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我說……跪下!

對於海族來說,毫無徵兆的死亡突然降臨,令他們原本高潮的復仇怒火,被潑了一盆冰涼的冷水。

恐懼瞬間降臨。

隊伍之中,不斷地有高級軍官突然頭顱爆炸死亡。

那種畫面,就好像隱藏在暗中的死神,正在獰笑着在生死簿上隨機劃掉一個個名字。

他們從未見過這種攻擊。

沒有預兆。

沒有能量波動。

瞬間的死亡,莫名其妙。

有一些海馬騎士策馬朝前衝,但下一瞬間不出意外地頭顱爆裂。

偌大的頭顱,就像是轟碎了的西瓜一樣,炸成了血霧。

一時之間,兩千海馬騎兵隊伍竟然被嚇得不敢往前一步。

消息很快就傳回去。

“怎麼回事?”

一名海布爾族的武道宗師級強者,龐大的身軀分開騎兵們,衝了過來。

“奔雷大人,好像有人族的絕世強者,在暗中狙擊……”

一位海馬騎士失魂落魄地彙報道:“豪斯大人……被暗殺了。”

“豪斯逆流被殺了?”

叫做奔雷的海布爾族武道宗師,目光一掃,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一具具無頭屍體。

其中一具正是海馬騎士大首領豪斯逆流,帶着頭盔的頭顱徹底被打爛,脖子以上的部位完全消失,鮮血還在流淌,顯然是瞬間死亡,連坐騎巨海馬背上掛着的長槍,還有他自己腰間的長劍,都未來得及拔出。

奔雷不由得一個寒顫。

豪斯逆流的實力比他強,竟然也這麼無聲無息地死了。

他心中一動,對手抓住旁邊一位海馬騎士,瞬間連人帶馬全部都丟了出去。

這一人一馬越過了‘生死線’,重重地摔在地上。

騎士驚駭欲絕地站起來,因爲巨大的憤怒和恐懼,幾乎被嚇傻了。

但想象之中的死亡畫面,並未出現。

奔雷左足重重地頓在地面。

地面上涌起一股反震之力,又讓六七名海馬騎士被震得飛過了‘生死線’。

爆頭的畫面,並未出現。

奔雷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張嘴剛要說什麼,突然一種莫名的悸動,將他整個人徹底淹沒,他猛地扭頭朝着遠處高塔的方向看去……

砰!

他的頭顱,直接爆炸了開來。

紅色和白色的霧水如花,在虛空之中綻放。

海布爾族族特有的巨大身軀,直接轟然倒下。

生命之中最後一個念頭是:我明明沒有越過……是誰吹的布爾逼,說不過生死線就不死的?

“在那邊!”

有機警敏銳的海馬騎士,終於確定了襲殺來自於什麼方位。

與此同時——

“吼——!”

盤旋在新城主島上空的巨型青蛟咆哮一聲,張口噴吐出一道蔚藍色的光柱。

四千米之外的高塔,瞬間被凍結成爲冰堡。

高塔周圍寒冰籠罩覆蓋,百米範圍之內徹底成爲了死亡籠罩的冰地。

不過林北辰在那一瞬間,已經拎着笑忘書,騰躍而起,離開了青蛟寒冰吐息覆蓋的範圍。

林北辰在空中,以一個帥到發光的回頭望月,98K一槍轟出,毫無花哨地擊中了正在凝聚第二次寒冰吐息的青蛟頭上。

噗!

火星濺射。

98K的子彈竟是被青蛟的鱗甲反彈開來。

青蛟吃痛,鱗片之間濺出血跡,忍不住昂首發出了憤怒的咆哮,龐大的身軀扭動起來。

黑雲翻滾。

駝背的容主教出現在了青蛟的頭頂。

黑色的法杖輕輕一頓。

青蛟如同見了貓的老鼠一樣,立刻乖乖地靜止下來。

“海狗大帥,下令,全軍出擊。”

容主教一襲蔚藍色的教袍,散發出汪洋一般的藍色,成爲了偌大新城主島上最爲璀璨的光源,她的眸光之中放射出陰翳的光芒,道:“海狗大帥,你走在最前面。”

海老人帶着海狗軍團,從蛟骨吊橋上前行。

死亡並未再度降臨。

容主教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冷笑。

她的神念,已經捕捉到了遠處的林北辰。

不得不承認,這個人族少年的雙手劍印,威力之強,簡直是駭人聽聞。

然而這並不能改變戰局。

想要帶着雲夢人離開雲夢城?

真的是天真的小孩子呢。

在國家與國家、種族與種族的大戰之中,個人的武力又算得了什麼呢?

就算是天人境的強者,也不能挽救一個王朝的衰落和滅亡。

小小的武道宗師而已,只不過是湍急河流之中的一朵小浪花,縱然在礁石的激盪之下,掀起滔天巨浪,又能如何?

小傢伙呀,你很快就會明白,生在北海帝國將是一種何等的悲哀。

你將品嚐到,什麼是絕望。

龜謀士龜忝帶着二十名人魚族的戰士,押着韓不負和嶽紅香,站在容主教的身後。

寬厚的青蛟脊背像是一座島嶼,便是站數百人也不成問題。

他看向遠處的雲夢城方向,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期待之色。

林北辰在老城主府中斬殺幽槐一行,連殺數百劍魚族強者的消息,早就已經在在新城主島上傳開。

的確是驚豔的戰績。

但並不能真正扭轉局面。

別說是北海帝國的傾頹,便是雲夢城中人族的生死,也早就已經註定。

想起那日作爲使者傳訊時的狼狽,龜忝的心中一陣陣恨意和憐憫。

驕傲的人族少年啊,今日註定是你折翼神隕之時。

滔滔塵世濁浪,滾滾歷史大潮。

小小的個體,縱然再驚豔,終歸還是要被滔滔大浪所淹沒。

而在容主教宣佈整個雲夢城所有人族的最終命運的時候,龜忝並不介意當着林北辰的面,將自己當日所受到的屈辱,統統一點一點地償還給這個少年。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這是這個世界永恆不變的定律。

當然,弱者除外。

而今天,面對海族大軍,林北辰就是弱者。

……

……

林北辰站在高處,回頭看了一眼。

城中的人族還未完全撤離。

他放棄了繼續開槍的打算。

因爲98K的子彈實在是太貴了。

將半死不活的笑忘書,打斷了剩下的手臂和腿,丟在了一座廢棄的石屋之中,然後林北辰一個人朝着海族大軍走去。

他看到了天空之中那頭巨型青蛟在張牙舞爪。

感覺到了來自於新城主府上,某個強大無比的存在的凌厲殺意。

他甚至可以預感到,那個所謂的容主教,猶如一頭黑寡婦毒蜘蛛一樣,在天空、地面和海洋之中結網,想要編制出一個絕佳的時刻,來展現她的威望、權勢和力量。

海族大軍傾巢而出就是一個徵兆。

很顯然那個所謂的容主教,是一個喜歡儀式感的人。

這很好。

對於林北辰來說,不放過任何一個當衆裝逼的場合,是一個成長中的神棍應該具備的最珍貴品格。

他也喜歡儀式感。

因爲在儀式中裝逼,無疑是最令人熱血沸騰的一幕。

而且,林北辰也需要一個相對正式的場合,當着所有海族大軍的面,來救出韓不負和嶽紅香——他不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那枚【海神之令】上,萬一他單槍匹馬去找容主教,對方喪心病狂地根本不承認【海神之令】,反而倒打一耙呢?

所以,他也需要一個所有海族人都聚焦的焦點時刻,纔拿出【海神之令】。

這樣一來,就算是容主教再喪心病狂,衆目睽睽之下,也不敢背棄自己的信仰。

其實將【海神之令】交給師孃,由她這位海族公主來發號施令,或許是一種最具效力的選擇。

林北辰曾經這麼想過。

但最終放棄了。

因爲他更喜歡將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而現在,他要做的是,就是再爲撤離中的雲夢人,爭取一點一點時間。

讓他們安全到達小西山。

他在街道上奔跑了起來。

然後猛地跳起來,就如同一條魚躍入水面一樣,一頭扎入到了泥土之中。

土遁。

他在泥土裡奔跑。

不斷地觀察着周圍的環境。

當斜上方終於出現了海族騎兵大隊的時候,他雙手按在泥土之中,獨屬於自己的土系玄氣特效能力發動。

一波隱蔽的能量波動在地下一閃而逝。

然後在海族騎士兵團奔跑的正前方,突然一面土牆毫無徵兆地從地面上凝聚出來。

轟轟轟轟!

猝不及防的海馬騎士們在提速奔跑之中,狠狠地撞在了土牆上。

新鮮的、帶着濃郁溼氣的土牆,堅硬的像是鋼鐵一樣,毫無防備的騎士們連同胯下的海馬,都被撞得瞬間就昏死過去……

而後方的騎士,因爲慣性也狠狠地撞上來。

一瞬間,陣勢大亂。

塵土飛揚。

揚起足足數十米,遮蔽了視線。

雖然這突然揚起的塵土來的詭異,遠遠超過了騎兵撞擊的應該有的程度,但卻沒有人注意到。

因爲在塵土飛揚的一瞬間,突然有一根根得的地刺,從泥土之中悄無聲息地竄出來。

那些撞暈的、摔懵的、失去平衡的、驚慌失措的騎士們,再一次吃了個暗虧,尖銳猶如標槍一般的地刺,瞬間就洞穿了他們的身軀,淒厲的慘叫聲在成土飛揚之中連續不斷地響起……

而揚起的塵土無風自鼓,朝着騎兵大隊席捲而去。

“不對勁……”

“小心,這是敵襲。”

“人族的陣法?退。”

“召喚我們的術士……”

各種各樣的驚呼聲響起。

但海族的反應也是極快,很快就穩住了針腳。

十幾個人人魚族的術士,在劍魚族劍士、龜族盾戰士的保護下,吟唱着古老神秘的咒語,空氣之中的水汽迅速凝聚,然後化作藍光,朝着前方的地面撲去,將揚起的塵土瞬間撲滅,然後入滲入到了泥土之中……

地下的林北辰感覺到了危險的降臨,瞬間後退,遠遁。

下一瞬間,之前身處之地,泥土瞬間溼透然後凍結。

縱橫交錯的冰晶冰紋,瞬間就將這片土地之中的一切,都扭曲交錯絞殺。

如果不是他後退迅速的話,怕是就要被活生生地凍結在裡面,被四分五裂了。

海族術士的秘術,果然是不可小覷。

而個人與集體的對抗,也得萬分小心,尤其是這種‘術’方面的較量,似乎與武道並不相同……等等?

林北辰突然反應過來。

難道我一直以來,修煉出的各種亂七八糟的玄氣,具有的特殊屬性,其實是某種‘術’?

他這麼想着,再度發動了土系玄氣特效。

轟隆!

人魚族術士們腳下的而土地,突然毫無徵兆地凹陷。

彷彿是驟現的天坑。

十幾名劍魚族的劍士、龜族的盾戰士掉入到了坑洞之中。

但人魚族的術士,下半身的魚尾輕輕擺動,竟像是浮動在水中一樣,懸浮在虛空中,並未隨之墜落。

林北辰一擊不得手,立刻遠遁。

而下一瞬間,他之前所出的位置,再度被交錯的冰土凍結。

林北辰來開距離,從土中一躍而起。

BIU-BIU-BIU-BIU——!

奇異的聲音響起。

那是安裝了消.音.器的【雪域之鷹】子彈擊中肉體的聲音。

幾個人魚族術士的身體周圍,瞬間浮現出一道道蔚藍色的光紋,形成了奇異的光罩,被【雪域之鷹】的能量子彈擊中觸發,飛速環繞,竟是抵消了大部分的力量,偶有幾顆能量子彈射破光罩,擊在人魚族術士的身上,濺起一簇簇的血花!

但那樣的傷勢,顯然並不致命。

林北辰心中驚訝,迅速拉開了距離。

果然下一瞬間,他所處的位置,就被席捲而至的冰風暴覆蓋。

猶如弩箭一般的冰晶插在地面上,觸目驚心。

“這些人魚族的術士,聯合起來,實戰能力好強,不知道人族的玄紋陣師,能不能與之爭鋒?”

林北辰心中凜然。

他迅速後退。

身後一片灌木草叢。

他雙手按在草叢中。

瞬間一顆顆已經在寒冬中凋零的灌木和草叢中的藤蔓之物,彷彿是活了一樣,快速地生長,轉眼之間就蔓延在了周圍數百米的距離,彷彿是綠色的蟒蛇一樣,呼嘯着飛射過去,將最前方的海族軍士直接淹沒……

慘叫聲響起。

一些海族士兵被灌木樹枝洞穿了身軀,撕裂了甲冑。

轟隆!

大地震動。

一位身高十米的巨鯨族戰士,狠狠地跳入到了草木之中。

他單足在地面上狠狠地一頓。

純粹的力量波動瘋狂地輻射瀰漫開來。

蜿蜒如蛇妖一般的草木,頓時就被大片大片地震碎。

林北辰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又是一尊海族的強者。

這個巨鯨族戰士的修爲,怕是並不比【飛鯊神將】黑浪無涯遜色多少。

海族不愧是來自於汪洋深處的智慧種族,強者太多。

怪不得北海帝國會在初接觸的戰鬥之中,一觸即潰,將大半個風語行省都給丟了。

林北辰繼續後退。

他不斷使用各種方式,拖延海族大軍的前進速度。

天空中。

“的確是一個罕見的天才。”

容主教眼中也禁不住出現一絲欣賞之意。

“可惜,這樣的天才,卻不能爲我所用,而我只能將他親手扼殺。”

她嘆息道。

“主教大人,您既然欣賞林北辰,何不將他逼服呢?”

龜忝心中一動,道:“這人雖然桀驁狡詐,卑鄙無恥,但弱點也非常明顯,只要利用這兩個北海人的特使,還有城中的雲夢人的性命威脅,他不難屈服,可以爲主教大人您做事。”

“你錯了。被繮繩拴住的只能是野狗,而不是潛龍。”

容主教搖搖頭,聲音低沉凜冽地道:“我從不做沒有必要的危險嘗試,像是林北辰這種人族天才,就該在其羽翼未豐之前,徹底扼殺,不要給他任何成長和喘息的空間,否則,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任其成長,不僅僅是我,甚至是整個海族,早晚都會被反噬。”

龜忝沉默了。

他沒想到,容主教對於這個人族少年的評價,竟是如此之高。

“那主教大人爲何不此時出手,將其徹底斬殺?”

龜忝又問。

站在青蛟之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林北辰在下方對於海族軍隊的阻擊。

可以不會做到林北辰的行動蹤跡。

此時施展神術,蓄力一擊,絕對可以將其徹底抹殺吧。

容主教的嘴角,又浮現出一絲貓捉老鼠般的戲謔微笑。

她就這麼看着林北辰如往兜裡拼死掙扎的魚一樣,千方百計地族老海族大軍的推進,然而並沒有任何意義,軍隊一步步地逼近小西山,林北辰的努力如一座註定要絕提的大壩,最終也改變不了什麼。

大約又一炷香時間之後。

海族大軍已經將小西山團圓包圍。

人魚族的術士第一時間構築了防禦圍困的工事陣法。

二十頭身高百米的深海巨獸,分據在小西山的四面。

從高空中俯視下去,一層層的海族軍隊包圍圈,就像是一對綻放的蟹爪菊一樣,閃爍着的刀劍槍戟寒光猶如菊花瓣上星星點點的露珠,美麗而又震撼。

容主教催動着巨型青蛟,攜裹風雲,來到了小西山上方。

“卑微可憐的人族。”

她開口,聲音如同海嘯一般,激盪在這片天地。

她說:“你們辜負了海神的善意,拒絕了擂臺戰的邀請,還試圖逃離雲夢城,你們……有罪!”

聲音迴盪在小西山的上空,激盪的層層雲海翻滾,彷彿是神靈在對瀆神者進行最後的宣判一樣。

“你們襲擊了海族的勇士……”

“你們對他們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殺戮。”

“海族的善意被你們棄之如草芥。”

“海神對於她的子民寬宏仁慈,但對她的敵人,從不留情。”

“我們曾經試圖接納你們這樣卑微的生物,與你們分享海神冕下的榮耀,但你們不知好歹地拒絕了……”

“你們之中,隱藏着罪無可恕的瀆神者,林北辰,還有所謂的反抗組織,是你們,將災難帶給了這羣卑微但卻並不無辜的低賤生靈……”

地面上。

小西山中。

終於成功聚集在這裡的雲夢城人,沉默無聲。

站在山腰的他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山下猶如潮水一般涌來的海族大軍。

成千上萬。

茫茫刀槍劍戟組成的森寒海洋,一眼看不到邊。

洶涌的殺氣像是肉眼可見的亂流一般,從海族軍陣之中撲面而來。

天空之中迴盪着那猶如神靈審判一般的聲音。

這一天,終於還是來了。

當然,他們也看到了林北辰千方百計地阻擊海族大軍的畫面。

一直都提心吊膽地看着,一直到林北辰終於安全地回到了他們中間。

海族大軍在山腳下停下了。

“這是給你們最後的機會……”

海族海神殿主教的聲音,驚濤拍岸般響徹雲霄:“現在,願意信仰海神,重新作出選擇的人,不論男女,立刻脫掉上身衣服,袒露身體,步行下山,自己爬入到那囚車之中……你們將得到救贖。”

空氣中似是燃燒這火焰。

緊張的令人窒息。

但牽着狗,抓着雞,甚至扛着豬,拖家帶口,緊緊地站在一起的雲夢人,卻始終沒有任何一個,從人羣中走出來,朝着山下走去。

哪怕是面如土色的趙卓言等商人,此時也都瑟瑟發抖卻堅定地站在山上。

他們本就計劃離開雲夢城,卻沒有想到,還未來得及實施計劃,局勢一息之間,就惡化至此。

“少爺。”

“公子……”

芊芊和倩倩兩人,抱着小二、小三,和王忠、光醬、蕭丙甘一起,迎上林北辰。

其他十二武道宗師、楊沉舟、反抗武者,吳鳳谷、安慕希等人,也都簇擁了過來。

此時此刻,林北辰就是所有人的主心骨。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存在哪怕是最後一絲絲的希望,還有奇蹟的話,那絕對是因爲這個少年而發生。

林北辰看了安慕希一眼,表情奇怪地道:“你來這裡做什麼,快取配藥,回頭還要用呢。”

安慕希一呆。

我的林大少喂,這都什麼時候了,配製那【大清藥丸】給誰用啊?

他張口想問,但話到嘴邊,突然就止住了。

因爲安慕希突然反應過來,明白了林北辰話中的意思。

他有辦法。

這個少年,他有辦法解決眼前的絕境。

“好,我這就去。”

安慕希轉身就朝着礦區走去。

“大家害怕嗎?”

林北辰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指了指下面的海族大軍,又指了指天空中的巨型蛟龍,道:“大家害怕這些欺壓了我們三個多月,殺了我們無數的好友,毀滅了我們的田地和家園,帶給我們無窮無盡痛苦的雜碎們嗎?”

人羣沉默。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林北辰的臉上。

少年的微笑,有一種莫名的感染力。

然後是一陣排山倒海一般的怒火咆哮。

“不怕。”

“大不了就是個死。”

“和他們拼了。”

“拼了。”

人羣在怒吼,在咆哮。

---------

大家晚安。我先捉捉蟲。今天10000字完成啦。

第二百六十三章 出大事了第六百八十八章 交替上升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決賽日3第一千五百十二章 讓林北辰交出來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我是一個大善人第二百三十六章 紙橋蛇坑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二百五十五章 以這樣的方式離開第九百五十五章 卡BUG第六百九十五章 我是不是太囂張啦?第五百一十五章 你是……小香香?第九百二十六章 劍雪無名回來了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次親密交手第七百一十八章 不服砍我渣渣輝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拿來吧你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七卷 破碎的大陸第五百一十八章 威望太高了第九百二十六章 劍雪無名回來了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不後悔的選擇第九百四十六章 辛秘第六百五十四章 大威天龍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闖殿第六百九十六章 帝國大事件第八百零四章 只要錢到位第八百二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APP第五百二十章 緣來緣散緣如水第四百一十八章 我也一樣第二百二十六章 戰神降世第六百二十一章 欺軟怕硬?第九十六章 發生了什麼?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我是個孝順的人第四十八章 你別忘了我可是一個渣男第八十三章 校長要見你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竹院幫再聚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生命中的宿敵第1068章 如何與我做大事?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秀兒第七百一十章 這設定我熟悉啊第八百六十九章 弒神第一百七十七章 猶豫就會敗北第一千五百章 啊,好疼第八百一十五章 語言障礙的解決辦法第五百二十八章 你的龜殼不錯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八百四十章 喂酒第六百四十一章 吐得乾乾淨淨第四百四十八章 全國直播第六百三十六章 我新學了一套棍法第一千零壹拾貳章 他和別的男人不一樣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神靈班羊第一千零一十章 階級森嚴的神界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沒用也喜歡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裝完就跑真刺激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九百二十四章 快打我第四百零五章 這場面真的沒見過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狗一狼一虎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第三百四十一章 左令第一百零四章 萬靈寂滅命格第八百五十四章 殺穿第八百九十四章 長的很好聽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反手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賞賜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牀共枕第三百四十章 雲夢淩氏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不朽之王第四百六十四章 去向雲夢神殿賠罪?第九百二十一章 是不是玩不起?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你到底是誰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林北辰殺瘋了第九百章 沒錯,是我說的第二十四章 爆玄(2)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冥氚太太第四百七十三章 神像復活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一百一十三章 凌午第九百四十一章 有被冒犯到第八百九十三章 荊棘背心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九百五十七章 專業人士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三百三十四章 空空如也第五百一十八章 威望太高了第五百二十章 緣來緣散緣如水第四百零五章 這場面真的沒見過第三百四十九章 誰這麼不開眼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你爸媽貴姓?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一次碰撞平分秋色第二百九十二章 第一學院女劍首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你說的有道理第九百八十六章 百劍齊出第三百八十章 奇怪的暗器第六百三十章 頂級紈絝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線索第六百三十章 頂級紈絝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第二百六十三章 出大事了第六百八十八章 交替上升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決賽日3第一千五百十二章 讓林北辰交出來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我是一個大善人第二百三十六章 紙橋蛇坑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二百五十五章 以這樣的方式離開第九百五十五章 卡BUG第六百九十五章 我是不是太囂張啦?第五百一十五章 你是……小香香?第九百二十六章 劍雪無名回來了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次親密交手第七百一十八章 不服砍我渣渣輝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拿來吧你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七卷 破碎的大陸第五百一十八章 威望太高了第九百二十六章 劍雪無名回來了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不後悔的選擇第九百四十六章 辛秘第六百五十四章 大威天龍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闖殿第六百九十六章 帝國大事件第八百零四章 只要錢到位第八百二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APP第五百二十章 緣來緣散緣如水第四百一十八章 我也一樣第二百二十六章 戰神降世第六百二十一章 欺軟怕硬?第九十六章 發生了什麼?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我是個孝順的人第四十八章 你別忘了我可是一個渣男第八十三章 校長要見你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竹院幫再聚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生命中的宿敵第1068章 如何與我做大事?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秀兒第七百一十章 這設定我熟悉啊第八百六十九章 弒神第一百七十七章 猶豫就會敗北第一千五百章 啊,好疼第八百一十五章 語言障礙的解決辦法第五百二十八章 你的龜殼不錯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八百四十章 喂酒第六百四十一章 吐得乾乾淨淨第四百四十八章 全國直播第六百三十六章 我新學了一套棍法第一千零壹拾貳章 他和別的男人不一樣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神靈班羊第一千零一十章 階級森嚴的神界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沒用也喜歡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裝完就跑真刺激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餡餅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九百二十四章 快打我第四百零五章 這場面真的沒見過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狗一狼一虎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第三百四十一章 左令第一百零四章 萬靈寂滅命格第八百五十四章 殺穿第八百九十四章 長的很好聽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反手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賞賜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牀共枕第三百四十章 雲夢淩氏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不朽之王第四百六十四章 去向雲夢神殿賠罪?第九百二十一章 是不是玩不起?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你到底是誰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林北辰殺瘋了第九百章 沒錯,是我說的第二十四章 爆玄(2)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冥氚太太第四百七十三章 神像復活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一百一十三章 凌午第九百四十一章 有被冒犯到第八百九十三章 荊棘背心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九百五十七章 專業人士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三百三十四章 空空如也第五百一十八章 威望太高了第五百二十章 緣來緣散緣如水第四百零五章 這場面真的沒見過第三百四十九章 誰這麼不開眼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你爸媽貴姓?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一次碰撞平分秋色第二百九十二章 第一學院女劍首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你說的有道理第九百八十六章 百劍齊出第三百八十章 奇怪的暗器第六百三十章 頂級紈絝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線索第六百三十章 頂級紈絝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