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留給林北辰的時間不多了

“怎麼能說是策劃呢?”

白嶔雲擠了擠眼睛,道:“邪神的事情,能算是策劃嗎?我只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

“哦,順水推舟殺死我嗎?”

林北辰道。

“你可別覺得委屈啊。”

白嶔雲比他更委屈,道:“你好幾次壞我大事,也差點兒殺死我……用你的話說,這就叫做相愛相殺。”

“愛你個大頭鬼啊。”

林北辰嘀咕一句。

他又後知後覺地道:“怪不得好幾次,你都不去雲夢神殿,不是有事,就是養傷,唯一一次去神殿,還是在劍之主君疑似失聯的時候……不過,那次去雲夢神殿 時候,你難道不怕被秦主祭發現端倪嗎?”

“怕啊。”

白嶔雲抓胸笑眯眯地道:“所以才更要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正好可以通過這種方式,來讓那個瘋女人取消對我的懷疑,我是真身下界,只要不搞事,可以完全收斂神力,除了同爲神靈的傢伙之外的人,察覺不到端倪。”

林北辰現在仔細回頭想想。

白嶔雲身上的謎團,或者說是不對勁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

但以前因爲太過於信任,所以根本沒有懷疑過她。

林北辰點點頭,道:“所以,後來的攻殿驗神,也是你的在背後支撐着衛氏?”

白嶔雲理所當然地點點頭,道:“對哦,說起這件事情,就讓我頭疼,雖然我隱藏的很好,但秦憐神還是越來越懷疑我,數次暗中試探我——當然,這些事情,你都不知道啦,但惹我的火大,我只好先下手爲強,利用衛氏,頒佈神諭,先破掉雲夢神殿……說起來,都怪你啦,幾次得到了劍之主君的顯聖附身,導致雲夢神殿的威望大漲,壞了我的計劃,只好先拿它開刀了。”

“衛氏的所持的神諭,蓮山先生體內的力量……都是你的手筆?”

林北辰又道。

白嶔雲道:“不止如此哦,我還參加了神諭結界戰場的戰鬥,可惜碰到了一個硬茬子,沒有能夠戰而勝之,否則的話……你的運氣還算是不錯,那可是我最後一次下定決心要殺你,結果沒殺成,又被你扭轉了局面,壞我大事。”

“最後一次?”

林北辰道:“可是你今天還是又來了呀。”

白嶔雲雙手揉胸,笑嘻嘻地道:“我這不是給你留了餘地嘛,只要你不去朝暉大城,不要再與我爲敵,我就不殺你嘛。”

林北辰道:“還有一個問題,我想要知道,海族進攻風語行省,是否你的手筆?”

“當然……”

白嶔雲搖搖頭,道:“不是。”

“那是衛氏?”

林北辰又問。

白嶔雲道:“衛氏也沒有那個本事,他們家的影響範圍,也就以千草行省爲中心,輻射周圍幾個省而已,到不了海里去,他們也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海族反攻陸地,是早就定好的國策,蓄謀已久,牽一髮而動全身,就算是衛氏反對,也無濟於事。”

林北辰道:“可是,真的死了很多人。”

白嶔雲理所當然地道:“既然是人,就都會死,王侯將相會死,普通凡人也會死……這一界的凡人,在我的眼中,如草木一秋,你會在意路邊的爬蟲或者是螻蟻的死活嗎?”

“握草……這樣的臺詞,我在以前聽了很多遍,但每一次聽到,都想要說一句‘握草’。”

林北辰用中指揉了揉眉心道。

“因爲這是事實。”

白嶔雲道。

林北辰道:“那我在你的眼中,也是一隻螻蟻吧。”

白嶔雲道:“一開始的時候……的確是這樣,不過後來嘛,接觸的時間長了,就漸漸地變了。”

“變了?”

林北辰自嘲一笑,道:“變成朋友了?”

“那倒是沒有。”

白嶔雲笑嘻嘻地道:“你既然長的這麼美,就不要再想的太美了,後來的你,在我眼中,從一隻無關緊要的螞蟻,變成了一隻有趣的螻蟻。”

林北辰:{{-└(>o<)┘-}}。

我去年買了個包。

“爲什麼不讓我去朝暉大城?”

林北辰又問道:“怕我壞了你們的事情嗎?”

白嶔雲道:“我說是怕你死,你信不信?”

“我謝謝你啊。”

林北辰道。

白嶔雲又道:“不客氣不客氣。”

林北辰捂住額頭,想了想,道:“這他孃的是客氣不客氣的事情嗎?我現在身邊還有一萬多人呢,我不去朝暉大城,誰幫我安置他們啊?”

白嶔雲道:“小事一樁,我來幫你安置啊。”

林北辰道:“那我還有那麼多同學呢,還有同學會,有竹院派,他們都眼巴巴地等着我去聚會呢……”

“沒關係沒關係。”

白嶔雲揉胸道:“我幫你殺了他們,就不用等了。”

林北辰:“【○`Д′ ○】?

聽聽,你說的這是人話嗎?

哦,對。

你根本就不是人。

是邪神。

“你不要亂來。”

林北辰道:“大家同學一場。”

“如果不是因爲你,我才懶得理會這些螻蟻呢。”白嶔雲一邊抓胸,一邊很傲嬌地道:“拜託,我好歹是一個神,我很閒嗎?我得抓緊時間培養信徒,收割信仰啊。”

林北辰聽到這裡,好奇地道:“你辛辛苦苦九死一生,真身降臨在這一界,就是爲了培養信徒?”

“不然你以爲呢?”

白嶔雲沒好氣地道。

林北辰想了想,道:“難道在神界,不能培養信徒嗎?”

白嶔雲雙手抓胸,很粗獷地解釋道:“就好像是鹽鹼地裡不能產糧食一樣,你口中的那個神界,其實並沒有你們這些臭螻蟻想象中的那麼高大上,也是……算了,說了你也不懂。而且,誰告訴你,我是從你口中的神界下來的?”

林北辰一聽,頓時來了興趣,道:“我真的是很好奇呀,不如你來講一講神界的設定?如果我們的故事,是一本網絡小說的話,現在應該把神界的設定拋出來了啊。”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白嶔雲五指揉捏,道:“什麼狗屁設定啊,你別這麼多廢話了好不好,我好歹也是一個神啊,我是來殺你的,我和兇殘的,你尊重一下我的身份和目的行不行,非但不怕,還纏着我問東問西,你這樣讓我很沒有面子啊。”

“哦……那我好怕怕啊。”

林北辰做出一個害怕的表情,然後繼續打破砂鍋問到底一般地道:“對了,這麼說來,望月大主教也是被你下了神諭,廢掉了主教的身份,被髮配去看守後門打掃茅坑了?”

“那個老東西……”

白嶔雲怒哼哼地道:“在朝暉神殿的改革之中,處處與我作對,哼,我不殺他,已經是看你的面子了。”

“原來一隻有趣的螻蟻,在你的眼中,竟然還有這麼大的面子。”林北辰忍不住吐槽道。

“剛纔那話,不是沒有說完嘛。”

白嶔雲笑嘻嘻地繼續解釋,道:“你在我的心中,完整的進化序列是這樣的:螻蟻,有趣的螻蟻,有趣而且強壯的螻蟻,有資格和我一起玩的有趣而又強壯的螻蟻……嗯,一直到現在,變成了可能進化成人的螻蟻,值得研究哦。”

說到最後的時候,白嶔雲捧着胸,目光在林北辰背後的劍翼上來回打量,一臉傲嬌地道:“不然的話,早殺掉你了,哼。“

林北辰:(_)。

娘希匹。

說到最後,我還是一隻螻蟻啊。

我不要自尊的啊?

“你剛纔說,你不是從神界下來的,那到底是……”林北辰決定忍住不開心,繼續好奇心發作地問道。

“你這個人真的很煩哪。”

白嶔雲一臉煩躁地揉着自己的胸,道:“你以爲只有你口中的那個神界纔有神靈嗎?我告訴你,所謂的神,也不過是比你們強大的天地生物而已,這諸天之外,虛空之罅,以及無盡的虛空之中,以或者能量體,或者是血肉體,或者意識體等等諸多奇奇怪怪的方式,生活着無數的強大生靈,但他們從誕生到成長到死王,漫長的時間裡,都是在那黑暗孤寂的世界裡生活着,那種漫長一生都生活在黑暗之中,哪怕是被稱之爲邪神的力量,也不過是如驚濤駭浪之中的一隻螻蟻一樣可憐無助……”

說到這裡,白富婆有點兒激動,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胸,才緩過一口氣來。

她看了看林北辰,突然嘆了一口氣,道:算了,這種感覺,說了你也不會懂的,要不是因爲活不下去,誰願意來你們這一界被人喊打喊殺?我只是爲了活下去,逼不得已來收點兒信徒,得到信仰,等得到了飛昇的資格,再去到那鳥語花香的世界,有問題嗎?”

林北辰果然是完全無法體會白嶔雲的苦惱。

他的注意力停留在‘設定’上,好奇地道:“必須要有信徒,收穫信仰,纔可以擺脫你說的那種黑暗……呃,虛空之罅環境嗎?”

白嶔雲道:“當然了,不然那你以爲我閒的蛋疼,纔來你們這個低等世界嗎?”

“所以說,自古以來,那些降臨在東道真洲的天外邪魔,都是抱着這個目的?”

林北辰若有所思地問道。

白嶔雲道:“當然啦,大家不過是想要混口飯吃,只是有人胃口比較大,還喜歡吃霸王餐而已。”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這麼看來……

所謂的邪神,不就是一羣偷渡客嗎?

從水深火熱的荒蕪之地,偷渡到了可以生存的地方。

爭奪信仰什麼的,不過就是在想方設法地拿到一張綠卡吧?

也是一羣可憐神啊。

“那你爲什麼要和衛氏合作呢?”

林北辰很不理解地道:“據我所知,衛名臣那個屌人,長的根本就沒有我帥呀。”

“這和帥不帥有什麼關係?”

白嶔雲鄙夷地道:“衛氏有地盤,有實力,有人口,有野心,我要悄無聲息之間,將劍之主君取而代之,成爲這個世界的合法神明之一,與他合作,當然是最佳選擇,否則,早晚步了那些前輩們的後塵,當做是天外邪魔被正統信仰之神聯手給打死了……啊,我的小腦袋瓜裡,真的是充滿了智慧呢。”

“實力,人口,地盤……”

林北辰道:“你剛纔說的這些東西,我也有啊,我現在實力吊打海族,麾下擁躉一萬多,而且我還比衛名臣那個鳥人英俊足足一起百倍,你爲什麼不找我合作呢?”

“這還用問嗎?”

白嶔雲道:“因爲你是個腦殘啊。”

林北辰:Σ(⊙▽⊙“a ?

心裡頓時涌出無數句MMP。

但似乎沒有辦法反駁。

“而且你那點人口、實力,還遠遠不夠,你這個人,還一點點的野心都沒有,騷鹹魚一條,和你合作,我估計還沒有恢復一點實力,就被正統信仰神掐死了。”

白嶔雲繼續補充道。

林北辰:()?

你這個揉胸變態,要不要這麼瞭解我啊。

他不得不承認,白嶔雲說得對。

如果他是白嶔雲的話,也不會選擇自己。

“爲什麼選擇顛覆劍之主君,不如選一個其他神吧。”

林北辰嘗試着說服,道:“比如極光帝國信仰的羽箭之神,嘿嘿,這樣以來,我們之間就沒有衝突了啊。”

白嶔雲像是看白癡一樣看着他。

林北辰也知道自己的這個提議,有點兒扯淡。

白富婆不過是個偷渡客而已,能夠有機會拿到綠卡,已經是運氣極好了,還讓她選擇拿到綠卡的方式和程序,的確是強人所難了。

“你以爲你信仰的劍之主君,是什麼正經神靈嗎?”

白嶔雲撇嘴嘲諷道。

“這……”

林北辰本來脫口而出就想要反駁,但仔細一想,竟是找不到什麼反駁的點。

從某種程度來講,像是劍之主君這樣向自己的信徒索取【出手費】,並且還將劍雪無名這樣的狗女神當做是心腹,並且時不時就失聯的神靈,好像是真的不是什麼正經神靈。

白嶔雲道:“她不過是一個鳩佔鵲巢的冒牌貨而已,我顛覆她,乃是天道輪迴。”

嗯哼?

林北辰的眉毛,微微一跳。

怎麼聽着這揉胸小富婆話裡有話啊。

“鳩佔鵲巢是什麼意思?”

他不由得問道。

白嶔雲一臉小大人的表情,道:“算了,說少了你不理解,說多了你不信……我現在就要你一句話,你還去不去朝暉大城?”

堂堂一個神,陪着一個有趣的螻蟻,聊了這麼長的時間,白嶔雲覺得自己已經非常非常夠意思了。

林北辰也感受到了對方言語之中不耐煩之意。

“其實本質上來說,我對天外邪魔,並沒有什麼牴觸,”林北辰嘗試組織語言,道:“我覺得我們可以和諧相處,就算是我去朝暉大城,只要不在破壞你的好事,不就行了嗎?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白嶔雲搖搖頭:“不行。”

林北辰道:“難道你覺得我會說話不算數?”

白嶔雲搖搖頭。

表情裡,多了一絲肅穆。

她看着林北辰,大眼睛忽閃忽閃,很認真地道:“很多時候,你以爲的並非是你以爲的……你知道什麼叫做身不由己嗎?到那個時候,我們就真的再無轉圜的餘地,要徹底撕破臉,那還不如我現在就殺了你,一了百了。”

林北辰沉默了。

從理智上來說,他現在應該忙不迭地答應白嶔雲的建議。

畢竟去和一尊可以對抗劍之主君的神明爲敵,殊爲不智。

而且很容易就捲入神明之間的鬥爭。

可如果不去,自己又能去哪裡呢?

穿越到這個世界,猶如無根浮萍,好不容易纔有了朋友,有了夥伴,纔得到了周圍人的認可,終於讓他在這個世界之中,找到了一絲絲的存在感和融入感。

如果就這麼放棄,離開大家。

那又會感覺到很孤單吧?

他擡頭看了一眼白嶔雲,道:“你真的要殺我?”

白嶔雲道:“以前騙了你很多次,這一次絕對不騙你。”

“我不信。”

林北辰在作死的邊緣瘋狂試探。

白嶔雲遲疑了一下,道:“那……我殺給你看?”

林北辰:(▼ヘ▼#)。

小富婆你很可以。

這個回答就有點兒絕。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接了。

正在林北辰想要再說什麼的時候,遠處一道劍光,破空而來,速度極快。

白嶔雲面色微微一變。

一層淡淡的淡紅色氤氳光霧滋生,瞬間將她的身形,徹底籠罩。

咻!

劍光落下。

化作一個身穿粉紅色睡袍,面目俊雅風流的老劍客。

不是凌太虛又是誰?

“你小子沒事吧?”

凌太虛第一時間就上下打量,確定林北辰身上並沒有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才鬆了一口氣。

“老爺子你怎麼來了?”

林北辰大爲意外。

凌太虛理所當然地道:“我怎麼不能來,我當然得盯着你啊,你可是我選中的孫女婿啊,不能在外面勾三搭四……看你急匆匆走了,我連衣服都顧不得換,就連忙趕來了。”

林北辰:( ̄q ̄)╯。

我謝謝你啊。

“我沒事……只是和……老友,對,和老友來敘敘舊,談談人生和夢想,您老人家趕緊回去風流快活吧。”

林北辰不動聲色地道。

他生怕白嶔雲突然暴起發難,把老爺子當做是螻蟻給宰了。

誰知道凌太虛道:“還說沒事,你當我真的老糊塗了,沒有看出來嗎?對面這個,就是衛氏一族仰仗的邪神吧,敘舊?我看你是待宰。”

林北辰大感意外:“您怎麼認出來的?”

凌太虛無語地道:“攻殿驗神,這小子出現過啊。”

林北辰只好嘆了一口氣,道:“老爺子,你知道的太多了啊。”

凌太虛卻是躍躍欲試地道:“沒事,你我聯手,正好把這邪神做掉,哈哈,屠神誅魔,就在今日。”

林北辰心中一動。

凌太虛老頑童一個,玩世不恭。

但當日擂臺戰,斬殺對手,可謂驚鴻過隙之間一鳴驚人,神力高深莫測,讓人看不清楚,如果自己和他聯手的話,也許今日面對實力大增的白嶔雲,也不是沒有戰而勝之的機會?

只是……

他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不管如何,都不想與白嶔雲兵戈相見。

“這是我的私事。”

他道:“多謝老爺子,但還是讓我自己來處理吧。”

淡紅色氤氳光霧籠罩之中,白嶔雲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紅潤脣瓣嘴角,微微上翹,勾勒出一絲富有光澤的優美弧度。

凌太虛卻是呆了呆,道:“你這臭小子……”

話音未落。

他突然扭頭,朝着西南方的天空之中看去:“今天是什麼日子,牛鬼蛇神竟然都出現了……”

林北辰一怔,順着凌太虛的目光看去。

只見遠處的天邊,一個白色的光點,快速地變大,靠近。

那是一隻白色的奇形大鳥。

大鳥翅展足足超過了二十米,乍一看似是通體雪白的雪鷹,但靠近了的話,會發現它額頭之上,竟是有一派莫西幹髮型一樣的藍色冰晶,閃爍微光,羽翼如鎏銀一般,嘴似老隼,眼眸通透晶亮,犀利且充滿了異種魔獸纔有的暴虐之氣。

這是一隻王級魔獸。

它的背上,載着三個人。

其中兩個,林北辰都認識。

極光帝國使團的虞親王和虞可兒。

而另外一箇中年男子,安安靜靜地站在鷹背上,就連虞親王父女,都稍稍落後他半個身位,對其極爲尊敬和忌憚的樣子。

這人身形欣長,一襲白衫,龍章鳳姿,天質自然,腰繫玉帶,手持摺扇,面容白淨,雖然只是普通人的相貌,但是卻被他那種從容不迫的沉穩氣質,襯托的有一種遠超常人的瀟灑氣度,隱隱給林北辰一種宛如謫仙般的錯覺。

腦海之中,一道靈光閃過。

林北辰一下子就猜到了這個白衫男子的來歷。

一定是虞可兒口中那位由極光帝國皇帝親自派來,保護使團的半步天人。

這個猜測讓林北辰的心中微微一沉。

來者不善啊。

“唳——!”

巨型白鷹在劍峰之外五十米懸空停下。

這樣身形龐大的飛禽,做出如此靜止浮空的動作,完全違反了正常的物理學邏輯,但考慮到這傢伙是一頭王級魔獸,林北辰倒也並不是很詫異。

不過心中終究卻忍不住感慨一句:爲什麼人家的王級魔獸都這麼拉風,而我的忘記戰寵卻是一個只會猥瑣隱身還放毒屁拉毒屎的吃貨土撥鼠呢?

“啊,大哥哥,終於追上你了呢。”

虞可兒一身蔚藍色的厚裙,看到林北辰,非常的開心,道:“我收到消息,有人要在半路上對你不利,所以才央求父親和拓跋叔叔一起來幫忙……”

說到這裡,少女有點兒羞澀地吐了吐舌頭,看了看凌太虛和淡紅色氤氳籠罩中的白嶔雲,才又看向林北辰,道:“大哥哥,你沒事吧?”

林北辰也真的是服了。

他本來想要問一句‘我是你爹嗎,你這麼關心我’,但目光在在那白衫男子‘拓跋叔叔’的身上掠過,頓時所有的吐槽,化作了純真的笑容,道:“沒事的呢,可兒妹妹。”

虞親王聞言,忍不住皺了皺眉。

這狗東西態度怎麼突然變了?

難道他開始對我女兒……

虞可兒倒是一副大喜的嬌俏模樣,道:“啊,大哥哥,這是你第一次稱呼人家爲可兒妹妹呢,我好開心。”

“你開心就好。”

林北辰笑眯眯地擺擺手,道:“好了,現在你也看到我的人啦,我還還好好的,不會有什麼意外的……多謝呀,小妹妹,沒什麼事情的話,趕緊回去吧,路上風大,你還在發育期,騎鳥也危險,記得一回兒多穿幾件衣服哦,再見。”

虞可兒的笑容就有點兒僵硬了。

啪。

那一直都沉默着中年白衫男子手中的摺扇,輕輕一磕。

數片晶瑩玉潤的冰晶雪花,瞬間在虛空之中生成,微微浮動,然後紛紛揚揚、飄飄灑灑的朝着劍峰的上空飛揚而來。

林北辰瞬間就感覺到了一陣陣的寒意刺骨。

整個人彷彿是要被凍成冰雕一樣。

他擡頭一看。

整個人眼前一花。

哪裡還有什麼明月和星辰,就連腳下的孤峰也消失不見,視線之中唯有一片冰雪茫茫,席片大的雪花,在空中飛旋而過,將一座冰峰山頭直接斬斷……

他毫無徵兆地來到了一個極致冰寒的雪域世界。

視線所及,天地一片白茫茫。

當那一片片恐怖的雪花,朝着自己飛旋襲來的時候,他下意識地催動身後的劍翼,就連紫電神劍也都下載出來……

然而就在他準備出手抵擋的瞬間,一隻溫暖的大手,輕輕地按在了他的肩膀。

暖意流淌。

“喝!”

耳邊傳來了凌太虛的一聲清喝。

林北辰腦中一震。

眼前漫天冰雪的世界,突然就如玻璃鏡子一樣破碎分裂開來。

明月的光輝灑落眼前。

他定睛一看。

自己依舊是在劍峰之巔,頭頂青黑色的天穹如幕布,明月如玉盤,羣星如碎珠,周圍孤峰聳峙,一切都沒有變化。

身邊的凌太虛,輕輕地彈了彈右手五指。

數片冰晶雪花被他彈了出去,化作水滴飄散在空中。

衣袖上,還殘留一點點的白霜。

“【一念冰河】拓跋吹雪?”

凌太虛看着白衣男子。

老人家眼神清冷凜冽。

不復平時那種玩世不恭的嬉笑放縱之態。

白衫中年男子拓跋吹雪微微一嘆,頗爲意外地道:“沒想到,老戰神遊戲紅塵日久,實力不但沒有衰退,反而更是精進了一步,呵呵呵,倒是讓人意外啊。”

凌太虛哼了一聲,道:“你好歹也是成名已久的天人,竟然向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出手,不怕折損自己的羽毛嗎?”

拓跋吹雪淡淡地道:“武道之路,達者爲先,從來與年齡資歷我觀,林北辰名聲在外,斬殺黑浪無涯這種強者,自是有資格承受我一擊,不過……”

說到這裡,這位半步天人看了一眼林北辰,眼中閃過一絲失望,道:“不過,我很失望,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啊。”

臥槽?

林北辰一聽就來脾氣了。

幾個意思啊?

這是看不起我啊。

----------

晚安晚安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豐收第九百一十九章 女人只會影響拔劍的速度第三百九十八章 都腫了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七十六章 求求你做個人吧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九百零六章 有我無敵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大家暢所欲言第五百九十一章 林賢侄,我是來表示誠意的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老天才王忠第五百三十八章 這就叫殘忍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人族尚存否?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條比想象中更粗的大腿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系統升級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元素昇華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二百五十七章 射呢,還是不射呢?第八百六十八章 現在到我的輪次了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後的敵人第五百七十二章 水花壓得很好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一千零九章 聽雪酒館第一千三百六十一張 天刀的囑託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老天才王忠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復活第八百三十六章強勢無敵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六百八十四章 更好的辦法第四百三十三章 雨夜殺機第八百二十三章 第一筆交易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一病不起劍逍遙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破限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命運之槍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能不能幫我參悟一下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後的敵人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要爲我報仇第九百二十五章 我可要好好幹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五百九十五章 金幣玄氣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一千零九章 聽雪酒館第一千二百章 看到的和看不到的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赤甲神將第五百三十三章 離開宣言第一百五十章 路線又要走偏了第七百五十八章 只求混亂第三百二十四章 新APP魔法相機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實在是讓我敗興啊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出戰第三百六十六章 王忠撒幣第四百七十章 神力分享第九百一十五章 我有辦法第三百二十三章 是誰連累了誰?第四十五章 第十二名第六百六十五章 影子能算是人嗎?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弱者的守護神第三百七十二章 萬物,皆有靈第二百二十二章 三鼎之力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酒館少女的第一次勝利第二十五章 無效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智取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動.亂的根源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意外的邀約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先祖神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探索生命的起源?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沒羞沒臊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六十章 瘋狂的徽章數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回家第十六章 我最喜歡踩天才第四百一十五章 你這個吸血鬼第九百五十七章 第二狀態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應該是那個人啊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動手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五百五十九章 被扒光了的騎士第一百零五章 擴招?第五百零六章 最強之敵!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林北辰趕至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秒殺第三百三十四章 空空如也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生孩子也是可以的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急轉直下的局勢第五百三十八章 這就叫殘忍第八百三十五章 每天都有新刺激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一條噴子多少錢?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瘋狂第一千二百章 看到的和看不到的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叛亂第一百一十二章 量子波動速讀法第二百九十章 五局三勝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應該是那個人啊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豐收第九百一十九章 女人只會影響拔劍的速度第三百九十八章 都腫了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七十六章 求求你做個人吧第四百六十五章 更高等級的世界第九百零六章 有我無敵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大家暢所欲言第五百九十一章 林賢侄,我是來表示誠意的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老天才王忠第五百三十八章 這就叫殘忍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人族尚存否?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條比想象中更粗的大腿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系統升級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元素昇華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裝大佬林北辰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二百五十七章 射呢,還是不射呢?第八百六十八章 現在到我的輪次了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後的敵人第五百七十二章 水花壓得很好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一千零九章 聽雪酒館第一千三百六十一張 天刀的囑託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老天才王忠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復活第八百三十六章強勢無敵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六百八十四章 更好的辦法第四百三十三章 雨夜殺機第八百二十三章 第一筆交易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一病不起劍逍遙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破限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命運之槍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能不能幫我參悟一下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後的敵人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要爲我報仇第九百二十五章 我可要好好幹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五百九十五章 金幣玄氣第三十章 寒蟒七幻劍第一千零九章 聽雪酒館第一千二百章 看到的和看不到的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赤甲神將第五百三十三章 離開宣言第一百五十章 路線又要走偏了第七百五十八章 只求混亂第三百二十四章 新APP魔法相機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實在是讓我敗興啊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出戰第三百六十六章 王忠撒幣第四百七十章 神力分享第九百一十五章 我有辦法第三百二十三章 是誰連累了誰?第四十五章 第十二名第六百六十五章 影子能算是人嗎?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弱者的守護神第三百七十二章 萬物,皆有靈第二百二十二章 三鼎之力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酒館少女的第一次勝利第二十五章 無效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智取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動.亂的根源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意外的邀約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先祖神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探索生命的起源?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沒羞沒臊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六十章 瘋狂的徽章數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回家第十六章 我最喜歡踩天才第四百一十五章 你這個吸血鬼第九百五十七章 第二狀態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應該是那個人啊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動手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五百五十九章 被扒光了的騎士第一百零五章 擴招?第五百零六章 最強之敵!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林北辰趕至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秒殺第三百三十四章 空空如也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生孩子也是可以的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急轉直下的局勢第五百三十八章 這就叫殘忍第八百三十五章 每天都有新刺激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一條噴子多少錢?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瘋狂第一千二百章 看到的和看不到的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叛亂第一百一十二章 量子波動速讀法第二百九十章 五局三勝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應該是那個人啊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