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那我們父子站隊吧

懂我?

你懂個錘子。

林北辰氣急敗壞破口大罵:“讓你去找我師父、秦主祭他們,搬救兵去萬勝樓救我,你這個狗東西,去幹什麼了?你等到明天,都可以給我收屍了……要不是師父他老人家好奇心大喜歡湊熱鬧,今晚本少爺就被人錘死了……你個狗東西,當時你的眼神不是很肯定嗎?”

王忠:(_)?

“少爺您的眼神……是讓我去搬救兵?”

他一臉懵逼地辯解道:“難道不是千萬不要讓丁教習和秦主祭他們知道,不要輕舉妄動,你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搞定一切嗎?”

確認過眼神,兩個沒默契的人。

林北辰:我****!

“來人,給我打死這個狗東西。”

他氣差點兒光着屁股從浴桶中跳出來,道:“我懷疑你這個狗東西,是故意坑死我,想要侵吞我的財產。”

王忠看了一眼,捂住眼睛,連忙道:“少爺,您快坐回去吧,不然小小小少爺要着涼了……”

林北辰襠部一涼,連忙噗通一個屁股蹲坐回去,濺起大一片熱水。

你這狗東西用三個小字是什麼意思?

王忠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認真地解釋道:“少爺,您真的是誤會老奴了,我王忠的名字裡,有一個忠字,對您肯定是忠心耿耿,把您當是自己的親兒子一樣伺候的……至於侵吞財產,少爺這更是天大的誤會啊,老奴跟着少爺您做局坑人……呃,不,是贏錢,現在也是頗有身家,5000多金幣在天劍錢莊存着呢,怎麼可能幹出那種喪心病狂的事情?”

蛤?

林北辰的表情,瞬間凝固。

5……5000金幣?

這狗東西,竟然攢了這麼多的私房錢?

什麼時候的事情?

林大少沒來由地心中一虛。

我竟然被資產碾壓了?

“你真的有5000金幣?”

他盯着王忠,再一遍地確認道。

王忠道:“是啊,少爺,老奴我辛辛苦苦……”

“閉嘴。”

林北辰突然憤怒了起來,道:“你辛辛苦苦?你這都是吸我的血,我宣佈,從今天開始,三個月之內,家中裡裡外外的花銷,你全部都承包了,不許以任何理由和藉口推辭。”

王忠呆了呆,難以置信地道:“少爺,您是認真的嗎?”

林北辰看到老管家震驚的表情,不由得更加心虛。

自己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畢竟王忠是自己人。

在家奴的口袋裡搶錢,實在是……太沒品了。

“花點兒錢就捨不得了?你這狗東西,我早就看穿了你的心肝脾肺腎,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麼屎怎麼,”林北辰騎虎難下,繃着臉質問道:“你不是說,把我當成是自己的親兒子嗎?哼,我就沒有你這樣的爹……”

“少爺您聽我解釋啊。”

王忠很悲慼地道:“老奴原本是想要把這5000金幣,全部都無條件獻給少爺您的……”

反正我還有幾個小金庫裡,存着養老和棺材本,大概也有快10000金幣了。

這點兒小錢丟出去,根本不算什麼。

王忠心裡想着。

林北辰瞬間呆住。

(_)?

空氣突然安靜。

他剛想要說什麼。

就聽王忠又感激涕零地道:“沒想到少爺您竟然不願意收老奴的錢,我知道,少爺您是要面子的人,不願意花奴才的錢財,我如果再堅持獻錢,那就是打少爺您的臉了。”

其實……

不是這樣的。

王叔叔你聽我解釋。

林北辰心裡是抓狂的。

王忠拍着胸脯保證,一副感動的熱淚盈眶的樣子,大聲地道:“少爺您放心,接下來三年之內的家中開銷,都由老奴我來負責了,我已經是成熟的管家了,應該學會賺錢,爲少爺您分憂了。”

呃……

好吧。

好像也只能這樣了。

“嗯,你說的不錯,少爺我是一個要面子的人,你有這份心,很不錯。”林北辰有一種把洗澡水全部都喝掉的憋屈,只好配合着演戲,悻悻地點頭道:“那就按照你的主意來辦吧。”

王忠連忙大聲地道:“少爺恩德,老奴沒齒難忘……”

林北辰一擺手,道:“好了好了,眼神的事情,就不和你這狗東西計較了,念在你忠心可嘉,不且往前來,少爺我就讓你看看我的寶貝……”

“這不好吧。”

王忠一臉抓狂地道:“以前已經看過了,少爺您小的時候……”

林北辰心念一動,從【百度網盤】中,將那塊乾癟的【赤朱果】果乾拿出來,揪下指甲皮大小的小塊,丟了過去。

“此物乃是少爺我無意中得到的至寶神草,有奇效,賞賜給你了。”

他道。

王忠下意識地接過來,認真觀察。

數息之後,他看着這塊像是血痂一樣的淡紅色幹塊,心說莫不是少爺在路邊臭水溝裡撿到的垃圾來糊弄人吧,但臉上卻是一副欣喜萬分的樣子,道:“老奴謝少爺賞賜!”

林北辰沒有理會他,又招了招手,道:“光醬,來,也有你的份。”

光醬: (●′w`●)

“謝謝少爺。”

它刷刷刷在寫字板上寫出這四個字。

嗯。

進步巨大。

非但沒有錯別字,還學會連筆了。

林北辰又撕了一塊指甲皮大小的【赤朱果】果乾,丟給光醬。

“就在這裡服下吧,否則會……流失藥性。”

他準備看看這果乾裡面,是否還蘊含着能量,會不會對修煉者造成不可預知的影響。

其中大部分的能量精華,都被自己覺醒玄氣的時候用掉了。

大概率不會有什麼致命的副作用。“少爺,您……這……真吃啊?”

王忠本能地感覺到好像有哪裡不對。

“吱吱!”

光醬已經迫不及待地歡呼着,將果乾丟盡了嘴裡。

臥槽!

又被這該死的畜生搶了先。

這樣下去,這肥鼠爭寵成功,自己城管大隊長的職務要不保了啊。

王忠於是一狠心,將指甲皮大小的果乾,也吞進了肚子裡。

就在這時——

“吱?”

耳邊傳來了光醬的慘叫。

只見這隻肥鼠,捂着肚子,好像是火燒屁股了一樣,跳起來就朝着外面衝去。

王忠心裡咯噔一下,頓時浮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下一瞬間,一股烈焰燃燒一般的炙熱,在腹腔之內爆發了出來,向臀部急衝,如山洪暴發,根本不是菊部括.約.肌所能抵抗……

“啊……”

王忠也慘叫了一聲,轉身就朝着外面跑去。

林北辰若有所思。

拉肚子並不算是什麼。

這樣的副作用,很多藥物都有。

只是接下來的效果……有些令人期待啊。

一炷香時間之後。

王忠和光醬纔回到了客廳裡。

此時,林北辰已經結束了沐浴,換上了一身新衣服,正葛優癱在躺椅上,在由芊芊喂吃夜宵甜點,看到他們進來,眼睛一亮。

沒死。

看起來精神也旺盛了很多。

嗯?

光醬看起來銀毛更加光亮順滑了。

而且看起來,似乎是有了肌肉,前肢的肱二頭肌……呃,那應該是肱二頭肌吧?看起來肌肉隆起明顯,像是一頭健身鼠一樣。

至於王忠……

這狗東西看起來……

竟然年輕了一些。

我勒個去?

看着面頰紅潤,隱現肌肉,肌膚皺紋、黑斑淡化,眼角魚尾紋直接消失不見,就連個頭也似乎躥了一點點的王忠,林北辰被深深地震驚了。

才一炷香的時間而已。

這狗東西看起來像是年輕了十歲一樣。

而且可以清晰地感覺到,王忠體內氣血沸騰。

如果說之前的王忠,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頭耕了十年地,快要走不動的老牛的話,那眼前的王忠,簡直就像是力量正盛的壯年牛,再任勞任怨地用個十年也絕對沒有問題。

“少爺恩德,老奴沒齒難忘。”

王忠噗通一聲就跪下:“神藥啊,真的是神藥啊。”

“你……”林北辰道:“感覺怎麼樣?”

王忠喜不自勝地道:“老奴感覺好極了,現在覺得自己好像是回到了二十歲,力氣大的可以一拳打死一頭牛,以前患的老寒腿,風溼骨痛,腎虛,腰椎頸椎疼也都痊癒了,一口氣上六樓也不喘氣了……少爺,這是什麼神藥,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吱吱吱!”

光醬也無比興奮地蹦躂着,在寫字板上刷刷刷寫下兩行字——

“主人,永遠滴神。”

“我現在覺得,可以一拳打死二十個王忠,打死五個蕭丙甘。”

它寫完,很興奮地亮出自己的肌肉。

王忠一看,頓時面色不善。

林北辰仔細觀察,發現這兩個傢伙的確是氣血旺盛,體質改善,怕是各自都增加了不少的力量,而且隨着藥力的逐漸消化,還能在提升一些。

至於其他妙處,用眼睛是看不出來的,需要他們自己日後仔細體會。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

兩人都沒有覺醒火焰屬性的玄氣之力。

看來【赤朱果】中的火焰屬性力量,的確是被自己完全吸收了。

但即便是如此,果乾中殘存的神性力量——姑且這麼稱呼吧,畢竟是來自於神界的東西,依舊可以讓這一界的生靈,受益匪淺。

勤儉持家的傳統美德不能丟啊。

幸虧當日樸素的勞動人民價值觀發揮了作用,將這個乾癟的果乾從貢盤拿了回來,不然的話,估計神殿的上小祭司們,會把它當成是垃圾一樣,全部都丟掉吧。

林北辰暗中慶幸。

他看了看手中還剩下的果乾,心中逐漸有了一些想法。

“王忠,你明天一早,就去請我師父,楚痕、劉啓海和潘巍閔三位主任,還有小白、不悔來家裡吃午飯……另外,你再去打聽打聽,雲夢城中的排的上號的煉丹師、煉藥師接不接私活,我有事要辦。”

林北辰道。

“是,少爺。”

王忠一臉興奮地站起來,想到了什麼,道:“少爺,您找煉丹師、煉藥師,是不是想要利用這神果果乾,配置出來一些鍛體藥物,在城中出售賺錢?”

林北辰點點頭:“不錯,正有此意。”

這狗東西,這個時候倒是機靈起來了。

看來以後有事還是直接吩咐的好。

不能再亂丟眼神了。

王忠聞言,嘗試着建議道:“少爺,潘巍閔主任和劉啓海主任,都是城內有名氣的藥劑師,你如果有什麼想法,不妨找他們,都是咱們自己人,操作起來更加方便。”

呃?

是嗎?

林北辰頓時有一些汗顏。

接觸了這麼長的時間了,竟然還不知道兩位主任的拿手絕活……

罪過罪過。

他正這麼想着,突然腦海之中,傳來了一個清晰的手機提示音——

“叮咚。”

“系統更新期限已經晉入倒計時,請問是否立刻開始更新?”

“倒計時10,9,3,2……”、

我屮艸芔茻。

9後面不應該是8嗎?

更新更新。

我這就更新。不要催了。

林北辰亞歷山大,立刻在腦海中迴應。

他跳起來躥回臥室。

下一瞬間,林大少鬼哭狼嚎般的呻吟聲就傳了出來。

……

……

夜深人靜,萬籟俱寂。

第三學院。

教習宿舍,窗明几淨。

盤坐在牀上丁三石,渾身白霧繚繞,緩緩睜開眼睛。

臉上不自然的蒼白退去。

他張嘴吐出一口濁氣。

氣息中帶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還是壓制不住……”

丁三石皺了皺眉。

他解開上身的衣袍。

月光從窗戶照射進來,照在他的上身。

一層層繃帶將他的身軀纏住,簡直和還未完工的木乃伊一樣。

斑斑點點點殷紅血跡,從繃帶裡面滲出。

一層一層地解開繃帶。

令人觸目驚心的畫面出現了。

一道道令人觸目驚心的新傷舊痕,宛如猩紅色的蜈蚣一樣,層層疊疊地在他的前胸腰腹以及後背上蜿蜒着,有些地方已經初結痂,有些地方還在滲出殷紅濃水,有些地方皮肉被削去,可見白色的肋骨……

丁三石解開了所有的繃帶。

夜晚冰涼的空氣,簇擁着一道道可怖的傷口。

他取出備好的金瘡藥,一點一點地抹在自己的傷口上。

“看來,爲這孽徒做好了修煉計劃,找到了合適的功法之後,得再離開一趟,去那弄劍閣走一趟,需得想辦法弄到幾副【玄真青霜散】,才能徹底接觸這暗傷。”

他的額頭,沁出一層層細細密密的汗珠。

這種傷勢的疼痛,便是武道宗師,也很難撐。

而這些傷,都是在去爭奪【紫金鎖陽】的戰鬥中留下的。

五百年份的【紫金鎖陽】,乃是世之寶藥,何其珍貴?

當初的爭奪,持續了月餘時間,明裡暗裡,不知道有多少武道強者參與,大武師級別的高手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便是宗師、大宗師級別的強者,亦有數十位,丁三石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數次死裡逃生,纔將那【紫金鎖陽】安全帶回來。

這麼做,只是爲了徒弟而已。

只是希望林北辰可以儘快成長起來。

白海琴師徒給的壓力只是很小一部分。

最重要的是,他感覺到,留給林北辰的時間不多了。

自己一時衝動,收了這個徒弟,到底是保護成全了他,還是害了他,已經分不清楚了。

但不管如何,都不能讓林北辰吃虧。

所以,哪怕是身上的暗傷明明還未恢復,今夜那孽徒開口,他還是不顧傷勢復發而出手,將那個虞老,斬殺在了雲夢城外。

只是這次出手,不可避免地再度引發了舊傷。

丁三石意識到,自己的傷勢,又快壓制不住了。

“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吧。“

丁三石嘆了一口氣,用新的繃帶,將自己上身又一點一點地纏住,仔細地綁緊。

然後,他拿出紅色百寶囊、翡翠鐲子,仔細觀察了起來。

“倒也不是很難……”

“咦,這兩件儲物寶具上的禁制,已經被孽徒的火焰,破掉了一些……”

“這孽徒的火焰玄氣,還有這樣的能力,莫非真的是傳說之中的【皇道龍炎】?”

“這樣一來,破解禁制的時間,應該比預想之中的短了很多,明天早上應該可以完成。“

他面露喜色,開始嘗試破解封印陣法起來。

……

……

“爹,那林北辰竟然是神職主祭,真是讓人意外,不過,他殺了餘萬樓、聶扶光、郭芙等人,一點兒餘地都沒有留,就算是主祭,怕是也擔不住這後果,海安王、新津領主等人聞訊,必定會報復……”

城主府。

書房中,崔明軌努力維持着心緒平靜,將包間裡的事情,詳細地講了一遍。

崔顥聽完,半晌,才嘆道:“小小云夢城,還真的是藏龍臥虎,這個林北辰,真是一個大大的變數,每一次,別人都以爲他要栽跟頭了,結果最後栽跟頭的人確實他的對頭,這個少年人,讓我看不穿,就算是當初的林聽禪,也沒有這樣的難以預料,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林近南的影子。”

“爹,您就別在這裡感嘆了。”

崔明軌着急地道:“這可是大禍事啊,海安王和新津領主,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強勢人物,不可能嚥下這口氣,到時候報復以來,爹您瓜田李下,也難免被捲入其中,萬一……”

崔顥笑了笑,道:“萬一他們遷怒爲父,到時候有口難辯嗎?”

“是啊。”

崔明軌一臉憂愁地道。

“既然這樣,那我們父子,就站隊吧。”

崔顥道。

“啊?”

崔明軌一愣。

旋即臉上浮現出一絲苦澀。

父親如此心志超脫的人物,終究還是難逃這世間權貴恩仇的漩渦嗎。

他點點頭,附和地道:“是啊,也只能提前站隊了……孩兒這就親自去一趟海安領和新津領,以同學的身份,前去報訊弔唁,順便……”

崔顥瞪了兒子一眼,道:“誰說要站他們了?”

崔明軌再愣住。

崔顥道:“年輕人的目光還是不夠啊……從明天開始,你以短期實習的名義,去第三學院做一個月的實習教習吧,多多和林北辰親近,能夠和他成爲朋友最好。”

“站林北辰的隊?”

崔明軌大吃一驚:“這……爲什麼?”

崔顥笑了笑,道:“直覺吧。”

-----------

這是個5000字的長……的。

今天至少還有一個5000字的長……的。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烈焰滔滔第二百八十四章 火翼狼號第六百四十一章 吐得乾乾淨淨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六百三十九章 幹一票大的第三百一十四章 神明隕落?第六百三十七章 急轉直下?第三百七十五章 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第九十八章 林北辰的自省第四百二十七章 嗨,你們好啊第六百七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東道真洲第四百七十六章 爲什麼下令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魔首硯山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迫營業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宿命之戰(2)第三百零九章 火焰燃燒一切第七百六十一章 時間太短了第九百零九章 老丁的特殊長處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1073章 震驚的秦綬第一百零四章 都在惦記第一千零六十章 這是一個博學的人第一千零二十章 我的妻子是神明第八百四十七章 幻覺竟也可以說話?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牀共枕第二百四十七章 名場面第六百四十八章 我要你的命第十章 林同學,有話好好說第三百六十八章 爲了世界和平請你去死第九百六十六章 燃燒中的白雲城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配嗎?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這個人我不太熟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六百四十七章 散財童子林北辰第二十二章 破紀錄的成績第一百九十七章 林同學真幽默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九百九十二章 隕落第九百八十三章 荒神令第六百二十一章 欺軟怕硬?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大火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敢陰老子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紅色面具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大議長風向北第二百九十八章 爲什麼非要作死呢?第四百七十六章 爲什麼下令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假手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暴打神靈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天外世界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奔逃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六百六十二章 拿我當個人第五百三十九章 你們害怕嗎?第一千零二章 傳承歸屬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劍一個首席天驕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定智水境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三百七十一章 墓碑鍍金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廢街刺殺第八百三十五章 每天都有新刺激第三百九十九章 六味神皇丸第九百零六章 有我無敵第八百零四章 只要錢到位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野心勃勃的女祭司第四百一十五章 你這個吸血鬼第一百二十二章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第六百四十二章 圍剿?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復仇第七百五十四章 我不如他一根腳趾頭第九百四十四章 殭屍?第十章 林同學,有話好好說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照見一瞬的未來第1075章 客人上門第三百八十二章 簡直丟劍道宗師的臉第八百二十四章 帝國震動第二百七十章 又一次入魔第八百三十五章 每天都有新刺激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四百九十三章 新的APP誕生了第七百零一章 破碎的花瓣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八百零七章 開戰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杳主神第六十八章 破繭第七百九十六章 活着不好嗎第三百五十章 望月大主教第三百五十三章 笑紅塵第九百八十五章 還不來幫忙?第三百七十六章 吃掉了第六百零六章 六個鮮紅感嘆號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人族尚存否?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身寶血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文明的城市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烈焰滔滔第二百八十四章 火翼狼號第六百四十一章 吐得乾乾淨淨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六百三十九章 幹一票大的第三百一十四章 神明隕落?第六百三十七章 急轉直下?第三百七十五章 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第九十八章 林北辰的自省第四百二十七章 嗨,你們好啊第六百七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東道真洲第四百七十六章 爲什麼下令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魔首硯山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迫營業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宿命之戰(2)第三百零九章 火焰燃燒一切第七百六十一章 時間太短了第九百零九章 老丁的特殊長處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1073章 震驚的秦綬第一百零四章 都在惦記第一千零六十章 這是一個博學的人第一千零二十章 我的妻子是神明第八百四十七章 幻覺竟也可以說話?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牀共枕第二百四十七章 名場面第六百四十八章 我要你的命第十章 林同學,有話好好說第三百六十八章 爲了世界和平請你去死第九百六十六章 燃燒中的白雲城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配嗎?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這個人我不太熟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六百四十七章 散財童子林北辰第二十二章 破紀錄的成績第一百九十七章 林同學真幽默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九百九十二章 隕落第九百八十三章 荒神令第六百二十一章 欺軟怕硬?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大火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敢陰老子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紅色面具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大議長風向北第二百九十八章 爲什麼非要作死呢?第四百七十六章 爲什麼下令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假手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暴打神靈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天外世界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奔逃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六百六十二章 拿我當個人第五百三十九章 你們害怕嗎?第一千零二章 傳承歸屬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劍一個首席天驕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定智水境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三百七十一章 墓碑鍍金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廢街刺殺第八百三十五章 每天都有新刺激第三百九十九章 六味神皇丸第九百零六章 有我無敵第八百零四章 只要錢到位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這個世界錯了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野心勃勃的女祭司第四百一十五章 你這個吸血鬼第一百二十二章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第六百四十二章 圍剿?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復仇第七百五十四章 我不如他一根腳趾頭第九百四十四章 殭屍?第十章 林同學,有話好好說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照見一瞬的未來第1075章 客人上門第三百八十二章 簡直丟劍道宗師的臉第八百二十四章 帝國震動第二百七十章 又一次入魔第八百三十五章 每天都有新刺激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四百九十三章 新的APP誕生了第七百零一章 破碎的花瓣第五百三十章 以你的名義去挑戰的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八百零七章 開戰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杳主神第六十八章 破繭第七百九十六章 活着不好嗎第三百五十章 望月大主教第三百五十三章 笑紅塵第九百八十五章 還不來幫忙?第三百七十六章 吃掉了第六百零六章 六個鮮紅感嘆號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人族尚存否?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身寶血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文明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