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仇已報

“神之榮耀,與我同在。”

嶄新神棍林北辰1.0版本正式上線了。

他開口說話,把自己嚇了一跳。

因爲聲音變了。

十分聲音之中,只有三分是自己原來的音色。

其它的七分,則是某種奇異的金屬共振聲中隱約帶着女神那種毫無感情的、俯瞰蒼生的裝逼範兒。

而對於信徒們來說,這是因爲無所不能的劍之主君大神的意志,降臨在了林北辰的身上,佔據了林北辰身體之後理所當然的結果。

眼前的林北辰,已經不是凡人。

而是神。

這具俊美無雙的肉身之中,容納着劍之主君的意志。

“拜見吾神。”

“冕下之榮耀即吾命。”

市民們、士兵們都對着林北辰深深地膜拜。

哈?

就是這個FEEL,倍兒爽。

林北辰徹底找到了神棍的感覺了。

緩緩地張開雙臂。

銀色的劍翼之光,在他的身後,一道連接着一道,徐徐展開,難以形容的澎湃神力,仿若無盡的星海汪洋一樣,覆蓋了整個神殿廣場,朝着雲夢城輻射。

林北辰進入了狀態。

“我,即是神。”

他再度開口。

奇異的‘神範兒’口音,在虛空之中迴盪。

他的身形,徐徐地懸浮起來,神的光輝灑落天地。

配合着秦主祭、夜未央等麗人祭司們的吟唱,林北辰整個人渾身上下,每一根存皮膚,每一根毛孔,甚至就連他的菊花和鼻毛,都充斥着神聖莊嚴,純潔清澈的神道氣息。

“汝等皆爲吾之忠貞信徒。”

林神棍一揮手。

被捆縛在火刑柱上的楚痕、潘巍閔、劉啓海和吳鳳谷、楊沉舟等人,身上的金屬玄紋鎖鏈,瞬間斷裂。

噗通噗通。

被捆的像是糉子一樣,還被封印了玄氣修爲的幾人,猝不及防之下,一個個都以狗吃屎的標準姿勢,摔在了地上。

低空中。

沒有人注意到,散發萬道神光的林北辰,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誒呀?

手滑了。

第一次施展神力,計算失誤,沒有托住。

老楚,對不起了。

他再度一揮手。

楚痕等人身上捆縛的鎖鏈,叮叮斷裂墜落。

“林北辰這小子竟然得到了劍之主君冕下的意志附身,真的太幸運了吧,等回頭……”

楚痕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下意識地咧着嘴道。

話還沒有說完,旁邊的潘巍閔和劉啓海兩人,已經不由分說,按着他的頭顱,把他按跪在地上,砰砰砰地磕頭。

“別特麼廢話,冕下顯聖,磕頭就完事了。”

“就是,你以爲你現在面對的是林北辰嗎?錯。大錯特錯,那是偉大的劍之主君冕下啊。”

潘巍閔和劉啓海兩人,跪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低聲地教訓楚痕。

楚痕一個激靈,立刻擺正心態,老老實實地磕頭。

一下一下,砸的石板咣咣地響。

“參見吾神。”

談古今也在一邊咣咣地磕頭,高呼神號。

但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林北辰竟然被選擇成爲了神之使徒。

那他之前口口聲聲污衊林北辰爲‘天外邪魔’的舉動,豈不是一場笑話一場鬧劇?

他一邊朝着林北辰磕頭,一邊在心裡暗暗吐血。

吳尚言和墨瀟湘算是白死了。

白海琴和自己的一頓毒打,也算是白捱了。

原本已經將林北辰算的死死的,但是現在……

別想着怎麼扳倒弄死林北辰了。

這件事情已經不重要。

談古今現在的心情,就如同一個出軌小青的許仙一樣,只想抱着林北辰這個‘白娘子’的大腿,哀怯怯地說一句:請聽我解釋!

然而林北辰現在並沒有和他對話的意思。

“士兵們。”

林神棍再度開口:“釋放那些無辜的人。”

他指的是被押解在火刑柱之後的蕭丙甘、王馨予、周可兒、林雪吟極其家人,以及第三學院的諸多學員等被談古今故意牽連的諸人。

調查團的高手們,沒有絲毫的懷疑,立刻就爭先恐後地衝過去,解去了這些人身上的枷鎖鐐銬。

誰敢違抗神的旨意?

“士兵們,向吾戰士汝之忠誠,將隱藏的邪惡之徒揪出來吧。”

林北辰又指向神殿某處。

精銳士兵瞬間起立,蜂擁一樣朝着他的所指的方向衝去。

片刻之後,曹破天,東方戰,暮雨村和鄭碩等四人,直接被從治療院中拖了出來。

他們的身上,都沾染了天外邪魔的氣息,被士兵們認定便是‘劍之主君’冕下所指的邪惡。

“吾神萬古……請吾神憐憫,祛除我們體內的邪毒。”

曹破天本已經奄奄一息,被神光一照,頓覺渾身舒適,直接爬起來,滿懷期冀地行禮哀求。

他覺得自己得到拯救的時刻到了。

“汝之體內,有天外邪魔之氣,發自本心,汝乃是邪魔信徒,已經萬劫不復,難以回頭,當誅之。”

林北辰繼續操持着‘神範兒’口音,張口就來,直接給曹破天扣上了一個邪魔信徒的帽子,搖搖頭,道:“來人,將這個邪魔信徒,送上火刑柱。”

“不,不,不……”

曹破天驚恐欲絕地哀嚎,奮力掙扎:“冕下,你看錯了,我是您忠誠的信徒,我願意爲您奉獻一切,求您了,救救我,救救我!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是冤枉的啊……”

但旁邊憋着勁兒想要在神面前表現的士兵們,哪裡會理會他哀求,直接衝上去,三兩下就將這個小金毛,直接捆縛在了火刑柱上。

這樣的話,從別人口中說出來,或許還有轉圜的餘地。

但從神明口中說出,誰會聽他的辯解?

而下一瞬間,東方戰、暮雨村和鄭碩三人,也落得同樣的下場。

“冕下,我只是受了輕傷,是魔氣入體,只是輕傷啊……”

“不,我不想死。”

“饒命,饒命啊,冕下,我懺悔,我有罪,不該和曹破天一起,暗中謀害林北辰,都是曹破天的主意,騙我們喝下違禁的藥酒,傳授我們禁忌之術……”

三人瘋狂地掙扎哀嚎。

而其中鄭碩的話,卻是瞬間讓在場的所有人,在驚訝之餘,都生出了一種理所當然之感。

你看,不打自招。

曹破天這個邪魔崽子,果然是在背後作祟了。

林北辰,果然是被冤枉的。

偉大的劍之主君無所不知,早就看到了這一切。

而這樣一來……

有人下意識地將目光看向曹破天的師父白海琴。

徒弟是邪魔信徒,那師父?

咻!

白海琴本已如一條死狗一樣,垂垂欲死,此時也不知道哪裡的力氣,猛地翻身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就要朝着廣場外飛射……

他要逃。

之前被林北辰擊敗,慘痛無比,但即便是求死,也不令他如何懼怕。

但此時,曹破天被斷定爲邪魔信徒,那他這個做師傅的,就有着天大的嫌疑——事實上,他自己心裡很清楚,不是嫌疑,而是事實。

而這個秘密,一旦被發現,其後果,絕對比死還可怕。

但局勢已變。

他哪裡逃得了?

根本不等林北辰開口,軍中的高手強者,便紛紛出手攔截。

白海琴之前敗在林北辰的手中,已經重傷,體內玄氣錯亂,一身實力,十不存一,很快就被海安衛的軍中高手擒住。

“林北辰,你這是攜私報復。”

白海琴還想要掙扎。

林北辰居高臨下,淡淡地道:“吾即是神,無私大公,汝爲天外邪魔化身,唯有經受火刑柱上,那熊熊光明之炎的焚身之賜,才能洗清一身骯髒的罪業。”

白海琴一怔。

等等。

好像是哪裡不對。

我明明是邪魔信徒而已。

怎麼就直接變成了邪魔化身了?

神不是無所不知的嗎?

林北辰竟然並未辨認出我的真正身份?

白海琴的心裡,立刻浮現出一個令他震驚的面色蒼白的大膽猜測。

與此同時,如狼似虎的軍士,衝上來,將白海琴也捆在了火刑柱上。

白海琴掙扎不脫,拼死大吼道:“ 不對,林北辰,你是僞神,你……假的……”

他意識到今日的劍之主君降臨,存在着巨大的破綻。

“他在假裝,不是真的,大家別被他騙了,剛纔的劍之主君冕下降臨,是假的,是假的啊……”

白海琴掙扎着狂吼。

但根本沒有人聽他的話。

就算是他表現的再真切,再激動,也只時被當成是天外邪魔的伎倆和手段而已。

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這個時候了,竟然還敢污衊偉大的劍之主君冕下。

啪啪!

耳光聲響亮。

“邪魔妖孽,還敢狂吠?”

海安衛的領軍將領孟北河,直接暴怒地呵斥,擡手幾巴掌,直接打掉了白海琴一口牙,然後用粗糙的黑鐵口球,直接塞住了他的嘴巴。

他是這一次率軍來馳援的最高軍事負責人。

原本是應該聽命於談古今。

但卻不想遇到了主神顯聖,身爲劍士,在談古今的命令之下,竟然向神靈使徒開炮射箭,可謂是大罪,驚怒之餘,心中憋着一肚子怒火,聽到白海琴這個天外邪魔,還敢如此狂妄,反誣神之使徒,下手更是毫不留情。

可憐白海琴,頂着白雲城三大名劍之一的光環,行走北海帝國九大行省,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屈辱刑法?

但他再怒,也無濟於事。

以往仰仗得以橫行四方的所有伎倆,都已經無用了。

“唔唔,唔唔唔……”

白海琴掙拼死掙扎。

但根本沒有人理會他。

就在這時——

“現在嚐到有口難言的滋味了嗎?”

林北辰的傳音,在白海清的腦海裡響起。

這一次,他的聲音正常,沒有絲毫的金屬共振‘神範兒’。

他瞬間瞳孔驟縮,心神狂跳,死死地盯着林北辰。

聲音的變化,讓白海琴意識到,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此時的林北辰,根本就不是什麼神明。

他真的是假的!

“唔唔唔唔唔……”

白海琴拼死掙扎,但因爲塞着口球,任何聲音發出來,都是入死狗一般的嗚嗚咽咽。

“呵呵,沒用的,你說什麼,他們都不會相信。你也不要在枉費心機,我是利用神力傳音,沒有人能夠發現……白海琴,老子就是要陰死你,呵呵,你等死吧。”

林北辰繼續傳音。

白海琴眼神怨毒無比地盯着他。

而林北辰已經不再理會。

他擡手一指。

人羣中,悄悄往後爬的林震南,頓時再也藏不住了。

“抓起來。”

戴罪立功心切的孟北河,當下一揮手。

海安衛如狼似虎地衝上去,彷彿是雄獅驅鬣狗一樣,輕輕鬆鬆將林震南,連同其他的林氏族人,全部都從人羣中拖了出來。

“北辰,饒命,不要殺我……”

林震南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道:“我是你的姨父啊,我是被白海琴矇蔽的,我願意指證,我可以戴罪立功,我……”

“殺。”

林北辰冰冷無情地道。

對於這個人,他沒有絲毫的感情。

別說是說什麼姨父,就算是有血脈關係的叔父,既然對他懷着這麼大的惡意,也都得趁此機會給殺了,免得留下禍患。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嗖!

劍光一閃。

孟北河親自揮劍,斬掉了林震南的人頭。

人頭咕嚕嚕地滾落在血泊中。

林北辰心如止水。

目光掃過其他一些林氏族人。

這些都是跟着林震南暗中作祟的心腹,當初上躥下跳對付老戰天侯府,這些人也功不可沒。

“皆殺。”

林北辰的聲音中帶着玄冰般森寒的冷酷。

刷刷刷!

劍光閃爍。

一顆顆人頭滾落。

林震南這一支的心腹,被一網打盡。

林北辰依舊是心如止水。

娘嘞。

我現在好像是有點變態。

林北辰在心裡反思自己。

但他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現在會變得這麼心硬。

彷彿是已經習慣了殺戮。

看到死人,就如看到路邊一棵草被折斷般隨意。

“難道我是被劍之主君的力量所影響了嗎?傳說之中,神明都是高高在上絕情摒性的存在……莫非和神靈脩煉的力量有關?”

地球上,中國古代的練氣士們,也有‘太上忘情’之說。

心中如此想着,林北辰最後看向了談古今。

後者跪着,感受到那雙俯視下來的目光,頓時心中一顫。

“吾神,我……”

談古今心中,已經想好了辯解之詞。

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摘出來。

畢竟自己不是白海琴,並未和天外邪魔有什麼直接的聯繫,也未曾直接沾染過這些藏穢力量,就算是神靈,也不能指責自己。

自己自始至終,都是爲了對付天外邪魔,只不過是選錯了對象。

罪不至死。

然而,林北辰直接不給他辯解的機會。

“你也是天外邪魔。”

一頂最可怕的大帽子摳下來,砸的談古今魂飛魄散。

“不,我不是,我……”

他驚駭萬分地大聲辯解了起來。

這可是原則性問題。

爲何神明竟然會在這樣的原則性問題上,扭曲真相?

不對。

哪裡不對。

他的腦海中,猛地想起了之前白海琴掙扎大吼時的話語,一個可怕的猜測浮現在心頭,瞬間被驚得幾乎心臟驟停。

難道這神明,竟然也是林北辰假冒的嗎?

先有變形術。

後有假冒術?

這是什麼樣存在,竟然可以做到這種事情?

難道是傳說之中的天外虛空之中,真身降臨的絕世大魔?

“天外邪魔,人人得而誅之……將他送上火刑柱。”

林北辰凌空頒佈法旨。

孟北河親自動手,將談古今捆住,朝着火刑柱拖去。

之前敗於林北辰之手,談古今一身修爲半毀,根本反抗不得。

“不,我不是,孟將軍,你聽我說……我真的不是,我……聽我解釋啊……”

談古今神情激動,仿若癲狂,大聲地想要辯解什麼。

孟北河呵呵冷笑,嘲諷道:“解釋?省省吧,從來沒有天外邪魔會主動承認,像是你這樣的,本將軍見的多了……”

談古今呆住。

他的心,瞬間墜入寒冰深淵。

百口莫辯。

他現在體會到了,那些曾經被他算計,被他逼入絕境,無法反駁,無法自清的人的窒息絕望的感覺。

“不,孟江軍,你聽我說,真的錯了,你被矇蔽了,假的……”

他越是急躁驚恐,就越是說不清楚。

平日裡引以爲傲的三寸不爛之色,此時竟是無有絲毫的用武之地。

“聒噪。”

孟北河再度出手,耳光甩出,手掌如鐵錘一樣,狠狠地砸在談古今的臉上,頓時將他一口牙全部都打掉,臉頰骨也都碎裂了。

黑色的粗糙口球直接狠狠地套着鏈子塞進去。

“唔唔唔,唔唔唔……”

談古今瘋狂地掙扎,嘶吼,做最後的垂死掙扎。

但只見鮮血從撐破的嘴脣邊緣流溢出來,將黑色的口球都染紅了,卻已經無法說出任何一個一句完整的話。

他整個人徹底絕望了。

很快,談古今就被鐵索捆縛在了火刑柱上。

“唔唔唔……”

他看着林北辰,發出嗚咽聲,眼裡滿是哀求之色。

這位高高在上,一手攪動了雲夢城大劫風雲的第一行政官,這一刻迫不及待悔之晚矣地低下了他高高的頭顱,痛哭流涕地求饒,眼中的懇求之色,如一條乞食的野狗一樣。

如果能夠在給他一次機會,談古今發誓,絕對不會再招惹林北辰。

哪怕是明知道林北辰真的是天外邪魔,他也會退避三舍。

不。

就算是讓他給林北辰當狗,他也願意。

他無法說話,只能用眼神一遍遍無聲地哀求林北辰。

然而換來的是林北辰冷若冰霜的眼神。

林神棍的心,沒有絲毫的動搖。

片刻後。

九道火刑柱上,都已經捆上了受刑者。

“行刑!”

秦主祭大聲地道。

正常的情況下,火刑的處刑,都是神職人員來主持。

少女祭司們,面容恬靜,帶着神聖肅穆之色,輕輕地將燃燒着焰光的火把,扔進了火刑柱周圍重新澆上火油的柴堆裡。

對於她們來說,這是一種神聖的儀式。

轟!

九團火焰熊熊燃燒,焰光騰空而起。

“啊……”

“不,饒命啊……”

“啊啊,媽媽!”

無情的火舌舔舐.着受刑者的身軀。

東方戰等人哀嚎哭泣。

巨大的恐懼和疼痛,令他們瞬間就精神崩潰了。

而白海琴和談古今兩人,瘋狂地掙扎,卻無濟於事。

口中塞着的黑鐵口球,令他們縱然吼破嗓子,卻連哀嚎之聲都無法發出。

談古今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精心準備的處刑場所,最後竟是成爲了他們的葬身地,他下令特意準備的高燃柴火和火油,竟然會被自己以這種方式所享用!

他如願地聽到了火刑之中的哀嚎。

但這哀嚎卻是來自於下屬、合作着,以及……他自己。

火焰焚身的痛苦,超越任何想象,足以令任何受刑者都會無法控制地發出哀嚎。

除此之外,火刑柱本身具有極佳的熱傳導屬性。

受刑者還未死去的時候,刑柱就因爲快速加熱和導熱,已經變成了大號的烙鐵。

這種刑罰的痛苦,可想而知。

但實際上,火刑柱設計的初衷,不是爲了懲罰。

而是爲了淨化。

是爲了極致的淨化罪惡,確保被處死的天外邪魔,是真正徹底的死亡,形體和精神都徹底被消滅,而不是爲了以這種酷烈肉體疼痛和心理摧毀的方式故意折磨受刑者。

金木水火土五大常規屬性的天地玄氣能量之中,金系象徵殺伐,木系象徵生長,水系象徵滋養,土系象徵厚重,而火系則代表着消滅和淨化。

一直以來,就算是在不同的神系信仰之中,火焰也被認爲是世間最爲純淨的能量,任何骯髒污穢之物,都可以在火焰之中得到淨化。

這是火刑的來源。

但不得不承認,這種刑罰非常痛苦。

受刑者的哀嚎,令人毛骨悚然。

從側面來講,又有震懾其他人的作用。

劍之主君神殿輕易不動用火刑柱。

一旦動用,必是大事。

且也會將行刑的場所和經過徹底公開,更會號召所有的信徒和子民,都前來觀禮,其中用意,未嘗不是‘殺雞給猴看’。

對於大多數信徒來說,受刑者的哀嚎,更像是罪惡者的懺悔。

人們跪在廣場上,雙手合十,虔誠地祈禱。

wωω ▪Tтkan ▪¢O

而那些神殿的少女祭司們,此時表現出異於常人的勇敢與平靜。

一個個分開,四人爲一組,身披白色純淨祭司長袍的少女們,安靜地站在火刑柱前,表情聖潔,詠誦經文,爲這些不幸墮入邪惡黑暗的靈魂超度,以助他們在來世可以避免誤入歧途。

夜未央也在其中。

受刑者的哀嚎,觀刑者的祈禱,神職者的吟唱……

這三種截然不同的聲音,竟是以一種詭異的方式,完全融合在了一起,迴盪在天地之間,猶如歲月的呼嘯,似是神明的低語,讓整個行刑過程充斥着一種宗教的儀式感和厚重的史詩感。

林北辰身在其中,忽感恍惚,如莊周夢蝶。

他曾日夜擔心,自己的身份暴露,會被捆在火刑柱上燒死。

沒想到真的有這一天到來,竟然是自己這個穿越者在燒土著。

火焰瘋狂舔舐受刑者身體。

哀嚎聲終究是越來越大。

林北辰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一直以來,哪怕是在北荒山屠了一座城,但他始終都認爲,自己不是一個殘忍的人。

他會因爲不小心踩死一隻螞蟻而懊悔。

但聽到談古今、白海琴等人的哀嚎,他的心,卻始終無動於衷。

只要一想到,今天如果自己沒有辦法湊夠錢,借到劍之主君大神的力量,那此時被捆縛在火刑柱上,被炙烤折磨的人,就會是自己,是自己的師長、同學和朋友,他的心就硬的猶如鐵石。

有句話叫做‘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還有句話叫做‘以牙還牙,報應不爽’。

火刑柱上的哀嚎聲,越來越小。

實力最低的東方戰、暮雨村和鄭碩已經徹底死去,化作了人形的焦炭。

曹破天只剩下最後一絲氣息,身軀微微扭動。

白海琴和談古今實力最強,生命力也最堅韌,哪怕是已經面目全非,但卻依舊發出嘶吼,劇烈掙扎。

但這個時候,他們恨不得自己一點兒武道修爲都沒有,反而死的快一點,不用受這樣的痛苦折磨。

兩人隔着火焰,用怨毒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林北辰。

林北辰眼神平靜,坦然以對。

又過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

空氣裡飄起的肉香味逐漸被焦炭的味道取代。

火刑柱上的受刑者,終於全部都徹底死去。

一切都結束了。

林北辰感覺到,體內的神力,正在退潮般快速地消退。

於是他的目光,看向其他一些調查團中的高手。

這些人是談古今的同黨,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之前狐假虎威,藉着追緝林北辰同黨的名義,在雲夢城中禍害了不少的市民。

“吾神,饒命啊。”

“冕下,祈求您的寬恕。”

“不要,不……”

被林北辰的目光一掃,這些人都嚇得魂飛魄散,體如篩糠,痛哭流涕地哀求。

談古今等人的死,歷歷在目。

其悽慘程度,讓他們崩潰,不敢想象自己如果接受這樣的酷刑,會是什麼樣的噩夢。

“斬。”

林北辰再頒法旨。

他沒有再選擇火刑柱。

也許是因爲主要的罪魁已死,身爲一個穿越者,畢竟還是看不慣這種酷刑折磨吧。

劍光紛紛。

行刑劍高高舉起又落下。

一顆顆頭顱直接滾落在血泊中。

但凡是在這一天一夜的時間裡,禍害雲夢城的調查團高手,一個不剩,全部都被揪出來,直接斬殺在了廣場上。

若是放在平日裡,這些人的行徑,或許還需要調查定罪,再經過審判,複審等等程序,到最後才能選擇日期,徹底行刑,而且到最後也未必就是人頭落地的死刑。

但今日,一切都不同。

林北辰此時的狀態,是神之使徒。

劍之主君冕下的意志就寄託在了他的身體之中。

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至高無上的主神。

每一句話,都是不可撼動的法旨。

每個決定,都是毋庸置疑的審判。

長風吹來。

火刑柱上的人形焦炭砰地一聲,化作黑色的煙霧,飄散在了風中。

“撤回去吧。”

林北辰看着孟北河,緩緩地朝着地面降落下來。

孟北河率領兩千精銳士兵,再度向心中偉大的神祇行禮之後,便尊法旨立刻撤離雲夢城,返回海安領駐地。

林北辰落在地上。

無數道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

這時——

叮咚。

熟悉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

“時間到了。”劍雪無名的大白腿頭像閃爍起來,一條微信消息傳來:“你完事了嗎?”

林北辰眯着眼睛,回覆道:“我好了。”

“怎麼樣?小弟弟,這次服務還滿意吧。嘻嘻嘻,你不知道哇,爲了請動劍之主君大神,我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唉 ,差點兒就以身相許出賣色相了……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姐姐就是這麼一個古道熱腸,俠義無雙的實習女神,所以,不要客氣,以後有任何需求,隨時都可以來找姐姐,一定讓你感受到什麼是賓至如歸的服務。”

劍雪無名發來的消息裡,蘊含着毫不掩飾的洋洋得意。

以身相許?

難道劍之主君竟然喜歡玩百合嗎?

嘖嘖嘖!

這個取向就很有意思了啊。

林北辰下意識地聯想到了另外一個信息——

怪不得劍之主君的神殿裡,所有的神職人員竟然都是女性,沒有一個男人,而且這些神職人員不是秦主祭這種花開正豔的絕世尤物大美女,就是夜未央這種發育中的嬌俏清純小美女。

竟是這個原因。

夜深人靜的時候,秦主祭她們到底是怎麼祭獻和祈禱的?

林北辰的內心裡,不由得邪惡了一把。

至於劍雪無名所謂的‘古道熱腸’?

熱個錘子哦。

還不是看在錢的份上。

這一次請劍之主君大神出手的300000金幣‘出手費’,只怕至少有100000是落在了劍雪無名這個狗女神的手中……林北辰敢以自己18的弟弟打賭,狗女神不吃回扣是絕對不可能的。

這一次是事急從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下一次要是能夠這麼容易就從我的手裡拿走錢,我一輩子買方便麪沒有調料包。

心念已定,林北辰道:“好,有事聯繫。”

直接關閉了微信。

下一瞬間,他只覺得一種靈魂被抽離一般的感覺傳來。

臥槽。

要暈要暈要暈。

林北辰大驚。

劍雪無名這個狗女神,也沒有說被神上過之後抽離時,竟然會有這樣腦震盪一樣的後遺症啊。

一陣猝不及防的眩暈,令林北辰眼前一黑,軟綿綿地就朝前倒下去。

耳邊傳來驚呼聲。

有人在快速靠近。

林北辰下意識地伸手朝前一扶。

然後一種前所未有的柔軟彈嫩的奇妙觸覺,就從掌心裡傳來。

什麼東西?

林北辰下意識地捏了捏。

半圓形?

一隻手好像有點兒握不住。

就在他迷迷糊糊地想着是不是兩隻手一起的時候,一聲錯愕之後遲來的驚呼聲響起,這聲音有點兒熟悉,然後林北辰覺得自己好像是被什麼人抓着胳膊半扶了起來,拖拽着向前。

同時一抹沁人心脾的淡淡幽香,撲鼻而來。

這個香味,好像是在哪裡聞到過。

對了,這不是秦主祭身上的偶爾流露出來的香氣麼?

林北辰恍然大悟之中,神智越發地昏昏沉沉,被神上身的後遺症徹底爆發,然後就失去了意識,陷入到了無止盡的黑暗之中……

------

8500字,四章的長度,加上今天的第一更,總共一萬一左右,五更的量。

大家晚安呀。

第七百五十四章 古同學,又出大事了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現吧!我的BGM第五百零六章 最強之敵!第二百五十三章 我可以打他了嗎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天黑之後城市很危險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腰力終結者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一百四十六章 再遇木心月第劉百五十二章 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帶你離開第六百四十三章 心碎的聲音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祭獻第三百九十一章 背神者第二十二章 破紀錄的成績第九百零二章 擋我者死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能不能幫我參悟一下第八百九十三章 荊棘背心第九百二十九章 你看我X嗎?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七百七十五章 戰而勝之第八十章 讓其他男人怎麼活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依稚皇朝第四百五十五章 白雲千古獨幽幽第七百三十一章 孫行者第八百二十三章 第一筆交易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們忘記了這是什麼地方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三百二十七章 全都死了第六百六十四章 硬件升級第一百九十八章 牛刀初試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七百五十八章 只求混亂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決賽日4第五百零一章 剛纔發生了什麼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死於複姓第一千一百七十無章 老地方見第七百零七章 爆炸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這腿,又白又長第四百三十五章 決戰到來第三百九十五章 回答我兩個問題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吉之人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腰力終結者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當場去世第五百九十一章 林賢侄,我是來表示誠意的第六百零八章 弱的離譜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二十四條血脈道第七十七章 入魔·天外邪魔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祭獻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戰爭之血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我叫宇文秀賢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少年的掌心滾燙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辛秘第六百六十七章 人魚術士第九百一十二章 棋老第四百七十章 神力分享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劍雪無名第七百一十四章 我叫古天樂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的名字是雷鋒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戰事落幕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六百零五章 也包括我臉上的這個嗎?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來頭有點大第八十六章 系統再度更新第七百六十章 你很弱哎第九百二十二章 十四支頂級劍道勢力第八十一章 曹破天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三百五十二章 喜訊頻傳第四百一十章 劍一初現威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又見面了第九百零八章 我還年幼第二百零二章 奪命箭第一百二十三章 還要不要臉?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還珠公主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遮天大宴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神界大變局第四百六十一章 銀熊崽子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一百五十五章 林北辰綠了第五百八十九章 終於來了?第九百章 沒錯,是我說的第二百四十九章 硬是要得第八百五十一章 劍雪無名這個崽種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三百一十八章 老母豬戴胸罩第四百七十一章 北辰哥哥想要什麼樣的姿勢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劍定勝負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刀訣的威力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個信號第一百六十八章 萬毒洞第二百三十一章 比我還無恥?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剛纔說錯了什麼嗎?第二百七十七章 水中英姿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連番異變第七百九十六章 活着不好嗎
第七百五十四章 古同學,又出大事了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現吧!我的BGM第五百零六章 最強之敵!第二百五十三章 我可以打他了嗎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天黑之後城市很危險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腰力終結者第二百三十三章 林北辰受傷了第一百四十六章 再遇木心月第劉百五十二章 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帶你離開第六百四十三章 心碎的聲音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祭獻第三百九十一章 背神者第二十二章 破紀錄的成績第九百零二章 擋我者死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能不能幫我參悟一下第八百九十三章 荊棘背心第九百二十九章 你看我X嗎?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七百七十五章 戰而勝之第八十章 讓其他男人怎麼活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依稚皇朝第四百五十五章 白雲千古獨幽幽第七百三十一章 孫行者第八百二十三章 第一筆交易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們忘記了這是什麼地方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三百二十七章 全都死了第六百六十四章 硬件升級第一百九十八章 牛刀初試第九百二十三章 組隊邀請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天公子第六百八十六章 長夜漫漫第七百五十八章 只求混亂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決賽日4第五百零一章 剛纔發生了什麼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死於複姓第一千一百七十無章 老地方見第七百零七章 爆炸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這腿,又白又長第四百三十五章 決戰到來第三百九十五章 回答我兩個問題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吉之人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腰力終結者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當場去世第五百九十一章 林賢侄,我是來表示誠意的第六百零八章 弱的離譜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二十四條血脈道第七十七章 入魔·天外邪魔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祭獻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戰爭之血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我叫宇文秀賢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少年的掌心滾燙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辛秘第六百六十七章 人魚術士第九百一十二章 棋老第四百七十章 神力分享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劍雪無名第七百一十四章 我叫古天樂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的名字是雷鋒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戰事落幕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六百零五章 也包括我臉上的這個嗎?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來頭有點大第八十六章 系統再度更新第七百六十章 你很弱哎第九百二十二章 十四支頂級劍道勢力第八十一章 曹破天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三百五十二章 喜訊頻傳第四百一十章 劍一初現威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又見面了第九百零八章 我還年幼第二百零二章 奪命箭第一百二十三章 還要不要臉?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還珠公主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遮天大宴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神界大變局第四百六十一章 銀熊崽子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一百五十五章 林北辰綠了第五百八十九章 終於來了?第九百章 沒錯,是我說的第二百四十九章 硬是要得第八百五十一章 劍雪無名這個崽種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三百一十八章 老母豬戴胸罩第四百七十一章 北辰哥哥想要什麼樣的姿勢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劍定勝負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刀訣的威力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個信號第一百六十八章 萬毒洞第二百三十一章 比我還無恥?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剛纔說錯了什麼嗎?第二百七十七章 水中英姿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連番異變第七百九十六章 活着不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