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看我給你表演個打手槍

看到這張臉,一個名字,瞬間在很多武道高手的腦海裡,不可遏止地蹦了出來。

【流浪神劍】屈初曉。

衛名臣座下四大劍奴中,排名第二。

六級武道宗師級的修爲,距離大宗師只是一步之遙了。

淡青色的風系玄氣,流轉閃爍,凝而不發,但形成的威壓,卻更是令周圍的衆人感覺到如威如獄,戰戰兢兢,彷彿是要跪倒在地。

楚痕等三人,首當其衝,立刻就覺得,彷彿是一座大山迎面倒來,又彷彿是無邊海嘯衝擊而來,內心深處不由自主地滋生出一種大恐怖。

在那一瞬間,他們都產生想要轉身避開的衝動。

但——

當然不能退。

三人不得不強行催動玄氣,死死抵抗。

漸覺吃力。

丁三石猛地往前踏出一步。

錚錚劍意沖天而起。

一道十丈劍芒虛影,自丁三石背後幻現,刺向天穹。

空氣如流水,四面迸出。

楚痕三人,頓覺壓力大減。

但局面,卻未有改觀。

反而變得更加緊張心悸。

彷彿是下一瞬間,毀滅般的戰鬥就要爆發。

誰都明白,一旦武道宗師級的存在,真的不顧一切,在這裡開打的話,那擂臺周圍近萬人怕是要被殃及池魚了。

屈初曉眼眸中,一抹怒色閃過。

很久沒有人在他的面前,如此張狂了。

腰間已經許久未曾出鞘的長劍微微震動。

他伸手。

那是一張如橘樹皮一樣,充滿了老繭和裂痕的老手。

【流浪神劍】的手。

這隻手,按住了劍柄。

殺人的時刻即將開始。

就在屈初曉要拔劍的那一瞬間。

擂臺上,傳來了一個幽幽的聲音。

“哎,你們真的是……也不問問人家當事人的意見。”

林北辰開口。

他看向丁三石等人,哭笑不得地道:“師父,你們就這麼不看好我嗎?覺得我百分之百被江自流這狗東西打死嗎?”

丁三石等人微微一怔。

心直口快的楚痕,當場就想說:你以爲呢?

人家江自流可是縱橫風語行省,只逢一敗的傳奇人物。

數年之前,就已經是劍道宗師了。

如今修爲更是深不可測。

你是什麼?

小武師啊喂。

但這種‘長他人威風,滅自己志氣’的話,當然不能再大庭廣衆之下說出來。

而江自流也只是微笑不語。

已經被林北辰連續兩三次稱之爲‘狗東西’,但他的心中,卻不如何憤怒。

要是換做其他人這麼做,江自流早就一劍劈死了。

但林北辰的話……

由他去吧。

和一個註定要死的人,計較什麼呢。

就聽林北辰繼續道:“師父,三位主任,還是請你們退開吧,這件事情,我沒有提前向你們說明,是我的錯,但生死狀上,白紙黑字,的確是我所籤,不管籤這生死狀的原因是什麼,既然簽了,身爲劍之主君青睞的神眷者,我就算是有一百萬個理由,也絕對不能再反悔。”

說完,他在擂臺上,深深地鞠了一躬。

丁三石等四人,愕然地看着林北辰,彷彿是第一次認識這個敗家子一樣。

這個紈絝,長大了。

但長大的不是時候啊。

“可是……”

丁三石還想要說什麼。

林北辰又長長地鞠躬,很認真地道:“師父,請對您的徒兒,有一點信心。”

丁三石沉默了。

“我們退。”

他轉身朝貴賓觀戰臺下走去。

一身劍道大宗師的威壓,瞬間收斂。

楚痕三人,看了看林北辰,見這敗家子臉上並無什麼悲壯或者是慷慨赴死的表情,再一想,自己等人好像真的是多慮了,就以這貨怕死的天性,沒有把握的事情,他絕對不去做。

籤生死狀,也許不是一時衝動?

“多加小心。”

劉啓海依然忍不住叮囑了一句。

林北辰眨了眨眼,道:“放心吧,老劉,從來都只是我林北辰欺負別人,就沒有人能欺負我。”

三人這才收斂氣息,緩緩地朝着擂臺下走去。

“呵呵呵呵……三個狗才,就這樣退了嗎?”

【流浪神劍】屈初曉不依不饒,面帶冷笑譏誚之色,手掌按在劍柄,眼眉之間,依舊是殺氣凌然,大有拔劍殺人之勢。

楚痕轉身,盯着他,轟地一聲,雙拳在對砸,火星四濺,冷笑道:“怎麼,真以爲老子怕你這狗奴才不成?”

屈初曉嘴角浮現出一抹譏誚之色,瞬間伸手拔劍。

但纔有微微一指劍光,從劍匣中亮出,一隻手掌,卻不可思議地出現,輕輕地按在了屈初曉的手掌,將這柄劍,重新按回到了劍鞘之中。

是【紫電神劍】朱碧石。

“老二,退下。”

這位四大劍奴之首的老者,微微搖頭,道:“不要壞了公子的計劃。”

屈初曉心中殺意,本已經燃燒到了巔峰,但是在聽到‘公子’二字,眼眸深處,閃過一抹敬畏之色,便不再把劍,一身可怕的氣機瞬間收斂,鬆開了握劍的手。

看着楚痕三人,他冷笑一聲,緩緩地後退。

這時,屈初曉突地感覺到,擂臺上有一道特別的目光,猶如實質,朝着自己看來。

他一扭頭。

就看到那個站在擂臺上身着青衫的少年,如一頭蟄伏龍獸突然睜眼一樣,盯着自己,目光並不如何凌厲,也不如何兇狠,但卻有一種令他心中突突的怪異感覺。

“我必殺你。”

擂臺上的少年,面帶微笑,突然開口。

語不驚人死不休。

“什麼?”

屈初曉還以爲自己聽錯了。

青衫少年一字一句地道:“辱我師長,我必殺你。”

“哈?哈哈哈!”

屈初曉彷彿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話。

他仰頭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好,有志氣,小東西,在我眼中,你只是一隻小蟲子,殺你都不用拔劍,哈哈,只要你能活着走下今天的擂臺,我雖是歡迎你來殺我,啊哈哈!”

“那你就洗乾淨,好好地等着吧。”

林北辰說完,回過頭去,不再理他。

屈初曉心中殺意滿溢。

覺得可笑,又覺得可惱可恨。

一個狗一般的後輩螻蟻,竟敢在大庭廣衆之下,對自己說這種話。

若不是刺客因爲情況特殊,他早就上去拔劍,砍掉這少年的頭顱。

他心中暗暗發誓,等待此間事了,但凡是這少年的親友,他定要親自尋訪,見之拔劍,一一誅絕。

心中有了計較,屈初曉又看了一眼朱碧石,緩緩地點點頭。

他身形朝後退出一步。

一步之後,渾身氣息竟是如風中青煙一般消散。

整個人也如一滴水匯入大海一般,消失不見了。

所有人都看到,他進入到了人羣中,但卻就是再也找不到在哪一個方位,在誰的身前,在誰的肩邊,在誰的身後!

“崔城主,繼續吧。”

教育廳副廳長甄從龍淡淡地道。

崔顥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北辰,纔將手中的卷軸徹底打開,舉在胸前,當衆宣讀了一遍。

經過之前的事情這麼一鬧,所有人都已經知道了卷軸中的內容,因此反而不如之前驚異。

一種同仇敵愾的悲壯的氣氛,在人羣中瀰漫開來。

本來是一場交流賽而已。

無關生死。

只關榮譽。

但現在卻演變到了這種程度。

就算是普通人,也都不是傻子,從剛纔朱碧石和屈初曉這兩大強者的強勢表現來看,林北辰必定是被逼着簽訂的這種生死狀。

他們不懂強者的世界。

但卻知道林北辰受欺負了。

“林北辰加油!”

縮在人羣中的某個身着黑色竇斗篷衫的少女,突然喊了一聲。

然後,從稀稀拉拉零星呼喊,到徹底如滾雷狂潮一般地爆發,只不過是數息時間而已。

這樣的畫面很奇妙。

現場氣氛,從一個極境的極端,瞬間就進入到了另外一個極動的極端。

朱碧石站在人羣中,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一羣螻蟻的歡呼,始終也改變不了什麼。

擂臺上。

“林同學,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江自流微笑着道。

“你這個狗東西,笑面虎。”

林北辰撇嘴道:“你是不是想問我,有沒有什麼遺言要說?”

江自流無奈地笑笑,道:“也可以這麼理解。”

“呸。”

林北辰道:“沒有。”

江自流伸手按在了腰間懸着的長劍上,道:“那就請林同學賜教吧。”

林北辰擡手,道:“等等。”

“又有了?”

江自流鬆開了劍柄。

林北辰道:“呸……我要說的不是遺言,是代言。”

說着,這敗家子揉了揉臉上的肌肉,又清了清嗓子,臉上擠出幾個笑容,最終定格在一個自認爲最爲俊美的笑容上。

江自流一頭霧水。

就見林北辰從懷中,也掏出一張卷軸,又清了清嗓子,朝着擂臺周圍的衆人,還有攝像機,真誠地笑了笑,道:“接下來這段廣告,可能會有點兒長……”

江自流一怔,旋即哭笑不得。

廣告?

這個時候了,還要打廣告?

死也要掙錢啊。

周圍原本很悲憤慷慨的市民們,也都呆住,旋即忍不住鬨笑了起來。

畫風,就這樣再度被帶偏了。

“百年老品牌【千雀羚】,行業領先的胭脂水粉連鎖店,最新推出‘南雀’系列潤膚膏,一大瓶才一枚金幣,可用整整一年,我親自試用過,絕對清涼爽膚,比修煉嫩膚划算多了……我的媽呀,所有美女們,聽我的,買它買它買它!”

“胡老二屠宰場,全年以高出市面一成的價格,收購魔獸晶核和皮毛,魔獸等級不限……“

“多一些潤滑,少一些摩擦……覃氏動植物油坊,安全可靠,守護你一家人的腸胃健康。”

“飛雷馬車開,好事自然來……風語行省最大的私人訂製馬車行,飛雷馬車行全年優惠,訂購馬車附贈牽引疾行獸。”

“比女人更瞭解女人……流芳成女子衣店,風語行省排名第一的專業女子成衣定製品牌,曾爲皇妃定製鳳羽霓裳。”

“只要有夢想,你也可以成爲大宗師……衡水私塾,學院外的大宗師搖籃,迄今爲止已經培養出四位宗師,兩位大宗師!”

“無所不包……食堂包子鋪!”

林北辰照着卷軸,一口氣年了幾十條。

原本還在鬨笑的觀衆們,漸漸地表情都凝固了。

這狗東西,一口氣做這麼多的廣告,這是在賺棺材錢嗎?

價值喪心病狂。

就連楚痕等人,都捂住臉了。

算了。

別救這小子了。

讓江自流打死算了。

太他媽的丟人了。

貴賓觀戰臺上的崔顥,表情也是一變再變。

這算是死也要錢嗎?

但念在生死狀已經簽訂,林北辰實在是太可憐,崔顥還是耐着性子,沒有打斷,也阻止了其他工作人員上去打斷的想法,任由林北辰繼續打廣告。

“嗚嗚嗚,北辰哥哥一定是想在上路之前,給我們賺夠生活費……太感人了。”

韓不負熱淚盈眶地道。

倩倩和芊芊的眼眶,也都溼潤了。

蕭丙甘的情緒波動顯然沒有這麼大,在聽到‘食堂包子’這四個字——尤其是最後兩個字的時候,他的嘴角,竟然是留下了口水。

啪!

一把毛茸茸的巴掌,抽在了蕭丙甘的屁股蛋.子上。

波濤起伏。

蕭丙甘只覺得火燒一樣疼,回頭怒視:“光醬,你幹什麼?”

光醬表情兇狠,刷刷刷地滴在胸前的寫字板上寫道:“主人要死了,哭,都他媽給我哭……”

蕭丙甘擦了擦口水,道:“我覺得,親哥不會輸,所謂好人命不長,禍害遺千年,我……”

啪!

鼠爪更用力的一巴掌。

蕭丙甘的屁股蛋.子又是一陣波濤洶涌。

而且這一巴掌是真的用力。

蕭丙甘一下子疼的嗷嚎一聲,眼淚花兒就下來了。

光醬滿意地點點頭,刷刷刷地寫道:“對,就這樣,給我哭!”

人羣中的唐天,拿着筆記本,文思如尿崩,直接寫道:在生死之間有大恐怖,而如何直面恐怖,調整自己樂觀的心態,這纔是最重要的!

寫完這一條,唐天無比滿足。

他覺得這一條感悟,纔是最具有價值的。

“人人都爲禮品愁,我送北極海狗油……以極光帝國北極兇徒屍油煉製的墓室燈油,百年長明,給您安葬在地下的家人,帶來永久的光明!”

林北辰在擂臺上,大聲地念完了倒數第二個廣告。

他清了清嗓子,將卷軸收了起來。

“多謝大家的耐心收聽,不用鼓掌……哈哈。”

說到這裡,他的語氣頓了頓。

表情,突然就凝重了起來。

畫風開始重回軌道。

只見林北辰彈了彈衣袍,捋了捋髮型,對着不同的【千里目】鏡頭做出了特寫定格表情,才肅穆地道:“接下來,我要說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它可能會關乎到,整個雲夢城的未來……”

譁!

擂臺周圍頓時一片驚呼聲。

看到這敗家子說的如此嚴肅,不知道爲什麼,每個人的心,都懸了起來。

“我們……”

“雲夢城……”

“西面郊區……”

“小西山……”

林北辰一句一頓,緩緩地賣關子。

很多人瞬間想要打死他。

但還得強忍着。

連江自流也都被吸引了。

“發現了……”

“一座……”

“玄石礦脈!”

林北辰說完,語氣微微一頓。

擂臺下,一片寂靜。

片刻後,轟然喧譁。

“什麼?”

“開玩笑的吧?”

“玄石礦脈?是什麼?能吃嗎?”

“啪!你個吃貨,那是無價之寶,比黃金還貴,一塊玄石可以把你那四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全買下來。”

“真的假的?”

人羣像是發酵的茅房糞坑裡扔了一顆點燃的炮仗一樣,一下子就不可遏止地爆發了。

知道玄石重要性的人,難以遏制自己心中的震駭。

崔顥,鷹無忌,甄從龍等貴賓觀戰臺上的人,在微微一呆州,幾乎是在同時,騰地一下子,就站了起來,臉上的表情,如神山崩於面前,再難自控。

下方人羣中,數道強橫的能量波動,亦是突然出現,一閃而逝。

便是朱碧石,臉上也是不由得閃過一抹震驚之色。

玄石礦脈!

如果是真的,那可是驚破天的大事。

足以令整個帝國都爲之震動。

丁三石等人因爲之前有了心理準備,所以不如何驚訝。

唯有吳鳳谷,肥胖的身軀,正在劇烈地顫抖。

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當這個消息真的爆出來,他還是忍不住顫慄,激動,畏懼,擔憂等種種情緒洶涌而來,將他淹沒。

他心中很清楚,從這一刻開始,就要真正開始面對暴風雨了。

能撐過去吧?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擂臺上那青衫如玉的少年。

他看起來是那麼的不靠譜。

卻又是那麼靠譜。

就聽這少年又朗聲地道:“先別激動,告訴大家一件很遺憾的事情……”

江自流突然覺得有一道靈感在腦海裡閃過,不由脫口而出道:“遺憾的事情?玄石礦脈是假的?”

“呸。”

林北辰大怒,道:“你個狗東西,你可以懷疑我的人品,不能懷疑我的玄石礦脈。”

“你的?”

江自流愕然。

“咦?捧哏很好嘛。”

林北辰讚許地點點頭,道:“不錯,小西山玄石礦脈已經屬於我了,它姓林了,你們沒有機會爭搶了,哇哈哈哈,驚不驚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江自流沉默了一下,道:“這個玩笑,並不好笑。”

林北辰嘿嘿一笑,道:“隨便你怎理解。”

他反手從【百度地圖】下載了銀劍,提劍在手,道:“來吧,不要磨磨唧唧耽誤時間,開始戰鬥吧,大家都等不及了……”

江自流:“……”

到底是誰在耽誤時間?

他反手按在腰間的長劍上。

一股沛然浩瀚的劍氣,沖天而起。

這一瞬間,江自流身上的溫潤之意,驟然一變,化作鋒芒畢露的犀利殺機,一絲絲肉眼可見的雷電在周身瀰漫,時隱時現,醞釀着恐怖的能量!

這,纔是【千面神劍】的真正風采。

林北辰倒提銀劍。

雖然一口一個狗東西,但不得不承認,這個狗東西,比王忠那個狗東西,要強了一萬倍。

之前自己打廣告那麼耽誤時間,都未能如想象那般激怒江自流。

整個過程,江自流絲毫都沒有心浮氣躁。

這樣一個人,除了非要鐵了心打死自己之外,其他方面真的是沒話說。

“我之前那三劍,你能接住嗎?”

林北辰習慣性地發問。

江自流很肯定地點頭,道:“能。”

哦嚯嚯?

這麼肯定嗎?

林北辰笑了起來。

江自流道:“所以,你是要施展第四劍嗎?”

“不。”

林北辰詭秘一笑:“我不信。”

話音未落。

咻!

一劍刺出。

銀光閃爍。

劍氣呼嘯。

這正是他用之擊敗了高地平的那一劍。

劍出。

如微光一閃。

似緩實急。

蘊含着一種令人視覺感官錯亂的奇異錯覺。

衆人還未反應過來——

叮叮叮!

就見江自流的身前一寸處,突然迸發一道道的劍光火星,如天外流星一般,瘋狂地閃爍了起來。

那是林北辰的劍氣。

這一次,一些大武師級的高手們,終於看清楚了。

林北辰的劍刺出,明明距離江自流還有數米的距離,但實際上卻是有一道道無形的劍影,已經刺先於劍身,刺到了江自流的身前。

是劍氣。

因爲火星飛迸,所以原本無形的劍氣之影,在光影明滅之間,被襯托勾勒了出來。

“我明白了!”

觀戰區的高地平,一下子跳了起來。

他終於知道,自己爲何沒有擋住林北辰那一劍了。

自己的神經反應太慢了。

精神力都不能捕捉到這一劍。

不過,現在看到劍影的軌跡,他心中,似乎已經逐漸勾勒出了抵擋的辦法。

但仔細再深思時,額頭和鬢角,不知不覺一層細細密密的汗珠,沁了出來,片刻之後悲呼之聲,張口噴出一道血箭,整個人面色蒼白地委頓。

“不行,還是不行……”

他喃喃地道。

擂臺上。

林北辰已經刺出了第二劍。

劍二。

江自流依舊是屹立不動。

但不知道何時,白衣之前,已經悄然生了一層雷雲。

暗青色的雲層翻滾變換,蒸騰流轉,如大自然形成一樣,看似無定型,實則大體形狀卻不變,皆如圓盾。

同時,還有一道道淡銀色的電光,在雲層深處若隱若現,彷彿是神靈之手勾勒出來的一道道流轉神力的玄紋,美輪美奐,蘊含大奧義。

這雷雲銀電飛盾,總共三面。

繞着江自流的身體飛舞流轉,形成光弧。

“化玄爲甲!”

人羣中,楚痕低呼一聲。

武道宗師可以將玄氣化作甲冑以及防具,擁有莫大未能,這是秘術中的秘術,一旦施展出來,玄氣甲冑覆蓋之處,近乎於刀槍不入,宛如不死之身一樣。

化玄爲甲,可以被看做是武道大宗師的標誌。

難道這江自流,已經是武道大宗師級別的強者了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林北辰今日可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潘巍閔和劉啓海兩人的面色,也瞬間陰沉如水。

他們實在是想不到,林北辰有什麼翻盤的點。

除非劍之主君冕下可以再度附身眷顧一次。

但被神靈附身,又不是去青樓點花魁,哪裡那麼容易?

擂臺上。

戰鬥繼續。

林北辰的劍二,角度已經是極爲奇特。

無影之劍氣,更是防不勝防。

但卻被三面雷雲電紋飛盾,在飛旋之間,盡數擋下!

叮叮叮!

一簇簇劍光火星,在雷雲電紋飛遁前無所遁形。

劍二也被擋住了。

林北辰的臉上,沒有絲毫驚訝之色。

他不疾不徐,第三次出劍。

化刺爲斬。

嗤!

空氣中,一道淡銀色劍光,如一道細線,破空斬出。

所過之處,空氣猶如布帛般被斬裂。

和擊敗餘家俊時不同,林北辰這一次施展的劍三,威力顯然是強橫了許多。

乃是融入了些許銀色精神小火玄氣在內的緣故。

這也是他爲什麼放棄厚重的德劍,而選擇一柄銀劍的原因之一。

無影之劍化作有形之劍,爲了更強。

別人看到這銀色劍線,下意識地就會以爲是劍身之光。

江自流的眼中,掠過一絲讚許之色。

“好劍法。”

他讚歎道。

下一瞬間——

嗤嗤嗤!

三聲撕裂布帛般的細響。

雷雲銀電飛盾,竟是在瞬間,就被一斬爲四。

明明是一道銀色劍光,但是在觸及噸面時,卻猛地一晃,左右分離出另外一道,一線劍光化作了十字劍光,將三面飛盾,斬爲十二道碎塊!

擂臺周圍,頓時一片驚呼聲。

林北辰竟是要贏了。

就連丁三石的眼中,也是一抹喜色閃過。

林北辰對於劍三的領悟,超越了他的想象。

劍三,還有一個名字,叫做強斬裂劍式。

一劍斬出,便是世間最堅硬之物,亦可以斬開。

破得了江自流防禦奇絕的【雷雲銀電飛盾】,局勢便不會如之前那樣被動,或許真的可以贏得一面勝機。

然則【紫電神劍】朱碧石的嘴角,卻是勾勒出一絲譏誚的弧度。

擂臺上。

劍三的十字劍光切過江自流的身形。

但下一瞬間,那身形如幻影般散去。

斬中的,是高速移動後殘留在原地的幻影。

那麼……

真人在何處?

“小心……”

楚痕的聲音在擂臺下響起。

林北辰來不及反應,頓覺左肩一股巨力涌來,狠狠地轟擊在肩頭。

他覺得半個身體彷彿是被擊碎,劇痛傳來,身形不由自主地踉蹌前傾。

但心中卻是絲毫不亂,反應極快,右手反手持劍,頭也不回,朝着身後一劍刺出。

劍一。

嗤!

劍氣呼嘯聲破空。

這一劍依舊刺空。

但這在林北辰的預料之中。

他以左腳跟爲軸,玄氣體內運轉 ,身體猛然不可思議地旋轉一百八十度,手中的銀劍,再度斬出。

劍三!

有形劍光凌空切割而出。

如影隨形的江自流,身形再度一閃,拉開了距離。

林北辰施展【偷香竊玉步】,亦同時後退。

“你不行。”

江自流屹立十米之外,緩緩地搖頭。

他手中的劍,並未出鞘。

剛纔擊在林北辰左肩的巨力,便是劍鞘抽打所致。

白衣飄擺,面容俊雅風流。

江自流面色清冷地道:“事到如今,你還不爆發玄氣?我知道你那橙紅色火焰,極爲厲害,算是一絕,施展出來吧。”林北辰淡淡一笑:“你還不配。”

這個逼,裝的很生硬。

但是木有辦法。

шшш ▪ⓣⓣⓚⓐⓝ ▪¢O

不到萬不得已,誰又願意在大庭廣衆之裸奔呢?

江自流聽到這樣的回答,難以理解林北辰的腦回路。

他也不再勸,而是緩緩地道:“林北辰,你最多還有三次出手的機會,拿出你真正的實力來,否則,這場戰鬥就要畫上句號。”

林北辰不再說話。

【逆血行氣狂戰術】瞬間開啓。

一層淡淡的血光,猶如火焰,繚繞周身。

這是血氣被激發所致。

但卻和他之前施展的橙紅色玄氣火焰之力頗爲相似。

在狂戰秘術的增持之下,林北辰的力量暴增。

同時,玄氣在體內逆行運轉。

一級宗師境的氣息,瞬間就飆至二級宗師之境。

同一時間——

“無敵是多麼,多麼寂寞,無敵是多麼,多麼地空虛……”

【網易雲音樂】APP同一時間打開。

播放的正是這首最具有單體增幅之力的BGM之歌。

林北辰的氣勢,再度飆升。

直入三級武師境邊緣。

觸摸到了這一層次的力量。

周遭圍觀衆人,不由得心神狂跳。

這他媽的是什麼手段?

竟可以在一瞬間,強行提升兩個境界的修爲?

神術嗎?

“說實話,在正真出手之前,我想過很多對付你的奇怪手段……保證讓你欲仙欲死。”

林北辰咧嘴一笑。

他的身體,已經臻致極度負荷狀態。

再提升力量,肉身就要崩潰坍塌了。

他看着江自流,道:“但現在,我卻要正面試一試,你這位【千面神劍】的戰力,到底有恐怖……你不是想要看第四劍嗎?”

林北辰做了一個奇怪的起手式。

“如你所願!”

話音落下。

林北辰 一劍刺出。

這一劍,緩慢,而又平穩。

就像是徐徐就將劍刃,遞向對手一樣。

擂臺周遭的許多人,看的莫名其妙。

但擂臺上的江自流,俊逸絕美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激賞之色。

“好劍法。”

他讚歎道。

倉啷!

匣中長劍,終於出鞘。

那是一柄漆黑如煤的墨劍。

一劍在手,江自流氣勢陡然張開,迎着林北辰刺來的長劍,徐徐一劍點出。

以慢打慢!

唯有真正的武道高手,纔會明白,這慢慢遞出的劍,蘊含着什麼樣的威力。

舉重爲重。

舉重若輕。

舉輕若重。

慢劍在普通市民的眼中是第一次。

但在武道高手的眼中,則是第三層。

劍式之力的迸發,氣機鎖定對手,令其不得不正面對抗,無法躲避,在對撞的瞬間,力量和殺機如山洪暴發一般傾瀉!

這,便是慢劍的奧義所在。

說時遲那時快!

擂臺上。

墨劍與銀劍,劍尖相撞。

瞬間,天地俱寂。

彷彿是有神靈之手,突然按下了空格鍵。

畫面有一瞬間令人錯愕的定格。

然後下一瞬間,劍尖所處的位置,空氣瘋狂凝聚。

視線和畫面驟然向內扭曲。

旋即猛地又向外膨脹。

電光石火之間一層層的銀色和黑色的光圈,連接不斷,瘋狂地朝着外面交替擴散。

可怕的力量不斷地撞擊擂臺周圍的陣法護罩和結界之力。

轟!

終於,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爆響。

璀璨奪目的可怕光線,在雙劍相擊之處迸發出來。

殘留在衆人視線中,最後一瞬間的畫面,便是那 銀色的長劍,突然猶如蛇一樣軟了下去,然後似是液體一般,寸寸斷裂飛射……

“啊,我的耳朵,震聾了。”

“眼睛,我的眼睛啊啊……”

一片慘呼之聲。

擂臺上爆發的巨大聲響和刺目之光,一下子讓周圍許多的觀衆,只覺得耳目同時劇痛,彷彿是一下子失聰失明瞭一樣。

“不好。”

“極限催動陣法。”

“快!”

早就候命在擂臺周圍真空地帶的陣師、鍊金師,立刻衝上去,施展秘術,滿負荷全力催動加持在這擂臺中的陣法和結界。

這哪裡是兩個初級學員之間的對抗。

這分明就是武道大宗師之間的生死對決吧。

太可怕了。

這一瞬間,根本沒有人能夠再坐着。

所有人的人,都站了起來。

萬道目光,迎着璀璨奪目的光輝,看向了擂臺。

哪怕是眼睛被刺的劇痛。

誰贏了?

這三字,瘋狂地在所有人的腦海裡,劇烈地閃爍。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擂臺上的光輝,逐漸散去。

隱約中,迎着逐漸稀薄的光線,可以看到,一個欣長瀟灑的身影,筆直如標槍,巍然屹立,不動不搖。

風吹過。

那是白色的衣袍。

站着的人,是江自流。

他手中提着墨劍。

衣如雪,劍如墨。

這位【千面神劍】此時依舊俊美無雙,氣息平穩。

只有右肩肩側的白衣,裂開了一道劍痕。

但卻根本未傷及肌膚。

甚至連內襯衣服都沒有割破。

“江自流贏了……”

不知道是誰,驚呼了一聲。

武道之戰,生死之爭,到最後自然是贏了的站着,輸了的躺下。

“不……”

人羣中,一聲撕心裂肺一般的悲呼。

一個身着黑色帽衫的少女,瘋狂地飛射向擂臺。

獵獵的風掀翻了帽兜。

一張清純絕美的面龐上,晶瑩的淚珠兒,陽光折射着微光,擦着吹彈可破的肌膚,飛灑向身後的空中。

是夜未央。

“退下。”

一道蘊含毀滅殺機勁氣破空而至,襲向少女。

“生死擂臺,干擾者死。”

出手的,是四大劍奴之二的【流浪神劍】屈初曉。

但夜未央卻如未見一樣,毫不躲閃,依舊朝着擂臺衝去。

叮!

一抹銀色劍光,斜後方,後發先至。

如擊金屬一般,將屈初曉這一道劍氣擊碎。

是關鍵時刻,丁三石出手了。

老劍仙身影鬼魅一般地一閃,已經來到了夜未央的身後,按住少女的肩膀。

然則一股令老劍仙也未曾預料到的恐怖力量,在夜未央的體內緩緩復甦,大有瞬間爆發,毀滅天地之勢。

“這……”

老劍仙震駭至於,連忙道:“稍安勿躁,他還活着……”

這才拉着夜未央的身形,落在地面。

擡頭看時。

只見擂臺護罩的邊緣,一個血色‘太’字形物體,深深地凹陷在護罩之中,正在緩緩地從護罩光壁上,滑落下來。

滑過之處,光壁上留下一道厚厚的血痕。

啪嗒!

這身影落在擂臺地面。

擂臺之上,已經是如被鐵犁劃過一樣,坑坑窪窪,破破爛爛,凹凸不平,石板盡碎。

血水瞬間染紅地面,凝成血泥。

林北辰的傷勢之重,簡直慘不忍睹。

尤其是全身血涌之態,給人的感覺,這人簡直是全身骨頭都碎了。

“老四……”

擂臺下的朱碧石,不由得大呼。

寶血。

這一身寶血,這樣流淌掉,豈不是浪費了。

快殺了他。

結束這場單方面的屠戮。

他在催促。

然則江自流的表情,有些奇怪。

他依舊站在原地,任憑亂風吹動長髮,看着十米外那幾乎成爲一團肉泥的身影,安安靜靜地等待着。

“我……”

林北辰癱軟在地上的身影,手指微微動了動。

“我……頂……頂你個肺啊。”

他語調模糊地道。

用手撐着殘軀,緩慢地爬起。

腦海之中,一個聲音響起——

“您的【無相劍骨】,已經進入‘青銅劍骨’境界……”

一股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力量,憑空滋生,開始快速地修補他的身軀。

還真他孃的是青銅劍骨啊。

這他孃的是誰創造的功法,咋和王者榮耀段位一樣呢?

林北辰心中吐槽。

他緩慢而又堅定地站了起來。

青衫破碎,染血,亦沾泥。

黑髮狂亂披散。

腳下是血水和泥土的混合物,散發出猩紅的鮮血味道。

亂髮之下,那張臉,卻是絲毫無損。

依舊俊美的宛如神祇一般。

“呼……”

林北辰緩緩地吐出一口濁氣。

進入【青銅劍骨】之後的進階之力,已經將他的身軀,徹底修補完畢。

“還好我拼命地護住了臉,我英俊的相貌才得以保全!”

他用手沾着身上血,撩起長髮,用鮮血做髮蠟,雙手順着鬢角額頭,朝後捋了過去,將亂髮變成了血色的大背頭。

血可流,頭可斷。

髮型堅決不能亂。

這個簡單的裝逼動作,在這樣的場合和時間,擁有者一種神奇的魅力,使得包括江自流在內的所有人,心中都微微一顫。

那些後宮粉絲團的少女們,則是幾乎就要窒息了。

太帥了。

簡直是邪魅狂娟。

“看樣子,你還能打。”

江自流緩緩地道。

“不打了。”

林北辰擺擺手,道:“太他媽的疼了……還是開掛爽。”

“嗯?”

江自流愣了愣,不明所以。

但他還是鄭重地道:“剛纔那一回合,是因爲你的劍,質量一般,遠遠遜色於我的墨劍,所以才敗退的如此之慘,我不能乘你之威殺你,但接下來,不管你打不打,出不出手,我都要殺你了。”

林北辰的身形,抖動了起來。

當然不是因爲害怕。

而是在笑。

“哈哈哈哈哈……”

他再度固定了一下血色大背頭,大笑道:“好,就憑你剛纔這句話,我今天也留你一條命……唉,本來我不想把自己真正的實力暴露,畢竟嚇到小朋友就不好了,但既然你非要逼我……”

他笑聲猛地一頓,道:“算了,我攤牌了,我和女神的關係,其實……嘿嘿嘿,偉大的劍之主君冕下啊,請賜予我你的神器吧!”

他仰天大喝。

同時伸手向天空。

腦海中,意識驅動手機。

打開淘寶APP,進入‘已購買’頁面,點擊那個剛剛出現的按鈕——

“簽收!”

虛空之中,一個黑色的空間漩渦出現。

沒有什麼威勢。

但卻是真真正正的空間扭曲。

一切都如林北辰所料。

直徑不足半米的黑洞中,一個銀白色的物體,徐徐飛降下來,主動落入到了他的手中。

“叮!”

“本次購物完成,累積買家信譽1點。”

清脆的手機APP聲音響起。

林北辰看了看手中的槍。

銀色。

如地球上的經典款手槍【沙.漠.之.鷹】。

入手沉重,足有千斤。

手感完美,契合手掌的每一寸線條。

淘寶購物初體驗,價值100000金幣的【雪域之鷹】神器,終於到了。

時代,要變了。

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認作你爹第三百零二章 碾壓的開端第一千五百十二章 讓林北辰交出來第九百零四章 下手輕點第八百八十三章 先殺爲敬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奶了第三百一十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五百三十一章 小瘋狗林北辰第七百四十五章 東道真洲狂人巢穴第四百五十八章 何謂憐神?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二十四條血脈道第七百七十五章 戰而勝之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神秘大盜第八百二十八章,腿擡高點,左右分開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聽我狡辯啊第八百一十六章 起死回生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次親密交手第二百二十六章 戰神降世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以前的名字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報仇第二百九十六章 神恩劍印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秘強者第十二章 被震驚的丁三石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林北辰掀桌子了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驚變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是同伴嗎?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我是個孝順的人第八百四十五章 都別擋着我第四百七十八章 拔X無情第七百九十四章 典禮變故第六百六十二章 拿我當個人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圖窮匕見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可怕的忠誠度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復仇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敢陰老子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要誤會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就這?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一定喜歡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九百五十七章 第二狀態第八百七十三章 最親密的戰友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綠了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反轉了?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分道揚鑣第四百九十八章 有種來殺我啊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們明日必勝一百七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大陸有史最強之力第四百八十一章 憐花府第六百一十三章 喝酒壓壓驚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一百零五章 擴招?第六百一十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蠻橫的少女序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火薔薇冒險隊第五百零九章 你們爲什麼會相信林北辰的話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你爸媽貴姓?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聯盟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拿來吧你第八百一十八章不是一個球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天刀之名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接着奏樂接着舞第九百三十七章 原來你們是看不起我第六百二十九章、SB飛刃第八章、林北辰最缺的是什麼第七百六十七章 一劍驚仙加強版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六百七十四章 老凌飄了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八百六十一章 百萬聯軍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在刮痧嗎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護道人王忠第九百四十八章 一根毛都沒有了第五百六十四章 手感不行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千年之前的星王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封政令函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大賽重啓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戰前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又被他裝到了第五百八十六章 竟然能聽懂?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現吧!我的BGM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與蠢賊勢不兩立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你們被我包圍了第七十一章 十枚徽章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打包帶走
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認作你爹第三百零二章 碾壓的開端第一千五百十二章 讓林北辰交出來第九百零四章 下手輕點第八百八十三章 先殺爲敬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奶了第三百一十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五百三十一章 小瘋狗林北辰第七百四十五章 東道真洲狂人巢穴第四百五十八章 何謂憐神?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二十四條血脈道第七百七十五章 戰而勝之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神秘大盜第八百二十八章,腿擡高點,左右分開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聽我狡辯啊第八百一十六章 起死回生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次親密交手第二百二十六章 戰神降世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以前的名字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報仇第二百九十六章 神恩劍印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秘強者第十二章 被震驚的丁三石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林北辰掀桌子了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驚變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是同伴嗎?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我是個孝順的人第八百四十五章 都別擋着我第四百七十八章 拔X無情第七百九十四章 典禮變故第六百六十二章 拿我當個人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圖窮匕見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可怕的忠誠度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復仇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敢陰老子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要誤會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就這?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一定喜歡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九百五十七章 第二狀態第八百七十三章 最親密的戰友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綠了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反轉了?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分道揚鑣第四百九十八章 有種來殺我啊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們明日必勝一百七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大陸有史最強之力第四百八十一章 憐花府第六百一十三章 喝酒壓壓驚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一百零五章 擴招?第六百一十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蠻橫的少女序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火薔薇冒險隊第五百零九章 你們爲什麼會相信林北辰的話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你爸媽貴姓?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聯盟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拿來吧你第八百一十八章不是一個球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天刀之名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接着奏樂接着舞第九百三十七章 原來你們是看不起我第六百二十九章、SB飛刃第八章、林北辰最缺的是什麼第七百六十七章 一劍驚仙加強版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六百七十四章 老凌飄了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八百六十一章 百萬聯軍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在刮痧嗎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護道人王忠第九百四十八章 一根毛都沒有了第五百六十四章 手感不行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恐的‘兔子’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千年之前的星王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封政令函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大賽重啓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戰前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又被他裝到了第五百八十六章 竟然能聽懂?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現吧!我的BGM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與蠢賊勢不兩立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你們被我包圍了第七十一章 十枚徽章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打包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