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

“根據那麼刺客所說,鄒天運似乎是什麼組織的餘孽,【天殘斷魂樓】也是接到了懸賞纔出手的,懸賞金額巨大,不只是她一個銀牌殺手,此外還有三名金牌殺手,二十一名銀牌殺手,也都來到了‘北落師門’,伺機而動。”

秦主祭道。

林北辰心中震動。

按照他的瞭解,【天殘斷魂樓】的金牌殺手,修爲最低也是域主級。

這已經算是【天殘斷魂樓】最頂級的殺手了。

一次性派出了三人?

由此可見,這個奇葩強者鄒天運,實力將會是何等的恐怖。

至少也是域主級。

乃至於有可能是星河級。

細思極恐。

由此推算,發佈懸賞要殺鄒天運的人或者是勢力,也絕對是真正頂級的存在,畢竟路邊的螞蟻是不敢也沒有實力去懸賞九天的神龍。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漩渦比想象中的更大呀。

然後就意識到了另外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訝然看向秦主祭,道:“等等,你是怎麼做到讓【天殘斷魂樓】的銀牌殺手,乖乖地開口說話招供的?”

秦主祭淡淡地道:“一點兒小手段而已。”

老師,你這就有點凡爾賽了啊。

沒想到你還有一些深淺是我不知道的。

秦主祭又道:“根據其他幾人的口供,這一次【天殘斷魂樓】的行動,並非是單獨進行,而是與‘北落師門’界星的【七神武】配合,這很不合理,因爲作爲殺手刺客組織,【天殘斷魂樓】極少與外部勢力合作。”

林北辰若有所思,道:“也就是說,鄒天運的實力,也許比我們想象的高出了太多,所以就連【天殘斷魂樓】也沒有絕對的信心,選擇了與【七神武】合作?”

秦主祭點頭,道:“這只是一種可能,你有沒後想過,還有另外一種可能。”

林北辰一怔。

秦主祭道:“也許【天殘斷魂樓】和【七神武】都是隸屬於同一個組織或者是人呢?”

林北辰略作思忖,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地道:“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

“你手有點重。”

秦主祭感受着大腿上的酥麻,皺眉看着他。

“下次輕點。”

林北辰笑嘻嘻地道。

秦主祭冷哼一聲,道:“沒有下次。”

林北辰笑呵呵地不說話。

秦主祭接着道:“那位名爲‘黑鳥’的女銀牌殺手,來到鳥洲是爲了摸清楚鄒天運的詳細資料,她只是一個外圍,負責與龍炫接洽,運氣不好被俘,雖然她也不知道【天殘斷魂樓】的全部計劃,但是我懷疑,已經有殺手混入到了港口船塢之中,針對鄒天運的圍獵,已經開始了。”

外圍?

林北辰賤兮兮地笑了笑,道:“這麼說來,我們很有必要與鄒天運合作啊,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嘛。”

“可以嘗試。”

秦主祭道:“不過,我要提醒你,但凡出類拔萃之人,必有與衆不同的脾性,想要和鄒天運合作,只怕不會很順利。”

林北辰點頭表示贊同。

可惜了,這個鄒天運是個男人。

如果是個女人的話,那對付起來我在行。

“我的建議是,可以嘗試接觸鄒天運,但最關鍵的,還是先解決掉【七神武】,順手清除【天殘斷魂樓】的殺手,將‘北落師門’掌控在劍仙軍部的手中,後續與鄒天運接洽,相互合作,守住‘北落師門’界星即可。”

秦主祭給出了她的方案。

“也行。”

林北辰點頭。

聽大大老婆的話,不讓她受傷……

“接下來,就是安撫鳥洲市的人族平民、礦工、農民,讓他們安心,收編龍紋戰部的軍隊,控制住整個鳥洲市……總而言之一句話:收服人心。”

秦主祭又道。

“這個我懂……”

林北辰笑了起來:“種韭菜嘛。”

秦主祭光潔白皙的額角,出現一個黑色的井字。

林北辰又道:“不過,我雖然懂,但不會做啊,不如秦老師你來幫我做吧。”

秦主祭捏了捏眉心,道:“好。”

林北辰大喜,道:“我得秦老師,如魚得水啊。”

秦主祭問道:“爲什麼不是如虎添翼?”

林北辰道:“魚水之歡嘛。”

秦主祭終於忍不住,揚手一個碟子砸在林北辰的腦門上,砸的粉碎,轉身走出了醉仙樓。

林北辰擡手摸了摸腦門,痛呼道:“啊,我受傷了,很嚴重,需要一個麼麼噠才能好的那種……”

門外傳來了秦主祭的冷哼聲。

林北辰揉着眉心,心中想道:秦老師不愧是魚塘裡的大鯊魚,能力強但也脾氣大呀。

想到這裡,林北辰由不得想起了被困在‘東道真洲’裡面的楚痕、芊芊、倩倩、崔顥、崔名軌、林魂等人。

林北辰無比相信,這些人,只要適應了這個世界,必定會綻放出璀璨的光輝,絲毫不遜色與洪荒世界的天驕們。

東道真洲是一座巨大的寶庫啊。

不只是可以幫助他提升修爲,還有其他層面上的開發潛力。

那麼多的人才,那麼多的名士,若是將他們帶到洪荒世界,那劍仙軍部可就真的是‘謀士如雲,猛將如雨’了。

所以,得抓緊時間找到‘陳皮楊’大師,煉製出可以讓楚痕等人‘重生’的丹藥。

……

……

接下來的數日時間。

秦主祭展現出了驚人的能力。

她第一時間以雷霆手段,收編了‘龍紋軍部’共約萬名軍士,重新整合,制定出了新的軍紀和臨時律法,重點嚴懲了數個不守規矩的戰將,初步改變了這支墮落的軍隊。

隨後,安撫民心。

鳥洲市生活區中,最多的平民是礦工,農民。

這些人的要求最低。

只需要讓他們的家人可以在生活區避難,給予一定的食物和水源,讓他們可以活下去,他們就感恩戴德,願意賣命。

秦主祭毫不猶豫地開生活區,讓在外面日夜擔驚受怕的貧民,也可以進入避難。

事實上,鳥洲市的糧食和水源,並不少。

之前是龍炫等人囤積居奇,儲備了大量的糧食,還將城內數百處泉眼都堵塞封印,只留下了城內九口水源,將其當做是控制平民的手段,所以纔會製造出緊缺的局面。

秦主祭採取了和王忠一樣的策略。

她以‘劍仙’林北辰的名義,重新開啓泉眼,糧食按勞分配,縮短礦工的下井時間,降低勞動強度,讓最底層的貧民也可以活下去。

幾天之內,城外就讓賣兒賣女、易子而食的悲慘現象,徹底消失。

生活區內外,到處都是讚揚‘劍仙’大人的聲音。

不過,與鄒天運的嘗試接觸,卻遭遇到了挫折。

最大的原因是,是根本找不到這個人。

據說鄒天運已經連續三四天沒有找漂亮小姐姐一起做遊戲玩耍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船塢港口中的人,對這樣的現象見怪不怪。

因爲在過去一段時間裡,這是常態。

鄒大人每個月總會有那麼幾天消失不見。

但這並不妨礙他保護衆人。

所有人都相信,他一直都在船塢港口,是在‘微服私訪’,也許你身邊見到過的任何一個陌生人就是他,但你永遠不會察覺。

數次找尋不到,林北辰只好暫時放棄。

他每日在醉仙樓吃吃喝喝,掛機升級。

同時,關於陳皮楊大師的消息,陸陸續續地傳來,但都不準確。

整個紫微星區的人都在找這位丹道大師 。

但這位丹道大師玩起了絕地求生躲貓貓,極爲擅長隱匿,一直都沒有被找到,各方能確定的是他一定還在天狼星路,但具體躲在哪一顆界星中。

劍仙軍部成日之日尚短,相對拙劣的追查體系,僅僅依靠那些散出去的斥候,自然是也無法查找到準確的線索。

林北辰就算是再急躁,也沒有辦法。

對此,秦主祭的建議,是從【天殘斷魂樓】的殺手身上找線索。

因爲【天殘斷魂樓】也在滿世界地追殺陳皮楊,而作爲一個在紫微星區存在了數百年的強大殺手組織,他們肯定是有着屬於自己的強大情報信息渠道。

可惜被抓的那個女性銀牌殺手,並不知道內情。

五天時間過去。

林北辰的真氣修爲,再度提升,達到了15階。

‘化氣訣’的第二層,也有多精進。

林北辰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隨着儲藏在左手之中的域主級獸人鬥氣,被‘化氣訣’不斷地被煉化,伴隨血肉着強度的增加,力量無時無刻不再快速增加,自己的肌肉似乎……發達了起來?

有朝着肌肉男發展的趨勢。

而且個頭也隨之增高。

不知不覺,竟是快要到一米九了。

“啊這……”

林北辰擔憂了起來。

雖然他對於八塊腹肌沒有什麼排斥。

但自己池塘裡的魚兒們,會不會對自己的新形象產生抗拒?

還好英俊的臉龐並沒有變的肌肉縱橫。

這樣樸實無華的開掛日子,到了第六日。

變化終於出現了。

咚咚咚。

響徹天地的雄壯戰鼓聲傳來。

有人站在高樓上看去。

只見遠處的天空之中,雲氣鼓盪,一艘艘紅色的星艦,遮雲蔽日,揚起的風範宛如鮮血之潮一般,徐徐地朝着鳥洲市上空逼近。

踏踏踏踏。

大地在微微震顫。

城外的荒野上,遙遠的地平線上,揚起了一道道數千米長龍捲般的煙塵。

那是數十個騎兵大隊,正在策馬狂奔,於荒漠之中逼近。

陽關照射之下,森寒的兵器反射寒光,在煙塵中時隱時現,刺目如銀,快速逼近。

軍隊來了。

敵人到來了。

霎時間,鳥洲市之內,急促刺耳的警報聲響起。

正在勞作的平民們,茫然地看向天空,等到反應過來,臉上都露出了慌亂的表情。

消息宛如野火,在城中傳開。

炎兵大陸主宰者、【七神武】之一的域主級強者瀚墨書,終於帶着他的鐵血大軍,兵臨城外,要爲龍炫等人報仇。

【血海漂櫓】瀚墨書!

那可是一個動輒屠城,曾經一人一刀,斬殺生靈過百萬的恐怖屠夫啊。

傳聞這個血海屠夫每次出動大軍征討,所過之處,雞犬不留,寸草不生。

鳥洲市內,頓時人心浮動。

很多人驚慌失措地尋找躲藏的地方。

數十息之後。

大軍壓境。

五十搜星艦戰隊,還有一眼看不到邊的大量騎兵、步兵,呈二十個方陣,在鳥洲市外緩緩止步,沒有第一時間發起攻擊。

刀槍森寒。

急驟映日。

殺氣騰騰,令人窒息。

恐怖的氣息,令市內無數平民惶恐如臨末日。

也讓鳥洲市被收編的軍隊將士,都面如土色。

敵我雙方實力對比,太懸殊了。

【劍仙號】孤零零地懸浮在鳥洲市上空。

和對面的紅色火焰星艦戰隊相比,就好像是一隻土狗面對恐怖的狼羣,彷彿下一瞬間就會被淹沒撕裂。

“比預期的時間,來的晚了一點。”

秦主祭站在【劍仙號】的甲板上,看着軍力驚人的對手,若有所思。

“不錯不錯,嘖嘖嘖。”

林北辰也站在甲板上,雙手抱胸,摸着下巴,由衷地笑了起來,道:“這個瀚墨書是個有着大智慧的智者,我很欣賞他。”

“???”

秦主祭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李北辰自信地微笑,解釋道:“這個瀚墨書,必定是聽了我林北辰劍仙之名,知道我一劍在手,天下無敵,又英俊瀟灑,乃是他不可逾越的絕世大敵,有我坐鎮,鳥洲市固若金湯,所以才傾巢而出,率領如此之多的軍隊來攻……此人,能屈能伸,卓絕遠見,實在是難得啊。”

秦主祭無奈地捏了捏眉心。

你開心就好。

她沒有再說什麼。

咚咚咚。

戰鼓之聲再度響起。

越來越急促。

一艘火焰兵器圖騰的旗艦,徐徐地從星艦編隊之中駛出百米。

艦橋之上。 www⊕ ttκā n⊕ ℃ O

一名身着層疊華麗金屬明光鎧的戰將,頭戴鷹盔,大踏步向前。

“鳥洲市如今何人主事?滾出來答話。”

滾雷般的大喝之聲,在天地之間激盪開來,震得漫天雲層流散消失,震得城中諸人心神狂跳。

滾出來?

林北辰的笑容逐漸消失。

媽的,說好的絕世大敵彼此尊重呢?

怎麼上來就說髒話。

秦主祭的臉上,浮現出玩味戲謔的笑意。

林北辰看了一眼秦主祭,強行解釋,道:“待我出去,好好與他計較一番,讓他懂禮貌……”

林北辰身形一動,向前飛百米,來到了虛空之中。

“我乃是劍仙軍部大帥林北辰。”

他凝滯虛空,一身白衣,黑髮如瀑,端的是風流無雙,自帶絕塵無雙氣質,自報名號,逼格拿捏的十足,大笑道:“可是【七神武】之一的炎兵大陸瀚墨書?出來答話。”

“林北辰?沒聽過。”

對面其間上,那滾雷般的聲音響起,充滿了輕蔑和優越感,冷笑道:“無名之輩,不值一提,也配與我家大帥對話?不想死的話,且滾到一邊去,讓真正有資格說話之人,出來答話。”

林北辰:“……”

媽的。

他額角青筋暴起。

和想象中的不一樣啊。

現在不用回頭,就可以知道,站在甲板上的大大老婆,肯定是笑的編貝一般的牙齒都露出來了。

“呔,劍仙軍部大帥林北辰的威名,你都沒有聽過嗎?你是何人,如此孤陋寡聞,報上名來。”

林北辰決定掙扎一下。

“哈哈,什麼林北辰林南辰,什麼劍仙軍部,垃圾一般的東西,立刻滾下去。吾乃炎兵大陸主宰瀚大人麾下,一等戰將袁姿旦,你這種無名小輩,不配與我對話……”

站在其間艦艏的華麗明光甲冑戰將冷笑,對於林北辰根本就是不屑一顧。

踏馬的……

林北辰麪皮抽搐。

身後似乎傳來了秦主祭的笑聲。

下方的鳥洲市內,彷彿是出現了一張張驚愕失望的臉。

老子好不容易立下來的人設……

要毀於一旦了。

這要是不扳回場子,以後還如何裝逼?

“你叫袁姿旦是吧?”

惱羞成怒的某人,一上來就開大,直接將69式火箭筒,抗在肩頭,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並且惡狠狠地道:“讓你這傻逼知道知道,什麼踏馬的纔是真正的原子彈。”

咻。

域主級獸人鬥氣灌注的69式火箭炮炮彈,拖曳着無人看見的光焰,破空而出,劃出一道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的空氣裂痕,朝着對面旗艦射去。

“不知死活,竟敢……”

袁姿旦冷笑。

話音未落。

轟。

無形的炮彈,已經轟在了旗艦上。

一團刺目的橙色光芒出現。

巨大的旗艦級星艦,開始劇烈地顫抖。

旋即艦艏直接氣化。

璀璨奪目的橙色光輝驟然爆炸開來,伴隨着產生的始終恐怖之極的能量波動,一層又一層的光波,猶如汪洋的漣漪一般,不斷地朝着四面八方輻射……

袁姿旦驚駭欲絕。

“什麼力量?”

他下意識地轉身就要跑,但還未來得及,直覺一股炙熱的毀滅般力量撲面而來,將他整個人都淹沒。

下一瞬間,這位20階巔峰大領主級的戰將,整個人連同身上的17級鍊金鎧甲一起,滋地一聲,就化作了飛灰青煙,徹徹底底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然而,這樣可怕的破壞力,並不是結束。

而只是一個開始。

旗艦指揮艙中,一直都好整以暇斜依着椅背的瀚墨書,臉上驟然露出驚駭之色:“不好……”

23階域主級的真氣瞬間催動到了極致,朝着後方飛射。

艙內的其他戰將,還未反應過來,就被這恐怖的橙色光華吞沒,瞬間化作飛灰。

轟隆隆。

恐怖的爆炸聲響起。

刺目的光團不斷地擴大,以至於虛空之中,似是多了一輪昊日。

璀璨的光輝,形成了肉眼可見的恐怖光波,以爆炸點爲中心,瘋狂地朝着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其間周圍的星艦,先是被爆炸的空氣亂流波及,陣型瞬間散亂,好像是巨浪滔天洋麪上的小舢板一樣橫七豎八地震盪起來。

然後,隨着爆炸光波擴散而至,星艦外層的星陣護罩纔來得及剛剛亮起,就轟然破碎,被橙黃色的毀滅光芒吞入的瞬間,一艘艘的星艦就如烈焰中的紙船一般,連同上面的戰將、武器、士兵等等一切物體,全部一起化作飛灰消散。

天空之上,橙黃色的光芒,刺目不可逼視。

無數人只覺得眼眸劇痛,不得不閉眼,實力稍低一點的人,雙目中直接流下血淚……

鳥洲市內外,一片寂靜。

天空中,火焰風帆的星艦編隊,徹底消失了。

那恐怖的爆炸之力,如風捲殘雲一般,將這支五十多艘星艦組成的空中編隊,直接摧枯拉朽地湮滅。

幾乎沒有什麼人能逃生。

除了……

一個被林北辰提在手中的身影。

【血海漂櫓】瀚墨書。

他依靠着強橫的修爲,和身上防禦力絕佳的21級練劍鎧甲【血龍甲冑】,撿了一條命,但卻受了重傷,喪失了戰鬥之力,被林北辰擒獲,凌空提在手中……

“你是何人?”

林北辰也有些驚訝。

這個傢伙,實力不低。

在一發域主級的69式之下,竟然還活着。

瀚墨書口鼻溢血,連掙扎都力氣都沒有,閉目裝死。

今日這一戰,太離奇了。

他甚至還未來得及說一句臺詞,就敗了。

敗的莫名其妙。

敗的心灰意冷。

“他是便是瀚墨書。”

秦主祭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就你是瀚墨書啊。”

林北辰頓時氣不打一出來,道:“你禮貌嗎?啊?我不配與你說話?拍個小嘍囉在我面前裝逼?你倒是說話啊,別裝死。”

“林北辰是嗎?”

瀚墨書知道裝死不下去了。

他睜眼冷笑,道:“本座一時不查,被你偷襲算計,不慎失手而已……你可敢讓本座療傷之後,再公平一戰?”

“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嗎?”

林北辰冷笑。

難道自己長的像是一個傻子?

瀚墨書冷冷一笑,道:“讓你小人得志又如何?你敢殺我嗎?呵呵,本座今日將話放在這裡,你若是不敢殺我,來日我定會親自報仇,將今日之恥百倍奉還。”

“喲呵,還挺橫?”

林北辰笑了:“真不怕死?”

瀚墨書繼續冷笑,強勢地道:“本座殺人無數, 不管是老弱婦孺還是強敵修士,只要不順眼,皆殺之,死在我刀下的亡魂,沒有千萬,亦有九百萬,早就見慣了無數的生死,又豈會怕死?再說,本座的身份背景,想來你是知道一些的,若是殺了我,你上天入地絕無逃生的可能,到時候……”

話音未落。

咔嚓。

林北辰手腕一扭,直接摘掉了他的腦袋。

左手按在其背部,吞噬之力開啓,將23階域主級的本源精純真氣吞噬汲取,存儲在了左大臂之中。

被‘化氣訣’強化之後的肌肉,承受力增強,可以儲存更多的異種能量。

冷笑凝固在瀚墨書的臉上。

域主級修爲賦予了他強大的生命力,但一旦失卻本源精純的力量,就連血肉癒合都做不到。

死亡的陰影襲來。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林北辰竟然真的敢殺自己,竟然真的能殺自己。

生命如決堤的潮水般逝去。

瀚墨書的視線開始模糊。

隱約看到,搖晃的視界之內,他看到下面的己方軍陣中,無數張驚駭的面孔,正在擡頭呆滯地看着這一幕。

那些追隨自己而來的戰將和士卒。

他們平日裡敬畏而又尊崇的目光,早就已經消失不見。

他們的眼神中帶着驚懼,表情難掩駭然,其中一些甚至還難掩興奮之色,彷彿是在爲自己的死亡而開心……

整齊的軍陣開始凌亂。

那是士氣崩潰的徵兆。

無盡的黑暗襲來。

無盡的恐懼襲來。

被稱之爲【血海漂櫓】的人族屠夫,從未想過,自己會以這種一個猝不及防的方式死去。

當死亡真正降臨的時候,他被恐懼摧毀。

頭顱中僅存的意識,讓他張開嘴:“不……饒……饒命……”

但沒有得到絲毫的憐憫。

風吹過。

將星隕。

雲天寂寥。

“瀚墨書已死,誰敢與我對抗?”

林北辰手中提着染血的頭顱,俯瞰下方,喝道:“還不繳械投降?五息之內,甲冑在身者,兵器在手者,格殺勿論。”

白衣如玉,黑髮如瀑。

他屹立當空,身沐眼光,如一尊戰神。

短暫的遲疑。

下方,數十萬大軍,騎兵下馬,步兵卸甲。

手中的刀槍武器,全部擺在地面。

術士也放下了手中的法杖。

沒有人還以林北辰的威脅能不能變成現實。

因爲剛纔一擊毀滅星艦戰隊的事實,已經證明了一切。

星艦之上的防禦星陣,可要比陸戰軍隊強太多,結果依舊是瞬間灰飛煙滅。

何況是他們?

星辰時代的戰爭——尤其是星辰時代的界星空域內的戰爭,往往頂級強者的交手,就可以決定一切。

一旦失去頂級強者的坐鎮,普通軍隊依靠星陣或許可以與普通強者相抗,但若是遇到掌握大範圍攻擊戰技的超絕強者對抗,下場只有一個——

毀滅。

歡呼聲從鳥洲市內無法遏制地傳出。

宛如火山爆發。

無數的人喜極而泣。

他們意識到自己不但躲過了這場戰爭,更是擁有了一位強大無匹的主君,這意味着得到庇護的他們,可以得到生存的權利。

‘劍仙號’上。

護衛主將水流光眼神中難掩驚駭。

她見識過大帥的出手。

見識過那驚人的劍法。

但像是這樣,一擊之間,毀滅星艦戰隊,手撕域主的恐怖能力,卻還是第一次見。

秦主祭的臉上,也露出驚色。

裝逼失敗惱羞成怒的小男人,爆發出的戰鬥力真的是讓人驚喜呢。

天空之上。

林北辰隨手丟掉了敵方主帥的頭顱。

下方,數十萬大軍,皆盡卸甲棄兵,伏倒在地,不敢與他相抗。

“無敵的人生,真的是寂寞如雪啊。”

他發出寂寞的嘆息。

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第八十九章 悅來客棧第八百二十三章 第一筆交易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嶽紅香的蛻變第二十八章 渣男後援團第六百四十三章 心碎的聲音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生命中的宿敵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大家暢所欲言第八百六十二章 兩神對面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依舊錯誤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第八百零一章 這個師父不靠譜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我於神界全無敵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狠狠打你屁股第八百三十七章 一把銀槍在手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八百五十八章 末日般的氣息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讓你活着走不出大殿第四十四章 長得帥是一種什麼體驗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你到底是誰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鐵劍骨第二百六十九章 四方驚動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貪財的英雄?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生,或者死第七百三十八章 忌會客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七十五章 一場狂歡第一百一十九章 隱藏殺招第三百零三章 擊碎了一切第十六章 我最喜歡踩天才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三百七十章 沒有中間商賺差價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有靈犀第八百五十三 我回來了第五百六十八章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腰疼第二百七十三章 帳中對話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八百七十章 把她還給你好不好第三百六十一章 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靠着關係上位的胖子第三百零七章 狩獵的夜梟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新的天才?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我要你們的命第八百三十九章 最後幾天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戰成名(求訂閱)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爆頭劍仙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有故事啊第五百七十三章 有味道的一章第九百八十六章 百劍齊出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秀兒是真的秀啊第三百四十二章 終於回來了第一百零六章 一日爲師,終生爲父第三百三十三章 好孩子,你和本官有緣哪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謎團和發現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鐵劍骨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契合度測試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他就是劍逍遙?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天外世界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我是個孝順的人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六百六十四章 硬件升級第六十二章 我五行屬水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和我搶寶座嗎?第九百二十五章 我可要好好幹第九百五十六章 戰前激變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讓你活着走不出大殿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這腿,又白又長第七百五十章 挑戰第八百四十二章 離去和回家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戰爭之血第八百八十四章 五戰皆由我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六百一十七章 四道神諭第四百三十二章 從零……萬開始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們爲你驕傲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覺醒,獵殺時刻第四百七十一章 北辰哥哥想要什麼樣的姿勢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條比想象中更粗的大腿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衆神之母?第七百二十章 抓狂的劍雪無名第三百零九章 你怕是失了智第一百七十四章 容顏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有靈犀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老天才王忠第五百一十七章 同性相斥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不朽之王第九十八章 林北辰的自省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一根毛第八百九十九章 白雲城之變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六百一十三章 喝酒壓壓驚
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孫女婿第八十九章 悅來客棧第八百二十三章 第一筆交易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嶽紅香的蛻變第二十八章 渣男後援團第六百四十三章 心碎的聲音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生命中的宿敵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大家暢所欲言第八百六十二章 兩神對面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依舊錯誤第四百五十六章 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第八百零一章 這個師父不靠譜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我於神界全無敵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狠狠打你屁股第八百三十七章 一把銀槍在手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八百五十八章 末日般的氣息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讓你活着走不出大殿第四十四章 長得帥是一種什麼體驗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你到底是誰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鐵劍骨第二百六十九章 四方驚動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貪財的英雄?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生,或者死第七百三十八章 忌會客第三百零四章 崩潰的曹破天第七十五章 一場狂歡第一百一十九章 隱藏殺招第三百零三章 擊碎了一切第十六章 我最喜歡踩天才第八百五十二章 反客爲主第三百七十章 沒有中間商賺差價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有靈犀第八百五十三 我回來了第五百六十八章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腰疼第二百七十三章 帳中對話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團滅第八百七十章 把她還給你好不好第三百六十一章 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靠着關係上位的胖子第三百零七章 狩獵的夜梟第九百六十五章 你是劍體嗎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新的天才?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我要你們的命第八百三十九章 最後幾天第九百三十三章 一戰成名(求訂閱)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爆頭劍仙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有故事啊第五百七十三章 有味道的一章第九百八十六章 百劍齊出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秀兒是真的秀啊第三百四十二章 終於回來了第一百零六章 一日爲師,終生爲父第三百三十三章 好孩子,你和本官有緣哪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謎團和發現第一百七十八章 黑鐵劍骨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契合度測試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他就是劍逍遙?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天外世界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我是個孝順的人第六百四十章 到底是誰秀了誰?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八百一十五章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第六百六十四章 硬件升級第六十二章 我五行屬水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們都擅長什麼?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像缺點什麼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和我搶寶座嗎?第九百二十五章 我可要好好幹第九百五十六章 戰前激變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讓你活着走不出大殿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這腿,又白又長第七百五十章 挑戰第八百四十二章 離去和回家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戰爭之血第八百八十四章 五戰皆由我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最終的祭獻第六百一十七章 四道神諭第四百三十二章 從零……萬開始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們爲你驕傲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覺醒,獵殺時刻第四百七十一章 北辰哥哥想要什麼樣的姿勢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條比想象中更粗的大腿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衆神之母?第七百二十章 抓狂的劍雪無名第三百零九章 你怕是失了智第一百七十四章 容顏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有靈犀第二百六十一章 開始搶人啦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老天才王忠第五百一十七章 同性相斥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不朽之王第九十八章 林北辰的自省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一根毛第八百九十九章 白雲城之變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六百一十三章 喝酒壓壓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