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

林北辰也看到了這些人。

是官方的人。

因爲身上都穿着很正式的官服,一看就是來自於省會大城,不論是修爲氣勢,還是官袍做工品質,都遠超雲夢城的小官員們。

爲首一位蒼髯皓首的老人,看着摸約其八十歲的樣子,眉毛鬍鬚全部都白了,但皮膚光滑紅潤,猶如四五歲的童子一般,身材高大魁梧,將近一米九,但精神矍鑠,龍行虎步之間,氣血旺盛如海,身着一襲玄色官袍,肅穆莊重。

林北辰的眉毛,輕輕地跳了跳。

他注意到,這個老者身上的官袍,與已經死在自己手中的政務廳第一行政官談古今的官服,幾乎是一模一樣。

老者旁邊還有一箇中年人,也引起了林北辰的注意。

此人大約三十多歲的樣子,身形略瘦,但卻更高,幾乎超過了兩米,身着警務廳制式官服,鷹鉤鼻,丹鳳眼,膚色黝黑,似是黑鐵鑄就一樣,身上帶着一股煞氣,不經意之間氣勢綻放,就如一頭惡虎要撲過來一樣,讓人無法遏制地產生一種不寒而慄的驚悸感。

這兩人應該是一羣官員中,身份最高者。

因爲其他官員,都亦步亦趨地跟在兩人身後。

其中有一位熟人。

雲夢城教育署署長李雄夫。

李大佬正在一邊爲這羣官員帶路。

林北辰皺了皺眉。

對方顯然是朝着竹院而來,目標大概率就是自己。

難道是爲了談古今等調查團的人打抱不平來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

你們的路走窄了啊。

他習慣性地用中指揉了揉眉心。

旁邊的王忠,眼神幽幽,突然整個人就很安靜。

很快,十幾個大大小小的官員,來到竹院外,目光都落在了林北辰的身上。

一瞬間,林北辰有一種錯覺。

這些人的眼神過於炙熱。

就好像是登徒子看了一個身着薄紗的絕色美人。

好像和自己剛纔的猜測不太一樣。

林北辰沒有在這些官員的眼神中,看到任何裸露的敵意。

“呵呵,林同學,省會來的幾位大人,特意來拜訪你。”李雄夫走過來介紹,開門見山的第一句話,立刻就打消了林北辰的疑慮。

拜訪二字,用的很精髓。

看來不是來找麻煩的。

林北辰的眉頭,頓時舒展開來。

“這位是新任省行政廳第一行政官笑忘書笑大人,”李雄夫將皓首老人介紹給林北辰,又介紹道:“這位是省警務廳的鷹無忌廳長。”指的是那個鷹鉤鼻的瘦高中年人。

兩個大佬啊。

這老人果然是談古今的繼任者。

李雄夫又介紹了其他十一位官員,無一例外,都是來自於省會大城朝暉城的省級官僚,來自於六大廳,都是身居要職,權勢顯赫。

“見過諸位大人。”

林北辰笑眯眯地行了個學員禮。

“呵呵,盛名之下無虛士,北辰賢侄這些日子名震風語行省,今日一見,果然是人中之龍啊,記得你三歲的時候,老夫來雲夢城拜訪戰天侯時,還曾抱過你,呵呵,想來賢侄怕是記不起來了。”

笑忘書拂鬚微笑,眼中流露出一絲欣慰之色。

哦?

是便宜老爹的朋友?

林北辰心中輕鬆了很多。

笑忘書又指着瘦高中年人鷹無忌道:“這是你鷹叔叔,曾與你父親是戰友,一起參加了大大小小數百戰役,也不算是外人。”

鷹無忌看着林北辰,微微點頭。

但他這個人,彷彿是天生就不會笑一樣,很費力地才祭出一絲絲笑容,看起來有些滑稽。

“還有他們,有的曾在你父親帳下效力,有的與你父親是故友……這一次趁着調查談古今勾結天外邪魔之事,難得可以聚齊雲夢城,一起來看看你。”

笑忘書笑着道。

“叔叔好,伯伯好,叔叔好,伯伯好……”

林北辰表面上笑眯眯地打招呼。

但內心深處,卻感覺到有些奇怪。

既然都是便宜老爹的故交好友,爲何之前自己落難,差點兒被雲夢城中的仇人堵在校門口砍死的時候,沒有出現?

從戰天侯府倒臺到今日,中間也足足有數月時間,從來沒有這些人的消息。

今天突然像是捅了馬蜂窩一樣,一窩蜂全部都出現了。

不過,既然是長輩,也不能失禮。

林北辰正要邀請長輩們進院。

一邊的沉默着的王忠,卻突然笑了笑,道:“少爺,酒宴剛結束,院子裡一片杯盤狼藉,酒氣沖天,不太乾淨,大人們進去,怕是多有不便。”

林北辰驚訝地看了一眼王忠。

這狗東西,話裡有話啊。

“呵呵,無妨,今日來看林賢侄,除了一點點小小的公務程序對接外,主要是趁此機會,好好看望一下賢侄,這些日子,我們忙於公務,一直沒有能夠抽身來雲夢城中,看望賢侄,我們幾人,心中都有很慚愧,老夫和鷹廳長,都備了一些禮物,還請賢侄萬勿推辭。”

笑忘書的語氣表情,非常的真誠。

林北辰頓時眼睛一亮。

備了禮物?

正愁沒錢花,就有大佬來送禮?

既然都是風語行省的政壇大佬,那送出的禮物,必定都是珍貴值錢的東西吧?

“快請。”

林北辰直接帶路往裡走。

王忠一臉的哭笑不得。

大廳內。

芊芊和倩倩乖巧地奉茶。

“賢侄在天驕爭霸中,一鳴驚人,又以一己之力,戳破了談古今這弄權小人的陰謀,消息傳到朝暉城,老夫和諸位同僚聞之,都是歡欣鼓舞啊。”

笑忘書捧茶輕飲一口,感慨道:“你父蒙冤,揹負污名,如今還未能沉冤昭雪,若他知道,林賢侄能浪子回頭一鳴驚人,必定是欣喜萬分。”

林北辰連忙笑道:“笑爺爺謬讚了。”

大佬,您倒是實惠點,少廢話,快點兒把重禮拿出來啊。

“這段日子,我們都在爲你父的事情,交相奔走,力圖爲他洗刷冤屈污名,可嘆朝中,忘恩負義、負情薄倖之人太多,當今陛下,又被奸人矇蔽……唉,令人憤懣啊。”

笑忘書說了幾句,情緒便有些激動。

鷹無忌道:“陛下下旨之後,笑大人不顧個人安危,連續上奏章三十六封,爲戰天侯請命,觸怒陛下,被罷官免職,發配烈士公墓園掃墓,一直到十日之前,談古今死於賢侄你的手中,笑大人才被起復,接替了談古今的職位,不顧風險,自請前來雲夢城,處理調查團後續之事。”

“是啊,戰天侯受難,我們損失了一道架天白玉柱啊。”

“賢侄,之前因爲諸多原因,我們不方便來雲夢城探望你,否則反而是害了你,如今笑大人起復,我們才能公開前來探望你……”

“賢侄,這些日子,你受苦了。”

其他官員們,都紛紛開言。

“諸位叔叔伯伯能來,竹院蓬蓽生輝……”

林北辰靦腆地笑了笑,自認爲很含蓄地道:“其實小侄我現在除了極度缺錢之外,其他方面都挺好,如果各位叔叔伯伯,能隨便給我個幾十萬金幣花花,那自然是極好的……”

一衆官場大佬,額頭瞬間一排排的無形黑線垂落。

早就聽說戰天侯這位兒子,行事奇葩,言語每每出人意料,今日一見,果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更勝聞名啊。

幾十萬金幣,又不是路邊的大白菜,隨便就能送出去嗎。

“呵呵,賢侄說笑了。”

笑忘書微微一笑,道:“我們幾人,如當年的你父一樣,清貧樂道,不是談古今那樣的貪官,如何拿得出幾十萬金幣,這次來探望你,略備了一些薄禮,都是風語行省各地的特產美食,以及一些吃穿用度之物,相信對你有幫助……”

我靠?

薄禮?

還沒錢?!

林北辰頓時面色變了。

就見十幾個大佬官員,竟然真的拿出來了一些所謂的禮物,都是糕點,衣物,還有幾個拿出來的竟然是自己的書法畫作……

林北辰就有些無語了。

哪怕是看起來最值錢的禮物,也不過是幾本三四星級的修煉秘術而已,對林北辰這個掛逼來說,意義並不大,他遲早也都能搞到手。

這是拿我當小孩子哄啊。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突然有點兒頭暈,可能是畫餅吃多了沒有消化,需要休息……”

他扶着額頭,裝作眩暈的樣子,大聲地道:“王忠,王忠,你這狗東西,死到哪裡去了,快送客,送各位大人離開。”

王忠像是個幽靈一樣,突然就冒了出來,站在林北辰的身邊,面無表情,語氣幽幽地道:“各位大人,我家少爺身體不適,請吧。”

笑忘書、鷹無忌等人,當時老臉都黑了。

什麼情況啊。

演技過於拙劣了吧。

這翻臉比翻書還快啊。

“賢侄,不要開這種玩笑。”

笑忘書哭笑不得地道。

“誰和你們開玩笑。”

林北辰也不裝了,乾脆就直接就翻臉,道:“小爺在雲夢城快被人砍死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們有人來探望?十幾個大佬,連一個都沒有出現過……你這白鬍子,不是很能仗義執言嗎,連上三十六封奏摺,端的是一身傲骨,有那功夫,不知道來幫幫我這個小可憐?怕連累我?說的好聽,那你們現在來,就不怕連累了?一個個在這裡給小爺裝大尾巴鷹?呵呵呵,不吃這一套。別逼逼,快走,不然小爺我可就要開啓‘祖安模式’了啊。”

本質上來說,林北辰是一個慫逼。

這也是他爲什麼非要龜縮在雲夢城不離開的原因之一。

在剛剛結束的這一次風波之中,談古今帶領的調查團在雲夢城中的種種言行舉動,就已經讓林北辰意識到,當今北海帝國的內部,或許並不像是雲夢城中這樣的歲月靜好。

談古今野心勃勃,做了那麼多針對林北辰的謀劃,顯然並非僅僅是針對他這個小小的初級學院學員,而是想要辦出來一個鐵案,以他爲踏腳石,擴大打擊面,好謀劃後續更大的利益。

在談古今的眼中,當時的林北辰,比路邊的螞蟻強壯不了多少吧。

只是這位第一行政官卻萬萬都沒想到,他運氣太差,選擇的這踏腳石有點兒硬,還有點兒尖,不但戳破了他的腳,還把他直接給戳死了。

林北辰突然意識到,談古今真正和要對付的,其實就是笑忘書這些人吧?

當時,風急雨驟。

可這十多位風語行省的政壇大佬,一個都沒有出現。

連一封信都沒有送來。

結果如今談古今死了,一個個都屁顛屁顛地跑來,自稱是便宜老爹的故人,舔着一張張老臉前來賣萌佔便宜,一口一個賢侄……

簡直是比談古今還不要臉。

真的是來好心看望他的嗎?林北辰就呵呵了。

官場上從來不卻好人好官,但涉及到權勢軋壓和鬥爭,黑暗程度往往也可以突破人的底線。

所謂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又所謂沒吃過豬肉好歹見過豬跑,林北辰沒有當官的經驗,但地球上那麼多的影視劇和小說,上下五千年野史,可不是白看的。

用鼻毛猜,也能猜出來一些端倪。

對於這些,他最是厭惡,向來都是敬而遠之,真真是一點點的興趣都沒有。

他樂意被人當成是傻子。

但他不樂意被人當成是棋子。

更何況,退一百萬步來說,就算笑忘書等人真的是一片好意,但這種好意,他林北辰根本就不需要。

現在的生活,已經很舒適了。

他之前做的一切,都是爲了維持眼前這種舒適和平靜。

談古今要來搞破壞,被他弄死了。

而笑忘書等人的言語和行爲,在林北辰看來,與談古今異曲同工,最終的效果也註定將是殊途同歸。

所以,他翻臉罵人,一點兒心理負擔都沒有。

“賢侄,你還年輕,不懂其中的厲害,我們這麼多,都是爲你好。”

笑忘書也不生氣,苦笑一聲,緩緩地解釋道:“其實我們這次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來找你商量的……我們這些昔日故友,準備聯名向陛下上書,爲你父請命,肯定陛下寬恕你父的罪責,讓他不必再四處逃亡,能夠主動現身,重新爲國效力……”

林北辰直接打斷,道:“這些與我何干?”

鷹無忌道:“長輩們希望你來做這個主發起人,畢竟你是林侯爺的嫡子,最有資格。”

林北辰哦了一聲,道:“原來是想要讓我做出頭鳥啊……還真的是看得起我。”

別說他對便宜老爹沒有什麼感情,就算是有,也不會摻和到這樣的鬧劇之中。

“諸位,話不投機半句多,我要休息了,請吧。”

林北辰直接下了逐客令。

笑忘書等人的面色,就不太好看了。

鷹無忌雙眉一掀,一抹寒意流轉,忍不住怒道:“林賢侄,你身爲人子,受你父庇護享受榮華富貴十四年,此乃天大之恩,難道就一點兒盡孝之心都沒有嗎?你父如今亡命天涯,下落不明,你不思報答養育之恩,竟然還對我們這些熱心的長輩們冷嘲熱諷……”

笑忘書擺擺手,打斷了鷹無忌的話。

蒼髯皓首老人微微一笑,道:“看來林賢侄因爲之前的事情,對我們頗有怨念,唉,也怪我們這些叔叔伯伯,沒有照顧好你,情理之中……今日你就好好休息吧,但萬勿意氣用事,等你想通了,隨時都可以來行政署找老夫,天驕爭霸頒獎典禮之前,我們都會在雲夢城,等你的消息。”

說完,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鷹無忌搖搖頭,看了一眼林北辰,隨後跟上。

“賢侄,不要辜負我們一片苦心啊。”

“你父親不容易,你要多體諒。”

“我們這麼做,都是爲你好啊。”

其他官員見狀,也都苦笑着,嘆息着,一副失望又無可奈何的表情,將帶着的禮物,都留在桌子上,一起朝外走去。

“哦,多了,還有一件事情,忘了提醒你。”

笑忘書走到門口,突然轉身過來,面色嚴肅地道:“這一次,你殺了談古今和白海琴等人,雖是秉承神之意志,但終究難免一些相關利益者所遷怒,在老夫等人的運作之下,省內已經沒有人去追究這件事情,戰天侯府內的地宮邪魔祭壇,也已經暫時封印,但白海琴之死,卻是令白雲城的一些人物,頗爲不滿,白海琴有一個驚才絕豔的弟子,叫做衛名臣,半月之前出關,知曉師尊之死後,已經放出話來,要與你一戰……”

林北辰聞言,內心毫無波瀾。

千里送人頭,禮輕情意重。

不怕死就來。

但就聽笑忘書繼續道:“賢侄,千萬不要小看了衛名臣,此子雖然是白海琴的弟子,但天賦卓絕,無雙無對,這麼多年以來,僅次於你姐姐林聽禪而已,而且他的修爲也早就已經親出於藍而勝於藍,超過白海琴極多,兼之出身高貴,勢力超乎想象,是一個很難對付的角色。”

林北辰依舊是雲淡風輕。

我有神殿做靠山,有望月大佬罩着,誰敢動我?

笑忘書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於是又補充了一句,道:“而且,此子還有一層特殊身份,也是神眷者,所以如果他以你勾引了他的未婚妻凌晨爲理由,非要對付你的話,就連劍之主君神殿也不好插手太多。”

說完,一行人快速離開。

林北辰的臉上,一抹錯愕逐漸凝固。

幹塔釀。

衛名臣實力比白海琴還強,而且也是神眷者?

劍之主君大神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麼喜歡上凡人的身嗎?

嘶。

林北辰倒吸一口涼皮。

事情突然變得有點兒麻煩了呀。

出身高貴,官二代,拜入名門聖地,天賦賊拉強,武道修爲超越同齡人一個時代……這種人,他孃的自帶光環,活脫脫的主角模板啊。

我不會是招惹到了這個世界的時代主角了吧?

----------

5300字,今天的將近一萬字完成。

不知道爲什麼,我心虛的一批,總覺得更新少了,你們會生氣……▼o?ェ?o▼

所以你們認真考慮一下,後續依舊是這樣的大章,還是像是最開始那樣分開小章更新比較好。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牀共枕第十五章 我叫吳笑方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個信號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配嗎?第五百一十七章 同性相斥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狗一狼一虎第1068章 如何與我做大事?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七百零九章 中術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擋我者死第七百七十一章 舉國觀戰第三百四十章 雲夢淩氏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我是個孝順的人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主動上門了第八百九十八章 今非昔模樣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賞賜第六百三十九章 幹一票大的第九百五十一章 你在裡面看到了什麼第四百零八章 撿漏了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魔首硯山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七百七十章 三妙聖手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笑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有種等他蹲完第八百九十二章 屬於我也將屬於你的東西第六百八十一章 翻車?第八百六十三章 奇怪的要求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要誤會第七百四十一章 滾出來見我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三百六十一章 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認作你爹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主神隕落(4)第五百七十章 禁神鐲第九百六十一章 劍陣之威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青蕾的異變第六百二十章 五氣朝元訣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入狂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秒殺第八百四十七章 幻覺竟也可以說話?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招安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願意後退半分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我其實是個內奸第三百四十五章 實力暴增的林北辰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三百七十九章 十一殺第二百四十九章 硬是要得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她和他什麼關係?第九百三十四章 他是在挑戰我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四百三十四章 房子塌了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回家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劍仙之名動四方第四百三十七章 強勢無敵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二百九十六章 神恩劍印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難道是他?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七百六十吧章 重點保護第二百二十章 爲了你妹?第九百五十六章 戰前激變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八百六十二章 兩神對面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利益劃分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三百零五章 懷孕的母狼第七百二十七章 說雞不說吧第八百六十章 都是我的功勞第九百四十一章 有被冒犯到一百七十二章 你敦煌來的吧第八百五十一章 劍雪無名這個崽種第八百七十六章 今天你就見到了第二百九十六章 神恩劍印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九百一十一章 御姐誰不愛呢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願意後退半分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假手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天黑之後城市很危險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主動上門了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得來全不費功夫第三百八十章 奇怪的暗器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就這?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我們不一樣第一百九十八章 牛刀初試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這就是大家的經歷嗎第一百九十二章 到手的獎金飛走了第九百零二章 擋我者死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驚豔一槍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牀共枕第十五章 我叫吳笑方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個信號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配嗎?第五百一十七章 同性相斥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狗一狼一虎第1068章 如何與我做大事?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七百零九章 中術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擋我者死第七百七十一章 舉國觀戰第三百四十章 雲夢淩氏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驚爆神界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我是個孝順的人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主動上門了第八百九十八章 今非昔模樣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賞賜第六百三十九章 幹一票大的第九百五十一章 你在裡面看到了什麼第四百零八章 撿漏了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魔首硯山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七百七十章 三妙聖手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笑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有種等他蹲完第八百九十二章 屬於我也將屬於你的東西第六百八十一章 翻車?第八百六十三章 奇怪的要求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要誤會第七百四十一章 滾出來見我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三百六十一章 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認作你爹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主神隕落(4)第五百七十章 禁神鐲第九百六十一章 劍陣之威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青蕾的異變第六百二十章 五氣朝元訣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看不起我們?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入狂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秒殺第八百四十七章 幻覺竟也可以說話?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招安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願意後退半分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我其實是個內奸第三百四十五章 實力暴增的林北辰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三百七十九章 十一殺第二百四十九章 硬是要得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她和他什麼關係?第九百三十四章 他是在挑戰我第六百五十章 強行送死?第四百三十四章 房子塌了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回家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劍仙之名動四方第四百三十七章 強勢無敵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定很好勾引第二百九十六章 神恩劍印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難道是他?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七百六十吧章 重點保護第二百二十章 爲了你妹?第九百五十六章 戰前激變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八百六十二章 兩神對面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利益劃分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找到了霸哥第三百零五章 懷孕的母狼第七百二十七章 說雞不說吧第八百六十章 都是我的功勞第九百四十一章 有被冒犯到一百七十二章 你敦煌來的吧第八百五十一章 劍雪無名這個崽種第八百七十六章 今天你就見到了第二百九十六章 神恩劍印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主神隕落(3)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九百一十一章 御姐誰不愛呢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願意後退半分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假手第一百三十一章 今日 又拔劍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天黑之後城市很危險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主動上門了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得來全不費功夫第三百八十章 奇怪的暗器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就這?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我們不一樣第一百九十八章 牛刀初試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這就是大家的經歷嗎第一百九十二章 到手的獎金飛走了第九百零二章 擋我者死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驚豔一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