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六個鮮紅感嘆號

攔住嶽紅香的年輕男子,叫做樑子木。

朝暉城皇家中級學院三年級的‘天才學員’。

也是朝暉城青少年玄紋協會的副會長。

於玄紋一途,非常有造詣。

而且家世非凡——其父便是朝暉城之主,風語行省掌控者省主大人。

英俊的外貌,天才的資質,以及首屈一指的家世。

讓樑子木在同齡人之中,幾乎是所向披靡,不論是裝逼,還是泡妞,幾乎一直都是手到擒來,無往不勝。

前幾日參加了青少年玄紋協會的活動,樑子木見到了嶽紅香,立刻就被吸引了。

他不是沒有見過比嶽紅香更豔麗更漂亮、比嶽紅香更高貴更優雅,比嶽紅香更天賦卓絕的女孩子,但不知道爲什麼,這個半張臉用銀色面具遮住,渾身上下充滿了古典神秘氣息的,總是優雅而又認真的表情,讓樑子木覺得自己似乎是找到了真愛。

就連嶽紅香那一身簡簡單單有些寒酸的學員服,在樑子木的眼中,都比貴族少女身上數百數千金的禮服要耀眼無數倍。

樑子木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了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靈魂伴侶。

於是,在那次活動結束之後,他立刻就和自己十幾個女朋友分手,然後決定洗心革面,追求嶽紅香。

但本以爲無往不利的追求,卻是屢屢碰壁吃癟。

這是他自從泡妞以來,第一次遇到的情況。

嶽紅香越是敬而遠之,他就越是心中炙熱。

今日是他第二十一次表白。

樑子木相信,以自己的優秀,英俊和家世,只要持之以恆,表現出足夠的誠意,就一定可以打動這個出身貧民家庭的小姑娘。

“哇,好浪漫。”

“是樑公子……”

“能夠成爲樑公子的女朋友,真的是做夢都會笑醒的事情吧。”

周圍學員們議論紛紛。

尤其是一些女學員,更是掩飾不住自己眼中羨慕嫉妒的眼神。

嶽紅香微微蹙眉。

樑子木的熱情,讓她感覺到煩躁。

雖然這樣的事情,自從她來到朝暉城之後,就遇到過不少,一些好事者更是將她冠以‘帶着神秘面具的玄紋女神’稱號,但之前的大多數追求者,被她拒絕兩三次之後,基本上就都死心了,沒有一個像是樑子木這樣,三番五次,撞破南牆不回頭的死纏爛打。

“你喜歡我什麼?”

嶽紅香擡頭看着樑子木。

這個年輕人也許很優秀,也許是很多女孩子心中的最佳伴侶人選。

如果自己還是當初那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有可能也會對這樣的人,產生好感。

但是,現在不同了。

見過了大海的波瀾壯闊,又怎麼可能爲小水窪的一絲波瀾而心動?

“嶽同學,你一切,我都喜歡。”

終於得到了迴應的樑子木,放下自己身爲貴胄子弟的驕傲,喜出望外地道:“我願意爲你放下一切,只要是你喜歡的,我都願意做,我可以接受你的一切……”

“是嗎?”

嶽紅香打斷他。

她緩緩地揭下臉上的面具,神色淡然地道:“也包括這個嗎?”

冬日微薄的陽光下,嶽紅香左面的半張臉上,兩道交錯的粗重疤痕,就如兩條猙獰醜陋的蜈蚣一樣,覆蓋了整個臉頰和額角,在右面半張毫無瑕疵、白皙如玉的清麗臉盤的對比之下,簡直就像是摩羅夜叉之面一樣,令人望而生畏,多看一眼都好像是要墜入噩夢之中一樣。

周圍一片驚呼之聲。

許多學員看到這一幕,頓時都失聲驚呼。

尤其是那些男學員們,嚇得一個個踉蹌後退,眼中浮現出驚駭之色。

而女學員們在驚呼之餘,眼中的羨慕嫉妒神色瞬間消散,有的浮現出幸災樂禍之色,也有的露出同情的表情。

“我的這半張臉,你也能接受嗎?”

嶽紅香面色坦然,神色平靜地看着樑子木。

樑子木陷入了徹徹底底的呆滯。

他只覺得自己的腦海之中,一片空白。

怎麼會這樣?

這麼清雅出塵的女子,神秘面具之下的半張臉,怎麼會如此猙獰醜陋?

在她的身上,到底發生過什麼?

他鼓起勇氣,定睛又看了看嶽紅香的左半張臉。

饒是有了一些心理準備,但在這一瞬間,依舊差點兒嘔吐出來。

實在是太可怕,太醜陋,太猙獰,太嚇人了。

多看一眼,白天都會吃不下去飯,晚上都會做噩夢。

“我……我……”

樑子木完全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向來口才極佳的他,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了。

在追求嶽紅香的道路上,他預想了一千種一萬種的困難和變故,但就是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

嶽紅香沒有再說什麼。

她看着樑子木失魂落魄的表情,看着周圍人眼眸之中的震驚和異樣,淡淡地笑了笑。

在擡手將半張面具朝着臉上覆蓋去的瞬間,突然心中一動。

既然都這樣了,爲何還要戴着這張自欺欺人的面具呢?

她手腕一抖。

一抹玄氣流轉而過。

銀色的面具被震爲齏粉。

從今以後,再也不需要面具了。

她笑了笑,轉身離開。

在這一刻,嶽紅香突然有一種放下了身上一直揹負着的萬斤重擔的感覺,覺得前所未有的輕鬆。

唯一可惜的是……

那張面具,是他送的。

竟然給毀掉了。應該留下來當做是紀念的。

畢竟他已經走得越來越快,站的越來越高,自己完全無法跟得上他的腳步,已經無法和他肩並肩了。

自己心中那份奢望,好像也應該永遠都藏在心底了吧。

一抹遺憾,填滿了心湖。

“請問,是嶽紅香同學嗎?”

有人攔在了前面。

嶽紅香收回心神,擡頭看時。

卻見是兩個自己從未見過的陌生中年人,身穿一模一樣的灰袍,白面無鬚,表情冰冷,明明是活人,卻給人一種不陰不陽的死人般的感覺。

兩人的身上流露出一種隱蔽的危險氣息。

“你們是什麼人?”

嶽紅香警惕地道。

其中一個灰衣人擡手,出示了一面行政廳的令牌,道:“奉謝廳長之名,請嶽同學抽出時間去一次,關於前廳長笑忘書大人之死,還有一些細節,需要質詢和補充。”

嶽紅香心中略略一鬆。

雖然這兩個人他從未見過,但行政廳的玄紋令牌,確很熟悉,絕對做不了假。

“請。”

她表示服從。

遠處。

失魂落魄的樑子木,跌跌撞撞地走來。

他看到了這一幕。

“嗯,那不是父親身邊的灰鷹衛嗎?”

樑子木看到那兩個灰衣人,猛然一驚,整個人清醒了一些。

灰鷹衛是父親的心腹,是一羣秘密培養出來的殺戮機器,從小就被閹割掉,成爲了太監,無慾無求,殘忍冷血,是一羣行走在陰影之中的殺手和刺客。

父親有很多見不得人的事情,都是灰鷹衛暗中秘密.處理。

自己那個瘋狂病態的父親,到底有多殘忍,樑子木心中非常清楚。

清楚到很多次午夜夢迴,夢到父親做的那些事情,他都會嚇得渾身冷汗驚醒嚎啕大哭的程度。

而灰鷹衛會不折不扣地執行父親的命令。

父親的雙手到底有多麼血腥,這些灰鷹衛就會有多麼殘忍。

即便是樑子木等城主的子嗣,也都不願意和這些陰影中的儈子手有過多的接觸。

“灰鷹衛爲什麼會找嶽同學?”

樑子木心中頓時大疑。

不行。

這件事情,必須調查清楚。

樑子木剛纔被嶽紅香的半張臉嚇得思維混亂,此時竟是迅速清醒了過來。

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也並不是完全無法接受半張臉被毀容的嶽紅香。

因爲在看到她被灰鷹衛帶走的瞬間,他根本無法遏制自己衝上去救人的衝動。

一想到,嶽紅香有可能被自己那個變態血腥的父親盯上,會被用各種殘忍陰毒的酷刑折磨和殺戮,樑子木一下子就有一種窒息般的感覺。

我是喜歡她的。

我是真的喜歡她的。

我不能放棄她。

樑子木突然徹徹底底的明白了自己的心,也變得前所未有的勇敢。

他連忙追了下去。

……

……

鐫刻着一隻肥胖無尾鬼鼠的標誌的馬車,噠噠噠地行駛在街道上。

林北辰坐在車廂裡,手指輕輕地敲打着扶手。

以前並沒有和省主樑遠道打過交道,甚至都不知道這個看起來肥豬一樣的傢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讓林北辰有點兒難以制定應對計劃。

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一點是,樑遠道的修爲,絕對沒有臻致天人。

最多最多,是劍道大宗師。

這個實力範圍,目前是林北辰可以與之周旋的範疇之內。

林北辰已經給劍雪無名發了好幾天微信,都沒有得到回覆。

這個狗女神也不知道又幹什麼去了。

關鍵時刻再度掉鏈子。

如果到時候,真的和樑遠道撕破臉的話,沒有劍之主君撐腰,局面會困難很多。

不過,林北辰還有後手。

他仔細思考,眼神逐漸堅定了起來。

不管如何,都一定要救出戴大哥。

好兄弟,講義氣。

這並不是一句空話。

“希望這個姓樑的,不要太過分,否則的話,等到老子學校建好,就第一個拿你開刀。”

林大少在心中發狠。

他開始閉目養神。

掌心中握着玄石,開始爭分奪秒地配合【死神手機】來修煉。

半個時辰之後。

馬車緩緩地停了下來。

“少爺,到了。”

龔工的聲音響起。

林北辰從車廂中走出來。

眼前是一個盤踞在半山腰的大龍形狀的六層樓宇。

紅磚碧瓦,飛檐畫棟,造型奇特中,極富視覺衝擊力。

明顯是一棟不計建造成本,特意爲了這奇特的外形而建造起來的建築。

林北辰可以斷言,建造這種造型樓宇的主,不是腦子被驢踢了,就是錢多的沒有地方燒。

傳聞中的大龍樓。

令很多朝暉城中的貴族們,又嚮往,又懼怕的建築。

這是省主樑遠道的產業。

樑遠道平日裡接見臣屬,就在這棟建築中。

有人戰戰兢兢面如死灰地走進大龍樓,卻帶着狂喜走出來,一步青雲,從此飛黃騰達,權財在手。

也有人信心滿滿笑容難掩地走進大龍樓,卻從變成了一句血肉模糊的屍體被丟在了後山溝,或者是此再也沒有出來過,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是吉是兇,只有在你進入這棟建築,見到那個掌控着風雨行省所有人命運的胖子的時候,纔會揭曉。

大龍樓周圍一里之內,都是丘陵樹木林海。

而大樓前,則站着十幾個身穿灰袍的中年人,早就在等待着林北辰的到來。

他們的表情,冰冷而又呆板,看着別人的眼神,陰森冰冷,就像是看着被擺在了案板上的死肉。

“請。”

一位衣袖大臂位置上有三道槓的灰衣人站在大龍樓的龍口大門位置,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林北辰和龔工一前一後,朝着大門走去。

“且慢。”

三道槓灰衣人道:“只有林北辰一個人允許進去。”

龔工微微皺眉:“我是公子的貼身侍衛,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陪在公子身邊。”

三道槓灰衣人眼中閃過一絲冰冷的嘲諷:“除非你想死。”

“你……”

龔工眉宇之間閃過一絲怒色。

林北辰拍了拍這個忠心耿耿的地中海髮型大漢的肩膀。

“在外面等我。”

他將WIFI手機熱點打開,連接了龔工的信號,然後將一隻【雪域之鷹】交到了他的手中。

作爲林北辰如今最爲信任的貼身近衛,安裝着天馬流星臂的龔工,早就被林北辰普及了【雪域之鷹】這種神器的使用方法,並且也熟練地掌握了這種【單手劍印】之器的使用方法。

在沒有【雪域之鷹】的前提下,龔工使用【天馬流星臂】的戰力,堪比半步武道宗師。

如果有【雪域之鷹】配合的話,三級武道宗師之下,一對一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自己小心。”

林北辰大有深意地道:“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忍。”

龔工肅穆地道:“是,公子。”

然後退回到了馬車前面,垂首肅立,如一尊石雕一般安靜地等待。

三道槓灰衣人目光盯着龔工,咧嘴笑了笑,好像是嗜血的禿鷲看到了一塊即將腐爛的肉,笑容中帶着一絲血腥氣息。

林北辰朝着龍口大門走去。

走了兩步,他突然停下來,扭頭看了一眼三道槓灰衣人,道:“你剛纔在笑什麼?”

三道槓灰衣人一怔,旋即嘴角微微翹起:“在笑一個蠢貨。”

“哦。”

林北辰點了點頭。

啪。

他擡手一個巴掌抽出。

三道槓灰衣人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抽的七百二十度轉體外加後空翻三百六十度,狠狠地撞在了樓壁上,半張臉都被抽爛了。

其他灰衣人見狀,頓時嗖嗖嗖飛射圍過來。

三道槓灰衣人卻緩緩地從地上爬起來,擺手制止。

“爲什麼打我?”

他舔了舔嘴角的鮮血,雙眸通紅,眼神怨毒的像是一頭被激怒了的野獸。

林北辰掏出白色手帕,擦了擦打人的那隻手,淡淡地道:“看你不順眼。”

三道槓灰衣人冷笑:“你是第一個敢在大龍樓門口鬧事的人。”

“是嗎?這算什麼,別說是打你這條不陰不陽的老狗,就算是拆掉這棟腦殘建築,我也敢,你信不信?”

林北辰眯着眼睛,道:“你要不要試試?”

三道槓中年人沉默了。

片刻,他臉上所有怨毒和陰冷嘲諷的表情,消失的無影無蹤。

“請。”

他做了一個請進樓的手勢。

林北辰惋惜地嘆了一口氣,然後擡手戴上了墨鏡,點燃一支【芙蓉王】,朝着大樓裡走去。

迎面而來的黑暗,濃郁的彷彿是閻魔之息,要將人吞沒。

好在有墨鏡,黑暗之中視線可見物,且感觀敏銳度增加。

大龍樓內部的構造很奇怪。

就好像是走在了一條死去的龍屍的腸子中一樣,環曲旋轉,一路有臺階向上。

片刻後,到了頂樓。

一間沒有門的敞開房間裡,光線昏暗。

熱氣騰騰。

一張巨大的桌子,上面擺着蒸屜。

白色的熱氣從蒸屜之中冒出來,帶着奇異的香味。

大桌的後面,坐着一個彷彿是小肉山一樣的中年胖子。

他的栗色的長髮凌亂,只披着一件寬鬆的睡衣,眼睛口鼻五官像是要被臉上的肥肉淹沒一樣,尤其是在白色的蒸汽的掩印之下,乍一看就好像是一頭豬妖坐在吃人的山洞裡一樣。

這,便是風語行省的省主樑遠道。

“呵呵,林北辰,林大少……”

看到林北辰出現的瞬間,樑遠道大笑着招手。

林北辰緩緩地走進房間。

轟隆隆——!

房間的石門緩緩地閉合。

房間裡的關心更加昏暗了。

“坐。”

樑遠道指了指對面的椅子。

林北辰伸手在椅子上輕輕一摸,然後緩緩地坐了下來。

他依舊戴着眼鏡。

“爲什麼遮住眼睛?”

樑遠道打量着林北辰,目光落在墨鏡上,臉上的肥肉亂顫了起來,道:“這可不是一個好像想啊,你知道嗎?曾經有一個叫做李風行的傢伙,是來自於帝國都城的特使,到了大龍樓,見到了我之後,覺得我長得醜,像是一頭豬……呵呵,後來他就被去毛剝皮,擺在蒸屜裡,被活活蒸熟了。”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抽風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這是逼我的……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林北辰的警告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劍定勝負第十五章 我叫吳笑方第一百四十章 鷹燕雙飛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少爺,我想死你了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大陸有史最強之力第五十五章 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條有味道的狀態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七百一十九章,重新投入使用的手機第八百三十九章 最後幾天第六百零六章 六個鮮紅感嘆號第六章 不可思議的功能第八百五十七章 少爺最帥了第四百九十二章 變態的催熟技能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一槍奪魄林倩倩第一百九十二章 到手的獎金飛走了第一百八十章 衆人的震驚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一百八十章 衆人的震驚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竹院幫再聚第一百一十二章 量子波動速讀法第二百章 好吃嗎?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三百四十四章 林北辰快走第三百章 這也許就是人生第十九章 又提前交卷?第六百九十八章 這份聖旨,我來接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巨手第四百零七章 劍十七第一百一十九章 隱藏殺招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藍極鉅變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我的名字叫王忠第五百零三章 有兩把槍的男人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我是一個廢物?第九百五十五章 卡BUG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假手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清沒了?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四百五十七章 讓戰鬥來揭曉一切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可怕的忠誠度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沒邊了第八百七十二章 新任教皇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一百一十六章 毀劍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反派死於話多?第二百零一章 家庭作業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讓你活着走不出大殿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名號太嚇人了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和棋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神界的變故第八百七十三章 最親密的戰友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劍雪無名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弱者的守護神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九百八十四章 老鐵,這劍你丟的?第二百五十六章 特招第一百一十八章 左手劍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少主人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高手頻出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辛秘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薔薇之花第三百零一章 別廢話,戰吧第七百九十二章 那是我的家奴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逼我出絕招第八百二十一章 異姓長老林北辰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豐收第五十六章 冰箭雞第八百二十一章 異姓長老林北辰第二百六十章 撼山易,撼我難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奶了第四百三十九章 多謝師孃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第六感第八百三十八章 滅族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劍雪無名第五百零二章 南無加特林菩薩第五百四十四章 我的夢想……第八十四章 同道中人?第四百七十三章 神像復活第八百四十二章 離去和回家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領主級?一羣刮痧師父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神界大變局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靠着關係上位的胖子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召喚血脈?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七百四十一章 滾出來見我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抽風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這是逼我的……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林北辰的警告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劍定勝負第十五章 我叫吳笑方第一百四十章 鷹燕雙飛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少爺,我想死你了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大陸有史最強之力第五十五章 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條有味道的狀態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七百一十九章,重新投入使用的手機第八百三十九章 最後幾天第六百零六章 六個鮮紅感嘆號第六章 不可思議的功能第八百五十七章 少爺最帥了第四百九十二章 變態的催熟技能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一槍奪魄林倩倩第一百九十二章 到手的獎金飛走了第一百八十章 衆人的震驚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一百八十章 衆人的震驚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竹院幫再聚第一百一十二章 量子波動速讀法第二百章 好吃嗎?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三百四十四章 林北辰快走第三百章 這也許就是人生第十九章 又提前交卷?第六百九十八章 這份聖旨,我來接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巨手第四百零七章 劍十七第一百一十九章 隱藏殺招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藍極鉅變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我的名字叫王忠第五百零三章 有兩把槍的男人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我是一個廢物?第九百五十五章 卡BUG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假手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清沒了?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四百五十七章 讓戰鬥來揭曉一切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可怕的忠誠度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沒邊了第八百七十二章 新任教皇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一百一十六章 毀劍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反派死於話多?第二百零一章 家庭作業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讓你活着走不出大殿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名號太嚇人了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和棋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神界的變故第八百七十三章 最親密的戰友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劍雪無名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弱者的守護神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九百八十四章 老鐵,這劍你丟的?第二百五十六章 特招第一百一十八章 左手劍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少主人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高手頻出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辛秘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薔薇之花第三百零一章 別廢話,戰吧第七百九十二章 那是我的家奴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逼我出絕招第八百二十一章 異姓長老林北辰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豐收第五十六章 冰箭雞第八百二十一章 異姓長老林北辰第二百六十章 撼山易,撼我難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奶了第四百三十九章 多謝師孃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第六感第八百三十八章 滅族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劍雪無名第五百零二章 南無加特林菩薩第五百四十四章 我的夢想……第八十四章 同道中人?第四百七十三章 神像復活第八百四十二章 離去和回家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領主級?一羣刮痧師父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神界大變局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靠着關係上位的胖子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召喚血脈?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七百四十一章 滾出來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