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刑場

望月大主教從大門中走出來,眼中滿是換新和興奮。

多少年的準備,無數的犧牲,黑暗歲月之中嘔心瀝血的隱忍,終於等到了光明重現的這一天。

她的神,重生了。

不但重生,而且還來到了這個世界。

神的榮耀,必將照耀整個世界。

心情激動之下,她就連腳步,都變得輕盈了很多。

唯一覺得虧欠的,就是對林北辰。

她利用了這個少年。

自從在雲夢城見到這個少年,她就有一種親切感。

就好像是見到了自己多年未見的晚輩一樣。

利用林北辰將劍之主君冕下從神域戰場之中接引回來,這其實是最終無奈的選擇。

雖然早就有所預謀。

一切也都很圓滿。

哪怕是她一次次的說服自己,別說是一個林北辰,只要能夠讓神降臨到這個世界,任何犧牲都是值得的。

但依舊有些愧疚。

能夠補救就補救一下。

所以她才拼死在劍之主君的手中,救下了林北辰。

算是一點點的補償吧。

其他的,也沒有辦法了。

反正她已經在實施行動之前,問過林北辰,是否願意爲了救夜未央,付出代價,林北辰自己也選擇了願意。

當時她問的時候,也已經將代價說的非常清楚了。

而事實上也沒有食言。

林北辰雖然失去了一身修爲,起碼還活着。

心中這麼不斷地安慰自己,但望月大主教心中的愧疚,似乎並沒有消散多少。

她纔剛走了進步,突然一道身影從旁側的石柱後面閃出來。

“別動。”

林北辰手中握着98K,頂住瞭望月大主教的額頭。

“你竟還沒有逃走?”

望月大主教無比驚訝。

以她對林北辰的瞭解,以這個少年脾性,應該是早就嚇得逃之夭夭纔對。

竟然會留下來伏擊自己?

林北辰氣的咬牙切齒:“我他媽的要是能走,我早就走了。”

望月大主教一怔,旋即啞然失笑。

倒是忽略了這一點。

神池大殿外面的主神殿中,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神道陣法、禁制和機關。

林北辰只是一個外人,根本不舒服這裡,是她領進來的,所以單靠自己絕對無法走出來,縱然是從神池大殿中逃出來,卻也不敢在這主神殿之中亂跑。

否則,一着不慎,就容易陷入無窮無盡的神道陣法之中,灰飛煙滅。

看着少年臉上憤怒呲牙的表情,不知道爲什麼,望月大主教的心中,突然沒有之前那樣沉重了。

她笑了笑,道:“你的一身修爲,都已經盡數化作了飛灰,只有些許神道之力,你覺得,以你眼下的戰力,還能威脅和控制我嗎?”

林北辰用98K捅了捅望月大主教的額頭,道:“那你試試……讓你嘗一嘗【雙手劍印】一發入魂的滋味。”

望月大主教的面色,微微一變。

她看不到98K,但是卻可以感受的確是有一個冰涼而又堅硬的東西,頂住了自己的額頭。

於是她下意識地就被林北辰的話,帶入了語境之中。

“真的是神奇。”

望月大主教不由得讚歎,道:“沒想到在這樣的身體狀態下,你竟然依舊可以施展【雙手劍印】。這可真的是一門神奇的戰技。”

怪不得剛纔劍之主君冕下,原本是滿臉的殺意,卻突然對林北辰的資料起了興趣。

原來是冕下已經看出來,這少年身上,有諸多秘密。

神不愧是神。

見微知著。

就連望月大主教自己,也都被勾起了好奇心。

“別廢話。”

林北辰氣的牙癢癢,道:“快,前來帶路,帶我離開這裡。”

望月大主教點點頭,道:“好,你跟我來。”

嗯?

這麼痛快就答應了?

林北辰一愣。

他準備好的狠話,還沒有來得及全部都放出呢。

“不要耍花樣。”

他面色狐疑,咬牙切齒惡狠狠地道:“婆婆,咱倆這友誼的小船可是已經翻了,你可千萬不要低估我【雙手劍印】的威力,這麼近的距離,不管你一會兒催發任何神道陣法,或者是施展任何秘術,都快不過我,海族的沙克族大將軍黑浪無涯,也禁不住我【雙手劍印】一擊,你要是耍花樣,那我們就同歸於盡。”

望月大主教笑了笑,道:“放心吧,如果我想要害你,就不會在剛纔,拼死攔住劍之主君冕下對你的追殺了……跟我來吧。”

林北辰根本不信。

這老婆婆就一個狼人悍跳預言家,騙到了他這個老好人的信任,結果差點兒將他弄死在神池大殿。

信任已經破裂。

現在說什麼,他都不會聽進去一個字了。

淡淡地點點頭,林北辰人狠話不多,雙手持98K,跟在望月大主教的身後。

98K就時時刻刻頂在她的後腦勺。

望月大主教倒是很輕鬆。

“你放心吧,我會說服劍之主君冕下,饒恕你的罪業,接納你爲真正的神信徒。”

她一邊帶路,一邊如拉家常一樣說道。

李北辰像是急了眼的兔子一樣,低低地吼道:“別特麼的廢話,好好帶路。”

頓了頓,終究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本性暴露,他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夜夜爲什麼會成爲劍之主君?那我以前一直都信仰,並且不斷地賜下神諭的神明,又是誰?”

望月大主教顯然是存着拉攏林北辰的心思。

她很耐心地解釋道:“如今明面上那位劍之主君,其實是一個鳩佔鵲巢的【逆魔】,真正的劍之主君冕下,在百年之前,就因爲一場神劫災禍,不幸隕落在了神域戰場之中 ……如果真正信仰劍之主君神系,你應該現在就棄暗投明了。”

蝦米?

林北辰驚得差點兒丟掉了手中的98K。

劍之主君曾經被人搞死了?

自己穿越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一直用微信聯繫的人,竟然是一個冒牌貨?

叫什麼來着?

【逆魔】?

所以說,劍雪無名那個狗女神,其實是一個【逆魔】的手下?

不過,也有可能,劍雪無名是被【逆魔】給矇蔽了。

畢竟劍雪無名只是一個實習女神,當初是爲了幫他,收了中介好處費,才主動去接觸劍之主君的……EMMM,這麼說來,豈不是自己坑了劍雪無名?

一時之間,林北辰的腦子裡,有些亂。

腦瓜子嗡嗡嗡的。

誰能想到自己來一趟神殿山做好人好事,竟然還吃到了這種驚天大瓜呢。

“誰能讓劍之主君冕下隕落?”

他又忍不住好奇心了。

望月大主教道:“說來話長……當初冕下在神域戰場之中,遭受了背叛和圍攻,其中就有那【逆魔】出手,導致冕下血灑戰場,肉身破碎,神魂離體……若不是冕下在關鍵時刻,以秘術凝結一枚精血,打入下界,又以假死之術,將神魂寄託於神域戰場一顆【寄魂珠】上,只怕是已經隕落了。”

“可是,這些和小夜夜又有什麼關係?”

林北辰問道。

說完,他腦子裡突然閃過一抹亮光,驚到:“難道是你騙小夜夜進入神域戰場,故意將她當做是爐鼎,讓劍之主君奪舍,佔據軀體,藉此重臨人間?”

這也太喪心病狂了吧?

林北辰想到這裡,自己都驚了。

這可是連他這樣臭不要臉的紈絝,都做不出來的事情啊。

沒想到望月大主教這個慈眉善目的婆婆,心腸竟然如此醜陋?

真的是個狼人啊。

“怎麼可能。”

望月大主教矢口否認,反問是表情頗爲震驚地反問林北辰,道:“難道在你的眼中,婆婆我是這種人嗎?”

林北辰無語。

你這個狼人,現在還好意思問這種話?

望月大主教不等他回答,直接解釋道:“劍之主君冕下,乃是一位正統信仰神系的光明之神,掌握的是月輝光明之力,英明神武,寬厚仁慈,猶如高高在上的銀月,光照大地,她怎麼會行奪舍佔據別人身體的這種事情?小北辰,你想多了,其實夜未央就是劍之主君冕下啊,所以才能與冕下的魂體完美契合,否則,你以爲塵世間,真的可以找到足以承納神明靈魂的肉身嗎?”

什麼?

夜未央就是劍之主君?

林北辰覺得自己好不容易恢復的腦漿,又要被望月大主教給搖混了。

他不由得一臉懵逼,問道:“什麼意思?”

望月大主教道:“我剛纔和你說過,神劫之時,冕下以秘術凝結自己的精血,打入下界……小未央,就是這一枚精血所孕育啊,她就是主君冕下的肉身啊。”

“哦……”

林北辰若有所思。怪不得當初夜未央可以施展禁忌之力。

原來她還有這樣一重身份。

“那也不對啊,之前的小夜夜,分明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靈魂,也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喜怒哀樂,她的靈魂是完整的,是一個完整的人……”

林北辰覺得自己還是應該腦子靈光一點。

不能就這麼被這個悍跳狼人給舒服了。

於是發出了這樣邏輯嚴密的合情一擊。

望月大主教沉默了片刻,道:“她所缺少的,是你不知道的。”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林北辰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擡槓了。

畢竟這已經涉及到了哲學問題。

望月大主教又解釋道:“何況,這一次是小未央自己主動進入神魂戰場,與自己的魂體融合,找回昔日的自我,並非是由我誘拐……他奶是冕下的精血所化,就如冕下本人一般,我絕對不可能欺瞞她,對於任何一個真正的純信徒來說,都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林北辰一下子又找到了擡槓的點:“可是,她剛纔分明是不認識我了,還要殺我……如果她還有以前的記憶的話,不會做出這樣事情的。”

望月大主教道:“神魂融合的結果,到底是記憶的融合,還是消失,誰也不知道。”

林北辰:“我*****”

這天又被聊死了。

他又喪失了擡槓的點。

兩人說着,已經來到了神殿之外。

“你走吧。”

望月大主教回頭看着林北辰,道:“雖然實力暴跌,但以你的‘易容術’,離開朝暉神殿山,易如反掌,短時間之內,沒有我的通知,不要再來這裡了,主君冕下重臨人間,恢復實力指日可待,首當其衝會拿【黃金左手】卓定波來開刀,神殿山會陷入戰爭中,等到戰事結束,我會通知你。”

“戰爭?”

林北辰一聽,腦門子都炸了:“海族都打到城門口了,你們還要掀起內亂戰爭?”

城中的普通人,竟然和這樣一羣神棍在一起同舟共濟,真的是到了八輩子血黴了。

望月大主教的目光,越過林北辰,看向遠處的城牆,以及更遠處的山巒,道:“犧牲在所難免,你遲早都會習慣……何況,以冕下的神威和手段,足以在短時間之內,犁庭掃穴,擊殺【黃金左手】卓定波,最好的結果,是不會影響到朝暉城的戰局。”

林北辰心中嘆了一口氣。

對於這種論調,他非常的不滿。

你不是被犧牲掉的那個,當然會這麼說。

望月大主教又苦口婆心地勸說林北辰,道:“你好好想一想,就會明白,如今北海帝國之所以式微,被老對頭極光帝國壓制,就連海族都敢踏上陸地,攻掠城池,就是因爲鳩佔鵲巢的【逆魔】得位不正,倒行逆施,十次神諭就此釀酒質詢篇,信仰崩塌,累及國力,使得帝國皇室威嚴暴跌,力量衰減,威懾力不足,就連千草行省這種亂臣賊子,都敢覬覦人皇寶座……想要根除痼疾,撥開雲霧見光明,就必須讓冕下重掌神位,撥亂反正。”

林北辰沒有再聽望月大主教說什麼,直接轉身離開。

這個瓜,老子不吃了。

這些破事,老子也不樂意管。

愛咋咋地。

我還是回去蓋我的學校吧。

等到學校建成,收到足夠的學員,不需要修煉,老子也能成爲天人。

到時候,直接去千草行省把衛名臣這個狗都不如的東西砍了,大仇得報,就好好苟着找回家的路吧。

“等等。”

這時,望月大主教突然開口了。

林北辰回頭看向她。

望月大主教擡手丟出一塊淡金色的東西。

“這時一塊來自於神域戰場的神金,蘊含着奇異的力量,若是將它淬鍊,鍛疊融入你的【紫電神劍】之中,會提升這柄劍的威力,算是我對你的一點小小補償吧。”

她淡淡地笑道。

林北辰將這金屬塊捏在手中,仔細感應。

的確是可以感覺到,其內有一股奇異的自然能量在涌動。

直覺告訴他,的確是寶貝。

“呵呵,你以爲都這樣了,我還會收你的東西嗎?”

林北辰將神金收起來,道:“沒錯,你猜對了。”

拿着神金,林北辰下了神殿山。

-------

二合一了。

明天是高考了,希望每一個考生,都能夠如林北辰這樣牛逼,門門滿分,金榜題名。

這是一條來自於高考狀元和首席天驕的祝福。

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柳掌門又悟了第八百九十三章 荊棘背心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還是一個孩子啊…第六百七十三章 下面沒有很難治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三百二十章 難以置信的突變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五感剝奪第六百七十章 小師妹第五百五十四章 醉春樓第六百三十五章 永世沉淪吧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六百零三章 回來了第七百三十九章 吃瓜吃到自己的身上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七十六章 求求你做個人吧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我其實是個內奸第二百二十四章 區區五鼎第九十二章 一劍通玄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敵寇盡低頭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身在敵營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一百四十章 鷹燕雙飛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天狼詔第七百七十二章 喧賓奪主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大豐收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衆神之父的武庫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們以前吃的是豬食吧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動手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秘強者第六百五十四章 大威天龍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沒興趣和不用了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能量戰衣第一百八十一章 凌遲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二百二十三章 征服,從此刻開始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六百三十六章 我新學了一套棍法第五百一十四章 你這嘴開過光吧?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二十五章 無效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瘋狂第五百六十九章 沒時間了快上車!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交,京城再無天雲幫第六百八十五章 天人技-封號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破限第八十五章 二星劍術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不朽之王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迫營業第五百七十六章 一個赤裸的身影第六百七十六章 你的力量呢?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一條噴子多少錢?第九百四十一章 有被冒犯到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五大天才第二百三十五章 驚醒第二百三十四章 生怕情多累美人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四百三十一章 秦主祭的怪癖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黑靄妖蓮第三百零一章 別廢話,戰吧第八百零六章 我不愛玄石第二百五十六章 特招第四百三十一章 秦主祭的怪癖第二百七十六章 戰隊的名稱?第二百二十四章 區區五鼎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淨世妖蟬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八百九十八章 今非昔模樣第五百二十三章 暗夜中的幽鬼第四百零七章 劍十七第一百三十四章 林北辰被人堵了第三百三十七章 今天的大人不對勁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五百六十七章 你知道的太多了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祭獻第四十四章 長得帥是一種什麼體驗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純金請帖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聯盟第五百五十一章 林北辰的臉綠了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日日都想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迫營業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吞噬血與骨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連番異變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六百四十一章 吐得乾乾淨淨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七百七十六章 絕對實力
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柳掌門又悟了第八百九十三章 荊棘背心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還是一個孩子啊…第六百七十三章 下面沒有很難治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三百二十章 難以置信的突變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五感剝奪第六百七十章 小師妹第五百五十四章 醉春樓第六百三十五章 永世沉淪吧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六百零三章 回來了第七百三十九章 吃瓜吃到自己的身上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雙神位第七十六章 求求你做個人吧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我其實是個內奸第二百二十四章 區區五鼎第九十二章 一劍通玄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敵寇盡低頭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身在敵營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一百四十章 鷹燕雙飛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天狼詔第七百七十二章 喧賓奪主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大豐收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衆神之父的武庫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們以前吃的是豬食吧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動手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會這樣?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秘強者第六百五十四章 大威天龍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沒興趣和不用了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能量戰衣第一百八十一章 凌遲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二百二十三章 征服,從此刻開始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六百三十六章 我新學了一套棍法第五百一十四章 你這嘴開過光吧?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二十五章 無效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瘋狂第五百六十九章 沒時間了快上車!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交,京城再無天雲幫第六百八十五章 天人技-封號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破限第八十五章 二星劍術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不朽之王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迫營業第五百七十六章 一個赤裸的身影第六百七十六章 你的力量呢?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一條噴子多少錢?第九百四十一章 有被冒犯到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五大天才第二百三十五章 驚醒第二百三十四章 生怕情多累美人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四百三十一章 秦主祭的怪癖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黑靄妖蓮第三百零一章 別廢話,戰吧第八百零六章 我不愛玄石第二百五十六章 特招第四百三十一章 秦主祭的怪癖第二百七十六章 戰隊的名稱?第二百二十四章 區區五鼎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淨世妖蟬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八百九十八章 今非昔模樣第五百二十三章 暗夜中的幽鬼第四百零七章 劍十七第一百三十四章 林北辰被人堵了第三百三十七章 今天的大人不對勁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五百六十七章 你知道的太多了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祭獻第四十四章 長得帥是一種什麼體驗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純金請帖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聯盟第五百五十一章 林北辰的臉綠了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日日都想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迫營業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吞噬血與骨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連番異變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六百四十一章 吐得乾乾淨淨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七百七十六章 絕對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