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什麼纔是真理

感受到身後那恐怖的威壓和氣勢,林北辰頓時渾身肌肉緊繃,一身修爲催發到了巔峰,身後的神力雙翼直接張開,大笑一聲,氣沉丹田,吼道:“快跑啊……”

跟在他身後飛奔的柳飛絮等人,差點兒一個趔趄倒在地上。

這句話,也太泄氣勢了吧。

跑不跑,還用你說?

躲在玄紋鍊金大盾後面的龍嘯天,頓時面露狂喜之色,朝着天空大聲地道:“師父,那瞎子把崔顥這個逆賊就走了……”

“叫我大人。”

那道恐怖流光飛馳而過,怒聲喝道。

龍嘯天彷彿是意識到自己犯了巨大的錯誤一樣,連忙大聲地道:“是,陳大人……”

那流光速度快到了極點,朝着林北辰等人方向追去,攜裹雲層,捲起狂風,道:“狗賊哪裡……”

一個‘走’字還沒有出口。

轟!

身前一團能量爆炸響起。

彷彿是滾雷一般的聲音,炸響在刑場上空。

這流光身形一頓,周身的恐怖玄氣爆炸散裂開來,旋即歪歪斜斜地朝後墜落下去……

三千米之外。

一座小山上,蕭丙甘從碎石堆裡爬出來,呸地一聲,塗掉口中的石屑,鄙夷輕蔑地道:“還以爲是一位天人呢,原來只不過是一個武道大宗師而已……”

站在一邊的崔顥,瞠目結舌。

他親眼目睹了,這個清秀的白胖子,以一個奇怪的姿勢,施展了某種古怪的秘術,隔着三千米的距離,將武道大宗師程東陽從半空之中轟下來,同時也將他自己崩飛到了一片碎石中,差點兒活埋。

崔顥認得這個胖子。

一個一直跟隨在林北辰的身邊,混吃混喝的吃貨。

當初在天驕爭霸賽中,表現出色的蕭家少年。

當時也就是武師境的修爲吧。

這才隔了多久的時間,竟然可以隔着三千米,將一位武道大宗師打落地面?

就算是天天吃玄石,也秀連不到這種程度吧。

太驚悚了。

而且聽聽他的話。

什麼叫做‘原來只不過是一個武道大宗師而已’?

什麼時候,武道大宗師竟然要受這種歧視了嗎?

自己戰敗被俘,然後被移交關押到朝暉城的這段時間裡,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

說話之間,就看蕭丙甘雙手再度捏出一個奇怪的劍訣手勢。

對。

崔顥眼皮子狂跳。

就是這個姿勢。

又來了。

剛纔聚集武道大宗師程東陽的神秘戰技。

就要再現了嗎?

崔顥睜大了眼睛,仔細地看着。

下一瞬間——

啪。

一個毛茸茸的爪子,拍在了蕭丙甘的後腦勺。

卻是一隻一米多高的肥碩銀色老鼠,騎在一直長着翅膀的雷光虎背上,也不知道怎麼出現的,一爪子把蕭丙甘的腦袋拍歪,道:“吱吱,吱吱吱……”

蕭丙甘立刻賠笑道:“呃,彆着急嘛,哈哈,我這不是見獵心喜,好不容易找到試試開槍的機會嘛。”

肌肉發達的銀色大老鼠:“吱吱,吱吱吱吱!”

蕭丙甘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這就走。”

崔顥: ( ′ `) ?

這一人一鼠是怎麼交流的?

蕭丙甘懂鼠語?

“崔城主,注意了,我們走。”

蕭丙甘說了一聲,立刻就像是夾蘿蔔一樣,將崔顥夾在腋下,朝着城外的方向飛迸。

崔顥還想要說什麼,但這白胖子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一張嘴空氣就灌了一嘴,他如今修爲盡失,被夾在腋下絲毫掙扎不得,也說不出來話,轉眼之間,就感覺呼吸急促,雙眼翻白,快要窒息了……

……

轟!

流光身影落在刑場上。

化作一個身材瘦小的老者。

這老者一身寬大的錦衣,並不合身,面色潮紅,呼吸急促,一頭灰白色的亂髮,根根髮絲朝天豎起,彷彿是一窩長勢狂傲放肆的乾枯野草一樣,臉上的五官擠在一起,看起來滑稽而又搞笑。

“好厲害。”

他看着蕭丙甘的方向,一臉吃驚的樣子,道:“竟然可以隔空擊飛我,不得了不得了,對方也有高手埋伏。”

龍嘯天表情忐忑地從玄紋鍊金大盾之後奔出來,道:“師父,我們……”

啪!

瘦小老者反手一巴掌,就將龍嘯天拍飛出去,怒道道:“說了多少次了,在外人面前,叫我大人!”

龍嘯天捂着腮幫子又衝過來,道:“大人,崔顥這個賊子跑了,不可不追啊。”

“你這個廢物。”

瘦小老者捶胸頓足地道:“非要自作聰明公開宣刑,把人放跑了吧,這事情都怪你,老夫不背這個鍋。”

他的模樣,和說話的語氣,竟是如一個小孩子一樣。

龍嘯天也不敢反駁,小心翼翼地哄勸道:“師……大人,那也得追啊,不能讓這些禍國殃民的敗類,就這麼跑了,否則的話,我們兩個人的官位,也算是到頭了。”

“什麼?”

瘦小老者一臉震驚的樣子,道:“崔顥這幾個孽徒跑了,我們要丟官?”

龍嘯天道:“千真萬確,師父。”

瘦小老者懊悔頓足道:“那還愣着幹什麼,快追啊,我這輩子唯一的願望,就是當官,就算是死,也絕對不能丟官位啊,快追快追。”

他身形騰空而起,又朝着林北辰等人逃命方向狂追而去。

龍嘯天捂着臉上的巴掌印字,又急又恨。

這個老瘋子。

若不是看他修爲驚人,於自己大有幫助,早就將他剁了。

“追。”

他一揮手。

周圍的警務亭高手,還有軍隊士兵,頓時紛紛也都追了下去。

“來人。”

他又對身邊一位副官道:“立刻就稟告軍部,林北辰劫持折重犯崔顥,朝着第二城區奔逃了,請求派出戰部,圍剿雲夢營地,追緝逃犯。”

“是,大人。”

副官立刻飛馳而去。

龍嘯天並沒有親自追下去。

他轉身看了看周圍鬧哄哄的圍觀羣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大聲地道:“諸位市民,大家都看到了,這個叫做林北辰的賊子,竟敢如此大膽妄爲,包庇背叛帝國的重犯,實在是罪無可恕,希望大家能夠踊躍提供線索,幫助追緝這些逆賊的下落……本官多謝了。”

周圍一片亂哄哄的迴應聲。

“龍大人辛苦啦。”

“林北辰竟敢營救叛國重犯,實在是罪無可恕。”

“我們一定會全力幫忙的。”

一羣人高聲大喊道。

龍嘯天又道:“大家都是我北海帝國的好公民,本官在這裡多謝了,這個林北辰,乃是第二城區難民營雲夢營地中的痞子,欺行霸市,沾花惹草,胡作非爲,大家還是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要去雲夢營地中鬧事,否則的話,會有性命之憂啊。”

“什麼?原來是個難民?”

“反了天了。”

“大家一起去,燒了雲夢營地。”

“我早就說了,這些個難民,都是土匪,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就不該收留他們。”

“驅逐難民。”

“讓他們滾出朝暉城。”

人羣之中,又是一片山呼海嘯一樣的喧譁咒罵聲。

龍嘯天臉上,浮現出一絲隱蔽的笑意。

……

……

第三城區。

警種聲不斷地響起。

第三城牆的各大城門,都開始緩緩地關閉。

原本無精打采的守城士兵們,也都嚴肅了起來。

“快關城門。”

有人大喊道。

西面城區,第六號城門,此時也正在緩緩地閉合。

這時,遠處突然一道龍捲風掠地而來。

“不要關,不要關,等一等……”

就看一個胳膊底下夾着一個棍狀生物的又白又喧的清秀胖子,兩條腿甩的好像是風火輪一樣,老遠就扯着嗓子高聲大喊。

守門的小隊長一看,立刻尖叫道:“快關……”

話音未落。

啪。

一條長鞭,突然就抽在他的身上。

小隊長在空中旋轉着廢了出去。

一頭騎着插翅虎的銀色大老鼠,憑空出現。

啪啪啪。

長鞭甩動。

試圖關閉城門的士兵,還有操控玄紋陣法的陣師,全部都被打昏在地。

“吱吱吱!”

光醬大聲地叫着。

“明白。”

蕭丙甘似是一陣疾風,從半閉合的城門中衝出去,頭也不回地跑了。

光醬騎在自己的乾兒子背上,悠閒地等了起來。

片刻之後。

林北辰左手拖着倩倩,右手拖着柳勝男,屁股後面揚起一道龍捲般的煙塵,飛馳而來。

“吱吱吱。”

光醬看到主人,頓時興奮地大叫了起來。

而她胯下的插翅虎,看到林北辰,卻是嗚嗚咽咽地低吼,一副又怒又怕的樣子。

“吱吱吱……吱吱!!”

光醬朝着林北辰招手。

“你在說什麼啊?下次用寫字板啊魂淡。”

林北辰拖着兩個少女,像是疾馳的列車一樣,呼嘯而過,留下尾音:“後面那個幾個人也放過來呀。”

光醬:() 。

十多息之後。

就見柳飛絮、鄭鬼等人黑衣人,滿臉滿頭滿身的塵土,帶着一對雙胞胎男孩和中年婦人,大口大口地喘氣,奔馳而來,從城門縫隙之中飛奔了出去。

光醬又等了等,見再無人來,才懶洋洋地騎着乾兒子從走到城門下,在門板上寫道:“我知道你醒了,別裝死,我幫你關門,不用謝我……”

寫完,吱吱吱地笑了笑,才走到外面,把城門緩緩地關上。

躺在地上裝死的城門小隊長,看到這一幕,腿腳抽搐了一下,表情古怪,連忙爬起來,一陣後怕地將門板上的字擦掉,立刻催促着其他裝死的同伴們,起來列隊。

他一陣後怕,又有些好奇。

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一個聽得懂鼠語的胖子。

一個看起來像是搶奪少女的瞎子。

一羣跟在瞎子屁股後面吃灰的傻子。

還有這個騎着老虎的白鼠。

一個比一個奇葩。

而且,好像也不是很兇殘啊。

起碼沒有殺人。

片刻後。

追兵趕至。

……

……

同一時間。

城頭上。

兩個身影,站在城門敵樓之下,完整地目睹了整個事情的經過。

“這個林北辰,還真的是個變數禍胎。”

身穿白袍的中年人臉上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他身形不高,中等身量,面容也頗爲普通,屬於那種放進人羣里根本不會有人看他第二眼的相貌。

但說話的語氣,卻自有一股雍容氣度,顯然是久居上位之人。

另一位文士打扮的中年人,也點點頭,道:“少年人,品性不錯,就是跳脫了一點,但不得不承認,絕對是一把鋒利的好劍,用得好,可以克敵制勝,用不好,傷敵傷己。”

白袍中年人道:“這些日子,千草的人跳的太歡了,讓林北辰這把劍,砍出幾滴血來,他們纔會疼。”

中年文士道:“大人,龍嘯天必定會藉此機會,向城中軍部施壓,屬下很好奇,您到底要不要出手呢?”

白袍中年人淡淡地道:“讓巍山部的寇中正去應付一下吧。”

中年文士一聽,心中立刻就明白過來,大人這是並不想出手。

他就鬆了一口氣。

以他的立場而言,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身邊這位大人出手,那樣的話,林北辰將沒有一絲一毫轉圜的機會。

“對了,你那個女婿……”

白袍中年人似是想起什麼,道:“真的可以打造出【天馬流星臂】?”

得到圖紙已經有幾日時間了。

但軍部的能工巧匠,鍊金大師,一時之間,竟是無法完全還原打造出【天馬流星臂】,這纔是白袍中年人關心的事情。

他手指輕輕地扣着城牆的女牆,道:“讓他去天工部報到吧,領中隊長之銜,若是打造出【天馬流星臂】成品,我許他一衛指揮使之職,若是可以實現標準化大量生產,一營之主的位置等着他。”

中年文士點點頭,道:“楊沉舟的確是一個鍊金鍛造的天才,可惜……唉,好,我明日就讓他去天工部報到。”

……

……

雲夢營地。

“爹,真的是您?”

終於見到了父親的小崔城主,噗通一聲跪在崔顥面前,抱住雙腿,喜極而泣,淚如雨下。

崔顥何等風度卓絕,英姿不凡的美男子?

此時根本顧不上自己的兒子,反而是胸膛劇烈地起伏,在大口大口地喘氣。

好半天,翻白的眼睛才緩過神來。

如果蕭丙甘不是他知根知底的人物,又是林北辰派來救他的人,崔顥絕對有一萬個理由懷疑,這個少年要殺了自己。

他摸了摸自己的肋骨。

已經被夾斷了兩根。

這個白胖子是傻子嗎?

他帶人走能不能不要用夾在腋下的方式,而且能不能不要用那麼大的蠻勁啊。

----------

必須特別感謝一下蕭野同學,也就是之前的叨見笑大大,本書的鐵桿粉絲,從發書以來,就一直支持,每天都有捧場和月票,也一直都在書評留言,現在他已經是本書的盟主啦,真的是非常感謝,一路走來,謝謝你的陪伴!

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你說什麼?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他怎麼這麼強?第四百六十三章 離去第四百二十六章 一步殺十人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鐵劍骨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他是神水宮主?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突圍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死亡降臨的世界第一千五百二十七 星河之戰第六百一十一章 力氣用大了?第一百四十二章 微信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林北辰殺瘋了第六百五十八章 蛋碎的聲音第一百五十五章 林北辰綠了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九百四十四章 殭屍?第一百二十二章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齊天大聖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他就是劍逍遙?第六百七十五章 新藥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意外的邀約第四百四十章 霸氣師孃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決賽日4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藍極鉅變第四百八十章 我也是有骨頭的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七十八章 我還會再回來的第五百六十五章 又來了第二百九十九章 有種放學別走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六百三十二章 一滴化作微光的眼淚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打的時候把問題問遍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七百六十吧章 重點保護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野心勃勃的女祭司第三百六十七章 千萬不要招惹林北辰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六百零五章 也包括我臉上的這個嗎?第六百九十三章 馬來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星河級第八百五十七章 少爺最帥了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二十三章 爆玄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我叫宇文秀賢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賞賜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那腦殘孫女婿第七百七十五章 跪或者死第七百八十九章 四方雲動第五十九章 這一屆的學員不太行啊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九百三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六百二十章 五氣朝元訣第五百七十六章 一個赤裸的身影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第九百四十二章 你想透了嗎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分道揚鑣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五百五十二章 直接折現吧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封政令函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忘情冢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敵寇盡低頭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自立門戶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一眼入魔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探索生命的起源?第九百四十二章 你想透了嗎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五百零九章 你們爲什麼會相信林北辰的話第七百七十三章 真正的主角永遠最後出場第五百八十七章 什麼纔是真理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竹院幫再聚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真是福星啊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擋我者死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本卷終章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圖窮匕見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六百四十五章一個盒子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一千五百十二章 讓林北辰交出來第六百五十一章 動搖的大貴族們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七百二十九章 銀劍天人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敵寇盡低頭第七百七十四章 萬目呆滯第三百八十章 奇怪的暗器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應該是那個人啊第七百五十章 給你加雞腿第三百五十九章 恩將仇報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要誤會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與劍雪無名的第一次見面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讓他們來收屍
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你說什麼?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他怎麼這麼強?第四百六十三章 離去第四百二十六章 一步殺十人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鐵劍骨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他是神水宮主?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突圍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死亡降臨的世界第一千五百二十七 星河之戰第六百一十一章 力氣用大了?第一百四十二章 微信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林北辰殺瘋了第六百五十八章 蛋碎的聲音第一百五十五章 林北辰綠了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九百四十四章 殭屍?第一百二十二章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齊天大聖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他就是劍逍遙?第六百七十五章 新藥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意外的邀約第四百四十章 霸氣師孃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決賽日4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藍極鉅變第四百八十章 我也是有骨頭的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兩個破限級第七十八章 我還會再回來的第五百六十五章 又來了第二百九十九章 有種放學別走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六百三十二章 一滴化作微光的眼淚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打的時候把問題問遍第三百七十四章 氣出違禁詞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七百六十吧章 重點保護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野心勃勃的女祭司第三百六十七章 千萬不要招惹林北辰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六百零五章 也包括我臉上的這個嗎?第六百九十三章 馬來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星河級第八百五十七章 少爺最帥了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二十三章 爆玄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我叫宇文秀賢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賞賜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那腦殘孫女婿第七百七十五章 跪或者死第七百八十九章 四方雲動第五十九章 這一屆的學員不太行啊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九百三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六百二十章 五氣朝元訣第五百七十六章 一個赤裸的身影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第九百四十二章 你想透了嗎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分道揚鑣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五百五十二章 直接折現吧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封政令函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忘情冢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敵寇盡低頭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自立門戶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一眼入魔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探索生命的起源?第九百四十二章 你想透了嗎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五百零九章 你們爲什麼會相信林北辰的話第七百七十三章 真正的主角永遠最後出場第五百八十七章 什麼纔是真理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竹院幫再聚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真是福星啊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擋我者死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本卷終章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圖窮匕見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六百四十五章一個盒子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一千五百十二章 讓林北辰交出來第六百五十一章 動搖的大貴族們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七百二十九章 銀劍天人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敵寇盡低頭第七百七十四章 萬目呆滯第三百八十章 奇怪的暗器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應該是那個人啊第七百五十章 給你加雞腿第三百五十九章 恩將仇報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要誤會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與劍雪無名的第一次見面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讓他們來收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