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望月大主教

林北辰只好暫時退回到房間裡。

他是真的有點兒被嚇到了。

難道是自己殺了談古今和白海琴等人,所以行政廳和白雲城的都瘋了,不惜一切代價也要砍死自己?

不至於吧。

畢竟當時自己可以頂着神徒的光環,是以劍之主君的名義殺人的。

這口鍋,甩的很乾淨。

所謂冤有頭債有主,不該爲難自己這個小可憐,有本事去找劍之主君算賬啊。

再說,這樣的情況下,行政廳和白雲城的大佬們,除非是擊中腦抽瘋了,否則不可能升起報仇的念頭。

難道是天外邪魔要來殺自己?

那也不對啊。

自己但是隻是找個藉口殺人,信口胡謅而已。

難道自己殺的白海琴、談古今等人,真的是天外邪魔的信徒?

這不是巧了嗎這不是?

林北辰坐立不安地在房間裡等了三個多小時。

外面終於傳來了腳步聲。

他心中一振。

房門打開。

卻是美少女祭司夜未央帶着幾個女祭司來送午飯。

林北辰剛要問話,卻見夜未央使了個眼色,將食盒中豐盛的午餐,都擺在了桌子上,有酒有肉有菜,然後一語不發地帶着其他的美少女祭司,齊齊退了出去。

幾個意思?

林北辰感到困惑。

在讀懂女人眼神方面,他素來只有小學生的水平啊。

而這時,門外又有人進來。

卻是秦主祭帶着一個陌生人,緩緩地來了林北辰面前。

“林同學,這位是省會朝暉神殿的望月大主教,是我成爲祭司的領路人,神殿內德高望重的前輩,劍之主君冕下最忠誠的追隨者,想要和你聊一聊。”

秦主祭介紹道。

哦?

大主教?

這身份賊雞.兒高啊。

林北辰微微吃驚。

他了解過劍之主君神殿信仰體系中,神職人員的權階分類,大概得出了一個結論——其實大陸諸大正神的神系信仰,神職人員權階排位類似,都是實習祭司,祭司,主祭,主教,大主教,樞機主教以及教皇這幾七個階位。

而在這樣的神職階位中,大主教的身份就相當於官員在帝國官僚階層中的一省之主。

論身份地位,遠在談古今之上。

風語行省中的神職諸事,都是眼前這位望月大主教說了算。

“參見望月大主教。”

林北辰乖巧的就像是見到了奶奶的孫子一樣。

現在絕對不是狂拽裝逼的時候。

儘量留下好感,這樣的大腿,能抱就抱。

“呵呵,神眷者大人不必多禮。”

望月大主教微笑着道。

表面上看起來,她的年紀大概是五六十左右,頭髮和眉毛灰白了一半,但面色紅潤,看起來精神矍鑠,身着一襲白底紅邊的清輝月紋主教長袍,身形不高,大概只有一米左右,勉強到秦主祭的肩膀位置,相貌五官也極爲普通。

她不說話的時候,給林北辰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剛跳完廣場舞的鄰家大媽一樣普通隨和。

但一說話,一種可以稱之爲‘人格魅力’的東西,撲面而來。

尤其是話語之中不經意流露出來的慈祥味道,足以令第一次見到她的人,瞬間放下所有的戒備。

“邊吃邊聊吧。”

望月大主教如鄰家老奶奶一樣隨和地笑着道:“昏睡了十天十夜,一定餓了吧。”

“呃……您這麼一說,還真的是餓了。”

林北辰的肚子不失時機的咕嚕叫了一聲。

他也是嚇了一跳,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昏睡了十天十夜。

這時間有點兒長。

本以爲只是兩三天而已。

之前也許會因爲擔心沒有察覺到飢餓,此時被望月大主教一提,頓時還真的腹內如火燒,飢渴之感猶如瞬間爆發的山洪,將林北辰淹沒。

兩人坐在桌邊,林北辰謙讓了一句,不客氣地就拿起筷子開動了起來。

秦主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去,從外面掩上了門。

一股無形的結界之力散開。

整個房間在神紋結界的作用之下,徹底與這個世界隔絕。

“我們接下來要談的事情,很重要嗎?”

林北辰邊吃邊問。

雖然修爲暫時似乎處於封印狀態,但他隱約可以感覺到結界的開啓。

“很重要。”

望月大主教看着林北辰狼吞虎嚥,臉上露出了柔和慈祥的笑意,道:“你知不知道,你昏迷的這十天十夜的時間裡,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北辰搖頭。

望月大主教親手給林北辰夾了一塊肉,笑着道:“雲夢神殿被刺客入侵三十六次,雲夢城內外或明或暗大宗師級的戰鬥發生了十六次,先天強者級別的對峙有兩次,先天強者氣息掠過雲夢城五次……至於其他各種小動作,數不勝數。”

林北辰頓時目瞪狗呆。

他一下子好像是有點兒明白,門口那兩位明光甲冑的女武士存在的必要了。

其實,在神殿廣場上裝逼之前,他不是沒有想到過,因爲神明降臨意志的原因,整個帝國都會被驚動,自己會成爲焦點,各方的探查是不可避免的,但卻萬萬沒有想到,這種探測和風波,竟然是已經激烈到了這種程度。

先天級的強者,都被驚動了。

放在地球上的話,就意味着核導彈在頭頂飛來飛去五六次了。

既然是先天級別的對峙,那說明有保護自己的先天,也有想要殺自己的先天。

幹塔釀。

這也太嚇人了吧。

回頭搞搞清楚,到底是哪個先天強者要殺自己,趕緊想辦法統統弄死。

林北辰連忙喝了幾口酒壓驚。

“刺客是來殺我的?”

酒入愁腸頓頓頓,林北辰鬱悶地確認道。

望月大主教笑着點頭,又道:“不過,你不用擔心,暫時不會再有了。”林北辰昏迷中時,未曾見過這位笑容慈祥和藹的老太太發飆的恐怖模樣,潛伏在雲夢城中準備動手的刺客,被這位老人家全部打爆了。

“我是神之使徒,他們竟然敢殺我?”

林北辰很憤怒地道。

他本以爲自己穿上了虎皮,這個世界都得對自己客客氣氣呢。

誰知道還真的有不怕死的。

“準確的說,你只是劍之主君冕下的神之使徒,但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聆聽劍之主君冕下的教導,比如在我們的老對頭極光帝國之內,武者們信奉的就是羽箭之神。”

望月大主教解釋道。

林北辰一呆。

啪嗒。

筷子掉落在桌子上的聲音。

我真傻。

真的。

Wωω● ttkan● ¢o

我單單以爲在北海帝國之內劍之主君就是最粗的大腿,卻忘記了,北海帝國之外的各大國家,其實也是有神靈信仰的,而被信仰的這些神,也都是大粗腿。

更可怕的是,這些大粗腿之間,並不怎麼友好。

【帝國近現代史】中有記錄的近百年之內的十六場大型戰役中,有十場的起因都是宗教信仰衝突。

“大主教的意思是,刺客都是國外其他神殿派來的?”

林北辰撿起筷子,欲哭無淚。

“九成九。”

望月大主教道。

“大家都是正神信仰者,就不能手拉手肩並肩和睦相處一起玩嗎?”

林北辰委屈巴巴地道。

望月大主教笑了起來。

雖然之前小秦兒打過預防針,通過資料也知道這少年異於常人的表現,但真正接觸起來,還是有一種令她啼笑皆非的感覺,

很特別的少年人。

跳脫中的確是透露出那麼一絲絲的腦殘氣息。

“正神宗教之間,表面上看起來和睦,但實際上,暗地裡的競爭卻從來不少,因爲神明永遠都需要更多的信徒,許多更強大的信仰力量,東道真洲的疆域有限,人口有限,同時容納數十個正神信仰教派,已經到了極限……”

她笑着看了看林北辰,道:“我這麼說,你能明白吧?”

林北辰點頭道:“明白,明白,大家都是想要當銅鑼灣扛把子,既然沒有辦法向外拓展,那就只好內部爭搶了,說白了,神殿要發展,就得搶地盤,搶人口,搶資源。”

這劇本太熟悉了。

地球上,不論是中國古代史,還是全球近現代史,相同的劇情已經演繹了無數遍了。

其中以中世紀紅十字軍西征最爲典型。

只是這話,不該從一個神眷者的口中說出。

但望月大主教也不以爲意,慈祥地笑着,道:“所以,當羽箭之神的信徒們,知道雲夢城竟然出現了一個可以與劍之主君冕下溝通的神眷者,他們會有什麼反應?”

什麼反應?

當然是弄死啊。

這麼一說,林北辰當然一下子就明白了。

當初美國人扣留錢學森死活不讓這位火箭專家回中國,甚至有幾次差點下手暗殺,不就是這個道理嘛。

他端起酒罈子頓頓頓起來。

內心裡惆悵。

他是越想越委屈,越委屈越憤怒,越憤怒約膽大。

於是,一個大膽的想法,在他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來——

攢點錢,想辦法通過劍雪無名的途徑,慫恿劍之主君在神界直接去找羽箭之神真神PK吧,最好把這羽箭之神給幹掉,那對於自己來說,纔算是真正的長治久安。

如果望月大主教知道林北辰此時內心的真正想法,她絕對會瘋。

別的天驕天才們,若是被神殿力量追殺,大概率都是改頭換面躲起來,或者最狠也只是一口氣殺個血流成河,殺的敵對神殿肉痛罷手,而眼前這位,竟然想着一勞永逸,直接從源頭上解決問題,要弄死一尊正神。

善良的望月大主教看林北辰神情閃爍,只道是他單純地擔心個人安全,於是又微笑着安慰起來,道:“不過,你不用太擔心,第一波的刺殺,對於羽箭神殿來說,只不過是一種試探,既然失敗了,那對你來說,意味着最危險的時候已經過去,接下來會有人與羽箭神殿交涉,很快就會有消息傳來,相信羽箭神殿會選擇放棄對你的行動。”

林北辰聞言,略微輕鬆了一些。

好吧。

那暫時就放羽箭之神一碼。

“我來找你,是有另外的事情要諮詢你的意見。”

望月大主教道:“你如今已經是神眷者,身份地位特殊,按照帝國曆來的傳統,神眷者都會被接到省會級的中心神殿,接受更好的教育和服務,你想要去朝暉神殿嗎?”

“歷來的傳統?”

林北辰訝然道:“大主教的意思是,還有其他的神眷者?”

望月大主教道:“你不知道嗎?神靈顯聖這種事情,發生的頻率雖然很低,但並不意味着沒有,所以自然是還有其他的神眷者,更有甚者,一些踏入更高領域的武道強者和神職人員,可以召喚神靈,與之對話,藉助神靈的力量對敵……所以,你其實是有不少的同伴的。”

林北辰拍了拍自己的後腦勺。

又暴露出自己穿越渣的面目了。

“我還以爲我是獨一無二的呢。”

他只好用少年氣的一面解釋。

望月大主教笑了笑,道:“在中心神殿,神眷者會得到更好的照顧,重新修煉神力,大部分都可以打破桎梏,再進一步,畢竟承載神的意志,代價巨大,其中之一就是修爲喪失……”

蛤?

求豆麻袋?

啪嗒。

林北辰的筷子,又掉在了桌子上:“修……修修修爲喪失?”

望月大主教道:“你不知道?”

我該知道?

我當然不知道啊。

林北辰當場就想要把飯桌給掀翻了。

劍雪無名這狗女神,提都沒有提過呀。

而秦主祭今早也沒提這一茬,只是說‘日後受益無窮’。

望月大主教道:“也難怪,你畢竟不是神職人員,昔日出現的神眷者,以神職人員居多……是這樣的,神的力量廣袤純淨,至高至純至真,是一種凌駕於五行屬性在內的諸多自然力量之上的力量,隨着神的意志,灌注進入體內,會同化你之前修煉的自然玄氣之力,在此之後的一段時間裡,你的修爲會處於短暫失控狀態,此時轉而修煉各種神術的話,進境會一日千里,多則一兩年,短則一半年,就可以修爲盡復,日後精進,受益無窮。”

哦。

這麼回事啊。

那就別用‘修爲喪失’這種詞啊。

差點兒把人家嚇尿了。

林北辰又頓頓頓地喝酒壓驚。

“所有神眷者,必須都去中心神殿嗎?”

他試探問道。

望月大主教道:“帝國之內,共有一處神恩總殿,位於帝都北海大城,經過皇室、先賢和歷代信徒的貢獻修築,達到了一級神殿的標準,其次在九大行省的省會大城中,各有一座中心神殿,距離一級神殿的標準一步之遙,你如果想要去之神恩總殿的話,也不是不可能……”

林北辰迷茫了。

啥玩意?

神恩總店?

寧這又不是周黑鴨麥當勞金拱門,咋還總店分店呢?

“不不不,大主教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想問,神眷者是不是一定要去神殿學習修煉,繼續留在各大學校行不行?”

林北辰解釋道。

“你不想去神殿?”

望月大主教這才真正驚訝了。

林北辰靦腆一笑,道:“我覺得自己的思想覺悟和政治水平,還不夠去神殿深造的資格,願意把這個名額,讓給那些真正有需要的同志……同學吧。”

笑話。

我一個穿越者,只想老老實實地苟着找到回家的路。

沒事幹去參合神靈爭地盤打架幹什麼?

這活兒太危險了。

再說,我也不信神啊。

林北辰本能地排斥離開雲夢城。

這個世界太複雜了。

他並不是很想成爲神職人員。

望月大主教的神色,這才嚴肅了起來,道:“你是認真的?”

林北辰心中突突,但還是很肯定地點點頭。

“真是沒有想到,你會做這樣的選擇。”

望月大主教頓了頓,又提出另外一個建議,道:“如果你更喜歡學院的學習氛圍,到了省會之後,可以破例前往國立皇家中級學院學習,入學資格,我可以爲你爭取到。”

林北辰道:“可是我纔剛剛初級學院二年級,還沒到畢業的時候呢。”

望月大主教道:“就算是在帝國教育部的特招新規未出之前,你的修爲,成績,還有你拿到的榮譽,其中任何一項,都可以保證你在跳級成功,而且不受任何非議。”

林北辰道:“但是我還想在第三學院多留一年。”

“爲何?”

望月大主教奇怪地道。

林北辰醞釀了一下情緒,聲情並茂地道:“我能夠有今日,完全是因爲第三學院的諸位教習的功勞,不管是在生活上還是學習上,都對我照顧有加,哪怕是在戰天侯府倒塌那段黑暗艱辛的日子裡,第三學院也沒有將我開除,給了我證明自己的機會,對我有着再造重生之恩,做人不能忘本,我要留在第三學院中,在接下來的一年時間裡,爲學院贏得更多的榮耀,獲取更多的修煉資源,爲我的學弟學妹們鋪開一條嶄新的康莊大道。”

說道最後,林北辰都快被自己感動了。

我他孃的真是個人才。

望月大主教看着林北辰,神色略顯複雜。

她沒有想到,這個少年心裡打的原來是這個主意。

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

這的確是身爲一名劍士的高貴品格。

面對平步青雲的機會,選擇隨雲而上,是很多人的共性選擇,其實就算是林北辰就此離開雲夢城,他帶給第三學院的榮耀和資源,已經足夠這個偏僻小城的二流學院消化兩三年了。

天驕爭霸中的風頭無倆,已經讓第三學院名聲大振。

此時離開,絕對不會有人說什麼。

第三學院的教習們,也不會有任何的不滿。

所有人都會把他當做是英雄。

但他依舊選擇留下來,回饋給母校更多。

這少年,在浮誇和玩世不恭的面具之下,有一顆真正滾燙的赤子之心。

或許這就是爲什麼,他明明不是神職人員,劍之主君冕下卻選擇了他在那一瞬間成爲神之使徒,容納己身意志的原因 吧。

望月大主教被感動了。

“你不用擔心這些,我可以現在就可以動用神殿的能量,雲夢城第三初級學院爭取更多的資源,你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無需你再浪費一年的時間去爭取。”

她依舊竭力試圖說服林北辰。

對於少年武者來說,浪費一年的時間,對於未來的劍士之路,負面影響極其巨大。

林北辰:?????

(☉? ? ?)。

老太太呀,你這是逼着我用最絕情狠毒直接的話絕句你啊。

“不。”

林北辰義正辭嚴地道:“第三學院的榮耀和資源,必須是由它的學生,親手去贏取和摘得,我如果憑藉自己神眷者的身份,要挾神殿來提供的話,那違本心,不如不得……大主教,您不要再勸我了,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在第三學院,再留一年,完成我的心願。”

嘿嘿,一年之後,手機的秘密肯定是被我解開,到時候哥直接溜溜球,悄悄返回地球了,不用再攙和這種事情啦。

如意算盤打的美滋滋。

望月大主教聽完,沉默了許久許久。

最後,她才緩緩地道:“這件事情,過於特殊,所以我需要向神殿總殿彙報,但如果你一定要堅持的話,大概率也是可以的。”

林北辰這才鬆了一口氣。

望月大主教又道:“對了,你還要注意,因爲談古今、白海琴之死,帝國政壇和白雲城中的一些人,對你頗有意見,今後你要稍微注意自己的言行,避免被人抓到把柄,畢竟神眷者不是神,也會犯錯,犯了錯之後,也要接受懲罰。”

林北辰點頭如撥浪鼓:“我一定夾着尾巴重新做人。”

望月大主教:“……”

“既然你堅持留在雲夢城,那還有一件事情,你必須知曉。”她緩緩地道:“雲夢城中,有兩道極爲可怖的天外邪魔氣息,隱匿巧妙,我偵查數次,都不能辨明,這很有可能是兩個始祖級的邪魔真身,在神殿將它們完全剷除之前,你留在城中,也需多加小心,神眷者對於邪魔真身來說,具有很大誘惑力,是它們千方百計想要得到的對象。”

林北辰“???”

奶奶。

我現在強烈要求去朝暉神殿,還來得及嗎?

-------

好像比昨天短了點。

這樣的更新節奏可以嗎?還是換回之前的那種分章多更?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誰在狩獵誰?第一千零三章 找了個代練?第五百零八章 面對疾風吧第六十七章 隱藏了實力?第九百五十七章 專業人士第五十二章 手機的新功能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劍飛頭第九百二十五章 我可要好好幹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非主流神劍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偷襲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終相見第八百一十八章不是一個球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殺意無法遏止第一千一百九十八 天刀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失了智?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四十五章 第十二名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招定勝負第九百四十三章 陸觀海第七百三十六章 天人生死戰第七百五十七章 一觸即發第八十二章 試劍之約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峰迴路轉第六百五十四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四十一章 好好上學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林北辰的警告第七百七十四章 再度萬目呆滯第八百二十八章,腿擡高點,左右分開第四百一十章 劍一初現威第二百七十六章 戰隊的名稱?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反轉了?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感謝你祖宗第七百二十五章 狗狗狗第三百九十六章 劍人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神界第一美人第四百一十二章 還有兩幅面孔呢?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八百四十二章 離去和回家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交易第八百零五章 意外驚變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五百五十三章 偉大的林北辰第七百三十三章 深井天人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劍一個首席天驕第一百三十章 劍仙在此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自立門戶第六百七十一章 沒有道理啊第六百七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插花第九百三十章 無定飛劍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第二百二十章 爲了你妹?第一千零九十章 黃金之血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五百八十三章 劫法場第1072章第六百零六章 六個鮮紅感嘆號第三百一十五章 老爹挖的坑有點大啊第七百七十章 三妙聖手第九百三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故人的線索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六百七十一章 沒有道理啊第五百九十一章 林賢侄,我是來表示誠意的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災劫第一百二十四章 誰的大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他好像又行了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秘密太多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招安第九百三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四百七十八章 拔X無情第七十一章 十枚徽章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林北辰,藍極星的英雄第九百一十三章 人設崩了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姦情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影響我拔劍一百七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破限第一百五十三章 水環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闖殿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劍出諸神驚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九百一十六章 理由很簡單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死給你看第八百零七章 開戰第一千零壹拾伍章 平A流強者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神聖帝皇血脈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四十二章 少爺變強了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黑暗終會散去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死亡之谷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一百七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魔淵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想不想做店長?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原來武者都是建築工人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回馬槍(1)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誰在狩獵誰?第一千零三章 找了個代練?第五百零八章 面對疾風吧第六十七章 隱藏了實力?第九百五十七章 專業人士第五十二章 手機的新功能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劍飛頭第九百二十五章 我可要好好幹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非主流神劍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偷襲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終相見第八百一十八章不是一個球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殺意無法遏止第一千一百九十八 天刀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失了智?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四十五章 第十二名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你們的統帥是不是姓韓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招定勝負第九百四十三章 陸觀海第七百三十六章 天人生死戰第七百五十七章 一觸即發第八十二章 試劍之約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峰迴路轉第六百五十四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四十一章 好好上學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林北辰的警告第七百七十四章 再度萬目呆滯第八百二十八章,腿擡高點,左右分開第四百一十章 劍一初現威第二百七十六章 戰隊的名稱?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反轉了?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感謝你祖宗第七百二十五章 狗狗狗第三百九十六章 劍人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神界第一美人第四百一十二章 還有兩幅面孔呢?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八百四十二章 離去和回家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交易第八百零五章 意外驚變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五百五十三章 偉大的林北辰第七百三十三章 深井天人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劍一個首席天驕第一百三十章 劍仙在此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自立門戶第六百七十一章 沒有道理啊第六百七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插花第九百三十章 無定飛劍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事情鬧大了第二百二十章 爲了你妹?第一千零九十章 黃金之血第五百章 機會我已經給他了第五百八十三章 劫法場第1072章第六百零六章 六個鮮紅感嘆號第三百一十五章 老爹挖的坑有點大啊第七百七十章 三妙聖手第九百三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故人的線索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六百七十一章 沒有道理啊第五百九十一章 林賢侄,我是來表示誠意的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災劫第一百二十四章 誰的大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他好像又行了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秘密太多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招安第九百三十九章 拿錯劇本了?第七百六十九章 沒有人可以擊敗我第四百七十八章 拔X無情第七十一章 十枚徽章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林北辰,藍極星的英雄第九百一十三章 人設崩了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姦情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影響我拔劍一百七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破限第一百五十三章 水環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闖殿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劍出諸神驚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九百一十六章 理由很簡單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死給你看第八百零七章 開戰第一千零壹拾伍章 平A流強者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神聖帝皇血脈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把我弄溼了第四十二章 少爺變強了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黑暗終會散去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死亡之谷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一百七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魔淵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想不想做店長?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原來武者都是建築工人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回馬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