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

林北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正常概率之下,一千個武道宗師裡面,只有一個人可以成爲半步天人。

而十個半步天人之中,運氣好的話,也許能有一個可以成爲真正的天人境強者。

運氣不好的話,估計一輩子都是半步——也就是半吊子天人了。

所以這樣一對比,就知道KEEP軟件裡跳出來的這個罕見級偶觸加速任務是何等的罕見了。

這是真正一步登天的機會啊。

只要實力提升到天人——不,提升到半步天人,那基本上就可以在朝暉大城橫着走,乃至於諸大帝國,都要好好地巴結自己。

舉個簡單的例子。

半步天人是核彈。

天人境強者是氫。彈。

反正都是核武器級別的,輕易不能動用。

到那個時候,自己就真正有資格向衛名臣復仇了吧?

被背後搞了這麼長的時間,不報復一下,林北辰真的是咽不下這口氣。

如果他跟着虞親王去了極光帝國,就算是有死神手機開掛,真的修煉到天人境,估計也得好幾年,到時候只怕是衛名臣已經顛覆北海帝國成功,成爲身兼教皇和皇帝雙重身份的大BOSS了。

到時候,衛名臣可是已經嚐到了成功的甜頭了呀。

這怎麼可以?

而且,只有不斷地提升實力,才能不斷地開發出手機的新功能。

從而找到回去地球的路。

所以……

林北辰的思路,瞬間清晰。

他毫不猶豫地點擊了——

“是。”

然後舊的提示框淡去。

新的提示框出現。

“您已經接受KEEP軟件內置任務,請在六個月內完成該任務,倒計時現在開始……”

後面又跟着一個倒計時器。

我屮艸芔茻。

林北辰當時就想要放棄任務了。

一般都倒計時的任務,一旦完不成的話,可都會有懲罰。

我晶恁娘嘞。

之前爲什麼沒有提示?

林北辰一陣陣的毛骨悚然。

死神手機的懲罰,想一想都很恐怖吧?

他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很難看。

“別怕,爺爺護着你。”

一邊的凌太虛看到林北辰面色數變,還以爲他被這羣人給嚇住了,道:“男子漢大丈夫,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朝暉大城是你最好的選擇,豈能被他們這羣小蟲子嗷嗷幾聲,就像是打斷了脊樑骨的狗一樣,連自己的祖國,都不要了。”

拓跋吹雪聞言,冷哼了一聲。

林北辰緩緩地拿出了【海神之淚】。

容主教的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喜色,道:“明智的選擇,我現在就可以以海神冕下的榮耀發誓,絕對……”

話音未落。

就看林北辰一臉猙獰地又拿出了紫電神劍。

劍刃直接對準了手中的【海神之淚】。

“你……”

容主教大吃一驚,道:“別衝動,你幹什麼?”

“你別逼我。”

林北辰一臉瘋狂地道。

容主教簡直快瘋了。

我哪裡逼你了?

我只是因爲怕你出幺蛾子纔過來看一眼,遠遠聽到你要去極光帝國,所以提出了一個合理而又恰當的建議而已。

你這一臉我要殺你的表情,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冷靜。”

容主教道:“有話好好說。”

“那你幫不幫我?”

林北辰咬牙切齒地道。

糟糕。

這小腦殘的腦疾發作了。

容主教一看這情況,心中頓時一片冰涼,連忙道:“幫,一定幫,你想要讓我做什麼?”

當前最重要的,是趕緊安撫這個瘋子,讓他腦疾穩定下來。

誰知道林北辰一張嘴,道:“把他給我弄走。”

他指着拓跋吹雪。

後者愕然。

容主教頓時一排黑線從腦門上垂下來。

自己要是有那個本事,還能被你這個小腦殘擺佈到這種程度嗎?早把你一巴掌拍死,然後拿着【海神之淚】縱橫陸地了。

“大哥哥,你不願意和我們一起安全離去?”

虞可兒心裡恨得牙癢癢,表面上卻還是一副清純欲滴嬌憨可人的樣子,瞪大了眼睛,故作鎮靜地道。

林北辰道:“對不起,吃不慣異國的軟飯。”

虞親王嘆了一口氣。

他低聲說了一句什麼。

拓跋吹雪看了林北辰一眼,又看了看一直都沉默不語的白嶔雲,啪地一聲手中的摺扇合上,收回目光。

“唳——!”

巨型雪鷹長嘯一聲,振翅轉身離去。

王級魔獸的速度極快,轉眼之間,竟是已經化作了一個小白點,消失在了遠處的天空之中。

林北辰呆了呆。

欸?

這麼光棍就走了?

之前明明還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

這也太好打發了吧?

容主教鬢角流下一滴冷汗。

還好虞親王給了她這個面子。

否則一會兒不知道怎麼收場了。

“現在可以把劍放下了吧?”

她努力地擠出一個笑容道。

“你走。”

林北辰咬牙切齒,像是在對一個背叛了自己的負心女控訴一樣,大聲地吼道:“你離我遠一點。”

容主教心裡恨得牙癢癢,但這個時候,不敢再刺激林北辰,當下二話不說,手中法杖一頓青色巨蛟的腦袋,巨蛟怒吼一聲,騰雲駕霧,攜裹黑色的烏雲,朝着遠處遁去。

林北辰鬆了一口氣。

他看向凌太虛,道:“老爺子,接下來的事情,讓我自己處理吧。”

“你?”

凌太虛有點兒不確定地道:“你行嗎?”

林北辰道:“試試吧,你別走的太遠,一會兒我如果有危險,喊救命的時候,你趕過來幫我一下?”

凌太虛頓時無語:“小子,你可以啊……啊?從來都是我拿別人當備胎,今天第一次被別人當城市備胎。”

縱然很不滿,但還是轉身離開了。

整個劍峰之上,如今又剩下了林北辰和白嶔雲兩個人。

“你覺得這樣做,我就不殺你了嗎?”

白嶔雲依舊籠罩在淡紅色的光霧氤氳之中,聲音清冷地道,聽不出來她的情緒波動。

林北辰老老實實地道:“你可能忘記了一件事情。”

“什麼?”

白嶔雲怔了怔。

林北辰道:“我還欠着你十萬金幣呢,如果你殺了我,這筆錢連同利息,你永遠都收不回來了。”

“不會。”

白嶔雲的聲音裡,帶了一絲戲謔,道:“你身上應該還存着小西山的玄石礦吧,殺了你,我連本帶利十倍都收回來了。”

“我去。”

林北辰頓時大驚,道:“小白你學壞了,怎麼變得和我一樣了。”

白嶔雲道:“近豬者豬嘛,都是和你學的,說實話,在來到這個世界的短暫時間裡,我在你的身上,學到了很多哦。”

林北辰扶額道:“那叫近朱者赤。”

白嶔雲道:“一個意思啊。”

林北辰:(o﹃o)。

天外邪神的文化水平都這麼低嗎?

“我有必須要去朝暉大城的理由。”

林北辰道:“不貧了,怎麼樣你才能不殺我?要不我給您表演一個劈叉?或者是唱一首歌?”

白嶔雲沉默了。

許久,許久,她才緩緩地道:“不要逼我。”

林北辰心一沉。

他決定撒個小謊。

“我不是打不過你。”

林北辰很認真地道:“我只是不想傷我們的感情,實話實說,我還有很多底牌,單手劍印,雙手劍印,還有……甚至我還可以借用劍之主君的力量,你殺不了我,不如大家坐下來喝點酒唱個歌,然後扭頭就走,豈不是快哉?”

“不試試,怎麼知道。”

白嶔雲渾身籠罩着的淡紅色氤氳,猶如燃燒的火焰一般沸騰了起來。

林北辰有點頭疼。

我說的這麼誠懇,這個胸大的女人還不上當?

不是說胸大無腦嗎?

危險的感覺鋪面而來。

林北辰心中一動,身後的乳白色光翼猛然擴展,瞬間張開,翅展超過了二十米,每一根銀色羽毛都是閃爍着白光的劍意,一瞬間他整個人似是化作了來自於神界的光天使一樣。

恢弘浩瀚的神力氣息,徐徐張開。

他右手提着紫電神劍。

左手單持看不見的98K。

至於69式火箭炮這種AOE傷害的武器,單體打擊能力並不強,於戰局無益。

網易雲音樂開啓。

【無敵是多麼寂寞】的裝逼曲調,以只有林北辰一個人可以聽到的‘聽筒模式’播放。

逆血行氣狂戰術亦在爆發的邊緣。

這些,便是林北辰全部的底牌了。

他的戰力,在這一瞬間,飆升到了可以匹敵武道大宗師的境界。

“你果然是變強了太多。”

白嶔雲渾身淡紅色的力量翻滾。

她模糊不清的身形,緩緩地浮空而起。

身後,亦有一對淡紅色的惡魔羽翼張開。

“實在是不忍心殺你,但是你的決定,卻讓我很失望。”

她的聲音,逐漸清冷肅殺了起來。

“我是我們全村人的希望,絕對不能因爲個人的感情喜好,葬送掉犧牲了那麼多的族人,爲我創造的降生機會,林北辰,既然你已經做出了自己的選擇,那我也只好履行我的責任了。”

她彷彿是在對自己進行催眠一樣自言自語。

恐怖到了難以形容的威壓氣息,覆蓋天地。

轟隆隆!

林北辰腳下的劍峰,震盪起來,搖搖欲墜。

一塊塊山石從峰壁上跌落,墜落下去,激盪山壁,轟鳴在山澗之間,猶如地怒雷鳴。

一柄暗紅色的長劍,在白嶔雲的手中凝結出來。

“墟界之劍-一劍動星河!”

伴隨着中二氣息十足的低喝,高喊着劍技之名的白嶔雲,居高臨下,一劍斬出。

林北辰想都不想,雙翼一震,朝後繼續閃避。

光翼的奧義,在這一瞬間,發揮的淋漓盡致。

林北辰的身形,在虛空之中,劃出一道模糊的殘影軌跡,下一瞬間,就到了千米之外。

同一時間,暗紅色的劍刃之光,覆蓋而下,將之前兩人所處的劍峰,從中間劈開斬過。

微微一頓之後,轟隆隆的聲音不斷地從地下深處傳來。

偌大的劍峰,竟是從正中間徐徐地分裂開來,化作兩部分,朝着東西兩側緩緩地傾斜倒下。

正中間的切口,岩石表層,平滑如鏡面。

一劍斬峰巒。

林北辰看到這一幕,心神狂跳。

好強!

這就是邪神層次的力量嗎?

當真是具有毀天滅地的威力。

他讚歎一聲,單持98K,也不瞄準,直接扣動了扳機。

嗤!

空氣之中一聲輕響。

轟!

白嶔雲敏銳準確地捕捉到了彈道,手中的淡紅色光劍斬出。

轟鳴聲之中,這能量凝結而成的子彈,被直接斬碎。

能量亂流爆炸爆發。

撼動了繚繞在她周身的淡紅色光霧氤氳。

嬌俏玲瓏的身軀若隱若現。

但承受了98K的正面一擊,她竟也僅僅只是被震退了三四米的距離而已。

和林北辰猜測的差不多。

所謂的雙手劍印98K的攻擊上限,已經不能給白嶔雲這個級別的邪神造成太大的威脅——當然,如果子彈不被擋住,而是直接轟擊在肉身之上的話,效果如何,暫時還無法判斷。

“小白臉你這一招【雙手劍印】的確是很強。”

白嶔雲說着,手中的淡紅色光劍再度凝聚威壓,緩緩地舉起。

這一次,光劍之芒越發璀璨。

劍身微微震動。

“墟界之劍-劍荒覆殺!”

當她一劍斬下的時候,劍芒竟是不斷地分化,如扇形一般,朝着正前方不斷地輻射攻擊範圍,明明是一劍斬出,劍芒卻是灑落身前四十五度角、千米範圍之內……

“好可怕的威力。”

林北辰再次振動光翼。

但他很快就發現,自己的速度,在這一劍的威力臨身之前,根本無法逃出劍芒的覆蓋範圍。

拼了。

【逆血行氣狂戰術】。

禁忌之術瞬間開啓。

戰鬥力瞬間又是倍增。

“劍七……面對疾風吧。”

劍風之牆。

一道半透明的銀色劍之風牆出現。

但那斬下劍芒,僅僅只是一頓,就碾碎了風牆,繼續朝着林北辰襲殺而下。

噗噗噗。

藉着劍風之牆的爭取的時間,林北辰單手連開三槍。

98K的子彈傾瀉在劍芒的同一位置。

凝實的劍芒終於出現了裂紋。

林北辰爆發出所有的力量,紫電神劍一劍斬出。

劍一。

轟!

人如龍門一躍的錦鯉一樣,終於是破開了其中一道劍芒的鎮殺,沖天而起。

以點破面。

終於逃脫了殺身之厄。

而下方的地面,一個半徑兩千米的扇形區域,所有的山巒和大地,都被墟界之劍的劍芒斬毀,峰巒如豆腐一般被切碎,地面如案板一樣碎裂,一道道深不見底的劍痕,似是將這個世界都斬碎了一樣。

毀滅般的畫面。

滿目瘡痍。

這一片區域之中的活物,在這一劍之下,盡數灰飛煙滅。

“不愧是小白臉你,唯一的破題之法,你做到了。”

白嶔雲清冷肅殺的聲音,再度響起:“但是接下來這一劍,你該如何破解呢?墟界之劍-劍荒之咬!”

這一瞬間,她再度一劍斬下。

劍芒璀璨。

萬道劍芒合爲一。

一劍破空,直斬沖天而起的林北辰。

這一瞬間,林北辰感覺到自己好似是被一頭來自於遠古洪荒的銜劍巨獸盯住一樣,根本避無可避。

氣機鎖定。

那一劍的風情,徹底鎖定了林北辰。

令他再無可能做出閃避之舉。

只能硬抗。

嘭!

林北辰擡手又是一槍。

但這一次,98K一次充能之後產生的最後一發子彈,轟擊在【劍荒之咬】上,竟是連一瞬的停頓都沒有爲林北辰爭取到。

不過在林北辰的操控之下,藉助着槍械的後坐力,他的身形,驟然朝着下方的大地墜落。

光翼加持後坐力。

林北辰的速度很快。

像是一道光,直接狠狠地撞擊在了下方的大地上。

而劍荒之咬的劍芒,緊隨其後。

轟!

大地震盪。

原本已經盡爲廢墟荒蕪的地面,再度劇烈地震盪了起來。

劍荒之咬的力量蔓延之處,一道巨大的地面裂縫,似是黑色的荒蛇一般,朝着遠處流竄蔓延。……

極遠處的雲夢人營地,所有人都被大地的劇烈震盪所驚醒。

一道道震驚的目光,朝着北方看去。

“發生了什麼?”

“地震嗎?”

“不,有強者在戰鬥。”

戴子純沖天而起,看向波動傳來的方向,滿臉盡是驚駭。

這種級別的力量和能量波動,實在是太可怕了。

不是大宗師巔峰,就是半步天人。

“快去告訴少爺。”

下方有人大喝。

……

戰場中。

劍荒之咬的能量散去。

交手結束了。

白嶔雲手中淡紅色的長劍,化作氤氳,緩緩地散去。

她緩緩地朝着地面降落。

下方,一道蜿蜒數千米的巨大峽谷。

破碎的峰石。

黑色的泥土。

峽谷深百米。

這是被她一劍站出來的大地傷痕。

她的身形,緩緩地降下。

峽谷的最深處。

林北辰單手拄着紫電神劍,艱難地站着。

“咳咳……”

他不斷地咳嗽,口中噴出鮮血。

渾身衣衫破碎。

黑髮凌亂。

“好可怕的劍法。這是虛空之罅中邪神的力量嗎?”

他一邊吐血,一邊擡頭看向白嶔雲。

白嶔雲歪着腦袋,仔細打量林北辰的狀況,傲嬌地道:“不是,我剛纔的力量,和真身降臨之前的巔峰力量相比,只有一成而已。”

林北辰聞言,不由得咋舌。

“你呢?”

白嶔雲看着他,道:“你現在,還剩下幾分力量了?”

林北辰吐了一口血,老老實實地道:“十不存一。”

白嶔雲輕輕地落在他身邊的泥土上,雙手揉了揉胸,沉默了許久,才死死地盯着林北辰的臉,道:“你記好了,欠我的十萬金幣,下次見面,利息翻倍,不許抵賴。”

林北辰一怔。

旋即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不殺我了?”

他一邊吐血一邊笑。

白嶔雲笑了起來,道:“是的呢,我仔細想了想,十萬金幣的確是很重要,我孤苦伶仃一個人降臨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騙點兒衛名臣的錢也不容易,還是等你還了錢,我再殺你吧,不然總覺得虧的慌。”

林北辰道:“行,你胸大你說了算。”

白嶔雲傲嬌地哼了一聲,道:“不過,你到了朝暉大城,最好如之前所說,低調一點,不要再與我作對,否則的話,我怕是忍不住,又要出手了哦。”

說完,她的身形,緩緩地扶起,朝着‘峽谷’上方飄去。

“等等。”

林北辰大聲地道。

白嶔雲低頭俯瞰下來。

林北辰吐血苦笑道:“你好歹把我也帶上去啊,我現在渾身沒力氣,連走路都會摔倒。”

“你在想屁吃……自己去爬。”

白嶔雲冷哼一聲,繼續朝上漂浮。

“等等。”

林北辰又大聲地道:“我一直都有一個巨大的困惑,今日一定要問出來,否則,我死不瞑目。”

“你又不會死。”

白嶔雲一臉無語,道:“問吧。”

林北辰道:“你爲什麼一直都要揉胸?是被蚊子咬了,還是乳腺增生?”

白嶔雲臉上閃過一絲嗔怒之色。

“如果是其他任何一個人,問這種問題,他已經死了一千萬次了。”

她低頭看着林北辰,突然又笑了笑,道:“不過,既然是小白臉你的話……原因很簡單,我真身降臨的時候,九成九的力量,都被封印在這裡了。”

說着,她揉了揉自己的胸,道:“揉它,只是一個釋放力量的方法而已。”

林北辰:Σ(⊙▽⊙“a ?

我讀書你不要騙我。

他曾經暗中想象過無數個原因。

但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樣一個答案。

“好了,你這個人,太煩了,不要再說話了,閉嘴。”

白嶔雲罵了一句,身形沖天而起。

一瞬間,就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林北辰又大口大口地咳嗽。

一個屁股蹲坐在旁邊的黑土中,劇烈地喘息。

但他的臉上,卻浮現出了開心的笑容。

“咳咳……呵呵,我就……就知道,你……捨不得殺我。”

他咳嗽連連,彷彿是要將肺都吐出來的樣子,自言自語地道:“畢竟……我這麼帥,呵呵……連天外邪神,都被我的美貌所折服,桀桀桀桀!”

就在林北辰得意地露出反派桀桀笑聲時,突然,毫無徵兆地,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

“她捨不得殺你,但是我捨得呀。”

一個身披着黑色輕甲冑的年輕人,臉上帶着淡淡的嘲諷,從峽谷的陰影之中走出來,一步一步,朝着林北辰靠近。

“自我介紹一下,千草行省衛公子麾下,影神衛原流風。”

這人臉龐年輕,眼神蒼老。

身上不經意之間流溢出來的氣息,乃是武道大宗師級別。

林北辰頓時呆住。

我馹。

什麼情況?

怎麼還有刺客?

他吐出一口血,剛要大聲喊救命。

原流風蒼老的眸子裡,閃過一絲淡淡的譏誚,道:“你可以死心了,因爲凌太虛被人攔住了,至少在三十息之內,無法趕到,而三十息的時間……呵呵,足夠我殺你一百次了。”

林北辰的心,沉了下去。

衛名臣你這個狗雜碎,竟然還搞了個雙保險。

難道我身爲穿越者,擁有主角光環的男人,就要死在這裡了嗎?

他擡頭朝着原流風看去。

印入眼簾的,是一道劍光。

……

……

白嶔雲的身形,落在十里之外的一座玄紋飛舸上。

屹立在穿頭的男子,看起來三十歲左右,文士打扮,鷹鉤鼻,細長的眼睛,眯起來的時候,像是一條擇人而嗜的毒蛇一樣,渾身上下充滿了陰鬱的氣息。

“恭迎大人,凱旋歸來。”

中年文士彎腰行禮,然後問道:“大人可是斬殺了林北辰?”

白嶔雲搖頭,道:“不曾。”

“哦?”

中年文士眼眸之中,閃過一抹異色,道:“大人出手,都不能誅殺這個禍胎?”

白嶔雲淡淡地道:“他擋住我三劍,我劍技盡出,奈何他不得。”

“哦,原來是這樣。”

中年文士奇異一笑,道:“但三劍之後,林北辰只怕是剩不下多少力量了吧?屬下願意代勞……”

白嶔雲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你是在教我做事嗎?”

中年文士心中一凜,道:“屬下不敢。”

白嶔雲面若冰霜,眼神凌厲,道:“爲何只有你一個人?原流風呢?”

“原神衛去打掃戰場……他說,他想要割下林北辰的頭顱,親手去獻給衛公子。”

中年文士手中輕輕地一合折扇,微笑着道。

白嶔雲的身形,猛地一窒。

她霍然轉身。

中年文士淡淡一笑,道:“大人心懷仁慈,捨不得下手,其實說一聲即可,不如讓屬下們代勞,您現在趕去,也已經來不及了。”

白嶔雲眸子裡閃過凌厲猶如實質的殺意。

“你,想死嗎?”

她盯着中年文士道。

----------

大家晚安。

第四百四十八章 全國直播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他成功了?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沒邊了第九百六十三章 八級天人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境界狂飆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秀兒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誰是弱者?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五百六十三章 都是一羣廢物第五百二十四章 我加錢第四百五十一章 無形裝逼,最爲致命第一千零六章 走後門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五百三十四章 神生艱難,且寂寞如雪啊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一百三十五章 世上還有這樣殘暴之人?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少主人第七百二十章 抓狂的劍雪無名第七百四十八章 還有誰能敗我?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我哪裡有什麼老大第三百五十章 望月大主教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趕時間乾飯第三百二十章 難以置信的突變第二百五十四章 感動早了第八百三十九章 最後幾天第二百三十章 林北辰的難題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能量戰衣第六百五十七章 忍不住要自爆第五百七十九章 重生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不後悔的選擇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驚爆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瘋狂第一千零二十章 我的妻子是神明第一千章 放縱不羈愛自由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得加錢第五百一十四章 你這嘴開過光吧?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九翼金蟬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仇已報第九百八十章 誰可勝天半子地四百八十九章 我也是處男第七百四十一章 滾出來見我第五百九十三章 血染神殿山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還珠公主第四百八十三章 不愧是師父第九百四十三章 陸觀海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靠着關係上位的胖子第二百五十七章 射呢,還是不射呢?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劍仙軍部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七十七章 入魔·天外邪魔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探索生命的起源?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九翼金蟬第七百七十章 輪迴絕境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以我未來的媳婦發誓第八百一十六章 起死回生第四百六十四章 去向雲夢神殿賠罪?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同一朵花會開兩次嗎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一百三十八章 錯哪了?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小浮山驚變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個信號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奪天第一戰第八百一十三章 白月部落第四百零一章 一個時辰一隻手第三百九十一章 背神者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宿命之戰(2)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章 唯手熟爾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我叫宇文秀賢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條比想象中更粗的大腿第七百九十八章 負荊請罪?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洗腦了?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有顏色的會面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黑靄妖蓮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我最恨兩種人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巨大化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打的時候把問題問遍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一百二十三章 還要不要臉?第二百三十一章 比我還無恥?一百七十二章 你敦煌來的吧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回馬槍(1)第六百四十六 沒錯,我都承認了第六百七十三章 下面沒有很難治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四百九十四章 我還是充值那個少年……第六十九章 你很行第九百九十九章 老丁的馬甲第三十九章 戰木心月(3)
第四百四十八章 全國直播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他成功了?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沒邊了第九百六十三章 八級天人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境界狂飆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秀兒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誰是弱者?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五百六十三章 都是一羣廢物第五百二十四章 我加錢第四百五十一章 無形裝逼,最爲致命第一千零六章 走後門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奪天之戰第五百三十四章 神生艱難,且寂寞如雪啊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相信她第一百三十五章 世上還有這樣殘暴之人?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少主人第七百二十章 抓狂的劍雪無名第七百四十八章 還有誰能敗我?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我哪裡有什麼老大第三百五十章 望月大主教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我趕時間乾飯第三百二十章 難以置信的突變第二百五十四章 感動早了第八百三十九章 最後幾天第二百三十章 林北辰的難題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能量戰衣第六百五十七章 忍不住要自爆第五百七十九章 重生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不後悔的選擇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驚爆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瘋狂第一千零二十章 我的妻子是神明第一千章 放縱不羈愛自由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得加錢第五百一十四章 你這嘴開過光吧?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九翼金蟬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仇已報第九百八十章 誰可勝天半子地四百八十九章 我也是處男第七百四十一章 滾出來見我第五百九十三章 血染神殿山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還珠公主第四百八十三章 不愧是師父第九百四十三章 陸觀海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靠着關係上位的胖子第二百五十七章 射呢,還是不射呢?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劍仙軍部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七十七章 入魔·天外邪魔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探索生命的起源?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九翼金蟬第七百七十章 輪迴絕境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以我未來的媳婦發誓第八百一十六章 起死回生第四百六十四章 去向雲夢神殿賠罪?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同一朵花會開兩次嗎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一百三十八章 錯哪了?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七百六十八章 鐵公雞拔毛了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小浮山驚變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個信號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奪天第一戰第八百一十三章 白月部落第四百零一章 一個時辰一隻手第三百九十一章 背神者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宿命之戰(2)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章 唯手熟爾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我叫宇文秀賢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條比想象中更粗的大腿第七百九十八章 負荊請罪?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洗腦了?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有顏色的會面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黑靄妖蓮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我最恨兩種人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巨大化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打的時候把問題問遍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一百二十三章 還要不要臉?第二百三十一章 比我還無恥?一百七十二章 你敦煌來的吧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回馬槍(1)第六百四十六 沒錯,我都承認了第六百七十三章 下面沒有很難治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四百九十四章 我還是充值那個少年……第六十九章 你很行第九百九十九章 老丁的馬甲第三十九章 戰木心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