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林震南傻眼了

夜未央回頭。

看到了那張熟悉的臉。

不是林北辰是誰?

燦爛的笑容綻放在美少女祭司清澈純真的鵝蛋臉上。

她剛想要問什麼。

林北辰卻是微笑着搖搖頭,然後輕描淡寫地屈指一彈。

八道蔚藍色水系劍光一閃,落在八個火刑柱周圍的火焰中。

瞬間,本已經燒起三四米高的焰光,當即瞬間熄滅。

楚痕等被困在火刑柱上的人,頓覺炙烤劇痛之感消失,頓時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目光順着蔚藍色劍光來處,一看之下,頓時都呆住了。

嶽紅雪看到林北辰,心中一喜。

下一瞬間 ,他猛地 意識到了什麼,大聲地喊道:“哥,快逃……快走……”

……

海族租借領地。、

湖泊小島上。

在玄晶大屏幕上,看到林北辰突然出現在神殿廣場上,米如煙整個人都驚呆了。

“他瘋了?”

自從林北辰離開,已經是半天一夜時間過去。

她留在這莊園裡坐立不安,一刻都未曾閉上眼睛過。

米如煙擔心自己的家人。

也擔心林北辰。

如果不是因爲答應過林北辰,絕對不能出去添亂,如果不是心中莫名的對林北辰有一種近乎於迷信的信任,如果不是理智一次次地告訴她自己出去也是添亂……

如果不是因爲這些,米如煙早就忍不住了。

還好,林北辰答應她的事情,已經做到了。

那就是米家的人,並未被地今日早晨就公開處死。

雖然不知道林北辰做了什麼。

但很顯然,他的確是改變了一些事情。

只是之前廣場上發生的一切,令米如煙升起希望又絕望,談古今現出【左令】的那一瞬間,米如煙幾乎陷入到了徹底的絕望之中。

這種絕望,隨着林北辰毫無徵兆地現身而瘋狂地發酵和疊加,最終宛如突如其來的雪崩一樣驟然爆發,徹徹底底地壓垮了米如煙心中最後一絲僥倖。

因爲不管從那個方面來看,林北辰都沒有任何扭轉局面的可能。

他是去送死的。

米如煙的腦海裡,只能冒出來這樣一個念頭。

所有的理智煙消雲散。

米如煙轉身瘋了一般地就朝着大廳外衝去。

但兩個海族強者現身,攔住了她。

“大人有令,不管發生什麼,姑娘都不能離開這裡。”

一位雙頰保留着淡綠色的魚鰓的高大海族強者道。

“我要見海大人。”

米如煙吼着道。

海族強者面無表情地道:“大人已經離開了。”

同一時間——三四里之外的低空之中,海老人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雲夢城神殿廣場的方向飛射而去。

“這個魂淡,真的是瘋了嗎?”

他氣的鬍子都在抖。

……

……

吳尚言呆住了。

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北辰?

怎麼又跳出來一個活的林北辰?

這個少年的頭顱,此時不應該是正在自己身上的寶盒中存着嗎?

他下意識地看了看談古今。

後者比他還震驚。

之前的兩個人頭,到底是怎麼回事?

眼前的這個傢伙,到底是真是假?

一種強烈的不祥之感,從談古今的心海之中無法遏制地氾濫出來,幾乎瞬間將他整個人都淹沒。

白海琴亦是如此。

剛纔那八道蔚藍色劍光,瞬息之間滅掉火刑柱之炎,看似平淡無奇,但其中的劍道之力,令白海琴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感覺到了一種從未體會過的劍道意志。

那彷彿是一種不屬於凡人所能企及的奧義。

而這樣的力量,怎麼會出現在林北辰的身上?

白海琴頭皮發麻。

“呵呵,怎麼?談大人,才時隔一日,依舊是這神殿廣場,你就不認識我了嗎?”

少年分開人羣,緩緩地走出來。

他的臉上,帶着淡淡的笑。

但眼眸的深處,卻隱藏着最濃烈的殺意。

“你是誰?”

最先打破這詭異平靜的人,是林震南。

這位新晉戰天侯府的主人,從談古今的身後衝出來,彷彿是瘋了一樣,尖叫厲吼道:“你不是林北辰,你……你爲何要冒充他,真正的林北辰已經死了,是被我兒林毅所殺,人頭就在談大人的手中,你冒充他……你你你意欲何爲?”

“林毅嗎?”

林北辰笑了:“你不說,我還差點兒忘了。”

他故作恍然地拍了拍腦門,目光卻是看向談古今,徐徐道:“今日上午,我殺過一個叫做林毅的人,還把他的人頭,送給了談大人當做是禮物,談大人當時特別開心,一個勁兒說他和我有緣,還不顧我的再三推辭,非要賞賜我一張天劍山莊的不記名黑色玄晶卡,嘖嘖嘖,實在是太熱情了,我只好收下了!”

林震南一呆。

“你說謊。”

他彷彿是意識到了什麼。

劇烈的驚恐,令他身體瘋狂顫抖了起來,如同篩糠。

而談古今聽到這樣的話,一直在竭力維持的表情,終是難以遏制地流露出巨大的震驚之色。

一邊的吳尚言,則是下意識地就從儲物寶具中,取出了盛放人頭的漆器盒子。

這位巔峰大武師級強者,能夠穩穩地握住殺戮千百人的染血之劍的雙手,此時只不過是捧着小小的盒子而已,卻禁不住地顫抖着。

“打開。”

談古今厲聲大喝。

他不信。

他不信那顆人頭會有問題。

那顆人頭,十多名調查團的專業人員仔細勘察了十幾遍,熟識林北辰的人也辨認了數變,不論從那個方面來看,都不可能是僞作。

他親眼看着這顆人頭,裝進了盒子裡。

怎麼會有假?

吳尚言一咬牙,眼神中帶着赴死般的驚悸,猛地將盒子打開。

然後他驚呼一聲。

啪嗒。

盒子跌落在地。

其中保存着的人頭,咕嚕嚕滾出來。

呲牙咧嘴。

但面貌清晰。

不是林毅,又是誰?

吳尚言彷彿是見了鬼一樣,驚駭難言。

談古今的表情死死地怔住。

最不可能出現的結果出現了。

裝進去的是林北辰的頭顱,爲何現在拿出來,卻變成了林毅?

“啊……”

林震南突然扯着嗓子放聲,發出了只有死了親兒子才能體會的哀嚎之聲,瘋了一樣衝出來,就將林毅的頭顱,抱在了懷中:“兒啊,我的兒啊,你不要下爲父,你死的好慘啊……”

淒厲的悲嚎,聲聲泣血。

但這哭聲,在經歷了上午那一幕的調查團高手耳中,非但不覺得悲傷,反而是充滿了一種啼笑皆非的荒誕之感。

因爲這顆人頭,當時可是……

讓林震南欣喜若狂的呀。

廣場上的市民們,此時都感到莫名其妙。

衆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看起來,好像是調查團的談大人,吃了一個大虧?

喜大普奔呀。

林北辰一擡手。

數十個蔚藍色的水環術,不要錢一般地飛出去。

之前被夜未央撞傷、被飛石砸傷的無辜市民,被這藍色水環套在頭上,立時就感覺到疼痛頓消,驚訝之下,低頭看時,發現原本觸目驚心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地癒合消失……

“我好了……”

“不疼了。”

“神蹟!這是真正的神蹟啊。”

傷者下意識地驚呼。

而周圍的市民們,也被狠狠地震撼了後知後覺的神經。

許多人下意識地拷問自己的靈魂:天外邪魔也能治傷救人嗎?

---------

知道大家等的着急,不過凌家,夜未央等人的反饋不交代清楚,總覺得情節就有漏洞,不完整。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災禍和希望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恐懼骸骨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秀兒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忽悠與備戰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滿載而歸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是你太蠢第六百三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第六百七十一章 沒有道理啊第一百二十一章 抉擇第四百五十七章 讓戰鬥來揭曉一切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領主級?一羣刮痧師父第九百五十七章 專業人士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不要挑戰我第三十九章 戰木心月(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滿載而歸第八百三十一章 有個部位硬如鐵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黃金之舟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千五百十二章 讓林北辰交出來第六百零五章 也包括我臉上的這個嗎?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弱者的守護神第七百六十二章 風雲第一臺第五百六十三章 都是一羣廢物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那銀白色的秀美長髮第六百三十三章 思考和轉變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五百八十一章 北辰下山第六百七十一章 沒有道理啊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粉也是粉嘛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八百二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APP第五百八十七章 什麼纔是真理第二百一十一章 表哥?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純金請帖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希望那時你還活着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機會來了第五十三章 你跟我走第三百四十一章 左令第一百八十四章 新的好友申請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快給我第三百八十六章 時間管理很重要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埋下一罈酒,留住一個人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五百九十四章 撒幣的感覺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招定勝負地六百一十九章 雲夢人民的親兒子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個帽子引發的血案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神界的變故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五百二十六章 離開的邀請第七百四十七章 消失的存在感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巖狼之王第三百九十六章 劍人第五百二十六章 離開的邀請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都是我努力的結果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少爺,我想死你了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教教我唄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八百六十三章 奇怪的要求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四百六十四章 去向雲夢神殿賠罪?第四百五十章 麻痹敵人?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拔劍殺人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找到了路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七百七十四章 再度萬目呆滯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末日神王像第八百四十章 喂酒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林北辰趕至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主家……秘密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失了智?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腰力終結者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暴打神靈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這也行?第八百七十六章 今天你就見到了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六百八十章 林大少是吾再生父母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無法自拔第六百六十七章 人魚術士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強勢的一塌糊塗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決賽日2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名震一方第三百二十三章 是誰連累了誰?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千年之前的星王第一千零一十章 階級森嚴的神界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誰在狩獵誰?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一百七十五章 全死了?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災禍和希望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恐懼骸骨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秀兒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忽悠與備戰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滿載而歸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是你太蠢第六百三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第六百七十一章 沒有道理啊第一百二十一章 抉擇第四百五十七章 讓戰鬥來揭曉一切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領主級?一羣刮痧師父第九百五十七章 專業人士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不要挑戰我第三十九章 戰木心月(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滿載而歸第八百三十一章 有個部位硬如鐵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黃金之舟第二十一章 特別觀察員第一千五百十二章 讓林北辰交出來第六百零五章 也包括我臉上的這個嗎?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弱者的守護神第七百六十二章 風雲第一臺第五百六十三章 都是一羣廢物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那銀白色的秀美長髮第六百三十三章 思考和轉變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五百八十一章 北辰下山第六百七十一章 沒有道理啊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粉也是粉嘛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七百六十九章 都嚇傻了第八百二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APP第五百八十七章 什麼纔是真理第二百一十一章 表哥?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純金請帖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希望那時你還活着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他們也配?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機會來了第五十三章 你跟我走第三百四十一章 左令第一百八十四章 新的好友申請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快給我第三百八十六章 時間管理很重要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埋下一罈酒,留住一個人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五百九十四章 撒幣的感覺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招定勝負地六百一十九章 雲夢人民的親兒子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個帽子引發的血案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神界的變故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五百二十六章 離開的邀請第七百四十七章 消失的存在感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巖狼之王第三百九十六章 劍人第五百二十六章 離開的邀請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都是我努力的結果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少爺,我想死你了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教教我唄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八百六十三章 奇怪的要求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四百六十四章 去向雲夢神殿賠罪?第四百五十章 麻痹敵人?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拔劍殺人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找到了路第九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七百七十四章 再度萬目呆滯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末日神王像第八百四十章 喂酒第六百六十六章 決戰時刻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林北辰趕至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主家……秘密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失了智?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腰力終結者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暴打神靈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這也行?第八百七十六章 今天你就見到了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斬盡殺絕第六百八十章 林大少是吾再生父母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無法自拔第六百六十七章 人魚術士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強勢的一塌糊塗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決賽日2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名震一方第三百二十三章 是誰連累了誰?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千年之前的星王第一千零一十章 階級森嚴的神界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誰在狩獵誰?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一百七十五章 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