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花裡胡哨的有什麼用?

今日的五場決戰,關係到整個雲夢城的命運。

是誰出戰,至今還未定論。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林北辰的宣佈。

大家都默認,這個名單應該由林北辰來決定。

畢竟之前的一切表現,林大少已經讓所有的人,都產生了認同感和尊敬之心。

他身後站着一尊神靈呢。

“老爺子,借一步說話。”

林北辰將凌太虛拉到竹園裡。

他壓低了聲音,悄悄地道:“您老人家,到底行不行啊?所謂人老不以筋骨未能,您都這把年紀了,萬一要是敗了……”

“你什麼意思?”

凌太虛斜眼盯着他。

林北辰連忙解釋道:“我不是看不起你,也不是說你實力差,而是單純地覺得,這麼大年紀就不要打打殺殺了,交給我們年輕人,其實在府邸中抱美女,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聽出來了。”

凌太虛氣的抓鬍子,道:“你就是在說我不行。”

“呃……”

林北辰中指揉了揉眉心,攤手道:“你要是非要這麼理解,那我也沒有辦法。”

凌太虛氣的吹鬍子瞪眼:“渣男。”

這不是渣男的典型口吻嗎?

林北辰苦口婆心地道:“老爺子,我也是爲你好……”

“我一晚上可以梅開七度。”

凌太虛冷笑着反問道:“你行嗎?”

“和我比這個?”

林北辰娃哈哈大笑:“不是和你吹,老爺子,我一手【洞玄子三十六式】絕學,很久沒有施展……等等?七……”

“七次?真的假的?”

林北辰反應過來,難以置信地看向凌太虛。

凌太虛嘿嘿冷笑。

於是很快所有人就看到,竹院中,林北辰和凌太虛這一老一少,原本似乎是在爭論着什麼,氣氛看起來很激烈,但接着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很快就變成了非常愉快的樣子。

兩人勾肩搭背,眉飛色舞熱切地交流了起來。

看啊。

雲夢城中的兩位英雄。

這一老一少,爲了戰勝海族,一定是在商量戰略。

爲了雲夢城袍澤的生死存亡,他們真的是操碎了心。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精神傳承吧。

片刻後。

兩人面色嚴肅地從住院中走了出來。

“老爺子將會是今日出戰的人選之一。”

林北辰道:“他不但實力強,招式精,花樣多,而且耐力和爆發力都很厲害……”

衆人看向凌太虛。

他們會懷疑凌太虛。

畢竟這老頭名聲不怎麼好。

但卻不懷疑林北辰。

於是沒有人表示異議。

林北辰看了看衆人,又道:“我和蕭丙甘,也將會出現。”

人羣譁然。

林北辰出戰,乃是衆望所歸。

但蕭丙甘的話……

他還只是一個孩子啊。

這小屁孩能贏?

但依舊沒有人站出來質問。

無他。

林大少的威望所致。

林北辰頓了頓,在手機中調取了一下【失落城堡】中的戰力排行榜,一看之下,心中頗爲驚訝,道:“誰是戴子純?”

一個身穿書生服,文質彬彬的中年人,從十二個備選強者之中,緩緩走出來,微笑道:“林神使,我便是。”

林北辰上下打量此人。

之前未曾注意過,雲夢城中還有這樣的高手。

四級武道宗師境界的修爲。

從【失落城堡】的遊戲戰力評價排名榜來看,此人的實力竟是超過了楚痕等人,高居第一,殺怪數和遊戲世界內的表現,都是首屈一指。

看來是一個隱士。

一直都不顯山不露水。

如今袍澤危難之時,主動站了出來。

“願意出戰嗎?”

林北辰問道。

戴子純微微一笑,神態瀟灑,自有一番氣度,道:“固所願也。”

林北辰點點頭。

然後他的目光,看向了劉啓海。

後者彷彿是早就有心理準備一樣,笑了起來,道:“哈哈,最後一個名額,給我吧。”

第三初級學院年級主任,之前的大武師,如今也已經跨入到了武道宗師之境。

雖然是在之前的KEEP偶觸加速任務之中,劉啓海在最後關頭才勉強觸摸到武道宗師境界的邊緣,可以說是三大主任之中,實力最低的一個。

但在這一次的【失落城堡】遊戲世界戰鬥中,他的排名,竟然是僅次於戴子純。

遠超過了楚痕和潘巍閔。

“好。”

林北辰點點頭。

這個時候,其他的選拔依據,都不可靠。

【失落城堡】遊戲世界的綜合戰力排行榜,最數據化,最直觀,也最值得信賴。

“老劉,你……發什麼瘋?”

楚痕急眼了,一把拽住他,道:“你連我都打不過,不行,你可別尸位素餐,壞了我們雲夢城的大事,你退下,讓我來。”

看起來是貶低。

其實是關心。

畢竟一旦出戰,生死難料。

潘巍閔則是看向了林北辰。

林北辰沒有說話。

“哈哈,老楚啊,你怕是忘了一件事情,只要有衝出的玄石供應,玄紋陣師的戰力,碾壓同級別的武道強者。”

劉啓海笑着,對楚痕道:“你真以爲我打不過你啊,我是害怕浪費北辰的玄石,否則的話……嘿嘿。”

楚痕不由得一怔。

劉啓海主修玄紋陣法。

這個他知道。

不過第三初級學院資源有限,劉啓海手頭自然也不富裕,所以很少見他施展玄紋陣法修爲,幾人切磋時,也多以本人實力相抗。

難道這傢伙,竟然還隱藏了一手?

他又看向林北辰。

後者點了點頭,沒有過多解釋,道:“出發吧。”

於是,人羣彙集成爲黑壓壓的人潮,從第三初級學院出發,穿越街巷和橋樑,朝着新城主府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所有人都沒有說話。

沉默,是今日的雲夢城。

靠近新城主府大約三公里的時候,沿路已經有了海族軍隊的身影,三步一哨,五步一崗,戒備森嚴。

走在最前面的無疑是林北辰等人。

戴子純懷中抱着一個看起來只有三歲的小女孩,右手牽着一位面色溫柔的少婦,走在林北辰的身邊。

小女孩雙手緊緊地摟着爸爸的脖子。

少婦面容姣好,身段窈窕,眼睛有些紅,卻忍住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靜靜地跟在丈夫的身邊。

另一邊,劉啓海是一個老光棍,一言不發,神情好整以暇,似是在養精蓄銳一樣。

只有蕭丙甘,畫風截然不同。

這白胖子左手一隻雞,右手一隻鴨。

當然都是烤熟了的。

正在狼吞虎嚥一般地大吃大嚼。

吃的滿嘴流油。

彷彿是餓死鬼投胎,又要把自己再撐死一次一樣。

終於,所有人都通過了蛟骨吊橋,來到了新城主府門口的廣場上。

廣場的中央,一座巨大的擂臺早就搭建完畢。

乍一看,這擂臺像是一塊巨型礁石被擺在廣場中央,又被大神通者一劍攔腰斬斷,留下了橫截面的下部分作爲交戰之所。

擂臺周圍,有數百道海族的術法加持。

可抗武道大宗師盡力。

凌太虛和劉啓海等十幾名人族的陣紋師,圍着擂臺檢查了一圈,最終才確定沒有貓膩,回頭對林北辰肯定地點點頭。

這時,海族高層也盡數出現。

就連對外號稱身體不適的長公主,也都坐着那華貴輦駕現身。

只不過依舊是海珠珠簾遮面。

氤氳漣漪泛動之間,遮住了面容和身形。

黑浪無涯帶着極光帝國使團的人,也出現了。

一身戎裝的虞親王身邊,站着打扮的像是人畜無害的洋娃娃一樣的郡主可兒,眯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雲夢城衆人。

準確地說,是打量着林北辰。

她的目光,彷彿是505膠水一樣,牢牢地粘在了林北辰的身上。

“你瞅啥?”

林北辰感應到少女的目光,頓時就惡狠狠地一眼瞪過去,道:“醜陋的極光老女人,收起你那色眯眯的眼神,沒見過帥哥啊?”

虞親王的嘴角彎了彎。

他差點兒笑出聲來。

哈哈哈,想不到自己心高氣傲的女兒,竟然有一天,要被自己的同齡人,稱作是‘醜陋的極光老女人’。

這句話要是傳到帝都雪翠城,只怕是可以笑死一批人,氣死一批人吧。

“嘻嘻,大哥哥,你長的好英俊啊……就是太兇了。”

可兒彷彿是一個涉世未深的花癡少女一樣,對於林北辰的惡語,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有點兒害羞,紅着臉道。

一般而言,遇到這種洋娃娃般的美少女,又被當中誇讚,就算是再鋼鐵的直男,只要情商不爆炸,態度都會柔和許多。

但林大少卻是眼睛一瞪,道:“那又怎麼樣?別做夢了,我註定是你這一輩子都得不到的男神。”

虞親王怔住。

“賤种放肆。”

“北海亡國奴,大膽。”

身邊的極光帝國護衛,頓時都怒喝出聲。

他們很多都是可兒郡主的忠誠擁躉,怎麼會允許有放肆之徒,在這樣的場合之中,用如此言語羞辱自家郡主。

“不服?”

林北辰直接勾了勾手,道:“你過來呀。”

旁邊一位年輕的使團護衛,再也忍不住了,單膝跪地道:“王爺,郡主,請讓屬下出手,教訓這個卑賤無禮的北海狗。”

虞親王皺了皺眉,剛要說話……

“好呀,不過,你只要稍微教訓一下這個大哥哥,展示我們極光帝國武士的風采,但不要殺死他,讓他知道厲害就可以了。”

可兒郡主脆生生地道。

說完,她還故意看了林北辰一眼,扮了一個鬼臉,吐了吐粉嫩的小香舌,道:“小哥哥,你慘了哦,我的護衛可是很厲害的,他現在要找你麻煩了哦。”

喲呵。

林北辰當場就笑了。你這個小綠茶。

不知道哥前世在網絡上揮灑鍵盤,乃是十級鑑定婊師嗎?

就算你是小獵手,豈能鬥得過我好狐狸?

“你,北海賤種,上來受死。”

使團的年輕護衛,身形一閃,就躍上了擂臺,一臉冷笑,信心十足地擡手遙遙指着林北辰的鼻子邀戰。

說完,才猛地記起郡主說不可殺人,又補充可一句,道:“下跪求饒,可饒你不死。”

“我不。”

林北辰道:“你只是一個死跑龍套的,我不和你計較,下去吧,今日擂臺大戰,主角不是你。”

“哈哈哈哈……”

年輕護衛冷笑,惡意滿滿地嘲諷道:“果然是北海帝國的廢狗,膽小如鼠,怪不得北海帝國如今山河破碎,你們的確更適合當王國奴隸,男人被殺,女人被騎,是你們的宿命。”

來自於宿敵國度的年輕敵人的諷刺,頓時讓沉默中的雲夢城市民們,陷入到了巨大的憤怒中。

一張張臉通紅。

鼻孔中噴吐着白氣。

“本不想和你這樣的龍套計較。”

林北辰很無奈地笑了笑,道:“既然你非要找死,那就用你的血,來爲今日之戰祭旗吧。”

說完,無人看見的【雪域之鷹】出現在手中。

因爲有了玄石填充能量,所以林北辰可以不必擔心被榨乾,可以放肆地打手槍了。

嘭!

蘊含着五分之一個‘一辰之力’的子彈,瞬間就洞穿了極光帝國使團年輕護衛的眉心。

年輕的身軀仰天便倒。

鮮血染紅了擂臺。

“不要怪我。”

林北辰打手槍之後,只覺得神清氣爽:“連風都妒忌我俊美的容顏,而你只是那個小綠茶推出來吸引我注意力的龍套,偏偏卻要說不該說的話……答應我,下輩子,不要做舔狗。”

他絮絮叨叨地說了這麼多,那邊極光使團的衆人,才如夢初醒。

虞親王猛然站起。

被人當中擊殺一名使團成員,這是對極光帝國的挑釁和侮辱。

“林北辰,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虞親王眼眸之中閃爍着殺意。

他在衡量着,要不是趁此機會,雷霆出手,將這個少年直接擊殺在當場,以便直接絕了自己女兒那危險的心思。

“哎,我說,你能不能不要強行搶戲啊。”

林北辰用中指揉了揉眉心,頗爲無語地道:“今天的高潮是雲海五場大戰,而不是你們這個跑龍套的使團,如果這一切,是一本網絡小說的話,情節到了這裡,鐵桿讀者都會覺得作者這是在注水了喂。”

沒有人知道林北辰在說什麼。

反正這個腦殘,總是說一些讓別人摸不着頭腦的話。

但他那種對極光帝國使團毫不在意的輕蔑之態,卻淋漓盡致地表達了出來。

虞親王雙眉一掀,眼眸之中一抹精芒閃過,正要出手……

“呵呵,親王殿下息怒。”

一直都靜觀其變的【飛鯊神將】黑浪無涯,緩緩地開口,道:“所謂客隨主變,今日之事,還是由我們海族來處理吧。親王殿下只需作壁上觀即可。”

虞親王眼眸神色逐漸平和。

他點了點頭,緩緩地坐了回去。

一邊的可兒郡主,對於年輕護衛之死,毫不在意,反而是依舊以一副花癡般的表情,死死地盯着林北辰,眸子裡閃爍着星光。

很有意思的獵物呢。

值得投入。

“林北辰,不要做這種無意義之爭了。”

【飛鯊神將】宛如毀滅世界的大魔王一樣,坐在大椅之上,渾身散發出凶神惡煞的氣息,道:“五戰三勝,不死不休,贏者通吃,我們的人選,已經塵埃落定,你們那五個人,上來送死?”

“你們先派人。”

林北辰理直氣壯地道:“以登陸海族之力,擊一個小小的雲夢城,難道還不敢先登臺嗎?”

黑浪無涯冷冷一笑,道:“有何不可?”

他一揮手。

一道黑色流光,在虛空之中閃過。

轟!

巨大的身軀,重重地落在了擂臺上。

這是一個身高超過三米的巨型沙克族分支的錘頭鯊神戰士,頭上好似是頂着一個錘子一樣,渾身閃爍着黑色的光芒,身形修長高大,充滿了爆發力,身着玄色甲冑,揹負雙刀……

“沙克族黑浪破玄,誰來戰我?”

錘頭鯊神戰士立在擂臺上,宛如一尊死神一般,肉眼可見的黑色煞氣,繞體飛旋,充滿了壓迫感。

實力低一點的人族武者,紛紛地頭。

因爲只要看一眼,就覺得心膽俱寒,忍不住就要癱軟在地,精神被震懾,根本難以逼視。

“小機,二維碼掃一掃。”

林北辰在意念之中下令。

“好的呢,主人。”

手機二維碼掃一掃功能開啓,對着擂臺上的黑浪破玄一邊掃描,大約三息時間,就得出了最後的結論——

“海族,沙克族分支錘頭沙克神戰士,61歲,正值壯年……”

“海洋風暴玄氣屬性,六級武道大宗師,武器雙刀,擅長刀道戰技【洋流絞殺】、【寒流分水殺】,必殺技【六龍捲流一刀斬】,底牌【釘頭錘擊】……”

“肉身強悍,武道宗師境以下攻擊,難破其不動防禦圈……”

“弱點:頭顱以下三寸,防禦最低,破之可瞬殺。”

好詳細啊。

林北辰看了一眼,頓時大喜。

這一次系統升級的獎勵,這個神改的【二維碼掃一掃】功能,當真是神戰技,對陣殺敵,直接先通曉了對手的底牌,可以做到知己知彼。

打不打不得過,提前知曉。

這樣逃命起來,就方便多了。

這個黑浪破玄,實力不低。

該派誰先出場呢?

林北辰腦海之中,開始思忖了起來。

“林神使,這第一戰,讓我來吧。”

中年書生戴子純主動請纓。

“爸爸,爸爸……”

小女孩緊緊地環着父親的脖頸,脆生生地叫着,眼淚不知道怎麼就流淌了下來。

一邊的溫婉少婦,連忙哄勸女兒,將其抱在了自己的懷裡,但憂色難以掩飾,強忍着沒有哭出來。

登上擂臺,便是不死不休。

她擔憂自己的丈夫。

戴子純卻是神色淡然。

他安慰着自己的妻女,轉頭又對林北辰道:“我若戰敗……還請林神識念在今日我爲雲夢城流血的份上,對我家人,照拂一二。”

林北辰搖搖頭,道:“這一戰,讓他來。”

說着,指了指還在啃豬蹄的蕭丙甘。

啪嗒。

豬肘子就掉在了地上。

“我?”

蕭丙甘臉上的肥肉,已經開始顫抖了起來。

林北辰點點頭,道:“對,就你。”

蕭丙甘當然不是黑浪破玄的對手。

正面硬剛的話,怕是要被吊打錘爆。

但這白胖子的手中有98K,初次登臺,隨便說點兒騷話,趁着對方不備,直接就可以一槍放翻,有很大概率,直接拿下第一局。

他招手讓蕭丙甘過來,在耳邊低聲叮囑了幾句什麼。

蕭丙甘默默地聽完,戰戰兢兢地點了點頭。

他將掉在地上的豬肘子,又撿起來,風捲殘雲一般,啃掉了上面的膠原蛋白,然後才三步一回頭,如同上刑場一樣,登上了擂臺。

“這小子行不行啊。”

楚痕湊過來問道。

潘巍閔等其他人也都看向林北辰。

等待着他的回答。

誰都沒有想到,林北辰派出的第一個人,竟然是實力最弱的蕭丙甘。

雖然這小子很抗揍,但也架不住刀劍啊。

一時之間,衆人都看不懂林大少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你不會是想要讓這小子去當炮灰吧。”

凌太虛若有所思地猜測道:“想要讓它去試探海族神戰士的真正實力?但估計他這點兒實力,也試探不出來啊。”

“不。”

林北辰道:“他是我的兄弟。”

說道這裡,林大少笑了起來。

笑的很開心。

他信心十足地道:“我在給他一個機會,一個一鳴驚人,名揚天下,創造神之奇蹟的機會。”

衆人都怔住。

他們沒想到,林北辰竟然如此有信心。

創造奇蹟嗎?

用什麼來創造奇蹟呢?

他們都看向擂臺。

擂臺上。

黑浪破玄帶着猩紅光芒的小眼睛,上下打量蕭丙甘,咧嘴一笑,不由地譏誚地道:“太太太弱小了,看來雲夢城真的是沒人了,讓你這樣一個小蟲子,來打第一陣……來吧,可憐的小蟲子,我給你一次出手的機會。”

蕭丙甘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他手中抱着的,是98K.

這柄被親哥稱之爲【超-雙手劍印】的神器,其威力之強,他在修煉幻陣之中,已經體驗的淋漓盡致了。

雖然只使用了三次,但那種一擊發出,毀天滅地一般的威力,卻讓蕭丙甘,對於這場戰鬥,充滿了信心。

剛纔的驚恐?

當然是在演戲。

多年捱打抗揍的經歷告訴他,扮豬吃虎的精髓何在。

如果自己表現的信心十足,眼前這條大鯊魚,怕是絕對不會如此輕敵。

“我很強的。”

蕭丙甘一臉悲壯地昂頭道:“我今年不過十五歲,就已經修煉到了八級大武師境界,而且肉身強度,堪比武道宗師,我是雲夢城中的第二天才……”

他說的鄭重其事。

而黑浪破玄卻忍不住地笑。

海族的其他強者也都被逗笑了。

就算是武道宗師,又如何?

虞親王也忍不住搖了搖頭。

他不得不承認,這個白胖少年,是一個可造之材,假日時日,絕對可以綻放出耀眼的光輝。

但眼下……

送死而已。

“看來這個林北辰,也是一個心狠手辣之輩,讓這少年出來送死,莫不是妒賢嫉能,藉機殺人?”

旁邊一位使團的官員笑着道。

可兒郡主嬌笑着道:“這不是更好?嘻嘻,心狠手辣,是一項的玄石一般珍貴的品秩呀。”

擂臺上。

“我接下來的攻擊,會非常可怕。”

蕭丙甘像是一個話癆一樣,道:“你真的決定要給我一次出手的機會嗎?我怕我出手了,你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哈哈哈……”

黑浪破玄仰天大笑,面帶譏色地道:“那你就出手吧,讓我看看,你這隻低賤卑微的小蟲子,能夠發出多強大的攻擊。”

“好。”

蕭丙甘一看演的也差不多了,就適可而止。

他與黑浪破玄相隔二十米。

對於98K來說,這是一個幾乎不需要倍鏡都不會脫靶的百分百命中射程。

雙手抱住神器。

擡手。

開槍。

幾乎是一氣呵成。

雖然之前只開過三次槍,但他彷彿是天生就與這柄神器靈魂相連一樣,已經嫺熟到彷彿是使用了千萬次。

嘭!

令可兒郡主猛地坐直了身軀的熟悉爆響聲出現。

一道火光閃過。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具有六級巔峰武道宗師實力的黑浪破玄,種族標示性的頭顱下方,約三寸處,一道碗口大小的血洞出現。

甲冑,肌膚,骨骼,臟器……

所有屬於這位六級武道宗師強者這一部位的一切,瞬間就化作了一蓬血霧,徹徹底底永恆地消失了。

而整個過程,他沒有來級的做出任何動作。

沒有閃避。

沒有抵擋。

甚至在那道炸雷響起之前,血洞就已經出現了。

前後透亮。

光線從身後照射到了身前。

在擂臺地面上,描繪出一個大大的O字。

黑浪破玄下意識地低頭看了一眼傷口,意識開始模糊之前,唯一一個念頭,是爲什麼這少年竟然知道自己全身上下最大弱點所在?

巧合?

還是……

他的精神開始渙散。

身體失去控制。

對面。

神器後坐力的反震之下,蕭丙甘的身形倒退出足足三十米,一身黃金劍骨之力瘋狂運轉,纔在掉下擂臺的一瞬間,生生地止住了身形。

靴子已經因爲猛然發力而崩開。

雙腳赤裸。

腳指頭上的幾縷黑毛,在風中調皮地跳動。

廣場上一片寂靜。

寂靜的像是午夜的墳場。

這道結束了一位六級武道宗師的炸雷之音,彷彿同時也一下子也帶走了所有人的思維能力,令他們腦海空白,喪失了反應能力。

一直到——

砰!

黑浪破玄的龐大身體,重重地跌在擂臺上。

三方陣營中的強者,才如夢初醒。

“贏了?”

楚痕等人驚喜歡呼。

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凌太玄雙眸之中,奇光流轉,看看蕭丙甘,再看看林北辰,吃驚之餘,隱約中猜到了一些什麼。

戴子純等雲夢人族強者,則陷入到了巨大的驚喜之中,不由得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

這聲音也點燃了廣場玩萬多名人族的喜悅。

呼聲震天。

猶如春潮。

好似怒雷。

“怎麼會這樣?”

原本一切盡在掌握的【飛鯊神將】,猛地站起。

那張冰冷殘忍的標誌性沙克族長臉上,震驚斂去,閃過一絲陰霾,眼睛眯了起來。

他死死地盯着擂臺上雙腳赤裸的少年。

而同時被驚得站起的還有虞親王,以及身邊的小郡主。

兩人相互對視一眼,都看懂了彼此的想法。

當日林北辰便是以這種的手段,隔着數公里擊殺了一位叫做項大龍的人族叛逆。

當時他們父女二人,親眼目睹了那個畫面。

而今日,另一位叫做蕭丙甘的少年,竟也掌握着這種力量。

這意味着什麼?

意味着這種驚世駭俗的力量,也許並非如他們之前所想象,不是林北辰自身的修爲。

而是一種特殊的戰技。

或者是一件特殊神秘的寶物。

一定要得到它。

父女兩人瞬間都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海族一方的強者,不由得面面相覷。

他們完全看不懂,這一場擂臺戰,到底發生了什麼。

便是天人境的強者,要殺黑浪破玄,也不會這麼快吧?

上萬人族的歡呼,襯托着上萬海族的迷茫和憤怒。

直到這個時候,楚痕等人才明白,剛纔林北辰口中所說的,要讓蕭丙甘揚名帝國,創造出一個奇蹟,到底是什麼意思。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有一點塵埃落定不容置喙。

蕭丙甘,這個少年,他做到了。

他真的是創造了一個奇蹟。

一擊秒殺一位海族武道大宗師,這還不算是奇蹟嗎?

消息傳出去,只怕是三方勢力,都要被震動了。

從此之後,白胖子蕭丙甘,絕對會名揚天下。

一鳴驚人的傳說,在現實世界之中,真的出現了。

林北辰笑了。

很好。

一切都在計劃之中。

這第一戰,利用了海族的輕敵和大意,旗開得勝,取得了開門紅。

“哈哈哈,不愧是我英俊無雙的林北辰的親弟。”

他大笑着,道:“好了,親弟啊,你裝逼差不多了,就快下來吧,再這樣裝下去,親哥我身爲主角的風頭,都要被你給搶光了。”

蕭丙甘光着腳丫子,從擂臺上跳下來。

“親哥,我這樣是不是就出名了?”

他很興奮。

贏了。

終於爲雲夢城做了一點事情。

也沒有辜負親哥的一片苦心。

高興。

別看蕭丙甘整天就知道吃,像是一個鐵憨憨一樣,其實他的心中,單純如明鏡。

誰是真心對他好,他再清楚不過。

而且,蕭丙甘的直覺,非常敏銳。

他天生就有一種趨利避害的本能。

這也是爲什麼在天驕爭霸戰決賽之後,他死皮賴臉地非要跟着林北辰做小弟的原因。

因爲這種直覺告訴他,跟着林北辰,有肉吃。

“出名了。”

林北辰拍了拍蕭丙甘的肩膀,也是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畢竟派遣這小子出戰,有一定的危險性。

如果黑浪破玄上來就出手,不給蕭丙甘開槍的機會的話,那這個白胖子,真的有可能死。

這也是林北辰被逼無奈的選擇。

還好理想很豐滿,現實也是一個大胖子。

“好好休息,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們。”

“小餅乾,你現在真的是英雄了。”

“兄弟,從此以後,誰敢說一句你的壞話,我就活生生地打死他——當然,林大少除外,嘿嘿。”

其他雲夢人族的強者們,都過來錘一錘小餅乾的胸口,拍一拍他的肩膀,揉一揉他的腦袋,用各種方式表示着祝賀。

經過這麼多天的一起集訓,十二人之間已經是有了深厚的‘革命友誼’,看到蕭丙甘旗開得勝載譽下擂,所有人都由衷地爲他高興。

林北辰收束心神,朝着擂臺看去。

海族已經將黑浪破玄的屍體,擡了下去。

第二戰即將開始。

接下來要選誰出戰呢?

林北辰腦海之中,飛速地思考着。

然而——

咻!

一道身影,從林北辰的身邊掠過,直接落在了擂臺上。

“海族的渣渣們,誰敢上臺,與我老人家一戰?”

囂張而又霸道的姿態。

狂放而又隨性的穿着。

不是【憐花老仙】凌太虛又是誰?

我屮艸芔茻。

林北辰當場就不淡定了。

老爺子你這是鬧呢?

我還沒有來得及開‘二維碼掃一掃’窺視對手的破綻呢,您就迫不及待地上去裝逼?

這是被蕭丙甘的表現刺激到了嗎?

太兒戲了啊。

好不容易贏了一場。

接下來只要穩穩再贏兩場,就可以提前獲取勝利,不用後面的兩個人再出場了呀。

你這樣一來……

林北辰的內心,極度崩潰。

對面。

【飛鯊神將】黑浪無涯緩緩地坐回到自己的大椅上,眸光閃爍,最終做出了決斷,道:“千重影,這一戰,你來出戰,全力以赴,不要有任何輕敵。”

“是。將軍。”

旁邊走出來一個身形瘦高的銀色皮膚海族。

三角臉,身高兩米五左右,瘦的像是一條竹竿。

與大多數的海族截然不同,這個叫做千重影的海族神戰士,並無鱗片或者是甲殼,銀色的皮膚無比細膩,便是在新城主島這樣昏暗的環境之中,依舊翻動着瑩潤的微光。

最引人矚目的是他的眼睛。

紅色眼瞳,眼瞼則是燦燦的金色。

眸子裡彷彿是蘊含着無盡的星河,眼睛眨動時,金色的眼瞼閃爍着肉眼可見的奇異光輝,似乎是可以令生靈的靈魂沉淪其中。

“嘖嘖,這好像是一條帶魚精啊。”

最喜歡以貌取人的林北辰,智慧的腦袋瓜做出了判斷。

而當他用【二維碼掃一掃】窺視時,答案也與他所猜測,完全一致。

“千重影,黑爾泰爾帶魚海族強者,78歲,正值巔峰壯年,七級武道宗師境修爲,急潮海之玄氣屬性……”

“擅長武器無影刀……”

“天賦神通【金睛銀焰血瞳術】,爲海洋百族中十大瞳術之一……”

“弱點:肉身強度,眼睛。”

一條條只有林北辰可以看到的信息,投影在了他的面前。

而這時,擂臺上的戰鬥,已經開啓。

---------

今天想要長一點。

寫完之後又修改了幾遍,本該12點前發。

大家看在我這麼努力的份上,不要罵我哈……強行賣萌()

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三百五十六章 雲夢城要變天?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認作你爹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影響我拔劍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灰髮老婦人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不是逼我犯罪嗎?第九百八十五章 還不來幫忙?第六百三十二章 一滴化作微光的眼淚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第八十一章 曹破天第九百二十章 白豬騎士第九百一十八章 奪劍和反殺第三百三十章 在嗎?江湖救急第九十七章 來自於報告的科普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恐懼骸骨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一千零壹拾貳章 他和別的男人不一樣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綠了第一千零一十章 階級森嚴的神界第五百七十二章 水花壓得很好第五百八十四章 人生何處不相逢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四百四十九章 不懷好意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客居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什麼突然飆車?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林北辰,藍極星的英雄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吃餅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所謂真相?第四百二十章 看我給你表演個打手槍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綠了第五百九十五章 金幣玄氣第九百一十八章 奪劍和反殺第五百零一章 剛纔發生了什麼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一拳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這腿,又白又長第四百零四章 老子就是英雄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腰力終結者第六百八十七章 你我是同一類人第一百五十一章 屎裡有毒第三百二十一章 林北辰的抉擇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黑市第八百四十章 喂酒第一百九十四章 普通學員林北辰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聖典日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秀兒有毒第三百五十五章 戰神之姿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埋下一罈酒,留住一個人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讓他們來收屍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黑靄妖蓮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四百七十一章 北辰哥哥想要什麼樣的姿勢第五百四十七章 留給林北辰的時間不多了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有種等他蹲完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三百六十二章 被迫恰飯第二百二十七章 力量之戰的落幕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三百三十七章 今天的大人不對勁第一千一百七十無章 老地方見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斷交 (求訂閱啦)第三百三十六章 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陰差陽錯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我會報答你的第三百九十二章 誰籤誰是腦殘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不會是她吧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插花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後的敵人第八百五十七章 少爺最帥了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四百三十二章 打開方式不對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二百七十九章 永遠屬於韓不負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八百二十章 雙份腦花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血脈的力量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祭獻第四百三十一章 秦主祭的怪癖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他怎麼這麼強?第六百零五章 也包括我臉上的這個嗎?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六百零一章 砸錢-徵地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天狼王刀吾名第四十四章 長得帥是一種什麼體驗第五百四十五章 邪神真面目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九百五十七章 專業人士第八百八十九章 極光帝國第一神箭第八百七十三章 最親密的戰友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死一傷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五百零四章 給他一個創造奇蹟的機會第七百一十六章 羽族神射,不過如此第四百九十六章 你們不會是奸細吧?第八百五十一章 劍雪無名這個崽種
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三百五十六章 雲夢城要變天?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認作你爹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影響我拔劍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灰髮老婦人第二百六十六章 這不是逼我犯罪嗎?第九百八十五章 還不來幫忙?第六百三十二章 一滴化作微光的眼淚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第八十一章 曹破天第九百二十章 白豬騎士第九百一十八章 奪劍和反殺第三百三十章 在嗎?江湖救急第九十七章 來自於報告的科普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恐懼骸骨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一千零壹拾貳章 他和別的男人不一樣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綠了第一千零一十章 階級森嚴的神界第五百七十二章 水花壓得很好第五百八十四章 人生何處不相逢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四百四十九章 不懷好意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客居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什麼突然飆車?第四百零三章 陰陽交感大悲賦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林北辰,藍極星的英雄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吃餅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所謂真相?第四百二十章 看我給你表演個打手槍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綠了第五百九十五章 金幣玄氣第九百一十八章 奪劍和反殺第五百零一章 剛纔發生了什麼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一拳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這腿,又白又長第四百零四章 老子就是英雄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腰力終結者第六百八十七章 你我是同一類人第一百五十一章 屎裡有毒第三百二十一章 林北辰的抉擇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黑市第八百四十章 喂酒第一百九十四章 普通學員林北辰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聖典日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秀兒有毒第三百五十五章 戰神之姿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埋下一罈酒,留住一個人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讓他們來收屍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黑靄妖蓮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四百七十一章 北辰哥哥想要什麼樣的姿勢第五百四十七章 留給林北辰的時間不多了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有種等他蹲完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三百六十二章 被迫恰飯第二百二十七章 力量之戰的落幕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三百三十七章 今天的大人不對勁第一千一百七十無章 老地方見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斷交 (求訂閱啦)第三百三十六章 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陰差陽錯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我會報答你的第三百九十二章 誰籤誰是腦殘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不會是她吧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插花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後的敵人第八百五十七章 少爺最帥了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四百三十二章 打開方式不對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二百七十九章 永遠屬於韓不負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八百二十章 雙份腦花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血脈的力量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祭獻第四百三十一章 秦主祭的怪癖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他怎麼這麼強?第六百零五章 也包括我臉上的這個嗎?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六百零一章 砸錢-徵地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天狼王刀吾名第四十四章 長得帥是一種什麼體驗第五百四十五章 邪神真面目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九百五十七章 專業人士第八百八十九章 極光帝國第一神箭第八百七十三章 最親密的戰友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死一傷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五百零四章 給他一個創造奇蹟的機會第七百一十六章 羽族神射,不過如此第四百九十六章 你們不會是奸細吧?第八百五十一章 劍雪無名這個崽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