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手感不行

“這水果……”

韓不負一連吃了好幾塊火龍果,一開始還不覺得什麼,後來越吃覺得體內玄氣激盪,竟是如吸取了玄石一樣,渾身更是有一種冰涼氣息繚繞,感覺到無比舒暢。

“哈哈,怎麼樣,好吃吧?這是我新培育出來的品種,你要是覺得好吃,就多帶一些去前線,對於修煉,也是有好處的。”

林北辰得意洋洋地道。

韓不負笑了笑,道:“其實我還有一事相求……”

林北辰直接擺手打斷,罕見的認真嚴肅道:“我林北辰在這個世界,真正交心的朋友很少很少,老韓你算一個,咱們兄弟,不要說‘求’字,你想要什麼,直接說,只要我有。”

韓不負怔了怔,重重地點頭。

“是關於【北辰藥丸】,這種藥丸,簡直是行軍打仗的必備神器,前線戰局複雜,瞬息萬變,有的時候,一旦補給輜重跟不上,士兵們就得餓着肚子打仗,很傷士氣,而【北辰藥丸】功效奇特,便於攜帶……”

說起來的時候,韓不負眼睛裡都在發光。

林北辰滿口答應:“我先給你一萬顆。”

韓不負呆住了:“一……一、一、一萬顆?”

林北辰解釋道:“老韓,不是兄弟不講義氣啊,是目前還是受產量所限,你有走的太急,這樣吧,等過段時間,我這邊穩定了,產量跟上了,我再派人送一些去前線。”

“不不不……”

韓不負連忙擺手,道:“我的意思是,太多了,我本來只准備要幾百顆,一千顆撐死了,我知道,那藥丸其中有的藥草,非常珍貴。”

林北辰哈哈一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另外,我還給你準備了一些禮物。”

說着,直接拿出一對淺灰色的護腕。

這是他在一線天阻擊海族高手時舔包得到的。

這對護腕,乃是儲物寶具。

裡面的存儲空間不小,原本裝着的海珠、寶石、海族修煉功法等等,都被林北辰廢物利用了。

如今這兩個儲物護腕中,一個裝着基本土系修煉秘籍,還有成熟的火龍果,香蕉,冬棗之類的水果,以及相應的種子。

而另一個裡裝着的都是【高品玄石】。

韓不負接過護腕,仔細觀看後,擡頭看了一眼林北辰。

林北辰笑的那叫一個一臉純良,就連笑容褶子裡都充滿了真善美。

他坦然道:“被這麼看我,我是很摳門,但那要看對誰,一千斤玄石,還有那些水果,對於修煉有益,其中種子,你可以在北方前線嘗試着種一下,萬一種出來,也算是一份收穫。”

韓不負鄭重其事地道:“我從來不覺得你摳門。”

林北辰笑道:“哈哈,別別別,我摳門這點我自己還是承認的……”

說着,又取出另外一個儲物袋,道:“這裡面是我爲凌遲將軍,凌午將軍準備的禮物,你順道替我帶過去吧。”

韓不負臉上浮現出一絲果然不出所料的表情。

林北辰一看錶親不對,連忙解釋道:“我這可不是爲了娶凌晨那個妞,才專門討好兩個大舅子的啊,你千萬不要誤會。”

韓不負眉毛一挑。

o。

給了林北辰一個‘我懂’的表情。

林北辰:,,,,?

你懂個卵子啊你。

唉。

算了。

解釋不清楚了。

黃泥抹到褲襠裡,不是屎也是屎了。

這一夜,兩人一直在大帳裡聊到了後半夜。

午夜時分,韓不負起身告辭。

這時,一萬顆【北辰藥丸】也已經準備好。

臨出門的時候,他又想起一事,道:“對了,我有位一位過命的戰友,叫做蕭野,如今被調回朝暉城,是城內黑潮戰部的一位衛級指揮使,對於朝暉軍內部情況,比較熟悉,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幫忙斡旋的,可以去找他,我已經和蕭野打了招呼了。”

這算是壞規矩的事情。

但爲了林北辰,韓不負終於還是忍不住破例了一次。

“蕭野?”

林北辰道:“我有些印象,是那日在城外迎接我們的那位帶隊的大叔吧。”

韓不負哭笑不得地道:“人家蕭老哥就是長得着急了一點,實際上也才二十一歲而已。”

交代完這些,韓不負轉身離開。

林北辰一直將他送出雲夢營地。

……

……

第二日。

天空中飄灑着細碎的雪花。

氣溫寒冷,幾乎滴水成冰。

龔工備好了馬車,一直等到中午,林北辰才睡醒來,一番洗漱,帶着兩個侍女,上了馬車,離開雲夢營地,前往內城。

有些事情,必須要進城去辦理一下了。

片刻後。

繳納了一枚銀幣的入城費,馬車駛過第三道城牆的門洞,呼嘯而入。

“果然是比第二城區繁華啊。”

林北辰透過暗色琉璃馬車玻璃,朝着看去。

街道整齊,地面鋪着青磚。

露面兩側有造型各不相同的民居建築。

還有大大小小的店鋪,看起來生意竟然是不錯。

林北辰的目光,看着街道上來往的行人。

這些人的穿着,雖然不是名貴,但起碼可以有棉衣遮體禦寒,面容也不像是第二城區的流民那樣一臉飢容菜色,起碼還有一些紅潤神采。

一道城牆,彷彿是隔開了天堂和地獄。

街道兩邊有商販叫賣之聲,早點,繡品,甲冑,兵器,成衣,胭脂水粉等等,各種貨物都有。

而且大多數的店鋪,看起來生意還不錯。

“不是說朝暉大城中,物資緊缺嗎?”

林北辰看着頗爲熱鬧的街道,不由地嘆道:“看來緊缺的只是第二城區的數百萬難民啊。”

這些天,王忠建立的城管大隊也並沒有閒着。

其實暗中已經撒出去不少人,都在摸底第二城區的情況。

各種消息,源源不斷地彙集到了林北辰的豪華大帳之中。

每日倩倩和芊芊,爲林北辰按摩捶腿洗腳的時候,都會將這些信息,念給他聽。

所以幾日下來,林北辰對於第二城區的瞭解,怕是要比官方更加清楚。

套娃一樣環繞着三重內城的第二城區,面積是所有城區之中最大,地廣人稀。

如今已經容納了三百多萬的流民。

其中一半是從朝暉城以南的海族佔領區逃難而來的,剩下的一半中,大約有三成是原本就生活在這片區域的省會貧民,另外七成則是因爲貧困和土地、午夜兼併而喪失了生活支撐,不得不從第三城區中退出來的落魄平民。

官方對於第二城區的管轄治理,只是浮於表面。

表面上安定。

暗地裡亂潮涌動,每日都有人死去。

不太誇張地說,第二城區就是一個法外之地。

而眼前的第三城區,給林北辰的感覺,繁華程度和以前的雲夢城差不多,更加乾淨有序。

街道中來往行人的臉上,也看不到太多對於戰爭的畏懼和驚恐……

想想也不奇怪。

第二城區的廣袤,像是一片真空地帶,擋住了海族發動攻勢的日夜中的戰爭喊殺之聲。

很多第三城區的居民,已經從最初的恐懼之中解脫了出來,有意無意地淡化了戰爭的陰霾!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第三城區的大多數人,大致就是如此。

哪怕是關於戰爭的動員,在城區之內始終都沒有停過。

但逐漸地,戰爭變成了一門生意。

比如——

“爲城牆上的戰士募捐,大家有錢出錢,有物出物啊……”

“一枚銅板不嫌少,千枚金幣不嫌多。”

“捐款十枚金幣,即可獲得朝暉軍軍部頒發的優秀市民榮譽獎章一枚。”

“不能讓城牆上的戰士流血流汗還挨凍。”

此起彼伏的吆喝聲,從前面的街道上傳來。

是一羣天真爛漫的少年學員,捧着自制的募捐箱,揮舞着小標語,走在了街道中間,向來往的行人募捐。

哦,一羣富有理想主義的少年啊。

“這位貴人,請您爲城牆上的戰士,獻一點愛心吧。”

一個甩着雙馬尾辮子的小蘿莉學員,穿着有補丁的初級學院服,也不知道是城內哪個學院的學員,擋住了林北辰的馬車,烏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馬車門,怯生生地道。

“他媽……”

林北辰在車廂里正想自己的大事呢,猛地馬車一停,思路被打斷,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推開車廂門就要展示一下一個紈絝的自我修養。

但當他的目光落在這雙馬尾小蘿莉的身上,下面的話頓時就噎住了。

真漂亮啊。

還有點兒眼熟。

好像是在哪裡見到過一樣。

這麼可愛漂亮的小姑娘,打一拳肯定會哭很久吧?

“大哥哥,給士兵捐點錢吧。”

小姑娘仰着頭,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林北辰,甜甜地笑着。

林北辰摸了摸了摸下巴,笑嘻嘻地道:“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就捐十枚金幣。”

車廂裡的倩倩和芊芊嬌媚俏麗的小鵝蛋臉上,頓時都浮現出了嬌嗔之色。

少爺啊。

有我們兩個在身邊,您還有心思沾花惹草呀。

馬車伕龔工眉毛微微一動,但眼觀鼻鼻觀心,反覆什麼事情都咩有發生一樣。

雙馬尾小蘿莉彷彿沒有絲毫的戒心一樣,道:“我的名字叫做……”

“別告訴他。”

旁邊一個清越脆朗的女聲傳來。

卻是一個身形高大的女學員走過來,一下子擋在了雙馬尾小蘿莉的身前,用母霸王龍護食一樣嚴肅的目光,盯着林北辰,道:“你要捐就捐,不願意捐就別捐,我警告你,不要打我家呂靈心妹妹的主意……”

說到最後,她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話語戛然而止。

o·( )o·?

好像……

剛纔……

說漏嘴了?

把小心心的名字給暴露了?

而被擋在身後的雙馬尾小蘿莉,額頭上垂下一排黑線,緩緩地就捂住了自己的光潔白皙的額頭。

( )!

不愧是神經大條的勝男姐姐呢。

日常操作。

習慣了呢。

林北辰呆了呆,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一抹調侃之色。

“啊啊啊啊……”

身形高大的女學員終於也反應了過來。

“啊啊啊,快,你什麼都沒有聽到,快忘記。”

高大女生抓狂地道。

林北辰笑了笑,拿出十枚金幣,屈指一彈,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金色弧線,挨個掉落在雙馬尾小蘿莉呂靈心懷中的盒子裡。

“願劍之主君保佑城牆上的戰士們。”

林北辰很紳士地點點頭,然後坐回到車廂裡。

馬車向前行駛。

後面傳來了兩個女學員的對話聲。

“啊,小心心,萬分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勝男姐姐,沒關係啦,那位大哥哥不是壞人呢。”

“他還不是壞人?別看他長得帥,一臉的猥瑣,小心心,身爲你最好的朋友,我不得不提醒你,千萬千萬千萬要小心那些圖謀不軌的男人,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模樣,對那些臭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力,足以讓他們獸性大發哦。”

“也沒有你說的那麼可怕吧,勝男姐姐。”

“就是這麼可怕。”

“安啦安啦,我會注意的。”

“對了,剛纔那個大色狼,好像真的是捐了十枚金幣哦。”

“啊,對哦,要贈送大哥哥一枚榮譽市民徽章的……大哥哥,等等。”

“快追。”

林北辰坐在馬車裡,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呂靈心嗎?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個雙馬尾小蘿莉,應該就是呂靈竹的妹妹了。

雖然年齡差的有點大,但模樣真的是很相似。

以至於他在看在小蘿莉的第一眼,就有了猜測。

楊沉舟抱着呂靈竹的骨灰,來到第三城區,要去見呂靈竹的家人,也不知道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已經過去三天,還沒有消息。

不過有戴子純大哥通行,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吧。

林北辰最擔心的,其實是楊沉舟在失去了愛人自後,也喪失了活着的動力,萌生死志。

呂靈竹也是不算是偉人。

但她絕對是一個真正的戰士。

林北辰這麼摳的人,也願意捐出十枚金幣,就是因爲呂靈竹的因素。

馬車並沒有停下來。

兩個追趕馬車的女學員也很快消失不見。

“少爺,按照計劃,我們先去行政廳,申請建立學院的用地,然後再去第四城區的神殿,不過,剛纔王管家傳來消息,半個時辰之後,行政廳纔會開衙辦事,他已經安排好了餐位,不如我先帶您去行政廳旁邊的摘星樓用餐……”

龔工的聲音傳進來。

“這都什麼時候了,行政廳衙門竟然還沒開,效率也太低下了吧。”

林北辰吐槽道。

龔工沒有解釋什麼。

當然真相是少爺您睡起來的太晚,這會兒行政廳是午休時間,距離下午開衙還有半個時辰。

片刻後。

摘星樓到了。

林北辰從馬車裡走出來,擡頭一看,腦海之中浮現出兩個字——

臥槽。

好高啊。

竟是十六層高的土木建築,雕欄玉砌,紅木鑲嵌,以玄紋陣法加持,隱約有能量護罩流轉,遠超林北辰在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後,見到過的任何一個樓宇。

朝暉大城的行政廳總衙,建造在第三城區核心區域,已經有百年曆史,周圍最是繁華。

而這摘星樓有着第三城區第一高樓之城。

傳聞屬於省主大人所有。

倩倩和芊芊兩個侍女,也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龔工上前報了包廂號,自有店小二上來引導,乘坐着猶如神似電梯的【鍊金浮梯】,一直來到十二樓,進入大廳。

大廳不小,足以容納百人。

所謂的包廂,竟是以鏤空屏風分割開來的一個個桌位,並不密封,隔音效果也不好。

林北辰倒也不在意。

因爲摘星樓的酒水美食,的確是遠超雲夢城的萬勝樓,讓他一下子就沉迷其中,毫不猶豫地大快朵頤起來。

尤其是特產【星辰釀】,更是甘醇綿長,滋味美妙,雖然貴了點,一罈酒一枚金幣,但卻讓林北辰喜不自勝,一口氣點了十壇,鯨吞牛飲了起來。

因爲正是午飯時間,所以樓中極爲熱鬧。

“依我看啊,海族根本不堪一擊。”

“是啊,被誇大了。”

“呵呵,等到我風語行省的大軍集結完畢,一次反攻,就可以將這些海蠻子,趕回到海里去……”

“就是,南方城池的駐軍和官員,實在是一羣廢物,竟然朝夕之間就戰敗,丟掉了那麼多的土地,就該全部都殺了。”

“不錯,都是廢物。”

酒到酣時,大廳裡的高談闊論之聲,不絕於耳。

旁邊幾個身穿着制服的年輕人,一邊喝酒,一邊議論戰局,對於朝暉城以南各大領、城池的官員們,一陣挖苦和諷刺。

“若是給我機會,巡牧一城,必定團結市民,上下一心,死守城池,死寂反攻,定叫海族損兵折將,慘敗而歸!”

“哈哈,那是,誰知道趙兄你已經是六級大武師,策論高明,若是上了戰場,必定可以立下蓋世大功。”

“哈哈哈,打仗其實很簡單,可惜了,我家老爺子,死活不讓我報名上戰場,哎,被一羣廢物領軍,誤了軍國大事啊。”

林北辰心道是誰這麼大的口氣,一邊喝酒,一邊扭頭看去。

只見隔壁一桌人中,有一位白面無鬚,看着也就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黑眼圈,眼窩深陷,油頭粉面的樣子,一臉浮誇之色。

這一看就是昔日林北辰同款的紈絝廢物。

這年輕人嘴角一顆黑痣,手中拿着一把描金摺扇,左手還摟着一個唱曲的年輕姑娘,眉眼之間盡是猥瑣油膩,卻還在大罵南方官員無能,城頭將領廢物……

林北辰用中指揉了揉眉心。

這種人,就算是異世界的鍵盤俠吧。

嘴上有前言,胸中無一策。

只是隨便掃了一眼,林北辰就可以確定,這種貨色,如果進入戰場,別說是什麼海族戰將,隨便一個劍魚族的利劍武士,就可以一瞬間將他切成薄嫩多.汁的人片!

林北辰回過頭來繼續喝酒。

隔壁桌的議論聲,又不斷地傳來。

“聽說,這一次司法廳要審判處決一批南方戰敗的官員,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嗨,這個我知道,就在明天下午,在第三城區的西市口,一共三十五人,爲首的一個廢物,叫做崔顥,聽說帝國在南方的首敗,就是他造成的,丟了雲夢城,才導致海族登陸成功,一路碾壓過來……”

林北辰聞言,心中一動。

之前在海族處打聽到的消息,是崔顥被風語行省官方從海族牢房中贖回了,後續就沒有了下文。

這幾日來到朝暉大城之後,林北辰也安排王忠去打聽,也沒有什麼線索。

結果竟然是被關押在司法廳?

“這麼說來,姓崔的是罪魁禍首啊。”

“這種人,就該千刀萬剮。”

“就是,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早就該殺了,爲何一直等到現在?”

“聽說此人出身於小劫劍淵,有人要保他……”

“誰敢保這種禍國殃民的雜碎,不怕遺臭萬年嗎?”

“誒?時間到了,要開衙了,諸位,快走吧,不然要遲到了……”

“走走走。”

一羣人酒後狂言,結了賬,相互攙扶着離開。

那個油頭粉面的年輕人,狠狠地在唱小曲的年輕姑娘胸衣裡捏了一把,捏得小姑娘眼淚都流下來,才笑嘻嘻地走了。

旁邊過來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一邊自己抹眼淚一邊收拾傢伙事,唉聲嘆氣地道:“翠兒啊,你……唉,受委屈了,都是我這個當爹的沒本事……”

姑娘擡手擦掉眼淚,擠出笑容,道:“沒事,爹,剛纔得了一枚銀幣呢,我再唱幾曲,就夠給娘抓藥的錢了,一定能治好孃的病……”

話音未落。

叮噹。

一枚金幣落在了她手中的盤子裡。

姑娘怔了怔,眼裡淚花兒翻滾着看了看周圍。

“給爺唱個曲兒。”

隔壁桌位上,一個早桌子上擺着十個酒罈的客人,正抱着酒罈子牛飲,放下罈子的瞬間,露出一張年輕而又英俊到了極點的面容,微微一笑道。

姑娘頓時臉蛋兒紅了。

“大爺要聽什麼?”

她也不知道爲什麼,已經久經風塵的自己,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紅了臉。

仔細想想,應該是因爲那少年太俊秀了,一雙帶笑的眼睛,簡直能勾魂一樣。

姑娘一時心漪盪漾,選了一首拿手的曲子,咿咿呀呀地唱起來,歌喉婉轉,似是大珠小珠落玉盤,非常好聽。

等到她唱完,擡頭一看,那英俊如妖的少年,已經不見了,桌子上只剩下了十個空酒罈,姑娘心裡一下子空落落的好像是失去了什麼,就如那空空的酒罈一樣。

“遇到貴人了啊。”

老父親在一邊歡喜地道。

一枚金幣,可以算是解了他們一家三口的大難了。

至少足夠治療老婆子的病了。

……

從摘星樓走出來,林北辰心情不錯。

贈人玫瑰手有餘香。

這種感覺很好。

而倩倩和芊芊的小臉蛋上,也掛着開心的笑容。

她們越來越喜歡少爺了呢。

就知道少爺是一個好人。

上了馬車,片刻後就到了行政廳。

按着指示牌,來到了用地審批的廳堂前。

還沒進門呢,就聽一個熟悉的賠笑聲傳出,然後噗通一聲,有個人從審批廳的廳堂裡面,被叉着扔了出來!

“哎喲……”

慘叫聲更加熟悉。

林北辰目光一凝。

被認出來的人,不是提前來辦理手續的王忠又是誰?

------

剩下的三章合一了,今天又在十二點前,時間管理依舊有進步,大家晚安。

第八百二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APP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盛典日(2)第三百一十五章 老爹挖的坑有點大啊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我是一個大善人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命運之槍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巖狼之王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他就是劍逍遙?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宿命之戰(2)第八百二十五章 品性高尚林北辰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驚豔一槍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真氣魔氣雙領主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十章 林同學,有話好好說第二百九十九章 有種放學別走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脆弱的星河級第三百六十八章 爲了世界和平請你去死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七百七十五章 跪或者死第七百七十三章 給京中的各位打個招呼吧第九十七章 來自於報告的科普第七卷 破碎的大陸第五十一章 系統升級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視頻通話第七百七十三章 給京中的各位打個招呼吧第二百七十七章 水中英姿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強勢碾壓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只怪他沒這個福氣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你知道我過的什麼日子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九百九十五章 死起來像是鬧着玩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定智水境第七百五十章 挑戰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破身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反手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他來了第八百九十七章 豬也能這麼快?第二百七十三章 帳中對話第四百五十九章 差一步成爲教皇第八百三十一章 有個部位硬如鐵第五百零八章 面對疾風吧第三百零八章 擺脫那個惡魔第四百八十三章 不愧是師父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配嗎?第二百六十二章 十大天驕第三百四十一章 左令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有可能存在的危機第三百四十九章 誰這麼不開眼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人族的輝煌大世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你知道我過的什麼日子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五百二十五章 大小姐的東西第六百二十三章 過街老鼠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鑽天人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接着奏樂接着舞第三百二十七章 全都死了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盛典日(2)第六百零三章 又又又來?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是嗎?我不信第四十九章 好緊,抽不出來第八百六十五章 斬殺第四百九十八章 有種來殺我啊第四百六十二章 屠過神的女人第二百六十八章 又見暗夜殺機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條比想象中更粗的大腿第1065章 小別勝新婚第四百三十二章 從零……萬開始第五百五十二章 直接折現吧第一千一百章 虢主神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我的地盤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破碎人臉?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可怕的忠誠度第六章 不可思議的功能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圖窮匕見第三百三十四章 空空如也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真氣魔氣雙領主第三百七十六章 吃掉了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第五百五十一章 林北辰的臉綠了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七百九十七章 季無雙跪了第二百二十八章 熱度很高第六百八十四章 更好的辦法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四百八十四章 所有人的希望第一百七十三章 激變(3)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當場去世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衆神之母?第二百八十一章 拒絕的原因
第八百二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APP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盛典日(2)第三百一十五章 老爹挖的坑有點大啊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我是一個大善人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命運之槍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巖狼之王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他就是劍逍遙?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宿命之戰(2)第八百二十五章 品性高尚林北辰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驚豔一槍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真氣魔氣雙領主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十章 林同學,有話好好說第二百九十九章 有種放學別走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脆弱的星河級第三百六十八章 爲了世界和平請你去死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七百七十五章 跪或者死第七百七十三章 給京中的各位打個招呼吧第九十七章 來自於報告的科普第七卷 破碎的大陸第五十一章 系統升級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視頻通話第七百七十三章 給京中的各位打個招呼吧第二百七十七章 水中英姿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強勢碾壓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只怪他沒這個福氣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你知道我過的什麼日子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九百九十五章 死起來像是鬧着玩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定智水境第七百五十章 挑戰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破身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反手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他來了第八百九十七章 豬也能這麼快?第二百七十三章 帳中對話第四百五十九章 差一步成爲教皇第八百三十一章 有個部位硬如鐵第五百零八章 面對疾風吧第三百零八章 擺脫那個惡魔第四百八十三章 不愧是師父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配嗎?第二百六十二章 十大天驕第三百四十一章 左令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有可能存在的危機第三百四十九章 誰這麼不開眼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人族的輝煌大世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你知道我過的什麼日子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五百二十五章 大小姐的東西第六百二十三章 過街老鼠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鑽天人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接着奏樂接着舞第三百二十七章 全都死了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盛典日(2)第六百零三章 又又又來?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是嗎?我不信第四十九章 好緊,抽不出來第八百六十五章 斬殺第四百九十八章 有種來殺我啊第四百六十二章 屠過神的女人第二百六十八章 又見暗夜殺機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條比想象中更粗的大腿第1065章 小別勝新婚第四百三十二章 從零……萬開始第五百五十二章 直接折現吧第一千一百章 虢主神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我的地盤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破碎人臉?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可怕的忠誠度第六章 不可思議的功能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圖窮匕見第三百三十四章 空空如也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真氣魔氣雙領主第三百七十六章 吃掉了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第五百五十一章 林北辰的臉綠了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鉅著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七百九十七章 季無雙跪了第二百二十八章 熱度很高第六百八十四章 更好的辦法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四百八十四章 所有人的希望第一百七十三章 激變(3)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當場去世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衆神之母?第二百八十一章 拒絕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