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傳說中的王霸之氣

數息之後。

一個年輕男子在葉輕安的帶領之下,目不斜視極爲遵禮地進入到了大殿之內。

此人看起來也就二十出頭,面容英俊,氣質出塵,也是罕見的美男子,臉上帶着淡淡的微笑,雍容華貴,渾身上下有一種由內而外自然散發的自信氣息,很容易在見面的第一瞬間,就博得其他人的好感和信任。

“見過厲大帥。”

年輕男子微微低頭,行的是標準的魔族參拜禮。

“你是何人?”

厲雨蕁感覺到哪裡不太對了。

“玄雪神教右護法宇文秀賢,奉至高無上的虛空先知之命,特來拜見厲大帥。”

年輕男子彎腰,不卑不亢地行禮道。

“你是宇文秀賢?”

厲雨蕁面露詫異之色,旋即看向葉輕安。

後者微微點頭。

見多識廣的厲雨蕁整個人頓時被整的不會了。

她扭頭看向旁側的虛空先知,道:“冕下,如果此人是宇文秀賢的話,那之前在我軍中假名不知昊黛的是何人?”

“此人是冒充的,本座並不認識他。”

虛空先知不慌不忙,表情甚至有些想笑。

她一口否定了年輕男子的身份,並且冷笑着質問道:“年輕人,你到底是誰,竟敢冒充本座那個不成器的下屬宇文秀賢?”

宇文秀賢覺得聲音熟悉。

擡頭一看。

這纔看到了另一座次上的‘虛空先知’。

頓時整個人也懵了。

冕下爲何會在此地?

我剛纔進來的時候,爲何一點都沒有注意到?

他的眉毛緊緊地皺起,目光不斷地在虛空先知的身上巡視,確認沒有任何的破綻,但想起自己與冕下分別不久,此時她絕對不可能也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否則自己此行也就毫無意義……

有人冒充冕下。

而且冒充的如此逼真。

連語氣和聲音都一模一樣。

絕對是對冕下非常熟悉的人。

否則不會如此惟妙惟肖。

會是誰呢?

無數個問號,在宇文秀賢的腦海之中冒出來。

他在快速地思考。

大量的信息猶如江河般瞬間涌入腦海。

不斷地彙總分析判斷。

然後……

某一瞬間,靈光一閃中,腦子裡叮地一聲,有了答案。

“林劍仙,你這個玩笑,可有點兒過火了。”

宇文秀賢盯着‘虛空先知’。

後者面色如常,道:“誰是林劍仙,我不認識那麼帥的人。”

宇文秀賢眼皮抽搐了一下,緊緊地盯着她,捕捉對方任何有可能露出破綻的微表情,一字一句地道:“紫微星區‘劍仙軍部’之主,【爆頭劍仙】林北辰?”

“哦?莫非你說的便是那位傳說之中玉樹臨風、英俊不凡、智慧如淵、英明神武、仁慈博愛、義薄雲天、高大偉岸、機算無雙、體恤下屬、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洪荒第一美男子林北辰嗎?”

‘虛空先知’表情逐漸誇張,反問道。

宇文秀賢:눈_눈。

厲雨蕁:ಠ‿ಠ?

葉輕安:=͟͟͞͞(꒪⌓꒪*)。

大殿之內,空氣突然安靜。

宇文秀賢卻是徐徐地鬆了一口氣。

這踏馬的熟悉的臭不要臉說話風格。

自己果然猜對了。

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也就只有林北辰這個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的傢伙。

“閣下到底是誰?”

【赤煉之花】厲雨蕁深吸了一口氣。

這種該死的被玩弄和被帶節奏感覺……

好難受。

又有些熟悉。

讓人慾罷不能。

“我便是虛空先知吖,如假包換。”

林北辰一指宇文秀賢,催促道:“此人是冒充的使者,我不認識他,厲大帥,快,不要猶豫,快將他拖下去閹了,送到炮灰營去吧。”

宇文秀賢:“……”

你踏馬的做個人吧。

“林劍仙,不要再開這種玩笑了。”

宇文秀賢深吸一口氣,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道:“我家冕下,就在附近,不管你冒充她在謀劃什麼,都不會得逞了。”

“真的?”

林北辰大喜,道:“那快讓她來見我。”

這下子連聲音都變了。

變成了男聲。

厲雨蕁:“……”

還真踏馬的是個假冒的。

“你真的是林北辰?”

她目光如刀般鎖定,沉聲道:“你竟敢如此騙我?”

林北辰想了想,乾脆撤去了【魔法相機】的易容功能。

畢竟維持特效非常費錢。

微微一笑,林北辰很誠懇地道:“不要慌,問題不大,其實也不算是騙,我和虛空先知的關係非同一般,都是坦誠相見的好朋友,完全可以代替她做決定。”

雖然已經見過林北辰很多次,但對於厲雨蕁來說,當她再次看到這張臉,依舊有一種驚豔之感。

一個男人英俊如此程度,簡直是犯罪。

“你以爲我還會相信你說的話嗎?”

她只覺得怒火不受控制地蹭蹭蹭往外冒。

林北辰攤手,道:“不信,你可以問秀兒啊。”

宇文秀賢頓時覺得亞歷山大。

他沒有否認。

作爲劍雪無名的下屬,最忠誠的戰士,也是隱藏最深的超級舔狗,他當然知道自家冕下和林北辰之間那種微妙的關係,並且比誰觀察體會都要深刻。

“你看你看你看……他承認了。”

林北辰笑嘻嘻地道。

厲雨蕁和葉輕安此時也有些狐疑。

按理來說,被建議閹割的宇文秀賢,此時應當抓住機會,怒聲呵斥林北辰纔對。

但宇文秀賢的反應竟真的有默認的成分。

“你們家冕下如今在何處,我正有事要找她呢。”

林北辰從座位上跳下來,伸手摟住宇文秀賢的肩膀,道:“秀啊,好久不見,甚是想念,你還是這麼英俊,僅僅比我差了億點點,我很欣慰,麻煩你跑一趟,去請你家冕下來聊一聊。”

宇文秀賢掙扎了數次,沒有掙脫。

他得到新的身軀之後,實力每一日都在突飛猛進。

如今更是星河級戰力。

竟是無法從林北辰的摟肩中掙扎出來。

“好。”

他惜字如金地道。

宇文秀賢不是一個自卑的人。

他有着與生俱來的驕傲,和後天修養的自負。

在面對其他任何人——哪怕是那些成名已久的大人物時,他都能輕輕鬆鬆地應付自如。

但唯獨面對林北辰時,會失了方寸。

任何的驕傲,任何的自信,任何的優越感,在遇到林北辰的瞬間,就被輕而易舉地徹底擊碎。

於是,當林北辰鬆開手之後,宇文秀賢轉身就走。

這次來的任務沒有必要進行下去了。

因爲他相信,如果冕下知道林北辰在這裡發出邀請,必定會撥冗前來。

葉輕安見狀,連忙跟上相送。

大殿裡就剩下了林北辰和厲雨蕁兩個人。

氣氛,變得詭異。

厲雨蕁好端端活生生一個經歷過無數艱難險阻的資深赤煉魔教大帥,可以說是受過最專業的訓練,不管遇到多可氣的事情都會深藏城府的人,此時如卻情緒外露如風箱一般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氣,死死地盯着林北辰。

“你不是說,如假包換嗎?”

她咬牙切齒地道。

“是啊。”

林北辰理所當然地道:“我這不是讓秀兒去換了嗎?”

厲雨蕁:“……”

原來‘如假包換’是這個意思。

“你真的是那個【爆頭劍仙】林北辰?”

她又問道。

林北辰道:“不錯,這次絕對沒有騙你了,除了我,還有誰能長的這麼帥。”

“果然越帥的男人,越是不能相信。”

厲雨蕁氣惱地道:“你這個渣男。”

“你這就是血口噴人了。”

林北辰理直氣壯地反駁:“我只不過是騙了你的智商,又沒有騙你的身,更沒有騙你的感情,你憑什麼說我是渣男?”

厲雨蕁冷笑道:“咬文嚼字有什麼意思?你若真的是人族,還是劍仙軍部的大帥,有沒有想過,你來這裡,就是羊入虎口,還想安全離開嗎?”

“此言差矣。”

林北辰笑嘻嘻地道:“你對我的瞭解,可能還只是停留在絕世無雙的美貌這種膚淺的層次,實際上我的靈魂更有趣,如果你真的瞭解我的靈魂,就不會這麼說了。”

“是嗎?你對自己的勇氣很自信?”

厲雨蕁冷笑道。

“錯。”

林北辰義正辭嚴地回覆,表情莊重神聖而又驕傲地道:“我可能是這個世界最怕死的人,如果沒有絕對安全的把握,我又怎麼會以身犯險。”

厲雨蕁無FUCK說。

怕死還如此驕傲,她又能說什麼呢。

“你以爲自己當真是天下無敵了嗎?”

她已經有了動手的衝動。

誰知道林北辰搖搖頭,道:“我賭一毛錢,你不會真的動手,因爲如今的我們,有共同的利益,至少你若是想要對付赤煉先知,就得對我客氣一點,你以爲我之前的話是在開玩笑嗎?大錯特錯,我和虛空先知的關係……”

話音未落。

“我和你的關係怎樣?”

清脆好聽的聲音,從大殿之外,遠遠地穿透了層層牆壁和陣法,傳到了大殿內,於空氣之中迴盪。

“來了。”

林北辰眼睛一亮。

這熟悉的聲音。

他不由得嘴角微翹,不自覺地露出一絲笑容。

厲雨蕁捕捉到了這一幕。

這樣的笑容,她此前從未在林北辰的臉上看到過。

這樣的笑容,無法僞裝,只有當一個男人遇到自己真正喜歡的人時纔會有。

她心中突然產生了巨大的好奇。

能夠讓林北辰這個沒有正形的‘渣男’露出如此發自內心的笑容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

大殿之門緩緩地打開。

一個身穿着白色長裙的女子,緩緩地走進來。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她的白裙簡單出塵,就如她的相貌一般清新脫俗。

嚴格來說,這不是厲雨蕁第一次見到虛空先知。

因爲之前林北辰已經假扮過一次,單純從相貌上來看,兩者不能說是毫無差別,只能說是一模一樣。

但氣質截然不同。

北辰所化的虛空先知,氣質華貴而充滿了一種高高在上的上位者的氣息,而眼前的劍雪無名,出塵而又空靈,不似是掌權者,更不似是凡塵俗世的生靈,而似是真正超然物外的超凡生靈。

兩者的氣息,截然不同。

兩種氣息,是兩種不同的格局。

但厲雨蕁莫名地就一下子相信了,眼前這個白色長裙的黑髮女子,纔是真正的虛空先知。

大殿的門,緩緩地合上。

殿內的光源依舊光明。

“嗨,好久不見,十分想念。”

林北辰笑嘻嘻地向劍雪無名打了個招呼,然後伸出雙臂,等待擁抱。

但後者只是歪着頭,站在原地,大而美的雙眸眨呀眨,上上下下打量林北辰,然後風輕雲淡的語氣之中暗含驚雷地道:“你來解釋一下,爲什麼我的麒麟通訊超導晶體,突然就聯繫不上你了?”

這種來自於東道真洲神界的小玩意,對於劍雪無名來說,其實已經不重要,保留下來並且一直都帶在身上的原因,只有一個。

那就是它竟然奇蹟般地可以和隨時和林北辰聯繫。

這本是一件不太合理的事情。

因爲按道理來講,這個屬於‘牆’外世界的小超導晶體,不論是材質還是陣法玄妙程度,都已經徹底過時,早就情理之中地失去了和其他任何人聯絡的功能,卻唯獨保持着與林北辰的通訊。

但不久之前,與林北辰的聯繫也中斷了。

在劍雪無名看來,這或許是情理之中。

畢竟堅持這麼長的時間,已經算是奇蹟了。

但她還是想要詐一詐林北辰。

“這事兒簡單,你在這陪我幾天。”

林北辰笑眯眯地道:“我給你換個小玩意,到時候依舊可以隨時隨地聯繫。”

“你說的陪,是哪種陪?”

劍雪無名心情大好,忍不住就想要開車。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道:“哪種都可以。”

然後兩個人都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老司機和老司姬,誰也別嫌棄誰。

一邊的厲雨蕁,突然就覺得有點撐。

你們兩個真的是來談合作的嗎?

能不能認真一點?

如此重要的場合,如此關鍵的時局,還有我這個外人在場,你們這對狗男女,竟然如此戀姦情熱,直接毫不避諱地調情?

能不能靠點譜。

當我是死人嗎?

“咳咳……”

她輕輕地咳嗽了一聲。

林北辰和劍雪無名同時看向她。

“啊,差點兒忘了,這裡還有一個人。”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道:“對了,你派秀兒來找厲大帥,所爲何事?”

劍雪無名扭頭看向厲雨蕁。

這一眼,讓厲雨蕁心中一顫。

因爲她分明感覺到,剛纔還在和林北辰喜笑晏晏的熱情少女,在這一瞬間,突然化身成爲了宰執命運的冷漠神祇一般,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如高高在上的神龍俯瞰一隻靈智未開的蟲卵。

“我欲誅殺赤煉,吞併赤煉神教,你可願配合?”

劍雪無名緩緩地道。

語氣完全換成了另外一個人。

高高在上。

猶如冷漠的雲中神祇。

“我……屬下願意配合。”

厲雨蕁也不知道怎麼的,心中的抵抗之意全無,哪怕是身爲星王級的強者,此時竟是身不由己地跪倒,匍匐在地,直接稱臣。

要知道,在區區不到一炷香時間之前,她還很強硬地和林北辰扮演的虛空先知討價還價,而此時面對劍雪無名,竟是連任何反抗牴觸的心思都提不起來。

林北辰長大了嘴巴。

這就是傳說之中的王霸之氣嗎?

只是一個眼神,就讓一位星王跪地臣服!

第八百九十章 你最好不要騙我第四百二十一章 現在你總該信了吧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真是福星啊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三百九十章 偶觸加速任務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對話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敵寇盡低頭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契合度測試第六百一十四章 心中住着一個人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三百九十三 多人運動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一百五十三章 水環第七百三十二章、又來一個?第三百六十二章 被迫恰飯第六百七十八章 刺激一夜第一千零壹拾叄章 家人-小偷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被白嫖了?第八百零八章 域外墟界第三百三十一章 幹他一票大的第八百六十六章 寄生傀儡第二百零三章 全靠演技·是她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神秘人第三百四十九章 誰這麼不開眼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大家暢所欲言第五百八十四章 人生何處不相逢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境界狂飆第一百一十八章 左手劍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柳掌門又悟了第五百七十一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劍之主君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你到底是誰第三百八十二章 簡直丟劍道宗師的臉第一百零二章 東方戰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帶你離開第六百章 武道修爲是第一生產力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吞噬血與骨第七百四十八章 還有誰能敗我?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在刮痧嗎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大賽第四輪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我哪裡有什麼老大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狠狠打你屁股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五百零四章 給他一個創造奇蹟的機會第劉百五十二章 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人心第一千零一章 真正形態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劍仙之名動四方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逆天外掛第七百七十二章 事情不簡單啊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天黑之後城市很危險第一百七十五章 敵人是誰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族難財第四百一十二章 還有兩幅面孔呢?第二百六十四章 新功能·WIFI熱點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如果還有機會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六百二十九章、SB飛刃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奶了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林北辰殺瘋了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比硬度?第九十三章 惡龍咆哮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冥氚太太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不要挑戰我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送他們回家了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無法自拔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二百七十二章 證明清白?我好像可以第五百四十七章 留給林北辰的時間不多了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回家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霍寒山之死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齊天大聖第三百九十二章 誰籤誰是腦殘第六百四十六 沒錯,我都承認了第三百二十九章第七百五十七章 暗夜殺機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刺殺第七百三十一章 孫行者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我於神界全無敵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辛秘第五百八十八章 有身孕了?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日日都想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弱者的守護神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第九十八章 林北辰的自省第五百零二章 南無加特林菩薩第七百九十三章 詭異的氣氛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關門弟子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決賽日3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
第八百九十章 你最好不要騙我第四百二十一章 現在你總該信了吧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真是福星啊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三百九十章 偶觸加速任務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主祭第七十二章 這操作太騷了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對話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敵寇盡低頭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契合度測試第六百一十四章 心中住着一個人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三百九十三 多人運動第八百二十七章 KEEP的新任務第一百五十三章 水環第七百三十二章、又來一個?第三百六十二章 被迫恰飯第六百七十八章 刺激一夜第一千零壹拾叄章 家人-小偷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被白嫖了?第八百零八章 域外墟界第三百三十一章 幹他一票大的第八百六十六章 寄生傀儡第二百零三章 全靠演技·是她第五百一十章 勝負已分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神秘人第三百四十九章 誰這麼不開眼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大家暢所欲言第五百八十四章 人生何處不相逢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境界狂飆第一百一十八章 左手劍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柳掌門又悟了第五百七十一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劍之主君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你到底是誰第三百八十二章 簡直丟劍道宗師的臉第一百零二章 東方戰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帶你離開第六百章 武道修爲是第一生產力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覺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吞噬血與骨第七百四十八章 還有誰能敗我?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鼠爲奴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在刮痧嗎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大賽第四輪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我哪裡有什麼老大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狠狠打你屁股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豬一用第五百零四章 給他一個創造奇蹟的機會第劉百五十二章 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人心第一千零一章 真正形態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劍仙之名動四方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逆天外掛第七百七十二章 事情不簡單啊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天黑之後城市很危險第一百七十五章 敵人是誰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族難財第四百一十二章 還有兩幅面孔呢?第二百六十四章 新功能·WIFI熱點第五百零七章 雙龍絞殺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如果還有機會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銀塵星路第六百二十九章、SB飛刃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能奶了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林北辰殺瘋了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比硬度?第九十三章 惡龍咆哮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冥氚太太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不要挑戰我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送他們回家了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無法自拔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願意以身相許第二百一十二章 給你一個教訓第二百七十二章 證明清白?我好像可以第五百四十七章 留給林北辰的時間不多了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回家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霍寒山之死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齊天大聖第三百九十二章 誰籤誰是腦殘第六百四十六 沒錯,我都承認了第三百二十九章第七百五十七章 暗夜殺機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刺殺第七百三十一章 孫行者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我於神界全無敵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辛秘第五百八十八章 有身孕了?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日日都想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弱者的守護神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第九十八章 林北辰的自省第五百零二章 南無加特林菩薩第七百九十三章 詭異的氣氛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關門弟子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決賽日3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