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還有兩幅面孔呢?

林北辰完成了自己在交流賽九進五的表演,距離十萬金幣又近了一步。

之後賠率第一的種子選手江自流也以穩如老狗一般的發揮,擊敗了來自於東明領第一大城的首席天驕尹樂,獲得了一個前五名額。

這樣一來,前五就全部誕生了。

分別是江自流,林北辰,餘家俊,江南,夏諾五人。

這一次,林北辰的運氣,就沒有那麼好了,五進三的過程中,並未輪空。

他抽取到的對手,也不是江自流。

而是諾夏。

來自於東明領第一大城的首席天驕諾夏,今年十五歲,身形削瘦,是一個面目清秀,極爲俊逸的少年,一身白衣如雪,腰懸東明玉劍,端的是風度翩翩人如玉,脣紅齒白佳公子。

能夠進入前五,諾夏依靠的是絕對的實力。

在之前的戰鬥之中,他就展現出了八級武師境的戰力。

這個俊秀削瘦的少年,戰鬥起來卻是絕對的強勢而又瘋狂。

纖瘦的身軀中彷彿是有使不完的力量一樣。

擂臺上。

戰鬥很快就開始。

“林同學同,請多指教。”

諾夏擎劍在手,眼神灼熱,盯着林北辰,燃燒着瘋狂的戰意。

很顯然,這是一個武瘋子。

他對林北辰這種級別的對手,具有強烈的興趣。

林北辰想了想,問道:“你有把握接住我那一劍嗎?”

那一劍,指的自然是擊敗了高地平的驚豔一劍。

諾夏舔了舔嘴脣,道:“有七成把握。”

“哦?”

林北辰想了想,道:“七成把握,已經更高了。”

諾夏很狂熱地道:“如果是真正的生死決戰的話,七成把握是一個很致命的數字,但我依舊希望林同學可以全力施展那一劍,令我真正領會到那一瞬間的恐怖……那樣高明的劍法,能夠正面感受,絕對是我的榮幸,也許可以讓我找到突破的契機。”

“我不。”

林北辰直接拒絕。

諾夏一怔。

林北辰理所當然地道:“我又不是雷鋒,爲什麼要白白助你突破?”

雷鋒是誰?

某位大德前輩嗎?

能夠被林北辰提及,定不是反訴之輩。

怎麼沒有聽說過。

諾夏一臉迷茫。

擂臺周圍的觀戰者,和玄晶屏幕另一邊的觀戰真者們,同樣也都是面面相覷。

林北辰伸手在虛空之中一握,銀劍下載到了手中。

“看劍。”

他一劍刺出。

空氣之中,銀色光芒一閃。

一抹蕭瑟之意,乍起驟消。

衆人還未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呢。

鏘!

林北辰已經收劍回鞘。

依舊像是覺得這一劍的打開方式不對,準備重新再出一劍一樣。

但是——

“你,已經敗了。”

林北辰淡淡地道。

相同的裝嗶臺詞。

但這一次,他並沒有斜向四十五度仰頭擺姿勢耍帥。

對面。

諾夏呆了呆,道:“這個笑話,並不好……”

一抹微涼,在眉間傳來。

他要說的話,戛然而止。

擡手一摸。

再看時,指尖上有一顆米粒大的紅點。

是血。

鮮血。

他自己的鮮血。

自眉間一處連他自己都未曾感覺到的細微傷口處沁出來的鮮血。

難道是……

是剛纔林北辰的那一流光之瞬的一劍,在自己眉心上留下的一道淺觸劍痕?

自己竟是根本未曾發現?

如果這一劍,再稍稍往前進一寸,或者是劍氣稍微一吐,自己怕是已經腦漿迸出死於非命了吧!

林北辰還是劍下留情了啊。

諾夏頓時面如死灰。

“你……這不是那一劍。”

他盯着林北辰,眼神中不復之前的瘋狂,炙熱的神色彷彿是風中的殘燭,隨時都要熄滅一樣,用一種難以置信和不甘心的聲音,問道:“你剛纔的這一劍,又是什麼劍術?”

林北辰搖搖頭。

“同樣的問題,依舊是同樣的答案……等有朝一日,你可以看清楚我的劍,纔有資格來問這一劍的名字。”

他淡淡地繼續用相同的臺詞裝嗶。

我當然不會告訴你,這一劍叫做【劍二】。

“好。”

諾夏眼中的炙熱,突地又明亮了起來。

“一年之內,我必定會知道你這一劍的名字。”

他彷彿是在對林北辰說,有彷彿是在對自己發誓。

“祝你好運。”

林北辰聳聳肩,又好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鄭重其事地道:“對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感受第一劍,尋找突破的契機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回頭私下裡來找我,體驗費我給你打八折。”

諾夏怔住。

林北辰不等他回答,直接揮手,又道:“好啦好啦,如果你沒有其他的話,那就請快點兒認輸下臺,不要妨礙我打廣告。”

諾夏略微沉默,對着林北辰拱了拱手,直接認輸,轉身跳下了擂臺。

擂臺周圍,頓時一片後知後覺如夢初醒一般的雷鳴般掌聲。

“林北辰牛嗶!”

有人大聲地喊着。

更多的人都跟着喊了起來。

“哈哈,基本操作,大家不要大驚小怪,接下來,按照慣例,本美男子來打一波廣告……”

林北辰立刻輕車熟路地帶入到了自己的角色之中。

而和哄笑鼓掌歡呼的普通市民們不同,很多觀戰的武道高手們,則是陷入到了深深的震撼之中。

如果說林北辰用神乎其技一劍,擊敗高地平,只是讓他們感覺到意外,還以爲這是林北辰使用了某個壓箱底的絕技禁招的話,那他用同樣神乎其技的一劍,擊敗諾夏,則是讓這種意外變成了震驚,然後震驚又變成了駭然。

一劍一個首席天驕。

而且還是不同的劍法。

當然,大部分武師境的高手們,只能從‘受害者’高地平和諾夏中劍的位置,爲區別這兩劍的不同。

而只有一些修爲達到了武道宗師程度的強者,才真正感知到了這兩劍除了攻擊位置不同之外的可怕。

瞭解林北辰的高手們,都覺得不可思議。

因爲這完全不是林北辰該有的戰鬥風格。

以前的林北辰,雖然也是碾壓過很多的對手,但一直都是依靠着強橫的玄氣和肉身之力,用最粗暴的方式,一力破萬法,一力破萬巧,猶如巨型戰車一樣,轟隆隆地碾壓過去,令人對手粉身碎骨,固然狂暴,但毫無技巧可言。

而如今的林北辰,簡直是脫胎換骨了。

真的是有一種一劍在手,天下無敵的氣派。

俊面如玉,青衣如竹。

手持銀劍的少年,竟是隱約給人一種劍仙臨塵的錯覺。

便是江自流的臉上,也浮現出了一絲絲的意外和驚訝。

他下意識地揉了揉太陽穴。

和情報中的似乎並不太一樣啊,戰鬥風格大變,嘖嘖嘖,越來越有意思了啊……

淡黃色長髮少女沈璧君擡頭呆呆地看着擂臺上那個正賣力宣傳廣告的英俊少年。

少女漸漸不可思議地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竟是可以將其與之前那個銀劍在手風流無雙的少年劍仙,以及那個在擂臺上用火燒了自己的衣裙,撐着滅火將自己嬌軀隱私.部位排的通紅的登徒子這三個形象,完美地糅合在一起,形成了對於林北辰的全新的印象。

神秘,而又詼諧。

在他嬉笑怒罵的表層之下,一定是有一處柔軟溫暖的地方,別人根本看不到的吧?

他長的這麼英俊。

那是一種具有侵略性,棱角分明,帶着一絲絲邪異的長相。

便是向來以俊美著稱的江自流學長,在他的面前,也都有所不如。

而且,他還是神眷者。

連劍之主君冕下都認可他。

所以……

我之前大概是誤會他了。

要不要找個機會,去給他道歉呢?

畢竟在擂臺上,大庭廣衆之下,罵他‘色痞’,直接就是名聲污衊人生攻擊呢。

沈璧君突然就有點兒後悔了。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儲物百寶囊。

那裡面還有一件林北辰的外袍……

正好可以藉着還衣服的理由,去給他道個歉吧?

少女的矜持,讓她陷入了反反覆覆的糾結。

楚痕、劉啓海和潘巍閔三位主任,此時也都一臉的不可思議。

“發生了什麼事情?”

WWW ¸ttКan ¸¢Ο

“這個林北辰會不會是個冒牌貨?”

“他那是什麼劍術?”

三人一人一句,將自己子心中的震驚,表達的淋漓盡致。

潘巍閔扭頭看了楚痕一眼,道:“快,別愣着,你拍一下老劉,用點子力氣……”

“爲什麼?”

楚痕嘴裡問着,下意識地就一巴掌拍在了劉啓海的肩頭。

咔嚓。

骨裂的聲音。

實力暴增的楚痕,顯然是再度未曾控制好天馬流星臂的力量,用力過猛了。

潘巍閔看着劉啓海,道:“老劉,疼嗎?”

劉啓海忍痛點頭:“疼……”

潘巍閔道:“那沒錯了,我們不是在做夢。”

劉啓海:“……”

楚痕:“……”

你大爺啊。

兩人在心裡咆哮道。

而所有人之中,最震驚的莫過於丁三石。

他站在遠處,看着擂臺,嘴巴張的像是看到了死去多年的大師兄重新

夭壽啊。

這孽徒一夜時間,竟然連劍二都掌握了?

之前看到林北辰施展劍一的時候,他就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但一想到這孽徒可以在夢中練劍,毫無障礙,彷彿也有幾分邏輯。

但現在連劍二都施展了出來,丁三石是真的不能淡定了。

他陷入到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中。

所以當初自己在白雲城最意氣風發的時候,號稱天賦驚人,數年時間才勉強掌握劍二,到底是在驕傲個什麼勁兒?

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丁三石感覺自己要被這孽徒拍在沙灘上了。

看來以後得抓住機會,多打徒弟。

要不然說不定哪一天,自己突然就打不過這個孽徒了。

打徒弟要趁早。

貴賓觀禮臺上。

城主大人崔顥雖然在努力地進行表情管理,但一張英俊儒雅的臉,最終依舊像是一朵鮮花一樣緩緩地綻放,露出令人如沐春風一般的笑容。

他的旁邊,鷹無忌的表情則截然相反。

而下方人羣中,小城主崔明軌則是夾雜在人羣中,大聲地歡呼着,忘記了政壇鬥爭等一切煩惱。

臨時場務唐天拿着自己的筆記本,咬着筆尖,呆了半晌,才緩緩地在上面寫道:充滿對金錢的渴望通往成功的路徑之一?

想了想,他擡手給了自己一巴掌。

然後將問好劃掉,下了一個重重的、充滿了肯定語氣的感嘆號。

……

打完廣告的林北辰,興高采烈的跳下了擂臺。

距離十萬金幣,又近了一步。

只是不知道諾夏會不會真的來找自己提供有償服務呢?

如果來了,該收多少錢?

畢竟自己現在是宗師大佬了,出手費就算是比不上劍之主君老人家,但也得一個幾百上千的金幣吧?

他這麼想着,坐回到了自己的侯戰區座位上。

可以清晰明顯地感覺到,旁邊的各大城的首席天驕們,看過來的目光中,再也沒有了之前的輕蔑和挑釁,而是帶着一絲絲的畏懼和尊敬。

武道世界,強者爲尊。

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林北辰展現出了他不可思議的強大風采,這些天驕們爲之折腰。

這不是牆頭草。

而是對強者該有的尊敬。

擂臺上。

另外兩個五強級別的龍套首席天驕餘家俊和江南,正打的風生水起。

林北辰的一劍秒殺固然驚採絕豔,讓觀戰者們不明覺厲,但要說真正的刺激,還得是眼下這種棋逢對手,將遇良才一般的戰鬥,宛如針尖對麥芒,又如銅鍋碰到了鐵刷子,打的那叫一個精彩紛呈,火花四濺,看的擂臺周圍的吃瓜羣衆們喜上眉梢,紛紛表示這一場戰鬥的‘含瓜量’要比之前高了許多……

林北辰閉着眼睛,假裝在調整氣息。

實則是在構思與江自流一戰的戰術。

江自流這一輪輪空,可以省不少的力氣。

到現在依舊讓林北辰感覺到苦惱的是,經過了昨夜的嘗試,他的精神小火小銀焰依舊是具有‘百分百燒自己衣服’這個屬性,這他孃的就很邪性,別人衣服可以不少,爲什麼就要燒自己的?

這不是有貓病嗎?

但緩過來一想,燒衣服總比燒自己要好。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林北辰不確定自己的目前‘初窺門徑’程度的劍一、劍二、劍三、劍四這四招劍技,在不完全催動玄氣,不暴露小銀焰的前提下,到底能不能搞定四級武道宗師級別的江自流——畢竟是四大劍奴之一,比高地平、諾夏之流強了何止數十倍。

還有就是,老子花費重金購買的【雪域之鷹】手槍,爲什麼還沒有送到?

他打開【淘寶】APP,看到系統顯示已經到了雲夢城,正在派送中……

EMMMMM……

應該很快了吧?

這是,周圍響起一片歡呼喝彩聲。

五進三的最後一場戰鬥結束。

餘家俊險勝江南,成爲了交流賽三巨頭之一。

下一輪的抽籤開始。

結果江自流以好到不可思議的運氣,再度輪空,直接進入決賽。

而林北辰和餘家俊則必須苦戰一場,爲最後一個決賽名額拼個你死我活。

不過因爲餘家俊剛剛結束一場惡戰,消耗不輕,所以得到了一個時辰的修習調養時間。

比賽暫時中止。

吃瓜羣衆們趕緊去找地方開閘放水。

各處的攤販們也賣力地吆喝了起來。

林北辰依舊閉着眼睛裝深沉。

這時,一個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的清脆聲音,在耳邊響起。

“那個……林同學,謝謝你的衣服。”

淡黃色長髮少女沈璧君,鼓足勇氣,出現在了他身邊。

--------

4400多字算是長的吧?

雖不能一步到胃,但比分開好點。

五一更新不太好,雖然沒有出門,但刀嫂放假了,所以……

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要爲我報仇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九百四十五章 魏合第三百五十九章 恩將仇報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誰是弱者?第七百五十七章 一觸即發第一百四十二章 微信第四百八十章 我也是有骨頭的第三百三十七章 今天的大人不對勁第二百六十八章 又見暗夜殺機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當場去世第七百九十二章 那是我的家奴第八百七十九章 進入了高潮第四十章 獎勵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眷者?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好意思,打偏了第九百八十四章 老鐵,這劍你丟的?第三百九十章 偶觸加速任務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斷交 (求訂閱啦)第九百二十五章 我可要好好幹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這就是神格?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真傻,真的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東道真洲第七百五十四章 我不如他一根腳趾頭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新的主神第九百九十章 力量投影第八百一十七章 破碎的世界第四百八十五章 連戰海族神將第二百五十二章 少爺,我想要個人第一百七十七章 猶豫就會敗北第四百五十章 麻痹敵人?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你說什麼?第五百五十四章 醉春樓第一千章 放縱不羈愛自由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銀靈神力第六百二十九章、SB飛刃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疑團第二百零八章 你能拿我怎麼樣?第六百八十章 林大少是吾再生父母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覺醒,獵殺時刻第六百八十章 林大少是吾再生父母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是同伴嗎?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假手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九百一十九章 女人只會影響拔劍的速度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一槍奪魄林倩倩第七百零二章 太虛仙人的助攻第五百六十三章 都是一羣廢物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魔首硯山第六百三十三章 思考和轉變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吞噬血脈初顯威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林北辰,藍極星的英雄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八百九十七章 豬也能這麼快?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插花第六十一章 綁票是吧第七章 我的名字裡帶着一個忠字第三百三十六章 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祭獻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人命如泥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貪財的英雄?第三百零二章 碾壓的開端第六章 不可思議的功能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劍仙之名動四方第十九章 又提前交卷?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靠着關係上位的胖子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最大的底牌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二百零三章 全靠演技·是她第一百四十章 鷹燕雙飛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秘密太多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有靈犀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衆神之父第三十四章 不硬的已經被你玩死了第二百三十四章 生怕情多累美人第七百九十七章 季無雙跪了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不要挑戰我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阿拉丁狗女神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靠着關係上位的胖子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破碎人臉?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真是福星啊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清沒了?第三百六十章 省級交流賽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新的主神第六百零八章 弱的離譜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三百零九章 你怕是失了智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電光毒龍鑽第七十四章 全都愣住了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天外世界
第八百六十七章 不要爲我報仇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九百四十五章 魏合第三百五十九章 恩將仇報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誰是弱者?第七百五十七章 一觸即發第一百四十二章 微信第四百八十章 我也是有骨頭的第三百三十七章 今天的大人不對勁第二百六十八章 又見暗夜殺機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當場去世第七百九十二章 那是我的家奴第八百七十九章 進入了高潮第四十章 獎勵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眷者?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好意思,打偏了第九百八十四章 老鐵,這劍你丟的?第三百九十章 偶觸加速任務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斷交 (求訂閱啦)第九百二十五章 我可要好好幹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這就是神格?第三十七章 戰木心月(1)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真傻,真的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東道真洲第七百五十四章 我不如他一根腳趾頭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新的主神第九百九十章 力量投影第八百一十七章 破碎的世界第四百八十五章 連戰海族神將第二百五十二章 少爺,我想要個人第一百七十七章 猶豫就會敗北第四百五十章 麻痹敵人?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你說什麼?第五百五十四章 醉春樓第一千章 放縱不羈愛自由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銀靈神力第六百二十九章、SB飛刃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疑團第二百零八章 你能拿我怎麼樣?第六百八十章 林大少是吾再生父母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覺醒,獵殺時刻第六百八十章 林大少是吾再生父母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是同伴嗎?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假手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九百一十九章 女人只會影響拔劍的速度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一槍奪魄林倩倩第七百零二章 太虛仙人的助攻第五百六十三章 都是一羣廢物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魔首硯山第六百三十三章 思考和轉變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吞噬血脈初顯威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林北辰,藍極星的英雄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八百九十七章 豬也能這麼快?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插花第六十一章 綁票是吧第七章 我的名字裡帶着一個忠字第三百三十六章 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祭獻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人命如泥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貪財的英雄?第三百零二章 碾壓的開端第六章 不可思議的功能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劍仙之名動四方第十九章 又提前交卷?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靠着關係上位的胖子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最大的底牌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二百零三章 全靠演技·是她第一百四十章 鷹燕雙飛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秘密太多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有靈犀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衆神之父第三十四章 不硬的已經被你玩死了第二百三十四章 生怕情多累美人第七百九十七章 季無雙跪了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不要挑戰我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阿拉丁狗女神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靠着關係上位的胖子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破碎人臉?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真是福星啊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清沒了?第三百六十章 省級交流賽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新的主神第六百零八章 弱的離譜第一百零八章 爲劍賦名第三百零九章 你怕是失了智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電光毒龍鑽第七十四章 全都愣住了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天外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