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戰神之姿

“呸,這些狗東西。”

王忠看着笑忘書等人的背影,吐了一口痰,一臉鄙夷的樣子。

林北辰看了他一眼,道:“老王,你剛纔的表現,有點兒反常啊。”

王忠義憤填膺地道:“少爺,您可能是忘了,但是我可清清楚楚地記得這幾個孫子,都不是什麼好鳥,當初一個個都孫子一樣來恭維老爺,看到老爺就像是看到親爹一樣,結果老爺出了事之後,一個個躲得連影子都不見……老奴我的名字,有一個忠字,眼裡揉不得沙子,就是看不慣這種不忠不義的小人。”

“他們真的是我老爹的朋友?”

林北辰問道。

王忠理所當然地點頭,道:“他們也配?這些傢伙,一個個高談闊論,表面上憂國憂民,實際上一肚子花花腸子,老爺當初的確是和他們有過一些接觸,但後來看清楚了他們的面目,就敬而遠之了……少爺,我一開始就拿話提醒你,就是怕你被這些老狐狸給騙了啊。”

林北辰笑了起來:“沒看出來,你這個狗東西,還挺忠心……”

王忠立刻就低眉搭眼地笑了起來,道:“那是,我王忠的名字裡……”

林北辰直接飛起一腳,道:“別廢話,拿來。”

王忠故作愕然地道:“什麼東西?”

“錢。”

林北辰冷笑着道:“狗東西,別和我裝,之前讓你拿着小白的卡,去萬勝樓點餐,你總不會真的一點兒都沒有剋扣吧,都拿出來給我。”

王忠一呆,只好將藏在褲襠裡的一百金幣拿了出來。

“還有,都拿出來。”

林北辰故意開詐。

王忠諂笑道:“少爺您當真是慧眼如炬,這都騙不過您……”又從靴子裡掏出十枚金幣。

林北辰頓時一臉無語。

這是有味道的金幣。

“拿着去洗乾淨了給我。”

他笑罵道。

王忠哭喪和臉,拿着一百一十枚,道廚房裡去清洗,心中暗暗納悶。

不對啊,少爺不是喝多了嗎》

剛纔還藉着酒瘋把笑忘書這老狗都罵走了,怎麼偏偏金幣的事情,還記得這麼清醒。

……

林北辰回到臥房中醒酒。

今天的宴會,讓他有一種彷彿回到了曾經的地球學生時代,高中畢業時候的那種感覺,高考後大家吃吃喝喝唱唱K,抱頭痛哭之後雄心萬丈地奔向全國各地的大學校園,開始更加風騷的人生。

好懷念啊。

他躺在牀上,打開手機。

因爲體內無屬性的玄氣增多,達到了大約三級武士境的程度,流量勉強夠用,所以手機裡的一些軟件,重新恢復運轉,可以繼續練功。

唯有【魚龍變】APP修玄心法,運轉緩慢,修煉效果也是遠不如前,不知道爲何會出現這樣的現象。

“魔法相機APP在日常修煉中,用處不大,而且軟件內收費,太坑爹了……”

林北辰現在窮的可以用‘風吹褲襠涼颼颼’來形容,已經玩不起這麼高端的氪金APP,直接將它關閉,丟到了一邊不再理會。

“無相劍骨的修煉,已經停滯了太久,接下來,需要想辦法找到後續的修煉秘籍,才能繼續提升肉身力量。”

“精神力修煉法門,也有缺失。”

“不過,我現在玄氣修爲大降,【射月劍法】、【花前月下劍】等劍道戰技和身法,倒是還勉強夠用。”

“不知道修煉出神力之後,秦主祭可以傳授我什麼神道戰技,夜未央的劍翼閃亮拉風,裝逼效果極好,還可以飛,要是能傳授給我,那就好了。”

林北辰將手機裡的軟件整理了一遍,心中逐漸也有了一些想法。

這一次的調查團之事,給林北辰提了一個醒。

這個世界,真的是處處危機。

就算你平時再低調,再鹹魚,再人畜無害,總是會有一些不開眼的傢伙,以各種各樣莫名其妙的原因,來找你的麻煩。

苟還是要苟的。

但苟到最後的前提,是你要有翻臉逆襲的資本。

所以,雖然依舊是鹹魚心態,但林北辰對於武道修煉的上進心,卻因爲這種警覺性,比以前更加迫切了。

至於那個衛名臣?

反正林北辰也沒有想着真的去搶人家的未婚妻,也答應凌家不再糾纏,大不了到時候認個慫,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沒有必要硬剛。

至於白海琴的死,甩鍋給劍之主君大神就好了。

如果這位白雲城的絕世天才,非要爲難我胖虎的話,那就找小富婆白嶔雲借個幾十萬金幣的‘大神出手費’,反手再來一個神上身,直接送去見他師父就好了。

林北辰絲毫不慌。

不知不覺之中,林北辰安穩地睡去。

……

接下來的幾日,雲夢城中一片風平浪靜。

天驕爭霸戰的頒獎典禮,重新準備之後,在兩天後正式進行。

在全城市民的見證之下,林北辰登上了榮耀巔峰。

他以第一名的成績,站在了頒獎臺的最高處,接受得到了最多的獎勵,獨享山呼海嘯一樣的喝彩聲,除了天驕令牌之外,還有一本四星級劍技【蒼穹落】,一塊一斤重的玄石,以及500金幣。

其餘諸人,如【流彩珠寶玉器號】的其他四位成員,以及王馨予,夜未央,蕭丙甘,蒼山雪,蘇小妍等天才,都得到了各自獎勵。一些未能進入個人擂臺戰前十的學員,瓜分了注入【最大進步獎】、【心態最穩獎】、【儀態最佳獎】、【最守紀律獎】等等奇葩獎項,含金量自然是遠不如那些正式重獎,但也聊勝於無,皆大歡喜。

有人歡笑自然就有人哭。

相對於第三初級學院賺了個盆滿鉢滿,老對頭第六學院的下場,可謂悽慘,敗光了路人緣,非但不能得獎,反而因爲聯合曹破天作弊,被教育署毫不留情地點名批評。

肥豬教習邱天當日死在了神殿廣場。

還有幾名參與了調查團迫害雲夢學員的教習,也未能逃脫審判。

損失了一位年級主任和幾位自身教習,名譽跌落塵埃,還被整體取消了下一屆天驕爭霸賽的參賽資格,一系列的打擊,讓第六學院‘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可謂是大勢已去。

這場天驕爭霸的頒獎典禮,在極致熱鬧的氣氛中,終於逐漸畫上了一個皆大歡喜的完美句號,好人得到了嘉獎,壞人被懲罰。

如果非要挑出一點瑕疵的話,那就是昔日號稱雲夢城第一天驕的凌晨,並未出席這一次的頒獎典禮——事實上,自從個人擂臺戰‘輸’給韓不負之後,這位明豔無雙的美少女,就徹底消失在了公衆的視野之中。

缺少了這位風雲人物的頒獎典禮,就像是一尊力求完美的皇冠上,缺少了一顆最璀璨的明珠,略顯遺憾。

當市民們還沉浸在盛大慶典的餘歡餘韻中時,韓不負已經踏上了前往北境前線的旅途。

傍晚。

海風拂面。

林北辰、米如煙、嶽紅香和白嶔雲,專程趕到雲夢港口,爲好友送行。

穿上了一襲輕甲軍裝的韓不負,顯得英姿颯爽,氣質更加沉穩,給人的感覺,好像是一個已經入伍多年的老兵一樣,站在太金級戰艦的甲板上,向林北辰等人揮手道別。

和韓不負一起奔赴北境前線的,還有其他三百名新入伍的年輕士兵,出身各不相同,有各大學院中滿十四歲的少年,也有云夢城中的一些優秀青年。

都是大好男兒,身體裡流淌着熱血,相應帝國號召,奔赴前線,保家衛國。

林北辰自愧不如。

“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

凌遲站在林北辰的身邊,抓住最後的機會,勸說道:“你雖然玄氣修爲暫廢,但肉身之力強橫,北境戰場纔是你揮發天資,綻放榮耀的廣闊天地,不出三年,你就可以重現你父親當年的英姿……你,有戰神之姿。”

林北辰嘿嘿笑了笑:“除非讓你妹嫁給我。”

這只是一句玩笑的推辭之話而已。

凌遲自然也明白。

他嘆了一口氣,道:“希望有朝一日,你不會因爲自己今天的選擇而後悔。”

林北辰沒有再說什麼。

“哥,你一定要小心啊,我和娘在家裡,等着你回來。”

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扎着兩個羊角辮,頭髮油亮,小麥膚色,穿着很樸素的棉布衣袍,上面有十幾個顏色不同、大大小小的補丁,針腳細密,衣服漿洗的很乾淨,衣袂邊緣,磨出了一些發白的毛邊。

她正在蹦蹦跳跳地揮手,依依不捨地向戰艦上揮手。

小丫頭面容和韓不負有幾分相似,皮膚微黑,不能算是美貌,但五官很周正,頗爲秀氣。

“是韓不負的妹妹。”

凌遲道:“她身邊那位婦人,是韓不負的娘。”

小丫頭旁邊,站着一個看起來很憔悴的老人家,衣着更是寒酸,粗布荊釵,頭髮灰白,腰身有些佝僂,有點兒渾濁的眸子,牢牢地盯着戰艦上,身着軍服的少年,有着粘稠的化不開的擔憂和關切。

林北辰有點兒意外。

和老韓關係這麼好了,還從未見過他的家人。

這傢伙,也不交代一下。

“你是不是在想,韓不負的父親,爲何沒有來送別?”

凌遲又問道。

林北辰笑了笑,隨便地道:“莫非是在城裡上工,苛刻的老闆不給假?”他隱約知道,韓不負的家庭條件,並不算好,是貧民階層,家人都在城裡打短工。

凌遲道:“因爲他的父親,十年之前,戰死在北境了。”

林北辰瞬間呆住。

凌遲短短的一句話,就像是一股電流,讓林北辰在猝不及防之下,整個人彷彿是被高壓電擊中。

而這時,戰艦的汽笛聲長鳴起來。

龐大猶如金屬怪獸一樣的艦身,微微顫動。

凌遲身形凌空飛起,宛如一道長虹,跨越千米的距離,落在了戰艦上,與韓不負並肩而立。

他沒有再看林北辰。

而是輕輕地拍了拍韓不負的肩膀,道:“他和你不一樣,給他一點時間。”

韓不負從岸邊收回目光,重重地點點頭。

“戰艦走海陸,需十五日的時間,才能抵達河武,然後再陸行十日,方可進入北境,這十五日時間裡,操練演武,一日不可停歇,你們已經是帝國的士兵,必須做到令行禁止,明白了嗎?”

凌遲的聲音不大,但卻蓋過了汽笛聲和海浪聲,傳到了每一個新兵的耳朵裡。

“是,長官。”

新兵們大聲地道。

“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第三十七期的雲夢兵,韓不負就是你們這些人的指揮官,他的話,就是我的話,他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明白了嗎?”

凌遲又道。

韓不負吃了一驚。

自己一來就當官了?

這些新兵裡,可有好幾個,年齡比自己大,家族比自己顯赫,實力也比自己強。

新兵們看着韓不負,條件反射一般地大聲道:“是,長官。”

轟隆!!

汽笛長鳴,戰艦駛出了港口。

金屬艦身威武,在港口上無數道關切和擔憂的親人目光注視之下,逐漸加速,在蔚藍色波光粼粼的洋麪上,劃出一道久久不曾消散的白色痕跡,最終駛入了茫茫大海之中,消失在了海平面上!

一直目送戰艦消失,林北辰才從失神的狀態之中,緩緩地回過神來。

怪不得老韓如此堅決地要去參軍。

他是要將父親沒有走完的路,繼續走下去嗎?

“天越高,心越小,不問因果有多少,獨自醉倒……不求有人能明瞭,一身驕傲……”

熟悉的旋律在林北辰的腦海裡浮現。

毅然從軍遠去的韓不負,纔是真正的一身驕傲啊。

他嘆了一口氣,轉身主動來到了小姑娘和婦人的面前,道:“伯母,小妹妹,你們好,我叫林北辰,是韓學長的同學。”

婦人眼神中帶着拘謹和侷促,有點兒手足無措地道:“林少爺,您……您好。”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婦人,和大多數雲夢貧民一樣。

小姑娘怯生生地拉着母親的衣袖,盯着林北辰看了兩天,眼睛突然明亮了起來,臉蛋兒上下意識地露出笑容,道:“啊,我認識你,你是那個冠軍,哥哥的隊友,大家都說你是英雄。”

林北辰臉紅了。

“我不是什麼英雄。”他輕輕地撫了撫小姑娘的黑髮,道:“你哥哥纔是真正的英雄……小妹妹,你叫什麼,今年多大了?”

“我叫不悔,韓不悔。”

小丫頭認出林北辰之後,還想不那麼怕了,脆生生地道:“今年十歲了。”

十歲?

林北辰心中一顫。

凌遲說,韓不負的父親,十年之前戰死。

也就是說,當年韓不悔在襁褓之中時,他的父親就已經奔赴前線,爲國捐軀,而韓不悔打從記事起,就沒有見到過父親的模樣吧。

那個時候,韓不負也才四歲多一點而已。

不負不悔。

這四個字,又蘊含着什麼樣的情懷啊。

“伯母,不悔十歲,已經可以上學了,不知道她是在那個初級學院就讀?”林北辰看向韓母,下意識地問道。

“我還沒有上學呢。”

韓不悔搶着回答,眼眸裡閃過一絲暗淡,道:“之前家裡太窮了,交不起學費,不過現在好了,哥哥拿到了天驕爭霸的獎金,還有參軍費,娘已經答應哥哥,送我去學院上學。”

林北辰道:“有沒有興趣來我們第三初級學院?”

韓不悔興奮地道:“是哥哥的學院嗎?想去想去……不過,我們已經搬家了,不在第三學院的學區,而且聽說第三學院的這次招生,條件要求極高,我基礎太差了,還很笨,怕是……通不過考覈……”

說道最後,小姑娘的聲音就有點兒小了。

捏着衣角的樣子,懂事的讓人心疼。

林北辰微笑起來,道:“沒事,只要你想來第三學院,就包在大哥哥我的身上,我一定給你拿到名額,基礎不好也沒有關係,大哥哥幫你補習,怎麼樣?”

“真的嗎?”

楊不悔揚起黑黝黝的小臉蛋,亮晶晶的大眼睛裡,滿是興奮和激動,道:“你爲什麼對我這麼好?你……和我哥哥關係很好嗎?”

林北辰笑了。

“你哥哥是我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

他語氣堅定地將‘最好’兩個字,重複了好幾遍。

至於他是不是韓不負最好的朋友,林北辰心裡並無把握。

“那怎麼使得……”

韓母這個時候,纔回過神來,連忙推辭着。

林北辰說了一個善意的謊言,道:“伯母,您不用推辭,老韓出發的時候,專門找過我,託我照顧不悔妹妹和您,以後啊,您在這雲夢城有什麼事情,都可以來找我,我一定給您辦的妥妥當當的,我和老韓是鐵哥們,您別見外,把我當您半個兒子就行。”

“還有我,還有我,我也是老韓的好朋友……”

白嶔雲跳着腳道。

米如煙和嶽紅香也都笑了。

韓母驚訝於沉默寡言的兒子竟然有這麼多的朋友,有些開心,又有些傷感,侷促地笑着,再三感謝。

落日夕陽,照射在海面,也照射着港口。

數千名送別的人,站在港口,望着遠處消失的戰艦,都處於一種奇特的沉默之中,久久不願意離去。

誰也不知道,當這艘戰艦,再一次返回雲夢港的時候,今日被它載走的年輕人們,又有幾個能活着乘艦而歸呢?

夕陽如血。

港口沉默人們的影子,被夕陽拉的老長老長。

他們的身後,留下一片長長的身影,就彷彿是一道矗立在這片海岸線上的鋼鐵城牆一樣,足以抵擋任何力量的無情沖刷。

------------

又是爭奪書房失敗的一天。

你們喜歡的大章。感謝:夜未央的鐘愛粉、叨見笑、刷子貓、我丶也很無語、無夜星星、新菽同、在下嶔雲、九式飛剪諸位大大的捧場和月票。

第一百一十八章 左手劍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們明日必勝第五百二十八章 你的龜殼不錯第六百五十六章 林大少急眼了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至情之人最無情第十章 林同學,有話好好說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主神隕落(4)第八百三十七章 一把銀槍在手第七百五十四章 古同學,又出大事了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破碎人臉?第一千零一百零三章 暴起截殺第九百四十九章 火之熱情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插花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狠狠打你屁股第九百八十五章 還不來幫忙?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翻臉了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連番奇遇第九百五十五章 卡BUG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林北辰無敵了第八百三十六章強勢無敵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元素昇華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宿命之戰(2)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其實你是個傻……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劍一個首席天驕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是你在求我第三百一十八章 老母豬戴胸罩第八百三十三章 北境陷落第七百四十一章 滾出來見我第六百九十七章 人選第二百五十章 一定要夠硬第八百七十六章 今天你就見到了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與劍雪無名的第一次見面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決賽日2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脆弱的星河級第六百四十二章 圍剿?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這次不是故意皮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劍聖的尊嚴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六百二十章 五氣朝元訣第六百八十九章 定情信物第四百零八章 撿漏了第七百四十四章 封號天人之威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對話第一百一十三章 礦脈第八百八十五章 沒有什麼分別第六百零五章 也包括我臉上的這個嗎?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難以置信第四百四十九章 不懷好意第八百一十六章 起死回生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不和你廢話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拉攏第三百七十九章 十一殺第三百三十七章 今天的大人不對勁第二百七十章 又一次入魔第五百五十八章 社會主義新農村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的內心裡,果然是關心我第五百七十五章 我其實不是慫啊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九百八十二章 神仙打架第五十八章 精神力第三百六十七章 千萬不要招惹林北辰第五百一十九章 還有兩場爲什麼不打?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這個人我不太熟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六百七十四章 老凌飄了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以前的名字第六百二十章 五氣朝元訣第九百一十五章 我有辦法第二百三十七章 幸運戰袍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和我搶寶座嗎?第二百六十二章 十大天驕第三百七十章 沒有中間商賺差價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第五百零六章 最強之敵!地六百零五章 王忠又撒幣第三百零五章 懷孕的母狼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突然的變化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人命如泥第三百九十六章 劍人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被白嫖了?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人族尚存否?第六百六十四章 硬件升級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當場去世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吉之人第三百四十六章 這一口氣,出爽了第五百二十九章 我親自去和他談談?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七百九十八章 負荊請罪?第八十八章 是來告別的?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三百三十六章 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罪業在你身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日日都想
第一百一十八章 左手劍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們明日必勝第五百二十八章 你的龜殼不錯第六百五十六章 林大少急眼了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至情之人最無情第十章 林同學,有話好好說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主神隕落(4)第八百三十七章 一把銀槍在手第七百五十四章 古同學,又出大事了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破碎人臉?第一千零一百零三章 暴起截殺第九百四十九章 火之熱情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插花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狠狠打你屁股第九百八十五章 還不來幫忙?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翻臉了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連番奇遇第九百五十五章 卡BUG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林北辰無敵了第八百三十六章強勢無敵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元素昇華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宿命之戰(2)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其實你是個傻……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劍一個首席天驕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是你在求我第三百一十八章 老母豬戴胸罩第八百三十三章 北境陷落第七百四十一章 滾出來見我第六百九十七章 人選第二百五十章 一定要夠硬第八百七十六章 今天你就見到了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與劍雪無名的第一次見面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決賽日2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脆弱的星河級第六百四十二章 圍剿?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這次不是故意皮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劍聖的尊嚴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六百二十章 五氣朝元訣第六百八十九章 定情信物第四百零八章 撿漏了第七百四十四章 封號天人之威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對話第一百一十三章 礦脈第八百八十五章 沒有什麼分別第六百零五章 也包括我臉上的這個嗎?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難以置信第四百四十九章 不懷好意第八百一十六章 起死回生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不和你廢話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拉攏第三百七十九章 十一殺第三百三十七章 今天的大人不對勁第二百七十章 又一次入魔第五百五十八章 社會主義新農村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的內心裡,果然是關心我第五百七十五章 我其實不是慫啊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九百八十二章 神仙打架第五十八章 精神力第三百六十七章 千萬不要招惹林北辰第五百一十九章 還有兩場爲什麼不打?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這個人我不太熟第二百零六章 又提前交卷?第六百七十四章 老凌飄了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以前的名字第六百二十章 五氣朝元訣第九百一十五章 我有辦法第二百三十七章 幸運戰袍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和我搶寶座嗎?第二百六十二章 十大天驕第三百七十章 沒有中間商賺差價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第五百零六章 最強之敵!地六百零五章 王忠又撒幣第三百零五章 懷孕的母狼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突然的變化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人命如泥第三百九十六章 劍人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被白嫖了?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人族尚存否?第六百六十四章 硬件升級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當場去世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吉之人第三百四十六章 這一口氣,出爽了第五百二十九章 我親自去和他談談?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七百九十八章 負荊請罪?第八十八章 是來告別的?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第五百八十五章 哪裡來的瞎子?第三百三十六章 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罪業在你身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日日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