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林賢侄,我是來表示誠意的

錢三省很興奮。

興奮的渾身顫慄。

看着巍山部的大軍,看着流雲部的大軍,他感覺到了權勢和力量的滋味。

他的父親,巍山部最大營【巨像營】的主帥,巍山戰部寇部主最信任的臂膀之一,此時就在他的身邊。

不遠處則是巍山戰部的【小戰神】公孫白。

錢三省看了一眼公孫白。

呵呵。

他已經聽說了,公孫白被雲夢營地俘虜——據說林北辰都沒有出手,只是手下一個老鼠戰寵就解決了,麾下十九個白馬侍從,全部都陷落在了雲夢營地之中。

妄有威名,實則不堪一擊。

可見軍中的這些將領,無能到了什麼程度。

這種廢物也可以成爲【小戰神】?

不過,他也樂得見到公孫白率軍前來圍攻雲夢營地。

至少可以利用他,來對付林北辰。

想起後者,錢三省恨得牙癢癢。

他自問乃是實力卓絕,智慧超羣的天才,卻被這個外來流民,在審批廳中狠狠地羞辱。

今日大軍起來,就是要將林北辰連同雲夢營地這些難民,連根拔起,他要讓林北辰親眼看看,雜草就是雜草,憑什麼和真正的大貴族競爭?個人的武力在強大的勢力面前,只是一個笑話。

錢三省越想越高興。

他幾乎快要樂的笑出聲來了。

出來吧,跪下吧,受死吧!

哈哈哈。

在他的興奮的低笑聲中——

轟轟轟!

對面的雲夢營地中,也是三聲號炮響起。

緊接着就看一隊身穿紅色甲冑的士兵,全副武裝,腰懸長劍,從營地大門口衝出來,分爲兩列,左右排開。

士兵?

雲夢營地之中,竟然藏着軍隊?

巍山戰部的部主寇中正看了一眼身邊的公孫白。

後者道:“這便是林北辰的挖礦軍,實力不弱。”

寇中正默然不語。

他的心中,還在回味着高特使的軍令。

這是一條很奇怪的軍令。

只是讓他來對付林北辰。

‘對付’這兩個字,用的就非常精髓了。

可以理解爲鎮壓。

也可以理解爲交涉。

但不管如何,起碼錶面上的文章,卻是要做夠的。

何況林北辰挑了醉花樓的人,而這醉花樓,卻是他自己名下的產業。

要是不做出反應,那以後朝暉城三十大戰部的人,豈不是都可以將他寇中正,看成是笑話了?

一切,等到擒下林北辰這個禍首再說吧。

不過雲夢營地中,竟然有軍隊?

寇中正也是身在軍伍多年,目光遠超錢三省這種紙上談兵自鳴得意的廢物,自然是一眼看出來,從營地大門口中衝出來的挖礦軍,絕對不是什麼烏合之衆,還真的是一支精銳之師。

不論是整體氣勢,還是單體的修爲波動……

這樣一支軍隊,放在自己的巍山戰部之中,也絕對可以當做是王牌營。

這就是林北辰這個紈絝的依仗嗎?

“大人,這個林北辰,竟敢在難民營中,私藏軍隊,用心險惡啊。”

身邊一位五十歲左右的老者,頜下三縷鼠須,看着便有一副精明狡詐之相,捻鬚緩緩地道:“再聯想到林北辰竟然是從海族佔領區,一路毫髮無傷地將雲夢人帶回到朝暉城,這就不得不令人深思了,萬一他與海族,裡應外合,突然發難,朝暉城危矣。”

此誅心之言也。

巍山戰部之主寇中正聞言,心頭也不由得閃過一絲陰霾。

或許言過其實。

但不得不防。

“錢參謀言之有理。”

寇中正緩緩點頭,眼中的殺意,越發凝重了起來。

這時,就聽得雲夢營地中,又是六聲號炮之聲。

然後就看一面火紅色的大旗,被一個又白又渲的清秀胖子高高地舉起,在冬日的寒風之中迎風招展,嘩啦啦獵獵作響,旗幟上寫着幾個大字——

‘英勇無敵大元帥’。

又有十匹白馬,從營地裡奔騰而出。

馬上坐着的騎士,雖然都是棉衣布袍,並未着甲,但卻令巍山戰部中的許多高手強者,眼神微微一凝。

無他。

這些騎士,赫然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最低着也是半步武道宗師。

整整十位武道宗師?

寇中正的臉上閃過一絲愕然。

這可是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情況……

似乎不如自己想象中的樂觀?

“哈哈哈,笑死我了,一羣棉衣土狗,竟然也配身騎白馬?”

一個刺耳的笑聲傳來。

寇中正扭頭看去。

卻見一個身穿錦衣,面色浮華,黑色眼窩明顯的少年,目無軍紀,騎着一頭鞍具金銀交錯、寶石點綴的疾行獸,在指着那十匹白馬上的騎士,放聲嘲笑,不由問道:“此何人也?”

大參謀錢智心中一顫,連忙道:“回稟大人,這是犬子,如今任職行政廳,就是他舉報林北辰大鬧衙門,打傷同僚,作爲證人之一,隨軍前來討伐雲夢營地。”

寇中正還未來得及說話,就聽錢三省有陰陽怪氣地大笑道:“哦哈哈哈,真的是奇怪啊,這些棉衣土狗胯下的白馬,倒是神駿的緊啊,也不知道是怎麼得來的,哈哈哈。”

這一句話,令身騎白馬的公孫白,一下子如觸逆鱗,面色陰沉如水。

錢智心中一個激靈,連忙喝道:“孽子無知,怎敢在軍陣前喧譁?退下。”

錢三省一愣,看到父親臉上的怒意,強忍着沒有反駁,操控着疾行獸,緩緩地朝後退了幾步。

這時——

轟轟轟轟!

又是數道號炮聲響起。

寇中正等巍山戰部的將領們,頓時臉就有點黑。

有完沒完啊。

一陣接着一陣地打.炮。

就算是人皇陛下出陣,也不用連續放這麼多號炮吧?

這派頭簡直沒譜。

щщщ◆t t k a n◆c○

一直都在軍陣之後的龍嘯天,還有武道大宗師陳東陽,也都忍不住嘴角趔趄了。

“這小雜碎,真是不知死活。”

龍嘯天咬牙切齒地道。

他現在絕對是恨毒了林北辰。

刑場上讓他丟盡了臉面,還被破壞了他的大計。

陳東陽摸着自己亂糟糟像是茅草雞窩一樣的頭髮,若有所思地道:“徒兒啊,我受到了啓發,這個林北辰有點兒意思,別的不說,單單就這出場,讓爲師有點兒羨慕啊,做官是爲了什麼,不就是要講一個排場派頭嘛,咱得學一學啊。”

“師父,這小雜碎腦子不好使,官場講究的是秩序……”

龍嘯天下意識地回答道。

啪。

陳東陽一巴掌就排在龍嘯天的臉上,道:“說過多少次了,叫我大人。”

龍嘯天:???

是誰剛纔先叫我徒兒的?

這特麼的找誰說理去。

老東西,你做人不能太雙標啊。

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只見兩個身騎白馬的美少女,從營地中走出來。

這兩個少女,是真的美如天仙啊。

都是一身白色劍士服,腰懸小銀劍,胯下白馬,英姿颯爽,瞬間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

而中間行走着的,則是一個騎着……呃,騎着一頭亮青色插翅老虎的美少年。

一身甲冑,好像是臨時拼湊,不太合身。

胯下的小老虎看起來威風凜……呃,看起來有不情願,似乎還有點抖。

但不管怎麼說,騎虎少年這賣相,真的是威武到了極點。

之前出現的那個又白又渲的少年胖子,舉着【英勇無敵大元帥】的大旗,跟在後面。

旗幟連同旗杆,看起來足足有五六千斤了吧,但這胖子一隻手就牢牢地舉起,絲毫不費力的樣子,另一隻手還拿着雞腿在使勁地啃,彷彿是幾百年沒有吃過雞,餓死鬼投胎一樣。

這排場,講究中帶着詭異。

“呔。”

林北辰來到陣前,大喝一聲。

別說嗓門還挺大。

這一生彷彿是天上咔嚓一聲,炸響了一道滾雷。

更遠處山丘和溝壑中,看熱鬧的各方流民們,被狠狠地嚇了一跳。

雲夢營地成爲了第二城區風雲漩渦的中心。

這幾日以來,楊老大兄弟八人,連同銀焰城的一些流民,在偌大的第三城區,瘋狂地宣傳雲夢營地的招工政策,異軍突起的雲夢營地,引起了第二城區無數難民營的注意,抱着不同的目的和期待,天天都有人到營地外詢問,也有人遠遠地在觀察……

而今天城中大軍、警務廳的高手、衛隊前來圍剿雲夢營地,一下子就吸引了無數的目光。

消息傳開。

就在林北辰擺譜的這段時間,已經有數十萬來自於各大流民營地的人,在周圍遠處觀望局勢了。

林北辰像是唱戲文裡的人一樣,騎着插翅虎來回個走了幾步,喝了一聲,道:“你們是什麼人,爲何來犯我雲夢營地?”

對面。

統帥寇中正心裡不由得產生一種啼笑皆非的感覺。

錢智清了清嗓子,往前一步,朗聲呵斥道:“大膽林北辰,竟敢無視王法,毆打第三城區平民,襲擊巍山部守城士兵,還攻擊前來談判的公孫白將軍,簡直是喪心病狂,你們雲夢城,是要與省主大人作對嗎?”

配合着他的呵斥,身後的大軍發出了劍盾敲擊的聲音。

整齊而又雄渾的敲擊聲,彷彿是巨浪大潮迎面翻滾而來,就要將前方的一切都淹沒吞噬一樣,令人心頭髮寒。

“吼——!”

亮青色的小老虎仰頭大吼一聲。

聲波形成有形的氣浪,以林北辰爲原點,扇形爆發開來。

對面的馬匹,疾行獸頓時嚇得瑟瑟發抖,希律律後退,甚至還當場嚇得屎尿齊流的……

原本看似是威武無比的大軍陣型,頓時一片混亂。

林北辰滿意地點點頭,摸了摸小老虎,道:“乖,回頭有小二和小三吃剩下的小魚乾,就給你吃。”

小老虎眼睛一亮,旋即又氣哼哼。

啪。

林北辰一巴掌拍在小老虎的屁股上,騎着小老虎,往前走了幾步,笑呵呵地看着寇中正等人,不急不緩地道:“就這?我還以爲公孫白回去都給你們通知清楚了呢,怎麼又跑過來顛倒黑白,指鹿爲馬啊?”

“也罷,老子今天就再給你們解釋一次。”

“最後一次哦。”

“醉春樓這幫狗東西,眼紅本元帥身邊的侍女,要強行抓去青樓,我就算是打死兩個,又有何妨?”

“你口中被襲擊的守城士兵,半夜襲來,口口聲聲要屠殺我雲夢營地,呵呵,我們雖然是難民,但也是帝國子民,一羣連番號都不戴的兵痞,隨隨便便就要屠殺我們?老子讓他們做苦工,都是便宜的了。”

“至於第三點,呵呵,公孫白將軍,不如你來說一說?”

林北辰說到這裡,目光一掃,似是兩道令人毛骨悚然的閃電,盯住了【小戰神】公孫白。

公孫白的面色,頓時尷尬無比。

Www ●тtkan ●C〇

所有的事情,他都已經和寇部主詳細彙報過。現在要他怎麼解釋?

他只當是沒有聽到林北辰的話。

林北辰盯了三四秒,呵呵一笑,也不逼問公孫白這個老實孩子,轉而看向部主大旗之下的身影。

他沒有見過寇中正。

也不知道寇中正的身份。

但看到這鬍子花白的老傢伙,竟然當仁不讓地站在C位,就知道絕對是帶頭的。

“你……”

他擡起手中的鞭子,遙指寇中正,道:“是帶頭的吧?好啦,既然都到這份上了,那就別說這麼多的廢話了,你想要怎麼樣,劃出一條道來,本元帥都接着。”

林北辰心裡的主意很正。

今天就是要好好地展現一下雲夢營地的肌肉。

敲山震虎,讓內城裡的權勢貴族們看看。

也讓他們知道,雲夢營地是招惹不起的狠茬子。

以後別有事沒事來找麻煩。

至於說話流裡流氣?

沒辦法。

咱的人設就是個紈絝啊。

這都是本色發揮。

而且這副面孔,就是要給所有人傳達一個很重要的信息——

我林北辰就是一個衝動易怒剛到底的腦殘,別和我玩利益交換、政治妥協之類的那一套。

惹急了老子,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大膽。”

“放肆。”

巍山戰部軍中,數名將領齊齊怒聲大喝。

寇中正擺擺手。

衆將這才忍住。

寇中正騎馬緩緩向前,與林北辰相隔五十米,才勒馬而止,淡淡一笑,道:“少年人,本將巍山戰部寇中正,呵呵,本將沒有一來就立刻下令軍隊攻擊,已經是想要給你一個下臺階的機會了,可惜你看起來好像是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不錯,本將得承認,雲夢營地的力量,超乎預料,但這並不是你可以對抗朝暉城大軍的依仗,這點力量,遠遠不夠看啊。”

“呵呵。”

林北辰淡淡一笑:“你對力量,根本一無所知。”

哇哈哈。

以前看動漫的時候,就覺得這句好好裝逼。

終於有機會說出來了。

這感覺……

真JB好爽。

寇中正正要說什麼,就在這時——

“林北辰,今日死到臨頭,你還敢在這裡狡辯,竟對寇部主如此無禮,你罪該萬死。”

遠處傳來了錢三省幸災樂禍的大喝聲:“寇部主,何必與他廢話,直接一聲令下,將這雲夢營地,踏爲平地,也好讓這些鄉下蠢貨知道,誰纔是找朝暉城的人,也讓其他的流浪賤民們知道,聚衆鬧事的下場。”

這個貴族少年,洋洋得意。

但話纔剛剛說完——

啪!

一支鞭子就狠狠地抽在了他臉上。

公孫白身騎白馬,握着鞭柄,一臉冰冷地道:“部主當面,你算是什麼東西,竟敢插嘴指使?”

錢三省被這一鞭子抽懵了。

半響,他才尖叫一聲,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溼漉漉全部都是血。

“你他媽……”

錢三省剛要開罵。

一邊的錢智大驚失色,連忙飛身一閃,來到兒子身邊,捂住他的嘴,扭頭道:“公孫將軍,犬子不懂事,第一次來到陣前,手下留情……”

公孫白冷哼一聲,才策馬移步。

“爹,你爲什麼……”

錢三省又急又氣地掙扎。

錢智死死地捂住這孽子的嘴,氣急低聲道:“你這孽子,不想死就閉嘴……軍陣之上,部主之前,哪裡有你說話的地方,再插嘴,爲父都保不住你……不想要腦袋了嗎?”

錢三省的眼中,閃過一絲駭然之色。

他第一次見到父親這麼對自己說話。

他只好一臉不忿地閉嘴。

“唉,慈母多敗兒,都是你娘,把你慣壞了……”

錢智只覺得自己高血壓都快犯了。

平日裡不自知,到處吹牛說大話也就罷了。

偏偏到了這軍陣上,竟然敢在部主大人說話是插嘴……竟是蠢到這種程度?

遠處。

林北辰騎在小老虎身上,一臉看戲的模樣。

那一鞭子,抽的爽啊。

寇中正回頭看了一眼,心中怎麼想的不知道,但臉上的表情,卻如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他回過頭來,看着林北辰,淡淡地道:“少年人,我與你父,當初也有幾分交情,今日給你一個機會,把你俘虜的人都放了,再交出挖礦軍,獻出【北辰藥丸】,把那份瞎胡鬧的批文撕掉,再交出崔顥、柳飛絮等重犯,我就可以既往不咎,否則的話……”

他沒有再說下去。

但話中的意思,卻很明顯了。

林北辰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爲什麼好好講道理,你非是不聽呢?”

他看着寇中正,一臉不屑地道:“你領着大軍煊赫而來,想要以勢壓人嗎?那就劃出道來吧,看看你巍山戰部硬,還是我雲夢聖地強。”

寇中正面色一變,道:“少年人,你可想清楚了,真的要與本將爲敵嗎?”

林北辰仰天大笑,雙手五指插入鬢間,直接給自己捋出一個大背頭,點上一根菸,噴個菸圈,淡淡地道:“呵呵,與你爲敵?你一個區區一個小部主,也配做我雲夢聖地的敵人。你有什麼手段,都使出來,也好讓整座朝暉城,都好好看一看,我雲夢聖地的真正獠牙之鋒銳,讓那些還想打主意的狗東西,都把爪子縮回去。”

說到這裡,林大少就不想聊了。

一開始都說了,廢話少說,直接開打。

結果這個老傢伙,非是不聽,還要逼逼這麼多,讀者都要抗議這是作者在故意灌水了。

寇中正聽到這裡,心中的怒火,也終於壓不住了:“好,本座給你一次機會,不以多欺少,來一場將戰吧。”

他撂下這樣一個字,轉身打馬回到帥旗之下。

“哪位將軍願意出戰,給我拿下這雲夢狂徒?”

他大聲喝道。

周圍一陣躁動。

部主大人,竟然選擇鬥將?

是了是了。

雲夢營地中,必定也都是帝國子民。

光天化日之下屠殺,難免有損名聲,留人口柄。

林北辰所依仗着,不就是近千精兵,一些武道強者嗎?

正面將他最驕傲的東西擊碎,這個腦殘少年,就能夠明白,軍隊作戰,和小孩子過家家有什麼不同了。

“將軍,末將願往……”

已經身騎黑色疾行獸,鐵甲罩身的兩米大漢,搶先請命,旋即策獸奔出。

這是巍山戰部中的一員驍將,天生神力,戰鬥經驗極其豐富,個人修爲也已經到一級武道宗師級別。

“呵呵,袁將軍固然不愧是我巍山部的虎將,雙臂有數萬斤之力,可以扛山易鼎,定能一戰而勝……”

錢智策馬回到主將身側,見狀連忙笑着恭維。

寇中正聞言,也是淡淡地笑着點頭。

的確。

經歷過戰陣,從萬人屍體之中他過來的將領,戰鬥經驗何其豐富,意志何其堅定?

這種猛將,絕非是那些所謂的宗門、以及學院中走出來的理論派可以比擬。

但他話音未落——

轟!

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響起。

擡頭看時,寇中正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愕然。

只見袁文衝一兩米多的猛將,竟是被林北辰身邊那個白色劍士服侍女,直接從馬背上跳起來,凌空一腳,震碎了護身玄氣,然後照着眼窩子一拳,就從獸背上砸下來,接着又是個窩心腳,直接踹暈……

這個過程,一共三次微頓。

堂堂巍山戰部猛將,就失去了意識,躺在地上。

冬日寒風瑟瑟。

那女子擡手抓住袁文衝的腳脖子,就像是託着麻袋一樣,將他倒拖了回去。

然後只見幾個挖礦軍的軍官,顯然是早有準備,瘋狗一樣衝出來,動作嫺熟地將這位猛將兄身上的鎧甲扒掉,只剩下了一條黑色的大褲衩,鐵索綁起來,就太近了雲夢營地之中,消失不見了!

“且,就這?”

倩倩不屑地道:“還猛將?這麼不經打?廢物。”

說着,一回頭,掏出白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灰塵,一臉興奮,昂着小臉蛋,就好像是幼兒園終於考了100分的小朋友期待誇獎一樣,道:“公子,我表現怎麼樣?”

“你又搶風頭?”

林北辰繃着臉,道:“接下來老老實實給我待着,不能再出手了。”

“哦。”

倩倩只好如霜打了的茄子一樣,蔫蔫地回到白馬上。

但眼中還閃爍着躍躍欲試的神色。

林北辰一陣頭疼。

這個倩倩,其他方面都乖巧又可愛,就是癡迷於戰鬥……他在考慮,要不要把這個小丫頭的WiFi熱點給直接關了。

太暴力了。

而且,因爲數次的暴力保險,這小丫頭如今在雲夢營地之中,竟然是人氣高漲,有了無數的迷弟和迷妹。

這更加助長了她的暴力傾向。

哎。

原本是嬌滴滴的侍女,如今儼然有着朝問題少女發展的趨勢啊。

林北辰開始反思。

對面。

寇中正的眉毛抽搐了一下,道:“袁將軍輕敵了啊。”

身邊衆將點頭,皆以爲然。

寇中正又道:“初戰失利,無妨,接下來哪位將軍還可出戰,給袁將軍報仇?”

“大人,末將願去。”

一位身形修長,面色淡黃的中年人拱手請命,騎着一頭巨角鹿,奔騰而出。

寇中正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喜色。

錢智見狀,連忙不失時機地捧場,故意大笑着鼓舞士氣,道:“沒想到郭怒將軍,竟然願意出手,哈哈,他可是在五年之前,就已經達到了二級武道宗師級境界,一手破天劍,力可開山,這一戰穩了……”

話音未落。

戰場中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金屬交鳴聲。

火星濺射。

就看雲夢營地中出戰的一個身穿着奇怪學院服的中年人,腿兒出來的,根本都沒有騎馬,突然跳起來,一拳砸彎了郭怒手中的破天劍,然後凌空一個側踢,一腳將這位二級武道宗師,從巨角鹿獸的背上就掃了下來……

錢智的笑容,頓時凝固冰凍。

那可是郭怒將軍啊。

平日裡不苟言笑,但實力絕對足以排入巍山戰部猛將榜單的前三。

巍山戰部很多人,一下子都呆住了。

這……

實力差距似乎是有點大啊。

袁文沖和郭怒兩人,基本上都是一招敗北。

完全被橫掃了啊。

錢三省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冷笑了起來。

呵呵。

早就說過,軍隊裡這幫將領,其實都是一羣廢物。

這樣的廢物領兵,風語行省大面積丟失,豈不是情理之中嗎?

可恨自己一身才華,滿腹經綸,卻埋頭於故紙堆,做一些文職工作,上不了戰場。

錢三省摸了摸自己臉上的鞭痕,越想越氣。

而寇中正的臉上,怒意越盛。

他再次眼睜睜地看到,十幾個挖礦軍瘋狗一樣衝出來,動作熟練,配合無間地將郭怒身上的甲冑,全部都扒了下來,只剩下了一條綠色的褲衩子,然後用特製的繩索綁起來,直接拖進了雲夢營地……

營地裡,無數的雲夢流民正在大聲地歡呼。

彷彿是過年一樣。

“許默,你打第三戰。”

寇中正咬牙道。

他身邊,一個身穿着漿洗髮白的麻色布衣長袍的年輕人,點點頭,一言不發,策馬而出。

周圍衆將,看向這個年輕人的目光,帶着濃濃的忌憚。

許默,二十二歲,來歷未知。寇部主所收的義子,兩年之前加入巍山戰部,人如其名,永遠都是沉默着,以至於很多人下意識地以爲他是啞巴,但劍法精絕,極其冷血,但凡出手,不管目標是什麼人,劍下絕對不留活口,出手次數少,卻鮮少失手,被朝暉城中許多人,暗中稱之爲寇中正的私生子。

寇部主讓許默出手,可見是真的動怒了。

許默身着麻衣,胯下一匹雜毛老馬,來到戰陣中,擡手一指林北辰。

“喲?”

林北辰二郎腿歪歪斜斜地坐在小老虎背上,上下打量對手,道:“冷麪殺手,沉默寡言,殭屍臉,普通裝,一把破劍,一匹老馬,哦嚯嚯,這不是網絡小說的主角嘛,哈哈哈哈,可以的,有性格啊。”

許默面色淡漠,看不到絲毫的表情。

他指着林北辰的手指,輕輕地勾了勾。

林北辰搖搖頭:“將對將,王對王,今天本英勇無敵大元帥要練兵,不和你打……親弟,別吃了,這個人交給你了。”

身後,首席元帥旗的棋手蕭丙甘同學,還在瘋狂地啃雞腿。

從亮相開始,到此時此刻,他一直都在吃,而且吃的都是雞腿。

以至於很多人都懷疑,這是一根雞腿永遠都吃不完呢,還是換了無數根一模一樣的雞腿?

他到底哪裡來的那麼多一模一樣的雞腿?

蕭丙甘吃的很開心。

彷彿他一張嘴,咬住雞腿的那一瞬間,就得到了全世界。

以至於他第一時間,都沒有聽到林北辰的話。

啪!

一個毛茸茸爪子,拍在了蕭丙甘的後腦勺。

“吱吱吱。”

銀色漂亮皮毛的大老鼠出現在他的身後。

蕭丙甘腦子都被拍歪了。

啪嗒。

雞腿掉在地上。

“吱吱吱。”

光醬尖叫着。

“啊?”

蕭丙甘連忙撿起雞腿,一臉懵逼地道:“親哥叫我?”

他看向林北辰。

林北辰簡直無語。

“吱吱吱……”

光醬像是訓兒子一樣大聲地叫着。

蕭丙甘恍然大悟地道:“讓我出手,啊啊,好的,知道了,看我的吧。”

他單手將鐵木旗杆,轟地一聲,直接插在了凍土之中,然後雙腿稍微一蹲,就跳了出去。

“來吧。”

人在空中,蕭丙甘一聲大喝。

拔劍。

劍如門板。

當頭就朝着許默拍下。

許默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輕蔑之色。

人們往往對於自己的優點,特別自信。

比如眼前這個少年,神力驚人。

所以對於自己的力量,無比自信。

纔會採取這樣的打法。

大劍,凌空,撲殺。

但是對於許默來說,這樣的蠢貨,太好對付了。

他對敵,往往只出一劍。

最致命的一劍。

迎面而來的劍風,吹動了許默的長髮。

他修長的五指,按在了腰間鐵劍的劍柄上。

手腕一震。

一抹璀璨的烏光,驟然自腰間傾瀉而出。

咻!

劍氣破空。

這一劍,直取眼前神力少年的心臟。

下一瞬間,許默彷彿是已經感覺到了那種令人陶醉的劍刃刺入血肉、骨骼然後是心臟的觸感。

但也是在這一瞬間,蕭丙甘卻用自己的手,擋在了胸前心臟的位置。

許默一怔。

一隻手而已,擋得住自己無堅不摧的劍?

但劍柄上傳來的反震之力,卻讓許默的驚怔,瞬間被放大。

因爲那種感覺告訴他,這一劍彷彿不是刺在血肉上。

若是刺在了一塊百鍊精鋼上。

入內一指。

然後再也無法寸進。

同一時間,蕭丙甘的門板大劍,已經當頭拍下來。

許默大駭,怒喝一聲,對着劍刃一拳轟出。

轟!

恐怖的能量爆溢。

許默只覺得耳中嗡嗡嗡作響,眼前金星亂冒。

胯下的老雜毛馬匹也一下子尥蹶子了。

嘶叫一聲,將許默甩下馬背,然後當場就……

沒錯。

這匹雜毛老馬,竟然是當場就跪在了地上。

它竟是在想蕭丙甘求饒。

而許默本已經被震得頭腦發昏,掉在地上之後,摔了一臉泥,還未爬起來呢,蕭丙甘毫不猶豫地對着他的腦門,又拍了一劍。

許默一聲不吭,當場就翻着白眼昏死了過去。

挖礦軍扒衣隊沒有早一秒也沒有遲一秒,踩着點衝出來,將許默渾身麻衣都扒掉,只留下一個紫色的大褲衩,就綁起來拖走了。

其中一個挖礦軍扒衣隊的軍官,還很失望地罵罵咧咧:“這是個窮鬼,身上什麼都沒有,竟然還穿着紫色的褲衩,真他媽的悶騷,害的我猜顏色打賭輸了一顆【北辰藥丸】……”

他們竟然厚顏無恥地在玩猜巍山戰部將領們褲衩顏色打賭的遊戲。

蕭丙甘舉起劍對着那雜毛老馬。

後者竟像是一個人一樣,面部表情豐富,當場爬起來,不用多說,就乖乖地進了雲夢營地。

蕭丙甘這才心滿意足地收起門板大劍。

他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被長劍幾乎洞穿,鮮血橫流。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這個又白又渲的清秀胖子,一臉的毫不在乎,用流着血的手,掏出懷中那個沾着土的雞腿,吹了吹上面的塵土,然後開開心心地一邊啃雞腿,一邊轉身走了回去……

只有少數人注意到,這胖子受傷的傷勢,在短短時間之內,竟是已經癒合了不少。

冬日微光。

冬風淒冷。

巍山戰部陣前,一盤死一般的沉默。

寇中正的眼皮子在瘋狂地跳動,嘴角也在不斷地抽搐。

部主大人身邊的將領們,一個個表情都如同白天見了鬼一樣。

什麼情況?

許默也敗了?

還是被那扛旗少年一劍拍暈活捉?

現在,將領們只覺得渾身一陣陣前所未有的發寒。

彷彿這一刻,他們已經被扒掉了一身鎧甲只剩下了一個大褲衩一樣。

這些雲夢人簡直是變態。

竟然當衆扒褲衩。

這要是落在他們的手中,豈不是一世英名都喪盡了?

一個被當衆扒的只剩下褲衩的將軍,以後還如何帶兵?

錢智很明智地在這個時候選擇了閉嘴。

現在他不要說拍馬屁,哪怕是發出一點點的聲響吸引了寇中正部主的注意力,只怕是瞬間就要成爲發泄憤怒的對象。

許久。

許久。

許久。

寇中正這一口老血才勉強壓下去,一口氣才喘上來。

他現在真的是後悔。

自己吃飽了沒事幹,爲什麼要選擇鬥將這種方式。

一擁而上把林北辰這個小畜生直接剁碎了它不香嗎?

寇中正心中怒火在燃燒。

他何曾丟過這種臉面。

今天這面子要是找不回來,以後在朝暉軍各大戰部之中,他巍山戰部豈不是成爲了笑柄?

他緩緩地擡起手,咬牙切齒道:“林北辰,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可惜你不珍惜,那麼接下來,我可就要……”

話音未落。

轟轟轟轟!

劇烈的爆炸聲,從城外第一城區的方向傳來。

整個地面都開始震盪了起來。

一連串急促的警鐘聲,不斷地從第一城區的城牆方向傳來。

同時,遠遠可以看到,一個個小黑點風狂地朝着第一城牆撲來。

“海族進攻了。”

有人驚呼一聲。

噹噹噹噹噹!

急促刺耳的警鐘聲不斷地激鳴。

足足二十四聲。

而且第一波鐘聲響起之後,第二波緊接着急促傳來。

這是極度危險的求援信號。

所有巍山戰部的將領和軍士,這一刻面色狂變,心神震顫。

連續響起的鐘聲,清晰地告訴他們,西面城牆面臨巨大危機,隨時都有可能失守。

這是自從北海帝國與海族的戰爭爆發以來,朝暉城中第一次響起這種級別的警鐘警訊之聲。

寇中正心中一顫:糟糕,最可怕的災難,要降臨了。

一旦被海族攻破了城牆,那正面的陣地戰,對於人族軍隊來說,絕對是一場災難。

這一刻,林北辰的臉色,也變了變。

然後他就憤怒了起來。

該死的海族。

竟然在本少爺裝逼正盛的時候,突然來打攪。

破壞我的好事。

不可饒恕。

他很憤怒地從【百度網盤】之中下載了69式火箭炮,抗在肩頭,對準警鐘傳來的第一城區西城牆外的方向,直接按下了扳機。

咻——!

奇異的破空氣嘯之聲,託着長長的尾音。

炮彈在虛空之中劃出一道優美的淡紅色拋物線,略過了二十里的空間,直接射入到了城外密密麻麻的海族大軍之中。

時間,在這一瞬間彷彿是短暫的停頓了一下。

下一瞬間——

轟隆隆!

大地猛地震顫了起來。

空氣中有一層透明氣浪,炮彈落點爲中心,猛地爆發出來。

地面附近的岩石,瞬間化作齏粉。

肉眼可見的淡紅色的光芒迸射。

爆炸點周圍千米之內的海族,不論實力高低,瞬間氣化,消失在了空氣裡。

然後一道刺目不可逼視的蘑菇雲,緩緩地騰空而起。

-------

哦嚯嚯,萬字更新。

你愛了嗎?

求月票嘞。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決賽日4第十三章 林北辰很帥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的親人都死絕了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人命如泥第二百六十八章 又見暗夜殺機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覆盤第五百八十九章 終於來了?第八百五十三 我回來了第二百零三章 全靠演技·是她第二百一十五章 裝逼有癮第六百六十三章 邪異古鏡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五百九十五章 金幣玄氣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不會是她吧第二百三十六章 紙橋蛇坑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的名字是雷鋒第七百四十一章 滾出來見我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十一章 二十枚銀幣第十八章 沒錯,100就是我第五百零四章 給他一個創造奇蹟的機會第三百七十二章 萬物,皆有靈第二百五十七章 射呢,還是不射呢?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讓你插嘴了嗎第八百六十七章 別怕,我是好人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未死第二百七十七章 水中英姿第五百四十二章 出乎預料的要求第八百零四章 只要錢到位第一百九十章 我相信你第九百零二章 擋我者死第四百五十四章 我不懂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那腦殘孫女婿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真氣魔氣雙領主第七百零九章 中術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神聖帝皇血脈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我能解毒第二百零七章 果然是你第七百九十九章 不但可以看,還可以摸第二十六章 你做的很好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晉升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笑第八十二章 試劍之約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魔帝第三百零六章 風暴,纔剛剛開始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刀訣的威力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身寶血第一百八十三章 邀請和拒絕第一百一十一章 什麼鬼名字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清沒了?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八百六十五章 斬殺第一百零九章 斬天劍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一次碰撞平分秋色第六百二十七章 復仇的怒焰第二百五十三章 我可以打他了嗎第七百七十二章 喧賓奪主第三百三十一章 幹他一票大的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不要挑戰我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腰力終結者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託付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一定喜歡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搶手的【罪途】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七百三十章 這事兒你真的幫不了第九百二十九章 你看我X嗎?第六十四章 林北辰出手第一百零九章 斬天劍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仇已報第三百九十九章 六味神皇丸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第一百零二章 東方戰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一病不起劍逍遙第八百七十二章 新任教皇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合作的可能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四十七章 爲什麼要搞她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日日都想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碾壓級實力第二百七十七章 水中英姿第九十二章 一劍通玄第八百四十七章 幻覺竟也可以說話?第八百三十七章 一把銀槍在手第五百二十一章 撩騷的下場第七百九十一章 請朱公子先結尾款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遠古之橋 (求訂閱)第六百二十四章 青牙毒士第四百三十一章 秦主祭的怪癖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懂事和不懂事第二百一十章 我也想要低調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決賽日4第十三章 林北辰很帥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的親人都死絕了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人命如泥第二百六十八章 又見暗夜殺機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覆盤第五百八十九章 終於來了?第八百五十三 我回來了第二百零三章 全靠演技·是她第二百一十五章 裝逼有癮第六百六十三章 邪異古鏡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五百九十五章 金幣玄氣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不會是她吧第二百三十六章 紙橋蛇坑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的名字是雷鋒第七百四十一章 滾出來見我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十一章 二十枚銀幣第十八章 沒錯,100就是我第五百零四章 給他一個創造奇蹟的機會第三百七十二章 萬物,皆有靈第二百五十七章 射呢,還是不射呢?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讓你插嘴了嗎第八百六十七章 別怕,我是好人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未死第二百七十七章 水中英姿第五百四十二章 出乎預料的要求第八百零四章 只要錢到位第一百九十章 我相信你第九百零二章 擋我者死第四百五十四章 我不懂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那腦殘孫女婿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真氣魔氣雙領主第七百零九章 中術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神聖帝皇血脈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我能解毒第二百零七章 果然是你第七百九十九章 不但可以看,還可以摸第二十六章 你做的很好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晉升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笑第八十二章 試劍之約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魔帝第三百零六章 風暴,纔剛剛開始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刀訣的威力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身寶血第一百八十三章 邀請和拒絕第一百一十一章 什麼鬼名字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清沒了?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八百六十五章 斬殺第一百零九章 斬天劍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一次碰撞平分秋色第六百二十七章 復仇的怒焰第二百五十三章 我可以打他了嗎第七百七十二章 喧賓奪主第三百三十一章 幹他一票大的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不要挑戰我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腰力終結者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託付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一定喜歡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搶手的【罪途】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七百三十章 這事兒你真的幫不了第九百二十九章 你看我X嗎?第六十四章 林北辰出手第一百零九章 斬天劍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仇已報第三百九十九章 六味神皇丸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第一百零二章 東方戰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一病不起劍逍遙第八百七十二章 新任教皇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合作的可能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四十七章 爲什麼要搞她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日日都想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碾壓級實力第二百七十七章 水中英姿第九十二章 一劍通玄第八百四十七章 幻覺竟也可以說話?第八百三十七章 一把銀槍在手第五百二十一章 撩騷的下場第七百九十一章 請朱公子先結尾款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遠古之橋 (求訂閱)第六百二十四章 青牙毒士第四百三十一章 秦主祭的怪癖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懂事和不懂事第二百一十章 我也想要低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