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笑紅塵

“不怪各大名校,是我自己主動要求,留在雲夢城,繼續在第三初級學院的。”

林北辰道。

第三學院竹院裡,第一次這麼熱鬧。

今天是他從神殿返回學院的第一天,年級主任三人組,其他一些教習,還有相熟的、幾面之緣的以及林北辰並不怎麼認識的同學,甚至是王馨予、蒼山雪等不是一個學院的同學,彷彿是提前約好了一樣,都以各種理由,帶着小禮物前來看望他。

言談之中,大家對於林北辰竟然未收到各大學院的錄取通知書,表現出了極大的憤慨。

林北辰立刻解釋。

開玩笑,這事兒必須說清楚。

是我自己不想去。

而不是別人不要我。

否則,以後還怎麼裝逼?

要是真的被塑造成一個沒人要的可憐蟲,讓雲夢城中那麼多的粉絲怎麼看自己,讓倩倩和芊芊怎麼看自己,讓光醬怎麼看自己,讓院子裡懷孕的母狼怎麼看自己?

“你腦子讓疾行獸踢了?”

楚痕意外地道:“千載難逢的機會,爲什麼拒絕?”

啊哈。

終於又到了飆演技的時刻。

林北辰清了清嗓子,將用來敷衍望月大主教的言辭,又複述了一遍。

屋子裡的衆人,頓時都沉默了下來。

就連年級主任三人組,堅韌的心臟都被震撼了一把。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精神?

嬉皮笑臉沒心沒肺的外表下,有着什麼樣的一顆赤子之心?

十幾名因爲得到了特招錄取資格而沾沾自喜的學員們,頓時都有些無地自容。

“林同學高風亮節,我不及也。”

王馨予讚歎道。

蒼山雪也道:“林學長,以前所有人都誤會你了,你纔是真正當之無愧的劍士。”

蘇小妍道:“林同學真君子也。”

君夢涵道:“我本以爲我只是實力修爲不如林同學,現在才明白,原來真正優秀的人,不只是武道實力強大。”

受觸動最大的自然是這些參加了天驕爭霸戰決賽,並且與林北辰形成了競爭關係的同齡人。

這些日子,整個雲夢城但凡是有些姿勢和天賦的學員,都在瘋狂地謀求特招名額,請客送禮者有,拉關係走後門者也有,毛遂自薦者有,學院、教習推薦者也有。

爲了得到一個特招名額,哪怕是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而現在,最有資格得到特招名額的人,卻將這個機會放棄了。

原因僅僅是想要再爲第三初級學院戰鬥一年。

楚痕感動地道:“其實你大可不必……”

一邊雙手捧胸的白嶔雲,卻是突然開口道:“說實話,你真的不是因爲稱爲神眷者之後,修爲暫廢,害怕去了跟不上中級學院的進度,所以才找藉口推辭不去的嗎?”

林北辰嘴角抽搐了一下。

“王忠,你這個狗都不如的東西,怎麼看門的?竟然放這樣一個陌生人進來?”

林北辰指着白嶔雲,大罵王忠,氣急敗壞地道:“快,把這個不知道哪裡來的野丫頭,給我拖出去打死。”

衆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原本有些肅穆的氣氛,在笑聲中消散。

房間裡的空氣重新瀰漫着輕鬆的氣息。

當然,大家都已經習慣了林、白二人的互懟日常,自然看得出來兩人都是開玩笑的,不管如何,林北辰的決定,都值得尊敬。

唯有蕭丙甘一邊抓緊時間大吃大喝,白白胖胖的臉上流露出一些狡黠之色,心中開始琢磨某件事情的可能性。

除了已死的曹破天、林毅、東方戰等人,還有依舊神秘的凌晨、恰好值班的夜未央之外,其他參加了天驕爭霸戰的天才們,基本上都出現在了竹院中。

這是很罕見的事情。

能夠讓這麼多的雲夢城天驕,聚集一堂,從側面證明了林北辰的魅力。

在人來瘋白嶔雲的提議之下,一場臨時宴席在竹院內拉開了序幕。

大胸蘿莉盡展富婆之姿,一張黑色玄晶卡砸在了林北辰的臉上,道:“去,萬勝樓的招牌菜,隨便點,讓他們一刻鐘內送到這裡來……”

林北辰毫不客氣,將卡交給王忠,使了個眼色,讓這最擅花錢的老管家立刻去辦。

楚痕等教習,見少年少女們興致高漲,便都起身離開。

畢竟有老師在,學員們一會兒鬧起來,怕是尷尬放不開——當然,如果這羣兔崽子放的太開的話,尷尬的也許就是他們這些教習了。

一刻鐘後,竹園裡奇香撲鼻,酒香四溢。

衆人把酒言歡。

很快,就進入了微醺狀態。

而倩倩和芊芊穿梭在人羣中,端酒上菜。

雖然這不是她們接受培訓時的服務內容,但兩個美少女臉上的笑容,卻始終沒有消失過。

美麗的大眼睛亮晶晶,帶着慶幸和羨慕的神色。

慶幸是因爲遇到了一個罕見的好主人,不但年輕長得帥,還有偌大的名氣,除了偶爾口花花幾句之外,都是拿她們兩個人當家人一樣看待,沒有像是和她來從小一起在青樓中培訓的其他小姐妹那樣,被凌辱虐待,沒有被當成是禮物貨物贈來送去,更不用強顏歡笑地伺候客人。

端盤子看起來是有點兒卑微的體力活動,但對於她們這樣出身的婢女來說,卻是最稀缺的尊重。

而羨慕則是因爲,院子裡的少年少女們,神采飛揚,恣意瀟灑,指點江山,激揚文字,對於未來充滿了暢想和憧憬,這是倩倩和芊芊不敢想的美好畫卷,但其實都是她們的同齡人啊,如何能夠不羨慕。

光醬也在胸前,掛着一個寫字板,穿梭人羣中。

變異之後呆萌的土撥鼠王,呆傻萌肥,一身銀色的皮毛,光滑的像是最上等的緞子一樣,輕輕鬆鬆就贏得了許多女同學的青睞,被擊鼓傳花一樣,在女同學的懷裡傳來傳去。

王忠賣力活躍氣氛。

於是也不知道是誰帶了一個頭,莫名其妙地就進入到了才藝表演環節。

有着小冰山之稱的小美女蒼山雪,與大姐大氣質十足的王馨予,一個撫琴,一個吹簫,琴瑟和鳴,合奏了一曲【劍之主君破陣曲】,蕩氣迴腸,令氣氛被推進到了高潮!

衆人歡呼喝彩一聲一片。

就連素來穩重的韓不負,亦是熱血沸騰。

他忍不住拔劍起舞。

舞罷,彈劍而嘯:“着鐵甲,赴北境,戰八千里硝煙,手中劍,身上衣,平三百年宿敵,少年心內有熱血,不懼揚灑染黃沙,我願以劍鑄天闕,明如鏡,照破如畫山河萬朵……”

衆少年少女聞之,亦紛紛拔劍,彈劍長嘯符合。

鏘鏘之音,鐵馬之氣,瀰漫竹院。

韓不負拒絕省立皇家中級學院的特招,毅然決然應招入伍的選擇,已經在學員們之間小範圍地傳播開來,贏得了無數同齡人的尊敬。

北海帝國的愛國主義教育,極爲成功。

尤其是這些各大學院中的少年少女們,無一不以爲國效力,捍衛北海帝國爲榮耀。

因此韓不負此時的人氣之高,也僅次於林北辰。

他藉着酒意,引劍高歌,將心中的抱負,徹底抒發了出來。

這一幕,深深地印刻在了所有少年少女們的腦海裡。

也印在了林北辰的腦海之中。

今天他們自己,都還沒有意識到,這一次的聚會,對於自己的人生,對於敵國的命運有什麼影響。

但多年以後,當後世的史學家們研究雲夢城黃金一代的命運軌跡,有人偶然掀開歷史的篇章,史海拾遺,漸漸大成共識,這一屆的天驕爭霸戰或許只是一個引子,真正讓這數十人的友誼發生質變的,就是這一次竹院之中的酒會。

“林同學,該你了。”

“啊哈哈,小白臉,你是跳舞還是吹簫啊。”

“快,不要扭捏。”

在小白的起鬨之下,衆人都看向林北辰。

林北辰一直在縱懷暢飲,但心中卻保持着難得的清醒。

韓不負的慷慨熱血,讓他動容,只是難以完全沉浸在其中。

大概是和他對北海帝國並沒有其他同齡人那種溶血血脈,榮辱與共的感情吧。

不過,今日這麼多同齡人,齊聚一堂,暢飲高歌,卻讓林北辰心裡生出了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回想地球上的生活,再想想異世界的漂流掙扎,他越發有一種人生恍惚如夢的嘆息。

啪。

他一掌擊飛眼前酒罈上泥封,端起酒罈,頓頓頓大口鯨吞牛飲。

萬勝樓特產的‘桃花釀’,瞬間沾溼了他的黑髮和衣襟。

陽光下,整個人猛然間就多了幾分出塵飄逸之感。

幾個女天驕的眼睛裡,頓時就閃爍着亮晶晶的光彩。

“我給大家唱一首歌吧。”

林北辰一口喝完壇中酒,擦了擦嘴,微微一笑,道:“俗歌俚語,難登大雅之堂,只是發泄而已……諸位同學,不要笑我。”

衆人都轟然應諾,拭目以待,洗耳恭聽。

林北辰將酒罈子擺在面前的桌子上,拿起筷子,一下一下,咚咚咚地輕輕敲擊。

初始時節奏換亂。

漸漸地有了韻律。

衆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就見林北辰看似醉眼惺忪的樣子,口中輕輕地哼着什麼,是一段衆人從未聽過的調子,初始時混亂,之後逐漸清晰了起來,沒有絲竹伴奏。

初聞時,衆人都覺得有些怪異,不見正常的音律之美,還以爲真的是俗歌俚語。但漸漸地,也不知道是不是酒意發作,還是其他什麼原因,竟是漸漸地品出來了一些味道。

這時,就聽林北辰開口唱了起來。

“紅塵最可笑,癡情最無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卻已無所擾,只想換的半生逍遙。”

“醒時對人笑,夢中全忘掉。”

“嘆天黑的太早……”

“來生難料,愛恨一筆勾銷。”

“對酒當可,我只願開心到老!”

林北辰一邊敲着酒罈伴奏,一邊高唱,漸漸地忘記了身邊的衆人,已經全身心地沉浸在了這首歌之中。

前世的他,也號稱是中華小曲庫,但不知道爲何,就是想要在今天唱這一首。

而旁邊的衆人,一開始聽得莫名其妙。

但到了後來,看着林北辰青衫黑髮沾酒,瀟灑不羈如狂生一般的神態,竟是慢慢地沉浸在了這首歌的韻味之中,眼前景色恍惚,只覺得天地浩蕩,己身孤寂,人生恨短,歲月太長,滄桑天地,自己如孤鴻縹緲一沙鷗。

“風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飄搖……”

“天越高,心越小,不問因果有多少,獨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瞭,一身驕傲。”

“歌在唱,舞在跳,長夜漫漫不覺曉,將快樂尋找!”

林北辰沉浸其中,越唱越是沉浸,越唱越是癲狂,手中的竹筷敲擊之聲越是急驟,似是狂風暴雨急打沙灘一樣。

少年少女們都面面相覷。

這首歌他們從未聽說過。

但出奇的好聽。

剛開始的第一句,就瞬間可以將人帶入意境畫面。

但問題是,林北辰分明只是他們的同齡人而已,歌曲中的味道,卻彷彿是一個看透世事的滄桑隱者一般,明明一身傲骨,心中藏着大驕傲,卻偏偏遊離在這個世界之中,難以與其融合,想要逃走,又想要入世,看似瀟灑的姿態中明明流露出一種無奈和掙扎!

這,就是他的人生態度嗎?

天驕爭霸得冠軍得主,各方矚目的焦點人物,只想要做一個隱士?

韓不負皺了皺眉頭。

但並未打斷林北辰。

少男少女們下意識地流露出來的表情,各自不一。

蕭丙甘沉浸在曲中,搖頭晃腦,悠遊自得。

幾個熟悉的少女,看着林北辰,眼光中帶着淡淡的心疼。

有事故啊。

王忠端着酒盤,站在遠處,靜靜地聽着。

院落之外,竹林之中,也有兩人,匿於暗處,側耳細聽。

兩人都是武道強者,心志堅定,但不知道怎麼的,漸漸竟是完全融入到了這首歌的意境之中,神色也恍惚了起來,只覺得自己的心境與這首歌完全契合,彷彿就是在唱自己一般,不知不覺之中,已經是汗溼背裳,如大夢一場。

再遠處,第三學院的會議室裡,十多個身着帝國官服的官員,聽到了這歌聲,爲首一位蒼髯皓首的老者,突然就停下了講話,眯起眼睛,仔細聽了起來。

會議室裡的其他人,頓時都不敢再言,保持着極致的安靜。

竹院中。

這場聚會,最終在林北辰唱狂醉高歌之中,畫上了句號。

參加宴會的人,醉倒了一半,都由各自家的僕人車馬,伺候着帶回去。

林北辰站在竹院門口,送別衆人。

雲夢城竹院派的雛形,在這樣一首《笑紅塵》中,悄悄形成。

“王忠,記住那個死胖子。”

林北辰指着被蕭家僕人擡走的蕭丙甘,道:“以後不要讓這個死胖子進我們家的門。”

王忠訝然。

之前酒席上,少爺還和這個胖子稱兄道弟呢。

怎麼突然就翻臉了?

他疑惑地道:“少爺,難道這胖子來歷有古怪,可能對你不利?”

“不是。”

林北辰搖搖頭,道:“這死胖子太能吃了,比養豬還費錢。”

王忠歪着腦袋想了想,頓時大有同感。

突地,他扭頭看着竹林外看去。

卻見隱隱約約十數人,朝着竹院走來。

----------

這一章給天驕爭霸卷做一個結尾,相熟的少年少女們,終於都要奔赴各自的命運,散落各方,但天驕爭霸戰中結出的友誼,卻在這一場宴會中,在林北辰的狂歌中,得到了昇華。林北辰還要在雲夢城留一年,當這個懶蟲走出雲夢城,風雲際會,再次相見,卻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下一章,開啓另外一卷。

第五百六十二章 這能忍?第九百二十八章 和他們講講道理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敢陰老子第六百二十三章 過街老鼠第六百九十章 我林北辰行事何須解釋?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終相見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殺意無法遏止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都是‘劍仙’大人傳授的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改造流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配嗎?第四百二十四章、孽徒和寶貝徒弟第九百五十八章 發育能力賊強第一千零八十章 團隊戰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對話第九百八十章 誰可勝天半子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實在是讓我敗興啊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無法自拔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元素昇華第四百九十六章 你們不會是奸細吧?第九百八十六章 百劍齊出第三百九十一章 背神者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廢街刺殺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人心第九百二十一章 是不是玩不起?第六百一十四章 心中住着一個人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他來了第八百零八章 域外墟界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藍極鉅變第四百九十三章 新的APP誕生了第六百二十五章 專業背鍋俠就位第一百六十九章 心狠手辣林北辰第三百九十二章 誰籤誰是腦殘第四百八十一章 憐花府第八百一十五章 語言障礙的解決辦法第九百四十四章 殭屍?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七百九十六章 活着不好嗎第四百零四章 老子就是英雄第一千零四十章 神識火境第三百二十四章 新APP魔法相機第二百八十章 軍方的邀請第二百四十六章 我成功了?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人技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還是一個孩子啊…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他成功了?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腰疼第六百四十六 沒錯,我都承認了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薔薇之花第一千一百二十把章 我,林北辰,打錢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八十二章 試劍之約第四百零五章 這場面真的沒見過第五百九十三章 血染神殿山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依稚皇朝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剜肉剔骨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七百三十章 這事兒你真的幫不了第七百五十四章 我不如他一根腳趾頭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開局就奇遇?第四百零八章 撿漏了第二百四十七章 名場面第一百四十章 鷹燕雙飛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那麼問題來了第六百三十五章 永世沉淪吧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決賽日3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還是一個孩子啊…第八章、林北辰最缺的是什麼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拿來吧你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我其實是個內奸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應該是那個人啊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特殊強化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第八百七十九章 進入了高潮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又一個大膽的想法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姦情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黑靄妖蓮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對不起,我走錯了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不會是她吧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改造流第七百五十七章 一觸即發第八百八十二章 議定第一百七十一章 激變(2)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是講道理的人嗎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裝完就跑真刺激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我的名字叫王忠第一前一百七十六章 你應該說恭喜第九百九十一章 刑天狀態第七十九章 預選賽結束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三百五十八章 下次見面,一定要報復回來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清沒了?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二百七十三章 帳中對話第八百九十九章 白雲城之變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這個人我不太熟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嶽紅香的蛻變第七百五十章 給你加雞腿第七百四十五章 東道真洲狂人巢穴
第五百六十二章 這能忍?第九百二十八章 和他們講講道理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敢陰老子第六百二十三章 過街老鼠第六百九十章 我林北辰行事何須解釋?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終相見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殺意無法遏止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都是‘劍仙’大人傳授的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改造流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配嗎?第四百二十四章、孽徒和寶貝徒弟第九百五十八章 發育能力賊強第一千零八十章 團隊戰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對話第九百八十章 誰可勝天半子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實在是讓我敗興啊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無法自拔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元素昇華第四百九十六章 你們不會是奸細吧?第九百八十六章 百劍齊出第三百九十一章 背神者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廢街刺殺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人心第九百二十一章 是不是玩不起?第六百一十四章 心中住着一個人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他來了第八百零八章 域外墟界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藍極鉅變第四百九十三章 新的APP誕生了第六百二十五章 專業背鍋俠就位第一百六十九章 心狠手辣林北辰第三百九十二章 誰籤誰是腦殘第四百八十一章 憐花府第八百一十五章 語言障礙的解決辦法第九百四十四章 殭屍?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七百九十六章 活着不好嗎第四百零四章 老子就是英雄第一千零四十章 神識火境第三百二十四章 新APP魔法相機第二百八十章 軍方的邀請第二百四十六章 我成功了?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人技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還是一個孩子啊…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他成功了?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腰疼第六百四十六 沒錯,我都承認了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薔薇之花第一千一百二十把章 我,林北辰,打錢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八十二章 試劍之約第四百零五章 這場面真的沒見過第五百九十三章 血染神殿山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依稚皇朝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剜肉剔骨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一個BUG第七百三十章 這事兒你真的幫不了第七百五十四章 我不如他一根腳趾頭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開局就奇遇?第四百零八章 撿漏了第二百四十七章 名場面第一百四十章 鷹燕雙飛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那麼問題來了第六百三十五章 永世沉淪吧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決賽日3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還是一個孩子啊…第八章、林北辰最缺的是什麼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拿來吧你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我其實是個內奸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應該是那個人啊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特殊強化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第八百七十九章 進入了高潮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又一個大膽的想法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姦情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黑靄妖蓮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對不起,我走錯了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不會是她吧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改造流第七百五十七章 一觸即發第八百八十二章 議定第一百七十一章 激變(2)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是講道理的人嗎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裝完就跑真刺激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久生情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我的名字叫王忠第一前一百七十六章 你應該說恭喜第九百九十一章 刑天狀態第七十九章 預選賽結束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三百五十八章 下次見面,一定要報復回來第八百四十四章 大清沒了?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二百七十三章 帳中對話第八百九十九章 白雲城之變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這個人我不太熟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嶽紅香的蛻變第七百五十章 給你加雞腿第七百四十五章 東道真洲狂人巢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