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條有味道的狀態

不過,這一切都說明了,【長春泉水】的威力,就是強,就是棒,就是頂呱呱。

這一次,狗女神劍雪無名還真的是用了心。

那個淡藍色的瓶子裡,足足裝了一百立方米的【長春泉水】。

按照昨夜把一顆蒸乾煮熟了的松子都可以在瞬間催熟成爲參天大樹的威力,按照一百比一的比例兌水的話……

嗯,這一小瓶【長春泉水】,起碼可以用一年。

昨夜把整個營地高的雞飛狗跳之後,林北辰當然毫不猶豫地就編造了所謂的聖人謊言,將自己神棍的本性徹底展現了出來,編造了一個‘祥瑞’和‘聖人’的鬼話,毫不猶豫地撒了出去。

效果不錯。

尤其是在唐天這個首席腦殘粉的宣揚之下,大家竟然很快地就接受了這樣的觀點。

這批韭菜非常自覺啊。

林北辰有點兒滿意。

他站在中央工地的臨時指揮地,正在給一羣‘技術工’上課。

其中就包括匆匆趕來的楊大山。

此時,在這個銀焰城流民的眼中,林北辰如今的形象可以說是英明神武,已經和救世主差不多了。

“大家注意了啊,咳咳,現在本公子要展示的,是一種我自己無意中發明出來的神奇泥土,我將其命名爲【神之泥】,只要和水攪拌,就會變得柔軟如泥,可以塑造成任意形狀,而一旦乾涸凝固之後,就會變得堅硬如鐵……”

林北辰拿出一桶從【淘寶】上買來的【祁連山牌速幹水泥】,親自示範。

片刻後。

營地裡的土建技工們,都被深深地震驚了。

楊大山用鐵錘狠狠地敲擊【神之泥】凝固而成的灰色塊狀物,震得他手臂發麻。

世界上還有這樣的東西?

作爲土建的‘專業人士’,他們立刻就意識到,這種【神之泥】用於建造房屋,將會給這個設計的土建帶來何等顛覆性的變化——不只是速度,還有建築房屋的方式,都將改變。

楊大山的頭腦非常靈活。

他現在突然一下子就明白了,之前林大少爲什麼要設計那種奇怪的、看似結構完全不合理的房子了。

那種設計,完全就是爲【神之泥】準備的。

一切都解釋的通了。

“大家都看到了吧,哈哈,這種【神之泥】的效果就是這麼神奇,哈哈,大家不要用這麼震驚的眼光看着我,我知道,我是個天才,呵呵,還是要低調的……”

“廖師傅,接下來的事情,都交給你了哦,設計圖你也都看過了,用石塊,磚土和鐵木枝條,搭配【神之泥】效果更佳,設計圖上都講清楚了……”

“大家加把勁,我們現在要趕工期。”

“我已經下令挖礦軍全力配合你們建築部!”

“咱們爭取在十天之內,將宿舍全部都建造完工,讓大家都住進去禦寒。”

林北辰神色鄭重地叮囑道。

作爲臨時建築部部長的廖永忠,一臉激動和狂熱地道:“林大少您放心吧,我們就算是不吃不喝不睡覺,十天之內,也一定完成任務。”

林北辰很滿意地點點頭:“我相信你。”

說着,拍了拍廖永忠的肩膀,道:“不要太勞累,注意身體。”

又對楊大山笑了笑,道:“你們兄弟八個,這幾天做的都很不錯,以後就是我們雲夢營地的人了,有什麼困難,可以隨時找我說。”

“謝謝大少,謝謝大少……”

楊大山受寵若驚。

沒想到高大如神明般的林大少,竟然還記得自己兄弟八個流民。

等到林北辰離開了,廖永忠、楊大山等人都忍不住歡呼雀躍了起來。

對於他們這種,靠着建房子這一行謀生的人來說,能夠見識到一種顛覆性的建築材料面世,絕對是三生有幸的大喜事,搞不好他們的名字,都會隨着這種材料的在大陸的普及,直接響徹四方。

“真的是太神奇了。”

“太奇妙了,這種粉末明明和泥一樣,但乾涸之後,竟然堅硬如鐵石。”

“用它建造的房子,一定非常堅固。”

“叫什麼【神之泥】啊,我看這種材料,看起來黑乎乎的,不如我們乾脆就叫它【北辰黑料】吧。”

“對對對,是林大少發明的神物,和【北辰藥丸】一樣,叫做【北辰黑料】再適合不過了。”

“可林大少不是已經取好名字了嗎,我們再改的話,會不會不太好……大少會不會生氣?”

“怎麼可能?大少的脾氣這麼好……再說啦,大少這是謙虛,高風亮節,不想沽名釣譽,所以才叫做【神之泥】,可是我們這些人,心裡得明白,大少發明的這種泥土,有着什麼樣的價值和意義,我們絕對不允許大少的功績被淹沒,就這麼定了,以後叫做【北辰黑料】,要是大少怪罪下來,我去頂着。”

廖永忠大聲地道。

衆人頓時對廖頭頭肅然起敬,佩服的五體投地。

楊大山不由地讚歎道:“廖部長不愧是林大少最倚重和信賴的人啊。”

“哈哈哈,過了過了。”

廖永忠憨厚老實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謙虛,道:“說起來,這營地之中,王忠大管家纔是大少最爲倚重和信賴的人,我們都要向王大管家學習纔是……”

說道這裡,這位憨厚老實的大師傅,臉上突然又浮現出一絲驕傲之色,道:“當然,話又說過來,我廖永忠的名字裡,不但有一個忠字 還有一個永字,呵呵,我會永遠都忠誠於林大少……日照香爐生紫煙,大少就是我的天,飛流直下三千尺,沒有大少我會死。”

衆人都呆住。

楊大山瞠目結舌。

真的是沒有看出來啊,你這樣濃眉大眼憨厚老實的大師傅,拍起馬屁來,竟然是如此無下限。

衆人心中同時想到:薑還是老的辣啊。

以後要多多向廖頭兒學習。

不但業務要精,人情世故也得學啊。

……

……

一天時間很快過去。

寒風中飄飛着細碎的小雪花。

林北辰坐在……呃,坐在百米高的樹頂的帳篷前面,俯瞰整個雲夢營地,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

他突然覺得,這棵松樹還挺好。

雖然高空中風大了點,但勝在景色好,視野開闊,無遮擋,獨一份的豪宅。

於是他熄滅了把這棵松樹砍掉BBQ的打算。

唯一的缺點,就是其他人想要見他,變得困哪了一點。

畢竟是百米高的數,爬上爬下還是困難了一點。

比如這個時候,又要事稟告的王忠,就只能心驚膽戰地環抱着光醬,騎在小老虎的背上,才飛到了帳篷前,道:“少……少少少爺,營地外有人求見。”

“什麼人啊?”

林北辰手裡抓着一塊玄石,一邊修煉,一邊不耐煩地道:“讓他滾。”

王忠死死地抱着光醬,懸浮在空中,道:“我也這麼說了,可來人說,他姓高,叫做高勝寒。”

“姓高?”

林北辰道:“呸,就算是姓低,我也……等等,高勝寒?咦?這個名字,聽起來怎麼有點兒耳熟?”

“哦,就是朝暉城中的天人級強者嘛。”

帳篷裡傳出來了柳勝男的聲音。

嗯?

光醬和王忠,頓時臉上的表情,就奇異了起來。

王忠:( )?

光醬:。

嘖嘖嘖。

這麼晚了,美少女竟然還在少爺的帳篷裡。

有情況啊。

王忠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過去這麼久了,少爺終於又知道禍害女人了。

曾經那個少爺,回來了啊。

林北辰卻是一下子跳了起來:“朝暉城的天人強者?”

我屮艸芔茻。

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

自從對着海族擼了一炮之後,林北辰就知道,城中的各方勢力,絕對會登門前來。

沒想到第一個就是這位頂級大佬。

“請。”

林北辰立刻道:“快請。”

對方可是核彈級的天人境強者,大老遠登門而來,還表現的這麼守規矩,沒有直接闖進來……看來,應該是抱着善意的。

“算了,我親自去迎接。”

林北辰起身,低喝一聲:“出現吧,我神聖的大銀劍啊。”

(劍:狗作者你又水字數,你敢不敢說一句‘劍來’,不就不完事了嗎?)

咻咻!

兩柄銀劍就從帳篷裡飛出來,懸浮在了他的面前。

爲什麼要兩柄劍呢?

因爲一柄劍不穩定啊,林北辰怕摔下去。

他一隻腳底下各自踩着一柄大銀劍,就像是踩着一堆滑雪板一樣,嗖地一聲,就飛了出去。

王忠見狀震驚。

“少爺……竟然會飛了?”

……

營地門口。

一襲白衣的高勝寒,用好奇的目光,透過薄薄的暮色,打量着雲夢營地。

營地裡的燈火通明。

無數人影都在快速而又高效地勞作着。

這是他從未見到過的畫面。

而在營地的周圍,亦有一個個小小的臨時營地,看樣子是其他難民營的難民們,搬遷了過來,在靠近雲夢營地的區域安營紮寨,尋求庇護。

一個新的城市中心區雛形,已經隱約可見。

而且所有的難民,雖然忙碌,但臉上卻帶着希望神采。

和他以前見到過的難民們或者驚慌失措,或者麻木不仁,或者暴戾陰狠的臉,截然不同。

“這才幾天時間,林北辰改變了這裡。”

高勝寒不由地感慨。

他坐鎮朝暉城,也不是沒有想過妥善解決難民問題。

但後來發現,是真的沒有辦法。

人數太多,資源太少。

讓這些難民們活着,就已經很難了。

他能夠做的,也只是整合朝暉城的資源和軍隊力量,竭力守住這座城。

至於教養難民?

力所不能及也。

沒想到,這個大難題,在這個雲夢城紈絝腦殘公子哥的身上,竟然能看到了一絲絲解決的希望。

跟在身後的呂文遠若有所思地道:“林北辰這麼做,盡得民心,用不了多久,只怕是這第二城區的數百萬難民,都要將他當成是救世主一樣來頂禮膜拜了,若是他無二心,倒還好,若是他……那到時候,爲禍怕是不會比海族,不會比衛氏低。”

高勝寒嘆了一口氣,道:“亂世初兆,皇室對於各大行省的控制已經衰減,龍蛇起陸,在所難免……至少林北辰現在做的事情,要比衛氏好了千百倍。”

呂文遠道:“這倒也是。”

高勝寒還要說什麼,突然眸光一凝,朝着天空中看去。

呂文遠順着他的目光,過了三息,才見天空中一個身影,猶如憑空御風一樣,姿勢奇特,徐徐而來,速度不急不緩,有一種說不出的瀟灑和優美,彷彿是凌空而來的仙人一樣。

再仔細一看。

這不是林北辰又是誰?

他腳下閃閃發出銀色光芒的,那是什麼東西?

好像是……

劍?

御劍飛行?

呂文遠的腦瓜子突然就嗡嗡嗡地響了起來。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御劍飛行!對於北海帝國的劍士們來說,這是一種夢想啊。

就算是天人境的強者,也有一個御劍飛行的夢。

這隻要看看高勝寒的表情,就可以說明問題了。

這位坐鎮朝暉城的天人,臉上的表情無比驚訝,雖然這種情緒只是一閃而逝,但卻被呂文遠捕捉到了。

傳說之中,有着劍士之心的天才,纔可以御劍飛行,而且還可以操控飛劍,掌握諸多普通劍道強者——哪怕是天人境的劍道強者也無法掌控的特殊劍技。

這個林北辰……

有點兒邪門啊。

綜合他之前做過的各種事情,簡直就像是神靈的私生子一樣。

心中這麼想着,呂文遠調整了一下表情,正要上前打招呼。

就在這時——

“哎?哎哎哎……等等……糟糕……停下!”

只見林大少的聲音慌亂起來。

然後他整個人去斷了線的紙鳶一樣,突然失去了平衡,在空中跌跌撞撞地旋轉跌落下來。

砰!

歪歪斜斜地墜在了地上。

也許是因爲這一下摔的實在是太特殊,也許是因爲林北辰在着陸的最後時刻頑強倔強地想要挽回一下,所以他雖然摔在了地上,但卻並沒有摔出一個‘太’字形的凹陷。

而是一個劈叉。

大大方方一個劈叉,直接在高勝寒和呂文遠兩人的面前,雙腿分開,亮了一個平地一百八十度一字馬。

林北辰只覺得胯間一陣抽着疼。

恍惚中彷彿還聽到了蛋碎的聲音。

(_) ?

錯覺。

一定是錯覺。

我的肉身修煉這麼強,怎麼會扯到蛋?

呂文遠:()?

高勝寒:( ̄ー ̄)……

這是什麼造型啊?

很別緻啊。

林北辰擡頭看向兩人。

兩人的目光也正在盯着林北辰。

六目相視。

空氣在這一瞬間,有點兒詭異的安靜。

然而林大少的內心,其實是抓狂的。

誰能想到,精心設計的裝逼出場,突然因爲走了一個小神,導致大銀劍失控,就直接拉跨了呢。

這可是真-拉跨啊。

看來御劍飛行還需要多多練習一下。

用誇張的笑聲掩飾自己的尷尬,無比熱情地伸出手道:“哈哈哈,這位白衣如雪,氣質勝仙的大哥,莫非就是傳聞之中高坐雲端俯瞰凡塵的高勝寒高天人高大哥?第一次見面,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所以就給您二位表現了一個劈叉,怎麼樣,動作還標準吧?”

高勝寒的嘴角稍微抽搐了一下。

這個見面的場景,和他想象中的畫面,完全不一樣。

但仔細一想,彷彿又在情理之中。

因爲眼前這個少年的資料,昨天他已經完完全全地研究了一遍。

一個詞——

不可以常理度之。

“林大少,聞名已久,終於見面了。”

高勝寒微笑着,緩緩伸出手,與林北辰輕輕一握。

旁邊的呂文遠,看到這一幕,眉毛跳了跳。

雖說高特使,並非是一個倨傲的人,但身爲天人境的強者,自有其身份氣度,豈會隨隨便便與人擡手一握?

至少是在朝暉城中,呂文遠並未看到過,高特使對其他人有如此待遇。

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高特使已經將這個荒誕怪異的少年,當成是同等身份地位的人來對待。

呂文遠心中也不知道是一股什麼滋味。

得到一位天人的認同,何其不易?

林北辰做到了。

“這位是……”

林北辰看向呂文遠。

呂文遠收束心神,笑道:“在下乃是朝暉城軍部參謀呂文遠,久聞林公子大名,今日終於見面了。”

林北辰笑呵呵地道:“哦豁,原來是呂參謀,咦,我看呂參謀眉清目秀,極爲熟悉,好似是遇到了故人一樣……”

呂文遠:(◣w◢)?

像話嗎?

我一個四十多歲的人,你說我眉清目秀?

這是誇我還是罵我?

“呃,小女呂靈心。”

呂文遠沒好氣地迴應道。

“哦?”

林北辰這一下子,臉上的調侃之色消失。

他略微沉默,很尊敬地行了一個理,道:“原來是呂叔叔,裡面請。”

高勝寒:???

管我叫高大哥,管呂文遠叫做呂叔叔?

那我應該怎麼稱呼呂文遠?

各整各的?

堂堂一個天人,都快被林北辰給弄得不會了。

在林北辰的引領之下,兩人進入了雲夢營地。

而這一幕畫面,立刻就在朝暉城中傳播了開來。

林北辰自從對着海族打了一炮之後,熱度一直就居高不下,而高勝寒又是朝暉城中的軍方第一人,也是一位‘頂流’,毫無疑問,這一兩個人的會面,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朝暉城接下來的勢力格局和局勢走向。

無數人都在密切地關注着。

明裡暗裡,無數隻眼睛都在看着雲夢營地。

一直到大約一個時辰之後,林北辰又親自將高勝寒和呂文遠都送了出來。

分別的時候,三人的表情都很輕鬆,友好道別。

----------

還有更哦。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真傻,真的第九百一十五章 我有辦法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沒邊了第一千零一章 真正形態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一百一十三章 礦脈第四百七十章 神力分享第五百三十一章 小瘋狗林北辰第一千零五十章 面具之下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九百三十章 無定飛劍第五百七十三章 有味道的一章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晉升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阿拉丁狗女神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安排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見面就幹第五百三十六章 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殘忍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衆神之母?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三百九十六章 劍人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前因後果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吉之人第三百八十六章 時間管理很重要第九百二十四章 快打我第八百七十五章 能給他什麼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真是福星啊第九百六十二章 我是來拜師的第三百零三章 擊碎了一切第三百四十章 雲夢淩氏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刀訣的威力第二百七十三章 帳中對話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一次碰撞平分秋色第五百五十三章 偉大的林北辰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聽我狡辯啊第一百零四章 都在惦記第四百二十七章 嗨,你們好啊第八百七十四章 反攻倒算第一百九十章 我相信你第七百五十七章 暗夜殺機第七百二十六章 射金大劍印第1073章 震驚的秦綬第四百九十六章 你們不會是奸細吧?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地六百一十九章 雲夢人民的親兒子第九百八十三章 荒神令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巨手第五百五十二章 直接折現吧第七百五十六章 安排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更喜歡哪一個?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有可能存在的危機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我悟了第九百三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黑市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探索生命的起源?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生孩子也是可以的第一千零五十章 面具之下第九十五章 誰能接住?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神界的變故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四百一十五章 你這個吸血鬼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實在是讓我敗興啊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我最恨兩種人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終相見第九百零七章 離地18CM第一千章 放縱不羈愛自由第八百五十四章 殺穿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秦主祭第九百六十二章 我是來拜師的第九百八十六章 百劍齊出第二十三章 爆玄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牀共枕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門派邀請第四百四十八章 全國直播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挾天子以令諸侯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義無反顧第四百九十五章 多人運動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帶你離開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同一朵花會開兩次嗎第二百五十三章 我可以打他了嗎第八百一十二章 我不是那種人第一百六十八章 萬毒洞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有故事啊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敵寇盡低頭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六百八十七章 你我是同一類人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假手第七百五十四章 我不如他一根腳趾頭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這也行?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這次不是故意皮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傳說中的王霸之氣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灰髮老婦人第五百五十七章 農民也招收?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真傻,真的第九百一十五章 我有辦法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沒邊了第一千零一章 真正形態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一百一十三章 礦脈第四百七十章 神力分享第五百三十一章 小瘋狗林北辰第一千零五十章 面具之下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九百三十章 無定飛劍第五百七十三章 有味道的一章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晉升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阿拉丁狗女神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安排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見面就幹第五百三十六章 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殘忍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衆神之母?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三百九十六章 劍人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前因後果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吉之人第三百八十六章 時間管理很重要第九百二十四章 快打我第八百七十五章 能給他什麼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真是福星啊第九百六十二章 我是來拜師的第三百零三章 擊碎了一切第三百四十章 雲夢淩氏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刀訣的威力第二百七十三章 帳中對話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一次碰撞平分秋色第五百五十三章 偉大的林北辰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聽我狡辯啊第一百零四章 都在惦記第四百二十七章 嗨,你們好啊第八百七十四章 反攻倒算第一百九十章 我相信你第七百五十七章 暗夜殺機第七百二十六章 射金大劍印第1073章 震驚的秦綬第四百九十六章 你們不會是奸細吧?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地六百一十九章 雲夢人民的親兒子第九百八十三章 荒神令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巨手第五百五十二章 直接折現吧第七百五十六章 安排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更喜歡哪一個?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有可能存在的危機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我悟了第九百三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黑市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探索生命的起源?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生孩子也是可以的第一千零五十章 面具之下第九十五章 誰能接住?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神界的變故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四百一十五章 你這個吸血鬼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實在是讓我敗興啊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我最恨兩種人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終相見第九百零七章 離地18CM第一千章 放縱不羈愛自由第八百五十四章 殺穿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秦主祭第九百六十二章 我是來拜師的第九百八十六章 百劍齊出第二十三章 爆玄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牀共枕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門派邀請第四百四十八章 全國直播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挾天子以令諸侯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義無反顧第四百九十五章 多人運動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帶你離開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同一朵花會開兩次嗎第二百五十三章 我可以打他了嗎第八百一十二章 我不是那種人第一百六十八章 萬毒洞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有故事啊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敵寇盡低頭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六百八十七章 你我是同一類人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假手第七百五十四章 我不如他一根腳趾頭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這也行?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這次不是故意皮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傳說中的王霸之氣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灰髮老婦人第五百五十七章 農民也招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