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千萬不要招惹林北辰

蕭丙甘拿着秘籍冊子翻了幾頁,仔細研究片刻,頓時大喜,激動的像是失散多年的兒子見到了親爹一樣,道:“哥啊,你太講究了,這是專門給我準備的嗎?太貼心了啊。”

林北辰面不改色地道:“當然……你先修煉,試試效果,以你的天賦和修爲,一定可以更進一步,不要讓我失望。”

蕭丙甘非常的開心,連連感謝,末了又問道:“哥啊,咱們什麼時候開飯啊?”

林北辰拍了拍腦門。

吃吃吃,就知道吃。

幹啥啥不行,吃飯第一名。

但一想到要靠這個傢伙來試驗【無相劍骨】秘籍的成色,而這種煉體又最需要大量食物補充能量,林北辰還是捏着鼻子答應了,道:“弟啊,你先煉,哥去準備晚飯……”

蕭丙甘兩眼冒光,道:“哥,你是我親哥。”

捧着秘籍就去修煉了。

林北辰等了片刻,芊芊和倩倩終於放學了。

穿上了第三學院一年級校服的兩個小姑娘,看起來越發青春漂亮,氣質直接上升了一個檔次,據說在入學的第一天,就直接殺入了第三學院十大校花之列,成爲了許多少年學員的夢中情人。

兩人還帶着韓不悔。

這是之前約定的。

放學之後,韓不悔先來到竹院吃飯,補課,然後再回到家裡去。

兩個美貌的婢女學員,立刻就準備飯菜——原本被培訓用來討好和伺候男人的纖纖玉手,現在已經習慣了廚房裡的鍋碗瓢盆,兩個少女都心靈手巧,也燒的一手好菜。

而韓不悔在和林北辰熟了之後,就不再怕生,就像是一個人形十萬個爲什麼提問機一樣,開始追着林北辰,問各種修煉問題。

然而林北辰只是一個學渣。

很多技術性的修煉問題,他也搞不懂。

他被這小丫頭問的腦仁都快爆炸了。

這個時候,林北辰無比懷念嶽紅香。

如果小香香在的話,定能解決這樣的問題。

於是韓不悔一邊問,林北辰就在一邊查書找答案。

他自己上課的時候,都沒有這麼認真。

老韓啊老韓,這也就是你妹,要是別的女人,敢這麼問我,我一定打爆她的狗頭。

林北辰無比怨念。

好不容易等到晚餐擺上桌,香味瀰漫整個竹院的時候,王忠這狗東西就不早不晚地就踩着點回來了。

林北辰終於感覺自己得到了解放,立刻招呼着大家吃飯。

但吃到一半,芊芊和倩倩兩人就不得不一起二次下廚房了。

因爲蕭丙甘太能吃了。

哪怕是林北辰之前已經打了招呼,兩女準備了七人份的食物,也不遠遠不夠,而且看樣子,蕭丙甘纔剛剛進入狀態,就快要沒吃的了。

“弟啊,你媽把你養這麼大,不容易啊。”

林北辰感嘆。

蕭丙甘一邊瘋狂地扒飯,一邊點頭道:“唔唔唔。”

晚飯後。

芊芊、倩倩送韓不悔回家。

光醬繼續作家庭作業——土撥鼠之王的段位,已經從昔日的識字,變成了如今的研究詩詞歌賦,而這幾天,林北辰又給它加了一項作業,就是研究神道典籍。

反正書山題海這種痛苦的體驗,總不能自己一個人承受吧?

林北辰的想法就是這麼樸素。

華燈初上。

雲夢城沒有宵禁,依舊是一片繁華。

“哥啊,我懂了,來打我。”

蕭丙甘在院子裡大喊道。

“現在就開始了?”

林北辰躺在庭院的躺椅上,一邊接受芊芊修長白皙玉指的頭部按摩,一邊將倩倩剝好送到嘴邊的葡萄咬住,懶洋洋地道:“弟啊,哥我還虛着呢,需要好好休息……讓光醬陪你煉吧。”

蕭丙甘道:“它……太小了吧。”

光醬卻是興奮地吱了一聲,直接就跳起來。

只要不寫昨夜,讓它幹什麼都行。

“你用點力啊。”

蕭丙甘指了指自己的肚皮,道:“來,往這打。”

他已經仔細研讀了【無相劍骨】後續的修煉法門,必須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不斷地轟擊他的身體,每一擊都達到他【黑鐵劍骨】的極限,才能起到修煉的作用。

挨最毒的打。

煉最強的功。

這十個字,從來都是【無相劍骨】的核心奧義。

和林北辰這個掛逼不一樣,蕭丙甘是一步一個腳印將這門功法修煉到【黑鐵劍骨】的,這方面的經驗,實在是太豐富了。

他生怕光醬的力量不夠。

轟!

光醬一拳轟出。

蕭丙甘腹部中了一拳。

就看其白乎乎的胖臉上,笑容頓時凝固,嘴一張纔來得及發出一個‘啊’字,整個人就化作一道黑影,直接被轟飛起來,跌向了牆外。

“怎麼這麼大力氣啊啊啊啊……”

大約是二十多米之外,傳來了蕭丙甘萬分震驚的慘叫聲。

嗖!

一道身影落在院落裡。

林北辰還以爲是蕭丙甘去而復返,但一擡頭,看清此人的真面目時,不由得愣住,旋即臉上浮現出喜色,立刻就從躺椅上跳了起來。

“師父。”

他直接跪在地上,道:“您終於回來了,我可想死您啦。”

您老人家是不是終於想起還有我這個徒弟了?

出現在院落的人,正是許久不見的劍仙丁三石。

……

……

“不用檢查了,來人啊,直接將屍體擡去警務署,登記造冊,派人去通知韓成和邰玥姿的家人,讓他們前來認領屍體吧。”

城主府。

新任城主崔顥嘆了一口氣,擺擺手。

韓、邰兩人的屍體,蓋着白布,就被擡了下去。

“爹,孩兒親眼見證了整個經過,是邰玥姿兩人,太過驕橫,自以爲是來自於大城市的高等學院天才,不將雲夢城的人放在眼裡,毫無緣由地去招惹林北辰,結果踢到了鐵板,但這件事情,我們要怎麼交代?”

崔明軌有點兒擔憂地看着自己的父親。

母親早亡,父親將他從小帶到。

父子相依爲命。

他清楚地知道,父親這一次能夠得到城主之職,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一上任就遇到這種頭疼的事情,怕是又要幾天幾夜睡不着了吧。

“呵呵,交代?交代什麼?”

崔顥英俊清癯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你啊,年紀輕輕想太多,爲父爲現在,已經是一城之主,不是以前了……你剛纔說什麼來着,毫無緣由地去招惹林北辰?呵呵,真的是毫無緣由嗎?他們又不是小孩子,豈會不知道什麼樣的事情該做,什麼樣的事情不該做,自己做出的選擇,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韓家和邰家要追究,越是去追究林北辰的責任,與爲父何干?”

崔明軌愣了愣。

父親的反應,令他很意外啊。

“爹,話是這麼說,但孩兒總覺得,這個林北辰,狂得太過了,您的接風宴上,他都敢丟掉請帖不來,現在又在城中殺人,是個刺頭,難道真的不敲打一下他嗎?”崔明軌又問道:“起碼錶現一下您的姿態啊,如今衛名臣勢大,如日中天,他這些日子,已經將風語行省年青一代的強者,挑戰擊敗了二十一人,明顯就是在造勢了,怕是衛家又要出一個衛相級的人物了,此時,您不站隊嗎?”

“你這孩子,不要老是去想這些老氣橫秋的事情,明明只是一個少年,卻把自己表現的像是耄耋老人一樣,非要去琢磨朝政上的事情,”崔顥笑了笑,道:“爲父倒是希望你能夠像是林北辰那樣,少年熱血,恣意意氣一些,纔不負這青春年華。”

笑着訓了兒子兩句,崔顥又接着道:“你只看到了衛名臣一系的強勢,卻沒有看林北辰身後的潛力,你當真以爲,戰天侯死了,他身後的勢力,就徹底瓦解了嗎?”

“孩兒當然不會這麼認爲,但聽說林北辰已經拒絕了笑忘書等人的拉攏,破口大罵,罵的那些主動找上門去戰天侯餘黨們,心驚肉跳,尤其是【血手魔屠】鷹無忌,更是被氣的背地裡罵了無數次‘如此不可教’……”

崔明軌道:“林北辰已經和戰天侯倖存的勢力徹底割裂了啊,難道……他們只是演戲?”

崔顥笑了笑,示意兒子座下,才徐徐地道:“是不是演戲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笑忘書、鷹無忌等人,從來都不是戰天侯一系的中堅核心力量,他們目光短淺,看到林北辰成了神眷者,就想要挾天子以令諸侯,攜裹林北辰來撐起一方勢力,呵呵,想的太天真了,他們的分量,還不夠!”

崔明軌驚訝地道:“笑忘書是如今的風語行省第一行政官,鷹無忌更是警務廳排名靠前的廳長,這樣的人物,都不算是戰天侯一系的核心人物?”

“你呀,還是太年輕,不曾經歷過戰天侯最輝煌刺目的時代,不知道這位敵國軍神真正的可怕,沒有看過當他力挽狂瀾,凱旋班師時,無數追隨者和擁躉列隊百里歡迎的場面……”

崔顥說着,彷彿是陷入到了一段悠遠的記憶中,臉上浮現出一絲若隱若現的震撼之色。

許久,他才嘆息道:“在最巔峰的時候,帝國中有無數的年青一代官員,都是戰天侯的擁躉,以他爲偶像,瘋狂崇拜,戰天侯劍鋒所指,無數人願意捨身忘死地發起衝鋒……戰天侯林近南超越了同時代其他九大名將太多太多,那個時代,笑忘書給戰天侯提鞋都不配。”

崔明軌臉上也浮現出了驚訝之色。

這還是他第一次聽父親,用如此推崇的口吻,去描述一個人。

彷彿在這一瞬間,連他都能夠看到那位站在神話巔峰的戰神,劍鋒所指,所向無敵的樣子。

這些事情,也是他第一次聽說。

“可是……後來,爲什麼到了我這個時代,戰天侯的影響力,就不如您那時般顯赫了呢?”

他忍不住問道。

崔顥嘆了一口氣,道:“也許是因爲英雄總有老去的那一天,也許是斬不斷的情思,又也許是刻意收斂光芒,甚至也許是盛極而衰……總之,戰無不勝的神,也有走下神壇的那一刻。”

崔明軌聽了父親的這些話,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戰天侯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

但這些極致輝煌的傳奇,卻彷彿是已經過去很長年代了。

尤其是隨着結束了他戰神生涯的最後一戰,以慘敗畫上句號,整個人也成爲了帝國的罪人,一下子就讓昔日所有的榮耀和輝煌都化作灰土飄散。

Www¤ тt kǎn¤ c○ 污點遮蓋了榮耀。

讓許多後來者都產生出了一種‘所謂戰神不過如此’的錯覺。

崔明軌甚至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自己的父親,似乎也是戰天侯的擁躉之一。

“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戰天侯是帝國第二位戰神,在他的背後,曾經有一位同樣戰無不勝,同樣光耀一個時期,壓得同時代兩大帝國戰將都喘不過氣來的一代戰神,而這位一代戰神與戰天侯之間,是傳承關係……”

崔顥顯然是對這個話題極爲感興趣,罕見地打開了話匣子,乾脆暫停處理政務,自己泡上一杯茶,繼續說起來,道:“兩代戰神,數百年的經營,不說是桃李滿天,但也可以說是故交遍四方,縱然後來低調了,也遭遇到了大挫折,但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何況是這種龐然大物般的派系,又怎麼會只剩下幾個像是笑忘書、鷹無忌一樣的人物?”

崔明軌震驚了。

這些辛秘,他真的是不知道。

帝國近現代史中,從未這些事情。

甚至就連民間野史傳說裡,也很少有這樣的信息。

“第一代戰神是誰?”

崔明軌忍不住問道。

崔顥喝了一口茶,道:“就在這小小的雲夢城中,你不妨猜一猜。”

“啊?”

崔明軌大感意外:“就在雲夢城中?這……”他想了好幾個名字,說出了好幾個可能性,但都被一一否定。

崔顥道:“別說是猜不到,就算是我告訴你,你大概也不會相信,就是那位流連勾欄之間,縱橫煙花之地,恣意花叢之中的【酒色仙人】凌太虛,第三初級學院的校長大人。”

“什麼?”

崔明軌真的是被狠狠地嚇到了。

他想了一萬種可能,卻萬萬沒有想到,這個被帝國貴族圈子裡稱之爲笑話和恥辱的老人,竟然就是曾經的無敵戰神?

但仔細想想的話,似乎還真的有些端倪。

戰天侯是雲夢城中。

林北辰在第三學院聲名鵲起。

淩氏一族在帝國的身份特殊……

這些也許都不是巧合。

“其實,還有一個很少有人知道的巨大秘密,”崔顥看着兒子英俊的臉龐,略微猶豫,輕輕一擺手,一個無形的結界,就籠罩了整個大廳,才說了出來,道:“淩氏一族在帝國的身份特殊,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什麼?”

崔明軌下意識追問。

崔顥道:“因爲淩氏一族,乃是前朝的皇族啊。”

崔明軌呆住。

這個消息,絕對是一個大炸彈。

前朝皇族?

這是好聽一點的說法。

不好聽的說法,怕是要用‘前朝餘孽’這四個字來形容了吧。

當今北海帝國的皇室,竟然會允許前朝皇族,曾經執掌兵權,也允許他們扶持出來一個戰天侯……這,不管從任何一個朝代的史書上來看,都是無比瘋狂的事情。

當年的開國皇帝陛下,竟是如此寬宏大量嗎?

“這件事情,你知道就好。”

崔顥道:“你少年老成,大多數時候都能保守住秘密,所以爲父才願意對你說這些,但也是因爲你的少年老成,總是喜歡用成年人的思維去衡量一些事情,比如你的腦海中,其實下意識地就想要選擇站隊衛名臣,這樣不好。”

崔明軌笑了笑,道:“是,父親,孩兒知道了。”

崔顥點點頭,又道:“我今天告訴你這些,就是要讓你知道,衛家是龐然大物,林北辰身後的潛力也不小心,這兩股勢力對撞在一起,註定要在帝國的歷史中,掀起滔天巨浪,你我父子,不要輕易在這樣的波瀾漩渦之中選擇站隊。”

崔明軌身上嚴肅了起來,道:“明白了。”

崔顥很滿意兒子的表現,話鋒一轉,又問道:“你既然已經見過林北辰,來說說,印象如何?評價一下吧。”

“父親是在考較孩兒嗎?”

崔明軌認真地想了想,將今日他看到的事情經過,在腦海裡過了一遍,道:“和傳聞之中的一樣,囂張跋扈,得理不饒人,骨子裡有一種不屬於他這個年紀的狠辣,做事不留餘地……有人說他患有腦疾,孩兒覺得這或許是真的。”

“還有呢?”

崔顥問道。

崔明軌想了想,道:“能夠爲那些市民受傷而挺身而出,他本性不壞……嗯,觀察力也很強,發現了孩兒早就到達現場……其他的,暫時沒有看出來。”

崔顥笑了笑,道:“你應該已經聽過了那首《笑紅塵》吧。”

“啊,當然聽過了。”

崔明軌道:“這首歌詞無雅量,曲有靡靡,但組合在一起,卻越聽越是有味道,忍不住讓人想要多聽幾遍,如今整個雲夢城中都就已經傳開了,很多酒肆青樓,都在傳唱這首歌。”

崔顥點點頭,竟是也輕輕地哼了起來:“紅塵多可笑,紅塵最無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卻已無所擾,只想換得半生逍遙……”

他唱的入神,竟是一字不差地將這首歌,完整地唱完了。

“聽歌要聽曲,看詞要看意,這首歌的曲和意,不該是一個少年人能夠寫出來,如果它是林北辰所作,那這少年人就是大智若愚欺騙了所有人的天生大賢智者,若不是他所做,應當是出自於凌太虛老爺子之手,也符合他的心境,而不管是哪一種,都可以清晰地告訴我們一個信息……”

崔顥神色前所未有地認真,目光如電,一字一句地道:“不要去招惹林北辰。”

崔明軌從未見過父親如此嚴厲地和自己說話,心中驚懼,連忙道:“是,父親,孩兒謹記。”

崔顥這才滿意地點點頭,道:“好啦,耽誤了不少時間,你去休息吧,爲父還有諸多政務要處理。”

……

……

“這是什麼?”

林北辰看着桌子上一顆紅色山藥狀的奇異植物,道:“師父您去深山中尋寶,就是爲了它嗎?”

丁三石道:“此物名爲‘紫金鎖陽’,乃是一種輔助修煉玄氣的神草,對於武士境、武師境的武者來說,有奇效,爲師收拾了那幾個家族之後,收到消息,說當地山中有一株五百年份的【紫金鎖陽】現世,便順道去爲你爭取,本以爲是手到擒來,沒想到遇到了其他一些事情,等到到手之後出山,才知道雲夢城中,短短時間之內,竟然發生了真麼多的事情……唉,你不會怪爲師不靠譜吧?”

林北辰老老實實地回答道:“一開始的確怪過來着,現在一點兒都不怪了。”

丁三石哈哈大笑。

“此物藥性易流失,你現在就服下,爲師爲你護法,助你煉化藥力……其他的事情,稍後再說。”

他道。

林北辰也不客氣,捧起這棍狀物,道:“師父,就這樣生吃嗎?”

丁三石道:“不錯。”

林北辰張嘴就咬。

然後一種澀澀帶着淡淡苦味的汁液,就進入了他的喉中。

也不是很難吃。

他像吃嚼甘蔗一樣,連皮帶汁,全部都吞了下去。

“其實外皮不用吃的……”

丁三石嘴角趔趄了一下。

“呃……”

師父你咋不早說。

林北辰正要吐槽,突然直覺的體內一股灼熱的氣息,瘋狂地流竄了起來,就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被點燃了起來。

丹田中的玄氣漩渦,開始不安分起來。

然後大量地分離出澎湃如潮水般的玄氣。

林北辰下意識地運轉【高等玄氣凝練術】。

下一瞬間,他體內的玄氣等級,就如同測試儀‘爆玄’一樣,瘋狂地高漲狂飆。

五級武士境……

六級武士境……

七級……

八級……

九。

十。

然後直接突破了十級武士境,晉入一級武師境,二級武師境,三級武師境……

一直到了四級武師境,才放慢了速度,恢復了正常。

林北辰驚呆了。

這藥力也太誇張了吧。

不對啊。

我以前就算是充值開掛,境界提升也沒有這麼快啊。

--------

6000字大章,今兒更新都快一萬了,我想表揚一下自己,但看看更新時間,快三點了,就失去了勇氣。

啊啊啊啊,我要調整啊,在這樣下去真的會猝死嗚嗚嗚。

第三百九十五章 回答我兩個問題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烈焰滔滔第三百五十章 望月大主教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弱者的守護神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十八章 沒錯,100就是我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圖窮匕見第七百六十六章 萬劍歸宗第八百二十四章 帝國震動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辛秘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照見一瞬的未來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年輕人不講武德第八百一十九章 不會飛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銀靈神力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有故事啊第六十六章 你覺得你配嗎?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衆神之父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命運之槍第五百九十四章 撒幣的感覺第六百五十六章 林大少急眼了第二十章 三科第一的妖孽第二百四十五章 巨大的失誤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天地根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九百零六章 有我無敵第四百七十四章 神威蕩魔第三百五十二章 喜訊頻傳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我其實是個內奸第四百三十三章 雨夜殺機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見面就幹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系統升級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三百七十五章 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八百九十五章 爲什麼拍大腿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五百零九章 你們爲什麼會相信林北辰的話第四百四十章 霸氣師孃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綠了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還是一個孩子啊…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天外世界第七百一十章 這設定我熟悉啊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青木之樹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五體投地第一百七十五章 敵人是誰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一個不怎麼正經的聲音第五百三十五章 是誰背叛我們?第一百二十四章 誰的大第五百八十九章 終於來了?第六百章 武道修爲是第一生產力第五百零五章 花裡胡哨的有什麼用?第四百五十九章 差一步成爲教皇第七百六十七章 一劍驚仙加強版第一百五十六章 冒險者蛀蟲第七百三十九章 吃瓜吃到自己的身上第八百八十七章 教皇沒了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霍寒山之死第五百九十章 吃我一炮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八百零二章 竟然猜錯了第一千一百七十無章 老地方見第九百一十五章 我有辦法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斬鯨劍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百七十七章 猶豫就會敗北第三百五十三章 笑紅塵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我們不一樣第七百八十九章 四方雲動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八百三十三章 北境陷落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帶走了兩個男人的心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脆弱的星河級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黃金之舟第三百二十二章 神之手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猛將兄太猛了第六百二十九章、SB飛刃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林北辰掀桌子了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盟主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最大的底牌第八百四十一章 捨得下本錢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四百一十九章 時代要變了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攝政王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安排第四百三十二章 從零……萬開始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主家……秘密第九百九十九章 老丁的馬甲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五十九章 這一屆的學員不太行啊第一千零肆拾叄章 第七朵花瓣第三百零三章 擊碎了一切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
第三百九十五章 回答我兩個問題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烈焰滔滔第三百五十章 望月大主教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二百六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弱者的守護神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十八章 沒錯,100就是我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圖窮匕見第七百六十六章 萬劍歸宗第八百二十四章 帝國震動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辛秘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照見一瞬的未來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年輕人不講武德第八百一十九章 不會飛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銀靈神力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有故事啊第六十六章 你覺得你配嗎?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衆神之父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命運之槍第五百九十四章 撒幣的感覺第六百五十六章 林大少急眼了第二十章 三科第一的妖孽第二百四十五章 巨大的失誤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天地根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九百零六章 有我無敵第四百七十四章 神威蕩魔第三百五十二章 喜訊頻傳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我其實是個內奸第四百三十三章 雨夜殺機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見面就幹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系統升級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故事?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竟然想要白嫖第三百七十五章 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八百九十五章 爲什麼拍大腿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五百零九章 你們爲什麼會相信林北辰的話第四百四十章 霸氣師孃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綠了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還是一個孩子啊…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天外世界第七百一十章 這設定我熟悉啊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青木之樹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五體投地第一百七十五章 敵人是誰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一個不怎麼正經的聲音第五百三十五章 是誰背叛我們?第一百二十四章 誰的大第五百八十九章 終於來了?第六百章 武道修爲是第一生產力第五百零五章 花裡胡哨的有什麼用?第四百五十九章 差一步成爲教皇第七百六十七章 一劍驚仙加強版第一百五十六章 冒險者蛀蟲第七百三十九章 吃瓜吃到自己的身上第八百八十七章 教皇沒了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霍寒山之死第五百九十章 吃我一炮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八百零二章 竟然猜錯了第一千一百七十無章 老地方見第九百一十五章 我有辦法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斬鯨劍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百七十七章 猶豫就會敗北第三百五十三章 笑紅塵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我們不一樣第七百八十九章 四方雲動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八百三十三章 北境陷落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帶走了兩個男人的心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脆弱的星河級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黃金之舟第三百二十二章 神之手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猛將兄太猛了第六百二十九章、SB飛刃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林北辰掀桌子了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盟主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最大的底牌第八百四十一章 捨得下本錢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四百一十九章 時代要變了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攝政王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安排第四百三十二章 從零……萬開始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主家……秘密第九百九十九章 老丁的馬甲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五十九章 這一屆的學員不太行啊第一千零肆拾叄章 第七朵花瓣第三百零三章 擊碎了一切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