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新的發現

林北辰的心態,不知不覺之中,已經發生了一些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變化。

秦主祭看着林北辰,沉默不語。

但她美麗的眸子裡,卻閃着光。

這個小男人,正在朝着很多人所期盼的方向,成長和發展着。

此時,整個鳥洲市生活區,已經一片大亂。

十幾名劫後餘生的少女們,用震驚而又迷戀的眼神,看着林北辰。

哪怕是再蠢的人,此時也能夠看得出來,鳥洲市要變天了。

這個英俊如妖般的年輕人,不但強,而且來歷驚人。

她們現在似乎又成爲了他的戰利品?

和被綦江等人糟蹋相比,追隨在這樣一個俊美的青年身邊,已經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吧。

周圍傳來了喊殺之聲。

乾等着很沒有意思。

於是林北辰幾人又轉身進入了醉仙樓之中。

“小二,上酒。”

他大喝。

不如邊吃邊等。

異時空有周郎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如今我林美男吃飯喝酒間龍紋軍部灰飛煙滅,也是一段佳話。

店小二戰戰兢兢地上酒,上菜。

“這位大人……可要我們……伴舞?”

最開始救下的那位白衣少女,鼓起勇氣問道。

好呀好呀。

林北辰喜笑顏開,看了一眼面無表情坐在自己對面的秦主祭,打消了這個念頭,一招手,道:“不必,你們當本少爺是什麼人?你們也來吃……不要客氣。”

少女們不敢違逆林北辰的意思,戰戰兢兢地坐下。

然後就被眼前的美食吸引。

忍不住狼吞虎嚥了起來。

很快她們就發現,這個英俊的連女人都會嫉妒他的容顏的青年,在面對綦江等人的時候凶神惡煞,但面對自己等人的時候,卻和顏悅色像是一個鄰家小哥哥一樣。

隨意的幾句調侃,就讓她們的情緒,不知不覺中就舒緩了下來,緊張情緒一掃而空,時不時地被林北辰逗笑,發出咯咯咯的嬌笑聲。

一盞茶時間之後。

生活區中的戰鬥動靜,已經徹底消失。

林北辰停下筷子。

“一切都結束了。”

他和秦主祭同時起身,來到了醉仙樓外。

外面的街道上。

已經有數千名近萬名龍紋軍部的戰士聚集,以奇怪的姿勢,腦袋夾在褲襠裡,靜止不動。

看來大家都不想死。

而‘紅一’則帶着十幾個軍部高層打扮的傢伙,正在外面等待。

其中就有鳥洲市龍紋軍部的大帥龍炫。

他滿臉是血,一條右臂被打斷,面容苦澀地跪在地上,到現在還沒有弄明白,自己到底是哪裡得罪了這些域主級的怪物。

龍炫原本還在自己的軍部大殿中招待貴客,結果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就被紅色的大手直接掀翻了屋頂,像是捉雞一樣捉出來,稍微反抗就被打斷了胳膊。

被帶來醉仙樓的路上,看到周圍的情景,他絕望地意識到,自己的鳥洲市都完蛋了。

龍紋軍部根本不是這幾頭金屬怪物的對手。

此時,看着從醉仙樓中走出來的白衣俊美青年,龍炫隱約意識到,眼前這位便是金屬怪物背後的主人。

但問題是,他根本不認識這人啊。

也根本想不起來,天狼星路乃至於整個紫微星區,到底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號人物。

被俘的大人物們,除了龍炫之外,還有一人,看起來三四十歲的樣子,看起來像是書生打扮,一身青衣,頭戴方巾,腰間繫着一枚魑龍吊墜,懸着一柄劍鞘古拙的長劍……

其真氣修爲,並不比半步域主級的龍炫遜色。

此外,還有一個人,身穿黑衣,身段玲瓏嬌小,佩戴黑色鳥嘴面具的身影,引起了林北辰的注意。

在她的身上,林北辰感受到了一些熟悉的氣息。

“這位大人,不知道我等有什麼得罪之處……”龍炫很會見風使舵,姿態擺的很低,上來就賠禮,道:“還請大人明示,在下一定改正,一定改正……”

林北辰的眼中,閃過一絲鄙視之色。

這種已經被權勢酒色腐蝕了的廢物,竟然成爲了軍部的統帥,成爲了鳥洲市的統治者,將那麼多的無辜平民當做是豬狗一樣壓榨……

出問題了。

人族偉大的神聖帝皇陛下,設計的政治體制,帶給了人族數萬年的輝煌,使得人族成爲了星河第一大族,但是現在,出問題了。

這種體質生病了。

至少紫微星區的人族體制,生病了。

對於洪荒星河中的人族來說,紫微星區的混亂,也許只是纖芥之疾,但誰又能保證,有朝一日它會不會發展成爲令巨人倒下的絕症呢?

“都殺了。”

林北辰一擺手。

‘紅一’舉起了手臂。

龍炫等人你下的面色蒼白。

“等等。”

秦主祭突然開口,道:“將這元帥龍炫,還有他,還有這幾個人,交給我來審問吧,我有一些疑問,想要得到解答。”

對於大大老婆,林北辰自然不會拒絕。

於是‘紅一’和‘紅二’親自壓着龍炫幾人,隨着秦主祭,到了醉仙樓中,挨個審問了起來。

林北辰想了想,帶着紅三、藍二、藍三在鳥洲市內巡視了起來。

……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夜天凌等人躲在‘毛毛利糧食店’中,神色緊張地看着外面街道上的動靜。

什麼人,竟敢攻打龍紋軍部的地盤?

難道是‘北落師門’其他的軍部割據勢力?

他們親眼看到,有一頭三米多高的藍色金屬怪物,將街道上反抗的龍軍戰將直接按死,那畫面簡直太過於驚悚,16階的大領主級戰將啊,死的還不如一隻螞蟻。

“必須得想辦法離開這裡。”

夜天凌扭頭看着謝婷玉等人,咬牙道:“亂勢繼續下去的話,整個生活區都會陷入混亂,到時候,必然有人搶奪糧食和水源,我們會很危險,我倒是不怕死,死在這裡倒也罷了,就怕保不住採購的資源,到時候,船塢港口中的父老鄉親們,沒有了救命的糧食,可就要遭難了。”

幾個港口漢子們,齊齊點頭,眼神堅毅.

“要是……要是大姐姐和林大哥他們在,就好辦多了。”謝婷玉有點兒擔憂地道:“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

夜天凌眼睛一亮。

的確,那叫做林北辰的俊美年輕人,實力之強,駭人聽聞,一手劍法,宛如劍仙降臨,若是有他在,自己等人採購的糧食和水源,應該可以安全送出去。

但旋即,他的眼神中,又閃過一絲憂色。

林北辰再強,只怕也不是那紅色、藍色的怪物強,若是遇到那種怪物,只怕是也凶多吉少。

“這樣,婷玉,你和衆人,小心在此地躲着,保護好糧食和水源。”

夜天凌一咬牙,做出了決定,道:“我到外面去尋找林兄弟和秦姑娘他們,這兩人不熟悉生活區的地勢和環境,很容易出事,等我找到他們,再來與你們匯合,這樣我們就可以……”

話音未落。

他看到,謝婷玉幾人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滿了驚恐。

怎麼回事?

他一怔,旋即猛地意識到了什麼。

緩緩轉身。

一個碩大的奇異紅色金屬腦袋,出現在‘毛毛利糧食店’的門口,就在他的背後,正朝着店裡面看進來。

盔甲下的眼眶裡,閃爍着冷森的光芒。

這一瞬間,夜天凌等人如墜冰窟。

這金屬怪物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威壓,宛如冰濤山嶽,令他們宛如身軀冰凍一般,一時之間,根本動都都不了了。

就在衆人以爲必死無疑的時候……

“嗨,又見面了啊。”

熟悉的輕佻聲音響起:“沒想到夜大哥背地裡竟然是如此關心我,讓我感動的不由想要吟詩一首,門口井水深千尺,不及老夜贈我情啊。”

一身白衣的林北辰,笑盈盈的樣子,緩緩地從殿外走進來。

“你……它……你們……”

夜天凌畢竟是老江湖,一下子猛然之間明白了什麼,但卻不敢相信,說話的聲音都帶着一些顫抖。

“哦,忘了自我介紹一下。”

林北辰擡起四十五度的俊美頭顱,微笑露出雪白的牙齒,道:“在下林北辰,來自於銀塵星路‘劍仙軍部’,除了長得帥實力強受美女歡迎之外,基本上沒有什麼其他的優點,人送外號……不對,準確來說,應該是自命尊號爲‘劍仙’。”

劍仙?

夜天凌等人瞠目結舌。

林北辰又指了指身後的‘紅三’,道:“剛纔你們看到的它,和它的夥伴們,是我的屬下……現在整個鳥洲市,都是我的啦,驚不驚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夜天凌、謝婷玉等人,似是石化一般。

何止是驚喜?

簡直就是驚嚇啊。

“你……你真的是‘劍仙’林北辰?”

這一次,反倒是羞澀年輕人謝婷玉首先反應過來,臉上帶着難以置信的驚喜和期待,道:“你……是來救我們的嗎?”

劍仙軍部,劍仙林北辰。

這是整個‘北落師門’界星上的底層普通人在飽受生活折磨的時候,唯一的希望所在。

曾以爲遙不可及。

如今卻近在眼前。

像是做夢一樣。

的林北辰緩緩點頭。

謝婷玉突然覺得無限委屈,一下子抱着自己的胳膊,就哭了出來。

……

……

片刻後。

整個活動區的巡邏,已經完畢。

各種隱患,都被林北辰親自消滅。

醉仙樓外。

龍紋軍部的倖存戰將和甲兵,都聚集在樓外,被幾尊【遠古戰魂】包圍着,以奇怪的姿勢投降了。

林北辰帶着激動的暈暈乎乎的夜天凌、謝婷玉等人回來的時候,秦主祭已經在短短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裡,奇蹟般地完成了對於龍炫等人的審訊。

“發現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

秦主祭坐在樓內,對着外面的林北辰招了招手:“進來聽一聽。”

林大少走進醉仙樓,坐下來,佈下一層星陣,手擋了氣息,防絕窺視,這纔好奇地湊近過去,問道:“多有意思?”

秦主祭道:“龍炫說出了一個大秘密,原來這鳥洲市的核心區地下,竟然隱藏着一個【秘金】’原礦。”

林北辰心神一震。

就算是學渣,他也聽說過【秘金】這種東西。

一種很罕見的鍊金材料。

它是鍊金術中的催化劑一般的存在。

許多至關重要的鍊金實驗和步驟,都需要【秘金】來催化,缺之不可。

此外,用於煉製各種特殊用途的鍊金用品,用來解除大多數如詛咒、衰減、控制之類的DEBUFF負面狀態。

同時,更加值得一提的是,秘金武器對於魔族、獸人族有着天生的剋制作用——尤其是對虛空魔氣的剋制,到了令人驚歎的程度。

秘金對於修煉第七血脈‘鍊金道’的人族鍊金師們來說,堪稱是第二伴侶。

但它的礦量稀少,在各種交易市場上,往往都是有價無市。

一座【秘金】礦脈,價值珍貴程度,難以想象。

它要比一座洪荒金的金礦,更容易令人瘋狂。

“這麼說,我們發財了?”

林北辰的眼睛裡,都忍不住開始閃爍金光。

“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不止是鳥洲市,整個‘北落師門’界星中,共有七大洲,竟然都有【秘金】礦脈的分佈,且儲量不少……鳥洲市只是其中之一。”秦主祭道:“很難想象,爲什麼以前沒有人發現這一點,而最先發現礦脈的人,你來猜一猜是誰?”

你猜我猜不猜?

林北辰腦子裡玩梗,嘴上卻道:“蘇小七?”

那個運氣賊好卻因爲【暖金凰鳥】信物被追殺的下落不明的好運浪子。

秦主祭搖搖頭,道:“蘇小七是真的得到了【暖金凰鳥】信物,才被各方追殺,但真正第一個發現【秘金】礦石的,卻是‘北落師門’界星的最高地位者王霸膽。”

林北辰一怔,漸漸回過味來,道:“所以……王霸膽的死,並不相識夜天凌等人說的那樣,而是另有隱情?”

“不錯,保護蘇小七隻是一個方面,是對外的藉口,王霸膽一家族被盡數殺滅的最大原因,是他探索並確定了【秘金】礦石的存在,並且拒絕了二級大議長林心誠的保密提議和合作開發的計劃,堅決要將消息稟告紫微星區人族議會,在數次勸說無效之後,外來者們動手了。”

秦主祭道。

“所以說,龍炫其實早就是二級議長林心誠的人了?”

林北辰反應過來問道。

秦主祭點點頭,道:“不只是一個龍炫,整個‘北落師門’七大洲,共有七位域主級強者坐鎮,被稱之爲【七神武】,都是林心誠集團的人,而龍紋軍部的大帥龍炫,只不過是炎兵大陸【七神武】之一的瀚墨書麾下小卒子,負責開採鳥洲市的‘秘金’礦脈之人而已。”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若有所思地道:“所以說,所謂的‘吞星者’吞噬界星的靈氣和生命力,導致如今‘北落師門’界星荒廢荒蕪的說法,也是無稽之談,是林心誠集團爲了掩蓋自己真正的目的,而放出去的謊言?”

“並不完全是。”

秦主祭道:“按照龍炫的供詞,‘北落師門’界星退化如此嚴重,與七大洲不惜一切代價地破壞性採礦有關,但關於‘吞星者’的傳聞,並非是續假,林心誠集團真的從外面運送了一頭幼年體的‘吞星者’,將其放養在了‘北落師門’界星。”

“嗯?他們爲什麼這麼做?”

林北辰問道。

秦主祭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等到‘北落師門’的‘秘金’礦被開採完畢,他們會縱容‘吞星者’徹底吞噬掉這顆星球,如此一來,就會死無對證,日後就算是上一層的議會追究,也查不出來什麼。”

“媽的,這些狗雜碎……”

林北辰忍不住罵了一句。

這些大勢力,真的是毫無人性。

爲了採礦,爲了金錢和財富,就可以隨隨便便地將一整顆界星變成爲廢墟,讓生活在其中的人慘死掙扎……這不就是萬惡的資本家嗎?

爲了利益,可以犧牲一切。

“我已經向銀塵星路傳出了訊息,相信很快,王忠就會派遣人手過來,我們可以在最短的時間裡,佔據‘北落師門’,一旦在這裡立穩腳跟,那‘劍仙軍部’的崛起,更有保障。”

“所以,現在需要你做的事情,有三件。”

“第一,擊敗【七神武】。”

“第二,抵抗住來自於林心誠等大勢力的反撲……”

“第三,找到有序無害開採‘秘金’的辦法,並且擊殺那頭已經在‘北落師門’界星上紮根的洪荒遺種‘吞星者’,這樣就可以逆轉環境惡化的趨勢,讓這顆星球重新煥發生機。”

秦主祭一口氣說完。

林北辰委屈巴巴地問道:“爲什麼是我?難道不是我們嗎?”

秦主祭沒有接茬,又道:“第二件有趣的事情,那個黑衣鳥嘴面具的女子,是來自於【天殘斷魂樓】的銀牌殺手,來到鳥洲市的目的,是爲了刺殺一個你我都很感興趣的人。”

“鄒天運?”

林北辰頗爲驚訝。

怪不得之前看到那個鳥嘴面具的黑衣女子,覺得氣息熟悉,原來是老冤家了啊。

只是,【天殘斷魂樓】這樣的殺手組織,爲何要對付守護船塢港口的奇葩強者鄒天運呢?

--------

不好意思,有點太晚。

雖然不是9000的大,但也比牙籤強呀。

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八百零一章 這個師父不靠譜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帶你離開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算計?第七百零六章 赴京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陰差陽錯第三百二十一章 林北辰的抉擇第七百零二章 太虛仙人的助攻第一章 我想要回去第四百零五章 這場面真的沒見過第九百三十七章 原來你們是看不起我第八百一十五章 語言障礙的解決辦法第八百一十三章 白月部落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神秘大盜一百七十二章 你敦煌來的吧第二百三十五章 驚醒第一千二百章 看到的和看不到的第四百九十章 發了第九百一十五章 我有辦法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疑團第六百二十四章 青牙毒士第五百五十章 朝暉衛蕭野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元素昇華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十八章 沒錯,100就是我第二百八十四章 火翼狼號第三十五章 我變聰明瞭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主神隕落(2)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復活第二百六十二章 十大天驕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九百八十八章 收手吧阿祖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決賽日第六百四十三章 心碎的聲音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又一個大膽的想法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不和你廢話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沒邊了第六百零三章 又又又來?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搶手的【罪途】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的名字是雷鋒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難以置信第五百二十五章 大小姐的東西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她和他什麼關係?第一百九十章 我相信你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小浮山驚變第六百七十二章 取而代之第六百二十八章 極樂雙仙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復仇者的沉默第九百五十五章 卡BUG第一百零九章 斬天劍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碾壓級實力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原來你在這裡第六百九十九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護道人王忠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野心勃勃的女祭司第四百七十三章 神像復活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現吧!我的BGM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笑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門派邀請第三百七十三章 意外之變第七百九十四章 典禮變故第九百六十三章 八級天人第二百零一章 家庭作業第五百八十六章 竟然能聽懂?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連番奇遇第五十三章 你跟我走第三百七十六章 吃掉了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交易第四百一十二章 還有兩幅面孔呢?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憑我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劍飛頭第六百四十五章一個盒子第一百五十一章 屎裡有毒第五百四十二章 出乎預料的要求第七百五十七章 一觸即發第六十二章 我五行屬水第三百五十七章 秦姐姐快來救我啊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族難財第九百一十八章 奪劍和反殺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七百九十章 水療術第一百七十一章 激變(2)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我是個廢物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死亡之谷第七十九章 預選賽結束第五章 漂亮女朋友有什麼用?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們以前吃的是豬食吧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四百七十章 神力分享第一千零一十章 階級森嚴的神界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是雲夢城第一天才
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八百零一章 這個師父不靠譜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帶你離開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算計?第七百零六章 赴京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陰差陽錯第三百二十一章 林北辰的抉擇第七百零二章 太虛仙人的助攻第一章 我想要回去第四百零五章 這場面真的沒見過第九百三十七章 原來你們是看不起我第八百一十五章 語言障礙的解決辦法第八百一十三章 白月部落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神秘大盜一百七十二章 你敦煌來的吧第二百三十五章 驚醒第一千二百章 看到的和看不到的第四百九十章 發了第九百一十五章 我有辦法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疑團第六百二十四章 青牙毒士第五百五十章 朝暉衛蕭野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元素昇華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十八章 沒錯,100就是我第二百八十四章 火翼狼號第三十五章 我變聰明瞭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主神隕落(2)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復活第二百六十二章 十大天驕第八百二十六章 她是我姐姐第九百八十八章 收手吧阿祖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決賽日第六百四十三章 心碎的聲音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又一個大膽的想法第四百零六章 紅面裸男大宗師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不和你廢話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沒邊了第六百零三章 又又又來?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巨頭降臨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搶手的【罪途】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的名字是雷鋒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二百三十二章 被玩壞了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難以置信第五百二十五章 大小姐的東西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她和他什麼關係?第一百九十章 我相信你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小浮山驚變第六百七十二章 取而代之第六百二十八章 極樂雙仙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復仇者的沉默第九百五十五章 卡BUG第一百零九章 斬天劍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碾壓級實力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斷臂男人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原來你在這裡第六百九十九章 誰贊成,誰反對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護道人王忠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野心勃勃的女祭司第四百七十三章 神像復活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現吧!我的BGM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一笑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門派邀請第三百七十三章 意外之變第七百九十四章 典禮變故第九百六十三章 八級天人第二百零一章 家庭作業第五百八十六章 竟然能聽懂?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連番奇遇第五十三章 你跟我走第三百七十六章 吃掉了第八十七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交易第四百一十二章 還有兩幅面孔呢?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憑我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劍飛頭第六百四十五章一個盒子第一百五十一章 屎裡有毒第五百四十二章 出乎預料的要求第七百五十七章 一觸即發第六十二章 我五行屬水第三百五十七章 秦姐姐快來救我啊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族難財第九百一十八章 奪劍和反殺第一百六十八章 等等,劇情不對啊第七百九十章 水療術第一百七十一章 激變(2)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我是個廢物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死亡之谷第七十九章 預選賽結束第五章 漂亮女朋友有什麼用?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們以前吃的是豬食吧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四百七十章 神力分享第一千零一十章 階級森嚴的神界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是雲夢城第一天才