“不可。”

“嗯?”

林北辰一愣,道:“爲何?”

旋即又恍然大悟一般地道:“難道殿下是怕導致朝暉城內亂,被海族趁機攻破城池嗎?啊,殿下真的是心懷大義,胸襟寬廣,氣象格局,非常人所能想象,不愧是身體裡流淌着皇室血脈的男人,聽說皇室男人,講究的是有恩必報,那我救出殿下這件事情……”

七皇子啞然失笑。

如果不是他對林北辰頗爲了解,一定會以爲這是一個佞臣。

шшш⊕тTk án⊕C〇

哪有正人君子是他這幅口吻的?

但這孩子遭遇了家族大變,又有腦疾,所以說話做事,有些偏頗,完全可以理解。

“高勝寒此人,立場不定,與我四哥走的很近。”

七皇子歪着脖子,表情沉鬱地道:“我被樑遠道算計之事,背後只怕是有高勝寒的影子,就算他和樑遠道不是同夥,卻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我若是去找他,只怕是下場難料,而且,一旦高勝寒貼了心,要爲四哥除掉我的話,那你也會被連累,整個雲夢營地,都將被捲入無妄之災。”

他說這樣的話,明顯是拿林北辰當心腹了。

然而展現出露的林心腹,卻是一陣陣的腦瓜子發麻。

感情救出來一個皇子,暫時非但撈不到好處,還等於是抱了一個炸藥桶在懷裡。

七皇子混得有點慘啊。

怪不得脖子歪了。

“那殿下有什麼打算?”

林北辰試着問道。

七皇子略微思忖,道:“我要想辦法回帝都,把這裡發生的一切,告訴父皇……”

林北辰道:“可是如今海族圍城,水泄不通,殿下想要出城,都有困難,此去帝都,一路上危險重重,沒有高手保護的話,只怕是很難活着回去,那樑遠道一定會派遣重兵,各路殺手,前去圍殺殿下的。”

七皇子道:“你說的不錯,所以我要躲起來暫避風頭,同時暗中招募高手護衛,等到局勢稍微平復一點,再想辦法出城。”

林北辰一聽,好像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林兄弟,我與你一見如故,覺得咱們就和親兄弟一樣,這次你又救了我,這樣的恩德,我以後一定會報答你的。”

七皇子歪着脖子,非常熱情地表達自己對於林北辰的感激之情。

林北辰隱約覺得,好像是哪裡不太對。

果然誇了幾句之後,七皇子就委婉地提出了借錢的要求。

“林兄弟,我一百萬我不白白借你,等我回到帝都,恢復了力量,一定會加倍償還你。”

皇子殿下歪着腦袋,說的非常誠懇。

林北辰聽了想罵娘。

竟然還有人想從我的手中借錢?

還想要從鐵公雞身上拔毛?

你的良心大大的壞了。

林北辰猶豫了一下,道:“殿下,原來你也有這種感覺,我也一直都覺得,和殿下宛如異父異母的兄弟一般,有一句老話說得好,親兄弟明算賬,非常有道理,既然殿下要借錢,那好說,這樣吧,你寫個借條,本金利息都寫清楚,嗯……既然是親兄弟,那利息就少算一點吧,一口價,一個月十萬金幣利息,你看如何?”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不會飛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比硬度?第八百六十八章 現在到我的輪次了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五十章 雙面人格第二百四十六章 我成功了?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本卷終章第八百九十六章 誰拱了誰?第三百七十一章 墓碑鍍金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反派死於話多?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戰爭之血第六十一章 綁票是吧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第八十四章 同道中人?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九百一十九章 女人只會影響拔劍的速度第六十九章 你很行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是嗎?我不信第六章 不可思議的功能第七百一十八章 不服砍我渣渣輝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雙槍會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四百九十二章 變態的催熟技能第二百五十四章 感動早了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四百一十九章 時代要變了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鑽天人第八百六十七章 別怕,我是好人第七百三十二章、又來一個?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逆天外掛一百七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洗腦了?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回家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鐵劍骨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八百一十四章 手語天才和睿智長老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這次不是故意皮第八百二十九章 提前完成第三百五十六章 雲夢城要變天?第四百六十一章 銀熊崽子第二百零八章 你能拿我怎麼樣?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我最恨兩種人第四百七十三章 神像復活第七百六十章 你很弱哎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黃金之舟第四章、教習,我想修煉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被家暴了第八百七十六章 今天你就見到了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的內心裡,果然是關心我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衆神之父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原來你在這裡第五十章 雙面人格第八百八十五章 沒有什麼分別第四百二十章 看我給你表演個打手槍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殺神降臨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個帽子引發的血案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銀靈神力第三百一十八章 老母豬戴胸罩第一千五百二十七 星河之戰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林北辰掀桌子了第九百二十九章 你看我X嗎?第九百五十章 巨劍野人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配嗎?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牀共枕第一千零五十章 面具之下第四百零二章 陰陽臉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第一千零二章 傳承歸屬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埋下一罈酒,留住一個人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反轉了?第七百五十二章 你是一個北海人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眷者?第八百六十二章 兩神對面第八百九十四章 長的很好聽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是講道理的人嗎第九百九十七章 狩獵,正式開始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狠狠打你屁股第六百四十三章 心碎的聲音第三十八章 戰木心月(2)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五百五十五章 這個問題問得好第十六章 我最喜歡踩天才第六百四十一章 吐得乾乾淨淨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淨世妖蟬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天刀之名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死於複姓第六百四十五章一個盒子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失了智?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衆神之母?第三百七十二章 萬物,皆有靈第三百八十一章 我攤牌了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讓你活着走不出大殿第一百章 卑鄙無恥林北辰第七百七十六章 絕對實力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不會飛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比硬度?第八百六十八章 現在到我的輪次了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五十章 雙面人格第二百四十六章 我成功了?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本卷終章第八百九十六章 誰拱了誰?第三百七十一章 墓碑鍍金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反派死於話多?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戰爭之血第六十一章 綁票是吧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第八十四章 同道中人?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九百一十九章 女人只會影響拔劍的速度第六十九章 你很行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是嗎?我不信第六章 不可思議的功能第七百一十八章 不服砍我渣渣輝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雙槍會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四百九十二章 變態的催熟技能第二百五十四章 感動早了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四百一十九章 時代要變了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鑽天人第八百六十七章 別怕,我是好人第七百三十二章、又來一個?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逆天外掛一百七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洗腦了?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回家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鐵劍骨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八百一十四章 手語天才和睿智長老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這次不是故意皮第八百二十九章 提前完成第三百五十六章 雲夢城要變天?第四百六十一章 銀熊崽子第二百零八章 你能拿我怎麼樣?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我最恨兩種人第四百七十三章 神像復活第七百六十章 你很弱哎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黃金之舟第四章、教習,我想修煉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被家暴了第八百七十六章 今天你就見到了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的內心裡,果然是關心我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衆神之父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原來你在這裡第五十章 雙面人格第八百八十五章 沒有什麼分別第四百二十章 看我給你表演個打手槍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殺神降臨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個帽子引發的血案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銀靈神力第三百一十八章 老母豬戴胸罩第一千五百二十七 星河之戰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林北辰掀桌子了第九百二十九章 你看我X嗎?第九百五十章 巨劍野人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配嗎?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牀共枕第一千零五十章 面具之下第四百零二章 陰陽臉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第一千零二章 傳承歸屬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埋下一罈酒,留住一個人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反轉了?第七百五十二章 你是一個北海人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眷者?第八百六十二章 兩神對面第八百九十四章 長的很好聽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是講道理的人嗎第九百九十七章 狩獵,正式開始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狠狠打你屁股第六百四十三章 心碎的聲音第三十八章 戰木心月(2)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五百五十五章 這個問題問得好第十六章 我最喜歡踩天才第六百四十一章 吐得乾乾淨淨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淨世妖蟬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天刀之名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死於複姓第六百四十五章一個盒子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失了智?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衆神之母?第三百七十二章 萬物,皆有靈第三百八十一章 我攤牌了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讓你活着走不出大殿第一百章 卑鄙無恥林北辰第七百七十六章 絕對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